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同名小说家有警妻别放肆免费阅读&(安盛欢祁胤凌)

2019-07-12 16:32:29来源:QR作者:似锦

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似锦原创小说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一场误会,安盛欢认错人,惹到总裁,失身还被逼婚。闪婚嫁入豪门,却被婆婆不喜,小姑子不爱……纵然被总裁大人各种宠,可安盛欢还想逃。“还记得你救过一个男人吗?那就是我。”祁胤凌笑着压了过来。安盛欢哭了:“我救你,但没说要你以身相许啊!”

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同名小说家有警妻别放肆免费阅读&(安盛欢祁胤凌)

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第1章 认错人

酒吧里,人头攒动。

每个人都在释放着自己的压力,尽情随着音乐摇摆身体。

“你是不是姓齐?”

看着忽然坐在桌子对面的女人,祁胤凌挑了挑浓眉,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让身边的保镖把她驱走,而是饶有兴趣的弯了弯唇角。

“没错,姓祁。”

“我一进门,就猜到是你了!”安盛欢略带兴奋的直接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后拿过桌子上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豪迈的仰头一饮而尽,“我是第一次做这事儿,还有点紧张,你呢?”

身为刚提任不久的女警,她日常都是抓个小偷,做个笔录什么的,这还是第一次接到重大任务——潜入酒吧当卧底。

说不紧张是假的,不过倒也觉得挺刺激的!同事杨暖再三强调让她记住接洽人的特征:姓齐,穿黑色西装,坐在角落里!所以安盛欢进酒吧以后就直接盯上了坐在边缘处的祁胤凌。

虽然这酒吧的灯光十分昏暗迷离,但是她能感觉到对方是个样貌不凡!毕竟那深邃的轮廓摆着呢,一双黑眸幽深精锐,慵懒的斜倚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还真像是个富家子弟来消遣的!

上边果然没有选错人来扮演这个角色,所以自己演这个角色也不能让领导失望!

看她这么自来熟,祁胤凌身后站着的黑衣男人想上前请她离开,却被他抬手拦住。

他来酒吧这种地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会有贴上来的女人主动搭讪,他一般也都是选择无视,或者直接赶走。

但是这一次……他却意外的很想看看这女人下一步要做什么。

虽然想爬上他床的女人有很多,但是搭讪搭得这么清新脱俗毫不做作的她还是第一人!而且别说,这女人手劲还挺大,拍这一下肩膀力道可不轻。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拈起高脚杯,薄唇淡淡的抿了一口。

“我经常。”

每次只要坐下,就会有贴上来的女人,络绎不绝的!他早就习惯了。

“那就拜托你了!”安盛欢冲着他眨眨眼睛,“一会你可要多担待我啊!我没有经验,要是哪里让你不舒服了,你就直接跟我说。”

没有经验?舒服?她指的是上床吗?

祁胤凌盯着对面的那一张小脸。

五官确实挺清秀的,不像是长期混迹于酒吧的女人,尤其是她那双眼睛……

让他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丝熟悉感!她的眸子……好像隐约在哪见过,又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不过看她直接就冲着自己来的,应该是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能是在某天偶然遇见过吧。

她这么“豪迈”,直接就敢把床第之事搬到台面上,说得还这么自然的,他还真是头一回见识呢!

“所以你是……第一次?”

“当然了!我不是刚才就跟你说了。”安盛欢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我现在紧张的手心里都是汗。”

“……”祁胤凌的眉峰微微上扬,俊脸上浮现出对她浓厚的兴趣,“既然紧张,为什么还要做?”

“为了生活呗!”安盛欢扬扬手,眼底闪过一丝失落,“还有一点私人的事情,不方便说。”

祁胤凌刚要开口,忽然安盛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边已经准备就绪,我先去1104房间!等下你再过来。”

说完她还塞了一个对讲机给他,然后匆匆的就离开了。

这女人……主动到连房间都已经开好了?

祁胤凌看着手里的对讲机,黑眸微眯了下。

不对,事情好像没这么简单!开房还需要给自己对讲机?总不能是为了等她脱好衣服传唤自己进房间的吧?

“今天这里有什么动静吗?”

“祁总,有笔海外走私案今天在这里交易。”站在他身边的陆鹰俯下身毕恭毕敬的开口。

“警方已经盯上了?”

“应该是!刚才我们的人发现了几个便衣警察。”

祁胤凌回想了一下刚才那个女人的话,还有手里的对讲机,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她根本就不是什么酒吧卖身女,而是个警察!

重点是……她应该误把自己当成了接洽人,所以才会说那些话。

蓦地,祁胤凌的目光锁定在桌子的那瓶酒上——

“这瓶酒是谁送来的?”

“祁总,是酒吧老板亲自送来的!送来的时候还说……希望您今晚能玩的尽兴!”

“……”

糟了!一般老板特意说这句话,都是在酒里放了催情药之类的东西!

而刚才那个女人……可喝了好几杯呢……

……

不对劲!

安盛欢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身体不正常了!

无力感阵阵袭来,胸腔里就好像有一团火似的,呼之欲出!

难道自己发烧了?

她抚了抚额头,确实是滚烫的!可是明明进酒吧之前还是正常的,总不能是因为喝了那几杯酒吧?

要知道,她可是号称千杯不醉的,那点酒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耳机里,张队长低沉的声音传来,“安盛欢,你在门口犹豫什么?一会什么都错过了!”

“我现在就进去。”她稳了稳神,把耳机摘掉扔到了消防栓里,然后敲了敲1104房间的门。

里面的人很警惕,好几秒后才出声问道,“是谁?”

“我是袁总安排来的!”安盛欢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甜美一些,为了能装得像陪酒女,她可在家练了好几天呢!

“袁总还真是有心了。”终于,门被打开了,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走了出来,上下打量着安盛欢,“就你自己吧?”

安盛欢点点头,有些娇羞的一笑,“难道我一个还不够满足您的吗?”

一听这话,男人大笑了几声,直接把她拉进了房间里,关门,落锁。

安盛欢彻底和警队中断联系……

监控器那端,张队长皱紧眉头,把耳机摘了下来问道,“和安盛欢接应的齐瑞呢?已经就位了吗?”

“还没有!齐瑞刚才联系我们,说没有找到安盛欢,一直都没有对接上!”

“你说什么?!”

 

 

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第2章 再欠一个人情

……

房间里,听到门被锁死的声音,安盛欢说不紧张是假的。

尤其是男人立刻就开始对自己上下其手,让她心里厌恶得想反抗。

“还不脱衣服?跟我装什么紧!”见她有几分扭捏,男人直接用蛮力把她扔到了床上,然后单手解开了自己皮带……

安盛欢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绵软,意识似乎快要被抽离一样,时有时无。

忽然……她看到了桌子上有一个牛皮纸袋!

那应该就是他们这次交易的合同……

“急什么嘛!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安盛欢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理智才稍稍恢复一些!她赶紧爬下床,不着痕迹的靠近那个桌子,“这种事情,急不得的!”

“先让老子干一下再说!”男人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另一只手就去撕扯她的衣服。

安盛欢狼狈的踉跄了几步,痛的她微微蹙起秀眉。

“你……你先去洗个澡!”

“等做完了,咱们一起洗!”男人现在已经是欲火焚身,一刻都等不及了!

见安盛欢不配合,他干脆把她扛到了肩膀上,再次扔到了床中央。

随后,他那油腻带着汗臭味的身体就扑了上来……

其实当安盛欢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她就已经想过最坏的打算!被猥亵,被夺走贞洁,甚至是死亡,她都设想过!

现在她既然已经进来了,而且还有机会接触那份合同,她就不能后退!等这男人发泄完了,肯定是要去洗澡的,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拿到那份文件,然后交给外面接洽人了……

安盛欢咬了咬牙,干脆闭上了眼睛。

只要能人赃并获,她认了!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男人的手游走在自己的身体上,所到之处,就好像点燃了她心里躁动的火苗一般!上衣已经不能遮体,手臂上一个青绿色的【风】字纹身赫然出现。

此刻的她,就像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蓦地,男人的手机响了起来——

在这诺大的套房里,显得格外的突兀。

“妈的!谁他妈来扰老子的兴致!”男人虽然嘴上骂着,但还是下床去接电话了。

安盛欢深呼几口气,想凭借自己的毅力克服药物的影响!桌子上的那份合同,她必须要拿到!

五厘米,三厘米……终于!她碰到了那个纸袋!

可是下一秒……一个冰冷的枪眼对准了她的太阳穴……

“妈的,老子就猜到了你是警察!”

“……”

“放下它!”男人一只手攥着枪,一只手狠狠的撕扯着她的头发,“我一向不喜欢杀女人的。”

“你在说什么啊……嘶,轻点啊哥哥……妹妹很痛啊!”安盛欢装作不明白他的意思,手却始终不肯松开那个文件。

男人啐了一口,“还他妈跟我装呢?老子现在就毙了你——”

“叩叩——”

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男人有些慌了,压低声音吼道,“谁?!”

“祁胤凌。”

很明显的,一听到这个名字,男人愣了下。

犹豫了几秒,男人走到了门前,从猫眼往外看了下……

还真是祁胤凌!

他一个堂堂祁家财团的总裁,怎么会到这里来?

“原来是祁总啊,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的女人刚才走错了屋子,跑到了你这里来!我现在来接她回去。”祁胤凌的声音低沉醇厚,没有一丝说谎的心虚感。

“你是祁胤凌的女人?”男人眯了眯眼睛,半信半疑。

安盛欢现在在疼痛和催情药的作用下几乎没有理智,只能胡乱的点头。

“妈的,一看你就是在说谎!”

男人再次把枪口对准安盛欢的头,她下意识的大喊了一声!

下一秒——房间的门就这么被硬生生的踹开!

祁胤凌一把拉过完全呆滞的安盛欢,下意识的护在了身后。

随后,陆鹰快准狠的一脚踢掉了男人手里的枪,子弹也就没能准确的打穿安盛欢的脑袋,而是射到了旁边的墙上……

没挣扎几下,男人就被压倒在地,制服住了。

安盛欢依靠他的胸膛,男人淡淡的烟草味窜入鼻间,使催情药挥发到了极致,快要吞噬她所有的理智。

她清楚的知道,此刻,她需要亲吻,需要一个男人来泄欲!

“把他交给警察。”祁胤凌瞥了一眼满脸潮红的女人,从她手里拿过了那份文件,“还有这个。”

陆鹰点点头,“是,祁总。”

他拿过文件,然后押着男人离开了房间。

这里顿时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祁胤凌扯了扯唇,双臂环胸看着安盛欢,“我果然没有猜错!女人,你欠我一个人情。”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安盛欢忽然像疯了似的直接抱住他,“那你介意我再欠你个人情吗?”

“什么意思?”

“和我上床。”安盛欢咬了咬下唇,“求你……不然我就要死了……”

这催情药简直快要把她的五脏六腑都烧尽,滚烫的肌肤已经呈现了红晕。

祁胤凌勾唇,“这可是你求我的。”

……

安盛欢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似的,再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她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愣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

用手肘撑着刚要起床,突然身下传来的剧痛让她不由得咧了咧嘴,倒吸一口凉气——

“嘶……”

记忆迅速在脑海里回归,昨天自己执行任务,和张队安排的接洽人小齐成功对接,然后进入了嫌疑人的房间里……

 

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第3章 别忘了吃药

其他的居然就断片了?

安盛欢拍了拍额头,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一点。

断断续续的记忆里,自己好像还拉着一起男人求他要了自己!再加上这身体传来的酸痛感……

她赶紧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赤身裸体。

所以,她安盛欢……失身了?

还是跟一个没太看清楚脸,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女朋友,有没有家室的男人!

安盛欢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糟了糟了……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

张队要是知道了,这以后哪里还会派重要任务给自己了!

正懊恼着,她听到了自己手机在突突!因为怕影响任务,她特意调成了震动模式。

一把扯过来,刚按下接听键,就听到对面传来杨暖的咆哮声。

“安盛欢!你还知道接电话!警队里找你都快找疯了!”

安盛欢缩了缩脖子,轻咳一声,“那个……这件事我回去以后慢慢跟你解释!”

“什么慢慢解释,张队让你立刻,马上归队!这次幸好是任务完成了,嫌犯人赃并获,不然你就等着领处罚吧!居然敢不联系接洽人就擅自行动。”

等等,不联系接洽人?

“我联系了啊……”

“你联系鬼了啊!齐瑞在酒吧里找了你好几圈,打你电话还不接。”杨暖真想翻两个大白眼给她,“十分钟,立刻出现在警队!”

“……”

看了看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安盛欢抬手揉了下眉心。

杨暖说自己没联系接洽人,那昨天那个和自己热聊,还被自己主动献身的男人是谁?

难道全都是自己的幻觉?!

安盛欢皱了皱秀眉,不管了,先回警队再说!

她赶紧翻身下床,却发现自己找不到衣服了,只有桌子上放着的另外一件连衣裙。

顾不得考虑太多,她赶紧套上,拿着手机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的祁氏大厦会议室里,陆鹰敲了敲门走进来,低头轻声附在祁胤凌耳边开口,“祁总,您的资料在这里!还有,那位小姐已经离开了,需要我们的人跟着吗?”

“不用。”祁胤凌微微点头,低头扫了一眼资料上她的照片。

安盛欢……

果然真的是她!在酒吧里灯光昏暗没看清,他也就没能对上号。

想不到兜兜转转,自己还能再遇见这个小女人……

“祁总,老爷刚才又打电话催婚了。”陆鹰知道自家总裁很讨厌被催婚,但是身为一个贴身保镖他又不得不传达。

但意外的是——

这次祁胤凌竟然勾起唇角笑了!

“告诉老爷子,他很快就有儿媳妇了。”

……

匆匆回到警队,迎面就看到了杨暖站在门口,似乎在等着她。

安盛欢赶紧走过去,“现在什么情况啊?”

“任务成功了,嫌犯已经移交了拘留所,那份交易文件也拿到了!不过你任务成功以后能不能别失踪?你知不知道我们担心你,还以为你被嫌犯同伙抓起来了!你再不接电话,我都要以为你因公殉职了!”

“呸呸呸!说什么呢。”安盛欢赶紧吐了三口,“我应该是被人下了药,对整个行动记忆都是断断续续的,只记得响了枪声,然后我再醒来就在酒店的房间里了!”

杨暖一挑眉,“被下了药?还被带进了酒店房间了?所以你……”

“想什么呢,房间里就我自己一个人!”安盛欢哪里敢把自己失身的事情告诉杨暖这个八卦婆!那简直就是等于告诉了整个晋安市。

“嗤,还以为能听到点精彩的。”杨暖悻悻的摆手,“你快进去吧,张队在办公室里等着你了。”

“嗯。”安盛欢点点头,快步走到张队长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里面说请进,她才推开门。

里面除了张队长,还站着一个男人。

身高大概一米七五左右,是个年轻人,长相很普通。

“你再不回来,我都要把你列入失踪人口了。”张队长的语气是好气又无奈,“你是第一次执行任务,居然就敢擅自行动!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出事吗?”

安盛欢顿了下,对“擅自行动”这四个字明显有些争议。

“张队长,我没有擅自行动!我是按照安排,先联系的接洽人小齐,然后才去1104房间的。”

“你联系了接洽人?”

“对啊!”

张队长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站着的男人,“那正好!安盛欢,齐瑞,你俩都在!对对口供吧,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谎。”

齐……齐瑞?

安盛欢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男人!

不用对比也知道,这明显不是昨天自己接洽的那一位……

“我确实没有找到安警官。”齐瑞也很无辜,这要是出了事情,他也是难脱干系的!

安盛欢抬起手来,揉了揉眉心,“我想我……应该是认错了人……”

张队长刚要说话,忽然外面又传来了敲门声。

“哪位?”

“张队是我,杨暖!外面……祁氏财团的总裁来了,指名要见安盛欢……”

张队长立刻看向她——

什么时候她这一个小小的警员,能和祁氏财团的总裁搭上了?

“你给我老实说,你是不是惹了祁家的人?”

“……”安盛欢的嘴角都忍不住的在抽搐了。

如果可能大概或许没猜错的话……昨天自己认的那个接洽人,应该就是这位传说中的祁氏财团总裁……

……

果然,看到那张俊脸的第一秒,她就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他身上散发的那种与生俱来的贵公子气质,不是一般人能装出来的。

张队长亲自笑脸相迎,可是祁胤凌的目光却一直锁定在安盛欢的身上。

“张队长不必客气,我这次来……就是找个人的。”

张队长不是傻子,他瞥了一眼安盛欢,赶紧笑道,“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安盛欢毕竟只是个新来的警员,有什么地方得罪了祁少爷,还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她一个女生计较,算是给我一个面子!”

“言重了!我只是来提醒一下她别忘了吃药。”祁胤凌弯起眉眼笑了笑,走到安盛欢面前,拉起她的手,赫然把一盒避孕药放到了她的手心里,“别忘了吃!”

 

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第4章 女人是善变的

“……”安盛欢此刻有种被雷击中的感觉。

要知道,现在不光是张队长在,杨暖在,整个警队的同事几乎都在!

这男人……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哦,对了!关于你说我技术不好的这件事,我会加强改进的。”祁胤凌说完还冲她眨了眨眼睛,“去工作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晚上我来接你。”

说完,某人挥挥手潇洒的走了,留下一脸僵硬的安盛欢。

看到刚才某男那得意的嘴角上扬,她已经百分百确定他是故意的了!

下一秒,杨暖恶魔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安盛欢!你给我老实交代!”

她赶紧举手投降,“你听我解释!我真的只是认错了人而已……”

……

整整一下午,安盛欢都是在各种盘问中度过的。

她终于知道八卦这件事,不分男女,甚至连张队长都忍不住旁听了一会才开口驱散大家。

安盛欢坐回位置上,目光盯着桌子上的那盒避孕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怎么不记得自己说祁胤凌技术不好了?印象里好像隐隐约约只觉得有一阵疼痛……

蓦地,她感觉到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抬起头,正对上杨暖的视线。

“哎,你偷偷告诉我,祁氏财团的总裁……尝起来是什么滋味啊?”

“……我都说了我喝了烈酒,根本就不记得了!”

“那你总记得他的尺寸吧?”杨暖眨眨眼睛,“是不是……很惊人啊?”

“你想多了!并没有。”安盛欢一想到那个男人居然故意来报复自己,就下意识的抹黑他,“我对他的评价只有三个字,短、小……”

“快”这个字还没说出口,她就看到了杨暖身后的那个颀长高大的身影。

“呃……那个,你们聊!我先下班了。”杨暖赶紧摆摆手开溜,其他看热闹的同事也都赶紧装作在忙手里的事情。

“这就是你对我的评价?”

祁胤凌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唇,黑眸紧盯她那错愕惊恐的小脸。

“那个……我的意思是……”

“女人果然是善变的,看来你忘了是谁求我上床的了。”

“我当时没有理智,断片了!”不然她一个黄花闺女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来!

“没关系,我不介意今晚帮你重温一下。”

下一秒,安盛欢已经离开了座位,被他半推半就的塞进了车里,落锁,开走。

天……现在谁来救救她?

……

“停车!停车!”

“喂,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我让你停车!”

“你要带我去哪啊?”

安盛欢几次试图跳车,可是根本就打不开门,连车窗都打不开!

祁胤凌瞥了一眼她,薄唇微启,“民政局。”

“民……民政局?你带我去那干什么?”

“登记。”

“……祁胤凌,你脑袋是不是坏了?”还是她出幻觉了!

他一个祁氏财团的总裁,居然要跟自己去民政局登记?!

“你身份证户口本都在身上吧?”

“没有!”

“没关系,我让陆鹰去取。”

“祁胤凌——”

他一脚踩下刹车,把车停到了路边,“我妈说过,作为男子汉要懂得负责任!你的初次都给了我,我怎么能推卸责任呢?”

“……”

“解释完毕,恭喜你,这么荣幸能成为祁太太。”

车子直接就停到了民政局门口,陆鹰早就等候多时,手里还拿着那本应该在她办公桌抽屉里的户口本。

不用想,也知道是她那些“可爱”的同事们告诉的。

“祁胤凌!我觉得你这件事你应该慎重的考虑一下!对不对?毕竟婚姻是大事,要关系一辈子的!你看我只是个小警察,根本就配不上你啊!”

“我没打算找能配得上我的女人,因为根本没有。”祁胤凌把结婚申请书和笔塞进她手里,“签吧,祁太太。”

“你——”

安盛欢的话还没说完,忽然余光里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秦风!真的是他!

她绝对不会认错的!

下意识的,安盛欢直接追了过去!可是秦风已经上了车,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祁胤凌眯了眯黑眸,随在她身后走出来,“刚才你追的那个男人是谁?”

“……”安盛欢抿了抿唇。

她不想提。

“是叫什么风,对吧?”祁胤凌的胸口忽然涌出了一股不悦。

“你怎么……”知道……

“你的手臂上的那个风字,是为他纹的。”

这一句话,是肯定句。

“和你没关系。”安盛欢转身就要走,却被他一把拉住。

“把它洗掉。”他不是在征求意见,而是命令。

安盛欢蹙起秀眉看向他,“祁胤凌你神经发够了没?我喜欢在身上纹什么字,和你有关系吗?”

“你只能纹我的名字。”祁胤凌的目光认真而严肃,俊脸冷冷的板着,“明天我会给你安排!现在,乖乖的去签字登记。”

“祁胤凌!凭什么你说让我嫁给你,我就要嫁给你?!总裁就了不起吗?”

“凭……我有你求我的录像!啧啧,还是主动献身呢。”

“……”

“是我提前取走了那个房间里的摄像机。”祁胤凌晃了晃手里的结婚申请书,“你可以想想,如果你的亲人看到了这个录像,会有什么反应。”

能有什么反应?父亲肯定会以死相逼自己嫁给他!

“祁胤凌——你卑鄙!”

“这只是你还给我的第一个人情。”祁胤凌笑笑,“欠我的人情,向来没那么容易还的。”

……

秦风,这个名字她有多久不敢想起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执意要考警校,更不会成为一名警察。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找他!从他为了救自己而被歹徒抓走,已经五年过去了,她也整整找了五年。

而今天那个身影,她确定就是秦风!

原来他真的没有死,他真的还活着……

“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忽然,祁胤凌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安盛欢往车座椅上一靠,“我怎么能知道?”

算上今天,他们才认识两天而已!稀里糊涂失了身就算了,现在居然连自己终身大事也一并解决了!

 

 

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第5章 再遇秦风

看着手里的结婚证,她简直是欲哭无泪。

“我的女人,脑袋里不准想其他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祁胤凌说我的女人时,她都想扔给他两枚白眼。

大清亡了多少年了,居然还有他这种直男癌存在。

“明天上午我会带你见我父母,还有我妹妹和妹夫。”祁胤凌已经把时间都安排好了,且没有和她商量的意思。

安盛欢倚在车窗玻璃上,有气无力的开口,“你还要闹多久?现在能不能送我回家了?”

自己身也失了,记也登了,她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

“现在不是就正在回家的路上?”

“这根本不是去我家的路!”

“安盛欢,你已经嫁给我了。”他可没打算婚后过什么禁欲的日子。

“是你强迫的。”

“你求我要了你的时候,我可是再三确定过的。”如果她没点头,他是绝对不会碰她的。

安盛欢捂住脸,真是不想提起这件事。

“我当时哪里知道跟你上床以后就必须得嫁给你?”

她一个女人失了身都没说什么呢,怎么反倒是他好像吃了亏一样!

“祁太太,你这叫做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

被强制带回了祁胤凌的住处,安盛欢从踏入的第一刻起就开始后悔了!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祁胤凌明显还不是什么善茬,自己这等于是羊入虎口啊!

“祁胤凌,今天晚上你该不会打算跟我睡在一张床上吧?”

“难道结婚第一天就分居?”祁胤凌扯开了领带,直接把外套脱了下去,一颗一颗的开始解衬衫扣子。

安盛欢赶紧把目光挪开,尴尬的轻咳了几声。

“那个……我之所以跟你回来,只是想要跟你解释这次误会!我觉得咱俩也确实不合适!你说呢?”

“你说的不合适,是指我的技术你不满意?”祁胤凌挑挑眉,唇角含着玩味的笑,“你起码应该给我个为自己正名的机会!想到这件事,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证明自己了!要不我们先去履行一下夫妻义务?”

“不要!”安盛欢连忙后退了几步,生怕他会来抓自己回房间一样。

祁胤凌看着她紧张兮兮的样子,忽然一笑,“骗你的!我知道女人第一次很疼,今晚就饶过你了。”

“……”

“去洗澡吧,早点睡!明天见了我父母以后,我就安排双方家长会面,还有婚礼的事情。”祁胤凌迈开长腿走到她面前,抬手拍了下她额头,“还愣着?还是……你其实很期待我今晚就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

“不不不!我还是很相信你实力的。”安盛欢赶紧摆手,转身就跑。

看着她慌张的背影,祁胤凌忍不住勾起唇角。

怎么办……他越来越觉得这个祁太太很可爱了。

……

几乎是一夜没睡。

安盛欢时刻都在防备着身边熟睡的男人!即使他睡觉很老实,平稳的呼吸也早就证明他进入了梦乡,她还是没办法合上眼。

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快要天亮的时候她睡着了,还像个八爪鱼一样缠在他的身上。

祁胤凌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放大版的安盛欢的脸,睡的正沉。

他无奈的把她的手拉开,然后翻身下床去洗漱。

没过多久,别墅庭院里就驶进了一辆黑色奔驰。

祁新月推开车门下了车,进门就嚷嚷起来,“哥!快给我看看嫂子什么样!我好奇心快要爆棚了!”

听到声音,祁胤凌从楼上走下来,食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她还在睡觉,小点声。”

祁新月吐吐舌头,“你瞧你把嫂子累的!也不知道节制点。”

“……”他可真冤枉,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

祁新月的丈夫没多久也走了进来,看到祁胤凌以后弯唇笑了笑。

“哥,早上好。”

“嗯,工作很忙吧?”祁胤凌示意管家给他们倒茶,自己则是披着睡袍斜倚在沙发上,“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跟我开口。”

“哥!阿风他真的很努力,我没有选错人!”祁新月忙不迭的为自己老公说好话。

祁胤凌无奈的笑道,“你呀!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那是!阿风是我老公嘛!你现在也是有老婆的人,我就不信你不护着你老婆?”

“这倒是。”

祁胤凌点点头,还没等开口说话,就听到楼上传来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

安盛欢醒了?

他从沙发上起身,就看到某女揉着惺忪的眼睛,一步步从台阶上走下来。

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睡着,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只有凹陷下去的枕头证明自己身边曾经睡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安盛欢下楼梯下到一半,才意识到客厅里有其他的人。

她刚想转身回去……

蓦地,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他就坐在沙发上,还是那一脸和煦的笑,还是那温柔的眉眼,眼睑下的那颗泪痣,她再熟悉不过了……

秦风!

居然是秦风!

他……怎么会在这里?!

祁新月顺着她的视线看向老公,怔了怔,“你们……认识吗?”

秦风笑笑,宠溺的挽起了她唇边的发丝,“不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

这三个字传到安盛欢的耳朵里,多讽刺啊!

她找了他这么多年,结果却听到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三个字,不认识。

天知道她多想立刻冲上前去拉住他的手,去紧紧抱住他,可是当她触及到秦风看向祁新月那宠溺的目光时,她没有动……

祁胤凌走过去,挡住了安盛欢的视线,皱起的浓眉有几分不悦。

“安盛欢,你该回神了。”

虽然她看的人是自己妹夫,但也不耽误他吃醋!

安盛欢赶紧收回视线,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唇,“那个……我先去洗漱一下!”

祁胤凌还没等点头,她就转身跑回了房间里。

把浴室的门一关,安盛欢靠在墙壁上大口的喘着气……

刚才自己真的差点喊出了秦风的名字!

 

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警妻难训:祁少别放肆!小说全文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