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原景勋肖梓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7-06 15:45:52来源:ysg作者:沐木

小说主人公是原景勋肖梓童的小说叫做《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是作者沐木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A市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名副其实的富二代,让人羡煞了双眼。他,掌握着A市半边天的财富和权势,表面风光无限,绅士温和,背地里却是不折不扣的恶魔。她,是从天堂掉落地狱的落难公主,曾经骄傲自负,光彩耀目。在经历了惨痛的家变之后,她不仅没有倒下,而且学会了用自己柔弱的双肩背起家庭的重担。十六年前,她是他的公主殿下。十六年后,他是她的噩梦。“肖梓童,从今日起

《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原景勋肖梓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免费试读章节

妈……

肖梓童大叫便往床下跳,手背的输液管被生生的扯断了,鲜血自她的手背溢出,慢慢的浸染了那块小小的贴布。

原景勋一个健步挡住了她的去路,双手一张,将肖梓童紧紧的护在了自己的怀里,死死的,连一丝空间也不给她。

“你冷静点……你妈没事!”

肖梓童疯狂的挣扎间,只听到这几个字,紧接着,她一阵沉默,缓缓的抬起泪眼婆娑的双眼,凌乱的发丝胡乱的贴在脸上,她带着期待的望着他:“你说的都是真的?”

仿佛……此时的原景勋便是她的上帝,她需要他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需要他为刚才的那句话负责!

是的……既然他说了,便要给她一片光明!

“嗯!”他点头,脸色有些铁青,却依然坚定。

一旁的小护士已经沉醉在自己对原景勋的幻想当中,那帅气又霸道的身影,那俊美又冷酷的五官,怎么看怎么让人沉醉其中!

粉红色的泡泡围绕着小护士,直到原景勋的一声怒斥:“止血!”

小护士这才猛的醒悟过来,王子殿下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位娇滴滴的小公主了,小护士恨得牙痒痒的,看到原景勋这般疼爱肖梓童,更是嫉妒的发狂,下手自然不轻。

肖梓童只觉得手背一阵刺痛,眉头微微蹙起,但心里一直担心着妈妈,便没有多说什么。

原景勋看着小护士粗鲁的动作,脸上冷意剧增,他的女人,他怎样都行,但是……别人就是不能动她一根汗毛!

“明天不必来上班了!”纱布包扎好之后,原景勋拉着肖梓童的手站了起来,人未抬头,话却是清晰冷硬。

小护士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脸上有些不服气。

“先生,你没有权力这样做吧?”

他又不是这里的负责人,凭什么主宰她的工作?

原景勋的嘴角微微扯动,冷笑出声,眼中是让人寒入骨髓的冰凉:“原景勋,就凭这三个字!”

小护士将这三个字在脑海中酝酿了一圈,猛的张大了嘴巴,吓得冷汗直流,这间疗养院也是原家的产业之一,原景勋的大名更是如雷贯耳,在A市,原家的势力可以算得上是支手遮天!

可想而之……得罪了原景勋会有什么下场。

小护士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景,懊恼的直跺脚!

来到顶楼的VIP病房里,隔着门上的玻璃探视窗,肖梓童看到母亲正静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

护士长客气有礼的在一旁劝解:“肖小姐,你母亲刚刚进行了心理疏通,情绪也稳定了下来,你最好不要在这个时候去打搅她,病人需要静养,你过几天再来吧,有什么情况医院这边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肖梓童感激一笑,心里却想着,这顶楼的病房看起来好豪华,住院费一定很贵,她去哪里筹这笔钱……

“谢谢你,那有劳护士长了!”

转病房的话,肖梓童还是没有说出口,要是呆在这里能让母亲好起来,那么,叫她做什么她都毫无怨言!

护士长微微一笑,带着崇敬的眼光看了一眼立在肖梓童身后的原大少,继续说道:“你要谢就谢原大少吧,你母亲是他救回来的,要不是原大少在关键时刻冲了出去,只怕……”

后面的话不用多说,肖梓童也已然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她诧异的回头看了原景勋一眼,疏远有礼的半弯下腰,正式的向原景勋道谢:“谢谢原先生的救命之恩!”

原景勋扬了扬下巴,那护士长便识趣的转身走了。

整个楼道里只剩下原景勋和肖梓童了,一时之间静得让人不知所措。

良久……原景勋大手一伸,狠狠的搂过肖梓童的纤腰,魅惑的低头贴在她的耳边:“你不打算以身相许么?”

肖梓童心乱如麻,根本分不清他到底在说笑还是认真的,只能死咬住下唇,一张小脸早已涨得通红。

原景勋被她窘迫的小模样给逗乐了,顺势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她的唇,与其被她自己咬,还不如他来帮忙……

一股男人的热气自上往下喷,肖梓童只觉得浑身僵硬,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般,一动不动的,原景勋身上带着一股特有的冷蔷薇的气息,强势中带着冷硬,似乎这天地间所有的事物都掌控在他的手中。

他邪肆的在她身上游走,手指由衬衫的扣子间探了进去,一点一点的霸占着她娇嫩的肌肤。

 

第十五章

肖梓童只觉得头脑突然空白一片,只有四个字在不断盘旋……以身相许!

她果真要以身相许么?但母亲的命是他救回来的,这样的要求似乎也不算过份!

男人的薄唇带着一丝戏谑的味道一点一点的啃咬着肖梓童柔软的唇瓣,小小的刺痛在嘴边漫延,慢慢的侵略入境,紧密相连。

肖梓童觉得自己面前的空气突然变得稀少起来,分不清是紧张还是动情,她剧烈的喘息着,随着男人动作的加大,闭上了双眼,任原景勋将她带进那片陌生的境地。

“这么敏感?”

就在肖梓童下定决心不再反抗之际,原景勋却不期然的放开了她,嘴角仍旧挂着那可恶的坏笑,眼中除了情欲还有一丝嘲讽。

似乎在嘲笑肖梓童之前的抗拒。

她的配合便成了一个以自己为主题的笑话,原景勋只不过在试探她?

肖梓童窘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扬手甩这个男人两个耳光,又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恼怒的瞪了他一眼,转过身,从病房的玻璃窗口去看母亲,以掩饰自己此时的尴尬。

“叮……”电话的铃声清晰悦耳,身后的男人已经按下接听键,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沉重:“喂……我知道了,嗯,我马上过去!”

肖梓童再度回头之时,只瞧见原景勋挺拔的背影正向电梯口迈去。

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似乎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个幻觉。

回到家里,已是凌晨五点,天色已经微微泛白了,太阳即将升起的东方染上了艳红的色彩,空气中是寂静的清新,肖梓童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欣赏这幅美景了,只觉得头痛得厉害,身上带穿着原景勋的衬衫,就这么倒在了床上。

她翻了个身,神经渐渐放松,不到一分钟已经不醒人世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钟,床头的手机不屈不挠的响着,颇有几分势不罢休的味道,肖梓童微微睁开双眼,刚一起来,只觉得头疼欲裂,像是被什么东西猛敲了一下似的,让她立即又倒了回去。

“喂……”

刚一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难听,喉咙也火辣辣的,像是被火烧过一般。

“梓童,你没事吧?”电话是何媛媛打过来的,听起来似乎心情不错。

肖梓童突然想起昨晚那场荒谬的宴会……但听到她的声音并没有不愉快,一颗心也放下来了。

“没事,应该有点感冒,媛媛,你昨天几点走的?”

电话那头传来几声愉悦的笑声:“我啊,钓上金龟婿了,你祝福我吧!我可看见你和原少一块走的,看来,你也……!”

肖梓童有些犯愣,思考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何媛媛的话,不禁有点担心起来,那些上流社会的富二代,哪个是一心一意的,谁不是图个新鲜,寻个刺激之类的,像何媛媛这种出生在普通家庭的小学老师,哪里有资本去和他们玩?

二十四岁的年纪,还处在幻想期,何媛媛和肖梓童是同年的,但自幼没有经历风风雨雨的何媛媛,思想单纯,还常常爱看一些言情小说,对爱情是充满憧憬的。

肖梓童不知道该怎么提醒她,却又不得不说:“媛媛,那些人都是出来玩的,根本不适合你,你别太傻!”

“梓童,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何媛媛压根就没听进去,不等肖梓童的话说完,已经将昨晚她和王子的相遇相识组织成了一个完美的灰姑娘的故事,滔滔不绝的贯入肖梓童的耳朵。

挂上电话,肖梓童洗漱了一番,动手煲了一些清淡的小粥,包了一碟母亲爱吃的三鲜饺子,准备再去疗养院那边看看。

她将做好的食物放进保温盒里,自己却是一口没听,只觉得胸口闷闷的,胃里有些翻腾,似乎喝口水都会想吐。

肖梓童没想太多,便出门去了。

坐上开往市郊的公交车,今天是周末,公交车特别的拥挤,肖梓童浑浑噩噩中被人撞了好几次,好不容易挨到下车的那站,她前脚一踏出去,那无良的司机便启动了车子,害得她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人好不容易稳住了,只是手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不知道是心里难受,还是真撞疼了,肖梓童看着撒了一地的饺子和粥,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慢慢的蹲下身子,将那些脏了的饺子一个个的装进保温盒里……

一旁的路人都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不知何时,一个挺拔的身影立在了肖梓童的身后,他看着她将那些脏了的东西拾起,然后慢慢的收拾一地的狼藉,肩膀在微微颤抖,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似乎又是渲泄着什么。

路旁一个好心的小伙子,正准备蹲下来帮个忙,却被男人一个凌利的眼神吓得赶紧绕道走了。

肖梓童将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了,她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路旁环保桶边,将东西一股脑的丢了进去。

有些凌乱的长发遮住了她的大半边脸,但是原景勋还是看见了她脸上的水渍。

“这样就受不了了?”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张扬的庸懒,在肖梓童的身后响起。

她本能的哆嗦了一下,惊诧的往后看,在看到原景勋的同时,她眼中那一抹少有的脆弱立即被防备所代替了。

这个男人总让她措手不及。

“原先生!”肖梓童没有忘记母亲的命是他救回来的,她一向懂得知恩图报,该还的,她必定不会吝啬,只要他喜欢。

“怕我?怕我什么呢?”原景勋失笑,上前一步捏起了肖梓童的下鄂,迫使她抬起头来,深遂的眸子直直的望进她的瞳孔深处,仿佛要看穿她这一刻的伪装。

肖梓童任她捏着,从45角仰视这个让人捉摸不定的男人,脸上突然绽放了一抹认命的浅笑。

她一无所有,他能要她什么呢?除了这副身躯,她根本就没有能给的。

“你现在去看你母亲,我在车上等你,今晚……我要教教你怎样取悦男人,你好好学,以后用处可大了!”

他坏笑着放开她,转身走向那辆停在路边的马丁。

挺拔的背影和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贵族气息,让来来往往的人群都忍不住一看再看,更有怀春的少女羞红了脸。

肖梓童的眉心却拧成了一团,他……到底想干什么?

 

第十六章

母亲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肖梓童进去的时候,母亲正独自倚在窗口看着那艳红的夕阳,太阳落下的地方似是染了血腥一般,让人的心口疼得想落泪。

肖梓童静静猜想,母亲也许是想起了父亲,她在独自怀念着那份逝去的幸福。

VIP病房的特护正在收拾床铺,见到她进来,礼貌的点了点头,示意肖梓童跟她出去一下。

“肖小姐,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先去看看医生?”特护好心的提醒道。

肖梓童摇了摇头,感觉脑袋又重了一点:“谢谢,不用了,我还好!”

“肖小姐,你母亲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这两天,你还是别过来了,你看你,脸色这么差,昨晚一夜没睡吧?你早些回去休息一下,过两天养好了精神再来看你妈吧!”

特护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肖梓童仍旧有些不放心,但转念一想,母亲的病是因为父亲才起的,自己的出现只会让她想起以前的回忆,说不定又勾起了那些伤心的往事。

肖梓童微微顿了下,咬了咬下唇,似乎在做一个什么艰难的决定,许久才抬起头来,诚恳的拜托特护照顾好母亲。

关于医药费方面虽然还没有着落,但她会努力去筹,和这间医院的医生护士们,她也算是熟络了,所以没有人催她交费,她也没往别处想。

走出医院的大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肖梓童下意识的往原景勋之前停车的位置望了望,夜色中,那里似乎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低调贵气。

肖梓童微微松了一口气,原景勋说不定只是逗逗她,哪里会真的在这里等着,像他那种大少爷,送上门的美女成堆成堆的,这会说不定左拥右抱的在哪里玩乐去了。

肖梓童打了冷颤,下意识的抱住了双臂,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正想往公交车站走去,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是何媛媛打来的。

“媛媛,有事吗?”

电话刚一接通,劲暴的音乐便通过手机的话筒轰隆隆的传了过来,肖梓童不适的将手机移了移位,眉心蹙了起来。

不用问也能想到电话那头处于怎样的环境里。

“梓童……原少让我打个电话给你,你现在过来纸醉金迷吧……”何媛媛扯着喉咙对着手机大喊道,劲暴的音乐将她后面的话给淹灭了。

肖梓童的眉心拧了起来,脑海中浮现何媛媛扭出着身姿像个风尘女子一般伏在男人脚边跳着艳舞的情景。

她有些反感,却还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媛媛,我有点不舒服,不去了,你也少和那些有钱人混一块……”

肖梓童不知道何媛媛有没有听到她说话,但是,就在她准备挂电话的时候,一个低沉的男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给你半个小时,如果没到,后果自负!”

肖梓童无由的又打了个冷颤,是原景勋……这个声音,不知为何,她记得清清楚楚,仿佛要刻进骨子里一般。

一股冷意由下往上窜,直灌进肖梓童的脑门,她张了张嘴,半天也吐不出一个字来,手机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她却仍旧僵硬的站在原地。

她不知道该去还是不该去,一方面,母亲在住院,而这家疗养院又是原家的产业,即使她可以放着他‘恩人’的身份不理会,但是,她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同情心泛滥的苗子,他可以随时将她母亲扫地出门,甚至逼得她们走投无路……

想到这里,肖梓童的身体更加冷了,一阵清风吹来,她忙缩了缩身子,手却是颤颤的拦上了一辆正开过来的出租车。

“去纸醉金迷!”报上地址,肖梓童有些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下了车,依照何媛媛的指示找到了他们所在的VIP包间,位于纸醉金迷的最顶层,在这里,出入的都是豪门贵族,奢侈的摆设,奢侈的享受,奢侈的放纵。

扭着肥臀的金发洋妞,正媚眼如丝的骚首弄姿,引得一些豪客纷纷驻足围看。

走到最里间,那里正是原景勋一班人经常流连的场所。

左辉是这里的太子爷,这间最豪华的包厢便是左辉专门为自己的猪朋狗友们留的。

肖梓童微眯着双眼,时不时抬头往前看,服务员推开包厢的玻璃门,嘈杂劲暴的音乐立即响彻耳际。

里面的人早已狂歌热舞起来,穿着火辣的女人们正骚首弄姿的取悦着男人们的喜好,欢笑声,放浪声,角落里还有拥在一块起起伏伏的身影,隐隐有短暂的呻吟从劲暴的音乐声中脱颖而出。

肖梓童还是被吓了一跳,比起上一回的宴会,这一次,简直是chiluoluo的视觉观,在暗淡的灯光下,那些大胆的举动,更让人想入扉扉……

这里似乎正上演着一场肉食宴!

她转身想走,却被一名喝醉了酒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哟……新来的呀?样子够清纯的,来来来,给大哥亲一口!”男子脸上挂着淫笑,满口酒气,想必已经醉得不轻了。

他伸手就要去拉肖梓童,身后的服务员趁着混乱已经‘呯……’的一声关上了玻璃门,那男子见肖梓童已经无处可去,便一步一个踉跄的扑了上来。

肖梓童吓得往旁边一闪,却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死角上,只要那男人扑上来,她准得被抱个满怀。

她恶心的想吐,条件反射的用双手抱住脑袋,避免最直接的接触。

“不想活了?大少的女人你也敢碰?”一个冷冽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肖梓童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死死的捏住,那双大手像是要将她的手臂直接夹断一般,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识。

那男人猛的醒悟过来,却对上左辉和原景勋这两张臭脸,原本还迷茫放纵的眸子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他吓得一个激灵,忙退到一边道歉:“大少,对不住,我喝多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原景勋没说话,一手将肖梓童扯进自己的怀里,转身朝着里面的沙发走去。

左辉再次瞪了那男人一眼,似乎是责怪他的不识趣,要不是左辉那句及时的喝斥,只怕这男人明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男人似乎也醒悟过来了,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像狗一样跟在左辉身边,哀求着什么。

现场的气氛仍旧火暴着,但是,有些女人已经不满了起来,因为……在肖梓童没有进来之前,她们都是伺候在原少身边的人。

何媛媛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正往这边挤过来,她化了个浓妆,原本清丽的五官基本上是面目全飞了,肖梓童是从那抹熟悉的笑容里判断这人是何媛媛的。

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