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兽血》(孙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7-06 16:39:12来源:ysg作者:孩子他爹

小说主人公是孙皓的小说叫做《兽血》,是作者孩子他爹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叫孙皓,他们都叫我耗子,因为我穷,我怂,我丑,就像一只只会偷窃的小老鼠一样,他们笑话我,鄙视我,瞧不起我,我一直隐忍不发,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所有人看,我并不比他们任何人差。青春是打开了就合不上的书,人生是踏上了就回不了头的路,爱情是扔出了就收不回的赌注。

《兽血》(孙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兽血免费试读章节

我这一脚下去,教室里面瞬间炸开锅,授课的老师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拉住我,问我哪个班的,叫我赶紧出去,要不然一会给校长打电话。

现在事情已经闹到这步田地,如果这个时候收手,最后吃亏的只会是我自己,所以我现在只有破罐子破摔,反正我现在已经不在乎是否会被学校开除,但是马老六的仇我一定要报。

张恒直到现在还死不承认,揣着明白装糊涂:“孙皓,你别他妈在这胡搅蛮缠,这里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们不是睁眼瞎,谁对谁错,一目了然,我劝你最好现在就滚出去,要不然一会事情闹大了,当心。”

我冷笑了一声,走过去一把揪住张恒的衣领,与他四目相对,吼道:“你吓唬谁呢,既然我敢过来,就不会怕,倒是你,卑鄙无耻,暗箭伤人,我告诉你张恒,我已经忍你很久。”说着我提起拳头就照他脸上来了一记重拳。

顿时班里哇的一片惊呼声。

我这一拳下手非常重,毫无分寸,一拳下去,张恒的半边脸已经臃肿起来,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授课的老师吓得不轻,赶忙叫人去请保安来,顺便把校长也叫来。

张恒火气也大,被我打了一拳,自然不服气,拎起拳头就我脸上锤,我自然不会傻站着挨打,膝盖猛地向上一顶。

张恒一声惨叫,面部一阵抽搐,双手捂着裤

裆蹲了下来,没一会直接躺在地上呻

吟,这下给全班的学生都吓住了,顷刻间班里一片死寂。

很快这事就闹开了,保安队也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还有校长教导主任全来了,这回事情是真的闹大了。

校长是个四十岁的中年人,叫张琨,刚一进教室,见到教室里一团乱,脸色非常不好,急忙跑过来看了一眼,然后指着躺在地上的张恒,问是不是我干的,我没有否定,一直保持沉默。

张校长让人赶紧给120打电话,然后叫我跟他去趟校长室。

跟着校长从教室出来后,竟然在门口碰上了陶纯,此时围在教室门口的远远不止陶纯一人。

陶纯望着我愣了一下,她那么聪明,自然看的出来是我闹得事,但是她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模样,问我:“小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之前不是说回家去了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陶纯解释,默默地低着头,张校长见陶纯跟我搭话,就问陶纯:“小纯,你认识他?”

陶纯点了点头,喊了校长一声张叔,接着说道:“张叔,我能跟他一起去吗?这件事的起因我也知道一点。”

张校长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在去校长室的路上,陶纯显得很担心,问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打起来。

我沉默不语,我知道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但是我就是不想借助陶纯的力量,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固执,因为我和陶纯的差距真的太大了,我不想真的成为别人口中的小白脸,事事都依赖陶纯。

陶纯见我不说,很生气,说我咋这么固执,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肯说,这事现在闹得很大,课堂上公然打架,重则会被开除,轻则也会被记大过的,而我们现在正是初三的紧要关头,眼看就要中考了,如果这时候出了什么差错,三年的幸苦就全白费了。

看陶纯这么生气,我知道事情再瞒下去已经毫无意义,迟早也是要说出来的,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跟她说了一遍,至于张雅的事情,我直接给抹去了。

陶纯听完以后,跟我说道:“小皓,一会进校长室以后,一定要乖一点,千万别再这么毛毛躁躁的,更不要顶撞校长,到时候我跟校长说,我爸跟校长很熟,或许这事还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这事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恐怕是不太可能了,我刚一时脑热,顶了一下张恒的那玩意,后来他就一直躺在地上……”后面我越说声音越小,就跟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陶纯为之一惊,整个人都怔住了,停留在原地,抬头看着我,很生气,真的很生气,问我:“你怎么下手一点分寸都没有。”

这还是陶纯第一次跟我这么凶,她见我低着头,又不忍心再说我,接着说道:“行了,这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你也不要太担心,毕竟这事都是张恒有错在先。”陶纯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飘忽,明显底气不足。

张恒背后一直都有人撑腰,现在张恒出事,那个人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而从陶纯现在困惑的神情来看,这个人未必是她能应付得了的。

在路过丁嘉他们班的时候,丁嘉一直站在外面看戏,见到我们走过来,略带惊讶的看着我,恐怕任谁都不会想到,今天主动闹

事的人竟然会是我这个怂包。

等我们从丁嘉旁边走过去的时候,丁嘉突然拉住了陶纯,望着我,问陶纯咋回事,陶纯叹了口气,说:“这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对了,你也跟我们一起过去吧,你爸在警察局上班,在这事上面或许还能帮上点忙。”

丁嘉特别不情愿的摇着头,指着我,得意的坏笑道:“纯纯你开什么玩笑,叫我帮他,根本不可能,他要是被开除了,我才高兴呢。”

陶纯见丁嘉不愿意帮忙,也就没再强迫她,紧跟着追了上来,等陶纯追上我们以后,丁嘉莫名其妙的也跟了过来,还特地跟陶纯声明:“纯纯,你可别误会,我可不是过来帮忙的,我就是过来看戏的。”说着丁嘉还偷偷地瞄了我一眼,脸上莫名的露出一抹淡红。

陶纯笑了笑,也没再多说什么。

来到校长室以后,张校长坐在办公桌前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实情都跟他说了一遍,现在张恒不在,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卸给张恒,好让校长先入为主。

校长在了解情况以后,半信半疑的望着我,又望了望陶纯,问陶纯我所说的是不是属实,陶纯自然是偏向我的,想都没想就点头说是。

丁嘉在旁边看的乐呵,小声嘀咕了一句,说我啥时候变得这么机灵了,他这话我和陶纯都听在耳边,我俩都瞅了她一眼,示意她,叫她闭嘴。

张校长坐的远,貌似没有听见丁嘉说的,他沉静了一会,双手交叉放在桌前,面色肃然,随后说道:“行了,这事我知道了……”张校长话刚说完,突然来了一通电话。

这电话打来的非常不是时机,张校长接电话的时候脸色一点一点的在变差,直到电话结束后,张校长黑着脸说:“刚刚医院来电话了。”

这一刻,我的心瞬间紧绷起来,看张校长的脸色这么黑,一看就知道准没好事。

陶纯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询问张校长情况如何,张校长冷着脸摇头说道:“医生刚刚说张恒以后再也无法生育了,现在学生家长吵着闹着学校给个交代,要不然就上法庭。”

当时我彻底呆住了,整个人都懵逼了,现在被学校开除都是小事,万一真闹上法庭,恐怕事情会变得非常严重,搞不好还要坐牢。

陶纯这下也急了:“张叔,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

张校长冷眼看着陶纯,回道:“开玩笑?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现在他捅出这么大的事情,不光他要倒霉,连带着学校也要跟着一起倒霉,我能开得起这么大的玩笑吗?”张校长越说越激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给陶纯吓了一跳。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几乎已经无法挽回,我也不想为难陶纯,就跟校长说:“祸是我闯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会逃避责任。”

张校长大声质问道:“你人做事一人当?你一个学生,你拿什么当,行了,叫你爸妈来吧。”

提起我爸妈,我突然不知所措,沉默不语,张校长见我不说话,特别气愤,就冲吼,问我是不是聋了,听不到还是咋的。

我现在心里乱糟糟的,直接如实说道:“我没爸妈。”

这下给张校长气的直接窜起身来,指着我:“你这学生怎么回事,我还管不了你了是吧,你没爸妈,你还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啊,赶紧给我去叫,晚了这事我就不管了,到时候直接给你开除了,省的影响学校的名声。”

之后张校长直接给我们赶出了校长室,出了校长室以后,丁嘉就站在一旁笑我:“孙皓,我发现你说话还真他妈逗,没本事你趁什么能,还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拿什么当,给他当老婆吗,这事他们现在明摆着就是在故意整你,他们现在巴不得事情越闹越大,好把你给往死你整,没脑子的东西。”

 

第十五章

我被丁嘉说一愣一愣的,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似乎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就算你说的都对,可是你不会觉得很奇怪吗,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他们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的针对我?”我紧皱着眉头,望着丁嘉追问道。

丁嘉并没有对我的疑问做出回应,而是不经意地看了陶纯一眼,丁嘉这一个简单的小动作,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起初这事就是从我追陶纯开始的。

如果非要说是因为陶纯,自然也是无可厚非的,可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但是如果说这件事的起因不单纯是因为陶纯,那又会是因为什么。

我想不明白,傻站着。

从刚刚出来以后,陶纯就一直沉默不语,神色暗淡,在听完我和丁嘉的对话会,突然一声不响的转身离开了。

陶纯的反应怪怪的,我担心会出事,就想追上去来着,结果丁嘉却突然拉住我,说:“你给我安分点,站着别动,这事现在不是你能解决的,放心交给纯纯就行。”

我狐疑的望着丁嘉,问她是不是知道什么,她眼神回避着我,说:“我能知道什么,我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我才懒得管你们的破事,我巴不得你早点滚出学校去。”说着丁嘉还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娇声骂道:“臭流氓,活该,哼!”

丁嘉说这话的时候特别气愤,猛地一脚踩在我脚尖上,痛的我龇牙咧嘴。

“我说你能不能有个女人的样子,整天疯疯癫癫的,像你这样的以后还有哪个男人敢要你?”我气愤的说道。

丁嘉被我说的气呼呼的,抬腿就踢我,说:“要你管,反正又不要你娶,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没本事,还总喜欢瞎折腾,能不能给我们省点心?”

我略带吃惊的望着丁嘉,问道:“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丁嘉被我看的有些脸红,呸了一声,说:“孙皓,你还真他妈不要脸,谁关心你了,你以为是个女生都会跟我们家纯纯那样傻啊,都不知道我们家纯纯是怎么看上你的,瞧你这幅窝囊样,看着我就嫌恶心。”

丁嘉冷嘲热讽的打击着我,我实在听不下去,拔腿就走。

走出教学楼后,这会正放晚学,在学校门口,我看到乔晗站在校门口往学校里面望,像是在等人,自从离开那个家后,我已经不想再和乔晗有过多的交集,免得到时候乔姨又说我把她女儿给带坏了。

乔晗老远就看到了我,迈着小步子就往我这边跑,而我低着头装作没看见一样,继续往前走。

乔晗跑过来后,拦在我面前,一开口就质问我是不是在学校打架了,我本来心情就不好,她还用这种审犯人的语气问我,我听着特别不舒服,冷冰冷的跟她说道:“不关你的事情,我之前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们两个人从今以后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是我姐,我也不是你弟,所以你也没权利过问我的任何事情。”

乔晗被我说的特别委屈,嘟囔着小嘴说道:“我不过就是关心你而已,你有必要对我这么凶吗?”

我呵呵一笑,说道:“嫌我凶,那你还来找我干嘛,趁早离我远点。”说着我就直接把她推到一边,冷漠的从她面前走过去。

出了学校以后,我拦了一辆车就往医院赶,在车上我给陶纯打了几通电话,但是一直没人接,我心里面慌慌的,坐在车里急躁不安,伺机师傅还以为是我家哪个亲戚出什么大事了,猛地一脚油门,飙的贼快。

赶到医院以后,我就往住院部跑,结果不经意间在住院部的厕所前面看到了张恒,活蹦乱跳的。

那玩意都废了,这才多久啊,就能下床尿尿了,当时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势汹汹的冲过去就想干他。

张恒见到我的时候跟见了鬼一样,撒腿就跑,边跑还边喊护士保安,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我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更不会想到正好在他出去尿尿的时候被我给撞上了。

我追着张恒一口气跑了五楼,追了半天,终于被我在一个死角给逮住了,张恒孤立无援,害怕的不行,哆哆嗦嗦的跟我说道:“孙皓,你还真是阴魂不散,怎么哪都有你,我劝你最好别对我动手动脚的,要不然你会死的很惨很惨。”

我阴冷的笑了笑,根本就没把他的话当一回事,抬腿就给他踹翻在地,骑在他身上就是一顿毒打,不过这次我注意了分寸,没往那些致命且脆弱的地方打。

“装啊,继续装啊,信不信我现在真的就把你那玩意给废了。”我恐吓道。

张恒被我吓得脸色铁青,叫我千万不要乱来,我就跟他说:“想让我不要动手,也行,你只要老实交代,我就放过你这次。”说着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录音,接着就问他,是不是他暗中下的手,给马老六打成重伤的。

张恒不傻,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承认,他现在平安无事,我也就没必要再担什么责任,所以一旦他现在承认马老六是被他打伤的,到时候倒霉的就会是他。

见张恒一直死咬着不说,我只好接着恐吓他,伸手就捏住他的小老二,本来张恒都已经被我吓得快要招供了,却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保安竟然来了,硬是给我拽开了。

这下给张恒乐的,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伏在我耳边小声的跟我说道:“想跟我斗,你还嫩了一点。”

后来我就被带到了保安处,那些保安一直抓着我不放,怎么都不肯放我走,非要让我家里人来领,我也是气的不行,跟他们好说歹说就是不行。

直到天黑以后,他们才肯放我走,离开保安处后,我来到马老六的病房,刚好碰到马妈妈从病房里出来,我叫了声阿姨,问她马老六醒了没。

马妈妈愁眉不展的摇了摇头,接着跟我说她有事要先出去一会,叫我帮忙照看一下,我欣然点头答应。

马妈妈离开以后,我走进病房,马老六双目紧闭,安详的躺在床上。

我下意识的握紧拳头,心里面特别难受,非常不是滋味,马老六是因为我才糟暗算的,可我现在却什么都不能做,想想我就觉得恼恨。

在病房守了半个钟头,马妈妈拎着一大袋东西赶了回来,回来后和我聊了很多,说的特别心酸,一直在哭。

从医院出来后,我又一次给陶纯打电话,这次电话接通了,接通电话后,我就跟陶纯说张恒根本就没事,都是装出来的。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接着就听到陶纯平平淡淡的说:“我知道……”

我愣了一下,问她是怎么知道的,结果却没想到陶纯竟然跟我说:“小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算了?”我非常难以置信的反问道。

陶纯嗯了一声,说:“是的,这件事情就此作罢,我已经和他们协商过了,他们不会再追究你的责任。”

听完陶纯说的,我心里面不知道有多窝火,苦笑着说道:“你说他们不会再追究我的责任?我怎么听这话这么可笑呢,张恒根本就什么事都没有,他们凭什么追究我的责任。”

我这么一说,陶纯又陷入沉默,见陶纯不吱声,我又接着说道:“就算我不愿意计较,但是马老六呢,马老六重伤住院,直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随时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这份责任又该有谁承担,难道就这么轻易放过张恒?”

陶纯依旧保持沉默。

没一会后,突然从电话里传来丁嘉的声音:“孙皓,我说你没脑子,你还真他妈有够没脑子的,自己的事都管不过来,还有闲心管别人的事,我早就跟你说过,他们明摆着就是故意在整你,张恒的事不过就是个借口而已,他们想怎么编都可以,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站在张恒背后替他撑腰的人,这事如果你现在继续这么闹下去,对你来说一点好处没有,你别以为我是在吓唬你,他们现在要是想把你送到牢里面蹲个三年五载的,你一点脾气没有,你信不。”

我失神的怔住了,感觉特别无助,看来还是我太天真了,现实的残酷是我无法招架的,我没钱没势,凭什么和别人斗。

现在陶纯能把事情缓和到现在这种地步,想必她也一定是已经竭尽全力了,否则她不可能会让我妥协,更不会让我白白遭受委屈,毕竟她一直以来都那么护着我。

“还有……”电话那边再一次响起陶纯细腻的声音,她现在说话的语气很无力,很苍白:“还有小皓,你可能要暂时离开学校一段时间……不过你放心,只是一小段时间而已,我会帮你安排好的新的学校,等中考一过,我们还是会在一起的。”

这一刻,我彻底崩溃了,脑海里突然想起一句话:你经历过绝望吗?

陶纯让我妥协,行,我妥协,但是让我离开她,这万万不可能,

现在支撑我留在这座城市唯一的信念就是陶纯,如果让我离开她,我真的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第十六章

我孤寂的身影在黑夜中颤栗着,就像丁嘉说的那样,我现在真的一点脾气没有了,谁让我没钱没势,只能自认倒霉。

陶纯见我一直沉默,担心的说:“小皓,暂时委屈你一下,不过你放心,这事还没完……”

陶纯在说着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特别凝重。

电话挂断后,我再次回到病房,站在病房门口看着不醒人世的马老六,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愧疚和自责。

我在门外傻站了好久,后来还是马妈妈发现我,叫我进去坐着,坐在病房里,看着马妈妈细心的照顾着马老六,心里酸溜溜的,莫名的想哭。

在我九岁以后,就再也没见过我妈,难免会触景伤怀。

这天夜里我一直守在病房,期间有偷偷跑到张雅的病房前看过一会,张雅一直没睡,她看起来很憔悴,脸色苍白苍白的。

当初要不是我胆小怕事,或许还能保住她的孩子。

之后的两天是双休日,我一直留在医院守着,星期六下午的时候,不幸中的万幸马老六醒了,当时我差点哭了。

马老六还笑我,说我咋跟个娘们一样,可我却笑不出来,低着头跟他说了声对不起。

马老六摆了摆手,说:“耗子,你不用这样,这事也不能全怪你,要不是我当初先挑衅他,也不会惹上这茬子破事。”

我知道马老六这是在开导我,其实这事就是因我而起,就算他那天不主动去挑衅张恒,这事迟早还是会发生的。

这整件事根本就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我隐约觉得这次的事情,张恒他们就是冲着我来的,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后来我问马老六是谁把他打伤的,马老六说是一些不认识的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不是学生,其中还有一个光头。

当马老六提起光头的时候,我下意识的皱紧眉头。

马老六见我突然不说话,问我咋回事,是不是想起什么了,我淡淡一笑,摇头说没有。

整个双休日我都待在医院,一步也不曾离开过,偶尔还会偷偷地去看看张雅,但是一直都不敢进去和她说话。

晚上的时候,我又偷偷跑到张雅的病房前看了一会,却没想到马老六也跟了过来,突然从后面拍了下我的肩膀,给我吓了一跳,问我鬼鬼祟祟的干嘛呢。

我有些慌张的说:“没什么,就路过而已。”

说完我就走,马老六往病房里面看了一眼,追上我后,就跟我说病房里面的那个女人还挺好看的,问我是不是又起什么坏心思了。

我没说话,也不想给他说张雅的事情,这事我就想一直雪藏在心底。

回到病房后,马老六突然跟我提起张恒,问我在他出事后,我有没有跟张恒发生摩擦。

我犹豫了一会,本来这事我是不打算告诉他的,但是既然他问了,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再瞒下去,这事他迟早也是会知道的。

于是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跟他讲了一遍,马老六听后气的不行,张口就骂:“张恒这狗日的,给他脸了是不是,真他妈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

马老六说的火冒三丈,幸好我没把张恒也在这家医院的事说出去,不然我真怕他现在就会去找张恒麻烦。

第二天一早,我还是准备回去学校一趟,想看看事情还有没有转机,因为我真的不想离开陶纯。

这天一早来到学校后,陶纯早早就来了,见到我的时候,她有些惭愧对我说:“小皓,对不起,没能帮上你的忙,不过你放心,这笔帐我迟早会跟他们算清楚的。”

再次听到陶纯跟我承诺,她的眼神坚毅无比。

我装作不在意的模样,硬是挤出了一丝微笑,说:“小纯,你没必要自责,更没必要跟我道歉,如果非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是我自己太没用,总是害你担心。”

之后陶纯跟我说了转校的事情,她已经都安排好了,我下午就可以直接过去报道,那边学校的教导主任也是熟人,叫我过去以后直接找教导主任,以后在学校他会照顾我的。

上早读课后,校长派人过来叫我们过去一趟,等我们赶到校长室的时候看到张恒也在,这家伙见到我的时候,冲我得瑟的笑了,还挑衅的对我比划着小拇指。

说实话当时我真的非常气愤,要不是陶纯拦着,我真的想上去狠狠扁他一顿,反正马上就要被开除了,很多事情就不用太在意了。

张校长见气氛有些凝重,故意咳嗽了两声,接着说道:“今天找你们来,主要是为上个星期五的事情做个了结,今天一早我们又接到医院的电话,说之前提供的信息有误,是医生一时失误误诊了。”

听完校长说的,我在心底暗自冷笑起来,果然有钱有势的人就是不一样,黑的能说成白的,白的也能说成黑的,这次吃亏,也不能说毫无收获,好歹长了个教训。

“虽然这次张恒同学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呢……”说到这校长特意提高了嗓音:“但是在学校公然打架,而且还是在上课期间,又有老师在场,行为败坏,目无师长,极其恶劣,所以经过学校的商讨后,一致决定将孙皓同学予以开除。”

这个结果事先我就已经知道,但是现在听校长亲口说出来,心里还会觉得很不爽。

本来以为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却没想到张恒对我不依不饶,竟然跟校长说叫我给他赔礼道歉,这我怎么可能会答应,也太欺负人了。

最令我气愤的是,张恒刚这么一说,校长就答应了,也不知道他收了张恒多少好处。

我阴着脸看着张校长,一口回绝道:“不可能。”

可能是因为我公然回绝他,他的面子挂不住,气的脸都绿了,让我今天必须给张恒道歉。

就在这时候,校长室的门突然开了,门一开我就看到乔晗跑了进来,紧接着是乔姨,当时我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宁愿相信是自己眼瞎了。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来的人确确实实就是乔姨,乔姨今天打扮的很性感,穿着黑色的低胸长裙,丰满的事业线叫人欲罢不能,脚下踩着十公分的黑高跟,雪白的小腿露在外面,脸上画着淡妆,长发干练的盘在脑后,成熟性感。

相比较一些黄毛丫头,这种有韵味的成熟少妇才是最诱人的。

乔姨走进来后很随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张校长笑着问道:“张校长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

校长见到乔姨的时候,一脸色迷迷的,笑呵呵的说道:“这是什么风竟然给你吹来了,算一算我们也有好几年没见面了,怎么说我们曾经也算是……”校长说到这里的突然止住了,岔开话接着说道:“我这还有点公事要处理,你先坐一会。”

说完,张校长就起身过来,拉着乔姨的手在沙发上坐下,完全把我们当作空气。

从刚刚校长说的那番话,还有他现在的举动,我大概也能想象到点什么,乔姨是什么人我最清楚,就算和很多男人有染,也一点都不奇怪。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看了乔晗一眼,这会乔晗正盯着我看,并没有注意到校长龌龊的举动。

我不禁替乔晗感到惋惜。

乔姨坐下来后,指着我,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今天是为这孩子来的。”

张校长愣了一下,问乔姨我跟她什么关系,乔姨也没回避,直接说她是我后妈,此言一出,张校长和陶纯,还有张恒都吃了一惊。

但是我听她这么说,一点都不高兴,冲着乔姨冷声说道:“你别在这胡说,我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越想我越觉得可笑,我爸没来,她竟然来了。

乔姨并没有跟我计较什么,但是我当众回绝她,这让她很尴尬,毕竟她是为我才来的,现在我这么一说,显得她自作多情。

不过乔姨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笑了笑说:“小孩子不懂事,让你见笑了。”

后来乔姨就跟张校长询问起我的事情,问他是怎么处理,张校长装模做样的,表现的自己很为难似得,磨磨唧唧半天才将要把我开除的事情说了出来。

乔姨听后腻声说道:“这处罚是不是太严重了,他不过还只是个孩子,学校不是以育人为本吗,总不能学生一犯错就直接开除吧,你看这事能不能……”乔姨说话的声音特腻人,勾的校长魂都没了。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乔姨卖骚的模样,也不屑她用这种手段来帮我。

他们两个人聊了好久,最后也没聊出个什么结果,校长的意思是必须要开除我,雷打不动。

虽然校长说的斩钉截铁,但是乔姨却并没有当回事,媚笑着,反问了一句:“是吗?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说着乔姨突然把目光转向我们,叫我们先出去,说是要跟校长单独谈谈。

兽血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兽血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兽血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