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同名小说宠无期傅战霆免费阅读&(苏锦月傅战霆)

2019-07-12 16:07:06来源:QR作者:月上云锦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月上云锦原创小说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苏锦月觉得自己这个戏剧般的人生还真是精彩,自己醒来却发现和她一夜缠绵的人不是她的男友,而她们现场羞辱她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出门回到家之后却发现自己家已经大变,集团破产,父亲自杀哥哥也出了车祸,而这一切都是那个渣男做的,现在她走投无路,但是傅战霆却来到她面前说要护她安稳。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同名小说宠无期傅战霆免费阅读&(苏锦月傅战霆)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第1章 这个男人,是谁?

繁复的吊灯别具一格,散发着微弱的光。

“嗯……”锦月觉得身子重的厉害,像是被庞然大物压着那般,她有些动弹不得,只能抗议的轻逸出声。

她吃力的睁开那双迷离的眸,她的理智早已被掏空,那双白皙的藕臂微微抬起,环抱住了压在她身上的伟岸男人,那完美的肌理和线条感让锦月的指尖微微发烫……

她看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脸,只有那极度模糊的轮廓,但那轮廓线条是绝对的完美。

她就像是那破布玩偶,被狠狠撕碎……这个男人,是谁?

可就在一切刚刚平息的那一刹那,极为尖锐的声音倏地响起!

“苏锦月,你真是*荡!”

下一秒,浑身无力的锦月整个人被狠狠拽了起来!

锦月只觉得耳边“嗡”的一声,她一点点睁开眸子……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锦月的脸颊上,她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这疼痛感也让她的脑袋更加清楚起来。

“苏锦月,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不知羞耻的朋友!”

锦月望着眼前怒气冲冲的乔语筝,微愣住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紧抱住了下滑的薄被,低头一看,这才看到自己身上那点点的印记,她轻轻一动身子,痛的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刚才所经历的一切不是梦?竟然是真的?!

锦月的脸色瞬间煞白,错愕的望着眼前的乔语筝,“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还有脸问?苏锦月,你看看你现在的这幅样子,一看就被人爱过,你胆子真的大啊,偷人偷到傅家主宅来了,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乔语筝破口大骂,怒气冲冲的指着锦月。

听着乔语筝的指责,锦月感受着她言语里的愤怒,一下子无法做出回答。

这不是真的!

锦月不停地摇着头,说什么也不相信!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记忆非常模糊,锦月只记得今天是她未婚夫傅浩帆回国的日子,她是来这里找他的啊!

可是又怎么会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就连那个男人是谁,她都不知道!

“不可能的……”锦月的小嘴微启,喃喃出声,“傅浩帆回来了吗?我要见他!”

就在锦月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傅浩帆进入了房间内。

他温润尔雅,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满脸都是对锦月的失望,痛心疾首的看着她。

“我已经回来了,锦月,真没想到,背叛我的人竟然是你。”

锦月在瞧见傅浩帆的那一刹那,眼眶瞬间就红了,眼泪打转着,随时都会滑落而下……

“我没有……”锦月的声音很是无力,她身上全然都是印记,现在的她根本就是百口莫辩,就连张嘴解释都是越描越黑。

乔语筝听到锦月的否认,突然就笑了起来,那满是讥讽的语气瞬间响起,“没有?苏锦月,既然你没有背叛傅浩帆,那你解释解释这化验单是怎么回事!”

下一秒,一张医院的化验单丢在了锦月那张白皙俏丽的容颜上。

化验单掉落在了锦月的面前,她伸手拿起化验单,看到上面的检验结果,她完全懵了。

“怀孕两个月,苏锦月,你真是厉害!浩帆两个月前在国外,你偏偏怀孕两个月,你倒是说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哪里来的?!总不可能是浩帆的吧!”乔语筝质问着锦月,极为不善的看着她,咄咄逼人。

“这不可能!”锦月瞪圆了眸子,她身子微颤着,对这化验单的结果感到难以置信,“我没有背叛他,也绝不可能怀孕,这化验单一定是假的!”

“假的?苏锦月啊苏锦月,你睁眼说瞎话的能力真是厉害,这上面身份信息全部和你对的上,怎么可能是假的?医院难不成还能开假的化验单吗?”乔语筝冷声质问着锦月,像是证据确凿那般,对锦月步步紧逼着。

锦月皱着秀气的眉,浑身都在痛,但最痛的地方是左胸口的位置,那里隐隐作痛,抽痛的非常厉害。

化验单究竟是怎么回事?锦月无法解释也无从解释,这上面的身份信息的的确确是她的,可是她从没有去医院做过这种检查啊!

她抬起那双泪眸,望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傅浩帆。

“傅浩帆,你信我吗?”锦月深吸一口气,强忍着不让眼泪夺眶而出,她出声问他。

她要的,不过就是他傅浩帆的信任。

傅浩帆静静的望着眼前的锦月,约莫十几秒钟后,他才出声说:“月月,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你也都看到了,证据就摆在我的面前,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呢?”

言下之意是,他不信她。

听到傅浩帆的这一番话,一滴清泪瞬间夺眶而出,从眼尾急速滑落而下,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锦月抬手,不着痕迹的拭去了脸颊上残留泪水,她嘴角微微扯动,朝着眼前的傅浩帆笑了起来,那笑容无比惨淡。

“是啊,证据确凿,你怎么会相信我呢……你说得对,既然这样,那订婚取消吧。”

傅浩帆没有任何惋惜的表情,反倒是面露喜色,但只是那么几秒钟,他的表情很快又变得严肃、痛心。

锦月看着他此时此刻的表情变化,更是觉得啼笑皆非起来。

苏锦月,你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白痴,他傅浩帆早就不爱你了!

“苏锦月,就算你不说,浩帆也会取消这场荒谬的婚约,你现在这副破败的身躯,加上肚子里的那个东西,你根本配不上浩帆!主动取消婚约,算你识相!”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第2章 这笔账,我会和你算清楚!

锦月笑了笑,“乔语筝,我配不配得上傅浩帆,不是你说了算的,但是我主动提出取消婚约,是我苏锦月不要他傅浩帆,希望你弄清楚这一点。”

锦月此话一出,乔语筝的脸色一白,没想到再这样的情况下,锦月依旧能够挺起脊梁骨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乔语筝完全懵了。

没等乔语筝开口说什么,锦月便再次出声:“他这个未婚夫,我不要了,你这个假朋友,我也不要了。”

锦月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说的无比的淡定。

眼前的傅浩帆和乔语筝一脸震惊的望着锦月,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锦月会如此笃定,甚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将他们两个人全部一脚踹出了局!

乔语筝气的身子发抖,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苏锦月,你以为我想和你这样的贱货做朋友吗?我倒是要把傅伯伯和伯父叫过来,让他们好好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看看他们曾经心仪的儿媳妇现在这幅浪荡的模样!”

乔语筝话音落下,转身就朝着房间外快步走去……

锦月笑了笑,用那薄被将自己包裹住,而后她一点一点站起身,她浑身上下的每一块骨头都好痛,像是被狠狠碾压过那般。

她将那一头长发简单的绾起,望着眼前的傅浩帆,轻轻一笑。

傅浩帆被她这一抹笑给震慑住了,呆愣在了原地。

傅浩帆完全没想到锦月会这样镇定,甚至从容的整理着自己的长发,还不忘对他露出笑容……但他不知道锦月是在强颜欢笑,她的心里比谁都苦,比谁都难受。

约莫几秒钟后,傅家人很快齐聚在了房间门口,看到眼前的苏锦月,他们全部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是怎么一回事?”傅瀚明第一个冷静下来,率先出声问道。

乔语筝迅速添油加醋的说:“伯父,我刚刚不是和您们说了吗?苏锦月背叛了浩帆,给浩帆戴了绿帽子!关键是她竟然堂而皇之的和别的男人在傅家做出这种事情来,现在那个野男人肯定跳窗逃跑了。伯父您看呀,那边的窗还开着呢!”

锦月听到乔语筝这番杜撰出来的话语,觉得可笑至极,她嘴角微微扬起,笑的极为甜美。

“乔语筝,你连我的情人什么时候走的,你都清清楚楚,你不会是躲在房间里偷看吧?”

乔语筝怔了怔,有些失态的喊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苏锦月,你背着浩帆和别的男人乱搞,你还这么有底气?真是不要脸!”

锦月非但没有被乔语筝激怒,反而朝着她笑的更甜了。

锦月也没有和她废话,而是将视线移到了傅瀚明的身上,出声喊道:“傅伯伯。”

该有的礼貌,她苏锦月一样也不会少,但该狠的时候,她苏锦月也一样不会客气!

随后,锦月再次说:“傅家这样的名门望族,不会连一件衣服都不给我吧?我要是穿成这样从傅家走出去,明天的头条新闻,一定又是傅家的,到时候傅伯伯是不是还要感谢我?”

锦月的语气带着些许威胁,她很清楚自己现在处于劣势,如果不狠厉一点,她会被眼前这一大群人给剥皮抽筋,狠狠欺负!欺善怕恶,就是这个道理!

傅瀚明到底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姜还是老的辣,他没有生气,但言语也是非常不善,吩咐着一侧的佣人说:“给苏小姐准备最好的衣服,安排最好的车,用最快的速度送苏小姐回家,现在的苏家正是需要苏小姐的时候。”

傅瀚明的话完全就是话里有话,锦月一听就觉得不大对劲,她微微皱了皱秀气的眉,笑着说:“车就不必了,傅家的车,我没这资格坐,给我一套衣服就可以了。”

“就准备一套衣服。”傅瀚明再次吩咐着佣人。

很快,佣人拿来了一套全新的套装丢在了锦月的身上,很是嗤之以鼻。

锦月也不恼,拿着衣服进了洗手间,很快就换上。

等到她再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内早已是空荡荡的了。

锦月拿起那张掉落在床铺上的化验单,她身子虚软,无力的靠在墙壁上,眼睛酸涩的厉害,她深吸一口气,用力的闭上双眸,将随时可能会滑落的眼泪硬生生的往回咽。

苏锦月,你不能哭,现在这样的情况,容不得你掉一滴眼泪!

她挺直腰杆朝着楼下走去,可她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自己的步子是虚的,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来……

楼下,像是三堂会审那样,所有人都用审判的目光盯着她,她就像是被判了死刑那样,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

锦月很是冷静地挺直腰杆准备离开,但却被乔语筝给叫住了。

“等等!”

“还有事么?”

“拿着你做的芝士蛋糕,从这里滚出去,假惺惺的女人!”乔语筝将那盒芝士蛋糕塞到了锦月的手里。

盒子已经烂了,里面的芝士蛋糕也早就已经不成样子了。

锦月朝着乔语筝走近了一步,抬手将芝士蛋糕全部倒在了她的头上……

“啊——”乔语筝发出了惊恐的喊叫声,“苏锦月!”她生气的咬着牙,怒气冲冲的瞪着锦月,随即准备和她大打出手。

但锦月的速度太快了,直接抓住了乔语筝的手,而后抬手狠狠一巴掌打在了乔语筝的脸颊上……

“啪”一声响,在场的众人全部震惊。

“这一巴掌是我还给你的。”锦月那张漂亮的脸蛋凑近了乔语筝,她嘴角微微上扬,笑的灿烂,“你设计陷害我,这笔账,我会和你算清楚!”

乔语筝的脸色一白,一下子没了底气。

锦月看也不看众人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这个地方,她已经没有多留一分钟的必要了。

她只是觉得自己的脊背发凉,像是被一双充满着寒冷气息的利眸紧盯着……

她想回头找到这双眸子的主人,可是眼泪却在这一刻毫无征兆的滑落而下,她不能回头,只能快步朝着主宅外走去。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第3章 苏锦月,你是我染指的女人

此时,位于三楼上,那双利眸的主人很是慵懒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上全然都是极为可怕的冷意,深邃的眸散发着冷冽的寒光,他唇角微扬,似笑非笑。

“苏锦月,你是我染指的女人,你男人注定姓傅,可惜不会是楼下那个孬货!”傅战霆的嗓音极为低沉,那笃定的话语声慢条斯理的响起。

傅战霆,单单是这三个字,就足以让人闻风丧胆!这个不可一世、权势滔天的可怕男人,是澄江市帝王般的存在!

……

深秋的夜晚,无比寒冷,一声怒雷响彻云霄,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瓢泼大雨瞬间倾泻而下。

锦月拖着那破败的身子行走在这湿漉漉的街道上,那滚烫的热泪伴随着冰凉的雨滑落而下,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锦月,你看清楚了吗……你爱了那么久的男人,他不过是个人渣,在你最无助的时候,他不相信你,你们之间连一点信任都没有,你们的爱情真是可笑!”

锦月痛苦的闭上了那双通红的眸,伸手胡乱抹去了脸颊上的泪水,任由雨水冲刷着她,让她保持清醒!

她不会倒下,她绝对不会倒在这里,让他们看笑话!哪怕是爬,她也要爬回家!

她抽泣的厉害,在这空荡荡的街道上,锦月只觉得心凉一片,纤细单薄的身子微微发颤着,她一步一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那里,是现在唯一可以给她温暖的地方了,她好冷,真的好冷。

没走多久,锦月的双脚疼得厉害,她咬了咬牙,摘下了鞋子,她这才发现原来鞋垫下方有着碎玻璃渣……

她是痛到麻木了吗?竟然连碎玻璃渣也没有发现,她是痛到没有一点思考能力了吗?连这点伎俩都没有识破……

锦月没有丢掉这双价格高昂的鞋,她提在手里,赤足朝着家的方向走去。现在的她宛如一只可笑的落汤鸡,有没有鞋穿,早已经不重要了。

锦月到达家门口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只见大门敞开着,老管家一人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

“张管家。”锦月的声音颤抖的厉害,出声喊着面前的老管家、

张管家在听到锦月声音的那一刻,他迅速抬头望着眼前的锦月,看着锦月如此狼狈的模样,他很是错愕的问道:“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锦月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管家的问题,她要怎么说?说她被栽赃陷害?被傅家人当笑柄?说她和傅浩帆之间彻底完了,婚约彻底取消了吗?

锦月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就在此时,她的视线落在了里头空荡荡的正厅,沙发、茶几和所有的摆设全部都消失了,地上一片狼藉,整个苏家破败不堪!

锦月瞪圆了眸子,错愕的望着眼前这一切,她迅速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正厅内。

“张管家,这是怎么回事?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锦月的声音焦急万分,颤抖的非常厉害,她望着眼前的张管家,哽咽的问道。

张管家叹了一口气,“小姐,就在两个小时前,集团宣布破产了……”

“什,什么?!”锦月的步子彻底虚软了下来,她整个人蓦地倒退了好几步,而后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小姐!”张管家看到锦月跌倒在地,立即就要上前搀扶。

“爸妈呢?我哥呢?他们都去哪里了?”夏月抓着老管家的双臂,急急忙忙出声问道。

老管家看了看锦月,欲言又止。

“你说啊!我爸妈还有我哥呢,他们都在哪里?!怎么只有你在家里,其他的佣人呢?”

“小,小姐,老爷他跳楼自杀了,生死未卜,少爷在赶往医院的途中遭遇了车祸,老夫人现在正在医院,还不知道医院那边是什么情况,其他的佣人都已经走了,我留在这里……是看门的,以免那些债主又来搬东西抵债。”

“什么?!”锦月简直觉得难以置信,她在这一瞬间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耳朵,她是不是听错了?

一夜之间,集团破产。

一夜之间,她父亲跳楼,生死未卜,哥哥遭遇车祸。

一夜之间,整个苏家乱成一团。

锦月环顾四周,看着这狼藉一片的家,她感觉到的却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现在的苏家正是需要苏小姐的时候。

她的耳边,忽然响起了傅瀚明的话语,现在她明白傅瀚明这句话的意思了……

“小姐,你可要振作起来啊!小姐……你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啊!”老管家说着说着,老泪纵横,谁都没想到纵横了那么久的苏家,居然破败的那样快,宛若昙花一现。

锦月的身子发抖的无比厉害,她伸手环抱住自己颤抖的身躯,耳边不断响起“嗡嗡嗡”的声响,脑袋一片混乱……

她现在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我要去医院,我要去医院找他们!”片刻后,锦月这才一点点冷静下来,她用力的撑起自己虚弱的身子,忍着脚底的剧痛朝着别墅外走去。

“小姐!”老管家看到锦月的背影,迅速追了上去。

她要确定她的家人是不是都平安无事!

可就在锦月刚跑到庭院的时候,迎面直接撞上了一群长相魁梧,面色不善的彪形大汉。

他们一个个面目狰狞,在这寒冷的深秋,他们露着臂膀,展现着他们身上那极为吓人的纹身……

锦月瞪圆了眸子,被眼前这几个面目可憎的男人给吓到了,她朝后倒退了一步,声音微颤着问:“你,你们是谁……”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第4章 听说你是澄江市的法?

“你就是苏锦月?”男人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锦月,眼神就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锦月皱了皱秀气的眉,没有回答,准备绕开眼前的男人离开,毕竟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可是男人哪会允许锦月离开?他一把就握住了锦月纤细的手腕,将她整个人拉到了面前,他看着眼前的锦月,露出了极为猥琐的目光。

“你干什么!放开我!”锦月挣扎着,不停的推搡着眼前这个男人,她不再像是慌张的小鹿那样,而是使出所有的勇气和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直视着。

男人纹丝不动,握着锦月的手掌反倒是一点点收紧,他朝着锦月笑着,笑的极为龌龊,说:“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爸欠我们一大笔钱,现在苏氏集团倒闭了,集团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被搬空了,就连桌椅都没放过,既然集团里没什么东西可以搬了,我就来你家看看,搬东西抵债!”

“我们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搬走的了,不信你就自己进去看看吧!”锦月鼓足勇气道。

男人听着锦月的话语,忽然就笑了起来……

“小美人儿的话我怎么可能不信呢?我信,我信你家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但不是还有你吗?瞧瞧,苏家的女儿长得真是标致,你是你爸爸的掌上明珠,我今天就要尝尝你这个掌上明珠是什么滋味!”

男人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只听见“撕拉”一声响,那湿漉漉的衣服瞬间被撕裂……

“啊——”锦月发出了惊叫声,不停的做着反抗,伸手推搡着眼前的男人,“你放开我!张管家,报警!”

正准备上前营救的张管家迅速朝着正厅内跑去,可他刚跑没两步,就被另外一个男人一把抓住,而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老东西,还敢报警?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说着,男人在张管家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而后狠狠的朝着张管家的胸膛踩去……

锦月看到眼前这画面,倒抽了一口凉气,“张管家!”她想救他,可是根本力不从心。

张管家到底是上了年纪的,现在却被几个男人群殴着,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小美人儿,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想救那个老东西?”带头的男人抓着锦月纤细的手腕,那张丑陋不堪的脸迅速朝着锦月贴去……

锦月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男人的脸上,只听见“啪”一声响,随后,锦月用尽全身力气朝着他裤裆的方向狠狠踢去……

男人痛的大叫了一声,锦月趁着这个时候,立即想要上前去救张管家,可是这几个男人看着衣衫不整的锦月,虎视眈眈着。

“小姐,你快走,不要管我,快走……”张管家很是虚弱的出声。

锦月的心里不是滋味,但她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是这些男人的对手!

她要逃出去,报警!

她立即转身朝着铁门外跑去,可是下一秒就被一个男人狠狠的抓住了头发……

捂着裆部的带头男人望着锦月,大吼大叫起来:“把这个婊子给我摁在地上,老子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是。”其他几个男人应声后,随即就将夏月摁倒在了地上,泥水瞬间溅了起来,原先湿透的衣服眼下更是脏乱不堪。

锦月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狗,被几个男人狠狠的摁住了手和腿……

“放开我,你们这是犯法的!放开我!”锦月大声呼叫。

“犯法?”带头男人擦了擦嘴角的血渍,锦月那一巴掌可是打的不轻啊!

锦月害怕的浑身发颤,但却用着那满是愤怒和恨意的眼眸瞪着眼前的男人。

“小美人儿,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刚刚不是说犯法吗?那就让老子告诉你,在这澄江市,老子他妈的就是法!”带头男人很是凶狠,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那双丑陋的手就朝着锦月伸去……

“不要!”锦月发出了惊呼声!

就在此时,只听见“砰”一声巨响,那个带头男人被摔倒在了一侧,足足被摔了十米远!

锦月感觉到面前的光亮被完全遮挡住了,她回过神来后,迅速紧抱着衣着破烂的自己。

紧接着,她缓缓抬头,只见一个身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了锦月的面前,他那英俊的面部线条紧绷着,俊颜冷漠,浑身上下充斥着帝王般的气息。

这个男人只是站在这里,就给人一种压迫感,让人难以呼吸。

“你……”锦月瞪圆了眸子,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非常眼熟,“你,你是谁?”锦月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急急忙忙出声问道。

“我救了你,你连基本礼貌都不懂么?”

锦月咬了咬下唇,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她不对,他救了她,她应该说一声谢谢的。

“谢谢。”锦月开口道谢,而后询问着他,“请问你到底是谁?”

锦月只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但是她眼下一时半会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她的脑袋好像彻底当机了那样,今晚,实在是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了,多到让锦月脑袋乱哄哄的。

他没有回答锦月的问题,而是望着她,勾起了唇角。

没等锦月出声,他直接走向了那个被摔倒在地的带头男人。

带头男人吓得瑟瑟发抖,脸色瞬间煞白,刚才还气焰嚣张的他,一秒钟就变成了怂货。

“傅少,傅少饶命啊!饶命啊!”带头男人在看到傅战霆的那一刻,立即迅速的跪倒在了他的面前,不断求饶着。

傅战霆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鞋尖踩在了他的手背上。

随后,他微微蹲下身,那深邃的眸阴鸷的可怕,带头男人被傅战霆的视线吓得迅速低下了头,根本不敢看他。

傅战霆,澄江市最可怕的男人!无人敢与之为敌!

他鞋尖的力道一点点加重,带头男人痛的呜呼哀嚎起来!

“傅少,饶命……饶命啊!”

傅战霆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而是好整以暇的望着他,“听说你是澄江市的法?”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第5章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不,不是,我不是!您是,您才是!”带头男人立即摇头,那速度就和拨浪鼓似的。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带头男人一听到傅战霆的这一句话,更是吓得大汗淋漓,跪在这雨中不停的磕头。

“傅少饶命啊!我实在是不知道苏锦月是您的女人,我要是知道,您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碰她啊!”

“呵。”傅战霆冷笑一声,“你管不住下面的家伙,不如我帮你一把,嗯?”

就在傅战霆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只听见“咔咔”的几声响,带头男人痛的直接扑倒在了地上,手骨直接被傅战霆踩断了!

“傅少,饶命……饶命!”男人痛的直抽气,但却还在不停的出声求饶。

他的求饶非但没起作用,反倒是让傅战霆的脸色更为冷沉可怕。

“邢森。”

“是。”正在撑伞的邢森迅速应声道,“傅少的意思,我明白,请傅少放心,我会处理好他们的!”

傅战霆的唇角微微抽动,而后从邢森的手里拿过了那顶黑色的大伞,迈开长腿走到了锦月的面前。

正在给锦月撑伞的保镖识相的朝着傅战霆鞠了一躬,而后立即退到一边。

锦月怎么样也没想到来救她的人居然是傅战霆,他是傅家人!

“不用你假好心。”锦月伸手推开了傅战霆,宁肯淋雨也不撑他的伞。

傅战霆没生气,朝着后退的锦月迈近一步。

“苏锦月,不想被轮奸,就乖乖听话。”

“你威胁我?!”锦月怎么可能听不出傅战霆言语里的威胁。

“是又如何?”傅战霆伸手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将她一把拉入了怀里,完全不在乎她身上的泥水弄脏他高贵的西装。

他那双可怕的利眸半眯着,唇角的笑极为邪佞,“你拿什么和我斗?是你这肮脏的身子,还是这破败的苏家?”

傅战霆的语气是那样的云淡风轻、不可一世,可他偏偏说的就是事实!

是啊,她拿什么和他斗?现在的她什么也没有!就算苏家没有一丁点问题,她也不可能斗得过傅战霆!

这个男人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让她和整个苏家死无葬身之地!

锦月抿了抿下唇,眼眶通红,但她却也倔强的不让眼泪滑落,她不能哭!绝对不能在傅家人面前软弱,绝对不能在傅家人面前掉眼泪!

锦月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冷静,但声音依旧有些微微发颤着,“傅战霆,我斗不过你,所以……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样?”傅战霆的嘴角看似勾起,但却没有一点笑意,“能救苏家的人,只有我。”

“你是傅浩帆的小叔!你是傅家人!我不可能接受傅家人的救助!”

锦月站直了身子,但只有她自己知道,现在的她双腿根本是软的!

“你以为你的骨气很值钱?”

锦月心里很清楚,但骨子里的那仅存的一点倔强,让她绝对不接受傅家人的救助!

“我的骨气一点也不值钱,但绝对也不会向你们傅家人低头!”

“是么?我已经开始期待你下跪求我的画面了。”

傅战霆的表情森冷,但却带着些许玩味的笑意,那双深邃的眸里是被锦月点燃的盛怒!

就在下一秒,他微微松手,那顶黑色的大伞直接掉落在了锦月的脚边……

傅战霆转身,迈步离开,锦月望着他伟岸的背影,硬是将下唇咬破,她尝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你们几个,把这些人全部带走!”

“是,邢先生。”几个保镖立即应声,而后将那几个闹事的男人直接拖出了苏家庭院……

地上,是一条长长的血迹,这条血迹不知道是谁的,但却刺痛了锦月的眸……

张管家很是吃力的走到了锦月的面前,“小姐,现在要怎么办?”

“张管家,你还好吧?”锦月望着眼前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张管家,关心的问道。

张管家摇头,“小姐放心,我这把老骨头虽然老了,但这点我还是承受的住!”

锦月点点头,看着这漆黑的夜空,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这次,苏家深陷泥潭,能不能从这泥潭中爬出,还是个未知数。

家里遭遇了这样的变故,苏锦月,你不能再倒下了!

“小姐,现在要怎么办啊?”张管家询问着锦月。

锦月抿了抿下唇,是啊,现在该怎么办?她不过是温室里的花朵,根本什么都不懂,她帮不上什么忙,正是因为这样,锦月才无比的自责。

锦月一点一点冷静下来,她抿了抿下唇,望着这合上的铁门,她很清楚自己现在不能离开苏家,而且她去医院也帮不上什么忙。

“张管家,先把铁门关上。”锦月不确定会不会有人再来要债,关上铁门是对于他们人身安全的保障。

“好。”张管家立即应声。

等到铁门自动关闭后,锦月和张管家迅速进入了别墅内,别墅的大门也立即被合上。

锦月和张管家搬来了一些桌椅抵着别墅的大门,防止有人会破门而入,家里的所有窗户也都被锁住了。

“小姐,你还没吃东西吧,我先去厨房准备一些吃的吧,冰箱里还有一些食材。”

锦月摇摇头,她现在根本什么也吃不下。

“那小姐你上去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吧,这样容易感冒。”

锦月看着自己湿湿嗒嗒的样子,秀气的眉一点点皱起。

“张管家,你也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吧,记得要上药。”

“好的,小姐。”张管家朝着锦月点了点头。

锦月有些吃力的朝着楼上走去,现在的她,真的是疲惫极了。

她进入房间浴室内,打开那水龙头的开关,任由温热的水冲刷着自己……

——能救苏家的人,只有我。

——你以为你的骨气很值钱?

——是么?我已经开始期待你下跪求我的画面了。

锦月的小手一点一点攥紧,白皙的肌肤不停的被温热的水冲刷着,身上的寒冷被驱除,但心里的寒冷却加剧起来。

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豪门私宠:傅少一抱甜蜜蜜小说全文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