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城府免费阅读 顾清城梁景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2019-07-10 17:42:49来源:ZW作者:唐颖小

主角叫顾清城梁景的小说是《城府》,它的作者是唐颖小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梁景,你那么生气,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在那儿吃醋吧?”我窝在他家客厅宽大柔软的沙发上,眯着眼睛,看着颦眉的男人,心头微动。他睥睨了我一眼,低低的哼了一声,起身一把将我揪了起来,直接丢到了门外,说:“我

城府免费阅读 顾清城梁景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城府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城府楔子

"顾清城,你成功了,从今往后,我们互不相欠!谢谢你,把这些年来,我对你的歉疚抹杀的一干二净!"婚礼开始前十分钟,于嘉禾将体检报告摔在我的脸上,透过镜面,我看到了他怒发冲冠的模样,脱了新郎服转身愤然离去。

我知他不爱我,无论是我暗恋他的那三年,还是我们相恋的那四年,他爱的一直一直都只是我最要好的闺蜜顾唯一。

从镜子里看着那扇紧闭的门,我听到自己,十分平淡的声音说着:"不客气。"

十分钟后,我扬着灿烂而又幸福的笑容,独自完成了一场繁琐的婚礼。

这大概是历史上最短,最诡异的婚礼。

没有新郎,只有新娘,不慌不乱,结婚进行曲依旧,连司仪的台词都一字不落的全部讲完,婚礼现场很安静,场面很尴尬。

我跟父亲站在会场大门口,他老人家的脸色很难看,离进场还有几分钟时间,我看着他发白的脸色,笑着跟他打趣,道:"爸,需要我让化妆师往你脸上抹点腮红吗?我知道你嫁女儿,心情不好,但这么冷着一张脸,不明事理的还以为我们在举行葬礼。"

"说来可真是好笑了,半个月之前,我妈的葬礼上,您的脸色还挺红润呢。"

如此一番冷嘲,父亲的脸由白转青,侧目冷冷看了我一眼,低哼了一声,说:"于嘉禾都走了!你这个婚跟谁结!你肚子里的孩子明明已经没了,还整出那么多事,这样有什么意思!"

我笑的十分从容,抬手摸了摸自己梳理整齐的头发,回道:"挺有意思啊,总比你跟朱阿姨偷偷摸摸的要有意思多了。"

这个生我养我二十余载的老男人,愤愤的瞪视了我一眼,用力的甩开我的手,同样转身离我而去。

我知他其实并不喜欢我这个女儿,更不喜欢我的母亲,可惜他向来就是个吃软饭的,用现在流行词汇来形容,他就是个凤凰男,还是个不知好歹的凤凰男。

时间到了,结婚进行曲开始响了,我伸手想要推开门,于嘉茹拉住了我的手,她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担忧,摇了摇头,说:"清城,算了,我哥去机场了,这婚别结了。"

"他不在,一样能结。"我冲着她勾了一下唇,推开了她的手,转身毫不犹豫的推开了大门。

灯光打在我的身上,婚宴厅里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将目光锁在了我的身上。我踩着红地毯,一步步往前行,除了结婚进行曲,没有任何声音。

台子的正中间放着广告牌的人形,是我让人按着于嘉禾真人的尺寸做的,此刻就摆在台子上,伸出一只手,面带着微笑等着我过去。

等我走到台上,很多人看到忽然出现的'新郎'都不由瞪大了眼睛,随后便传来了一阵阵窃窃私语的声音。站在一旁的司仪,明显是有点尴尬,但他必须具备专业素质,这位婚礼主持小有名气,当初我去找他的时候,他也曾拍着胸脯对我说过,无论多特殊的婚礼现场,他都能主持。

我想他应该做梦也没想到,他有生之年能够主持一场跟人形牌结婚的婚礼,看着他冒冷汗的样子,心说,傻了吧,那么牛逼,就请活跃一下气氛吧。让我的婚礼越热闹,越精彩,越好!

结婚誓词,我替他说我愿意,亲自替他给我戴上结婚戒指,然后说一句我爱你,我甚至还跟'他'接吻了。

这种诡异的婚礼,就算再有八卦心理的人,也坐不住,程序走完之后,没一会下面的宾客就开始纷纷离场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偌大的宴厅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看着这些精心的布置,我笑了。

我终于把自己嫁给于嘉禾了,当然,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顾清城,祝你新婚快乐。"梁景走到我的面前,挂着浅淡的笑,拿了个红包给我。

我抬眸扫了那刺目的红色一眼,目光对上他的眼睛,轻轻一笑,挺起了背部,伸手将那只红包取了过来,说"我们合作愉快。"

……

城府第一章:情人节

两年后……

2011年,八月六号,七夕情人节,这是我跟于嘉禾结婚之后过的第二个传统的情人节。

这种节日在已婚人群里已经嫌少有人在意了,情人节,情人节,看字面意思也知道了,跟情人过的节日,家里的黄脸婆算不得情人,连买束康乃馨都嫌太贵,更别提什么精心准备的礼物了,那是小三才有的待遇,正宫想都别想。

小门面加装修简陋的面馆没什么客人,距离闹市区也远,周遭除了一间不挂星级的宾馆,就没什么娱乐设施了,窗外时不时会有情侣走过,腻腻歪歪的,完全不把大街当做是大街。我挑了个背对着窗户的位置,独自一人专注的吃着面。搁置在桌子上的手机,一直都没亮过,自打两年前被自认为最好的朋友背叛过,这两年在交友方面,就变得寡淡多了,从不交心。

唯一交心交肺的好朋友,在这种节日也热烈的扑向了男朋友的床,毕竟有些方面我一个性取向十分正常的女人是给不了她的。

婚后,第一个情人节,于嘉禾是在纽约过的,顾唯一在那进修学习。他拿捏着时差就过去了,到了之后,我便收到了一张自拍的合照,亲昵之极,发送消息的人,就是顾唯一。手段很拙劣,但很管用,总能够轻易的波动我的情绪。

而今天是第二个,我去了他们背着我共筑的小家,高档小区,进来的也不容易,在单元楼前的花坛上坐了下来,将手提包垫在屁股下面,高高的仰起头,看着七楼的位置,这个地方简直就是给我量身打造的,离路灯远,背后是一颗叫不上名字,枝叶繁茂的大树,将我整个人隐在黑暗中,不让人轻易看到。

握在手里的手机震了震,我低了头,转过手机,点开信息,屏幕上便出现了一大束蓝色妖姬,还有一条钻石手链,很漂亮,非常符合于嘉禾的眼光,不过还是缺少新意,颇有一种任务性质。学生时代的于嘉禾还是挺浪漫的,送礼物方面总是新奇的很,能让你惊喜连连,怎么年纪大了,连花花心思都懒了?对象不是他最爱的人吗?连最爱的人都懒得花心思了吗?

不知为什么,原本低落的心情,在这一刻忽然好了起来,顺手就给她回了个信息,"我老公的品味还不错。"

信息刚一发出去,一个陌生的号码就跳进了屏幕,手机很欢快的响了起来,在安静的小区里唱着'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这铃声还是我看了一期非诚勿扰之后换上的,旋律和歌词都符合心境,当时一时兴起就换上了。

我是个很懒的人,一旦用上了,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去改变的。

我静静的欣赏了一下这段铃声,等第二次'可惜不是你……'响起的时候,我才把电话接了起来,顺便站了起来,拿起了手提包,转身原路往小区大门走。

"梁先生大概在一个小时之后落地S市国际机场,请您务必提前半个小时去候机,梁先生最近工作很繁忙,不喜欢等人,提醒你千万不要撞在枪弹上。"电话那头的人用十分生涩的中文,一字一句的说着。

梁景作为一个老板,是属于那种心理特变态的品种,老是喜欢做一些让人很为难的事情,比如说他在伦敦的助手ARNO,明明就是个纯种的英国人,并且从未接触过中国文化,明明他自己的英文水平极好,口语还有一股牛津味,可他总是喜欢跟ARNO说中文,最后闹得这个洋鬼子不得不去上了中文班,到现在也能够流畅了说些中文了。

起初跟他接触的时候,蹦出来那几个字,简直能让人笑掉大牙。

挂了电话,我盘算了一下从这里到机场的时间,如果运气好不堵车,整个过程畅通无阻的话,开快点应该能在他出机场之前到达。可恰恰他回来的真不是时候,情人节!从这个路段开出去,都有可能堵车!

果不其然,当我急匆匆跑出去坐上车子,开了不到一公里就开始堵车了,原因得归结于当地车主的素质,乱停乱放,不管别人死活,结果有个缺心眼的人,硬是开过去蹭了,正巧那车主回来见了就把人拦下来了,最后就演变成了大堵塞。

后面的车子一辆接着一辆,小区周围的路窄。我也是想着抄近路走,完全没想到这种时候有那么多人跟我一样想抄近路,结果这会就被堵死了,我的位置有点尴尬,不上不下,想往另一条路走也不行,进退不得。

整个小区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喇叭轰鸣声,可人家的车子蹭了是大事,正吵的热火朝天,谁管你有没有急事。

我是完全放弃了,坐在车里等着时间过去,大约堵了有半个小时,才通过交警的疏导,车子终于是一辆辆动了起来。

算上堵车的时间,我用了一个半小时才到机场,中间梁景一个电话也没打给我。

他的手机卡老是换,我便从来也不记,每次要联系他会主动打给我,而且我也是牢牢谨记他跟我说的话,他说过,不要主动给他打电话,也不要试图去主动找他,有事他会找我,弄的很神秘的样子。

城府第二章:变成墓碑,也是我的

那晚,我几乎把整个机场都找了个遍,也没看见梁景的影子,最后不得已才打给了ARNO,结果他在电话那头说了句:OHMYGOD,梁先生没有告诉你,他已经先去酒店了吗?

我气的不清,但对着梁景毫无办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我主子,得罪不起,来了我得好生伺候着,走了我还得洒泪欢送期盼着他下次光临。以工作私心来讲,我很希望梁景能一直留在S市,这样我就有强大的后盾,不用一个人面对那群豺狼。但以单方面情感来讲,我希望他滚的越远越好。

回到家已经夜深了,开门进去,迎接我的永远是黑暗,无论我回来多晚,无论我回不回来,都无人问津,这个家是我自己的。于嘉禾在结婚一个星期之后过来收拾东西时,就这么对我说过,他说顾清城这只是你一个人的家,不包括我!你用这么拙劣的手段跟我结婚,就别妄想我是你的。

折腾那么久,到底是累了,摸着黑回到主卧,重重的将自己甩在床上,却意外压到了人!顿时睡意全无,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迅速的开灯,等看清楚床上躺着的人时,让我颇为惊讶,他看起来在这已经睡了有一会了,被吵醒很不愉快。

距离于嘉禾回家已经是上个月的事情了,在这个家里他仅仅只留了几套衣服,还是他最不爱穿的,所以其实他从来也没打算跟我过日子。左不过在他母亲面前才会我跟装模作样的好像我们关系还不错。

据我所知,照现在这个点,他应该在橡树园顾唯一的床上,跟她水乳交融,你侬我侬。既然顾唯一都回来了,他没可能会过来找我,这样忽然出现,不同寻常。

我坐在床上死死瞪了他半天,一时之间难以回神,直到他忍不住睁开眼睛,皱起眉头。侧头,语气刻薄的说:"看什么?看了那么长时间,还看不够吗?"

说完,他便坐了起来,伸手拿了床头柜上的烟,取了一根抽了起来。看清楚他脸上那种厌恶的表情,我才收了心神,爬下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坐在床边,一一取下我手上的戒指和手表,语气淡然的问:"有事跟我说?"

他看了我一眼,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惊讶,随后笑了笑,道:"不错,这两年进步挺快,脑子也聪明了,倒是不用我费力气了。"他讲话的语气依旧含着一点讽刺,带着对我无尽的讨厌。

于嘉禾很讨厌我,在他眼里,我不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或许在很多人眼里,我就是那种'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女人,人家一对本就相爱的情人都跪在我面前衷心忏悔,苦苦哀求,期望我成全,在旁人眼里,聪明的女人就应该选择放手,成全他们,也放过自己,给自己留着一种叫做尊严的东西。毕竟他们认错的态度足够诚恳,毕竟这个人男人从头到尾就没爱过你,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才是阻碍人家的石头。

而我却选了一条偏执的路,执意拆散了他们,跟一个深爱着别人的男人结婚。

知情的人都对我很失望,如今我独守空房两年,孤立无援,亦没有人同情我,在别人眼里,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的。是我逼着他娶我,是我愚蠢的要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跟自己绑死在一块,让一个错误继续延续下去,让所有人都痛苦,还没有半点好处。

我就是这样,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着得到,更何况这个别人是顾唯一。我昔日的好姐妹,我老爸情人的女儿。

我笑了笑,脱掉了身上黑色的西装外套,回他:"都是你的功劳,再不学点城府,怕是被人买了,还会开开心心帮人数钱呢,是吧?总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被你们耍着玩,还乐呵呵的以为她全心对我好,你全心爱我。再说了,你应该也不希望自己的老婆,是个那么愚蠢的角色吧。"

话刚说完,一个软枕就丢了过来,我没挡着,任由它砸在脸上。再顺手接住,在原来的位置放好。

"别用老婆两个字来恶心我,除了一张没用的结婚证,你什么都不是。"

看着他厌恶的神情,我笑了,"都两年了,还不习惯?不习惯也没事,我们时间还很长呢,反正我身体健康的很,没个几十年死不了,于嘉禾原配这个头衔,等我变成一块墓碑了,也还是我的。"不理会他已经铁青的面色,拿了换洗的衣服,便进了卫生间洗澡。

很累,实在没什么心思跟他斗嘴。人心就是这么矛盾,独自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大床上时,总期望着他能来,就算呆在一起很不开心,也希望身边有个人;可真的来了,这样恶语相向,我又疲于应付,希望他永远也不要来了。

两年了,我也只是占着名分,至于这个人,倒是没再去宵想过半分。

城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城府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城府小说全文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