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婚后蜜战焰少的冷妻》(焰梓岑喻允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5-27 15:32:41来源:ysg作者:简若初

小说主人公是焰梓岑喻允晴的小说叫做《婚后蜜战焰少的冷妻》,是作者简若初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要她的心,却如一锅不知被煮沸了N次的水五千万。直至那段残破不堪的梦魇被撕开……

《婚后蜜战焰少的冷妻》(焰梓岑喻允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婚后蜜战焰少的冷妻免费试读章节

冷霓儿坐在沙发上啃着薯片看着电视,突然屋门被打开,喻允晴回来了。

“哈哈哈哈……允晴你回来了,来看看这个,好好笑……”

冷霓儿自己笑了半天,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得到回应。她觉得有点奇怪,向门口看去。

浑身湿透的喻允晴脸色苍白,一双眼睛肿得老大,双眼迷离的样子仿佛随时会晕倒。

她赶紧放下薯片冲到门口扶着喻允晴:“你怎么啦?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快点来浴室擦干。”

说完拉着她到浴室,从架上扯下一条毛巾裹住她的头发,一边双手搓动毛巾,一边担心地追问:“快说啊,谁欺负你了。我去帮你教训他,呃……不会是焰梓岑吧?”

说着说着,她见允晴脸色不对,连忙住了嘴。

“呃,真的是他?好啊,都说男人娶到手了就不珍惜,这个人也太过分了。我去问他。”

把毛巾一甩,冷霓儿正准备冲出去给臭男人打电话,手却被拉住了。

“霓儿,我没事。我现在不想听到他的名字,你别去。”

冷霓儿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拉着她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我……今天见到他带着林琳去超市……”

喻允晴不知道怎么解释和焰梓岑的关系,哪怕对方是她一向没有任何隐瞒的好友。

“林琳?谁啊?总不会是巨星林琳吧。”无奈地白了一眼,原来是臭男人去找小三了。

“就是林琳啊,演《美人长卷》的那个林琳。霓儿,她长得好美呜呜……”

喻允晴回想起今天在超市里气场十足的林琳,心中一阵泛疼。

“什么好看啊,都是化妆化的。她不知道焰梓岑有老婆了吗?不是我说,你也真够怂的。还夸起她来了。要是我,抓起货架上的东西就给她砸过去,管她是谁呢。”

说完叹了口气,没办法,她知道喻允晴和她性子不同,是个好欺负的主。

“我……我砸了。一包方便面,两根火腿肠……”

听到从好友口中说出“老婆”两个字,她的心里滋味复杂。自己空顶着这个头衔,却过得这般落魄。想到林琳挽着焰梓岑的画面,她的眼泪不争气地又流了下来。

“噗嗤”

冷霓儿不厚道地笑了:“就你还砸人呢。”

一边伸手帮她擦去眼泪。

喻允晴顺势抓着她的手将眼泪全部擦去,看着冷霓儿无奈的样子,自己的心情也仿佛好了一些。

“砰砰砰”

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俩人觉得奇怪,冷霓儿跑去开门。

“谁啊?”

边开门边问着。

门开了一看,是冷浅。

“啊,阿姨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吧。”

见到长辈,冷霓儿收敛了一点性子,乖巧地问好。她并不知道允晴离家出走的真正原因。

“霓儿,你好。阿姨是来找晴晴的,她爸爸生病了……”

冷浅边收着伞边往里走,话音刚落就见到坐在沙发上的允晴。她连忙走了过去。

“晴晴,妈妈来了。”

喻允晴没想到妈妈会来,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她。离家出走前,她和爸爸两面相逼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她没办法忘怀。

察觉到两人之间微妙的气场,霓儿倒了一杯茶给冷浅。

“阿姨,允晴好像感冒了。你别介意。来,喝一下茶。”

冷浅接过茶,眼角含泪:“霓儿,好孩子,能不能请你出去一下。阿姨有事要跟晴晴商量。”

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毕竟是她们的家事,冷霓儿点点头回了房间。

“有什么事不能当着人的面说?”

允晴没好气,妈妈的这个举动她很熟悉,必定又是……

“妈知道你在生气,可是晴晴,焰少他停了公司的所有注资,你爸爸为了这事儿病倒了,医生说他得了轻度的抑郁症……”

说完,边哭边擦着眼泪。

允晴刚刚好转的心情又灰暗了下来。妈妈的这番话虽然没有责怪和要求,但是她听得分明,他们明明把这一切都算在了她的头上。

“爸爸……他还好吧?”

终究是不忍心,关心地问出了口。

“他在家里面吊瓶,李医生这几天都住在我们家里,生怕他再出什么事。”

冷浅见她听完没有反应,只好自己要求了。

“晴晴,妈妈求你了,回到焰少身边吧。只要你回去,他一定不会计较你和阎少豫的事。否则,公司和你爸爸都没救了。”

允晴只觉得自己心头一把火腾地窜起,尽管她努力压抑还是没能熄灭。

“我不。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能为了钱得抑郁症。没了公司的钱,喻家不也是赫赫大家吗?再怎么样也不会饿死吧。在你们眼里,钱真的比女儿还重要吗?”

冷浅听了气得发抖,怎么会养出这么个白眼狼来。丈夫说她宠坏女儿的话语在她耳边萦绕,她抬起手往允晴脸上扇去。

“啪!”

这一下扇得允晴呆住了。

客厅里不寻常的响动太大,冷霓儿连忙走出来,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若不是我和你爸爸辛辛苦苦赚钱,怎么能宠得你这一身的娇小姐脾气。如今我只是让你回到焰少身边,有那么困难吗!”

她气得忘记一切,丝毫不顾冷霓儿站在一旁。这么多年来,她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家中的财富,为此付出的一切并非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女儿如今的行为就像喝她的血,吃她的肉。与其让她眼睁睁看着公司倒闭,他们变成穷人,还不如叫她去死。

“呵呵。所以你就把女儿卖给了焰梓岑,逼着她回去逼迫你们的男人身边,曲意迎合,婉转承欢。换得公司的一点钱。你们生下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一巴掌彻底拍醒了喻允晴,她还在奢望着什么,这一切自己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冷霓儿站在一旁,震惊地听着这一切,随即流下了一滴眼泪。她没想到允晴居然默默地承受了这么多。

“阿姨,我还尊称您一声阿姨,因为您毕竟是允晴的妈妈。但是允晴只是一个20岁的女生,我希望你不要太过分了,请你回去吧。”

见主人下了逐客令,冷浅也不好多待,拎起金色包包就要离开。

临走前,她最后回头看了女儿一眼:“你真的要逼死你的父母吗?”

允晴身子因为这句话而颤抖了一下。

“砰!”

冷霓儿用力地关上了门。

 

第十五章

“真是气死我了。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气呼呼地走回客厅,冷霓儿双手叉腰看着允晴。

允晴此刻毫无心情,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霓儿,别说了。你陪我坐一会儿。”

双手抱腿坐在沙发上,心里明明不想去想,耳边却反复出现妈妈的声音“医生说你爸爸得了抑郁症……”

眼泪不自觉地又流了出来,自己终究还是不忍心。

耳边突然传来霓儿愤怒的声音:“你不会吧,真的要回去?喻允晴,你老实告诉我,你和焰梓岑到底有没有感情。以前的事我不知道,如果你真的不喜欢他,我是不会让你再去找他的,他也休想再伤害你。”

允晴再也忍不住,伏在霓儿肩头哭了起来。将自己家里还有焰梓岑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她。

“这么说,你父母为了公司把你给卖……”

冷霓儿义愤填膺地拍着大腿,突然意识到说错了话,连忙住了口。

“允晴,你接下来是怎么打算的?”

“我想回去找他,反正我现在不能上学不能工作,还要拖累你。这样的生活我过够了,我不能看着我爸妈他们过得这么痛苦而不管,所以我只能回去。”

冷静地分析着眼前的处境,喻允晴的心中满是无奈。那个男人将她逼到无路可退,不就是希望她回去吗。那她就如他所愿。

说完,一阵眩晕感袭来,她摇了摇脑袋,大概是刚才淋雨有点着凉。

冷霓儿见状扶她进去房间里休息,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雨已经停了。

喻允晴扶着额头晃了晃脑袋,感觉身体已经好了一些,就披上外套出门了。

没有吃早餐,她用仅剩的一点钱打车回了焰宅——她想永远离开,如今,又不得不回去的家。

“少夫人,你可回来了。有没有淋到雨?”听了下人的报告,李妈连忙出来迎接她。

“李妈,他……在吗?”

“您说少爷?在,在的。回来就好,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少爷他心情很不好……”

“滴滴”

冰冷的传呼声打断了她的话,焰少压抑的声音比传呼机器还要冷。

“所有人都给我回来。”

管家忠叔从内院走了出来,向允晴行了个礼。

“夫人,你回来了。少爷吩咐了,你暂时不能进门。”

而后转身告诉福妈:“少爷的命令,所有人都回去,除了……少奶奶。”

歉疚地看了喻允晴一眼,忠叔带着李妈和所有仆人都进去了,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外面,看着大门缓缓关上。

她只好拿起雨伞重新走入雨中,呆呆地站着。

焰梓岑,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吗?

既然你要这样才可以消气,好。如你所愿。

右手缓缓松开雨伞,让它跌落雨地,任滂沱的大雨倾盆而下。

偌大别墅的顶层,一个修长的身影正站在窗前,透过单面可视的玻璃看着庭院中发生的一切。

一道纤弱的身影孤立在雨中,大雨从头淋下,将她浑身浇湿。摇摇欲坠的身子看起来那么脆弱,可是他知道,这个女人的内心远比他知道的更加坚强。

他爱的就是她这股倔强的劲,也为她的这股劲吃尽了苦头。他们仿佛永远对立的两面,她视他如洪水猛兽,他爱她而不能宣之于口。

烦闷地拉下窗帘,扯松领带倒在床上,不再去看那道身影。

他原以为看到她低头认错会有快意的感觉,没想到内心还是高兴不起来。

枕边传来清新的香草味,是她的味道。她不喜欢浓郁的花香和混合的香水味,更喜欢清新的香草味,是以他们的房间每个角落都在不经意地会闻到这遗留的气味。

他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将头埋进枕头中,思念不可阻挡地席卷而来。

腿上突然传来异物的感觉,他将手伸进口袋,掏出一只打火机。

GIVENCHY的新款产品,黑色的机身缀以暗紫色缎带纹饰,一缕若有若无的Chanel香水味飘入鼻端。

只一瞬间,焰梓岑便将它远远丢到地上。

不难看出,这只打火机的主人无疑品味很不错。他想起逛商场的时候,林琳挽着他的手臂,极有可能趁机做了小动作。

品味不错又如何,他就是讨厌别的女人送的东西。

和Chanel的顶级香水味相比,他更喜欢淡淡的香草。

按下福妈的内线,让她上来收拾地上东西。

福妈很快就来了,收拾好临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少夫人还在雨里淋着呢,我见她脸色不好……”

焰梓岑冷冷睨了她一眼,她马上识趣地住嘴了。

“我饿了,去给我煮碗面来。”

“是,少爷。”

福妈不甘心地离开了,只一会儿,又匆匆地跑了上来。

“少爷,少奶奶她……晕倒了。”

喻允晴在雨中苦苦支撑着,她一定要等到他消气。

没想到,昨夜的感冒未好,她只觉得打在身上的雨滴越来越冰冷,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她的身子晃了晃,在晕倒的最后一刻,看见焰宅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个高大而熟悉的身影冲出来抱着她,着急地喊着她的名字。

“喻允晴,你这个女人……”

焰梓岑疯了一般地冲进雨里,抱起她就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疯狂地大喊:“医生呢,快叫医生过来。”

奈何怀中的人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脸色苍白如纸,痛苦的神色狠狠地揪着他的心。

“喻允晴,你敢给我出事你就死定了!”

 

第十六章

焰梓岑抱着喻允晴径直回到房间,忠叔马上给白临修打电话说明了这里的情况,请他马上过来一趟。

“谁啊,除非焰梓岑死了,不然谁都别想让我在下雨天出去。我告诉你啊,我是医生,可不是焰家的私人医生……”

不改吊儿郎当的性子,白临修这回打算对抗焰梓岑到底,绝不再是他的奴役。

忠叔急了:“白医生,白少爷,你就别犯懒,快点过来吧。事情很严重,可能比少爷死了还严重。”

感兴趣地挑了挑眉:“新鲜了。忠叔,你也是焰家的老人了,还有比焰梓岑让你觉得更重要的事啊。有趣,跟我说说什么事吧。”

忠叔急得抓着电话跳脚:“你就别好奇了,是少奶奶!她晕倒了。”

“无聊,我还以为什么事呢。那女人不是焰家的花瓶吗?焰少根本不会在乎她的死活。该不会,她怀孕了吧?”

八卦的风格持续着,毕竟晕倒没什么了不起的,怀孕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一点也不急。不过,如果怀的是焰梓岑的孩子,那就另当别论了。

白临修去年出国进修,直到焰梓岑两人婚后才回来,所以并未见过允晴。他只听说这是焰家老爷子订下的婚事,焰梓岑那个人,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就是gay,身边从未有过什么女人。说他因为爱情而闪婚,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是啊,少爷正衣不解带地照顾少奶奶呢。你再不过来,我估计你会有血光之灾。”

见他不上心,忠叔只好搬出焰梓岑的名号。

听完,白临修只觉得背后一阵凉嗖嗖的感觉,他反射性地直起身子:“我马上过去。”

马不停蹄地开车赶到了焰宅,白临修的衣服全都湿透了。他一进门就将外套甩给忠叔。

“本少爷冒着大雨前来,如果让我发现你骗我,你就死定了,知道了吗?”

对于他外强中干的威胁,忠叔完全不放在眼里。

“少爷和少奶奶在卧房,你赶紧上去吧。”

三步并作两步,白临修直接上楼。他确实是好奇,和尚般清心寡欲的焰少是否真的栽了。

房间里,焰梓岑正担心地对比喻允晴额头的温度和自己的体温。

该死的,怎么好像越来越烫了。

喻允晴此刻的脸色就像一张白纸,豆大的汗珠一颗颗冒着,脸上痛苦的神色明显。

一张小脸已经完全看不出平日里的倔强神色,连冷漠也消失不见。昏迷不醒的她就像一个脆弱的婴儿。

“冷……”

喻允晴干渴的嘴唇喃喃溢出渴求,身体里感觉一阵阵寒冷侵袭而来。

焰梓岑皱眉伸出双臂,将她揽进怀中,心中懊悔不已。

早知道女人身体这么弱,他绝不会让她自己站在雨中。

心疼地紧了紧手臂,焰梓岑将下巴抵在她的头上,连日来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现在只觉得胸口的位置被填得满满的。

“冷……冷……”

一声声脆弱的呼喊声传来,他的心被揪紧,可以想象到,他的女人现在有多痛苦,而他什么都不能做。

右拳砸上床板,发出巨大的响声。

“忠叔!白临修怎么还没来!”

楼下的忠叔被这喊声震得抖了抖。心想白少爷不是上去了吗?

白临修讪笑着从门外走进房间。

“嘿嘿,想不到你焰少也有栽的一日啊。若不是亲眼见到,我还真不知道焰少认真起来竟是这么深情。”

这一番言语表明,他已经在门外偷看了很久了。

“还不过来。”

焰梓岑眼皮未抬,冷冷地命令。

“喂,请你搞清楚。我是来帮你的女人看病的,再这么冷冰冰地命令我,我就……”

一道寒冷的眼神射来,他马上陪着笑改了口:“我就治好她。”

一看就是被压迫了很久的底层人民。

他放下医药箱,从里面取出听诊器,坐在床边认真地帮喻允晴诊治起来。

焰梓岑静静地抱着喻允晴,眼底闪过一丝紧张。

白临修无意间扫了一眼,将他紧张的神情全部收进眼底。

双手未停,仍然忙碌着为喻允晴检查病情,脑袋却飞快地转了一下,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脑海。

“咳咳”

他严肃了脸色对焰梓岑说:“急性肺炎,由于救治不及时,现在已经发展到了更严重的地步。高烧可能引起心脏等器官的疾病。至于醒来后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他摊了摊双手“只能听天由命了。”

白临修就是玩世不恭,开起玩笑来什么都不管。否则一年前也不会让焰梓岑丢到国外去“深造”。

焰梓岑的脸色黑得可怕:“有没有办法确诊?”

白临修甩了甩体温计,边确认体温边答道:“三十九度。可能会烧坏脑子。”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她好起来。”

双手捏紧了拳头,无边的自责席卷了他,精明如焰梓岑也没有看到白临修嘴角不怀好意的笑。

“办法倒是有,需要一个人不眠不休时时刻刻关注着她,为她保持体温。既不能太冷也不能太热。否则,很有可能烧成脑残。”

他故意将要求说得严格,在普通的要求之上更增加了“时时刻刻”的前提,还有,焰梓岑以为高烧病人的体温是那么容易保持的吗?到时候体温变化起来,看他怎么办。

焰梓岑双眉紧蹙,脑子飞快思考着,要怎么样保持允晴的体温,没有注意到白临修话中的漏洞。

见他不再说话,白临修也觉得无趣,他为喻允晴打了一针,开了一些药之后,无比认真地嘱咐道一定不能离开她,一定不能让她受凉,然后背着医药箱跑了。

快速地窜下楼梯,高兴得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忠叔莫名其妙地看着白少爷离开,心里想着他该不会是被传染了吧。

“哈哈哈哈,焰梓岑,你也有今天。”

出了焰宅,白临修放声大笑起来,一年前被赶出国的怨气他终于讨回来了。

婚后蜜战焰少的冷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婚后蜜战焰少的冷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婚后蜜战焰少的冷妻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