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皇甫空冥南宫卿瑾)

2019-07-11 18:29:48来源:zzy作者:楚雪芸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是楚雪芸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皇甫空冥南宫卿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到了皇甫王朝第一美人赫连倾浅的身上?这里的皇是她的老公?因为赫连倾浅的背叛失去皇位要将自己杀之而后快?自己不是赫连倾浅,这个黑锅!本姑娘不背!炎暝山庄庄主皇甫空冥,人人闻风丧胆。因赫连倾浅,失去皇位,卷土重来,又遇上了她,他不知,真正的赫连倾浅已死,而占据这个身体的灵魂,是......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皇甫空冥南宫卿瑾)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第一章 谁念秋风独自当歌

山涧风景奇丽,南宫卿瑾一身洁白的缎袍立于高台之上,眼波流动,嘴角下意识的翘起,双手交握于身后,心中无不赞叹此处的美景,高处不胜寒,遗世而独立,风起,长到坠地的青丝伴随着白袍翩飞,美如画。

忽的眼波定住,直直的看向一个地方,虽说眼睛望着那个方向,眼中却没有光,说明她不是在看那个地方,仔细观察,她眼帘微垂,神色微怔,似乎在发呆。

来这个地方已经三年了,从最初的陌生变得渐渐熟悉这里的一切。从最初的孤独到如今的不再害怕孤独,时间过得真快啊,像是做了一场梦,眨眼间,三年了。

南宫卿瑾自己也觉得很神奇,那天,她正在厨房做自己最爱吃的糖醋茄子,快熟的时候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刚放进嘴里,就晕倒了。醒来的时候,着一身白衣就躺在这珩山之上。一每每想到这里,南宫卿瑾都觉得很荒诞,只不过是吃了一口糖醋茄子,怎么会穿越了呢!

太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这山上除了景色秀丽,空无一人。刚到这里的时候自己才17岁,陌生的环境让她惊恐,不安。

曾经一度好几天饿着肚子吃不到东西,被毒蛇咬到痛的一晚上睡不着,山中野狼很多,自己还要小心不被野狼发现而吃掉。小小的身体和脆弱的心在这些磨难里一点一点变得强大。

有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穿越到的这个朝代是什么朝代,山上四周杳无人烟,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问起。

但是自己用最快的时间适应了这里。

这也是她在21世纪早就具备的能力,毕竟,对于一个生下来就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子,天生就是孤儿的人来说,这一切都应该是最基本的生存法则。一个没有任何人可以去依靠的人想要在社会中生活下去,必须要靠自己,这是作为一个孤儿的自我修养。

所以,她利用打工赚的钱,买书,学习中医,报培训班,学习跆拳道,擒拿!学习各种让变得她更强大的东西!没想到到这里也派到了用场。

既来之则安之。

她早已经习惯了孤身一人,如今,不过是换了一个环境而已,其他的,都没有变,她便是自己世界里的全部。

只要她还活着,就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最宝贵的东西。她也总是默默地对自己说,无论在哪里,都要很用力的活下去!虽然孤身一人,也要活的有意义。

当然也多亏了山下的赵老伯和乡亲们,没有他们的帮助,恐怕会举步维艰......也就很难有今天的南宫苑了......

说起赵老伯,是一次自己无意间跑到了山下村子里认识的,赵老伯很慈祥,很重情义爱帮助人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也是从赵老伯的口中,才对这个国家有了一点点了解。

这个国家叫做皇甫王朝,现在是皇甫王朝二十七年,皇甫是这个国家的国姓,但凡姓皇甫的,都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

这个国家相当于自己学习过的历史中的秦朝,国家繁荣富强,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处于一国鼎立的状态。

但据赵老伯所说,三年前的王府王朝,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不单单有皇甫王朝,还有一个屈居于皇甫王朝之下的异邦国。

五年前,皇甫王朝经历了一次大的变革。

这次的变革全因一个女子。

七年前,异邦为当今王府王朝的皇进奉了一名女子,民间传言,那女子生的极其艳美,有着异邦特有的风情。那女子肌肤胜雪,墨发长而坠地,如缎,一身红衣裹素腰,凤眼天生含情,眼波流转间能勾人魂魄,一颦一笑皆能迷倒众人。

人人都说,这女子真是比书中写的狐妖还要媚几分。

王朝的皇皇甫空冥非常宠幸这位美人,美人说往东,他从不说往西。美人说不喜欢什么人,皇甫空冥皆毫不犹豫为其杀之。美人穿戴皆是举国最好的。甚至曾有人传言,这位美人曾骑在皇甫空冥背上将皇甫空冥当马儿使唤。

皇甫空冥更当众放言:“卿浅,本王愿意为你负天下人!”

自古红颜祸水,短短一年间,王府空冥便因专注于女色而荒废朝政,变成了一个只会贪图享受美色的暴君。

不管百姓疾苦,没有节制地增加税收,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国内各方势力揭竿而起,势要讨伐皇甫空冥。就在这时,异邦趁虚而入,出兵皇甫王朝边境。一时间,王府王朝陷入了水深火热,内忧外患之中。

就在这时,皇甫王朝的皇和这位异邦美人却突然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哪了。活生生的两个人在皇甫大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皇甫王朝群雄争霸,都想坐一坐皇的宝座。三年的腥风血雨,战乱不断,终于在公元二十五年,由皇甫王朝的三王爷皇甫温良铲平乱党,收服异邦,平息了战乱。皇甫温良也在众人的威护下顺利登上皇的宝座。

皇甫温良并没有让百姓失望,勤政爱民,励精图治。在战后三年,另皇甫王朝重燃生机,国泰民安。

南宫卿瑾听到赵老伯讲这些事的时候一阵唏嘘,有些庆幸自己没穿越在这个国家的三年前。

对于赵老伯讲述中的皇甫空冥自己倒是没什么感觉,他因贪恋美色误国,出现众人揭竿而起要讨伐他也在情理之中,王若担不起王的责任了,那就没必要再继续做这个王了。

只是那进奉的异邦美人,却有些心疼。比狐妖还要媚几分?世间真的有那么美的女子么?可是容貌再美,也免不了背上霍乱君主,红颜祸水的骂名。确切的说,是因为她美,才担得起这个骂名,或许,她只是一个美丽的棋子。被人摆布,利用,没有自由。

......有些可悲......

不过,于我何干呢。

南宫卿瑾思绪飘飘荡荡如这山涧的风,她也不知自己站在后园高台之上向着山涧发呆了多久,直到仙儿唤她。

“姑姑,山下的赵爷爷来求诊了!”仙儿今年已有15岁,说话依旧是5、6岁孩子那般的奶声奶气。这音色虽奶气,气固然是足足的,小小的身影朝着高台处一声唤,南宫卿瑾便听见了。收回心神,回了回身,一甩衣袍,一个抬脚间便翩然落在仙儿面前。

“赵大伯是一个人来的?”南宫卿瑾抬脚便往待客厅走,绣着各种中药材图案的下摆随着南宫卿瑾的步伐翩翩起舞,好不潇洒。

“不是的姑姑,今日赵爷爷不像是为他的心疾而来,我看他面色红润,想必吃了姑姑之前给的方子,已经好了一大半了!他今日来时,身后有跟着一个壮汉,壮汉扶着一个人呢!”仙儿俏生生道。

“哦?是什么人?”南宫卿瑾的话语里有略微的吃惊。

“是个穿墨色缎袍的俊朗男子,那人身上流了很多血,血将衣服都染红了!赵爷爷急切,我见那人伤势也严重的紧,便没过多细问,先急急忙忙的来唤姑姑了!”仙儿紧跟着南宫卿瑾的步伐,如实回答道。

血将衣服都染红了么?看来当真是伤的很重了。如此,倒是应当先让仙儿为其止血才是。

“不过......”仙儿迟疑道。

“不过什么?”南宫卿瑾本欲让仙儿先为那名受伤的男子止血,却听闻仙儿还有后话,因此,凤眼微微偏向仙儿处。

“不过我看那人的穿着打扮,不像是一般山下的百姓,看起来贵气的很!”仙儿谨慎的思料一番,很是笃定的说。

南宫卿瑾略微思索,点点头。

随机正色道:“仙儿,山下的人知道咱们南宫苑医病的规矩么?”声音清丽动听,却多了份肃然。

仙儿瞪大着圆溜溜的杏眼,肯定道:“知道啊!姑姑,方圆百里,哪个人不知道我们南宫苑只医穷不医富的规矩!”

南宫卿瑾欣然,随即眉头紧皱,目露厉色:“既然知道,那赵大伯这又是意欲何为?他今天这是要破我的规矩么?”

“姑姑......”仙儿想了想,道:“或许仙儿判断的有误呢!一切还望姑姑见到之后再做定夺!

南宫卿瑾缓缓将回眸中厉色,点点头。

先说不论这人非富即贵,血将衣服毒染红了这般的重伤,不管自己绝对不决定要救,都应当先将他的血止住才是,这般的话,便也能够为他寻来时间去旁的医馆医治。

思及此,便是在仙儿耳畔低语一番,而后,仙儿领命,先行离去。

转眼间便到了会客的丹阳厅。

那赵相焦急的在丹阳厅中央走来走去,面上全是急切之色。

只见他身上本是浅灰色布料的长褂颜色变得暗沉,不停地来回走动,身上偶尔掉落些浮灰,想必是风尘仆仆的赶来坐也没敢再坐下休息一会儿。

着一身黑色粗麻布料的壮汉将那俊朗的受伤男子靠放在右边的椅子上,不停地为他擦拭着额头上的汗,可是那汗珠像是擦不完似的,一个接一个的从那男子痛苦的脸上掉落下来。

南宫卿瑾略略的看那受伤的男子一眼,见他身上的血已经被仙儿给止住,心中暗暗的安心,又看上他身上的衣着,上好的龙吟墨缎都被他给穿身上了,这种缎料只有富贵人家买得起。一甩衣袍,坐了下来,心中几分了然。

赵相听到动静,忙抬头看去,一见是南宫卿瑾来了,一脸欣喜,两眼放光忙踱步到南宫卿瑾面前,哀声道:“南宫姑娘,救救我的恩人吧!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方才仙儿来同自己的恩人止血,想必便是得了南宫卿瑾的命令的。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第二章 你若不惜何故我惜

南宫卿瑾颦眉,一脸威严:“恩人?!赵大伯,这就是你不惜要破坏我南宫苑的规矩来救这位公子的理由!”

“是!”赵相话还没说,“噗通”一声跪下了!

声泪俱下道:“这位公子有恩于我,老朽知道姑娘的规矩,救穷不救富!可是,这位公子是老朽的恩人,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此时公子有难,姑娘,老朽不能当那忘恩负义的人啊!”

南宫卿瑾给仙儿递了个眼色,仙儿忙跑去扶起赵相。可是这赵相倔强的很,无论仙儿怎么扶他起来,他都不愿意起来。

“赵爷爷,您快起来吧,地上凉,您本来身体就不好!这要是再万一有一个好歹,就是仙儿与姑姑的罪过了!”仙儿力气不如赵相,见扶他不起,忙劝说道。

“不不不!”赵相轻易就挣脱仙儿的小胳膊,双手交握于胸前抬头看着南宫卿瑾摇头道:“老朽不起来!若是南宫姑娘不答应救老朽的恩人,老朽就长跪不起!”面上神情很是决绝,一副心意已决的模样。

赵相面上的泪痕未干,这么大年龄了在这阁内冰冷的地上跪着南宫卿瑾也着实不忍。想起初来时他帮助自己的许多,心中颇为动容。

“赵大伯,您这又是何苦,您这一跪会折煞卿瑾的!”南宫卿瑾微微叹口气,幽幽道。

“卿瑾姑娘啊!看在当初你在山下赵大伯帮助过你的份上,救救这位公子吧!老伯求求你了!”说着跪着向前又走近南宫卿瑾了好几步:“卿瑾姑娘,只要你能救了这位公子,赵老伯愿为你当牛做马啊!”

仙儿看着有些不忍,想去搀扶又知那赵相定不会起,一时踌躇,不知所措,抬头无奈地看着南宫卿瑾。

南宫卿瑾柳眉一凌,赵相话未说完,抬手制止:“赵大伯,您严重了!”

离高坐起身,心中也是难受,情真意切道:“我来这珩山已有三年,初来时人生地不熟,赵大伯和山下村里的相亲帮助我很多,卿瑾也是知恩图报的人,因曾学些医术,所以在这珩山清净之地开了这南宫苑,专为山下的相亲医病,分文不取,只为报恩!”

“怎知因医好了几位相亲的顽疾,一传十十传百,这十里八乡的便都知晓了卿瑾能医顽疾的名声,故此,每天上山求医的人越来越多,卿瑾几乎招架不住。这珩山本是个清净的好地方,奈何日日人声鼎沸,卿瑾劳心劳力,便再无清净。故此,才有了南宫苑只看贫不看富的规矩!”

在现代时候,南宫卿瑾很是拼命的想要在现代活下去,那种拼命的感觉,很累,非常累。自从来了这个陌生的国家,通过努力生活渐渐稳定下来的时候,她便是决意要平平淡淡的度余生的。

她没什么大的愿望,只希望能够凭借自己的医术救救人,平日里将宫内的花花草草料理好,便已足够。

她本想的简单,奈何事与愿违,根本就不按照她想要的那个方向去发展。

赵相听完也是叹气,心中自责后悔:“唉......老伯知道,都怪老伯,这里面也有老伯的责任,因你医术高超,治好了家中你婶婶身上的顽疾,一时激动万分,这才奔走相告,故此,才惹得你不能清净。”

南宫卿瑾摇头,恳切道:“赵老伯,为婶婶看病是卿瑾应该做的,定规矩的事一丁点都不怪您,跟您沾不上一点责任!您不要心存内疚。可是,规矩既然已定,方圆百里也已经知道这规矩,卿瑾便不能去破这规矩!”不然,将来要如何在这珩山立足,我南宫卿瑾的威严又何处安放。

“我知道赵老伯深明大义,又了解卿瑾,定能理解卿瑾的立场!”南宫卿瑾忙递一个颜色给仙儿,仙儿马上会意,忙又去搀扶赵相。

可这赵相着实不实趣,仍旧不肯起来。

这面上便是挣扎一片的,赵相从内心来说是理解南宫卿瑾的,可是......知恩图报,自己的恩人不能不救。

“卿瑾姑娘啊!老伯理解你!老伯知道你是一个守信义,一诺千金的人。可是,老伯这位恩人着实重要......你不能见死不救啊!他对我的恩,如同再造,就算是赔上我自己的性命,我也得救恩人一命呐!”

南宫卿瑾倒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叹出来,看来这刚才的一番语重心长一点没起作用。

仙儿忧心地看着自家主子,心疼她又叹气了,本来叹气就容易老,虽说主子貌美年华,可是叹一次气就会老一点,叹一次气就会老一点。仙儿心疼啊!

这赵爷爷也真是不识趣,就因主子初来时帮过主子,但凡家中亲戚不论年长老幼只要来找主子医病,主子不仅仔仔细细将病医好,还分文不取!这就算是有点恩情,也早该还完了吧!到如今,竟然在这儿耍起无赖,竟要让主子做那不忠不义之人,自己去坏自己的规矩!这赵爷爷也太过分了!

“赵爷爷!……”

“老伯!”仙儿待要说些什么,却硬生生的被旁人打断。重重的一声,沉沉地砸在在场的所有人耳里。

众人寻声看去。

是那受伤的男子。

“赵老伯!不要再去求这个铁石心肠的女人了!”

云凌章一张口,血就从口中喷了出来,赵大伯顾不得其他,忙起身去为他擦拭:“恩人!你别说话了!你伤的实在是太重了!”

云凌章不顾身受重伤,忽然仰天长笑。

南宫卿瑾眼眉微敛,撑着头,看着他,眸中结冰。

“哈哈!咳!咳!从来只有人求我,我从未求过任何人!赵老伯你不必再求这个无动于衷的女人!若我今天死在这里,也是我命该绝于此!我认了!”云凌章昏迷之间听到了南宫卿瑾与赵相的对话,着实生气,自己章凌云除了主子之外,从不相求任何人,此时此刻,怎能低三下气去向一个女人求救。

“云公子,不可啊!”赵相忙劝说道:“这方圆百里,就数卿瑾姑娘的医术最精湛,你的伤,一般的郎中医治不了,非卿瑾姑娘不能医治啊!”

“哼!”章凌云因身受重伤力气不足,可是还是从牙缝中挤出一声重重的不屑:“赵老伯,为了我让你去低三下四求这个女人,我宁愿去死!”

“呵!”这可不像是求医问药的姿态啊!南宫卿瑾冷笑,将死之人了,骨气还这么硬!并不是她不愿意相救,只是规矩就是规矩,既然定了,就不能不按照规矩办事。

不然方圆百里的百姓,怎么看我南宫卿瑾!

南宫卿瑾本想着看在赵老伯苦苦哀求的份上提出条件方可为这人医治,只是这人这么轻易就放弃,实在太不惜命,这便是她南宫卿瑾最讨厌的。生命何其宝贵,为了骨气宁死也不求我医治,可是,命都没了,还要骨气做什么!

愚蠢!

他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性命,旁人又做何干系。

这可是他自己将他自己弄了个铁栅栏把自己严严实实的锁在里面了,这是他自己给他自己定的规矩,有骨气的规矩。

既然如此......

南宫卿瑾看着受伤的那名男子,身躯凌凌,相貌堂堂,此刻眸中射寒星,毅然决然。他的伤,如果再不治疗,要不了半个时辰,必死无疑。

他守了他的规矩不愿意破,我凭什么要破我的规矩。

南宫卿瑾蔑视的看着那人,冷言道:“规矩就是规矩,既然定了,就不能坏了规矩!仙儿,送客吧!”

玄月山庄的后花园内。

“主上!云护卫找到了!”刍风单膝跪地,双手朝前面那个站着正在悠闲喂鱼的背影抱拳,如实禀报道。只见那人只是那般惬意的站着,可依然阻挡不了周身上下的傲然之气,施施然喂鱼的动作优雅高贵,只是看着这人的背影,便是知晓此人非等闲之人。

“在何处?”那声音冷冽,毫无感情,彷佛来自地狱。

“珩山之巅南宫苑内。”刍风利落的回应道。

便见那人眸光之中淡淡却幽深,一双冷眸不染红尘,薄厚相间的唇瓣微启:“执行完任务不回来,在那里做什么?”话毕又施施然将鱼食洒向鱼池内探着脑袋等待食物的鱼。

听闻眼前人话中有一分的冷意,刍风便又恭敬的几分,谨慎着道:“云护卫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重伤,被山下的老农赵相相救,被带去南宫苑医治了。”

“是那素有珩山“医仙”之称的南宫卿瑾所在的南宫苑?”口中幽幽问出,这手上的鱼食便是又撒了一把。

“回禀主上,正是!”

抢食的鱼儿游的欢,那喂鱼的男子低头看了一眼,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道:“如此,医治好之后便让他速速赶回来吧!”

“主上......”刍风顿了顿。

“怎么?”

“属下派到那里的人说,那南宫卿瑾定了规矩,医贫不医富,为此,不肯为云护卫医治!”刍风道。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第三章 风雨欲来如破竹之势

“哦?是么?素来医者父母心!医贫不医富......呵!有意思!”便见男子将一双白净且股指分明的手收回,并停止了撒鱼食的动作。

“刍风!”

“属下在!”

男子将左手剩余的一点鱼食放进碟内,顺手打了打掉落在身上的鱼食沫子。嘴角还残留着刚刚冷笑的余韵,眸光忽明忽暗,幽深不见底。

刍风忽然感受到了无形的重压。

那男子不疾不徐,缓缓开口:“刍风,既然这医者都不愿意医治病人了,那南宫苑也没必要留着了,烧了吧!”顿了顿:“将那南宫卿瑾带回来!”。

“是!刍风领命!”刍风知晓男子口中还有话要讲,便是恭敬的等着,未曾立刻离开的。

池内的鱼,有些鱼因为吃的太多太饱,肚子撑的很大。可是脑袋还是不停地探出水面,想要得到更多的食物。

那男子看着鱼冷笑。

“通知你的人,用最快的速度将云凌章带回来医治,云护卫死了,你也就不要让本王再看到你这张脸了!”

“属下遵命!”

空气之中不再有刍风的气息,他已走远。

男子复又从碟内取出一些鱼食,施施然的洒向池内争先恐后抢食的鱼:“鱼尚且知道贪心,你却医贫不医富,南宫卿瑾,有意思。”

昏暗的房间内,南宫卿谨悠悠转醒。头痛欲裂,平日里很是平静的心绪,此刻异常的慌乱,可是她......找寻不到致使她如此的根源。

仿佛是做了一场噩梦的,梦里南宫苑被毁,仙儿被捉......自己又变成了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的孤儿。

下意识的拍了拍发沉的脑袋,南宫卿瑾想当然的以为,那不过是个梦。

可是,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只怕黑,所以南宫苑日夜通明,绝对不会有这般暗的地方。

自己......这是在哪里。

“醒了?”昏暗的房间内,看不清楚方向,南宫卿瑾听到低沉的一声,一个激灵,这个声音太过冰冷,仿佛来自地底深处。

“是谁?”南宫卿瑾一瞬间将身体绷紧,满身戒备。

就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光明瞬间耀满屋内。

南宫卿瑾下意识伸手挡光,等慢慢适应了,随即将手放下。

不远处,不出三步的距离,端坐着一个身着墨绿色锦袍的男子,那名男子生的极美,身形偏瘦,肌肤如玉,模样似那温润无双的俏郎君,一双狭长的桃花眸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除却狭长桃花眸之间时而流露出来的魅,南宫卿瑾道觉得眼前此人身上有骨子书生气。

兀自心惊,方才的声音是他发出的?

这般美的男人却有那般冰冷的声音,如此一来,男子的样貌与声音不大相配。

思及此的时候,便是开始察觉到不对劲了。

这里一定不是南宫苑,此人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

南宫卿瑾心中疑惑,看看男子,又看看四周,询问道:“你是?这里是?”

皇甫空冥闻言起身,负手而立,两步走于她面前站定,眸光淡淡,却是在打量她。

他离的这般的近,她便是发现,原来他很高的,最起码要高出她一个头。此时他站在她的面前,无形的压迫感笼罩着她。

南宫卿瑾下意识的觉得此人离自己有些近了,想要向后退两步,却听闻眼前人开口。

“我是谁并不重要,南宫苑既已化成灰烬,你便安心呆在这里吧,我不会亏待你的!”皇甫空冥看中的是她的医术,要不是因为觉得她还有点用处,早就将她给杀了。

声音依旧冷冽,像寒冰化作的剑一把一根根的刺过来,因为他口中的话,因他这般的语气态度,南宫卿瑾只觉大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一阵头痛,火……大火……南宫苑起火了!

南宫卿瑾摇摇头,努力想要让这些痛感离自己远一点,可是此时,灼热感铺天盖地而来,大火就好像在她周身燃烧起似的。

脑海中的画面清晰可见,她难过的将脸捂上,她不想要再面对第二次,可是......

已经清晰的记忆,风雨欲来。

赵大伯为恩人求诊,自己不愿坏了规矩医治,当时自己已经让仙儿送客了……可是赵大伯与那名受伤的男子还未走出丹阳厅……厅内涌进了数十名黑衣人……打伤仙儿,带走了赵老伯和那个受伤的男子,自己与黑衣人纠缠,擒拿散打之术皆然用上,却未能敌过,被打晕……晕倒之前……火!火!大火!他们在南宫苑放了火!南宫卿瑾一阵心痛,捂着胸口猛烈的咳嗽:“火!大火!我的家!我的南宫苑!”

南宫卿瑾一个箭步跑到皇甫空冥眼前,愤恨道:“是你……是你让人放的火!你毁了我的家!是你毁了我的南宫苑!”

南宫卿瑾气的发抖,心里不断地泛酸。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三年,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自己忍受孤独和艰辛建立起南宫苑,这才有了一个安身之所。

可是,这个男人!他竟然!他竟然轻易就毁了自己三年的所有!

“那又如何?”皇甫空冥比南宫卿瑾高出整整一个头,眼眸微敛冷冷的看着南宫卿瑾,随即冷笑,道:“呵!南宫卿瑾,医者都不愿医治病人了!你那南宫苑留着有何用?”

“你!”未曾想到这人如此的无赖,南宫卿瑾伸出手指着他,怒吼道:“我医病自有我的规矩,坏了我的规矩,自然是不医!”此时,她便是有几分明白了的,想必那名被赵大伯带去自己那里救治的男子跟眼前这个男人有关系,若非如此,他又怎会因自己不医治那人而将自己的南宫苑给烧掉。

可是这人的做法实在是可恶,难道在这个国家就没有王法了么?杀人放火是想做便可以做的事情么?

南宫卿瑾的心中凄然与愤然交织在一起。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南宫卿瑾于珩山行医,与世无争,规矩便是规矩,你的人我不医你大可以到别处去医,为何要烧了我的家?你可知道,那是我付出了多少才拥有的,你有什么权利毁了我拥有的一起!”一直以来,她以为自己能够过上稳定的生活了,日后简简单单,度余生。

可是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竟然将她的一起给打破了。

口中愤愤,心中却是哀恸一片,察觉到面上湿湿的时候,才知晓自己是流泪了的。

下一秒,下巴被对面的男人掐在手中,只见他面目阴冷,对她根本谈不上任何一丝丝的怜惜,道:“南宫卿瑾,在本王眼中,你连蝼蚁都不如!本王随随便便的就可以将你给杀了,本来你这条性命是没有必要留着的,可是,看在你会点医术的份上,姑且先将你的性命给留着。”

话音止,看着南宫卿瑾的模样颇为认真,见她姿容清丽,若是细细的看来,却也是顺眼的,此时梨花带雨的一张脸,竟然生出几分较弱之意,掐着她下巴的动作微微移动至她的脸上,一阵轻抚。

当他第一眼见到南宫卿瑾的时候,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一个人。

轻抚着南宫卿瑾的手刚要收回,却在摸上她的耳后的时候停下来,感觉而后的肌肤与脸上的肌肤触感很不一样,凝眸盯着南宫卿瑾便开口问道:“你可是戴了人皮面具?”

南宫卿瑾吃惊的推开眼前的皇甫空冥向后退了好几步,淡然的眸光之中满满的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男人,口中颤声道:“你......你是怎么发现的?”人皮面具明明天衣无缝,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戴了人皮面具的。

因后退的步子太过慌忙,不小心便是踩在了后身的衣摆上的,只听“斯拉”一声,后身的衣摆整个被撕扯下来,南宫卿瑾也堪堪的跌倒在地上。那翻模样,很是狼狈。

她的面上,也满满的羞怯之色。

摔倒在地上迟迟不能起身,便是因为那突入而来的一下真的给她摔疼了的。

她忍不住的想,不可能啊!她戴了整整一年的人皮面具怎么会被他给发现呢?这......太不可思议了!

“摘下来!”

皇甫空冥命令般的开口道。对于南宫卿瑾的身份,他一直抱有好奇。因她在珩山的名声实在是太大了,她会医术,又很是乐善好施,珩山脚下的百姓视她于那珩山的守护神一般。

只要见到她的人,都会尊称她一句“宫主”。

皇甫空冥很早就听闻她的名头了,却是未曾将她放在眼里过。再者说,在皇甫空冥的眼里,又何曾容得下任何人。

他看中的,是她无双的医术。

“不要!”南宫卿瑾果断拒绝,凭什么你让我摘我就要摘!

下一秒,皇甫空冥用南宫卿瑾难以想象的速度至于她身前,一只手抓着她的肩膀,一只手去撕开她面上的人皮面具。

“你放开我!放开!放开!”南宫卿瑾使劲挣扎,却发现根本是毫无作用的。她的力气在他面前,真的是太过渺小了。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小说全文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