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在线阅读完整版《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

  • 时间:
  • 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晨露嫣然
  • 来源:zsy

(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在线阅读完整版《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

《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乔千柠君寒澈》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乔千柠君寒澈小说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推荐章节

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第4章 她花他钱了

“她怎么了?”君寒澈问。

左明柏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低声说道:“我去的时候,一个女人正撕打她。”

“女人?”君寒澈拧拧眉,关上了车窗。

“好像是她继母刘春娇。

”左明柏想了想,终于记起了那张脸。

当时二人结婚前,左明柏去查了一下底。

车从乔千柠身边过去的时候,她转头看了一眼。

从车窗外是看不清车里的,三年半来,她也没坐过他的车。

但是她知道他在车里面,这是第六感。

从此之后,不必再见了吧?

再见,君寒澈。

她抿抿唇,继续往前走。

“千柠,刘春娇那死女人又打你,我帮你打回去。

”安逸跟在她身后,铁青着脸撸袖子。

“然后她又去你家撕打你妈?”乔千柠淡然说道。

安逸是她亲表弟,小她一岁,念计算机系。

是这世间对她最好的人。

“她敢,我捶死她!”安逸挥拳头。

“对了,你来干啥?”乔千柠突然停下脚步,狐疑地看他,“今天又不是周末,是不是舅妈病又犯了?”

“嗯,你有没有钱?借我顶两天。

”安逸沮丧地点头。

乔千柠用手机给安逸转帐,然后把钥匙给他,“这是我新家地址,那里离医院近,你晚上累了就去那里住,应该是密码锁,你改好密码告诉我。

我懒得碰那些数字产品。”

“五万?你哪来的钱?房子你租的?”安逸震惊地问道。

“刚从一个老头儿那里坑来的。

你赶紧去吧,我要去上药,还要上课呢。

”乔千柠推了他一把。

安逸急了,追着她不放,“姐,你到底干什么了?卖肾了?”

“对啊,卖了六个肾!”乔千柠一头扎进了药店。

安逸的手机响了,医院催他交费,他跺跺脚,拦车离开。

君寒澈手机上有了转帐消息。

这张卡的关联还没取消,她的消费一直很少,甚至她还一直在打工,除了大额的学费之外,几乎没有动他给她的钱,这是第一次大笔支出。

他拧拧眉,把手机放下,拿起放在手边的日记本。

解剖图画得很细致,就连他那个地方也有详细的剖面图,海绵体、输精管……全都用不同的颜色画出来了。

他突然觉得每次在她身上时,她是不是都在脑子里把他给剖了一遍?

这种认知让他有些不悦,胡乱翻了几页后,一行小字映入他的眼中:活着,是敢哭,是敢笑,是敢怒,是自由。

“君总,晚餐在KK餐厅,需要我帮你叫女伴吗?”左明柏提醒了他一下今天的行程。

“不用了。

”君寒澈合上眼睛,淡然说道。

光从车窗缝隙里扑进来,他的样子显得格外冷漠。

车里气氛越来越冰冷。

左明柏明显能感觉到君寒澈心情不佳,识趣地没再出声。

转帐消息又一次跳出来,乔千柠买了一辆二手宝马。

她什么时候考的驾照?

君寒澈把手机往前掷,冷漠地说道:“取消关联。”

左明柏额上冒冷汗,把车靠边,捧着手机匆匆给银行客户经理打电话。

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第5章 你太太

乔千柠早就看中那辆车了,抵债车便宜,而且利于她装比。

她在学校里没有朋友,如果现在住回宿舍,别想过安宁日子。

住在新公寓是最好的办法,可那里离学校太远了,有一辆车方便。

她并不虚荣,而是不想让楚歆之流觉得好欺负。

没法子,狗眼看人低的事她经历太多了,必须想尽千方百计保护好自己,以便顺利毕业。

取到车,乔千柠回君家取了自己的东西,心情无比愉悦地开着车往新家而去。

路上她看到了刘春娇,她戴上墨镜,直接朝着刘春娇冲了过去,把刘春娇吓得哇哇大叫。

从后视镜里看着刘春娇滚落在路边的样子时,她爽得笑出了声。

当然了,她有卖身求荣的耻辱感。

但是后来又想了想,身体是什么?躯壳而已。

爱情又是什么?虚妄而已。

母亲曾经深爱着父亲,结果呢?父亲背叛活活气死了母亲。

她啊,这辈子都不想碰爱情那种狗东西!她只要腰缠万万贯,住在黄金屋,拥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赚很多很多钱,好好地生活。

至于和君寒澈的事,乔千柠想到他,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很不得劲儿。

她这是得了失婚综合症?

得了吧,鬼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想讨个老婆。

而她急需上学的费用,所以两个人凑和结了个婚而已。

她把车停到小区车库,双手握着方向盘,看着四周停满的豪车,突然眼眶一热,忍不住哭了起来。

若妈妈不死,她就能带着妈妈住进来了……

所以一定要活着,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活下去……

她慢慢地趴到方向盘上,瘦瘦的肩膀耸着,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出来。

那年,她经历过绝境,漫天飞雪里被人赶出来,十六岁的少女,发着高烧,光着脚,身上只有内衣和底裤,披头散发一身淤青,绝望地看着向她关紧的门。

那个晚上,若不是十四岁的安逸把她背回去,一口热水一口热水地喂她,一点点地暖着她,她一定冻死了。

都是人,为什么她是这样的命?

她越哭越大声,额头压在喇叭上,汽车一声一声地尖叫。

像那年瘦小的她站在雪地里发出的悲鸣……

你看,你看,你快看,女人果然需要车,需要房子,需要钱。

难受的时候能有一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尽情地哭。

“姐,你别吓我!姐!”安逸站在车外,用力拍车窗。

乔千柠抹了把脸,熄火下车。

安逸捧着她的脸焦急地看了一眼,把她用力地抱进了怀里,“姐,你可千万别吓我!你哭什么啊?是不是刘春娇那个死女人又去学校了?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弄死她。”

“弄什么弄啊!好好地上你的学,有出息一点!”乔千柠握拳头往他背上捶。

“哦,一定有出息的。

你放心!我女朋友都不养,我就养你。

”安逸下巴抵在她的头顶,闷闷地说道。

后面的车有人举着手机悄悄地拍照,昏暗的光线下,那人的眼神极为阴险。

K餐厅。

君寒澈解开西装扣子,神情淡漠地入座。

在座的都是君家人,每月一餐,跟来大姨妈似的,不让人缺席。

最坑的是,每一次都会有年轻的新鲜女人加入进来,就像点菜似的,等着他让他点。

“君总,听说……你结婚了?太太怎么不来啊?”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长发的大胸美女,托着腮,一脸妩媚地看着他,葱白的指尖轻轻握住他的袖口。

君寒澈扫她一眼,无比嫌弃的眼神。

女人瞬间就慌了,赶紧坐正身子,不敢再乱碰他。

突然他手机响了几声,几张照片传了进来。

昏暗的车库里,乔千柠和一个大男生紧紧地抱在一起。

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第6章 爱死他的浴室了

突然他手机响了几声,几张照片传了进来。

昏暗的车库里,乔千柠和一个大男生紧紧地抱在一起。

————————————————————————————

左明柏也收到消息了,匆匆几步走到了他的身边,小声问道:“需要我去看看吗?”

君寒澈眼神发凉,把手机反扣在桌上,端起了酒杯。

满桌的人都在朝他看,显然每个人都收到了消息。

“这个……是不是你太太呀?你怎么从来不带她出来呀,把她藏得那么严实,到底叫什么,在哪里做什么呀?”二嫂李佳故意问道。

“二嫂改行当包打听?”君寒澈站了起来,朝着李佳笑了笑。

唇角勾起的那一刹那,简直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这也是个好看到能颠倒众生的货!女人见了他,眼珠子就控制不住地往他身上滚。

已婚未婚,老少通杀!

二哥君之棠脸色一沉,重重咳了一声。

李佳反应过来,赶紧往君之棠怀里滚。

“老公,寒澈又要先走了。”

“寒澈不会连自己太太也看不住吧。

”君之棠讥笑道。

“向二哥学习。

”君寒澈又笑了笑。

是个人都能听出这嘲讽之意有多重。

君之棠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是个巴耳朵,怕老婆的典型。

李佳别看现在往他怀里滚,撒起泼来,那能引发海啸地震。

君寒澈丢了酒杯,起身就走,满桌的人没有敢拦他的。

砰地一声。

他摔了门!

“真的是他太太吗?”众人又举起了手机,在昏暗的光线下研究女子的模样。

他们没人见过她。

君寒澈领证的当晚只带她回去见了老太太和老爷子,连君寒澈的爸爸也没见着乔千柠,只听老太太过后形容她:转眄流精,光润玉颜。

李佳当时就上网搜了,那是洛神赋里的句子。

甄宓何等人物?史载的仙姿。

老太太把她的容貌与洛神并列,其美如何,可见一斑。

也对,君寒澈的女人,当然要有举世无双的美。

左明柏追了一路,没能追上君寒澈,他自己开着车走了。

君寒澈两天之间连续动气,实属难得一见的稀罕事。

左明柏猜测君寒澈要去找乔千柠,于是赶紧给乔千柠打电话。

这才签了离婚协议,就把男人带去了新住处,也难怪君寒澈面子上挂不住。

说不定,这三年半里乔千柠已经和人好上了?

乔千柠换手机号了。

既然与君寒澈结束了,她就得开始新生活。

公寓是80平的复式,楼上是她的卧室,楼下浴室有浴缸。

若说和君寒澈这三年半里最让她高兴的事,就是每天可以舒服地泡澡。

她九岁到十八岁就没能舒服地洗过澡,就算是大冬天,也有可能突然洗到一半花洒落下来的水变成了冰凉的水。

这是刘春娇干的好事,嫌她洗澡浪费热水。

后来为了避免感冒,她都是先匆匆接上一盆水再开始洗,往往还没等她把头发洗完,热水已经没了。

都记不清在冷水里冻哭过多少次,有一回来例假,她看着血顺着双腿往下流,差点没哭死。

所以,她爱死君寒澈家里的浴室了,想怎么洗就怎么洗,站着躺着泡着蹲着,热水畅快淋漓地从她头顶往下浇,热汽蒸腾中每寸毛孔打开,新鲜的花香漫室飘散……他有两回在浴室里就把她给摁着,就在浴缸里,在洗手台上。

没有爱情的夫妻,在这种事上也能挺合拍。

你要我给,你进我退,从小会看人脸色的她非常清楚,君寒澈喜欢她柔弱听话的样子,可是又讨厌她的柔弱听话,眼里赤白白的全是贪婪想要。

不管是装出来的,还是内心对于财富真实的渴望,她都装进她的眼里,让他看得清清楚楚。

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第7章 直接走出来了

不管是装出来的,还是内心对于财富真实的渴望,她都装进她的眼里,让他看得清清楚楚。

————————————————————

乔千柠就这么光光地从浴室里出来,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取下发带,让一头乌黑的长发滑下来。

一个哈欠打完,她拿到放在一边的烟盒,熟练地敲出一根细长的烟,点着了,慢步走到落地窗前。

隔着白纱,她看着满眼的星光,微微眯起了猫儿般的眼睛。

啪……

打火机的响声惊动了她。

乔千柠对这声音太熟悉不过了!

她飞快地扭过头,眼神直勾勾地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君寒澈。

僵立当场!

在他面前已经光过十四次,可是这一回不一样,她和他已经离婚了啊!既然离了,她就没有义务再讨好他了吧?

“你怎么进来的……”她双臂环抱,拧眉侧身,不悦地问道:“你别看了,转过去。”

呵,上午签协议,下午变了个人!抽烟,开快车,光着站在窗子前面……这哪是那只在他身下哼哼唧唧的小白兔?分明是只小白狼。

君寒澈往后靠,一手合上打火机,一手夹着烟,双瞳寒寒地盯着她看。

“你别看了。

”乔千柠撒了句娇,一脸难堪地往浴室走。

可是进去后又傻眼了。

她刚搬进来,不像在君寒澈的别墅,浴室的一切都有佣人准备好。

现在浴室里就一条她刚擦了水的小毛巾而已。

她在进浴室前就把衣服给扒尽了丢在外面了。

坑爹!

她摁灭烟,抓起毛巾挡住身体,飞快地往楼上卧室走。

毛巾只能挡住前面。

君寒澈转头看她,纤薄倔强的背,不堪一握的细腰,比例极佳的身材……这就是他当初一眼看中她的原因。

毕竟好看到让人无法忽视。

乔千柠回到卧室,匆匆换上纯棉睡衣,想了想,她又从箱子里翻出一件外套穿上。

当真是遮得一点风光都不外露。

下得楼,只见他还坐在那里,又点了根烟。

窗子打开了,冷风吹进来,烟味稍散。

“我这里什么也没有,没有水,没有酒,没有咖啡……”乔千柠走过去开门,小声说道:“还有,时间挺晚了,我明天还有课,你回去吧。”

君寒澈又拧了拧眉,眸中不惊不喜,还是一脸淡然地看着她。

真讨厌啊!

他到底要干啥?是不是给了房子又后悔了?她牛皮已经吹出去,让安逸假期在这里长住的呢!省了房租,还能让他在附近找份兼职。

“君先生,”她回到平常那副怯生生的模样,绞着手指走到他面前,楚楚可怜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呀?我改。

只是,昨晚你那个……我现在还挺疼的,改天好不好?”

君寒澈偏了偏头,拉住了她冰凉的指尖。

她的手一直很凉,无论春夏,像冰一样。

盛夏里握住的时候倒还有意思,到了冬天时,握着她的指尖就会无端有种怜惜感。

这么瘦,这么冷的一个小姑娘,为了钱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他,痛也好,不愿意也好,都是强挤着笑容躺在他的身边。

他之前确实有这样想过,但是现在想想,她每一次神游的表情还真的更像正在脑海里解剖他……

这是只小白狼啊,不是小白兔。

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第8章 我是真的疼

“坐下。

”君寒澈朝地毯上呶嘴。

坐你个大脑壳!

乔千柠在他脚边坐下,抬头看向他,依旧是乖巧的模样。

“君先生,有什么吩咐直说。”

君寒澈扬眉,拿起丢在沙发上的一本书递给她。

“念第十五页给我听。”

十五页?她翻开第十五页,小声念:腹股沟管是指腹股沟韧带内侧……

“声音太小了。

”君寒澈往后靠,两指夹着烟轻掸两下。

白烟袅袅。

这人脑子进水了?

乔千柠按着性子,声音大了一点点:韧带内侧半上方有一斜贯腹肌和腱膜的内隙,为男性的精索或女性子宫圆韧带所通过……

“声音小了点。

”君寒澈挺了挺腰,半眯着眼睛看她。

这是存心来刁难她啊,可她明天早上还有课!而且脸上还肿着呢,乔千柠突然烦不胜烦,跳起来骂了句:听不清就滚蛋!

一阵死寂!

乔千柠后悔了三秒,一脸视死如归地看向他。

君寒澈喉结沉了沉,嘴角突然慢慢扬了起来,“乔千柠。”

“嗯,你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赶紧走吧,等下我男朋友要来。

”乔千柠站起来,把书页抚平,轻轻地放到一边。

“男朋友?”君寒澈掐了烟,抱起双臂站起身。

他真高啊!绝对有1米88。

乔千柠仰头看他,她个头只及他胸前而已。

仰望他的感觉让她有些窒息,坚持不到五秒钟就败下阵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嘛……”她又软又糯地哼了一声,主动去抱他的腰,脸在他的胸前蹭。

她若记得没错,他其实一直不喜欢她主动碰到他,说不定等下就把她掀开了,拂袖而去。

又没坚持过五秒,君寒澈突然间握住了她的腰,直接把她拎了起来。

她就是这么瘦!

两只巴掌就能掐住她的腰,轻飘飘的像只精致的娃娃。

“君寒澈,我没义务再和你睡了。

”乔千柠急了,两条细腿用力蹬了几下。

“不需要你有义务,只需要我想。

”君寒澈又露出了他那近乎恶劣的笑意。

乔千柠算是看出来了,君寒澈他就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只要她住在这套公寓里,他就能想来就来!

“可你昨晚把我弄疼了!你是想弄死我啊?”她委屈地吼了一声。

房间里又是一阵死寂。

“不会让你死的。

”君寒澈抱着她往楼梯上走。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想把这只小白狼给吞了。

乔千柠真急了,她是真的疼。

君寒澈这个禽兽昨晚折腾了四次啊,四次!就算是块猪肉也被他杵出一个豁口了,需要恢复期!

“君寒澈……我是真的疼。

”她缩在他身下,突然呜咽了起来。

君寒澈滚烫的指尖捏着她的下巴,慢慢把她的脸抬起来。

一天时间,她完全把他的好奇心给招惹起来了。

之前三年半她就像只海绵一样,虽然有张明媚的脸,却总是软绵绵的,差点意思。

现在才是真正的她吧?能忍三年半,这丫头还真是厉害,够能忍。

“欠你一次行不行?”乔千柠睁着泪水盈盈的眼睛,抽泣着问他。

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离婚后老公又来烦我了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