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先生来日方长》(司明远迟南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 时间:
  • 司先生来日方长前尘远歌
  • 来源:ysg

《司先生来日方长》(司明远迟南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司先生来日方长司明远迟南雪》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司先生来日方长免费试读章节

迟南雪的眼底划过三分笑意。

她知道迟晓晴这人已经习惯了,稍微得到点好处,定然要急于炫耀。

然而迟麓麟却是觉得难堪至极,在任何时候,这样厚此薄彼,尤其是自己偏爱的还是续弦的孩子,总归是说不过去的。

他只是觉得有点奇怪,之前虽说司明远也和晏家有关联,却是从不曾将回护意味体现地如此明显。

现在这是怎么了?

迟麓麟一边想着,一边慢慢走下来,笑笑道:“司少有所不知,从前南雪一直都待在家里,虽然大学毕业了,倒是也没有去就职的意思。这段时间也是因着南雪忽然出去工作了,我们一时半会也不适应。这不是,晓晴紧着要挑礼服,我就带着她们去了,改天等南雪有空了,自然也是一样的。”

司明远静静打量了迟麓麟片刻,这才淡淡笑了:“迟先生多虑了,我并非在怀疑迟先生,您大可不必急于解释。”

迟麓麟心底也有点不舒服。

司明远这态度……倒像是自己不该下意识做小伏低似的。

迟麓麟还想说什么,就见司明远已经自然地陪着迟南雪上楼了。

他咬紧牙关,转头瞪了迟晓晴一眼。

迟晓晴不甘心地别开头去,陆薇薇就小声问道:“老爷,您说司少这是什么意思啊?不会是看上南雪了吧?”

“之前你还说南雪给人家司少下药,你说你胡诌什么?”迟麓麟冷哼一声,顿了顿方才道:“不过如果司少真的看上我们南雪了,倒也是好事一桩。司少的背景,我们家若是没有晏家的关系在,是万万高攀不得的。”

迟晓晴咬住下唇,低声道:“可是下药那件事就是真的啊……”

“你还说!”陆薇薇推了迟晓晴一下。

迟晓晴低声道:“不是……今天那个林凝也会过来,不信爸你问问林凝,是她和我说的啊!”

迟麓麟脸色微沉:“你问个屁!林凝那是南雪的朋友,你莫不是疯了?还要当着人家司少的面对峙不成?不许问!这件事就到此打住。”

“可是……”

陆薇薇夹在中间顿觉十分尴尬,轻咳一声,拉住迟晓晴道:“好了,晓晴,听你爸爸的。”

迟晓晴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了,担心花了妆,这才跺跺脚离开了。

迟麓麟脸色也不好看,好好的生日宴,本想风光大办,没想到还没开始就遇到这档子事情。

他冷着脸看向迟晓晴的背影,总觉得这孩子最近是太得意忘形了。

……

而此时,楼上迟南雪对着跟上来的司明远面面相觑,良久方才张了张嘴,轻声道:“刚刚的事,多谢。”

“不必。”司明远神色淡淡,有些话到了嘴边,最终却还是默然咽了下去,只催促道:“换衣服去吧。”

迟南雪有点诧异地看了司明远一眼。

她何尝不知道,刚刚司明远心底定然是疑窦丛生。

自己在家中这样的境况,司明远不可能没看出来,他在迟麓麟面前都能百般回护,到了自己这里却依然没有开口询问。

不管如何,他不开口,迟南雪还是感激的。

迟南雪微微垂眸,拿着衣服径自进了试衣间。

她不知道是不是前世自己对司明远知之甚少,这一生,她竟然开始觉得司明远和从前有些不同了。

她折腾了一会儿,出来就见司明远正在安静地看着手机,他的侧脸专注而认真,许是因为没有旁人的缘故,看起来那种过分的疏离淡漠也少了许多。

迟南雪静静打量了司明远一会儿,司明远就抬眼看了过来。

“很适合你。”他的神色柔和几分,对迟南雪自然地伸出手:“走吧。”

迟南雪微微一怔,下一秒,司明远自己收了手去,轻咳一声:“你先。”

迟南雪莞尔。

和司明远接触地越多,好像很多事情就愈发让迟南雪疑惑。

这个人性格并不算好,可是有时又让迟南雪觉得说不出的可靠,如果能被这样的人放在手心里藏在心尖上,定然是无比幸福的一件事。

可是迟南雪知道,自己并没有这样的福气。

从来都没有。

她对司明远笑笑,这才径自走在了前面。

果然,楼下的宾客已经到得差不多了,此时迟南雪和司明远从楼上一前一后而下,顿时就引起了一片轻声哗然。

晏家和司家的关系,很多人都心知肚明,更何况司景深从不在任何人面前掩饰对迟南雪的好感,而现在……两人的礼服又是如此相近,看起来简直是般配至极。

很多人已经在暗自期待着迟南雪和司明远的互动了。

然而一走下楼梯,林凝就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亲亲热热地挽住了迟南雪的胳膊,小声问道:“司少怎么和你在一起啊?”

迟南雪笑笑:“刚好在公司遇到,就一起过来了。”

“哦,我就说呢,你们的礼服也太像了,遇到那些不知情的,肯定要以为你们是特别选择的了。”林凝的声音挑高了些,果然不远处的人都有意无意地看了过来。

迟南雪的笑容很平静,只含笑道:“我和司少……”

“的确是特别选择的。”司明远的声音径自插了进来。

林凝脸色苍白几分:“可是……”

“这个颜色很适合南雪。”司明远的眼神相当温和,绅士翩翩地扶了一下迟南雪的肩膀,含笑道:“林小姐觉得呢?”

简直是亲疏分明。

林凝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咬紧牙关,良久方才磕磕巴巴道:“对……的确是相当适合。”

迟南雪抬眼看向司明远,眼底情绪复杂,司明远却像是没看到似的,径自道:“走吧,那边是华茂家私的刘总,和我们天宸地产有合作,你该过去见上一面。”

直到远离了林凝,司明远方才松开手,迟南雪微微垂眸道:“司少刚刚何必如此?如果我没记错,那也是司少的合作对象。”

“你是说林凝?”司明远抬眼看过去。

迟南雪颔首应了。

“我倒是不明白,你究竟为什么会认为我对林凝有好感?”司明远根本百思不得其解。

给他下了药,然后毫不犹豫地给林凝打电话,如果不是因为后来对迟南雪的了解,司明远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

迟南雪微微一怔。

 

第十五章

迟南雪沉默良久,手近乎无意识地践踏着礼服的衣角。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司明远是有成见的。

五年的婚姻,那么多年的相知相识,她自忖对司明远太了解了。

司明远一个挑眉一个微笑,她就能准确无误地猜到司明远的心思。

可是她唯独忽略了一件事——

现在的司明远不是五年的那个。

他们之间还没有经历那么漫长而乏味的婚姻,他还没有用那样厌恶的眼神看向她。

那一切的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发生,而迟南雪发现自己已经疲于应对司明远了。

不管他会变成怎么样,不管未来的司明远会变成怎样,都与她迟南雪无关了。

“可能是我误会了。”迟南雪终于抬眼,看向司明远的眼神却是无比平静:“抱歉。”

她不是第一次对司明远说抱歉,司明远却是觉得胸口有种说不出的郁结。

迟南雪看着他的眼神,总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迟南雪正透过他看向另外一个人。

可是司明远想不通,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变化这么大。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漠地应了一声,径自道:“走吧,不要浪费了机会。”

迟南雪忍不住笑了笑,看向司明远问道:“你是真的打算培养我?”

“怎么?”

“那个问题,不是法务部的人没有看出,是他们认为你和林小姐之间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所以他们才……”

“他们损失的是公司的利益,”司明远微不可察地蹙蹙眉,道:“即使我和林凝之间有私交,这就是他们可以不严格审查合同的理由了吗?”

迟南雪微微一怔,摇摇头:“的确不应当。”

“王明达已经快到退休年纪了,天宸地产是准备在港股上市的,一个优秀的法务总监必不可缺。”司明远平静道:“我给你公平竞争的机会。”

迟南雪的心跳快了几分。

她还年轻,如果换做是其他企业,按部就班地成长,想要做到法务总监的级别,至少也要再过十多年。

可是司明远这番话听在耳边,她就知道司明远有这个魄力。

他敢相信她。

迟南雪咬咬牙,点头应了:“好,你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所能。”

司明远难得弯了弯唇角,看了迟南雪一眼。

迟南雪的眼底带着不加掩饰的光芒,这是那次下药事件以后,司明远第一次看到她对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微微怔了怔,就见迟南雪已经认真地问了起来:“华茂家私那边,我们需要和他们如何联络?”

“他们是我们下一个项目的合作方,我们打算从下一个项目开始,所有房源都……”

“都精装修后销售是吗?这样可以满足一些用户的客观需求,同样可以减少环保污染的可能。”迟南雪自然地补充道。

司明远挑挑眉,颇为意外地颔首:“没错。”

迟南雪点头应了:“有很多家装公司都有层级的划分,但是华茂家私是没有既往涉诉历史的,换言之,华茂家私一直都以高端自居,同样也在选取装修材料方面颇为讲究。”

“看来你是做过研究的。”司明远有点诧异。

迟南雪笑意渐深:“自然,我之前想要应聘江城的房地产公司时,就将这些都考虑过了。”

司明远伸出手,又下意识缩了回来:“过去聊聊。”

这一次,司明远并没有占据主动,迟南雪本就是迟家的人,她迎过去时,华茂家私的人一眼就看到了身后的司明远。

刘涵紧忙站了起来,对迟南雪笑得十分热络。

司明远就在后面静静打量着,迟南雪的一颦一笑都得体得很,三言两语,不仅将合作的意向表明,同样,刘涵简直是欣喜若狂。

“这……这也是司少的意思?”刘涵觉得这简直是从天而降的惊喜。

司明远微微笑了笑,颔首应了:“迟小姐可以代表天宸地产。”

迟南雪微微一怔,却还是含笑应了。

她和刘涵又补充说明了些情况,刘涵连连点头,神色也愈发凝重。

一番话毕,刘涵对迟南雪已经是赞不绝口了——

“好,迟小姐放心,我们自然会尽力而为,具体细节之后我也会尽快拿出方案来,我很荣幸能够和天宸地产合作。”刘涵沉声道,对迟南雪伸出手来。

迟南雪笑意渐深:“以后也有劳刘先生。”

“应该的,应该的。”

不远处,夏沐锋静静看着不远处的迟南雪,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身侧的迟晓晴。

迟晓晴和迟南雪……差得委实也太多了些。

“都不知道我姐姐怎么就和司少搭上线了,”迟晓晴不悦地喝了一杯酒,这才微挑着眉看向夏沐锋:“夏少,您可能不知道,本来今天她是要出个大丑的。她啊,连个像样礼服都没有,如果不是司少帮忙,估计就要穿着平常的裙子出来了。没想到她还真把司少勾上了……”

夏沐锋微微蹙眉。

他何尝不知道,迟南雪身上那条礼服是司明远花了多少钱拿到手的。

想到这里,夏沐锋淡淡道:“司明远对你姐姐也是用了心思的。”

“那可不是。”迟晓晴啧了一声,压低声音道:“不过夏少,您是不知道。我之前听说啊,我姐给司少下过药的。”

夏沐锋眉眼微闪:“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那种方面的药呗,之前我姐是一门心思地喜欢人家司少,司少对我姐姐一直爱答不理的,现在可好,不知道怎么就两情相悦了。”迟晓晴冷笑一声:“我爸还不让我问,要我看,这种不要脸的手段,就该公之于众呢!”

“你是从何处听来的?”夏沐锋喝了一口酒,压下心底的诧异,佯作平静地问道。

“从林小姐那儿。”迟晓晴对夏沐锋也是从不隐瞒,只笑着靠过去:“不过夏少啊,您对那个詹小姐不会是认真的吧?您之前不是还说喜欢我的吗?”

夏沐锋摸着她滑如凝脂的胳膊,淡淡笑了笑:“对你就不是认真的了?”

迟晓晴一怔,笑得更加妩媚了。

 

第十六章

林凝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迟晓晴,将手中的杯子放下了,径自走向迟南雪。

“南雪,你方便听我说几句话吗?”林凝轻声道。

迟南雪一怔,点头应了:“你说。”

“那个,司少一直在这儿……”林凝面露难色。

“怎么?”司明远神色微寒。

林凝紧忙摆手:“也不是,只是……我和南雪毕竟是闺蜜,司少在这儿,我说这些总归是有点不方便。”

迟南雪差点在心底笑出声来。

她看了司明远一眼,司明远偏开目光,松了口道:“我去后花园走走。”

林凝一直看着司明远的背影,直到司明远走出门去,这才松了口气:“哎……司少可真是,怎么将你看得这么紧。”

迟南雪淡淡笑笑,没应声。

林凝打量了一会儿迟南雪的神色,终于泄气地发觉自己什么都看不出。

她沉默片刻,方才小声开口:“南雪,我问句话你可千万别生气。”

迟南雪抬眼看她。

“你还喜欢司明远吗?”林凝轻声问道。

迟南雪一怔:“怎么?”

“不是,我也没有其他意思……”林凝紧忙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司明远对你和对旁人不一样,就算你是他公司的员工吧,可是他好几家公司,员工那么多,我也没见他对谁那么上心上意的。”

见迟南雪没有正面回答,林凝咬咬牙,沉声开口:“南雪,我不想瞒着你,我喜欢司少。”

迟南雪终于笑了。

像是看出了迟南雪眼底的讽刺意味,林凝苦笑一声:“我知道,你肯定会觉得我出尔反尔。南雪,我其实一直都喜欢司少,司少那么优秀的人,你问问江城有几个女孩子没喜欢过他?只是之前,你一直说你喜欢司少,我就安心帮着你了。可是现在,我觉得你对司少可能不是那种感情。如果你真的不是喜欢司少的话,我想司少值得更好的人。”

“你说的更好的人,是指你吗?”迟南雪平静地问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南雪,你这是将我看做什么人了……”林凝看起来简直是泫然欲泣。

有时候迟南雪看着林凝这样的女孩子,也会忍不住感慨。

如果自己是个男人,或许也会喜欢林凝这样的女人吧。

柔软,温和。

不管林凝真心如何,至少表面上,她看起来就像是温室里面柔弱无害的小白花,和自己截然不同。

然而迟南雪却终究没有心情哄着林凝,只是笑道:“你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林凝哪里能想到迟南雪这样的态度?

她微微怔了怔,这才露出三分不悦来:“南雪,你给我一句准话,你还喜欢司少吗?”

“如果我说喜欢,你会放弃吗?”迟南雪笑问道。

林凝咬牙:“你不能诓我……我觉得你根本就不喜欢他了。”

迟南雪忍俊不禁:“司少没有谈恋爱也没有结婚,如果你喜欢他,你不必考虑我的感受。”

“你这叫什么话,”林凝咬咬牙:“我之前好歹还一直在帮你……”

迟南雪还真就认真想了想,有点诧异地问道:“所以你是想让我也帮你准备药吗?林凝,那样的手段我第一次成功了,第二次估计就……”

“我没有!南雪你胡说什么!”林凝的情绪忽然激动了几分,引来了不少惊诧莫名的目光。

迟南雪微微一怔,刚想开口,就见林凝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后,匆匆解释道——

“司少,您不要听南雪胡说那些,她是糊涂了,她那天也是一时糊涂……”

迟南雪默然转过头去。

司明远静静站在身后,眼底划过一丝不耐:“还没说完?”

他虽然如是说着,却是看向迟南雪的。

迟南雪淡淡笑道:“恩,差不多结束了。”

“快散席了。”司明远平静提醒道。

林凝站在一旁,只觉得从未被忽视地如此彻底。

她微微咬住下唇,神色有说不出的不甘,却还是低声道了句歉,慢慢退了半步,再半步。

林凝知道,有些事情,终究是欲速则不达。

“林凝怎么会对那晚的事情如此清楚?”见林凝离开了,司明远看了迟南雪一眼,这才问道。

“她……”迟南雪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是我糊涂了。”

她没有提及林凝怂恿她下药的事情。

总归是半点证据都无的事情,说出来司明远也未必会相信。

“那天,你父亲也提起了这件事,是有人特别告诉了你父亲?”司明远蹙眉。

迟南雪疲倦地笑笑:“我妹妹说是林凝告诉她的。”

“林凝?”

听出司明远语气之中的怀疑,迟南雪只是平静地开口:“左右也是没证据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迟晓晴是不是在胡诌。”

司明远倒也没多问,只打量了迟南雪一会儿,这才道:“好,那我知道了。还有……你不必对我如此避之不及,我这个人向来公私分明。”

迟南雪心底一惊。

……

当晚,迟南雪有些辗转反侧。

她知道自己应当珍惜在天宸地产的机会,可是理智告诉她,她应当多防备司明远一些。

在司明远身边,她似乎总是很容易就深陷其中。

司明远的温和,司明远的回护,甚至是他的每一个小动作,都能让自己浮想联翩。

迟南雪知道自己没出息,可是很多事情就像是刻入骨髓的习惯,连喜欢都成为了一种习惯。

可她却再不敢赌。

司明远手中仍然握着那要命的视频,迟南雪从不曾忘,那段视频前世差点就毁了她。

想到这里,迟南雪微微闭了闭眼,下定决心给秘书发了一条消息。

很快,秘书的回复就到了:“公司的公章只有司少那边才有,明天晚上迟小姐可以去司少办公室用印。”

“司少会在吗?”迟南雪发出这一条,觉得心跳都跟着快了几分。

“应当不会,司少明晚在海城有个慈善晚宴,我会提前和司少请示,要办公室门禁的授权,迟小姐放心。”

迟南雪将这条回复看了几遍,这才心情复杂地垂下眸去。

只要拿到那个U盘,她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做出选择,不管是留下来还是离开,主动权就握在她的手中了。

没来由地,她想起今天司明远毫不犹豫的维护,想起他给自己提出的愿景,忍不住在心底轻叹了口气。

有时候迟南雪也觉得,她和司明远之间其实什么都有了,就是差着点缘分。

如果这些都发生在前世该多好,那时候她对司明远还存着满满期许,她不知道未来会发生的惨烈的一切。

那时候……所有事都还来得及。

司先生来日方长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司先生来日方长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司先生来日方长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