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景煜衡顾云溪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景煜衡顾云溪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2019-05-22 14:31:02作者:落落漫安

一睡成瘾狼性总裁追妻忙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落落漫安原创小说一睡成瘾狼性总裁追妻忙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一睡成瘾狼性总裁追妻忙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一睡成瘾狼性总裁追妻忙免费阅读:新婚之夜,自己心爱的男人竟然与女助理在客厅里如胶似漆的缠在一起顾云溪怒不可遏但却怒不敢言,因为这是一场决定顾家生死的交易婚姻,同时也是一场决定顾云溪生死的婚姻顾云溪从十六岁就爱上了这个男人,到如今,已深入骨髓擦干眼泪,收起富家千金的性子,从零开始,婚内追夫爱到半途,在她以为就要获得他真心时,前女友悄然回国爱到末途

景煜衡顾云溪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一睡成瘾狼性总裁追妻忙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终生难忘的新婚夜

  婚房内,顾云溪坐在化妆台前仔细整理着身上的蕾丝睡裙,墨色长发披在裸露的香肩上,清纯又不失性感。

  今夜,她将成为景煜衡的女人,这个她从十六岁就爱上的男人,现在已经是她的合法丈夫。

  顾云溪的脑海中幻想着各种画面,本就绯红的脸颊像染了一层胭脂透红。

  “少夫人,司机打电话回来说少爷应酬完朋友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另外,老太太特意嘱咐我,让我带着下人们全都回老宅,今晚别院里只有您和少爷两个人。”

  刘妈离开之前特意来告诉顾云溪,她脸上别有深意的微笑,让顾云溪的脸颊红的能滴出血来。

  一想到景煜衡马上就会出现,顾云溪紧张地小鹿乱撞,连呼吸都变的急促异常。

  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景煜衡并没有出现。

  也许是半路堵车了,或者是汽车坏了,又或者是……

  就在顾云溪不断安慰自己的时候,终于听到楼下传来了动静,她一扫刚才的阴郁,一路小跑着奔下楼梯。

  她本该矜持地坐在床边等她的新郎,一起共度良宵。可是她的心一刻也不想多等,只想早一点投入那个温暖的怀抱。

  沿着旋转扶梯一路而下,顾云溪的脚步突然停在距离地面仅四阶台阶的地方。

  因疾走而染红的脸颊此时苍白如纸,十指死死得扣紧扶栏,身影在轻微得颤栗。

  酒吧柜上,一双修长的美腿紧紧夹在那个男人的腰上,上半身夸张得向后仰,她颈间密密麻麻的吻痕暴露在空气中。

  看到顾云溪时,叶纤纤的红唇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透着胜利者傲娇的姿态。

  她确实有傲娇的资本,因为现在和她缠绵悱恻的男人,是顾云溪的丈夫景煜衡。

  虽然景煜衡的身体被罗马柱挡住了大半,但是他的侧脸却清晰得呈现在顾云溪的眼前。

  叶纤纤是景煜衡的私人助理,平时打理景煜衡的一切。

  顾云溪没想到平时高冷的叶纤纤,竟然也有这么火热妖娆的一面。

  “衡,少夫人她……”叶纤纤双手抵在景煜衡胸前,想告诉他顾云溪就站在他身后。但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景煜衡一记狂肆的吻堵了回去,随后又迅速将她推开。

  叶纤纤的眸中闪过一丝愕然,很快就消失不见。

  “少夫人?谁都可以成为景家的少夫人,除了她,顾云溪!”他在惩罚叶纤纤,只因她提到顾云溪。

  “对不起,景董。”叶纤纤整理好裙子,并没有急着跳下酒吧柜。“可是您已经和她结婚了,如果顾小姐知道您在新婚之夜带我回来,应该会不高兴吧。”

  回答她的是景煜衡一记冷哼,他手持红酒杯慵懒得靠在柱子上,眼角的不屑和厌恶像一柄利剑,刺穿顾云溪的心脏。

  “她比她的父亲更加让我觉得恶心,你觉得我会让这样一个女人待在我身边一辈子?”

  景煜衡将一份文件递给叶纤纤,“明天一早交给她,我已经签字了。”

  啪的一声,顾云溪再也坚持不住,摔坐在台阶上,指尖被楼梯上的金属件划破,殷红的鲜血和她身后的囍字一样刺眼。

  景煜衡手中的文件是一份离婚协议书,他居然在新婚夜准备了离婚协议书。

  小溪,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嫁给我吧。

  一个月之前,景煜衡在游轮上向她求婚的画面,恍如今日。

  可是,在她们的新婚之夜,他却带别的女人回家,还提前准备了离婚协议。

  “煜衡,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她做的一个噩梦,一定是!

  顾云溪走向景煜衡,无助得攥着他的衬衣袖口。

  景煜衡是她这辈子认定的男人,即使所有人都说他不是她的良人,顾云溪依然义无反顾得嫁给了他。

  所以只要他告诉自己,是叶纤纤主动勾引他,那份离婚协议是个误会,顾云溪愿意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景煜衡用力甩掉顾云溪的双手,目光冷漠得盯着她。

  “顾云溪,收起你伪装的善良。既然你来了,那也不用等到明天早上了,签了吧。”

  景煜衡将离婚协议丢在顾云溪面前,目光从她布满泪痕的脸上移开。当看到她手上的血迹时,他的双眸涌现瞬间的复杂情愫,仅仅是瞬间。

  “为什么?既然你不爱我,为什么又要娶我?”顾云溪极力想控制住哭泣,可是眼泪却像奔溃的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个她打算用生命来爱的男人,正狠狠践踏着她的尊严。

  “你问我为什么?顾云溪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才对。你为了得到我,让你父亲雇人对付婷儿,把她从我身边逼走还不够,还将她毁容。”

  景煜衡突然出拳朝顾云溪袭来,顾云溪下意识闭上了眼睛,但是拳头并没有砸在她身上,而是砸在她身侧的罗马柱上。

  鲜血迸射出来,有几滴溅在顾云溪的脸颊上。

  景煜衡眼中的恨意,深深得在顾云溪心里扎根。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景煜衡让她去说服她的父亲,以顾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做嫁妆。

  为什么景煜衡要将婚礼从简,简单到没有婚礼,没有证婚人,没有宴席,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报复。

  “不是这样的,我爸不是那种人,他……”

  陆颜婷是景煜衡相恋三年的前女友,三个月前她突然离开景煜衡出国。

  “我不想听你狡辩!不要拿哄我奶奶那一套来哄我,立刻签字然后滚出别院!”

  景煜衡抓起沙发上的外套,脚步决绝得走向门口。

  “不要走……”顾云溪的声音很轻,带着小心翼翼的祈求,她害怕景煜衡从此走出她的世界。

  景煜衡的脚步停顿在门口,当他转身时,顾云溪看到了希望。

  “你希望我留下?你求我,如果你跪下来求我,我可以考虑一下,说不定还能让你多当几天景少夫人。”

 

第2章她嫌脏

  顾云溪扶着柱子缓缓起身,纤弱的身体此时看起来摇摇欲坠,她扬起下巴看向景煜衡。

  “对不起,我爱你。”这是她仅剩的尊严。

  顾云溪捡起离婚协议,在末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当顾云溪说出这六个字时,景煜衡的眸光凝缩,眼底的恨意消失了片刻。

  一阵电话铃声突兀得响起,景煜衡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按下通话键。

  “奶奶,这么晚打给我有什么事?”

  说完这一句,景煜衡沉默了许久,期间他的目光一直盯在顾云溪的身上。

  “我知道了,您放心,明天一早我就带她去看您。”

  顾云溪原本打算回房间拿外套,然后离开别院。但是,当她看到景煜衡改变路线朝她走来时,竟迈不动腿。

  绝对不能再对这个男人抱有任何的幻想,顾云溪在心底不断得告诫着自己。

  “顾云溪,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既然你费尽心机想爬上我的床,那我就成全你。”

  最了解景煜衡的人绝对是他的奶奶,她刚刚那通电话只表达了一个意思。如果景煜衡和顾云溪离婚,景泰集团所有股份自动划入顾云溪账下。

  景煜衡突然伸出右手扣在顾云溪的腰上,她来不及反应,额头就撞上他坚硬的胸膛。

  “景煜衡,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说完,顾云溪惊呼出声,视线从垂直变成了水平。

  顾云溪没想到景煜衡会突然抱起她,一想到他的手刚刚触碰过叶纤纤,顾云溪从心底觉得恶心。

  “景煜衡,你放开我!”

  “装什么装,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怎么,难道你也喜欢在这儿?”景煜衡动作粗鲁得将顾云溪摔在柜台上,强行分开她的双腿。

  “你、你无耻!你别忘了,我们刚刚已经离婚了,你不能这么对我!”

  顾云溪又羞又恼,她身上的睡裙实在太短了,此时的姿势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离婚?你有证据吗?”

  在顾云溪瞠目结舌的目光下,景煜衡将离婚协议撕了粉碎。没有公证过之前,这只是一份无效的协议。

  “现在,我是你合法的丈夫,你该履行你作为妻子的义务。”景煜衡的视线落在顾云溪胸口,精致的锁骨透着诱人的线条。

  不顾顾云溪的反抗,景煜衡俯身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

  “景董,还差百分之二的股份您就是顾氏集团的最大股东,对方已经同意把股份转卖,只差最后的签字了,要不要现在就替您安排?”

  叶纤纤低着头,目光盯着地上那一堆撕碎的离婚协议。

  “什么时候轮到你替我做主了?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去。”景煜衡并没有松开顾云溪,他的怒意从他的声音中就能明显感受到。

  “对不起!”叶纤纤倒退走了几步,直到和景煜衡拉开了距离,才抬起头转身离开。

  她的眼神如月光般冰冷、阴沉。

  除了刚才那个惩罚的吻,今晚的一切都是假的。然而,总有一天她会让这一切变成现实。

  顾云溪,你配不上景煜衡。

  婚房内,顾云溪被景煜衡丢在大床上的瞬间,用棉被将自己裹得结结实实。

  她不明白景煜衡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但她不会奢望,他是因为对自己有一丝感情才撕了离婚协议。

  “顾云溪你听清楚了,从今天起,你只有承受没有拒绝的权利。”

  景煜衡胸口的怒火因这句话一触即焚,体内急剧发酵的燥热使他口干舌燥。

  “你居然在酒里下药!”

  难怪刚才抱着顾云溪的时候,他的身体会起反应。

  “什么下药?我没做过,你别冤枉我。”顾云溪想起他刚刚喝了一杯红酒,而那杯酒是叶纤纤为他倒的。

  “真能装,心里明明迫不及待,却非要伪装成贞洁烈女,有意思吗?”

  景煜衡极力想控制情欲,但药效催发的很快。这样也好,这本来就是奶奶交给他的任务,并不是出自他本意。

  “不是我,是叶纤纤她……”顾云溪受不了他的冷嘲热讽,他可以不爱她,但是不能侮辱她。

  “顾云溪,你还能再下贱一点吗?别把自己做的肮脏事赖给别人,纤纤是怎么样的人我很清楚。”

  景煜衡用力扯掉顾云溪身上的棉被,眼底染上猩红。

  这一次,顾云溪没有再解释。因为她知道,不管她说什么,景煜衡都不会相信她。

  带着凉意的吻毫无预兆得落在她颈上,没有半点怜惜。

  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在绒毯上,晕出一朵水花。

  顾云溪,这就是你憧憬了许久的新婚夜吗?

  “别碰我,我嫌脏。”

  急促的吻停滞在顾云溪的锁骨,景煜衡撑起上半身,用阴沉的眸光冷冷得注视她。

  “是吗,很快我就会让你求我碰你。”

  顾云溪刚说出一个‘不’字,就听见景煜衡接着说道:“如果我没记错,你爸有心脏病。如果我现在把那百分之二的股份买下来,然后弄垮顾氏,你爸会不会气得心脏病发不治身亡呢?”

  顾云溪愤恨得瞪着这个男人,他不是她认识的景煜衡,而是一个恶魔。

  “求我,否则你很快就会回家办丧事了。”景煜衡努力克制着心底叫嚣的欲望,他坚信他对顾云溪的渴望仅仅来源于药效。

  “求你……”顾云溪紧咬着下唇,双手十指深深陷入掌心。

  “求我什么?”景煜衡扯掉她身上的蕾丝睡裙,目光像是在打量一件商品。

  “求你碰我,让我做你的女人。”顾云溪闭上了双眼,她不想让景煜衡看到她眼里的无助和软弱。

  “唔……嘶……”顾云溪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没有任何前戏和爱抚,景煜衡是想让她知道,他对她所做的一切是报复。

  一连五次,顾云溪终于承受不住晕厥了过去。

  昏迷之前,景煜衡告诉她,“你们父女伤害婷儿的账,我会从你身上慢慢讨回来。”

  当顾云溪醒来时,房间里除了她还有叶纤纤。

 

第3章特殊的翻译

  “景董让我把这个给你。”叶纤纤面目表情得将一盒避孕药递给顾云溪,在她离开房间时,被顾云溪叫住了。

  “你也……没事了,你走吧。”顾云溪欲言又止。

  “他没有让我吃药。”叶纤纤从她脸上的表情,已经猜到了她想问什么。

  她和景煜衡并没有真的发生关系,景煜衡又怎么会让她吃避孕药。

  但是她知道,顾云溪听完她的回答,心里一定不会好受。

  刘妈准备了丰盛的早餐,顾云溪却没什么胃口。

  “少夫人,少爷派车来接你去公司,已经在门外等着了。少爷他对您真好,连工作的时候也要把您带在身边”

  顾云溪刚拿起牛奶又放回桌上,内心苦笑脸上却没有任何表露。

  景煜衡是担心她回家通风报信,将他做的事告诉她爸,所以才派人接她去公司。

  说白了,就是想监视她。

  景泰集团是景煜衡的爷爷创立的,景煜衡用了七年时间将它打造成了真正的商业帝国。

  顾云溪深深吸了口气,走向前台。

  “你好,我叫顾云溪,请问你们董事……”

  “你怎么才来,客户已经等了你二十分钟了,快跟我来。”

  露雅是中德混血儿,凭着其独特的外貌和气质在景泰当了三年的前台。

  客户?顾云溪正想问清楚点,已经被露雅拽进了电梯。

  “你记住了,凌云辰凌先生是金帝城项目的负责人,景泰这次和法资合作十分重要。”

  “原来的法语翻译休产假去了,你今天虽然是第一天上班,但是代表的是我们景泰集团,形象很重要。”

  露雅上下打量了顾云溪一番,五官虽然无可挑剔,但顶着素颜来上班也太自信了吧。

  还有,米色竖领连衣裙搭配咖啡色高跟鞋端庄大方,但这披肩的直发也太中规中矩了。

  露雅拿出随身携带的口红和眼影,迅速为顾云溪化了个淡妆,又摘下自己的发饰,把她的长发盘在脑后,只留出耳边两缕。

  “嗯,现在看起来精神多了,虽然你起点高,但主要还是我手艺巧。”露雅得意得欣赏着自己的‘作品’。

  顾云溪从电梯镜面上看到此刻的自己,一时懵了。

  “那个,其实我是……”

  顾云溪知道对方认错人了,她犹豫着该不该告诉露雅,自己是景煜衡的新婚妻子。

  但一想到昨天的婚礼只有景、顾两家人知道,而且景煜衡明显不希望别人知道,所以她说到一半停下了。

  “你不用紧张,如果给我一个机会坐在凌云辰的身边,就算是死我也甘愿。”

  面对露雅的花痴,顾云溪不知道怎么才能解释清楚。

  后来她才知道,露雅之所以认错人是因为新来的法语翻译叫顾银曦,当时的情况又十万火急,她根本没时间核实顾云溪的身份。

  vip会议室,顾云溪被露雅推了进去。

  “董事长,这位是新来的法语翻译顾小姐。”

  董事长,景煜衡也在?

  顾云溪猛然抬头,恰好对上景煜衡深沉的眸光,她下意识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

  她又没做错什么事,为什么要低头?这样想着,顾云溪重新抬高了视线,但有意避开了那道炽热的目光。

  “顾小姐,请坐。”

  低磁的男性嗓音配上流利的法语,给人一种舒适感,缓解了顾云溪内心的紧张。

  不仅如此,凌云辰还绅士得帮她拉开身边的座位。

  难怪露雅会犯花痴,这个男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堪比韩剧男主角。

  凌云辰从小在法国长大,这次回国是为了和景泰集团的合作项目。

  “谢谢。”幸好顾云溪曾到法国进修过两年,对法语口语还算精通,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顾云辰刚要入座,凌云辰突然上前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

  突如其来的靠近让顾云溪慌神,双脚下意识后退,却忘了自己身后是办公桌的一角。

  就在顾云溪的腰撞上桌角之前,一只手绕到她身后抵在两者之间。

  顾云溪反应过来想道谢时,凌云辰执起她的左手贴近他的薄唇,动作小心而轻柔。

  顾云溪迅速抽回自己的手,局促不安得看向景煜衡,却发现他的视线盯着手上的合同。

  原来是她想多了,他根本就不在意,又怎么会有反应。

  “煜……景董,凌先生说可以开始了。”顾云溪硬着头皮开口,目光盯着桌面。

  “没想到你的应变能力这么好,知道我对你没感情,这么快就想攀附一个新的靠山?”

  景煜衡用的是商业口吻,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私人感情。

  顾云溪身形一滞,放在桌下的双手用力握紧。

  “顾小姐,景董他说什么?”凌云辰问身边的顾云溪。

  “他、他在向你问好。”顾云溪庆幸凌云辰听不懂中文,否则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顾云溪,我之前真是小瞧你了,谎言说的跟真的似的。一直以来在我面前装清纯很辛苦吧?这才第一天就当着我的面勾引男人,以后我岂不是天天都能戴绿帽子。”

  景煜衡依然是公事化的口吻,似乎他现在谈论的就是公事。

  在他看来,顾云溪出现在这里不可能是巧合,而是她故意设计的。

  “景煜衡,你别太过分!”顾云溪激动得站起来。

  “顾小姐,你看起来不太高兴,是景董为难你了吗?”

  对上凌云辰关心的目光,顾云溪只得再一次对他说谎。

  “不、不是,景董让我给他倒杯咖啡。”

  顾云溪端着咖啡走向办公桌的另一端,其实在话一出口时,她就后悔了。

  “景煜衡,如果你不想这次合作失败,就请暂时把我当成一名翻译,可以吗?”

  顾云溪并不想威胁他,但是他的那些话实在太伤人。

  “是床上的翻译吗?可你昨晚的业务水平不怎么样啊。”景煜衡突然扣住顾云溪的手腕,枚色唇瓣微微上扬。

  顾云溪又气又急,虽然他压低了声音,但不保证对面的人听不见,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他的魔掌。

  看到她愤恨的眼神,景煜衡先前的怒意才稍稍减弱。

  景煜衡并未发觉他只允许顾云溪的注意力在他身上,哪怕是恨他,也绝不准许她对别的男人献媚。

 

第4章你只是代为保管而已

  “顾小姐,需要帮忙吗?”凌云辰的视线落在顾云溪的手腕上,白皙的肤色此时因外力而变得通红。

  “不需要。”景煜衡先顾云溪一步,冷声回道。

  顾云溪怔怔得看向景煜衡,他的法语比她更标准。

  “顾小姐,真的不需要吗?”凌云辰追问道。

  顾云溪瞪大双眼转向凌云辰,刚才那句话他用的是标准的中文。

  一想到先前景煜衡侮辱她的话,凌云辰全都听懂了,顾云溪的脸颊比手腕还要滚烫。

  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时,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

  “不好意思景董,这位才是新来报道的法语翻译,那位……”露雅缩着身体站在门外,大气也不敢出。

  她身旁站着一个戴眼镜的女人,此时正目不转睛得盯着景煜衡看。

  顾云溪虽然很同情她,但是一想到自己可以离开了,紧绷的弦才稍稍放松了。

  “滚出去,她被解雇了。通知人事部,从今天起,这位顾小姐正式入职。”看到顾云溪瞬间惨白的脸色,景煜衡得意得扯开唇角。

  “是。”露雅暗自庆幸,幸亏她替这个叫顾云溪的女人打扮了一番,才让景董看对眼把她留下,不然今天被解雇的人就是她了。

  “顾小姐,我想请你共进午餐,感谢你帮我做翻译。”

  对于凌云辰的邀请,顾云溪第一反应是拒绝。但是一想到凌云辰走后,她就得和景煜衡单独相处,她立即答应了。

  “上班时间一律禁止外出,这是公司规定。”

  就在顾云溪起身的那一瞬间,景煜衡缓缓开口,她双手撑在扶手上,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如果我没有看错,现在应该是下班时间。”凌云辰再一次为顾云溪解围,像是打定主意要做顾云溪的护花使者。

  回国之前凌云辰曾调查过景煜衡,除了他那个已经失踪的女朋友,凌云辰找不出景煜衡其他的弱点。

  直到今天顾云溪的出现,他才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我的员工,我说了算。”景煜衡拽着顾云溪,离开会议室。

  车上,顾云溪缩在车门边缘,明显和景煜衡保持距离。

  她不知道景煜衡要带她去哪儿,又不敢问,只希望他能一直像现在这样闭目养神。

  他的睫毛很长,像天使的翅膀。狭长的眼角,坚挺的鼻翼,精致绝伦的像一件艺术品。

  微微蹙起的眉心,让她忍不住想伸手将它抚平。

  顾云溪十六岁那一年,随父亲参加一个酒会。

  所有人都在虚与委蛇得套交情,只有他,安静得躺阳台角落的躺椅上闭目养神,就像现在这样。

  那一刻,顾云溪就迷上了这张脸,以及他脸上的安逸。

  只可惜,她再也见不到他脸上的安逸了。

  “你看够了没有?”

  “够、够了。”顾云溪呆纳得回道。

  刚才她看得入了神,以至于景煜衡早就醒了也没有发现。

  顾云溪赶紧低头,掩饰自己滚烫的脸颊。

  “待会见到奶奶,你知道应该该怎么做。如果说错或者做错了,顾氏集团就会毁在你手里。”

  下车前,景煜衡不忘警告顾云溪。他本来打算明天才回老宅,可是就在刚才突然改了主意。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将手穿过景煜衡的臂弯,顾云溪微笑着和他走进宅子。

  景老夫人第一眼见到顾云溪时,就对她十分中意,如今顾云溪成了她的孙媳妇,对她更是疼爱有加。

  “小溪,你身体不舒服吗,这小脸怎么这样憔悴?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了,你说出来奶奶给你做主。”

  景老夫人心疼得拉着顾云溪的手,目光锐利得看向她身边的男人。

  “奶奶,你老实告诉我,当初我妈生我的时候是不是把我们两抱错了,她才是您的亲孙女?”

  顾云溪看着吃醋的景煜衡,突然觉得他很可爱,但一想到他是在演戏,她嘴角的笑容收了不少。

  “如果小溪真是我亲孙女,我才舍不得她嫁给你这种男人。记住了,你要是对她不好,就卷铺盖走人,景家的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景煜衡知道他奶奶并不是在跟他开玩笑,否则他昨天晚上也不会留在别院。

  “奶奶放心,我一定加倍疼爱小溪,让她早点为我们景家开枝散叶。”

  景煜衡的手上突然悬下一条项链,简单而奢华。吊坠是一个英文字母y,上面镶嵌着一颗稀有的紫钻。

  他突然绕到顾云溪身后,亲手为她戴上。

  戴项链时,景煜衡‘不小心’解开了竖领的扣子,顾云溪白皙的颈上暴露出密密麻麻的红色印记。

  顾云溪就是为了遮住这些,才特意选了这条裙子。

  只是她的注意力都在项链上,所以并未察觉到祖孙二人的目光交流。

  景煜衡什么时候准备的项链,是结婚之前吗?y是代表她名字中‘云’的首写字母吗?

  回去的路上,顾云溪好几次欲言又止。她想知道,这条项链究竟是不是为她而准备,却又怕听到否定的答案。

  “停车。”汽车在路边停下,司机被景煜衡叫下车。

  顾云溪莫名得感到紧张,她知道景煜衡有话对她说,而且是不能被别人听到的话。

  景煜衡突然欺近,看着下意识闭上双眼的顾云溪,他的嘴角溢出冷笑。

  “你不会以为我会吻你吧?除了生理需要,我对你没有半点性趣。”

  顾云溪瞪大双眼,如果此刻身体不是贴在车门上,她很有可能站都站不稳。

  景煜衡伸手握住她胸前的项链,目光柔和了许多。

  “我提醒你一句,你不是这条项链的真正主人,你只是代为保管而已。”

  顾云溪的身体抑制不住得轻颤,虽然她早就知道是这个答案,却还是忍不住抱有幻想。

  陆颜婷,颜字的大写字母是y,这是为她而定制的专属项链。

 

第5章她是我的女人

  景煜衡让顾云溪在半道下了车,让她自己走回去。

  在路上,顾云溪接到景泰人事部的电话,让她明天开始正式上班。

  她不明白,景煜衡既然不想让她当凌云辰的翻译,又为什么要让她去景泰上班。是因为这样更容易折磨她?除了这个她想不到别的理由。

  当晚,景煜衡没有回别院。听刘妈说他出差了,要明天才回来。

  第二天,顾云溪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听从景煜衡的安排。

  “云溪,你过来一下。”

  刚走进大堂,顾云溪就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露雅把她拉到卫生间,“恭喜你入职,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报答我,今天晚上八点云沉酒吧不见不散。”

  不等顾云溪回答,露雅已经回前台了。

  如果不是她认错了人,顾云溪也不用到景泰来上班,也就不用担心遇到景煜衡了。

  翻译部门的工作本来就不多,顾云溪一整天除了整理文件就是发呆。

  “小溪,你有没有时间,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法国餐厅,不如我们一起去吧?”

  李逸飞的办公桌在顾云溪的对面,一米八五的大男孩憋红了脸才说完整这句话。

  “不好意思,我累了想早点回家休息。”

  顾云溪知道他没有恶意,她只是不想伤害别人。

  刚走到地铁站,一辆机车停在顾云溪面前,开车的竟然是露雅。

  此时的她和上班的时候完全不同,化着浓妆,穿着露脐皮衣套装,踩着过膝长靴,性感而有个性。

  顾云溪原本想推掉与她的约定,但露雅不由分说将她押上了机车。

  云沉酒吧,时间还早所以客人并不多。

  “你知道吗,听说今晚凌先生也会到这儿来,我第一次在公司见到他,已经爱他爱的无法自拔了。”露雅的花痴病又犯了。

  “哪个凌先生?”顾云溪漫不经心得问道。

  “凌云辰啊,你昨天才见过他。”露雅起身去卫生间补妆,让顾云溪在吧台等他。

  一个熟悉的人影朝吧台走来,顾云溪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儿遇到李逸飞。就在她尴尬得不知所措时,视线被一道黑影挡住。

  凌云辰突然出现,拉着她走进不远处的包间。

  “你……”顾云溪刚想离开,却突然止步了。

  银色的短发配上酷炫的耳钉,如黑曜石般澄澈的双眸上画了精致的眼影,唇角倾斜,挂着一记桀骜的坏笑。

  “顾小姐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凌云辰故作伤心得说道,且他用的是法语。

  “是你?我差一点认不出来。”顾云溪歉意得微笑,但这也不能全怪她。

  两天前她见到凌云辰的时候,他穿着一声西装革履,今天又一副坏小子的装扮,差别太大了。

  “作为补偿,你是不是该请我喝杯酒?”见顾云溪有所顾虑,凌云辰接着说道,“能在这儿遇见,我们也算有缘,你不会狠心让我一个人买醉吧?”

  顾云溪被他逗乐了,虽然她只和凌云辰见过两次,也许是他的笑容很有亲和力,让顾云溪觉得很温暖。

  不知不觉,顾云溪已经喝多了。

  “云溪,你是不是有心事?”凌云辰继承为她倒酒,看似无意得问了句。

  “被曾经深爱的男人报复算不算?”顾云溪抬头起头,不让眼泪落下来。

  即使喝醉了,她也忘不掉心底的悲伤。但是,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就算受了伤,她也不会向别人晒伤口求安慰。

  “这种男人不爱也罢,你这么漂亮,还怕没有人追吗?”凌云辰又替她倒满一杯酒,余光扫了一眼半掩的包厢门。

  他很好奇,站在门外的人还会在那儿听多久,是离开还是冲进来把她带走。

  景煜衡面无表情得站在门外,锐利的目光像出鞘的箭,盯着顾云溪趴在茶几上的侧脸。

  他临时更改行程,提前一天回来。凌云辰约他到云辰酒吧谈剩下的合作事项,他比顾云溪更早来到酒吧,看见她为了躲李逸飞踌躇不安,自然也看见凌云辰拉着她进了包厢。

  很好,上班才第一天,她就勾搭上了两个男人。

  “可是我只喜欢他,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我的心里就装不下别人了。”顾云溪拉过凌云辰的衣袖,狠狠擦了一把鼻涕和眼泪。

  门外,露雅惊呼一声,嘴长得很大。

  她找了一圈才听服务员说顾云溪在这间包厢,她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儿遇到景煜衡。

  让她惊呼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刚才她居然看到景煜衡笑了。

  她的面瘫boss居然会笑,虽然只是一瞬之间,但她绝对没有看错。

  景煜衡抬步走进包厢,站在顾云溪身后。

  “景董事长,今晚恐怕谈不成公事了。”看到他进来,凌云辰的眼里闪过一丝意外。

  这时,趴在桌上的顾云溪晕头晃恼得站起来,还没站稳就往后面倒去。

  凌云辰立即伸手去扶,站在她身后的景煜衡快了一步,将顾云溪抱在怀里。

  在他打算离开时,被凌云辰拦在住了。

  “景董事长,这是我的酒吧,云溪是我的客人,麻烦你松手。”凌云辰拉住顾云溪的手腕,语气不容置疑。

  云溪?叫的还真亲热。

  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人,居然是一间开了十多年的酒吧的老板。

  景煜衡侧过脸看着他,目光冰冷似寒窖。

  “她是我的女人,你觉得应该松手的人是谁?”

  凌云辰等的就是景煜衡这句话,但是当他真的听到时,心底竟有一丝失落划过。

  “这件事最好烂在你的肚子里,否则你不只是丢了工作那么简单。”景煜衡出门之前,扫了一眼已经石化的露雅。

  “您放心,我今晚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夜风很凉,睡梦中的顾云溪邹了邹眉,朝温暖的地方缩近。

  景煜衡低头注视着怀里那张巴掌大的小脸,目光依旧冷漠,手却按下了车内的控温液晶屏。

一睡成瘾狼性总裁追妻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一睡成瘾狼性总裁追妻忙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一睡成瘾狼性总裁追妻忙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