《南有乔木我有你》(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方锦程淮北

  • 时间:
  • 南有乔木我有你萝里
  • 来源:ZW

《南有乔木我有你》(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方锦程淮北

《南有乔木我有你方锦程淮北》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南有乔木我有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那个女孩

"没有妹子。"李天觉得自己嘴巴就是贱,给自己没事找事。

刚刚他口中所提到的妹子就是王子涵,王子涵追求程淮北多年,而李天追求王子涵多年。

当年,还差点因为王子涵,俩人兄弟都没得做了。

如今想起来,倒有几分可笑。

"是吗?"刘贝贝对于当年的事还是有耳闻的。

她揪着李天耳朵,"继续说啊!"

"老婆,我错了。"李天嗷嗷求饶,

他和刘贝贝已经领了结婚证,只是还没有举办婚礼。

"切。"刘贝贝头一转懒得搭理。

"天哥,你早晚都会死在你自己这张犯贱的嘴上。"杜俊杰说道。

"才不会。"李天撇嘴。

可看了看众人纷纷点头的模样,李天觉得这日子是没发过了。

"阿北,你也快点去找个XF儿,然后我告诉你XF儿,当年你和王子涵的事。"李天又再一次说起了这个名字。

"李天,今晚你就睡地板吧。"说完,刘贝贝离了席。

李天连忙跟着去安抚,这回他是信了,他会犯贱死在自己嘴上。

"对哦!好些年没有见过子涵姐了。"柳嫣然显然也是刚想起他们的生活中曾今还有过这么一个人,"哥,当年你喜欢过她吗?"

"你觉得?"程淮北不置可否。

柳嫣然摇了摇头,"也是,如果你喜欢人家怎么会让她去了国外,这么些年她都不曾回来过。"

程淮北没有再说话。

王子涵,他的确有过心动,只是最后王子涵选择了离开。

晚饭过后,李天还是没有哄好自己的XF儿。

程淮北几人决定先行离开。

"哥,送我们回去呗。"柳嫣然和方锦住在一块儿。

"不要。"程淮北直接拒绝道。

"你哥这个不懂人情的,找他做什么?我们这里不是还有两个人吗?"杜俊杰说道。

"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人?"柳嫣然装模作样的东瞧瞧,西瞧瞧。

"啪"杜俊杰一个巴掌拍在柳嫣然的头上,"一鸣,我们走。"

徐一鸣看了一眼柳嫣然,柳嫣然并没有看向他。

哎,算了,只能找下一次机会再好好谈谈。

"嫣然,哥,方小姐,我们先走了。"徐一鸣呆呆的挥了挥手。

这人果然有些木木的,难怪没有追到柳嫣然,不过,柳嫣然对他肯定也是存了心思,否则学校那么多男生追求,怎会一一拒绝,方锦心中细细掂量着。

"哥,阿锦,我们先走了。"杜俊杰走之前还不忘对着方锦抛个媚眼。

方锦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哥,送我们呗。"柳嫣然对着程淮北嘟嘴卖萌道。

"你弄错对象了。"程淮北丝毫不买账。

"程淮北,这么大晚上你总不可能让我们两个女生自己回家吧?"柳嫣然见程淮北不买账,态度也变了。

程淮北看了眼方锦前面的小山坡:"你有看到两个女生吗?"

方锦有种想踹死程淮北的念头:"嫣然,我们自己回去。"

"阿锦,我哥在说你,你都不反驳一下?"柳嫣然自然也看到程淮注意的地方。

"为了我的前程,为了我的生活,我得忍着。"方锦对着柳嫣然握了握拳头,给自己做一个加油的手势。

"辛苦你了,阿锦宝贝。我们自己回家吧。"柳嫣然一把搂着方锦。

"上车。"程淮看了两人一眼,最终还是妥协。

"好嘞。"程淮北开了口,柳嫣然怎么会拒绝。

上了车。

"阿锦,今天很辛苦吧。又干体力活,又要承受某人的嘴贱。"柳嫣然虽然这话是对着方锦,但明显是说给程淮北听的。

"还好吧,要是某些人能绅士一点,大度一点就更好了。"方锦想现在是下班时间,应该没事。

"下车。"程淮北刹车一踩,停了。

"阿锦,你刚有听到人说话吗?"柳嫣然看着方锦说道。

方锦摇了摇头:"没有啊!车里除了我们自己还有其他人吗?"

程淮北透过后视镜瞪了后座的两人一眼,空气瞬间安静,程淮北才再一次启动车子,将两人送到家门口。

"谢谢,老哥。"柳嫣然鞠了一躬。

"谢谢,老板。"方锦也紧跟着鞠了一躬。

程淮北摸了摸太阳穴,不在于两人多过的交谈,一脚油门直接离开。

方锦和柳嫣然对自己气到程淮北都表示十分满意。

可方锦似乎忘了,第二天她还需要紧跟着程淮北的脚步,过日子。

两人回到家中,方锦觉得时间还早,想到之前答应顾客这两天要将照片带过去,就干脆趁着现在去吧,反正距离也近。

"嫣然,我出去一趟。"

"怎么了?"

"我去给吴老板送照片,去去就回。"

"行,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吴老板是附近一家比较小的影楼,方锦常常帮忙处理些照片,给自己赚点生活费。

"吴老板,你要的照片我弄好了。"方锦推门而入却看到坐在椅子上的程淮北。

程淮北也确实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方锦,他不过是想到老友老吴在这附近,就顺便过来瞧瞧。

"阿锦,谢谢了。这是给你的钱。"吴老板简单的看了一下照片,就把钱给了方锦。

"谢谢吴老板。"方锦十分尴尬的离开影楼,不知道程淮北是否会因为这件事而辞退她,毕竟很多摄影工作室都是不允许自己的员工私自在外面接活。

吴老板看着方锦离去的背影,转头对程淮北说道,"这个小姑娘也是命苦,没爹没妈的,生活费,学费都得自己操心。"

"她什么时候搬过来的?"程淮北问道。

方锦住的小区,算是不错的。

"这是她爸爸生前买的房子,说起她爸,也是个很不错的摄影师。这姑娘倒是遗传了她爸的天分。"吴老板简单的说了几句也就没再多说,毕竟在人背后说闲话不太好。

 

 

第八章咖啡

方锦一大早去到工作室,程淮北依旧没有什么好脸色,但并没有说起昨晚她在外做兼职的事,方锦也就松了口气。

"咖啡,老规矩。"程淮北就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好。"方锦气松下来,连带着身心愉悦。

下到楼去煮咖啡,正好要去上厕所。

"新来那个助理是空降的吧?"从厕所的隔间传来的女声是业务部门的邱梦。

"是呀!文一前脚走,她后脚就来了。不是空降兵能是啥?"外面照镜子补妆的女人是客服杨芬芳。

"你说她会不会跟程总有一腿?"邱梦继续说道,而杨芬芳目光正好看见方锦进来,面色有些尴尬。

"也是,长得也挺漂亮的。程总身边这么多年没个人,生理需求总要解决一下。"邱梦继续在自言自语道,"你说,哪天会不会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水一冲,开门,就见到方锦在,邱梦的脸瞬间爆红。

"难道现在的人在不知道真实的情况下,都爱在背后将别人猜测的如此肮脏吗?"方锦从来都不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自己做了什么还害怕人说?"邱梦也不是个什么好性子,平时最瞧不上那些靠男人上位的女人。

"这位小姐,如果我将你刚刚说的话录下来,我可以去告你在公众场合毁坏我的名声。"方锦颇具严肃的说道。

杨芬芳愣了一下,不就是多嘴两句,就要去告她,这个女人还真是个狠角色。

"你给我等着瞧。"杨芬芳觉得再怎么也不能失了自己的气势。

方锦懒得再搭理,上了厕所就去茶水间看煮的咖啡。

时间差不多,方锦将泡好的咖啡端上楼去。

"太烫。"程淮北抿了一下口就将杯子放下:"重新泡。"

"冷掉不就好了。"方锦楞了一下说道。

"我再重申一遍,咖啡不甜不苦,不能烫,也不能太温。"程淮北双手交叉,撑着下巴说道。

"行。"方锦只能认命,谁叫她是个助理,还是个同事不喜,老板嫌弃的助理。

方锦下到楼,直接等着咖啡冷的差不多了再送上去。

"这是刚才那杯你直接放冷掉的吧。"程淮北喝了一口说道。

"你怎么知道?"方锦一不小心说漏嘴。

程淮北紧皱着眉头,方锦连忙说道,"好好好,我错了。我现在就去重新泡。"

再不知道多少次后,程淮北终于松了口,"可以,以后就按照这个程度来。"

又喝了一口之后,说道:"走吧。"

"什么?""方锦简直不敢相信,她一个上午就在楼上楼下的跑,程淮北连半点的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给她,居然现在说要出去?

"怎么?有意见?"程淮北检查完他的相机,转头看了一眼方锦。

方锦咽了一下口水,手和头一起摇,语气也瞬间低了下来:"没有意见,我只是个小助理怎么敢有意见呢?"

程淮北还是先让方锦吃了个饭之后才准备出门。

下楼。

"大家安静一下。"大伙儿停下来看着程淮北,"今天下午可以早点回去,晚上在久石别墅的晚会不要忘了。"

方锦注意到在卫生间遇到的杨芬芳,对于她给自己投来的不屑眼神,方锦转过头,用无视表明态度。

"好,程总,不要忘了我们的小礼物。"应答的是专门拍摄婚纱的赵龙飞。

程淮北做了一个OK的手势,便带着方锦出了门。

到车上,方锦坐在副驾驶上。

"晚上周年晚会,陪我去买些礼品,之后你就可以回去了,晚会地址我会发给你。"买礼品,对于程淮北来说总是一个大难题。以往他都会打电话给柳嫣然,然后被柳嫣然坑一顿。现在身边有个现成的,自然要使用起来。

"好。"那挺简单的,方锦心中想到。

打开手机,她想起下周云市有一场关于"街边小吃"的摄影大赛,方锦想到那天早上拍摄的照片,似乎可以作为这次的作品,就是不知道当事人会不会同意。

"老板,可以跟你商量一件事吗?"方锦笑的极为真诚的说道。

"不要笑。"程淮北看了一眼方锦的笑容就知道方锦没有什么好事,"拒绝。"

方锦把微笑收起来,戳了戳自己的脸,笑的很难看吗?

"老板,别这样,给个说话的机会。"方锦朝着程淮北挑了一下眉毛。

"你正常说话,我就考虑一下。"

"行。老板,我想参加下周"街边小吃"的摄影展,想用我那天在巷子里拍摄的那张照片。"方锦边说着,边注意着程淮北的脸色。

"拒绝。"程淮北说道。

方锦嘟囔一句,"果然。"

"什么?"程淮北没有听清楚方锦说的是什么。

"老板,答应吧。反正又看不到你正脸。"方锦不想放弃。

如果再拍一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么恰好的光景和人。

"……"

"老板,你也知道好的照片是可遇不可求的。拍到好的照片不给大伙儿观赏,那是在暴殄天物。"方锦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没用。"程淮北还是拒绝。

方锦撑着头看着窗外的景色,默默的叹着气,转而又想到。

"要不这样,如果赢了,我把钱给你一半。这样行不?"这可是方锦忍痛才能说出来的。

"拒绝。"

"老板,救救我这等普通老百姓吧,我还等着这个钱吃饭。"方锦抿着嘴,一脸委屈的模样看着程淮北。

"工资不够?"程淮北瞄了一下方锦,想到昨晚昨晚吴老板说的话,如果方锦自己提出来,程淮北会愿意再给方锦介绍一份兼职。

"够了。"方锦总不能说不够吧,云端的工资已经比其他的高上许多,只是自己还需要交大四的学费,所以经济上还是有些困难的。

"那就没必要参加。"既然方锦拒绝,程淮北也就没有说出给她介绍兼职的事。

他觉得这种小型摄影比赛,就方锦目前的水平来说,应该往更高一层,"两个月后在云市有一场亚洲青年摄影大赛,题材不限,你可以去试一试水。"

"真的?好。"方锦眼珠子贼贼的转了一圈。

 

 

第九章周年晚会

等礼品全部挑好已经将近五点。

"老板,可以了吗?"方锦觉得陪程淮北来买东西,比自己出来逛街累多了。

"走吧。"程淮北看着方锦提在手上的战利品,满意的点了点头,"作为你一个下午的辛苦费,你可以随意挑选一支口红。"

"真的?"没有哪个女人不爱口红,方锦当然也不例外。

"说话算话。"程淮北说道。

刚刚在买的时候,方锦就看到了自己一直想买的,虽说价格也不是很贵,但平日里实在不太舍得去买。

"谢谢老板。"方锦开心的说道,下午的疲劳似乎也都不翼而飞了。

买好东西,两人分道扬镳。

程淮北去久石,方锦回家。

晚会是晚上七点半开始,现在五点半,足够让方锦休息半个小时再收拾自己。

"阿锦,你晚上还要出去吗?"柳嫣然一进门就看到瘫痪在沙发上的方锦。

"要。"方锦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晚上有云端的晚会,你去不去?"

柳嫣然摇了摇头,"不去,晚上约了人。"

柳嫣然看了一下时间,"几点开始?"

"七点半。"方锦还有些没有清醒。

"都快七点了,你还不起来。"柳嫣然说道。

"啊!"方锦突然坐起来,"闹钟没响吗?"

"应该是你睡的太死了。叫你晚上少熬夜,明知道我哥爱折腾人。你看看你的黑眼圈,就跟国宝差不多了。"柳嫣然戳了一下方锦的额头。

"为了生计,没办法。"方锦从沙发上起来,扭动一下脖子,伸个懒腰。

"要不要我借一套参加晚会的衣服给你?"柳嫣然问道。

"算了吧。"方锦指了指前面,"咱俩这里不是一个级别。"

"那倒也是,昨晚我哥都说了。哈哈哈,看来你们有点小奸情。"柳嫣然色眯眯的盯着方锦的胸说道。

"想啥呢?"方锦脸红了。

"脸都红了。该不会刚刚梦到他了吧?"柳嫣然盯着方锦说道。

方锦推开她,"我要去准备了。"

刚才的梦里确实都是程淮北,但也不能说明她喜欢他吧。

柳嫣然见到方锦如此状态,贱贱的笑着,觉得自己说不定能促成一段很好的姻缘。

方锦出门,柳嫣然在后面喊道,"记得让我哥送你回家。"

方锦没搭理她。

去到久石,晚会已经开始,程淮北在上面发表演讲,方锦小心翼翼的推门而入。

程淮北显然是整个晚上最大的闪亮点,虽说与往常一样,一套简易的西装在身,但在聚光灯下,他的俊美,更加让人移不开视线,以至于程淮北的演讲结束,方锦的视线也没有离开程淮北。

也许是方锦的视线太过于执迷,在人群中的程淮北也一眼看到了她。

方锦今晚很美,一条裹胸的黑色连衣短裙,展现出身体所有的优点。

竖起的丸子头,将精致小巧,充满青春气息的小脸展露无遗,胸虽说不够丰满,却看起来小巧玲珑,恰到好处,身高不高,腿却足够笔直细长,站在那也足已吸引旁人的眼光。

程淮北朝着方锦示意,方锦领会到,往前走去。

一道人影闪现,一丝阴狠的笑挂在杨芬芳的嘴角,一杯红酒全部倒在方锦身上,从胸口流进。

"哎呀,不好意思"

方锦吃惊的盯着杨芬芳。

"方助理,对不起,我刚刚没有注意到。"杨芬芳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

"没事。"方锦感受到红酒将衣物浸湿的不舒适感,皱着眉头。

在不远处的程淮北三步化作两步走到方锦跟前,将身上的外套披在方锦身上。

比起杨芬芳的泼酒,程淮北的雪中送炭更让方锦觉得惊讶。

"你们继续玩,剩下的就由余副总来主持。"程淮北搂着方锦直径出了大门。

方锦还沉浸在吃惊当中。

直到上了车。

"看够了吗?"程淮北摸了摸自己的眉头,自己干嘛要做这样的事,真是的。

"你为什么要帮我?"程淮北当着全体成员的面将她带出来,不就更加证实了早上那个女人说自己的话嘛。

程淮北没有回答方锦的话,而是问道,"你是要去散散步,还是直接回去?"

程淮北在看到方锦被泼了一身红酒之后,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只是皱着眉头,淡然的用纸巾擦拭着自己身上的红酒,就像这样的事情已经在她身上演示过很多次。

这样的方锦让程淮北动了一丝恻隐之心。

"送我回去吧。"方锦觉得突然觉得很累。

程淮北没有将方锦送回去,而是将方锦带到了北海。

"吹一下风,说不定立刻就清醒了。"

方锦将鞋子脱掉,拉了拉程淮北递给她的衣服,将自己包裹紧。

"程淮北,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无聊的人很多,以至于总是爱插手着与他们无关的事。"方锦望着隐没在黑暗处的大海。

今晚的方锦让人觉得很不一样,程淮北感受到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程淮北,明天我估计又得被人说了。"方锦转过身,黑暗隐没了她脸上的泪痕。

这般委屈又撒娇的语气程淮北第一次听到,心里有些酥酥麻麻的,"怎么?"

方锦一股脑的将白天在洗手间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程淮北问名字,方锦答不上来。

"是晚上撞你的那个女人?"程淮北想起在晚宴上发生的事。

方锦点了点头,心中却有种自己是个小人的感觉。

"我知道了。"程淮北皱着眉头,员工之间发生这种事,他是不太喜欢的。

"方锦,你要记住你来面试是因为柳嫣然,但你能留下来是因为你自己的能力。"程淮北摸了摸方锦的头发,发现异常的柔软,让他想起来他养的小猫。

程淮北的话语和举动让方锦有些吃惊,却也忍不住有些贪恋这种感觉。

"我知道。"

谢谢你,程淮北。

 

南有乔木我有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南有乔木我有你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南有乔木我有你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