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秋静)在线阅读完整版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秋静)在线阅读完整版

2019-07-05 12:45:41作者:花幽山月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主角是秋静,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主要讲述: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偷了心。感情是一件愿赌服输的事情,不可否认谁都想赢,但既然是赌,就必定会有赌输了的时候。输了,就要学会放下,而慕子谦却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放手。这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秋静)在线阅读完整版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第1章楔子

  斯坦福大学第一心理咨询室

  “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保持沉默!”秋静好抬了下眼镜,极淡的目光看向对面的谋杀嫌疑犯,他贴着测谎监测设备,人很放松,“能做到吗?马修·埃蒙斯先生!”

  秋静好标准的M式英语,嗓音甘甜,说话时的眼睛直视你,专注的如看一件精美的瓷器。

  “呵……”埃蒙斯轻蔑的笑,不屑的眼神从秋静好脸上扫过。

  白种人,金发碧眼,一份高新体面的律师工作,让他区分人的等级有两种,高贵的M国人,非M国人。

  “现在,我开始提问,而你要看我的眼睛。”秋静好将一份档案薄放在桌上,目光平视埃蒙斯,她的动作缓慢而井然,修长的手将文件翻开,那是一张埃蒙斯家所在的小区的全晰地图,她握住原子笔开始提问:

  “埃蒙斯先生,你太太卡特琳娜.埃蒙斯的尸体被藏在家中吗?”

  埃蒙斯面无表情的脸上蓦地蹙眉又禁鼻,“我……”他刚要开口,秋静好严肃的止住他,“不,埃蒙斯先生,请不要说话,看着我的眼睛就可以。”

  旁听的肯.尼迪警官讥诮的扁了下嘴,藏尸的问题已经盘问过多次,但一直没有头绪,他嘲笑的眼神看秋静好,似在说:

  嘿!姑娘,别再浪费时间了!

  秋静好淡淡的瞥了眼肯.尼迪,在地图上埃蒙斯的家的位置画了叉。

  “埃蒙斯先生,你是否将尸体掩埋在附近的山上?”

  “……”他遵循她的要求保持沉默,眼波平静,眉心舒展。

  秋静好在后山的位置画了个叉。

  她语气平和,继续问:“埃蒙斯先生,你是否将尸体扔进了垃圾填埋场?”

  女人的视线从他扬起的唇角划过,虽然短暂,但是那五分之一秒的微表情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原子笔在附近的垃圾填埋场处画叉。

  秋静好注意到埃蒙斯有意无意的会盯着地图看,视线停留的很短暂,但她十分确定,人在潜意识里,会对某处有特殊意义的位置,存在强迫症的观望反应。

  笔缓而慢的在地图上移动,注意他瞳孔的变化。

  挑衅而玩味的口气说:“我们猜猜你将特琳娜.埃蒙斯的尸体藏在哪!公园……”她盯着他的眼睛,“……不是。”画叉。

  继续问:“建筑工地?……不是。”画叉。

  原子笔来到距离埃蒙斯家一公里处的月亮湖,“是这吗?”

  埃蒙斯瞳孔骤然放大,刚要开口,看到秋静好冷而静的眼神,抿了下唇,深呼吸。

  秋静好放下笔,转眸看向肯.尼迪,平静的说:“尸体被他沉入月亮湖,去那找吧。”

  “你确定?”肯.尼迪惊讶的站起。

  秋静好安静的阖上文件,摘下金丝边眼镜,除去镜片的眼神如淬了冰般的冷漠,“确定!”

  语气肯定,气场沉稳,她的自信来自专业,她相信她的判断!

  ……

  三小时后,肯.尼迪敲开秋静好办公室的门,带来好消息,特琳娜的尸体找到了,就在月亮湖里。

  他兴奋的说:“Miss秋,你就是女福尔摩斯!仅凭眼神就能找到藏尸地点,真神了!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吗?”

  秋静好淡淡的睇了眼肯.尼迪,想起他在测谎中表现出的不屑,以至于对他现在的阿谀奉承丝毫无感。

  她拿起遥控器,端着咖啡的手朝对面的屏幕上一指,声线冷淡,“这就是通过人类微表情判断的。”

  屏幕上出现几小时前的测谎视频,画面被她定格,解读开始:

  “当我问埃蒙斯尸体是否被藏在家中时,他同时表现出蹙眉与禁鼻两种协调的表情,注意他眉毛倒八字的角度,那是不屑和轻蔑,他嘲笑我错误判断。所以,我肯定尸体不在他的家里。”

  秋静好切入第二个画面,肯.尼迪端着下巴,认真的听。

  “我问他尸体是否在山上时,他表情十分冷淡,甚至连思考的眼神都没有,说明尸体也不再那!”

  肯.尼迪了然的点点头。

  “接下来是我问他尸体是否在垃圾填埋场。”秋静好将人的面部表情进行五十倍的慢放,“看到他唇角扬了下吗?笑容清浅到几不可察,这是听到我再一次猜错后的窃喜。换句话说他在心里嘲笑我是个笨蛋。”

  “呃……”肯.尼迪盯着慢镜头下的表情,不置可否,可任谁也不会留意到这么细微的表情变化,心中钦佩秋静好的洞察力。

  秋静好快进视频,停在下一个问题的画面。

  是埃蒙斯的眼部特写,她随口问肯.尼迪,“看到什么?”对方一脸茫然的说:“眼睛!”

  秋静好抬了下眉,似乎已经习惯了别人的思想不同步。

  因为,微表情学还是个新兴领域,大家对这些专业性问题并不了解,也不擅长发觉细微的变化。

  她解释道:“在我问他尸体是否在公园及建筑工地时,他的瞳孔没有放大。他不紧张,人很放松,没有恐惧感,他对两个地点毫无感觉,尸体不在那!”

  肯.尼迪紧盯着屏幕,结合她的分析在对比埃蒙斯的反应,心服口服。

  切换画面,“在我不断变化地点至月亮湖后,埃蒙斯的瞳孔突然放大,他焦虑,紧张、导致血液流动加快,皮肤表面的温度升高。呼吸变得急促,他想解释,却又想起我说过不准开口。所以,他感到口干舌燥,有一个吞咽的动作,这些都代表他对月亮湖十分敏感,他畏惧那里!他想掩饰!为什么会害怕?为什么想掩饰?答案不言而喻,因为那里藏了特琳娜.埃蒙斯的尸体。一旦尸体被找到,他的一级谋杀罪将被州法院定罪!面临终身监禁或是死刑的判决!”

  精彩!

  肯.尼迪一脸敬畏的站起,主动握手,“Miss秋,我向你道歉,我不该怀疑你的专业性。”

  秋静好淡然一笑,放下咖啡,豁达的与之握手。

  肯.尼迪觉得该郑重的感谢她,帮助警方侦破杀妻案。

  “谢谢你的帮助!”

  这一握,代表了从警18年的老警官,向一位24岁的微表情研究学者的致敬与认可。

  肯.尼迪离开办公室不久,远在异国的桡市发生了一起谋杀案,死者是A国明星叶梅,而嫌疑人则是叱咤A国的人物——慕氏财团总裁慕子谦。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第2章她躲着这个城市,也躲着他

  昏暗的房间,摇曳的床幔,空气中弥漫着奢靡的味道,秋静好呆滞的双眼盯着天花板,而身上的慕子谦正疯了般对她索取、掠夺。

  从下身到四肢百骸,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她愤愤的话断断续续从唇间溢出,“慕子谦,我……我会……告你的……唔……”

  唇被他噙住,惩罚性的嘶磨,欲仙欲死,魂坠地狱……

  一夜讨伐,秋静好如破旧的布偶般瘫在充斥着情欲味道的床上,身上遍布青紫,迷迷糊糊间她任由他捏住自己的下巴,被迫盯着那双阴森狭长的眸,低哑的声音荡在寂静的房间。

  “告我?呵……”他凉薄的唇一弯,异常冰冷的口气说:“我是你丈夫,跟合法妻子做爱,天经地义!”

  秋静好愤怒的瞪着他,气得浑身颤抖,没错,他是她丈夫。但,说好的只是无性无爱的政治联姻!现在这算什么?婚内强暴吗!

  临走前,他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秋静好,记住这是你欠我的新婚夜!”

  ‘哐——’梦中的摔门声将秋静好惊醒,她弹坐而起,脸颊布满汗水。

  房间内静得落针可闻,目及之处一道笔直的光线从密闭的窗帘缝隙透过,揭开被子下床,窗帘拉开的一瞬,落日余晖洒满繁华中的桡市,晚风轻抚,将尘封在久远思绪中的记忆扯落在眼前……

  桡市,一晃有六年没回来了,她躲着这个城市,也躲着他。

  来这里,是应桡市警方邀请,参与一项测谎实验,据说对方是个很有背景的人物,警方对案件的关注度很高。人命关天,不想发生冤案,同样,也不能放过一个嫌疑人。

  ‘叩叩叩’三声短促而坚定的敲门声。

  秋静好回头,朝门口走去,隔着门板问了声:“谁?”

  “我。”

  简单的一个字,她浑身颤栗了下,这声音与梦中男人的声音重叠。

  没错,是他,他怎么知道她回来了?蓦地,想起他手中的权势,查到她的入境及住宿记录并不是难事。

  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攥紧,她平静的闭上眼,让自己镇定。

  六年的光景让她历练的足够坚强冷漠,可再次面对他时,这些为之骄傲的东西竟荡然无存。

  她深吸口气,再次睁开,眼波冷而静,掉头朝卧室走。

  门外传来男人的威吓声:“给你三秒钟开门。”

  秋静好步履坚定,暗骂:神经病!有种你踹开!

  门外开始计数,“1”

  “……”她走过客厅。

  “2”

  “……”迈进卧室。

  “3!”

  隔着那么远,他阴鸷的声音也如此清晰的传到她耳廓内,令人脊背一寒。

  关上卧室的门,她一头栽倒床上,不信公事缠身的慕家少东,会有这个闲情逸趣守在她门外一整夜。

  突然,‘哐——’一声,门外巨响。

  秋静好惊愕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接着是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每一下都似踩在她心尖上,心跟着颤。

  下一秒,卧室的门推开,男人高大的身影屹立在眼前。

  他穿着笔挺的深色西装,修长的身子斜斜的靠着门框,头微微歪着,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暧昧不明笑。

  “慕太太!好久不见!没想到久别重逢时,居然是在床上!”他玩味戏虐的声音荡在寂静的房间内。

  “无耻!”秋静好脸色难看,从他夺走她初夜的那晚开始,她就烦透了这个称呼。

  厌恶的眼神盯着门口的男人,“慕子谦,你能滚出我的视线吗?”

  男人微微眯眼,眸底的寒光随着嘴角勾起的邪笑而褪去,冷声道:“并不能!”

  秋静好气结,“你不知道破门而入是犯法吗?”

  “犯法?”他笑得狂放不羁,重重的点了几下头,“成!你认为犯法,可以打电话报警。”

  秋静好就见不惯他这态度,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德行。

  不过转念想,对于一个权钱在握的财阀,暗地里龙虎堂的堂主,A国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什么可怕的!

  不过,现在能赶走他的,恐怕只有求助警方!

  她收回眼,从容的去拿床头柜上的电话机,身子探出时被子滑下,香肩雪背暴露在男人的视线里,慕子谦眼眸深了几分,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的碾了几下,指端突然的就想起了六年前抚摸在她身上的质感,细腻、滑嫩,让人贪恋、着魔。

  她慌神间按了旧金山的求救电话,‘911’,他好心提醒,“亲爱的,这是A国,请拨110。”

  秋静好按断电话重拨,在她专注的等着接通时,一抹纪梵希男士香水味冲进鼻息。

  “!”秋静好心头一紧,温热的气息扑上颈肩,身后的床垫陷下,紧接着结实而炙热的身体靠过来,腰间一紧,男人有力的手臂环上来,秋静好故作镇定的放下电话,带着警告的口气,怒道:

  “慕子谦,别把自己搞得跟没见过女人似得!”

  面对她的冷嘲热讽,慕子谦只是笑,笑容浅,笑意却深,长臂一伸,秋静好身子向后缩,他双臂撑着床,男人越过女人的身体,将床头柜上接通的电话扣上。

  折回时,视线从女人胸口扫过,低头在她心口上吻了下,秋静好本能的护住胸口,背直接跌在床上,愤怒的眼神盯着压在身上的男人。

  慕子谦的手撑在她头的两侧,居高俯视已经乱了阵脚的女人,她如墨的长发瀑布般散在床上,发尾卷翘如漩涡,小小的脸因气恼泛着一层玫红色,胸口起伏,轻喘时发出的呼吸声催情撩心,就连她因为愤怒而咬住的下唇也性感的勾人魂魄,慕子谦不会告诉她,连她生气时的样子,都是那么迷人,理智的天秤渐渐向冲动的深渊倾斜。

  “看够了吗?”她怒道。

  “六年不见,你发育的不错。”他玩味的说。

  “下流!”她白了他眼,眼中有毫无遮掩的恨。

  他不在乎她恨他,恨,也是一种刻骨铭心。

  慕子谦眸色微凉,声音如薄冰划过喉咙,“我还想更下流呢!”

  秋静好瞳仁膛大,她绝对相信他说得出、做得到!

  语气缓下来,以退为进,“慕子谦,我们能冷静的谈下吗?”

  “……”她服软,他也没打算与她剑拔弩张,“好,想谈什么?”

  秋静好不喜欢两人贴着这么近,而且越近距离的接近慕子谦,越能感受到他身上危险的压迫感。

  佯装淡定的说:“你起来,我们说话。”

  离这么近,真想睡她。

  慕子谦微不可查的深吸一口气,剑眉不禁微抬,她身上还是没有任何味道,她从不喷香水,用的沐浴露和洗发水也是没有任何香精提取的。

  她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味道的女人,就好像空气,像阳光,像夏夜的风。

  让他离不开,又碰不到,可就是充满了诱惑。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第3章让你解脱的东西

  慕子谦缓缓起身,秋静好几乎是立刻做出防御性动作,将被子紧裹在身上,然后跳下床,去拿衣服。

  他反手撑着床,双腿交叠坐在床尾,女人提起被子时露出的脚踝光洁纤细,踩着白色的拖鞋朝沙发走,一步一挪的有点像蚕宝宝,慕子谦觉得好笑。

  身后传来低低的笑声,秋静好没理,拿起睡袍披在身上,领口故意拢得紧,只露出脖颈,腰间的带子系紧后,转身站在距离他五步之遥的窗口。

  “我想说,我们的婚姻没必要存在了。”她直视他的眼睛。

  慕子谦身子微微向后倾,坐姿慵懒。

  “这就是你要谈的?”

  “对。”

  “那没必要谈了,跟我回家。”

  秋静好纹丝没动,“我只想跟你谈离婚。”

  “……”慕子谦眸底一沉,忽视她的问题,“跟我回家。”

  这是他第二次耐着性子重复一句话,如果是旁人,恐怕已经见阎王了。

  秋静好走到五斗柜旁,从公文包内取出一份文件,并顺便拿了一支笔,返回时放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

  父亲上周去世,唯一可以让她妥协这段婚姻的枷锁不在,得知来桡市,她让律师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原打算通过律师行交给慕子谦的,现在既然见面了,不妨就开诚布公的谈。

  她说:“签了吧。”

  坐在床边的慕子谦冷睇了眼,红色的文件夹里一叠不太厚的纸。

  他问:“是什么?”

  她将文件夹推到慕子谦的一侧,“让你解脱的东西。”

  慕子谦微微蹙眉,盯着她的眼睛,唯一能让他解脱的就是你爱我,你给吗?

  秋静好漠然的眼神没有任何回应,她将自己完全封闭,不准他看进她心里。

  慕子谦起身走过去,弯腰拿起文件,坐在靠近她一侧的沙发上,翻开后看到‘离婚协议书’几个字,脸色阴郁。

  默了几秒,阖上,缓缓抬头,盯着窗前的女人看。

  她背对着窗,身后是幽暗的夜空,可他却觉得,这里最深不见底,也最黑暗的却是她。

  文件夹朝茶几上一扔,“爷爷病重,先跟我回家,这事……我们以后再谈。”

  他无视她的诉求,根本就不在意她内心的想法,一个大男子主义根深蒂固的男人,她根本就适应不了他,他们也真的不合适。

  “可我现在就想谈!”她一字一句,坚定,执着。

  “……”男人眼底一片漆黑,正如她身后那片夜,他冷笑,“好啊,谈?你拿什么跟我谈?为了娶你我向秋品制造注入了多少资金,等于是我慕子谦花了大价钱买了一个负债累累的空壳公司,这些年我费了多少心思扶植秋品,你父亲就挂个总裁的职务,决策都是我在后面做。还有你那一大家子的人,隔三差五的就给我惹点事,哪件不是我摆平的。现在你那个混蛋堂哥还在警察那挂着一件重伤的案子,要不是我压着事,他早被人砍死了!

  现在倒好,你家那点破事都解决了,秋品制造也走上正轨,钱赚的盆满锅满,规模也扩大了数倍,你撂挑子就想把我甩了,你以为我慕子谦是冤大头吗?利用完就甩?别做梦了!

  在我慕子谦的字典里,还没有做亏本生意这一条!

  现在你想清楚怎么跟我谈了吗?”

  秋静好被堵得哑口无言,房间内也再次陷入安静,久久后,她还是那句话,“我还是想离婚。”

  慕子谦磨牙,斜睨着眸子看着她,突然朝门外喊:“飞扬!”

  “是。”一声低沉铿锵的回应在门外传来。

  “把少奶奶的东西收拾了。”

  “是。”

  声音未落,卧室里传来一声惊呼,“啊——”

  下一秒,卧室的门打开,慕子谦扛着人从里面大步走出,傅飞扬连忙低下头,视线盯着脚下的地面,用沉默送两人离开。

  秋静好倒挂在慕子谦身上,手用力的捶打,却被男人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抱住,在她翘臀上一拍,“别闹!”

  “慕子谦,你个神经病!把我放下来!”她大叫,挣脱不开,看着他的背,狠狠的张口咬上去。

  “唔……”慕子谦吃痛的闷哼,按下电梯按钮。

  希尔酒店高消费场所,尤其是顶级豪华房间,走廊里几乎没人,偶尔有服务生经过,可见到电梯前的慕子谦后,选择视而不见,因为谁也不想丢了饭碗。

  顺便说下,希尔酒店,慕家的产业,慕子谦是老板。

  走进电梯,门阖上,两人还是无声的较量着,他没放人,她也没松口。

  慕子谦明显感觉背后湿漉漉的,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血腥味,暗道:牙齿利了,居然能咬人了!他到底是雕了块美玉还是养了头豹子。

  到了地下停车场,电梯门打开,他大步走出,按下轿车的车控锁,打开后车门,两人直接滚在了后排座椅上,落下车锁,这下她是甭想逃了。

  慕子谦被咬的生疼,六年不见,她见面还跟仇人似得对他,心里又气又恼。

  手伸进她浴袍,大力一扯,秋静好顿觉下身一凉,松开口,目光凶狠如雪域中的豹子。

  “混蛋!”她咒骂,使劲推搡捶打他。

  “呵……”慕子谦冷笑,挑着女人的内裤,“从你见我开始,骂了我三句,下流!无耻!混蛋!”收紧下巴,唇线紧抿,危险的口气说:“秋静好,今晚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下流!无耻!!混蛋!!!”

  “你要干嘛?”秋静好握紧拳,故作淡定。

  慕子谦痞痞的笑,“你猜呢!”别有深意的眼神,赤裸、暧昧。

  秋静好厌恶的蹙眉,“慕子谦,你敢再碰我一下,我杀了你!”

  “好啊,我等着你今晚让我欲仙欲死!”

  她想起了六年前那场婚内强暴,愤怒的骂:“你个人渣!”甩手朝他脸扇去,却被男人轻而易举的攫住。

  他盯着她的眼睛,声如弦音低沉,“给我一个挨你耳光的理由。”

  “……”秋静好眼白猩红,“看你不顺眼算不算?”

  “呵……”他笑了,肩膀跟着颤,笑声随着胸腔共鸣,隔着薄薄的衣料传到秋静好的心口。

  “六年光景,你怎么还跟个孩子似得。”

  他的嘲笑落在她耳朵里变得异常讽刺,她紧接着另一只手甩了上去,“你个人渣!”

  再次被他擒住,合拢后压过她头顶,直接将人按在后座上,灼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颈窝处,秋静好又羞又恼,脸颊绯红。

  “……”她动了动身子,却发现他健硕有力的大腿挤在她双腿间,腿被迫打开,睡袍内真空,下身冰凉,她羞愤的试图并拢腿,全身紧绷如一只张满的弓。

  男人的头慢慢压下来,与她额头抵着额头,两人近的能感受彼此的呼吸,目光相交,瞳孔中有对方的倒影。

  他呼吸渐深,她胸口起伏,膝盖故意向上提了下,秋静好咬唇夹紧双腿,慕子谦得意的勾起一边唇角,笑得邪魅而不怀好意,“老实了?”

  充满轻蔑与玩味的口气,可却该死的是事实。

  没错,她的确老实了!

  秋静好放弃挣扎,眼神别向一边,不服气的‘嗯’了声。

  “老实了,我可松手了。”慕子谦说。

  秋静好用沉默回答。

  慕子谦缓缓放开人,在脱离男人的束缚后,秋静好忙拢紧浴袍,挨着另一侧车门坐着。

  十分钟后,傅飞扬带着一堆女人的东西从电梯走出,秋静好扫了眼,都是她的行李。

  黑色银魅驶离希尔酒店,半小时后,停在了紫荆山十号别墅——慕家老宅。

  傅飞扬开车门,慕子谦下车后回头看了眼,她赤着脚,探身进车内,秋静好缩了下身子,敌意的眼神令男人眸底一暗,“你想这样走进去?”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第4章让你惹她

  秋静好低头一看,挣扎时睡袍撕了几道大口子,里面什么都没穿,胸口、大腿从缝隙处若隐若现,她咬唇,尴尬而无奈。

  慕子谦无声的冷笑,她沉默代表默认,将人打横抱出,朝别墅内走。

  管家带着佣人站在门口迎接,“少爷回……”最后一个字卡在喉咙里,震惊的看他怀中的女人。

  这……

  其他佣人见状,也纷纷面面相觑,少爷是从不带外面的女人回别墅的,今天这事稀奇了。

  傅飞扬拎着东西跟在身后,看到两旁的佣人昂头看慕子谦怀中的人,冷斥道:“看什么看!”

  吓……所有人低下头,鸦雀无声。

  慕子谦抱着人朝楼上走,与二楼走下的人撞个正着。

  两人面对面,一高一低对视了眼,慕子谦微昂下巴,喊:“大哥。”

  秋静好自觉一身睡袍羞于见人,可见到长辈总该问候,她歉意的低着头,随着喊:“大哥。”

  “嗯,……嗯?”这一声尾音上扬,明显不悦又带着质问的口气。

  慕维远,慕子谦同父异母的哥哥。慕家有三子,慕子谦排行老二,还有个弟弟叫慕宇彬,与慕维远是同母所生,而他则是父亲慕之航在外的私生子。这个家,恰恰就是由他这个私生子做了当家的,自然惹得长兄心里不爽,但对他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慕维远逮住慕子谦的小辫子,必定是不肯放的,看到他带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这下有嘲讽的谈资了。

  轻蔑的眼神冷睇他怀中的女人,睡袍,赤着脚,酒店带来的?

  不禁蹙眉,哼一声,“呦,子谦真是越来越不把这个家放在眼里了,随随便便带个妓女就回来了。还真是有一家之主的风范!”

  这话诮讽、不屑,带着深深的蔑视。

  妓女?

  秋静好冷着脸转头,淡淡的道:“奉劝你,援交未成年少女是犯法的。”

  “……”慕维远脸色瞬间憋成猪肝色,急道:“你什么意思?我没有援交未成年少女!”

  慕子谦低低的笑。

  让你惹她!

  秋静好安之若素的说:“原句重复式否定,故意强调你说话的真实性,这就是典型的说谎反应。况且,现在是晚上十点半,你西装革履名牌加身,为的就是彰显你的身份与地位。而一个男人在夜晚如此炫富无非就是想吸引异性的注意。

  你里面的衬衫选了嫩粉色系,与你的气质不符。你喷了香奈儿的男士运动香水,这是很多热血青年选一款,与你的年龄不符。至于你的皮鞋,纪梵希的限量版,年龄定位在20岁至30岁之间。你全身上下都充满着向往朝气的元素,就是想掩盖你年龄偏大的事实。

  至于为什么要向人表现你还年轻,因为你需要让对方知道,你身体还足够年轻、强壮。男性荷尔蒙是打通女人身体的钥匙,你现在就像一只动物园的孔雀,用华丽的外表求偶雌性!”

  慕维远磨牙,刚要极力驳斥,被秋静好接下来的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

  “最终判断你不是去招妓而是援交未成年少女的证据是它……”秋静好视线下移,落在他公文包上,“你走得急,公文包的拉链没拉上,从我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里面的少女文胸和内裤,pink!呵……维多利亚秘密的少女系列。”不怀好意的挑眉,“年纪小,发育的倒是蛮不错的。”

  “……!”慕维远一脸尴尬,怒火在眼睛里烧,可还是慌忙将公文包的拉链拉上,“多管闲事!”狠狠瞪了眼秋静好,忽然想起什么,质问道:“在慕家,还轮不到你个妓……”

  慕子谦脸色陡然一沉,声音冰冷,“大哥,她是静好,我妻子。”

  慕维远的话被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不可置信的打量起人,眼神从疑惑到回忆,再到恍然。

  当年慕子谦结婚没有大场面的操办,只是两人去拉斯维加斯注册。听说是他向父亲提出的,不打算婚礼太奢侈,只想简简单单的生活,给两个人足够的私人空间相处。父亲理解公众人物的苦恼,也就由着他了。新娘子他们都没见过,只有父亲和母亲见过,从拉斯维加斯回来连张婚礼的合影都没有,据说,也是慕子谦的决定。

  慕维远又深深的看了秋静好几眼,他要看清楚是什么样的女人,决定了他与慕家当家人失之交臂的。

  一个花瓶,不过如此。

  “哼!”慕维远拂袖而去。

  待慕维远走下楼梯,慕子谦抱着人徐徐上楼,说:“你这么对大哥,日后在慕家的日子会很辛苦。”她微垂着眼,“我没想呆在慕家,我要跟你离……”

  “现在是在慕家,你最好给我闭嘴。”

  彼时,傅飞扬走进慕子谦身侧,贴着他耳边说了几句,他迈出的脚步又折返,“爷爷和奶奶不在,我们回去。”

  “是。”傅飞扬拎着行礼朝楼梯走。

  慕子谦抱着她从别墅走出,坐上车,离开十号别墅。

  晚饭时,爷爷身体突然不适,奶奶和荟姨等人陪着去了医院。

  慕子谦与慕家其他成员相处的并不算融洽,所以很早就搬出来自己住了。没有这两位老人在,他几乎都不回来。

  轿车行驶了约半小时,秋静好来到一处陌生的别墅前,她在门口的牌子上看到‘南风苑’三个字。

  南风苑内,别有洞天,即便是夜里,也能感受到园林的大气与雅致。

  景观灯下,青葱的树木,还有随处可见的奇花异草,小溪、凉亭、独木桥,一切都惬意的让人如走入世外桃源中。

  轿车停下,管家站在门口迎接。

  下车后,慕子谦说:“这是南风苑,我们的家。”

  秋静好听他如此介绍,但心里丝毫没有家的感受。这里不是她的家,她在家在旧金山,那里有铭晋。

  慕子谦抱着她,边走边说:“管家叫文姨,你有什么事就吩咐她做。”

  进入这幢即将困住她的别墅,秋静好唯一的想法是如何逃走。

  管家打开二层主卧的门,慕子谦抱着人走进去,傅飞扬将行李交给管家后,毕恭毕敬的頜首,“慕少,没有什么吩咐我先走了。”

  慕子谦扬手,傅飞扬关门离开。

  他信步将人放在床上,指着床,说:“今晚睡这。”

  “慕子谦,我不是来睡觉的,我是来跟你谈离婚的。”

  秋静好的态度,完全是针对这件事没有要放弃的打算,慕子谦有些烦躁,褪下西装随手扔在沙发上,转身折回,解开领带,单膝跪上床,朝着秋静好靠去。

  有了之前在酒店的一幕,秋静好警觉的向后撤,气势如炸了毛的刺猬,“你干嘛?”她语气急躁,“慕子谦,婚内强奸你打算对我做第二次吗?”

  手顿在半空中,领带垂在手腕上,慕子谦似乎没料到她会突然这么说,有些惊愕的盯着她看了几秒。

  秋静好明显察觉周围的气氛变得压抑而低沉,男人一身冰冷的煞气在提醒她,慕子谦生气了。

  她移开眼,静了几秒,又看向慕子谦,“我们不如把话都说开了,我父亲上月亡故,公司也被大伯收回,现在我没有任何顾虑委屈自己了,你也不用守着我这么一个女人,既然大家开始时就是有目的的联姻,现在你做到了想要的位置,而我也不想再拖累你,你该找一个讨你欢心的女人。所以,我们还是离婚吧。”

  慕子谦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直接黑得如暴风雨前的夜,阴沉、森然。

  他寒着脸磨后槽牙,秋静好听到他咬牙的声音,心跟着紧了下,还没回过神,手便被对方抓住,然后合拢压在头顶……

  “慕子谦,你到底想怎样?”秋静好觉得此时的慕子谦完全不可理喻。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第5章这是游戏规则

  慕子谦突然跨坐在她身上,这让秋静好更紧张,他垂眸,揪着她睡袍的领口,警告道:“秋静好,你给我记住了,现在爷爷病危,你就是装,也要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慕家。”

  “……”秋静好咬唇,长辈病危,她现在谈离婚是有些不合时宜,可她真的想逃离这段婚姻。

  当初没有爱,现在也没有情,况且还发生了那段不堪的婚内强暴,她不会跟一个强暴她的男人生活。

  这样的婚姻,对两个人都是煎熬,对她更是坟墓。

  “我们是隐婚,现在也可以悄悄的离,一张法律文书而已,签个字,很简单的。而且,你可以先不告诉爷爷,他什么都不会知道。”秋静好如是说。

  “秋静好,六年没让你成熟,反而更幼稚了,你觉得爷爷会不知道?”

  秋静好哑然,联想起慕老爷子的权势威望,的确不敢保证。

  看着她有些失落的表情,慕子谦的声音也软下来,“离婚这事等爷爷的病情稳定再谈。”

  秋静好抬头,将信将疑,“真的?”

  他沉默,眼波深沉,呵!做梦吧你!

  秋静好似乎抓到了希望,他的沉默被她解读为默许,可这男人在她这完全没有信誉度,她不相信他。

  先顺着他,然后趁机溜走。

  “你先松开我。”秋静好的语调也没有刚才那般激动。

  慕子谦低头,舔了下嘴唇,眼底升起一层情欲之色,秋静好顺着他的视线看,之前挣扎时,浴袍领子咧开了,雪肤呼之欲出。

  她脸颊一红,“你能松开我吗?”

  慕子谦嘴角勾起邪肆的笑,狭长的眼微睨,饶有兴致的欣赏眼前的美景,然后摇摇头,“并不能。”

  “为什么?”秋静好咬牙切齿。

  “我想安稳的睡一夜。”说完,慕子谦开始解衬衫的扣子,然后是皮带,裤子拉链,当他褪下西裤时,黑色的平角裤令秋静好羞愤的别开眼,低声咒,“下流!”

  慕子谦丝毫不在意,翻身上床,揭开被子躺下,而秋静好被固定在床头上,屏气等他睡着。

  临睡前,慕子谦按下床头灯,并顺便警告了句:“别想逃!”

  秋静好瞪了眼黑暗中的人,翻身背对他。

  黑暗袭来,她脑子里一直在想事情,从两人见面后的谈话可以听出,慕子谦根本就不想放过她,再与他纠缠下去,远在大洋彼岸的铭晋恐怕就要暴露在慕子谦的视线中,六年前那夜,她不幸怀孕,而铭晋就是那个意外。

  倘若慕子谦知道铭晋的存在,两人离婚时必定要涉及到孩子抚养权的问题,论争夺抚养权,她将面对他,更要面对他背后那股骇人的势力。不是她自愧,而是财力权利,她都不是慕子谦的对手,以卵击石的事她不傻。

  所以,必须逃走,再也不回桡市了。

  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

  终于听到身后人清浅的呼吸声,秋静好缓慢的回头,窗帘紧闭,房间漆黑一片,她什么都看不见,只专注的在听他是否睡熟,确定慕子谦完全进入深度睡眠后,小心翼翼的拱起身子,朝床头靠近。

  手腕处系着水手解,越是挣扎就越紧,她就是发现了,才不再剧烈的挣脱,不然甭想解开。

  她用牙齿咬打结的位置,折腾了二十多分钟才解开。

  谨慎的从床上爬起,刚要下床,睡袍被扽了下,她身子一僵,回头看,乌漆墨黑的摸到睡袍的一角被慕子谦的腿压住了。

  她抓着浴袍缓而慢的抽出,蹑手蹑脚的准备离开。

  刚走到门口,身后飘来男人阴佞的声音,“我警告过你,不准逃!”

  声如鬼魅魍魉,秋静好吓得一哆嗦,接着她被一股大力扯回床上。

  虽然床很柔软,但猛力被砸在上面还是令她眉心蹙了蹙。

  秋静好微喘着气,声音却佯装平静,“我是去卫生间。”

  “呵!去卫生间?你当我三岁孩子好骗?”慕子谦轻嘲,“我警告过你别逃!现在是你又一次破坏游戏规则,触犯我的底线。我该怎么惩罚你?嗯?”

  他的手摸进她浴袍内,秋静好忙按住他手腕,“慕子谦,别纠缠了行不行?”

  慕子谦磨着后槽牙,心里的火顿时烧起来,“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错了就要受到惩罚!”

  “!”秋静好怔愣一秒,睡袍的领子被粗暴的撕开,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她打了个寒颤,回过神后红着眼大喊:“慕子谦,你个禽兽!你骗我……慕子谦,你个人渣,畜生!……”

  男人凉薄的唇啄着她的脖颈,从亲吻到吮吸,再到后来的惩罚性啃咬,她全身被死死的压住,无法动弹,只能任人宰割。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