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似寒霜)(顾远陆霜)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
  • 卿似寒霜蓼茸蒿笋
  • 来源:WXB

(卿似寒霜)(顾远陆霜)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卿似寒霜顾远陆霜》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卿似寒霜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卿似寒霜她的绝望

  “老爷,老爷!”刚从钦州出完外勤的顾远,一回家便看到了在城外别院守着陆霜的侍卫,焦急的向他跑来。

  “出什么事了?”顾远还来不及换下外衣,焦急的询问道:“不是让你守着她吗?”

  侍卫俯到顾远耳边,顾远听到消息后脸色大变。

  暗房逐渐被烛光照亮,借着昏暗的光线,悠悠醒来的陆霜才发现自己被一个形容枯槁的老郎中所救。

  “娘子的月事是否很久没来过了?”老郎中将一口汤药送到气若游丝的陆霜嘴边。

  陆霜反复回想,虽然不知道在暗房里究竟待了多少天,但这段时间,确实没有月事困扰着她。

  “你的意思,是我可能有孕了吗?”陆霜撑着虚弱的气息,出声询问。

  老郎中没有继续回答她,只是将碗里的最后一口汤药与陆霜送服,便起身准备离开。

  “老先生!”

  陆霜满眼噙泪,拼尽全力拉住了正欲离去的老郎中,苦苦哀求道:“老神医,您能不能帮帮我?这个孩子,我不能要!”

  老郎中看向陆霜,轻轻叹息了一声,便甩开她的手,转身离去。

  陆霜心中一紧,旋而低头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这个孩子不能留。

  连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更何况,她怎么能让一个标记着耻辱的孩子降世。

  陆霜还是感觉鼻头有些发胀,缓慢的抚上自己的肚子。

  “孩子,对不起了......”

  她不禁苦笑一声,取下床头的帷帐,挂上了头顶的悬梁,纱制的帷幔不似绞刑架,倒像极了大婚那天的帷幔。

  泪水早已打湿了她胸前轻薄的衣襟,她绝望的看向了高高垒起的椅子,双脚一蹬。

  “晗儿,娘来陪你了。”

  “陆霜!”

  就在她踢开椅子的那一刹那,门被人踹开了!

  是顾远来寻她了吗?不会的,他不会再来了。

  陆霜感到喘不过气来,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深夜,顾府。

  “老太医,请问……姐姐怎么样了?”

  陆茗薇指甲掐进了肉里,面上却是一副关切的模样。

  “陆姑娘,烦请代我回禀顾大人,夫人已脉象平稳,孩子也安然无恙,只是这几日需要多多休息,不得再像之前那般劳累了。”老太医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陆茗蔚感到头顶有惊雷震过。

  什么?这个贱人竟然又有孕了!

  老太医作揖离去,怔在原地的陆茗蔚,眼看着昏迷不醒的陆霜,眼里闪过不甘和恶毒。

卿似寒霜逃跑

  “茗蔚。”

  忽然,顾远顶着一双疲惫的眼睛,挑开了广寒苑的暖阁门,“她怎么样了?”

  “姐夫,你来了。”陆茗蔚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但还是迅速镇定一笑,“姐姐……姐姐刚才已经醒了,只是不肯说话。”

  顾远闻言微微有些发愣,但还是微微点头:“我去看看她。”

  “但孩子……”陆茗蔚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好像有点不敢看顾远的眼睛,“孩子已经没了……”

  “只要她平安就好。”顾远一顿,随后挑开了里间的帘子,径直向前走去。

  可他看到的并不是记忆中那个清秀可人的陆霜,坐在床上的,是一个脸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嘴角开裂,身上也瘦得变了形的陆霜。

  “霜儿……”陆霜看见顾远眼中看待待宰小猫一样的可怜神色,一记眼刀就向他杀去。

  “滚开。”

  “霜儿……我是来关心你的……”顾远的手抚上了陆霜的额头,却被陆霜用药泼了一身。

  “滚开。”

  “霜儿……”

  “你再不走,”陆霜不知从哪里找出一把锋利的剪刀,寒芒一点,挡在了两人之间,“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顾远从关切逐渐变成了恼怒和不解,他怒极指着她,吼道:“陆霜,是你水性杨花,与人私通在先,我已经待你足够仁慈了!你为什么连未出世的孩子,都要痛下杀手!”

  “顾大人的仁慈,是将我投在暗房,任人糟蹋吗?”陆霜的眼神依然冷如刀尖,扬唇一笑,“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留下这个野种?”

  “他是野种?晗儿就不是野种了?你为了晗儿那样和我对抗,却连让这个孩子出生都不愿意吗!”

  “是!我不愿意!我恨不得根本没有怀过这个孩子!”

  顾远的胸口剧烈起伏,一怒而起,“你根本不配做一个母亲!”

  怒到极致,顾远怕自己再做出伤害她的事情,只能甩袖而去。

  是啊!像她这种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的人,有什么资格做母亲呢?

  陆霜委顿下来,整个人毫无生气。

  “姐姐也别跟姐夫置气,”陆茗蔚端着一碗药,款款的走了进来。

  “他害了你。”陆霜轻叹一声,反握住茗蔚的手:“也害了我的两个孩子。”

  “姐姐!你的孩子……”陆茗蔚压低了声音,伏在陆霜耳边说:“太医说,你的孩子保住了。”

  “是吗......可这个孩子生出来,也是个没有父亲的野种。”陆霜嘴边泛起一阵苦涩:“他不该来这个世界。”

  “我可以帮你逃出去!”陆茗蔚殷切的看着陆霜:“我已经打点好了,趁现在姐夫不在,你一路向北逃,门外有个马车会送你回钦州。”

  “姐姐,难道你还想被送去当船娘吗?”

  “那你呢?”陆霜的内心被触动了一下:“我走了,你怎么办?”

  “姐夫不会为难我的,到时候我再想法子逃了。”陆茗蔚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抓住陆霜的手:“但你不能再坐以待毙了,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都要坚强一点啊!”

  陆霜感觉眼睛有些发酸,她起身走向北边敞开的小窗,陆茗蔚为她披上了一件素色大袄,陆霜回头看了一眼自己住了两年的广寒苑。

  这曾经的甜蜜窝,现在竟成了要杀她的魔窟!而那个手握镰刀的刽子手,竟是自己曾经最深爱的男人。

  “或许......是该走了。”

  她翻过小窗,再也没有留念,朝着北边狂奔而去。

  陆霜一路跑到了茗蔚说的那个小门,却没有见到什么马车。

  忽然,一个道寒芒直冲她的面门而来。

卿似寒霜温牧

  那速度太快了,才不过眨眼时间,剑已经几乎快要挑破陆霜额前的肌肤。

  令她吓得紧闭双眼,可是,预料中的刀光剑影并没有落下,那个行刺的刺客,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一箭射穿了脑门,鲜红的血喷了陆霜满脸。

  “啊!!”陆霜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一个青衣男子拦腰扛起,走了好长时间才放下。她哆嗦了许久,才稍微镇定下来。

  “你……你是……”陆霜竟觉得这个救她的人,似乎在哪见过一样。

  那人腼腆的笑了,“我是温牧,那年上元灯会,有幸买到姑娘一副画,惊为天人!”

  陆霜的心忽然猛烈的抽动了一下,上元灯会,那是她和顾远相识的地方。

  那一年,她才刚满十岁,却早已以钦州才女之称名扬天下。

  她蒙着面纱,在众多宗亲贵胄的围观下,专心的画着一幅画。山水相依,白鹤啸立。那是她喜爱的元素,画稿刚成,众人的喝彩就让她羞红了脸。

  紧接着是众人竞彩头,她听到有人要拿“画仙”鹤隐山人的画同她交换,也有人扬言要带她游遍名山大川。

  可印象最深的,是嬉闹的人群中,窜出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

  “我要娶这个神仙妹妹回家,给她盖一个视野开阔的广寒宫,让她在月宫画一辈子画!!”

  陆霜听了这话只觉得两耳嗡嗡,只好羞着跑去看了花灯。谁知在御街上,又再次看到了那个扬言要娶她的少年郎。

  他说他叫顾远,要她等五年。

  可这等待换来的,却是让她任人蹂躏、受尽折磨的丈夫,和无辜横死的晗儿。

  善解人意的温牧好像看穿了她的心事,悄悄打开了自家府门,温柔的问道:“要不,还是先进来梳洗一下吧?”

  朴素利落的小院,极少的管家佣人。一切的去繁求简,都让陆霜感到莫名的安心。

  温牧笑着在小桌坐下,“孤男寡女,你若是介意,我明日再来。”

  “我还有什么可介意的。”在顾府和暗房发生的一切一股脑涌入了陆霜的脑海,不禁苦涩一笑,“倒是你,别让你家眷误会。”

  温牧听到她这一句,反倒捧腹大笑起来,“我哪有什么家眷,这府上除了这些丫鬟嬷嬷,就只有我一人。”

  上元一见,他的心,已经被那个画画的少女牵走了。这么多年来,他的眼里再也容不下别的女子了。

  “叨扰了。”陆霜终于转过了身,抬头看着那个救她的人。

  “等等……”温牧忽然一拧眉,盯着她的额头眉色发冷,“这是怎么回事?”

  陆霜反应了好久才想起,连着被撞两次,自己的头上应该是个疤才是,赶忙遮住,脸红道:“不过是原先府上弄出的伤痕……”

  身边的温牧却无法冷静,紧盯着陆霜的眼睛,似乎要将她盯化了一般。

  “我听说顾家那小子很是喜爱你,才放心的眼看着你嫁给他”温牧指着她的伤疤道:“结果呢?他就是这样宠爱你的?”

卿似寒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卿似寒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卿似寒霜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