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以爱为桎》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季安)

《以爱为桎》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季安)

2019-07-30 12:03:55作者:焰钥

《以爱为桎》是焰钥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季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蓄阴谋,害得她失去所有清白与名声,她变成了那人眼中蛇蝎心肠的仇人,陷入无穷无尽的折磨和一个又一个的圈套。对他的一腔情深,也被视为草芥与蝼蚁,一次又一次地碾碎,丢弃。但她向来兀自卑微,以爱为食,沉沉痴迷了他十数年,爱他,已成了骨子里就带有的本能。明明身陷囹圄,却依旧痴心妄想,贪恋那人的温度与气息。哪怕爱他,会遍体鳞伤,也甘之如饴。

《以爱为桎》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季安)

以爱为桎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以爱为桎第11章 她真的受够了

“建琛是谁……”季安无法相信她的母亲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人,声音都带了丝丝颤抖。

女人没回答她的问题,站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的楚泽轩却是低低地出声:“楚建琛是我的父亲。”

他眼里蓄满了歉疚,“是楚家对不起你们。”

“我父亲和你母亲最先认识,可因为种种原因,我父亲辜负了她。才害得她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至于沈家被烧,究根结底也是我们楚家的过错。”

季安闻言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难怪楚泽轩平白无故地对她这么好,她也觉得楚泽轩分外眼熟,原来他根本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

“所以,我妈她为了回楚家,放火烧了沈家后又将我丢出做了她的替罪羊!”

季安痛苦地捂住头,“这不是真的!”

她在一直心底期盼找出真正的凶手,可真凶居然是她的母亲!

更为讽刺的是,她满心以为母亲是不知真相才举证了她。

但这一切,原来都是预谋好的!

季安目眦欲裂,苍白的脸上涌上一抹猩红。

她拍开楚泽轩欲扶住她的手,身子被卸去了所有力气,一下跌倒在地,腿直直撞在茶几上鲜血直流。

但她毫无察觉似的,紧紧拽住女人的衣角,一字一句地问她:“妈,你知不知道,我被世人唾骂,被宁桎厌恶!”

“你知不知道,我被迫打掉了自己的孩子,还被卖入ye场!”

“你知不知道,自那天以后我活的生不如死!”

女人颇有些动容,怨毒的脸上闪过一丝沉默,随即一把挥开她的手,“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一切都是你活该。”

直到离开了那栋别墅,季安的脑海里依旧沉fu着母亲那一句冷酷至极的“都是你活该”。

是她活该!她就不该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眼眶干涩得已经掉不出眼泪,季安倒在后座上听自己喉头的哽咽声。

楚泽轩沉默地开着车,自责与歉疚即将淹没他。

终于回到了季安暂住的别墅区,他走下车,季安腿上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深褐色的血迹遍布在小腿上显得触目惊心。

“你腿受伤了。”。

说着,楚泽轩欲伸手抱她,但被她一把打开。

他知道季安怨恨间接造成了这一切的楚家,抿紧了双唇,无视她的挣扎,一把将她抱起。

这时身后忽的响起一道张扬讽刺的声音。

“楚家太子爷就这么喜欢我的女人么?”

是宁桎!

季安回过头,果不其然见到了他。

高大英俊的男人穿着裁剪得体的西装,衬衣扣子只扣了一半,露出一大片胸膛,性感的锁骨上还留有女人的吻痕和唇印。

这些狠狠地刺痛了季安的眼。

楚泽轩面色一沉,将季安往怀里搂的愈发紧些,开口反讽他:“宁总怎么亲自来接人了。”

宁桎咧嘴一笑,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这可是我花了几千万买的人,我不看紧些,被人偷走了怎么办?”

这话极尽刁钻刻薄,生生刺入季安的双耳,直捣心脏。

“怎么,楚总还没抱够?”宁桎大步上前,不由分说地将季安夺回怀中,动作过于粗鲁,季安闷哼一声,抓紧了自己的衣角,忽的她手掌生出了巨大的力量一把推开了宁桎,摔倒在地。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谁都没能料到季安会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

待反应过来,季安已经如同受惊的兔子从他们身边飞似的窜开。

宁桎伸手,只能够着她一片衣角。

“季安!”

她身后传来楚泽轩撕心裂肺的声音。

季安依旧蒙头往前跑,她受够了这一切,受够了她母亲所说的真相。

怎么会这样!她以为一切都是宁桎和沈婉秋冤枉了她,可结果一切都是她母亲做的,她该怎么办!

季安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逃离开来。

“滴滴!”

身侧突然传来疯狂的喇叭声,她猛地扭头只见迎面冲来一辆车,毫不减速与避让地撞上前来。

“砰!”

“季安!”

以爱为桎第12章 看他们的婚礼直播

宁桎瞳孔一缩,女人孱弱的身体犹如一张薄薄的纸倒飞出去,在地上重重地打了一个滚后,不再动弹。

他只是想抓她回去,结果这胆大包天的女人居然敢反抗他!

真是活该!

宁桎眼底一片阴翳,看着车主一脸惊慌地冲下车摇晃地上的女人。

可她依旧伏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他没由来的一慌,大步上前将满身血渍,陷入昏迷的季安一把抱起。

救护车来的很快,他没跟上去,转而进了自己的车。

司机以为他是要回宁家,可刚掉了个头,又接到指令“跟上前面那辆救护车”。

医院的走廊上,宁桎脱了西装外套扔在一边,白色的衬衣上沾满了血,他沉默着大口大口地吸着烟,脚下堆了一堆的烟头。

虽说医院内禁止吸烟,可在嘉德私立医院,谁也不敢去说教这少爷。

这时,手机突然响起,他往下一瞥,屏幕上跳跃着沈婉秋的名字。

他抓了抓头发,想起他答应了沈婉秋在这个时间陪她去试婚纱的,谁知道,发生了这种事。

“宁桎,你在哪里?”沈婉秋的声音传出,没什么情绪波动。

但与她相处了数年的宁桎明白她正在气头上,不由放软了声音:“在医院。”

电话那头轻轻笑了一声,才道:“很好,你没骗我。”

宁桎丢下烟,用脚碾灭,刚欲开口,就被护士紧急的声音打断。

“宁少!宁少!经过抢救,患者心脏已经复苏,可是双下肢神经受损,双腿……大概残废了……”

“宁少,要进行截肢吗?”护士惴惴不安地问,方才这病人送来时宁少那一脸阴沉的表情着实吓到了她。

宁桎揉了揉眉心,难得犹豫,刚想说截,就听到沈婉秋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

“别截肢,我要她眼睁睁看着双腿慢慢萎缩,每时每刻都受残废之苦。”

闻言,他脸上那点犹豫瞬间散了,应了声好,又安慰她自己马上就回去陪她试婚纱,挂掉电话后,宁桎脸上还带着笑意,冲护士勾唇笑道:“不用截,对了,我吩咐你个事……”

季安是被嘈杂的人声吵醒的,醒来时,入目就是一片雪白。

她回忆起昏迷前的最后一幕,大睁双眼就要坐起身来。

发现她清醒的护士“哎呦”一声,又把她压了下去。

“别动别动,你的伤还没有好。”护士给她换了输液瓶,笑道,“本来还想着你没醒,宁少交代的事做不了了,刚好你就醒了。”

宁桎交代的事?是宁桎送她来的医院?

可宁桎既然那么恨她,又何苦要救她。

季安惊疑不定地望向护士,只见护士打开了电视,调至一个频道。

电视机上正在播放宁桎与沈婉秋的婚礼,沈家千金大火里失踪三个月后归来,毁了容貌,可她的未婚夫宁氏集团的年轻总裁依旧深深地爱着她,对她不离不弃。

这一段爱情故事被所有人称赞与羡慕,媒体都特意拍下了他们的婚礼过程。

季安看着直播里宁桎素来冷傲的脸上出现一抹罕见的柔和,他将婚戒套在沈婉秋的无名指上,深情地在她唇上烙下一个吻。

原来,宁桎急着救自己就是为了给她看这个!

他就那么想羞辱她!

护士浑然不觉季安瞬间苍白的脸色,捂着脸一脸歆羡地说:“沈小姐有宁少这样的老公真是太幸福了!”

说着还问季安:“你一定跟宁少关系很好吧!你昏迷的这些天里,宁少特意叮嘱我们要把你的健康状态告诉他,今天的婚礼他也让我们务必播放给你看。”

季安惨然地摇摇头,屏幕上新人嘴角的笑像一柄利刃刺伤了她的双眼,不由自主地就红了眼眶。

这下,护士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尴尬地转移话题:“你别哭啊,你身体现在还很虚弱,不能再有情绪上的大~动,会不利于接下来的康复治疗。”

她的话音刚落,季安心头的悲戚都变为一腔惊疑,“什么康复治疗。”

护士犹豫了片刻,眼里闪过一丝同情,告知她:“因为车祸,很遗憾,你的双腿残废了”。

以爱为桎第13章 不可能康复

残废……

“不可能!不可能!你在骗我!”

季安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努力动了动双腿,可是下s就像与身体分离,毫无知觉。

她疯了一样地拍打,拧自己的大腿,将腿上拧出一道道刺眼的淤痕,可依旧没有任何感觉。

护士被她突然爆发的疯狂行径惊吓到,愣了足足几秒钟才想起阻止她。

可这几秒里,季安已经跌下病床,砸翻了床头柜的玻璃杯,碎片密密麻麻地扎入她的双腿,可她依旧没有知觉。

就好像这双腿是假的。

痛苦层层叠加,在瞬间爆发,但她一滴泪都落不下来,只有心口剧烈的绞痛昭示着,这一切不是梦境。

“季小姐……你没事吧,还是有康复的可能的。”护士大概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场景,不知该怎么安慰,半天也只能憋出这一句。

但这话对季安来说却是黑暗里的星火,她紧紧抓住护士的双手,“我还能站起来对不对!”

“对……对吧,先不说这个,你腿上都是伤口,需要尽快处理一下。”护士僵硬地笑笑,用力扶起季安,将她扶回床上后,急忙去准备通知医生和医疗用品。

季安低垂着双眼,任医生清理干净她的伤口,又听他安慰了几句。

待医生快要离开,她嘶哑着嗓子问:“医生,我还有多久能做康复训练。”

医生被她问住,犹豫了片刻,才模棱两可道:“再休息一个月吧,你现在身体还太差了。”

季安还要再问,医生却推脱自己工作繁忙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她只好满心煎熬地期盼一个月的时间能早点过去。

可事实是,才过了半个月,宁桎就派人来医院接她。

季安还盼望着半个月后的康复治疗,死也不肯跟他们离开医院。

负责照顾她的护士想要拦人,但又怕这些来势汹汹的男人,只能憋红了脸来一句:“她不是宁少的朋友吗!你们不能这么对她!”

为首的男人季安也见过几面,是宁桎身边的得力助理。

助理闻言嗤笑一声,不怀好意地打量护士一眼,“你从哪里听说,她是我们宁少的朋友。”

护士被他骇然的目光一盯,忍不住后悔起来,只听得男人接下来的话完全颠覆了她这几日的猜想。

“她放火烧了沈家,可是宁少的仇人。”

季安在护士惊讶又逐渐转为厌恶的目光里不堪承受地扭过了头。

接着,她就被助理一把扛起,她的双腿残废,无力地垂落,只剩双手不住捶打男人的后背,以期他能放下她。

男人只是龇牙咧嘴地皱了皱眉头,没有丝毫放下的意思。

倒是医院内的医护人员和病人都被他们的动静吸引,主治她的医生也走出了办公室,一脸为难,最终还是走上前去。

季安一眼就看到了他的主治医,灰败的脸上划过一丝希冀。

助理也停下脚步,挑了挑眉。

但医生并没有如她希望的那般出言阻止,只是愧疚地低下头:“季小姐,很抱歉我之前欺骗了你。”

“在我看来,你的双腿其实已经没有康复的可能了,所以你留在医院也没有什么用了,不如就跟这位先生走吧。宁少或许能找到这方面的专家,这样还能有一丝希望吧。”

医生的话如惊雷在她耳边炸响,支撑了她半个月的信念又在顷刻崩塌,季安张了张嘴,可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是脸色更灰败了几分。

医生不敢再直视她的双眼,匆匆离去。

医院的过道安静下来。

肩上的人也没再挣扎,助理顺利地将她带上车。

漆黑色的加长林肯内坐着她熟悉的男人,半个月不见,宁桎的状态却更差了。

她以为,宁桎如愿以偿娶了沈婉秋,应该是快乐幸福到了极点。

可眼前的他双眼布满血丝,眼底乌青的样子,看上去可一点都不幸福。

像极了他刚刚知道沈家出事,把她带回宁家囚禁那段时间的状态。

季安从回忆里抽回思绪,暗暗苦笑一声,抬眸对上宁桎的双眼,伪装起自己残破不堪的内心,露出一个自以为洒脱的笑。

双手手指紧紧地扣住皮质座椅。

“宁少不是度蜜月去了,怎么有功夫来看我。”

以爱为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以爱为桎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以爱为桎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