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美人》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陆煜季眉清)

  • 时间:
  • 酒香美人容兔信
  • 来源:zzy

《酒香美人》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陆煜季眉清)

《酒香美人陆煜季眉清》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酒香美人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酒香美人第一章:意外落水

天蒙蒙亮,头顶的薄雾还未来得及散去,雾气腾腾绕在云间,像一条连绵起伏的丝带,一头连着两岸群山,一头系着濒水渔村,将整个村子笼罩在一片安静谧之下。

日头刚升,不知谁家的狗饿怕了,急吠了几声,惊扰到熟睡的农人,吱呀一声门响之后,男人披衣起了身,满脸倦容来不及藏,被扰好梦的气倒是摆在了明面上,右脚狠跺骂一句死狗,待那大黄狗惊的呼哧扑进了狗窝,这才缓了神色把鸡喂鸭。

这地段叫作玉溪村,算的上绛县一处头顶头的穷乡僻壤,富贵人不来,村里人也鲜少出入,这地儿住的都是穷人,他们老实淳朴,从祖辈儿开始便守着手里那一亩三分地,收成靠老天,温饱靠双手,应着去年的苛税,家里余粮不足,不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就是家里看门的黄狗都饿的面黄肌瘦,熬的两眼发焦。

但现下却有个例外。

那人不是旁人,正是陆家老弟半个月前救回来的丫头眉清。

眉清年纪十八九,长得肤红齿白,模样伶俐,本是天生丽质,不是这玉溪村的农妇能比,又因着受了伤在屋里静养,便鲜少有人见过她的真容,遂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这陆家儿子陆煜在屋里藏了漂亮的女娃,更是揣测着陆煜有些金屋藏娇的意味。

接近晌午,几个妇人抱着衣盆在水里浣洗,七嘴八舌的说着闲话,里头闲扯最多的便就是眉清和陆煜这段郎才女貌的姻缘,几个人说的正酣,忽瞥见溪边新增的一抹丽色。

那女子身段极是窈窕,柳腰更是堪堪一握,瓜子脸,远山眉,红唇天生不点而朱,峨眉弯弯不画而黛,一双杏眼也是乌黑发亮,虽是一身极普通的粗布衣裳,却依旧叫人挪不开视线。

正是那风口浪尖的人物,季眉清。

此刻她正费力的浣衣,额上的汗珠亮晶晶的挂在发丝间,别有一番味道。

张凤芳见她正弯腰搓着什么,不由定睛瞧了一眼,见她手里是件灰色的长衫,颜色和尺寸都不是女人家的物件,不由心领神会的眯了眯眼,笑着打趣道:“清丫头这是给陆老弟洗衣服?”

季眉清正洗的入神,忽听这么一声到底有些诧异,偏头见识个脸熟的,这才淡笑着点点头。

张凤芳见她洗的辛苦,不由扔下手里的木盆踏了过去,边走边皱眉道,“陆老弟那木头也是糊涂,这么多的衣服怎的叫你一个人洗?来,SZ搭把手!”

言罢便接过季眉清手里的衣物,放在水里洗洗涮涮,季眉清倒没拒绝,和着张凤芳一起拧着那分外重的长衫。

张凤芳搭讪,“清丫头也来玉溪村半个月了吧”

季眉清擦了把头上的汗,没言语,只是点点头。

见她兴致不高,张凤芳有些忍不住,不由凑近了问道,“你跟SZ说实话,这么久都不想着找家,除了养伤,是不是还有什么旁的原因?”

季眉清笑的无奈,“SZ说的什么话,我还能有什么原因?”

张凤芳显然不相信,她皱眉道,“你可别看SZ没念过书,可戏文里我倒清楚的很,陆煜老弟救了你,你就没想着以身相许?”

季眉清吓一大跳,手下未稳,差点将那手里的长衫脱力甩出去,好在张凤芳眼明手快接了一把,这才堪堪避免了衣物随水逐流的尴尬局面。

张凤芳见她模样,不由笑的更甚,“清丫头害臊什么,SZ是过来人!”

顿了顿,又道,“清丫头也别怪SZ多管闲事,我也算是看着陆煜长大的,SZ也是给他着急!这村里和他年纪相仿的哪个不是儿女绕膝了?就他还打着光棍!好不容易千盼万盼把你给盼来了,他自个不表示,SZ这番也得给他说个媒了!虽说他家境不富贵,但也是这村里一等一的好猎户,能干又能吃苦,谁见着不夸他?以后啊,也一定是个疼XF的!”

这话季眉清也算是听了个七七八八,心底的郁闷便又添了一层。

自从她大伤初愈,替陆煜来说亲的人也算是络绎不绝,比张凤芳还要直白的也是大有人在,可若是当事人真有这么个心思她倒不用这般尴尬,和陆煜相处的这半个月,她也试图打探过他,可人家分明就没那层意思……

正想着怎么婉转拒绝张家SZ的好意,却听后头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即是一声娇蛮女音。

“吃白食的!偷什么懒?衣服洗好了吗?!”

季眉清一怔,循声望去,只见小溪边正站着一位女子。那女子一身荷绿旧绸长衫,正叉腰站着。模样虽生得标志,只是姿态却格外嚣张跋扈,叫人无甚好感。

张凤芳自然认识她,她便是陆煜的义妹陆翠微,十里八村最是的不招人待见,心里本就烦恶她,现下又瞧着她对着自个中意的弟妹恶语相向,当下便挂了脸色,教训道,“真是没大没小,以后眉清就是你的SZ,你这小姑子倒是横得像妈!”

SZ二字极大的惹恼了陆翠微,她眼里噌地窜出火苗,猛然弯腰一把抢过张凤芳手里的衣裳,狠狠摔在季眉清怀里,“你在我家吃在我家住,现在叫你洗个衣服都得找帮手了?”

又看向一旁的张凤芳,语气轻蔑,“你找谁不好,非得找她?不知道她是个寡妇?”

顿了顿,又朝着地上啐一口,“晦气!”

闻言,张凤芳脸上青白一片,季眉清没想到她竟如此不知好歹,有些怒了,不由皱眉训斥道,“你怎么这么说话,快跟张SZ道歉!”

陆翠微扬扬眉,“你以为你是谁?也敢对我颐指气使!”

言罢,她愤恨地低头看了看季眉清脚下的石块,眼里闪过一道怨毒的光。紧接着,伸手便推向季眉清!

季眉清不料她会忽然出手,躲闪已经不及。脚下滑石本就不稳,现下更是受不住力道。她不由低呼了一声,身子立刻失去平衡,仰面跌进了溪里。

溪水深不见底,凉澈透骨的冷意铺天盖地而来,季眉清忍不住想叫救命,然而刚张嘴,那泛着泡沫星子的溪水便一个劲的往口中猛灌。

求生的本能让她不住扑腾着藕臂,水中荡漾的日光也折射了冰冷可怖的色泽。

不知过了多久,季眉清的力气逐渐衰竭。千钧一发之际,模糊的视线中,一个修长健美的男子身影忽然从岸边冲出,扑通一声跳进水里,奋力朝她游来。

酒香美人第二章:赤脚医生

残月如弓,像行驶在云海的一叶孤舟,很快便被疾来的黑云掩盖。

雨声急骤,几声闷雷之后,豆大的雨点落下来,伴随着狂风大作,风雨飘摇,破败的茅草屋夹杂其间,摇摇欲坠。

季眉清是被渴醒的。

后背是黏湿的冷汗,体温却烫的怕人,嘴唇已然焦裂,疼痛让她清醒。

她试着动一动,可是身上虚软无力,她想喊,喉咙里竟也像堵了一层棉絮,根本发不出任何声响,她只能用力的抱紧自己,缩在那一方薄被当中取暖。

浑浑噩噩间她想起了前世,守着百年的基业,风光无限,那时候她还是江氏酒庄的当家人,而不是穿越到了这个架空的大庆朝,成了现在的什么劳什子季眉清,更没有遭季家人陷害,摔下悬崖,掉到了这个叫做玉溪村的山窝窝。

这般想着睡虫竟又袭上来,季眉清意识模模糊糊,也不知睡了多久,直到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悉索脚步声,随即咔嚓一声钝响,破旧的木门被拉开一条缝。

一阵冷风灌进来,季眉清狠狠打了个哆嗦。

她大睁着眼,看着黑洞洞的屋顶,整个身子都因为害怕而紧绷起来。屋里的油灯早就被冷风吹熄了,周围漆黑,但她依旧能够觉察到此刻床榻边上正立着一条无声黑影。

脚步声缓慢却沉稳,响在耳畔,那人越来越近,而季眉清的心也跟着一点点悬高起来,一直卡进了嗓子眼。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进了盗贼。

虽然穿越来的这半个月她都因为受伤养在深闺里,但也依稀听着左邻右舍的人提起过,最近西边似乎很不太平,大半个大庆都在闹饥荒,游走的响马在山上饿怕了,晚上趁夜摸黑下山打家劫舍的不在少数。

饶是心里再害怕,她也不敢现在出声,甚至不敢动一下,只想着那响马取了要的东西就能够早些离开,谁知等了良久那身影竟完全的没了动作。

若不是那人淡淡的呼吸绕在耳侧,季眉清当真以为自己是梦魇了。

她有些讶异的偏头看一眼,却没想到竟撞见了一湾深邃的眼波。

那双眼睛黑白分明,眼瞳却漆黑如潭,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看着看着,季眉清忽然觉得有些熟悉。

正兀自想的出神,那人却先开了口。

“醒了?”

听见耳边熟悉的声音,季眉清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陆大哥?你怎么来了?”

陆煜点点头,却是没言语。

他转身,借着外头偶尔霍亮的闪电,找到了案台上放着的一柄小小火烛,又从兜里摸出火折子,点上了。

灯火摇曳,陆煜用剪子拨稳了烛火,待将半壁屋子都照亮这才淡淡的答,“听见你好像梦魇了,就过来看看。”

季眉清看一眼窗外,外头雨肆风号,她不由的更是诧异,“外面风雨那么大,陆大哥在北边的屋子也能听得见?”

闻言,陆煜拨烛的手微微一顿。

“我的耳力天生就好。”半晌,陆煜才答。

烛火终于是稳了,陆煜放下剪刀,转过身,因着季眉清旧伤未愈,昨天又落了水,正打算叮嘱几句,谁料想刚转过脸,便看到对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他心里一紧,下意识的伸手去扶,可刚伸出手,却又急忙刹住了。

玉溪村民风朴实的很,陆煜又是个典型守旧派,做什么事都讲究一板一眼,恪守陈规,自个当然没什么非分之想,可又念着季姑娘总归是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碰着她叫人落下了闲话固然是不好。

这般想着,陆熤便就又飞快的收回了手,犹豫了很久,才刻意的将视线抬高,只对着季眉清身后那块光秃秃的墙板,声音平平的问,“你身子可好些了?”

这一身的抗热加上口干舌燥,自然是不好,可又怕陆煜担心,季眉清便就摇摇头,擦了擦额上的汗珠,温声道,“睡了一觉,已经好多了……”

顿了顿,又满怀感激道,“今晨真是谢谢陆大哥了,若不是陆大哥,我怕又得死上一回!”

陆煜见她说无碍,心里稍稍放了些心,又听她说感激的话,便又不在意的摆摆手,“谢我做什么,我还得替翠微向季姑娘道个歉,那丫头被我宠坏了,刁蛮的很!我已经好好教训过她了,等你伤好了,我一定叫她当面给你赔罪!”

田翠微的刁蛮,季眉清从进入陆家开始便就见识过了,她本来就不喜欢自己,如今又受了陆煜的教训,怕是更加恨上自己了!

她本来就不想多生事端,这番听罢,不由的急着解释,谁知用力过猛,竟然扯疼了伤口。

季眉清眉头紧皱,轻嘶一声,只是话还未落音,鼻尖就撞进一股淡淡皂香,她惊讶的抬眸,正好撞见陆煜坚毅的下巴。

陆煜虽是庄稼汉,长得粗犷高大,然而脸面却生的极为好看,剑眉星目,鼻子高挺,五官更如精心雕刻一般,棱角分明,看上去倒像水墨江南走出的公子哥,可偏偏眉眼间又添了几分英气。

因为离的极近,季眉清甚至能够看到他下巴上青涩的胡渣。她眼睛一烫,赶忙躲开视线。

“你发烧了?身上怎么这么烫?”

忽然而至的阳刚之气包围在她身边,季眉清下意识的挣扎,想要逃开这个不算拥抱的怀抱,可手还没触到陆煜的胸膛,便听到耳边一声低斥,她转过脸,便瞧见陆煜紧蹙的眉毛,不由脸色更红。

支吾着想要辩解,只是在触及到对方严厉的眼神时经不住的收了声,只好支支吾吾说道,“只是一点低烧……休息一会就好……”

此时季眉清苍白着一张脸,未施粉黛的面上清寡素净,额上生着细密的汗珠,竟是我见犹怜。

陆煜眼上一烫,赶忙起身放开了季眉清,背转过身子不看她,半晌,又移着阔步打算出门。

季眉清看他转身就走,不由讶异的喊,“你去哪?”

陆煜停了步子,却只是干巴巴的丢下一句,“找大夫”便又仓促的踏了出去,身形很快隐入风雨中,带着莫名的狼狈。

酒香美人第三章:季家小姐

约莫半柱香的功夫,陆煜便回来了,他伸手脱下了蓑衣,又抖干净了上头的雨水,先朝着季眉清点点头,随即侧身让出一条道。

季眉清这才看见,陆煜的后头竟然还立着一位老者。

那老人家同是一身蓑衣,精瘦的身子藏在里头,越发显得身形瘦削,手里护着一只黑皮木箱,一双老眼亮的出奇。

陆煜见季眉清一直盯着对方,不由介绍道,“这是村里的医郎,给你瞧病的。”

季眉清了然的点点头,正打算颔首示意,只是头还没来得及完全低下去,对方已然诧异的啧了一声,“季小姐,您怎么在这?”

这突兀的一声不仅惊着了季眉清,一同惊着的还有旁边的陆煜,陆煜瞧了季眉清一眼,这才偏头对着老大夫讶然问,“刘老认识她?”

刘管仲细细打量了一番季眉清,随即点头,语气笃定道,“自然是认得的!一个月前我还给季小姐诊过病呢!”

顿了下,一双硕亮的眼睛又盯上季眉清,“季小姐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

季眉清也算大致明白了些什么。

这位郎中许是给这个原主诊治过病,可她来这个世界才半个月,来之前原身的主人季眉清已然摔下了山崖去了世,一个月前的事情她怎么记得?

可这话却是说不得的。

难不成跟他们说真的季眉清已经死了,现在的她是个从21世纪穿越来的未来人?

一番计较之后,季眉清只好装成一幅绞尽脑汁的模样,半晌才冲着陆煜为难的摇摇头。

陆煜不疑有他,正欲像那刘管仲解释,却不曾想对方竟已经上前一步,指着季眉清急着辩道,“陆家儿子,我这一大把年纪,难不成还诓你不成!这女儿家分明就是县里季家的庶女眉清!若是不信,便翻开她手腕瞧瞧,那处定有颗天生的红痣!”

这话不高不低,却也一字一顿的撞进了季眉清的耳里,她下意识的缩回了左腕,顺势将衣袖扯过盖住,眼神略有闪烁。

这一套动作好巧不巧的入了陆煜的眼,他虽生的粗犷,但却心思却是细如针棉,聪明如他,大抵事看出了季眉清的有所隐瞒。

他微微蹙了眉,却也不拆穿,只对着刘管仲躬身一拜,解释道,“刘老误会了,您是这玉溪村的长辈,德高望重,陆煜怎的还会怀疑您?不是陆煜不信你,只是季姑娘半个月前从山崖上坠下,摔了脑子,虽然清醒过来了,但除了记得自己的名字,旁的便是一概不知!”

顿了下,又补充道,“当时医郎说是得了什么失忆症!”

陆煜在玉溪村也是十分正派的人,刘管仲见他言语又是恳切,便也算是信了,面色见霁的点点头。

路上陆煜将季眉清的情况也算是介绍的清楚了当,刘管仲便也记得此行的目的,当下便放下药箱,脱了那碍事的蓑衣,走到了床榻前。

男女大防的思想根深蒂固,即便是医者,也十分忌讳,刘管仲从兜里取了块细白的绢帕,盖上了季眉清的手腕,这才搭脉诊病,只是号了良久,那眉毛却是蹙的小山般高。

见此情形,即便是陆煜,也忍不住的提了一口气,心里虽然着急,但现下也不能打断,便只好憋着,待到刘管仲收了手,起了身,陆煜这才问道,“季姑娘这病可要紧?”

刘管仲捻了把胡子,皱着眉道,“本来就是身子虚弱,这番又落了水,触了凉,只怕……”

陆煜的心咯噔一下,不由急切道,“只怕什么?”

李管仲叹了气,良久才道,“这三月寒气重的很,怕是伤了姑娘的根本,以后的子嗣……怕是难怀上了!”

这一言堪比晴天霹雳。

年纪轻轻的姑娘家,若是传出去不能生育,哪个人家还敢要?陆煜眸子蹙的更紧,“刘老,可还有什么法子补救吗!”

刘管仲点点头,“法子自然是有的……”

陆煜重新燃起了希望,又见刘管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由急道,“刘老有什么话便直说,我陆煜是个粗人,不喜拐弯抹角那一套。”

见他这般说,刘管仲也只好说出了心里的顾虑,“这救人的法子是有,但是用医就得用药,这药材却是金贵的很!”

顿了下,又环视了一下周围,见四处都是破败的旧物,眉头便拧的更甚,将陆煜拉远了些,确定床榻上的季眉清听不见了,这才小声道,“陆家儿子,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这姑娘的病你是治不了的!我们乡里乡亲,你家的情况我也是知道!家里添了张嘴已经是捉襟见肘了,那药材更是负担不起!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最要紧的是讨个XF!”

随即,又指了指季眉清,“方才你也是听见了,那姑娘定是县里季员外的女儿无疑,那季家是县城里的大户,虽说季员外度这个女儿不甚关爱,但病总得给治的!我劝你还是将人家姑娘送会去,到时候讨点赏银也不一定!”

这话说的在理,自己家的状况陆煜有所是清楚的很,讨什么赏银他倒压根不在乎。他不是推脱责任的人,自家妹子害了人家是实情,可眼下自个的能力是有限,最要紧的便就是不能耽误了人家!

这番想着他便也打定主意要将季眉清送还回去,可脑子里却又忽然浮现出方才季眉清眸光闪烁的模样,心想竟又生了丝犹豫。

照着方才情形去看,季眉清很有可能并没有失忆。但若是她真的想回去,又何必在他跟前装聋作哑这么些天?他自问家里一贫如洗,根本没什么让这个千金小姐惦记的,那她一直不言说回家的缘由便只有一个。

那就是不想回家。

刘管仲见他不答,心里未免起了丝焦急,直言道,“陆家儿子,你莫不是真想要凭着一己之力治好她?你可知道那药材得多少银子!她那病可不是这一副药便就能治好的!还得是长长久久,年年月月!”

“我自有分寸。”陆煜慎重思虑了半晌,咬牙回答。

见他这么说,刘管仲那满腔的苦口婆心也只好咽进了肚子,他自知在无可劝,便只好重重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道,“你要做什么我是拦不住你!和你爹一样的倔牛脾气!”

言罢,又从兜里掏出个方方正正的纸包,吩咐道,“这药对着伤寒有奇效,你先给她煎了,等明日缓下了病情,再带那丫头去镇上的医馆瞧瞧,那处便就有根治的良方!”

屋里的三个人皆是各怀心事,都是没注意那风雨交加的屋檐下正隐着一条碧色的身影。

陆翠微一双暗眸隔着那层薄薄窗户纸,狠狠的瞪着那床榻上的季眉清,纤瘦的五指狠狠攥成了拳。

酒香美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酒香美人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酒香美人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