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陆少请自重(宋云初)在线阅读完整版

陆少请自重(宋云初)在线阅读完整版

2019-07-05 12:47:23作者:咕噜狐狸

《陆少请自重》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陆少请自重》主角是宋云初,陆少请自重主要讲述:深夜,C市。陆家别墅。宋云初拖着沉重的步伐,打开了别墅的大门,不堪入目的靡靡之音,充斥着她的耳朵。景寒,你身材好棒!宋云初怔了片刻,随即冷漠地踏进了屋子。客厅里男人与女人的衣物散落了一地,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陆少请自重(宋云初)在线阅读完整版

陆少请自重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陆少请自重第一章小三欺上门

  深夜,C市。

  陆家别墅。

  宋云初拖着沉重的步伐,打开了别墅的大门,不堪入目的声音,充斥着她的耳朵。

  “景寒,你身材好棒!”

  宋云初怔了片刻,随即冷漠地踏进了屋子。

  客厅里男人与女人的衣物散落了一地,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景寒,她是谁呀?”

  宋云初抬起头,看到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此刻正坐在陆景寒的身旁。

  宋云初淡淡地拧了拧眉,她感觉到了陆景寒冰冷而讥诮的目光,这种目光令她不自在地瞥开了眼。

  她让自己深呼吸,决定不理会陆景寒与这个女人的挑衅,抬脚准备上楼。

  “她啊,是我家的保姆。”陆景寒熟悉的声音里藏着浓浓的嘲讽。

  宋云初心口一阵刺痛,虽然一直都清楚他对自己的态度,原本以为自己都麻木了。

  但当亲眼看见他和别的女人纠缠,以及亲耳听到从他嘴里说出的“保姆”二字,还是刺伤了她,脚步微微踉跄,她很想立即离开这里。

  “站住!”突然,女人叫住了她:“既然,你是这里的保姆,那就帮我和景寒倒杯水吧。”

  宋云初慢慢转过身,几乎是下意识地,她看向了陆景寒。

  陆景寒好看的唇角微微扬起,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目光直直地看着宋云初道:“怎么?你笨得连杯水也不会倒吗?”

  宋云初全身颤抖,她很想扑上去将这对狗男女的脸抓花,但她告诉自己必须忍耐,外婆的医药费需要宋家支付,这时候,她还不能和他闹离婚。

  她不停地对自己说,忍一忍就过去了。

  陆景寒讨厌自己又不是今天才知道,这三年来,她和陆景寒的婚姻本就是各取所需,徒有名份而已。

  宋云初握紧了拳头,从厨房接了两杯水放在了茶几上。

  “可以了吗?”

  女人拿起水杯,轻轻喝了一口,突然发难将水泼在了宋云初的脸上:“这么烫,你是想烫死我啊!”

  温热的茶水顺着额前的发丝,淋了她满脸。宋云初淡然伸手抹了把脸,将目光落在冷眼旁观的陆景寒身上:“陆少爷,我可以去休息了吗?”

  陆景寒冷俊的脸庞终于露出了嫌恶的表情,冷冷地挑了挑眉,语气冰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宋云初如获大释,三步并作两步,抬脚上了二楼。

  “景寒,不要为了一个保姆扫了咱们的兴趣,来嘛!”女人见宋云初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再一次攀上了陆景寒的脖子,眨眼调笑起来。

  陆景寒冰冷的眸子像一把利刃落在了女人精致的五官上。

  女人吓得缩了缩脖子,不敢再放肆。

  陆景寒的目光再一次瞥向二楼宋云初消失的方向,英俊的脸上浮现一丝阴冷的笑意。

  “景寒,你……”

  “你也滚!”

  蓦地,陆景寒将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推开,站起身抬脚往楼上走去。

  女人恶狠狠地瞪着陆景寒上楼的方向,一双漂亮的眸子里盛满了恶毒之色。

 

陆少请自重第二章这里不是保姆该睡的地方

  砰地一声。

  卧室的房门被人从外面狠狠地推开。

  宋云初惊地从床上坐起来,陆景寒正满脸阴森地朝自己走了过来。

  他的外套早就扔在了一楼的客厅,白色衬衫的钮扣解开了四颗,半露的胸膛完美地显示出他健壮的身躯。

  宋云初皱起眉,目光落在他白色衣领上那鲜艳的红色唇印上,恶心!她翻过身,准备重新躺下。

  她很累,也不想和陆景寒吵架。

  陆景寒走近床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宋云初,伸出一只手将她身上的棉被给揭开。

  宋云初坐起身,瞪着陆景然:“我要睡觉了,请你离开我的房间。”

  陆景寒眸光暗沉,嘴角却噙着冰冷的笑容,那双狭长的眸子里有冰冷的暗芒微微闪烁着,“这里的房子、床包括你都是我的。”

  宋云初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在发抖,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气的,他竟然把自己跟房子和床相提并论。

  这三年来,陆景寒从未将她当妻子看过,更没有上过她的床,今天甚至还带了别的女人来羞辱她。

  宋云初仰起头,眼眶因悲愤而泛了红,但嘴角却扯出一道不屑的弧度。“我就只是一个保姆!”

  陆景寒笑了,神色冰冷:“这里不是保姆该睡的地方。”

  宋云初嘴角的弧度僵了僵,她要是再听不出陆景寒的话外意思,那她可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宋云初披了件外套,从外床上站了起来,慢吞吞地走到了门边。

  陆景寒没有拦她。

  他现在越来越厌恶她了,虽然她清楚原因,但也不打算再深究。

  一分钟后,宋云初站在了一楼的客厅,她看了一眼沙发,脑里划过之前陆景寒和那个女人在上面做的事情,胃里一阵恶心。

  她强忍着呕吐的冲动,走到福妈的房前,敲了敲门。

  福妈打开门,看到她十分惊讶:“夫人,你……”

  宋云初侧身进去,微微笑了笑:“我能在这里挤一晚吗?明天我就出去找房子。”

  “是和先生吵……”福妈担心地望着她,余下的话在宋云初的注视下又吞了回去。

  “我困了,福妈。”宋云初脱了外套,窝在房间的一张躺椅上,轻闭上眼睛,呼吸很快安静下来。

  福妈叹了口气,从衣柜里找出一张毯子给她披上了。

  这一夜,宋云初睡得并不踏实,夜里好几次都想爬起来,逃离这里。

  第二天醒来,宋云初去二楼收拾了自己行李,陆景寒已经离开了,是半夜走的,当时她听到动静了,却没有起身。

  其实,他本来就很少回来,但每一次回来,都要带给她羞辱与难堪。

  小报上说,林依人就要回国了。

  所以,陆景寒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宋云初收拾完行李,给苏念念打了电话,让她来接自己。

  “夫人,你真的要搬走吗?”福妈看到宋云初提着行李箱出门,语气有些挽留,“要不要通知一下先生?”

  宋云初抱了抱她,强打起精神道:“他知不知道都一样,林依人就要回国了。”

  福妈怔了一下,她是陆家的老佣人,有关林依人的事情,她自然是知道的。

  三年前,林依人被陆景寒的父母逼出国,如今终于回来了,陆家想必不会太平。

 

陆少请自重第三章林依人就要回来了

  宋云初在别墅门口等到了苏念念的车。

  “怎么,终于想通了,要离婚了?”

  苏念念帮她将行李搬上车,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

  宋云初揉了揉太阳穴,轻轻摇了摇头,“是林依人要回来了。”

  “所以,他让你搬出来?”苏念念气愤地瞪直了眼睛,看向宋云初的目光带着些许的不可思议。

  宋云初没有回答,因为她也猜不透陆景寒的心思。结婚三年了,以往不管他再怎么恨她,都没有撵过她。

  这是他第一次撵她走,宋云初心底冷得发颤,指尖一片冰凉。

  “那你打算搬哪?”苏念念问,声音不自觉小了许多。她一直不同意宋云初嫁给那个渣男,但宋云初为了外婆的医药费,同意了家里安排的联姻。

  “先送我去公司吧,房子的事情,就麻烦你帮我找了。”宋云初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神色已恢复了平静。

  苏念念看着强装镇定的她,心里隐隐有些疼,她没有再说话,直接送宋云初去了公司。

  一进门,宋云初便被主编叫进了办公室。

  “林依人回来了,这可是个大新闻,你去跟。”主编将几张偷拍的照片递给了她。

  宋云初呆愣愣地接了过来,看着照片里明显清瘦的女子,虽是偷拍,但丝毫不能掩盖她的美丽与骄傲。

  林依人,曾经C国娱乐圈神话级的人物。

  陆景寒的初恋情人。

  三年前,因为一段不雅视频退出娱乐圈,远走他国。

  这次低调回国,势必要搅乱整个娱乐圈。

  宋云初发现自己的手有些发抖,她用手抹了抹额头的碎发,低垂着眉,道:“能不能换个人跟,我最近手头活有些多。”

  “那些都放一放。”主编打断她的拒绝,笃定地说:“我们要做林依人回国后,第一个独家专访,非你莫属。”

  宋云初眸光闪了闪,轻轻点了点头:“我努力吧。”

  走出主编室,宋云初恹恹地坐在座位上发呆,手中的照片就像个烫手的山芋,怎么甩也甩不掉的麻烦。

  “宋姐,云小姐又不干了。”助理李菲儿喘着粗气跑了过来,拉着宋云初就走。

  “哪个云小姐?”宋云初跟在李菲儿身后,有些摸不着头脑。

  公司的杂志封面向来是请一些大牌男女明星,姓云的女明星不多,正好她都认识,为人处事都很谦和。

  对李菲儿口中的云小姐,感到十分陌生。

  “就是那个云柏丽,鼎娱最近强推的新人。”

  云柏丽?

  宋云初皱了皱眉,对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但还是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娱乐圈每年推出的新人成百上千,最后真正能让大家记住名字的,寥寥可数。

  “这是什么破衣服,我不穿。”刚进摄影棚,就听到了女人尖刻的声音。

  宋云初望过去,脚下的步子立即顿住。

  是她!

  昨天晚上陆景寒带回来的女人。

  女人看到她也很吃惊,瞪大了眼睛,道:“你不是那个保姆吗?”

  宋云初表情冷冷的,从服装助理手里接过衣服,扔在了云柏丽的身上:“这件衣服是CICI厂商赞助的最新款,计划下个月上市销售,真不知道你在嫌弃什么?”

 

陆少请自重第四章被你家保姆给欺负了

  CICI是国际最知名的服装品牌,每年当季的新款,很多名媛巨星买都买不到。

  云柏丽听到她这么说,脸色有些难堪,她只是普通小康家庭出来的女孩,刚进娱乐圈还没红起来,对很多奢侈品牌还不太了解。

  不过,她再怎么普通,也轮不到一个保姆来教训自己。

  “是吗?CICI品牌就了不起吗?”云柏丽鄙夷地哼了一声,将手中的衣服扔在了宋云初的脸上,傲慢地说:“我才不稀罕。”

  宋云初将衣服从脸上拿开,小心地叠好,交给服装助理,手指甲紧扣着手心,死死地盯着云柏丽:“云小姐确定不拍?”

  “不拍!”云柏丽斩钉截铁,看着宋云初挑了挑眉,“除非你跟我道歉!”

  “好!”宋云初深吸了口气,对助理李菲儿道:“云小姐拒绝拍摄,通知公司法务部,让他们按合同价的三倍来赔偿违约金。”

  “好。”李菲儿得令,应得特别痛快。她早就看这个云柏丽不爽了。

  “那今天的拍摄怎么办?”一旁的摄影师走过来,有些担心封面开天窗。

  “我会试着联系江心颖,她最近正好有档期。”宋云初一边说一边给江心颖的经纪人打电话。

  宋云初拿着电话走远,云柏丽脸色有些灰败,看着摄影棚里各自忙碌的众人,一时间有些下不来台。

  这时,一直沉默的助理走了过来,“星灿是国际最知名的时尚杂志之一,云姐,你耍大牌耍错地方了。”

  “闭嘴!”云柏丽气得脸色铁青,冲着自己的小助理乱发了一通脾气,才想起给陆景寒打电话。

  “景寒,你快来救我,我被你家保姆欺负了。”

  电话那头的陆景寒接了云柏丽的电话,深邃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家保姆?

  他揉了揉发痛的眉心,这才想起昨天在云柏丽的面前说过宋云初是保姆的话了。

  宋云初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一定趁自己不在的时候,玩起了见不得人的小手段,她一直就是这样。

  三年前对林依人这样,三年后,对一个不入流的小演员也这样。

  虽然很不想再理云柏丽那个粗俗的女人,但陆景寒更不想让宋云初的算计得逞,还是拿着车钥匙开车去了星灿传媒大厦。

  陆景寒赶到的时候,江心颖已经投入拍摄了。

  比起云柏丽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江心颖可以算得上是国内的一线女星。

  听了宋云初的解释,知道自己是来给云柏丽顶包后,非但不生气,还主动表示愿意接受星灿的专访。

  宋云初对此,十分感激。

  “傻瓜,以后有事直接打我电话,别找经纪人。”江心颖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真心的朋友没几个,宋云初算是几个比较聊得来的朋友之一。

  “我不是怕影响你工作嘛。”宋云初笑笑。

  “听念念说,你要离婚?”中间换装的时候,江心颖起了八卦的心思。

  宋云初正要回答,化妆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给踢开了。

  云柏丽偎在陆景寒的怀里,一脸的有恃无恐:“就是她!景寒,她莫名其妙就和我解约,还让我赔偿违约金。”

 

陆少请自重第五章让你知道谁才是主宰

  宋云初险些被气笑出声,她从来没遇见如此颠倒黑白的贱人。

  “颖颖,你先去拍摄,这里我会处理好。”宋云初安抚地拍了拍江心颖的肩,表示要自己一个人来面对陆景寒。

  江心颖点头,担心地看了一眼宋云初便出去了。

  关上门,化妆室里此刻只剩下了宋云初、云柏丽和陆景寒三人。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陆景寒的眸色暗沉,看向宋云初不自觉便染上了一丝嘲讽。这个女人太能装了,表面纯洁无辜,内心却是一肚子的坏水。

  “离婚吧。”宋云初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将那两个字给说出了口。

  云柏丽彻底地呆住了。

  虽然早就猜到宋云初和陆景寒的关系不简单,但怎么也没猜到她竟是他的妻子。

  怪只怪陆景寒从未带自己的妻子出现在公开场合。

  “离婚?凭什么?”陆景寒漂亮的唇角轻轻勾起,目光里的鄙夷更深了一层,“你想结婚就结婚,想离婚就离婚,你把我陆景寒当什么人了?”

  宋云初被他的话噎得一时无言,三年前的婚姻是两家长辈商量的结果,若不是为了外婆的治疗费,她怎么会同意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原以为婚后两人可以相敬如宾,可陆景寒却一次次突破自己的底线。

  “林依人回国了。”这个理由还不够吗?宋云初的眸色暗了几分,昨晚他不是赶她出门了吗?

  他和林依人分开三年了,是时候旧情复燃了。

  陆景寒的瞳孔在听到林依人这三个字时,剧烈地收缩了一下,看向宋云初的目光带着浓烈的恨意,跨步来到宋云初的面前,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扣住了对方的下巴。

  逼迫她抬头看向自己,陆景寒的吐字极为用力,似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你有什么资格提她的名字!”

  宋云初痛得快不能呼吸,但还是倔强地咬紧了牙齿,道:“你比我更没有资格,陆景寒,就算我们离婚了,林依人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了。”

  陆景寒的瞳孔收紧,手中的力道几乎要脱出他的控制,宋云初几乎不怕死地再一次刺激他:“陆景寒,没有人逼你娶我,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宋云初忍了三年,这是她第一次痛痛快快地将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三年前,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不过是同意了一场家族的联姻,对一个不该心动的男人动了心,如果她有罪,审判她的人也不该是陆景寒。

  “你找死!”陆景寒咬牙切齿,眸色里的疯狂令人恐惧。

  云柏丽吓得连手都开始哆嗦,她颤抖着想要去拉回陆景寒,却被他一道冰冷的视线给吓退:“滚!”

  云柏丽如蒙大赦,急急忙跑了出去。

  宋云初见云柏丽跑了出去,心里莫名起了一丝颤栗。

  “陆景寒,你放开我!”

  陆景寒歪着头看着宋云初,阴森森地笑了起来:“宋云初,就算我永远也得不到林依人的原谅,你也别想一个人幸福。”

  “你,你要干什么?”看着突然开始解领带的陆景寒,宋云初终于害怕起来。

  “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才是你的主宰。”陆景寒用领带将宋云初的双手给绑了起来。

陆少请自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陆少请自重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陆少请自重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