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落尽思瑾年》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童馨陆瑾年)

  • 时间:
  • 繁华落尽思瑾年冰糖小雪球
  • 来源:zzy

《繁华落尽思瑾年》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童馨陆瑾年)

《繁华落尽思瑾年童馨陆瑾年》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繁华落尽思瑾年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繁华落尽思瑾年第1章 交易

童馨低着头走出电梯,踏着酒店走廊风格夸张的地毯,快步走到了一扇高大的欧式雕花门前。

不是她对门牌号烂熟于心,而是根本不用看——这是艾德勒酒店顶层唯一的一间总统套房,想错都错不了。

四年前的童馨来过这里,那时,她还是尊贵的客人,短短几年过去,纸醉金迷的生活,和那个刁钻任性的自己,好像都远远地离她而去,如今的她,只能用一件可笑的风衣遮住赤.裸的身体,紧张兮兮的推开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门,用自己的身体来换给母亲治病的钱了。

门没锁,房间深处传来隐隐的音乐声,明显是在等她。

卧室的门虚掩着,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即便是已经结婚了好几年,这却还是她的第一次,一想到这里,童馨嫣红的唇角漾起一抹苦笑。紧张让她的手里满是细汗,她犹豫着,推开了那扇门。

撞进眼里的画面如同一颗无形的钉子,将她生生钉在了原地。

坐在床上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浴袍,腰带绑的松垮,露出领口的大片堪称白皙的肌肤,却因为肌肉的线条显得毫不弱气,反倒透出了独特的清澈气质。如果不是那一身气势压着,简直让人无法相信这样一个人会在J市权势滔天。

童馨却毫无惊艳的心思,她苍白的脸上褪尽了血色,眼底已是一片惊惶的惊涛骇浪,巨大的震惊让她几乎喘不上气来。

她花了太久才从震惊中缓过劲来,怔怔的开口:“陆瑾年,怎么……会是你?” 

“怎么,很意外?”男人好整以暇的将她上下打量,目光在她的脸上停留,似乎很满意她的惊讶。

“为什么?”童馨怔怔的重复着,脸上写满了疑惑。

她家在四年前破产,父亲入狱,她和母亲被赶出家门,一下从高高在上的夫人小姐,落成了身无分文的社会底层。

如今母亲重病,她走投无路只能出卖身体,可为什么那个花一千万拍下她初夜的金主,会是陆瑾年?

“这还要问为什么?童小姐,既然你现在有钱就能上,我出了钱,为什么不行?”陆瑾年理所当然的语气近乎轻蔑,从床上站起身,朝童馨走了过来。

陆瑾年身材高挑,妥妥的一米八以上,站起身来很有压迫感。看他过来,童馨干脆转身就跑,却被陆瑾年猛地一扯,衣服滑落,直接露出了半边赤.裸的肩膀。

“放开我!”童馨又羞又怒,想挣扎却又怕衣服再往下滑。

陆瑾年眉头一皱,一手抓住童馨,一手扯开了童馨的腰带。

她那件掩人耳目的风衣里面,竟然只穿了一件比基尼式的透明内衣。

两人都是一愣,童馨连忙扯回衣服,遮住身子,却听陆瑾年讽刺的开口:

“没想到童大小姐,也会穿的这么骚。”他瞟了瞟童馨的身体,语气轻描淡写,却让童馨气得满脸通红而无从辩解。

“或者说,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只是我一直没发现?”他缓缓靠近,目光仿佛黏在了童馨身上,毫不留情的雪上加霜。

童馨停下手上系腰带的手,猛地后退了一步,她抬起头直视着陆瑾年,突然笑了出来,一字一句道:“陆瑾年,要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没有陆瑾年,她的父亲不会被抓,母亲不会生病,而她也依然会是J市顶层圈子里小有名气的千金小姐,此时会在国外读大学,偶尔旅游,也许会住进英国的艾德勒酒店。

“你那是自作自受。”陆瑾年微微低头,坦荡而无奈的看着她,不为所动。

“我自作自受?”童馨指着自己,怒极反笑,她红着眼睛道:“你说的没错,的确是我的错。谁叫我瞎了眼,看上了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王八蛋!”

陆瑾年挑眉,让童馨直觉危险,他说道:“我禽兽?童馨,你怕是没见过真正的禽兽。”

他果然猛地凑近,扳住童馨的肩膀,近乎凶狠地吻了下去。

童馨想躲,却躲不及了,她蓦地睁大眼睛,一时间忘了反应,只感觉那灵活温热的舌头已经不满足于唇瓣之间的厮磨了,正在试图撬开牙关,品尝自己的更深处——

她卯足了劲,猛地一记膝击,结结实实的顶在了陆瑾年的胯下。

“嘶——”

局势瞬间变幻,陆瑾年倒吸一口冷气一口气,身子像虾一样弓了起来,恨得咬牙切齿。

“童……馨!”

童馨的胸口因为先前的缺氧剧烈起伏着,她看着痛苦的陆瑾年,心中毫无同情,只有被冒犯的羞耻和愤怒:

“陆瑾年,我再落魄,也轮不到你来胡作非为!”

陆瑾年在剧痛中抬起眼,一双眼里流露出的情绪好像恨不得要把童馨吃了一般,咬牙道:“呵,童馨,你以为踢我一脚,就能逃了?”

陆瑾年站了起来,强大的气压逐渐逼近,童馨却无所畏惧,刚刚那一脚她可是用了力气的,陆瑾年这时候应该也不好受。

也正是因此,童馨站在原地,看着陆瑾年一手捂着胯下,一边朝她逼近,细细端详了一番他的脸。

陆瑾年好看,当然不只是因为一张脸,否则当年的童大小姐也看不上他。

他身上有种刀刃般冷冽锋锐的气质,在他还是个家境贫寒的高中生时就存在了。经过几年的磨砺和沉淀显得越发出挑,即使是现在的童馨,依然有些移不开眼。

不过,在那样惨烈的粉身碎骨后,她绝不会再犯一次错误了。

她看着捂着胯下,面色铁青的男人,不自觉地浅笑出声,轻柔地开口:“陆瑾年,以为现在得志了,有钱了,就能为所欲为了吗?我告诉你,我就算卖给猪,卖给狗,也不会卖给你这样的人渣。”

这句话深深刺激到了陆瑾年,他伸手就想把童馨按在怀里,童馨却早有预料般飞快的转身,潇洒的摔门而去了。

童馨其实一点都没变,落魄的生活磨平了她的棱角,可骨子里,她永远是那个心高气傲的大小姐。

他爬起身,唇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抹弧度。

他有自信让童馨后悔。

童馨麻木的看着楼梯间窗外的夜色,好像想了很多,却又像什么都没想。

她刚刚挂断医院打来的电话。

主治医生告诉她:她母亲突然昏迷,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病情已经急转直下,出现尿毒症的症状了,但还有救——还清欠医院的一百万医疗费,然后找到能配上型的肾源,进行肾移植手术。

除去之前卖身得到的二十万,还有八十万的缺口。

童馨闭了眼,强忍着眼眶的酸涩,挂断了电话。呆立许久后,她咬了咬牙,走下楼,穿过马路,走进了对面的一家小旅馆。

钱,只是钱的问题而已,她连身都可以卖,还怕筹不到这点钱?

童馨走上楼,紧张而坚定的敲响了娜姐房间虚掩的门。

娜姐总说自己的职业是中间人,其实说白了就个是拉皮条的。不过她做的是高端生意,专门收那些像童馨一样容颜身材俱佳,或者魅力出众的妙龄姑娘,把他们介绍给挑剔而阔绰的,如陆瑾年这样的金主。

“进来吧。”

童馨推门进去,见娜姐正站在窗前,对着窗外的夜色抽烟,似乎不打算说话。童馨只得先开口:

“娜姐……我刚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我妈病情恶化……”

“不用说了。”娜姐转过身,叼着烟,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

“童馨,你是不是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惹了大麻烦?”

童馨瞪大了眼睛,自己惹了麻烦?难道……是陆瑾年?

“真特么是蠢货……”娜姐小声骂着,把烟头扔在地上,用鞋底用力捻灭。

“别来找我,快特么滚。自己惹了大人物,还要把老娘拖下水……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娜姐化了浓妆,黑色的粗眼线、没有光泽的皮肤配上那阴狠的语气,真有几分吓人。

童馨没敢再问,怀着一肚子的疑惑和气闷,走了半个小时路,回到了她们母女俩破落的出租屋。

治病的钱不是打打工就能筹得到的,童馨想来想去,还真没想出卖身之外的办法。

几天时间过去,她辗转了几家风月场所,却无一例外的遭到了拒绝。在她不断的追问下,童馨终于知道了原因:不是她有什么问题,而是某位大人物下令封杀她,他们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收她。

这样权势滔天的人物,除了陆瑾年,童馨真想不出还得罪过谁。

童馨打拼四年,第一次真正感到了走投无路。打工辛苦,可好歹看得到希望。毕竟钱虽然少,可攒起来就多了。

她茫然的走在街上,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她,声音冰冷而坚定:

“上车,别让我拖你。”

童馨看了看陆瑾年,绕过车就自顾自走了开去。 

“陆总的车我坐不起,劳烦您放过我。”

“放过你?呵,”陆瑾年嗤笑一声,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方向盘,“我花五十万拍下了童馨小姐的初夜,钱我出了,人却没拿到。”

童馨愣了愣,陆瑾年话没说完,可其中的意思却是在明显不过了。

繁华落尽思瑾年第2章 身体的筹码

“给我点时间,我可以把我拿到的二十万还你。”童馨攥紧了双拳,竭力平复下自己的情绪。

“可我出了五十万。” 

“剩下的三十万你该去问那些中介要。”童馨皱了皱眉,瞪了一眼陆瑾年。 

“这可是你单方面毁约,自然应该承担我的全部损失。”

“你!”陆瑾年斜靠在车窗上,说出的话却让童馨一下子炸毛。

童馨深呼吸了几次,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斜睨了陆瑾年一眼,而后绕开车子朝前走了过去。

“欠你的,我会还你。” 

看着童馨的反应,陆瑾年不禁笑了声,眼里闪过了一丝志在必得,“童馨,我不想让你走,你真以为自己走得掉?”

童馨在把自己拿出去拍卖的时候,就做好了金主或老或丑,或猥琐或变态的准备。她自认有信用,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反悔,可是……换成了陆瑾年,她怎么能接受,怎么可能接受!

“别那么急,我们聊聊。童小姐接下来打算去哪里赚钱呢?再去卖身?就算你不在乎,你母亲能不在乎吗?以她现在的情况,还能活多久呢?”

童馨微微皱眉,看着陆瑾年,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童馨脚步一顿,身上憋着的一股劲全都掐进了手心里。

虽然不愿承认,可她还是不得不承认陆瑾年说得对。她和陆瑾年,早就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对手,她就像一只小蚂蚁,爬来爬去,永远爬不出陆瑾年的手掌心。

“上车,别让我说第二次。”

童馨在原地愣了一会儿,随即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两人都没再说话。陆瑾年停好车,带着童馨进了自己的豪华别墅。

等童馨洗完澡回来时,就看到陆瑾年正靠在床上,见她进门,朝她勾了勾手,示意她过去。

陆瑾年轻蔑的态度让童馨既羞耻又恼火,虽然道理上完全说得过去。可她就是迈不过心里的那道坎,还是在床边停下了脚步。

他看了童馨一眼,拍拍床,示意她上来。

“陆瑾年,你不能……”

“我不想动粗。”陆瑾年淡淡地看了童馨一眼,平静的仿佛在说什么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不是诱惑一个女人出卖她的身体。

童馨沉默了,原则在软肋面前,真的是很脆弱的东西。而她的软肋,正拿捏在陆瑾年手里。童馨的眼底闪过了一丝苦涩,指甲狠狠地嵌进了肉里。

当童馨缓过劲时,陆瑾年已经坐在一旁把自己清理干净了。

童馨扯起唇角,径自走进了卫生间,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如蒙大赦的撑上洗手池,扶住了就要摔倒的身体。

真是可笑啊,结婚几年,陆瑾年都没碰自己,等到他把自己害得家破人亡了,离了婚了,反倒花了五十万拍下了自己的初夜。

她在陆瑾年面前是强忍着,其实每走一步,身体内部都如刀割般疼痛。她疲惫而缓慢地打理好自己的身体,又梳了头发,想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体面一点。

陆瑾年依然坐在床上,可一双眼却忍不住盯着童馨的背影。

当年童馨用钱赶走了苏子染,还用钱逼着自己娶她,呵,那如今,自己也要用钱来羞辱她。陆瑾年眼里闪过一丝恨意,可转念却不由得想到如果自己那天没去,那女人现在是不是躺在别人身下?一想到这里,陆瑾年只觉得自己心口一窒。

童馨出来时,陆瑾年依旧是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份文件静静的看着,仿佛根本不在意她的出现和存在。

她没有忘记今天自己受尽折辱的目的,咬牙提醒道:“钱,我的……八十万。你说好的医疗费。”

床上的男人挑眉,似乎很惊奇:“八十万?你还不值那个价。”

童馨瞪大了眼睛,却被一份文件砸到了脸上。

“自己看。”

“陆瑾年,说好要帮我妈妈付医疗费,你凭什么反悔?”童馨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被欺骗,被愚弄的愤怒。

“哦?那在酒店里,你又什么反悔?”陆瑾年笑的几乎欠揍。

童馨强压下心底的怒火,捡起地上的文件,看完一遍,更是气得想骂娘。

所谓的协议,其实就是一个包养合同。不仅是她的身体,就连她的自主意识,也被当成一种商品写在了条款里,明码标价的出售。

可都做到这一步了,她又该怎么回头,怎么反悔?

童馨被陆瑾年折腾了半个晚上,后半夜又为了合同进行了一番激烈的抗争,最终不仅没抗争成功,还平白赔上了自己仅剩的一点精力。

结果还没睡到几个小时,她就被一通电话吵醒了。 

医院告诉她她母亲夜里接受了手术治疗,手术很成功,已经醒来,度过危险期了。

童馨困得要命,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可还是坚持着爬了起来。她正愁着要怎么去医院,就见陆瑾年衣冠齐整地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仿佛对一切早有预料。

“我正好要去医院。”

童馨很不愿意接受这种强制性的恩惠,却毫无办法,只能坐上了陆瑾年的车。

叶云被转出ICU后,就在陆瑾年的安排下住进了单人病房。童馨见母亲靠坐在床头,虽然有些虚弱,却看起来精神不错,让她松了一大口气。

“馨馨,你来啦?”叶云原本在闭目休息,发现童馨进来,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童馨蹲在床前,握住了叶云的手,发现那记忆中那白皙细嫩的细腻触感,已经悄然变成了写满沧桑的枯瘦褶皱。

叶云伸出没在输液的那只手摸了摸童馨的后脑勺,把她搂进怀里,说道:“馨馨,别担心,妈妈已经没事了。”

“嗯。”童馨把头埋在叶云怀里,呼吸着令人感到安心的,母亲的味道,鼻子忽然有些酸。

原来失而复得的感觉,是这么苦涩而美好。

“我这个手术,一定花了不少钱吧?我今天问大夫,他们说已经付上了,连带之前的一起,这么一大笔钱,馨馨,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叶云捧着童馨的脸,怜惜中带着一丝隐隐的担忧。

童馨心一凉,正在思索如何作答之际,就听开门声响起,她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床上的叶云就颤抖着抬了起手,已是惊怒交加:

“陆瑾年?”

童馨顺着看过去,果然见陆瑾年一身黑色风衣,一只手插在风衣口袋里,长身玉立的站在门口,浑不在乎的朝着童馨眨了眨眼。

叶云胸口剧烈的起伏,似乎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想尽量显得平静,可脸上掩饰不掉的不敢置信还是深深刺痛了童馨的心。

“童馨,你实话跟妈讲,这钱到底是谁付的?”

叶云不傻,看到这幅情景,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她还是看着女儿,用尽了全身的力量,祈祷着她能说一声不。

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叶云等到的只是童馨不声不响地默认,她的一颗心慢慢沉了下去。

“我叶云是造了多大的孽,才会养出一个你这样的孽女!”一股气从尾椎骨冲到头顶,几乎让叶云头晕目眩,险些昏过去。她满脸通红的喘着气,看着依旧低头一声不吭的女儿,仍然无法接受她和仇人交往的事实。

啪——

童馨只觉一阵劲风扫过,带来屈辱的一声脆响,脸上疼的犹如火烧。她听到母亲愤怒的吼声从头顶传来,嘶哑的传递着骨子里透出来的心凉。

“童馨,你怎么会这么贱,跟你的仇人在一起?你忘了是谁害得你父亲入狱?你忘了是谁害得我们家不成家,颠沛流离,害得我生病住院,害得你辛苦谋生的吗?你记得那些人,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吗?你都忘了吗?忘了造成这一切的人,到底是谁?”

童馨慢慢回过头,痛苦的闭上了眼,她有太多太多的委屈,可在这字字血泪的控诉面前,根本无从申辩。

“我叶云没有你这样的孽女,童馨,你给我滚出去!这个院我也不住了!”丧夫与落魄的恨意在心中燃烧,叶云拉扯着身上的输液管,却在下一秒被陆瑾年按住。  

繁华落尽思瑾年第3章 母亲的耳光

“你死了,这世上就只有童馨了。”只不过短短一句话,就让叶云一下子瘫软,陆瑾年,是在威胁她?是啊,她死了,童馨一个人面对陆瑾年,又该受多大的委屈?

“好好休养。”陆瑾年的眼神里带了点威胁的味道,随即就拉着童馨走了出去。

童馨跟在陆瑾年身后,偷偷抹了抹眼角。她讨厌在人前哭,尤其在陆瑾年面前。直到她坐进副驾驶,在后视镜中看到自己了通红的双眼,突然觉得很可笑。

她转过头,几乎是嘶吼着的:“陆瑾年,你现在满意了?”

“童馨,用这种语气对金主说话可不好。”陆瑾年看着童馨红肿的眼睛,笑了笑,他发动汽车,“别着急,你欠我的债,我会一分不少的讨回来。”

出于某些古怪的心理,亦或是单纯的不想让童馨挣扎,今晚的陆瑾年再次捆住了童馨的手。

不同的是,这次在被陆瑾年强制摆出各种屈辱的姿势,被迫承受一轮又一轮的横冲直撞后,童馨终于得偿所愿的昏了过去。

直到凌晨一点,陆瑾年才抱着童馨走出了浴室,将她放在床上,轻轻地盖好了被子。

他静静观察了一会,确认她真的睡着了,然后放轻脚步走出了卧室。

他坐在书房的办公桌前,打电话吩咐了手下发动自己所有的力量寻找合适的肾源,接下来,也不顾会不会吵醒别人,他开始不停地联系自己认识的所有可能有相关资源的人,终于在一个小时后,得到了确凿的回复。

能够匹配何云的肾源,找到了。

他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拨通了最后一通电话。

对面的环境异常嘈杂,有人大声放着音乐,仿佛在狂欢,而对面的年轻男人几乎是对着电话吼。

“Hi,陆,最近过得好吗?”杰森顿了顿,突然想起来:“唉,等等,陆,你那边现在是凌晨啊?你这么晚打过来干什么?”

背景噪音越来越小,他的声音逐渐清晰了起来。

陆瑾年翘起一边唇角,说道:“好日子过够了,杰森,买最早的机票回国,有个手术要你做。”

陆瑾年顿了顿,斟酌了一番,说了一句:“有点特殊,具体情况到时候见面说。”

然后就很不给面子的挂断了电话。

等他做完一切,疲惫的回到卧室时,忍不住停在床前,看了看床上熟睡的女人。

真是……可惜了。

陆瑾年表情复杂的伸手抚上童馨安静的睡颜,深不见底的黑眸中光芒闪烁……

三日后,在听到手术结果的那一刹那,童馨就如一个终于被释放的犯人,几年来积压的情绪一股脑涌上心头,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泣不成声。

可当这期盼已久的一天终于到来时,她却不怎么开心的起来。和母亲的关系,和陆瑾年的协议,都成了在她头顶盘旋不去的阴云,遮天蔽日,压得她喘不过气。

和护士沟通过简单的情况后,童馨在病房门口的走廊上见到了给何云做手术的医生。

她想象中能进行这种高难度手术的一定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大夫,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自己面前这个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浑身上下除了白大褂没有一处像医生的年轻人。

杰森倒是很不见外,他轻轻挑了挑眉,半开玩笑道:

“您就是童小姐吗?之前在陆瑾年给我介绍的时候,可没有告诉我你有这么漂亮。”

童馨有点尴尬,笑道:“过奖了,谢谢您,叫我童馨就好。”

她很诚恳的说出了自己对杰森救母之恩的感谢,并很大方的夸赞了他医术高超却这么年轻。杰森专注的听着,适时的做出回应,绅士的表现和吊儿郎当的外表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让童馨有些惊讶,几乎怀疑他是个外国人。

她提出要请杰森吃饭作为答谢。杰森认真的想了想,提议道:“请吃饭太麻烦了。明晚我要参加一个宴会,要不,你来做我的女伴吧?就当是对我的感谢了。”

杰森看起来有些为难:“说真的,我现在正缺女伴,你来,是帮我解决难题。”

他看着童馨,眼神中带着点任何女人都不会反感的,并不过分的热切。

童馨本能的觉得不妥,可出于感谢,加上仔细想想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便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晚上,她拿出了压箱底的一条白色长裙,细细描了妆,被杰森开车接到了宴会所在的酒店。

童馨对这种上流聚会的晚宴并不陌生,她扫视了一圈会场,目光却突然一顿。

人群中,一个身着红色晚礼服的女人正偏着头,和一个西装革履的高挑男人笑语晏晏。女人背对着她,只看的见一个窈窕动人的背影和模糊不清的侧脸,而那男人……

“老天……”杰森的目光和童馨落在一处,惊到:“是陆啊,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看见的,童馨又何尝会看不见?

她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那两个熟悉的身影,脑袋嗡嗡作响。

那个高傲窈窕的身影,不就是最近要和陆瑾年订婚的蒋夕瑶吗?

眼前,陆瑾年和蒋夕瑶皆是带着笑意,他眸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开心笑意,仿佛,那样的笑意只是为了蒋夕瑶。

童馨手指蓦然紧握,心隐隐地抽痛了一瞬,片刻后,她转身,低声道:“杰森先生,我们走吧。”

说完,她不去看杰森的反应,径直绕开了那让她揪心的一幕。

杰森一愣,看看童馨清瘦的背影,孤独而哀伤,心仿佛被狠狠揪了一下。

再抬眼向陆瑾年那那个女人看去,他眼中带着几分不赞同。

片刻后,他恍然意识到童馨已经走远了,忙跟了上去。

“童馨。”他犹豫了下,弯弯眉眼笑道:“你别难过,我觉得陆应该不是随便的人。”

“我没关系。”童馨轻轻扯了扯嘴角,似是无所谓的样子,实则心间已经是千疮百孔。

她垂眸,躲开杰森的眼神,心一阵阵的痛。

没错,陆瑾年不是薄情的人,一直都不是;可他的深情,从未给过她,而是给了苏子染,后来,更是出现了蒋夕瑶。

他和苏子染在一起时,他将她宠成了绝无仅有的小公主,在童馨把她逼走时,他卧薪尝胆几年,终于把童馨家弄破了产……

而他没有寻回苏子染,倒是又和蒋夕瑶打的火.热。

童馨仰头,将眼泪生生逼了回去,心头的酸涩却是越发难忍。

四年过去了,她终究是输家,陆瑾年对她的态度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童馨咬了咬唇,瞥见杰森若有所思的神色,不由脸上微红,轻笑道:“见笑了,我们走吧,你不是说还有应酬吗?”

应酬?杰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这是童馨在强行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由又好笑又心疼。

这样的女孩,陆是怎么舍得伤害的?

他没说出来,默契地将童馨带离这个地方,找了个安静的角落,那里桌上吃的东西很多,兴许她心情会好些。

果然,童馨看见甜点,心情稍稍好了一些,加上之前一直在忙妈妈的事,她早就饿了,便坐下来品尝宴会上精致的点心,暂时将陆瑾年的事抛在了脑后。

“童馨,”过了许久,杰森欲言又止地看着埋头一直吃的童馨,俊朗的眉间微蹙,轻声问道:“陆平时对你怎么样?”

童馨身子一震,握着叉子的手指轻颤,清亮的眸子似乎笼上了一层淡淡的阴翳。

她不说话,杰森却是看出了她“说”的一切。

看样子,陆和她的关系不怎么样。

童馨放下叉子,嘴里含着没吃完的糕点,像极了一只小仓鼠。

“嘘!”杰森打了个噤声的手势,俏皮地眨眼,挑眉轻声道:“今天就是来happy的,我们不谈别人。嘿,童馨,你刚刚吃的那个给我也来点。”

童馨歪了歪头,眨眼,低声应了声,便把一些刚点放到了杰森的盘子里。

不得不说,杰森是个讲笑话的高手,没多久,童馨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本没有多少血色的脸带了微微的红晕,这一笑,如河水破冰般,让人分外舒适。

杰森竟是看得痴了,直到童馨微有些不自在地低声咳了两下,他才回过神来。

借着十分熟练的破解尴尬技巧,他淡淡一笑,耸了耸肩道:“抱歉,美人一笑吹暖花开,我想念春天了。”

童馨怔了一瞬,不由觉得好笑,也就不再计较这些,很开心地和他继续聊着。

然而,谁都没有发现,在他们附近,多了一道炽热愤怒的眼神。

陆瑾年大掌紧握,眼中似乎有淡淡火光,紧盯着那两道谈笑风生的声音。

繁华落尽思瑾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繁华落尽思瑾年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繁华落尽思瑾年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