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冷爱若溪)(楼冷锋左若溪)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冷爱若溪)(楼冷锋左若溪)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2019-07-11 18:12:32作者:尼采薇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冷爱若溪》的小说,是作者尼采薇写的都市言情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冷爱若溪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一夜之间,亲人离世丧子之殇,我再无留恋。“楼冷锋,你就这么恨我?”左若溪绝望地问道。“是,我巴不得你立刻去死。” 俊容精秀的男人冷面眸寒,语气阴沉。“好,我便如你所愿”女人纵身而下。

(冷爱若溪)(楼冷锋左若溪)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冷爱若溪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冷爱若溪第6章楼母

  小时候的左若溪,原本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

  虽然不是大福大贵,但是父母一直视她为掌上明珠,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小若溪活泼可爱,白净的瓜子脸,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特别地讨人喜欢。

  五岁那年,若溪依稀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那天有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搏击长空的海鸥。一家人去一个风景优美的海边玩耍。

  淘气的她一边玩水,一边趁父母不注意,和一个小伙伴欢快地追着退潮走了很远。不知何时,一个浪头从远方呼啸而至,父母不顾危险赶到她身旁,拼尽全身的力气把她托举出水面,。

  左若溪得救了。

  可她的父母,都被海水卷走。尸体是两天后才寻回的。

  后来她便被送去了孤儿院,一待便是两年。

  作为z市最有实力的企业,楼氏集团一直很注重自己的企业形象,每年都会花大笔资金在公益事业上。

  当时楼氏的掌舵者楼母受邀参加孤儿院小朋友的一个颁奖典礼。小若溪获得了绘画组的第一名。

  楼母展开那张画,湛蓝的天空,温暖的海滩,两个大人,牵着小女孩的手在沙滩散步。

  “给阿姨讲讲,你画的是什么?”

  “爸爸、妈妈、还有我快乐地在一起”

  “你的爸爸妈妈在哪儿呢?”

  “在这里”小若溪指着自己心口的位置,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的真诚。“我知道他们会一直在天堂守护我,他们就住在我的心里”

  七岁的她已经是一个美人坯子,大大的眼睛,弯弯的刘海儿,吹弹可破的皮肤,古灵惊怪的可爱模样。

  或许是有缘,楼母第一次见到她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

  后来听说了若溪的身世,楼母非常动容,便把她带到了楼家亲自抚养,给她最好的生活。

  从此若溪就成了楼家的小姐,生活无忧,锦衣玉食。

  楼母在外是一个女强人,工作上雷厉风行,延续着丈夫留下来的生意,守着楼家这片江山。女人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商界里摸爬,注定要付出比男人多的多的多的辛劳,吞得下难以言说的委屈。个中酸苦也只有楼母自己清楚了。

  所以,楼母一直对楼冷锋异常的严格,凡事都要求他做到十二分完美。因为他是一个企业王国的继承人,楼氏要在他的手上发扬光大。楼母很明白,宠儿便是害儿,更对不起丈夫生前的嘱托。渐渐地,楼冷锋的养成了敏锐、冷酷、干练、霸道的性格,逐渐的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总裁,具备了当家人的一切素质。

  但在若溪面前,楼母便只是一个普通母亲。温柔、和蔼、宠爱,想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来爱护这个小女孩。

  投我以桃,报之以李。若溪也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对待。两人的感情胜过亲母女。

  楼冷锋也非常的喜欢这个玩伴。从小便把照顾左若溪为已任,与母亲一起对这个小三岁的妹妹百般宠爱。

  七岁以后的若溪是生长在蜜罐里的,因为有锋哥哥和干妈的守护。

  长大后的若溪亭亭玉立,楚楚动人,乖巧懂事,不知道多少男子为她侧目。

  两个孩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一个屋檐下,无可救药地相爱了。

  只有在面对若溪的时候,楼冷锋才会百般情愫化为绕指柔;只有她的阿锋哥哥,能让她羞涩一笑。众人皆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男才女貌,甚是登对。

  楼母更是乐见其成,可以又娶XF又嫁女儿,非常之满意。

  初夏的时候,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准备着Z市最豪华的婚礼,他们要让若溪成为最漂亮的新娘,楼冷锋成为最帅气的新郎,楼母成为最幸福的母亲。

冷爱若溪第7章上山礼佛

  楼母找高人算过,婚期的前一天,是难得上山祈福的好日子。

  其实楼母本身并不信佛,但是和全天下的父母一样,她希望儿女可以婚姻和乐,生活美满,从此以后健康快乐,最好明年再给她生个小孙子。

  于是她便在这一天带着若溪上山礼佛,祈求菩萨保佑。

  楼母的心特别真诚,认真地跟着法师的指引虔诚地跪拜,顺便捐了很多香火钱。

  最初的时候,若溪看得有点想发笑,她见过干妈严肃的样子,和蔼的样子,发怒的样子,认真的样子,但是却没有见她现在一本正经小心翼翼的样子,感觉像是一个小学生,有点拘谨,有点紧张。

  若溪看着看着,眼泪却止不住了。

  正值六月,娇阳似火。干妈穿着中国风中长款仿真丝改良旗袍,修身美体不显臃肿,简洁大气的款式,轻巧坚韧,给人感觉非常优雅大气。带着墨镜,头上的白色的防晒帽遮了她的大半个脸。

  她就那样虔诚的,跟着法师的指令,跪——起——跪三次——起——再跪——

  干妈脸上的汗珠像断了线一样往下流,若溪似乎都能听见落在地上“次~”的声音,转眼化为水汽。而楼母却全然不在意,认真地完成礼佛仪式。

  不为自己,就为了她最爱的两个孩子。

  想起这些年干妈对自己的疼爱,无微不至的照顾,楼家上下对自己的付出,若溪感动地无以复加。

  “干妈,你是我最亲的人”在下山的路上,若溪搀着楼母的手,撒着娇说。

  “傻孩子,干妈也爱你。”

  “我要一辈子陪在你身边”不知为何,若溪今天突然有些伤感。

  “我的傻姑娘,干妈哪里能陪你一辈子,你不要嫌我烦就好了”楼母宠溺地摸着若溪的头发。

  “怎么会嫌你烦,干妈去哪儿,若溪都跟了去。”若溪固执地说。

  楼母笑笑,宠爱地看着她,他们的感情已经超越了母女。

  “干妈,你和司机先回去吧,我想自己开车去看看我爸妈。”

  “好,跟他们说点心里话,晚上早点回来”楼母体贴地嘱托。

  道别之后,两人分头行动,开始下山。

  楼母的迈巴赫在前,由司机驾驶,楼母坐在右后座上闭目养神,心里盘算着明天的婚礼细节还有哪些考虑不周。

  若溪的法拉利跑车在后。自己明天就要结婚了,她要去爸妈的墓地看看他们,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他们用生命守护的女儿,要嫁人了,他们可以安心了。楼冷锋因为有会议,他们在陵园会合。想着以前的种种,想着父母能见证她明天的婚礼该有多么完美,若溪的眼角有点微微泛潮。

  两辆车依次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前行。

  这条山路很窄,只能容两辆车相向而行,会车时两车几乎是擦肩而过,所以开车的人都会打起精神,观察周围,努力控制车速,保证安全下山。

  前方处拐弯,车速自当慢下来。

  若溪像平时一样轻松地踩下刹车。但是她发现,刹车失灵!

  她惊恐地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使劲地踩下去,车速没有任何减慢的迹象。

  若溪使劲地拍打方向盘,不甘心地踩刹车到底,毫无反应!

  前面的车近在咫尺,若溪眼睛瞪成了铜铃,却是无能为力,就这样Duang撞了上去。

  周围一片死寂。

冷爱若溪第8章律师到访

  若溪坐在书桌旁,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记忆到此嘎然而止,若溪努力地回想当时的情景,但是一无所获。

  现场发生了什么?刹车为什么突然失灵?为什么冷锋坚称是我害死了干妈?杨飘雪指的存储卡是什么,我见过吗?

  存储卡的事,她感觉至关重要。若溪努力地在大脑中搜寻,似乎有一些若隐若现的影子,让她感觉异常晕眩,却没有章法没有逻辑,无法清晰。

  再继续想下去,她觉得自己头痛欲裂。

  管家黎叔敲门进来,年迈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干枯但慈祥。

  看到若溪失魂的样子,忍不住去劝慰,“小姐,不要这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么多天以来,黎叔是唯一给若溪温暖的人,忍不住含泪道:“黎叔,我没有害干妈。”

  “我从小看着小姐长大,知道小姐生性善良,凶手肯定不是你。”黎叔安慰道。

  “谢谢黎叔,谢谢你的信任。”听到安慰的话,若溪忍不住眼泪。

  黎叔也用后背抹去眼泪。他在楼家服务几十年,现在楼家这种状态,似是家破人亡,太太死了,小姐这种处境,少爷终日不见人,他非常之难过。

  “对了小姐,少爷让你去楼下大厅,说有事情商议。”黎叔光顾着难过,竟然忘了差事,突然想起来意赶紧说道。

  当若溪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楼冷锋、杨飘雪、还有楼家的私人律师张天也在。

  见人到齐了,张天开门见山,“我这次来,主要是宣读楼夫人的遗嘱”。

  众人皆疑,从未听说楼母还立了遗嘱。

  张天未作解释,直接拿出文件宣布。

  “人生在世,世事难料,为预防万一,故特立此遗嘱,表明我对自己所有的财产在去世之后的处理意愿。

  我自愿将名下楼氏集团20%的股份,位于Z市的十套房产,银行保险柜珠宝若干,银行卡现金三千万,全部无偿赠予本人的义女——左若溪。”

  律师读完,众人皆沉默,遗嘱的内容再清楚不过,楼母的遗产全归若溪所有。

  楼冷锋成长起来以后,楼母就只挂着董事长的虚职,过起了半退休的生活。但是她的名下,仍然有数量庞大的私人财产。没有人知道她曾经立过这样的遗嘱。

  若溪抬手抹掉眼中不断涌出的泪水,一抹,更多的泪水跟着涌出来。

  没想到干妈会对自己疼爱至此,如今干妈的死因悬而未决,又将自己所有的遗产留给她这个异姓干女儿。

  若溪感觉自己难过地心都要碎了。

  财产她什么也不想要,只要干妈活过来。

  楼冷锋眼瞳中的憎恨和狰狞,愤怒和狠辣交织在一起,燃烧成熊熊烈火,似是要把若溪烧成灰烬。

  更有一闪而过的受伤,但被他很快隐藏起来。这个时候,他不允许自己脆弱。

  楼冷锋走到若溪面前,攫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自己,一字一顿“我楼冷锋不在乎钱,你想要多少,直接告诉我便是”。

  若溪觉得自己的下巴火辣辣地疼,此刻她不知道自己的眼泪是因伤心还是因为疼痛。

  楼冷锋接着说:“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为了钱害死我妈。”眼中的难过与恨意更是赤裸裸。

  什么?现在阿锋觉得,我左若溪为了干妈的钱,设计害死了她?

  “我没有,我没有~~”若溪想要解释,但是从嘴里出来的,就只是在干瘪瘪重复这句话。

  她也很震惊,也很难过,却不知作何解释,只是单调重复着否认。

  面对冷锋的步步紧逼,若溪步步后退,退到了大堂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冷爱若溪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冷爱若溪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冷爱若溪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