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唯有相思不可说)(夏侯欣儿宇文澈)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2019-07-11 17:34:20来源:WXB作者:澈心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唯有相思不可说》的小说,是作者澈心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唯有相思不可说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初识,他是风华绝代不受宠的皇子,她是先帝御赐的未来皇后。她举家之力助他一步步登上帝位,换来的却不是帝后的恩爱,而是族人被屠的厄运,就连孩子也被当作他宠妃的药引……恩断义绝,她心碎离去。他幡然醒悟,爱恨与否,她都已溶入他的骨血。澈澈倾心乱江山,唯有相思不可说

(唯有相思不可说)(夏侯欣儿宇文澈)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唯有相思不可说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唯有相思不可说第6章活胎药引

  宫中的人都是七巧玲珑心,看出皇上的意图,连忙跟进殿抢着照顾夏侯恬儿。

  都说人走茶凉,可这人还没走呢,茶就已经凉了。

  就这样吧,只要还能活着,就随他们去吧。夏侯欣儿仰头望着只剩下繁花热闹的庭院,却是弯起唇露出灿烂的笑,掩饰住内心的荒凉。

  凤鸣宫主殿。

  御医们手足无措,跪在殿门口惶惶不安,“淑妃娘娘中过寒毒,恐是寒毒未清又染上风寒,导致寒毒入体,恐有性命之忧。”

  他们都是当今最高明的大夫,却治不好小小的风寒,为了项上人头,只好拿曾经的寒毒说事。毕竟淑妃是为了给皇上解情毒才身染寒毒。

  宇文澈想起半年前,先帝新丧,新皇尚未行登基大典。他中了情药不得不跑到御花园的冰洞中,想用洞内的极寒之气抵御情毒,却不抵药性昏迷。

  醒来时,夏侯恬儿衣裳不整的坐在身边,她说自己用身体帮他解了情毒,但是又担心怀有身孕,便会落人话柄,让世人知道新皇孝期渲淫,是无道昏君。

  宇文澈当时脑子还不太清醒,只下意识的指了指冰洞上方说寒果可以不孕,夏侯恬儿竟然想也不想的摘下一个吃了。

  寒果乃是极寒之物,内功深厚的成年男性尚难抵药性,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当即冻的浑身发抖,脸结冰霜。

  “区区寒毒恬儿受得了,皇上,您不用为恬儿担心。”她缩在他怀里里,明明冻的话都说不清,却仍保持微笑。就像霜打的野花一样,柔弱却又坚强的寒风中绽放。

  宇文澈感念她对付出,只好将她留在身边,用极阳内功配合药物替她驱毒。

  “皇上,国师大人来了,他说有法子救淑妃娘娘。”内侍总管在门外说道。

  “快传!”宇文澈激动的坐起身。

  国师,也就是夏侯欣儿的叔父夏侯琰,他本是武将,但是在攻下西藩完成大周一统之后,解甲入道,做起了占卜观星的国师,仙术竟不比那茅山道士差。

  几次预测都极准,为大周的昌盛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深得举国上下的尊敬。也因为入了道,从族谱中除了名,这才成为夏侯家唯一未贬之人。

  他一甩拂尘,说:“要救淑妃,必要有紫河车方可痊愈。”

  “那还不快去找。”

  “紫河车易找,但是有亲缘关系的却罕见。淑妃生母刘氏是孤儿,生父夏侯瑾膝下唯有一女怀有身孕,只是……”夏侯琰说到这里停下来,只拿一双眼睛定定的望着宇文澈。

  宇文澈沉吟片刻,喉结艰难的滚动了下,方说:“你是说要救恬儿,就必须要皇后的腹中胎儿。”

  “需活胎。”夏侯琰说完便低下了头。

  “活胎?”也就是不能用药,只能让夏侯欣儿生下健康的胎儿给淑妃做药引。宇文澈一个男人都不由的心惊胆战。

  “这太残忍,不行,叔父,皇上,就让恬儿死吧,恬儿不过是个庶女,能用我的命换皇上国泰民安,恬儿已经知足,万万不可伤害姐姐腹中的胎儿。”

  夏侯恬儿捏着帕角伤痛欲绝的哭了起来,“长亭表哥已经死了,这是他唯一的骨血啊。”

  此话一出,无异于诛心剑刺进宇文澈的心里,他面色倏地冷沉,冷冷的说:“请国师速去准备配药。”

  说完,他大踏步的出了殿,径自往偏殿走去。

  夏侯欣儿平日喜欢舞刀弄枪,所以并不喜欢布置奢华的主殿,反而长住简洁的偏殿。她完全不理会主殿的热热闹闹,安生的坐着饮茶吃糕点。

  却没有想到,祸从天降。

  殿门突地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宇文澈领了大队人马站在殿门口,字定诛心,“伺候皇后娘娘服用崔产药。”

唯有相思不可说第7章剑出无归路

  崔产药?

  夏侯欣儿脑袋嗡地一声,“你要干什么?”

  “给皇后崔产,务必保证胎儿活着出生。”宇文澈再次下令,已有太监朝她走来。

  她怀胎才六个月,根本不到生产的时候。就算生下来是活的,也养不大。

  夏侯欣儿意识到危险,爬起身就往后门跑,太监们蜂拥而上,拦住她的去路。夏侯欣儿岂能如他们的愿,纵是大腹便便,身手亦比没武功的太监御医厉害,三招两式便将他们打倒。

  “皇后娘娘武艺高强,禁卫军,伺候娘娘用药。”

  竟然连禁卫军都用上了。

  夏侯欣儿武功不弱,但是大腹便便,耐不住无休无止的车轮战,她渐渐感到体力不支,扭住一个禁卫军的脖子,充作肉盾,得到短暂的喘息。

  看着殿门口冷眼旁观的宇文澈,“宇文澈,他是你的亲骨肉,才六个月,强行崔产根本活不了。”

  “给皇后服药。”宇文澈却好像听不到她的话一样,冷面如斯,再次下令。

  一个高大魁梧的禁卫军趁着她力竭冲上前,扳住夏侯欣儿的嘴,宇文澈亲自将一粒药丸丢进她的嘴里,迫使她吞下。

  夏侯欣儿脱力的跪在地上,药丸入口即化,她拼命的咳吐,吐的涕泪横流,却什么也没有吐不出来。

  腹内一阵绞痛,崔产药开始发作。

  夏侯欣儿害怕到了极点,她转眼瞪着宇文澈,目眦欲裂,“宇文澈,我恨你……啊……”

  好似有一双手,在她的肚子里大力揉搓,简直要把五脏六腑倒转。夏侯欣儿疼的惨叫出声,双手紧紧的捧住肚子。

  她知道这是崔产药起了作用,她的孩子就要快离开身体。“宇文澈,你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你会有报应的。”

  剧痛袭来,比之前在地牢里被竹篾扎指甲还要痛千万倍。

  身下有滚烫的液体像失禁一样涌出。她拼命的忍着,想要将这些液体装回身体里,可是它们根本不受控制,越来越多的液体混合着鲜血淌满地板,腥臭的味道弥漫了整个上空。

  她紧咬着牙关,一双眸子,因为充血变得腥红,绝望而又愤恨的瞪着宇文澈。

  后者背转身,面朝门外,明亮的光线笼罩在他身上。

  他极力的放空思想,将身后的惨叫声屏蔽。

  一阵风过,枝头上的梨花纷扬下落,他好像看到身穿白衣的女子正在树下,身如蛟龙,一把长剑舞的剑影如波。梨花纷扬,似漫天飞雪,与剑影交融。

  女子婷婷落定,纷扬的梨花受剑气影响仍在飞扬,将女子围绕其中,如梦如幻,似神女下凡。

  “这是不归剑法的最后一式,剑出无归路,一旦刺出必将两败俱伤,是上陈不敌之时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绝招,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使出。”

  女子缓缓回眸,盈盈眸光却不像剑法那样凌厉,像是缀了满天星子,与那漫天的梨花交相辉帅,美不胜收。

  夏侯欣儿,是你先背弃于我,就莫要怪我剑出无归路。

  宇文澈胸口一阵剧痛,飞身跃进梨花林,长剑生风,斩落满林梨花。

  “啊!”偏殿之内,夏侯欣儿强忍了无边的痛楚,死死的看着宇文澈离去的方向。

  强裂痛楚,仿佛要将她的身体撕开,痛的她已无法正常思考,只知道绝望的嘶吼。这样的痛苦折磨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随着哇的一声啼哭,彻底的消失了。

  夏侯欣儿涣散的眸光渐渐聚拢,她颤抖着手,刚想要坐起来抱一抱刚刚出生的的孩子。一股强力突地推来,将她推倒在地。

  母子连心,纵是知道那孩子已经活不成,她仍是强撑着,又一次爬起来,而孩子已经被人拿了布随意一裹抱出了偏殿。

  “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就是死,也要死在亲娘的怀里。夏侯欣儿努力的汇聚仅有的元气,强撑着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外跑,血顺着她的脚步,流了一路。

  “紫河车来了,还有气,快救淑妃娘娘。”嬷嬷将孩子交到一个御医手中。

  御医接过连脐带都没有剪的胎儿,眼睛一眯,拿起一把明晃晃的刀朝孩子的脖子划去。

  “我的孩子!”夏侯欣儿刚刚赶到,便看到这扎心的一幕,气血攻心,终是一头栽在地上,鲜血自身下涌出,如汩汩的山泉绵延四溢。

唯有相思不可说第8章只愿你安好

  “皇后娘娘血崩了!”

  不知是谁大喊一声,梨花林里高大的身影猛地僵住,转身朝凤鸣殿掠来。

  仿似从血水里捞出来的女子,躺在汉白玉砌成的地板上,长发像是张牙舞爪的水怪四散开来,映衬着一张瘦削苍白的脸如女鬼一般可怖。

  这还是那个英姿飒爽的将门女子吗?还是那个脉脉温情的名门闺秀吗?还是那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吗?

  宇文澈定定的看着地上的人儿,痛似万箭穿心。

  “欣儿!”他半跪在地,伸手想要抱起地上的人儿,突然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她的身体被血水浸透,没有一丝生气,看着这般了无生气的夏侯欣儿,他心底所有的怨与恨都消失了,只希望她能好起来,哪怕还怀过别人的骨肉。

  “快来人,快救皇后娘娘!”夏侯恬儿一声大喊。

  宇文澈猛然醒神,一把抱起地上的人儿,冲进了主殿。

  夏侯恬儿看着他那般着急的样子,美目露出阴毒的神情。

  夏侯恬儿来到宇文澈身边,说:“皇上,祸胎已除,再无东西横亘在你与姐姐之间,还请皇上宽心,先让御医给姐姐诊治,待姐姐醒了再诉衷肠不迟。”

  宇文澈听了这话,方才想起夏侯恬儿的寒毒,“恬儿,你身子尚未痊愈,先回宫养着?”

  “皇上莫要为臣妾担心,一切有叔父照料,恬儿已经无碍,就让恬儿照看姐姐吧!”夏侯恬儿打定主义,要趁这个机会彻底除了夏侯欣儿。

  却没有想到,宇文澈无比坚决,“皇后身体不适,凤鸣宫上下一片混乱,恬儿还是回自己的寝宫将养。”

  她虽是在和夏侯恬儿说话,但是视线却从未离开过夏侯欣儿。

  夏侯恬儿嫉恨不已,扑嗵一声跪于床前,抓着宇文澈的手说:“皇上,江山还需要您,请保重龙体,照顾姐姐的事,就交给臣妾,臣妾的命是用姐姐孩儿的命换回来的,那孩子虽不该来世,到底是姐姐的心头肉,臣妾该当跪守姐姐床前,请求她的原谅。”

  宇文澈却无动于衷,抽回自己的手,“来人,送淑妃娘娘回储秀宫将养。”

  “皇上!”夏侯恬儿声泪俱下,宇文澈却铁了心,着人将夏侯恬儿送回了她自己的寝宫。

  都说皇后无德已失圣心,却没有想到,小产之后却获皇上日夜守护,荣宠更胜从前。若不是皇上下旨说皇后需静养,凤鸣宫的宫门定要被前来探望的人踩塌。

  储秀宫,夏侯恬儿站在宫门口,痴痴的望着养心殿的方向。

  “娘娘,皇上已去了凤鸣宫,您还是别等了,早些歇息吧。”宫女秀珠上前,小声劝道。

  夏侯恬儿反手却是一耳光,“就你也配奚落本宫!”

  秀珠扑嗵跪地,重重捣头,“淑妃娘娘,奴婢没有奚落娘娘,奴婢只是心疼娘娘的身体,您寒毒刚刚痊愈,身子骨还弱着,莫要再染风寒,伤了自个。”

  “皇上不过数日未来,你就敢骑到本宫头上,顶嘴狡辩!”说着抬脚就要往秀珠的心窝上踢。

  “淑妃娘娘!”中气十足的声音突地在宫外门响起。

  原是国师夏侯琰到了,夏侯恬儿这才忿忿的收回脚。

  “滚下去吧!”

  “是!”秀珠听话的抱住头,就地往后罩房滚去。

  夏侯琰轻轻一甩拂尘,“娘娘何事动此大怒?”

  夏侯恬儿见宫人们都已退下,急忙说:“叔父,快帮帮恬儿吧。我几次提及祸胎,皇上皆无动于衷,他,他的心里还是只有姐姐。”

  说着,泪水就涌了出来,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淑妃娘娘莫要担心,臣已有妙招。”夏侯琰一甩拂尘,自他身后走出一个皮肤雪白,蓝眼高鼻的西域女子。

唯有相思不可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唯有相思不可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唯有相思不可说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卿似寒霜)(顾远陆霜)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篇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