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毛泽东与斯大林》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毛泽东斯大林)

《毛泽东与斯大林》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毛泽东斯大林)

2019-07-30 12:07:10作者:刘杰诚

《毛泽东与斯大林》是刘杰诚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毛泽东斯大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和斯大林虽思想交往长达30年,晤面会谈却不足3个月。二人间会发生什么传奇故事?为什么说斯大林曾间接令*屡遭诬陷,雄才难展?为什么斯大林会忍痛弃王明,转而支持*?为什么斯大林先称*为先生,后称其为同志?为什么斯大林会怀疑*主义不真?为什么*不愿对斯大林亦步亦趋,而要走自己的路?*与斯大林会面后,都留下了哪些悬念?为什么*会赞颂斯大林是导师和朋友种种悬念,本书将为你一一揭开;段段传奇,笔者将用文字

《毛泽东与斯大林》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毛泽东斯大林)

毛泽东与斯大林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毛泽东与斯大林毛泽东与斯大林(9)

1943 年 9 月至10 月 斯 大 林 第 三 次 来 电, 建 议 我 党 中 央 考 虑 调 若 干 师 团 部 署 在 长城内外一线,虽不是为了进行大战役,但也能牵制日军力量,或增加它的后顾之忧。 这 时 候, 毛 泽 东 大 体 上 明 白 了 斯 大 林 的 想 法: 苏 方 正 在 部 署 斯 大 林 格 勒 战 役, 准 备 与 德 国 法 西 斯 决 战; 但 又 怕 日 本 乘 苏 联 出 兵 西 线 之 机, 从 东 方 进 攻 苏 联, 使 苏 联 腹 背 受 敌。 斯 大 林 始 终 没 有 讲 明 他 的 战 略 意 图, 但 毛 泽 东 明 白 了 他 的 意 图 后, 进 行 了 创 造 性 的 战 略 构 思, 采 取 了 两 项 举 措, 均 创 奇 迹。 一 项 是 调 集 部 队, 开 始 把 罗 瑞 卿 、杨 成 武 、吕 正 操 等 部 部 署 在 长 城 内 外 一 线 ,准 备 伺 机 向 东 北 腹 地 渗 透 。后 来 , 形 势 发 展 , 这 些 部 队 很 快 占 据 重 要 的 战 略 位 置 ,捷 足 先 登 , 不 仅 帮 助 苏 联 牵 制 日 军 , 并且为抗战胜利后很快进入东北、收复失地做好了准备,成为决胜东北的重要力量。 另 一 项 重 要 举 措 就 是 密 切 注 意 日 军 的 动 向, 要 求 中 央 情 报 部、 各 地 地 下 党 等 有关方面及时上报日军情报。

有 一 天, 毛 泽 东 与 朱 德、 任 弼 时 交 谈。 毛 泽 东 说, 斯 大 林 几 次 来 电, 要 求 我 们 出 兵 牵 制 日 本 关 东 军, 日 本 确 有 北 进 的 危 险, 但 尚 未 与 英、 美 妥 协 还 不 敢 北 进; 南 下 的 可 能 性 较 大。 世 界 上 的 事 情 很 复 杂, 救 苏 联 有 多 种 方 式。 从 历 史 上 看, 大 约 在 公元前 400 年以前的春秋战国时期,神州大地,诸侯林立,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国家, 和 现 在 世 界 上 的 情 形 差 不 多。 魏 国 的 大 将 庞 涓, 以 强 凌 弱, 带 领 数 十 万 大 军, 进 攻 赵 国 ,包 围 了 赵 国 的 京 城 大 都 ,赵 国 危 在 旦 夕 。赵 王 向 齐 王 求 救 ,要 齐 国 出 兵 救 赵 , 并 许 诺 成 功 之 后 给 齐 国 一 座 城 池。 齐 王 派 大 将 田 忌, 军 师 孙 膑 领 兵 救 赵。 孙 膑 这 人 很 会 用 兵, 后 来 写 成 了《 孙 子 兵 法》, 千 年 流 传。 他 说 救 赵 不 应 当 领 兵 长 途 跋 涉, 到 很 远 的 地 方 大 都 去 和 强 大 的 魏 军 硬 拼。 因 为 魏 国 的 重 兵 都 在 大 都, 咱 们 只 要 就 近 用 兵, 去 围 攻 魏 国 的 都 城, 攻 其 要 害, 魏 王 害 怕, 必 然 令 庞 涓 率 部 回 国 救 驾, 我 们 再 在 半 路 上 设 下 埋 伏, 痛 歼 魏 军, 这 样 一 来, 围 魏 国 不 仅 可 以 救 赵, 还 可 以 削 弱 妄图称霸的魏国。田忌采纳了孙膑之计,果然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 [1]

师哲进来,给了毛泽东一份电报。

毛泽东接过电报,看了看,说:“恩来的这份电报,说的是上海发生的一件事。 早在 1930 年,一位名叫理查德·佐尔格的德国共产党员,由共产国际派到上海。不久, 他 认 识 了 美 国 女 作 家 史 沫 特 莱, 并 由 她 介 绍 结 识 了 日 本《 朝 日 新 闻》 驻 华 记 者 尾 崎 秀 实。 这 个 尾 崎 是 日 本 首 相 近 卫 文 麿 的 私 人 秘 书, 参 加 过 日 本 内 阁 最 核 心 的 机 密 会[1] 师 哲 : 《 在 历 史 巨 人 身 边 》 , 中 央 文 献 出 版 社 1991 年 版 , 第 211 ~215 页 。

-Page 542-

报刊摘录

议, 并 常 作 为 中 国 问 题 专 家 来 往 于 中 国 与 日 本 之 间。 他 得 到 了 这 份 情 报, 告 诉 了 史 沫 特 莱。 史 沫 特 莱 很 快 地 告 诉 了 恩 来 同 志。 恩 来 同 志 又 核 实 了 一 下, 比 较 准 确。 此 事关系苏德战争的胜败,我希望大家研究一下。”

任 弼 时 说:“ 这 个 情 况, 除 了 上 述 来 源 外, 还 有 一 个 来 源, 就 是 我 们 的 地 下 党员阎宝航同志,从军统密码破译机构中得到的情报。 [1]

毛泽东说:“这两天,我们连续收到了几份电报,从东北、香港等不同的角度, 讲了上述事实,我认为很重要,拟了一份电报,要很快发给斯大林同志。”

朱德和任弼时看了毛泽东起草的电报,都认为很好。 于是,一份重要的电报就发给了莫斯科。

[1] 阎 明 复:《 我 父 亲 阎 宝 航 的 情 报 生 涯 》,载《 炎 黄 春 秋 》2005 年 第 12 期 第 10 ~16 页 。

蒋 晓 星 : 《 延 安 发 来 的 绝 密 情 报 》 , 载 1985 年 8 月 17 日 《 南 方 周 末 》 。

519

-Page 543-

7. 斯大林说:“一份延安来电,胜似十万精兵 !”

苏德战争打得非常激烈。战争初期,德国法西斯在军事上占优势。

1941 年 8 月 底 , 德 军 第 六 集 团 军 同 苏 联 第 五 集 团 军 在 基 辅 以 北 展 开 激 战 , 苏 军 且 战 且 退, 德 寇 紧 追 不 舍, 并 渡 过 第 聂 伯 河, 突 入 杰 斯 纳 河 地 区, 在 切 尔 尼 戈 夫 地 区 同 南 下 的 德 军 第 二 集 团 军 会 师, 把 苏 军 第 五、 第 二 十 一 和 第 三 十 七 集 团 军 围 困 在 切 尔 尼 哥 夫 、 基 辅 和 涅 仁 的 三 角 地 带 。9 月 12 日 , 德 军 的 第 一 坦 克 集 团 军 从 克 列 明 楚 格 北 上 , 迎 接 南 下 的 德 第 二 坦 克 集 团 军 。9 月 15 日 , 这 两 股 法 西 斯 坦 克 部 队 在 基 辅 以 东 的 洛 赫 维 察 会 师 , 把 苏 联 西 南 方 面 军 的 4 个 集 团 军 包 围 起 来 。9 月 10 日 , 基 辅 陷 落 。 苏 军 蒙 受 了 严 重 的 损 失 。 据 西 方 史 学 家 记 载 , 德 国 南 方 集 团 军 群 , 抓 到 了 65.5 万 名 苏 军 俘 虏 。 一 再 坚 持 死 守 基 辅 的 赫 鲁 晓 夫 , 险 些 作 了 德 国 法 西 斯 的 刀 下 鬼 。 [1]

据 朱 可 夫 回 忆, 关 于 基 辅 战 役 的 决 策 问 题, 在 苏 联 最 高 统 帅 部 曾 进 行 过 激 烈 的 争 论 。7 月 29 日 , 朱 可 夫 作 为 苏 军 总 参 谋 长 、 最 高 统 帅 部 副 统 帅 , 就 当 时 对 战 争 形 势 的 分 析 和 基 辅 的 弃 守 问 题 ,曾 当 面 向 斯 大 林 作 过 紧 急 汇 报 。朱 可 夫 说:“ 莫 斯 科 战 略 方 向 上 的 德 军, 看 来, 最 近 期 间 不 可 能 实 施 大 规 模 进 攻 战 役, 因 为 他 们 损 失 太 大。 他 们 现 在 缺 少 大 量 预 备 队 来 补 充 各 集 团 军 和 保 障 中 央 集 团 军 群 的 左 右 两 翼 。 ” [2]

“ 我 们 认 为, 在 乌 克 兰, 主 要 战 斗 可 能 在 第 聂 伯 罗 彼 得 洛 夫 斯 克、 克 列 明 楚 格 地 区 某 地 展 开, 因 为 敌 南 方 集 团 军 群 装 甲 坦 克 部 队 主 力 已 经 到 达 该 地 区, 我 军 防 御 最 薄 弱 和 最 危 险 的 地 段 是 中 央 方 面 军。 掩 护 乌 涅 恰 和 戈 梅 利 方 向 的 第 十 三 和 第 二 十 一 集 团 军 人 员 很 少, 准 备 也 不 足。 德 军 可 利 用 这 个 薄 弱 环 节, 向 死 守 基 辅 地 域 的西南方面军的侧翼和后方实施突击。”

斯大林警觉起来,问:“你的建议是什么?”

[1] 解 里 夫 : 《 纵 横 捭 阖 斯 大 林 》 ,1989 年 版 , 第 252 ~256 页 。 [2] 解 里 夫 : 《 纵 横 捭 阖 斯 大 林 》 ,1989 年 版 , 第 252 ~256 页 。

-Page 544-

报刊摘录

“ 首 先 加 强 中 央 方 面 军, 至 少 给 它 增 加 三 个 得 到 炮 兵 加 强 的 集 团 军: 从 西 部 方 向 抽 调 一 个 集 团 军, 从 西 南 方 面 军 抽 调 一 个 集 团 军, 从 统 帅 部 预 备 队 抽 调 一 个 集 团 军。委派一位经验丰富的能干的方面军司令员。具体地说,我建议瓦杜丁将军担任。” “怎么啦?”斯大林厉声责问:“你认为,可以削弱莫斯科方向的兵力吗?” 朱 可 夫 解 释 说:“ 不 ! 不 是 这 样 ! 我 认 为 莫 斯 科 方 向 的 敌 人 暂 时 不 会 前 进, 而 在 十 二 天 至 十 五 天 以 后, 我 们 能 从 远 东 抽 调 至 少 吧 个 战 斗 力 很 强 的 精 锐 师, 其 中 包 括一个坦克师到莫斯科。这样,就不是削弱—— 而是加强莫斯科方向的兵力了 !” “那么,把远东送给日本人吗?”一向与朱可夫不和的梅赫利斯挖苦地说。 “ 是 啊 ! 远 东 怎 么 办?” 斯 大 林 沉 思 地 来 回 走 着, 沉 重 的 皮 靴 敲 击 着 地 板, 发 出“ 咯 噔”、“ 咯 噔” 的 响 声 …… 斯 大 林 最 担 心 的 是 远 东 的 安 全。 因 为 远 东, 驻 有 日 本 的 百 万 关 东 军, 虎 视 眈 眈, 随 时 准 备 入 侵 苏 联。 如 果 这 个 时 候, 日 本 再 从 远 东 进 攻 苏 联, 使 苏 联 腹 背 受 敌, 那 将 是 致 命 的 危 险! 斯 大 林 禁 不 住 低 声 自 问:“ 远 东 该怎么办呢?”

这时,马林科夫拿出了一份电报,递给斯大林,说:“这是延安来电。” 斯 大 林 看 着 电 报, 紧 缩 的 眉 头 松 开 了, 脸 上 露 出 了 兴 奋 的 光 彩。 看 完 了, 他 又 让 马 林 科 夫 宣 读 了 延 安 来 电。 那 电 报 上 写 道:“ 最 近, 日 本 法 西 斯 内 部 发 生 了 一 次 决 策 性 的 大 争 论: 陆 军 主 张 北 进, 直 捣 乌 拉 尔 山 脉 一 带 苏 联 军 火 工 业 的 大 后 方, 与 西 线 的 希 特 勒 德 军 两 面 夹 击, 迫 使 苏 联 投 降。 海 军 认 为 西 伯 利 亚 地 寒 人 稀, 进 军 困 难 ,北 进 成 功 的 可 能 性 不 大 ,所 以 力 主 南 下 。双 方 争 论 激 烈 ,海 军 的 主 张 占 了 上 风 。

日本内阁决定:发动大规模的南侵,攻打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国。” [1]

朱 可 夫 听 了 延 安 来 电, 高 兴 地 说:“ 这 样, 我 们 很 快 可 以 从 远 东 抽 出 数 十 万 精锐部队,来到西线,痛歼德军 !” 众人立刻高兴地说:“好 ! 好 !”

“ 好!” 斯 大 林 说:“ 中 国 共 产 党 给 我 们 送 来 了 及 时 雨! 现 在, 根 据 延 安 来 电 及其他情报,我们下决心从远东抽出数十万精锐之师,去到西线,打击德军 !” 马 林 科 夫 说:“ 是 啊! 延 安 来 电 很 重 要! 上 次 延 安 来 电, 我 们 没 有 重 视, 吃 了大亏;这一次,一定要重视!”

[1] 师 哲:《 在 历 史 巨 人 身 边 》,中 央 文 献 出 版 社 1991 年 版 ,第 211 ~215 页 。蒋 晓 星:《 延 安 发 来 的 绝 密 情 报 》 , 载 1985 年 8 月 17 日 《 南 方 周 末 》 。 阎 明 复 : 《 我 父 亲 阎 宝 航 的 情 报 生 涯 》 , 载 《 炎 黄 春 秋 》2005 年 第 12 期 第 10 ~16 页 。

521

-Page 545-

522

毛泽东与斯大林

斯大林紧接着说:“是啊!一份延安来电,胜似十万精兵!”

对于此事,《斯大林年谱》上的记述是:7 月 29 日,斯大林应朱可夫要求接见 朱 可 夫, 接 见 时 与 朱 可 夫 意 见 不 和 的 梅 赫 利 斯 在 座。 朱 可 夫 概 述 了 当 前 形 势, 提 出 了 总 参 谋 部 的 几 点 意 见: 一, 加 强 中 央 方 面 军; 二, 从 远 东 至 少 调 8 个 师 来 加 强 莫 斯 科 防 区; 三, 把 西 南 方 面 军 撤 到 第 聂 伯 河 以 东。 当 天, 斯 大 林 签 署 了 国 防 委 员 会 关于改组和调整工农红军指挥人员的决定。 [1]

后 来, 斯 大 林 指 挥 斯 大 林 格 勒 保 卫 战, 歼 敌 33 万, 成 了 世 界 反 法 西 斯 战 争 的转折点。

其 所 能 取 得 这 么 伟 大 的 胜 利, 其 中 重 要 的 一 条 就 是 集 中 优 势 兵 力, 打 歼 灭 战。 通 常, 斯 大 林 早 晨 4 至 5 点 钟 躺 下 休 息。 但 在 斯 大 林 格 勒 战 役 的 日 子 里, 他 打 破 了 这 个 规 矩, 他 要 求 向 他 汇 报 情 况 的 次 数 多 了, 包 括 在 早 晨 6 点 钟 也 要 汇 报。 他 因 失 眠 而 双 眼 发 红, 头 有 一 点 晕, 但 他 用 凉 水 洗 一 洗 脸, 又 继 续 工 作。 他 首 先 考 虑 的 是 集中兵力问题。因而他一再催促集中兵力,调集部队,不许拖延。

从 1942 年 7 月 1 日 到 11 月 1 日, 根 据 斯 大 林 和 大 本 营 的 决 定, 从 远 东, 从 各 地 调 往 斯 大 林 格 勒 的 兵 力 达 72 个 师、6 个 坦 克 军 和 两 个 机 械 化 军,20 个 步 兵 旅 和 46 个坦克旅。同时大大地加强了第 8 和第 16 空军集团军,很快地夺回了制空权。 [2]

据报道,1942 年 11 月 11 日,斯大林令朱可夫给斯大林格勒调集了 100 多万军 队,900 多 辆 坦 克, 使 苏 军 的 力 量 大 增,24 小 时 内, 击 溃 了 罗 马 尼 亚 兵 团 等 3 万 余 人。 在 这 个 胜 利 的 基 础 上, 斯 大 林 很 快 地 把 战 略 反 攻 导 向 战 略 进 攻。1942 年 11 月 19 日, 斯 大 林 决 定 组 织 3 个 方 面 军 发 动 斯 大 林 格 勒 反 攻。 同 时 抓 紧 调 集 兵 力, 使 这 次 反 攻 迅 速 发 展 成 11 个 方 面 军 的 总 攻, 使 苏 德 战 争 发 生 了 转 折, 斯 大 林 格 勒 战 役 取 得 了 胜 利。 在 此 基 础 上, 斯 大 林 又 抓 紧 进 攻 战 略, 经 过 1943 年 夏 季 的 几 次 大 规 模 的 反 攻 战 役, 于 当 年 8 月 把 战 略 反 攻 导 向 了 大 规 模 的 战 略 进 攻, 在 2000 千 米 的 正面上向德军实施了正面的总攻。中间经过一系列的战略性的战役,到 1944 年底, 把德军全部驱逐出苏联国境。 [3]

[1] 参 见 刘 彦 章 等 编 : 《 斯 大 林 年 谱 》 , 人 民 出 版 社 2003 年 版 , 第 555 ~559 页 。 [2] 解 里 夫 著 : 《 纵 横 捭 阖 斯 大 林 》 ,1989 年 版 , 第 252 ~256 页 。 [3] 解 里 夫 著 : 《 纵 横 捭 阖 斯 大 林 》 ,1989 年 版 , 第 252 ~256 页 。

-Page 546-

8. 俄罗斯领导人叶利钦感谢中国的巨大援助

1941 年 6 月 30 日, 延 安 收 到 了 莫 斯 科 以 斯 大 林 的 名 义 致 中 共 中 央 的 电 报, 电 文是:“由于你们提供了及时而准确的情报,使我们提前进行一级战备。” [1]

1995 年 4 月, 在 世 界 反 法 西 斯 战 争 胜 利 50 周 年 时, 俄 国 在 中 国 辽 宁 省 举 行 的 阎 宝 航 诞 辰 一 百 周 年 祭 奠 上, 向 这 位 已 于 1968 年 逝 世 的 死 者 授 予 一 枚 奖 章。 阎 宝 航 的 儿 子、 毛 泽 东 过 去 的 俄 文 翻 译、 今 天 的 中 国 慈 善 总 会 会 长 阎 明 复 说:“ 斯 大 林 发 电 报 感 谢 毛 泽 东 要 他 提 防 希 特 勒 进 攻 苏 联 的 情 报, 他 的 电 报 是 苏 德 战 争 爆 发 八 天 后 发 来 的 。 ” 阎 明 复 回 忆 说 :“ 俄 国 人 只 给 活 着 的 人 受 勋 , 我 父 亲 是 唯 一 的 例 外 。 ” 同 年 11 月 1 日, 北 京 俄 罗 斯 大 使 馆 内 喜 气 洋 洋, 正 在 举 行 隆 重 的 纪 念 世 界 反 法西斯战争胜利五十周年的酒会。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祝酒词, 高 度 评 价 了 这 场 拯 救 世 界 和 人 类 的 正 义 之 战。 还 郑 重 宣 布 受 总 统 叶 利 钦 的 委 托, 授 予 阎 宝 航 和 他 在 抗 战 期 间 领 导 的 地 下 工 作 者 阎 明 诗、 李 正 文 同 志“ 卫 国 战 争 胜 利 50 周 年” 纪 念 奖 章, 表 彰 他 们 为 国 际 反 法 西 斯 斗 争 所 作 出 的 杰 出 贡 献。 场 内 爆 发 出 热烈的掌声,阎宝航的子女阎明复、阎大新扶着激动不已的李正文,接受了这份殊荣。 [2]

11 月 3 日,《人民日报》报道了叶利钦总统授予阎宝航、李正文等中国同志“卫 国 战 争 胜 利 五 十 周 年” 纪 念 奖 章 的 消 息, 还 说“ 罗 高 寿 大 使 认 为, 这 两 件 大 事( 提 前 向 苏 联 通 报 德 军 进 攻 苏 联 的 准 确 日 期; 在 苏 军 对 日 作 战 前, 提 供 了 关 东 军 在 东 北 的详细军事情报)将载入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史册。” [3]

曾 经 把 斯 大 林 吹 到 天 上 一 万 丈 高 的 赫 鲁 晓 夫 等 人, 先 说 斯 大 林 是“ 天 才 的 英 明 领 袖”、“ 一 贯 正 确”、 是“ 天 才”、 是“ 慈 父”; 后 来 又 把 斯 大 林 打 入 地 下 九 千 丈 , 说 他 “ 没 有 人 性 ” 、“ 从 来 不 认 错 ” 、“ 不 会 指 挥 ” 、 是 “ 白 痴 ” 、“ 暴 君 ” 。

[1] 参见师哲回忆录 :《在历史的巨人身边》,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1 年版,第 202 ~224 页 。

《党史信息报》。

[2][3] 伊 里:《 李 正 文 、陈 蕙 瑛 夫 妇 的 情 报 工 作 生 涯 》,载《 炎 黄 春 秋 》2005 年 第 1 期 。 阎 明 复:《 我 父 亲 阎 宝 航 的 情 报 生 涯 》,载《 炎 黄 春 秋 》2005 年 第 12 期 第 10 ~16 页 。

-Page 547-

524

毛泽东与斯大林

上 述 事 实 说 明: 斯 大 林 是 伟 大 的 马 克 思 主 义 者, 虽 然 他 在 苏 联 卫 国 战 争 开 始 时 犯 了 严 重 的 错 误, 但 他 对 错 误 一 经 认 识, 也 在 努 力 改 正, 并 且 也 讲 情 感, 当 即 发 电 报 感 谢毛泽东和中共的帮助。赫鲁晓夫等人的诬蔑不实之词,应该扫除。

-Page 548-

9. 延安精神海外之花—— 毛泽东与斯大林交往纪实延 安 是 革 命 圣 地, 是 抗 日 胜 利 的 红 都, 也 是 新 中 国 的 摇 篮 和 苗 圃。 中 共 中 央 和 毛 泽 东 等 同 志 在 陕 北 生 活 工 作 过 13 年, 创 造 了 无 数 可 歌 可 泣 的 伟 大 业 绩。 这 里 选 取几件毛泽东与斯大林鲜为人知的史迹。

一、斯大林特别感谢的延安来电

斯大林一生中经受过无数次打击、迫害和折磨,光被逮捕、流放就有七次之多; 但他在打击、迫害、折磨中学习、斗争,后发制人、反败为胜,所以被称为“钢铁的人”, 成为社会主义苏联人民的领袖,成为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三巨头”之一。 在斯大林经受的打击、折磨中,最严重的莫过于 1941 年 6 月 22 日的那一次。 那 时 全 世 界 的 法 西 斯 以 迅 雷 不 及 掩 耳 的“ 闪 电 战”, 突 然 向 他 和 苏 联 人 民 发 起偷袭。

的 确, 在 那 法 西 斯 横 行 霸 道、 杀 人 放 火、 无 恶 不 作、 威 胁 人 类 文 明、 正 义 的 年 代, 西 方 大 国 当 权 派 奉 行 绥 靖 政 策, 使 希 特 勒 肆 无 忌 惮 地 侵 略 扩 张, 他 兵 不 血 刃 地 占 领 了 奥 地 利 、捷 克 斯 洛 伐 克 之 后 ,又 以“ 闪 电 战 ”征 服 了 波 兰 和 挪 威 等 国 ; 接 着 , 希 特 勒 就 向 欧 洲 强 国 英 法 开 刀 了。 曾 经 远 征 重 洋 的 数 百 万 英 法 联 军, 在 纳 粹 的 进 攻 面 前, 仅 仅 11 天 就 垮 台 了, 法 国 投 降 了。 荷 兰、 比 利 时、 卢 森 堡 不 足 一 个 星 期 就 相 继 沦 陷。 法 西 斯 德 意 日 像 三 个 法 力 无 边 的 恶 魔, 铁 蹄 踏 上 了 欧 亚 大 陆, 使 这 两 个 古 老 文 明 的 神 州 处 于 风 雨 飘 摇 之 中。 当 时 人 们 普 遍 担 心 世 界 可 能 要 有 一 个 新 的、 上 千年的黑暗的时代。

就 在 这 关 系 人 类 命 运 的 危 急 时 刻, 德 国 法 西 斯 的 矛 头 指 向 苏 联, 世 界 人 民 关 注 着 苏 联, 中 国 共 产 党 和 中 国 人 民 寄 希 望 于 苏 联。 作 为 苏 联 军 民 最 高 统 帅 的 斯 大 林 经 受着最严峻的考验。

那 是 1941 年 6 月 22 日 凌 晨 3 点 半。 因 为 是 个 星 期 天, 人 们 都 在 甜 蜜 的 梦 乡。 希特勒背信弃义,以 190 多个师的兵力,430 辆坦克,4700 余门大炮,4980 架飞机,-Page 549-

526

毛泽东与斯大林

193 艘舰艇,总兵力达 550 万人,向苏联发起了大规模进攻。接着,意大利、匈牙利、 波 兰、 罗 马 尼 亚 等 仆 从 国 追 随 希 特 勒 德 国, 也 相 继 发 出 照 会, 对 苏 联 宣 战。 希 特 勒 计 划 用 这 迅 雷 不 及 掩 耳 的 闪 电 战, 在 六 个 星 期 到 两 个 月 的 时 间 内 打 垮 苏 联。 于 是, 一场规模空前、意义巨大、关系世界命运的大决战,在苏联国土上展开了。 凌 晨 4 时 许, 联 共 中 央 所 有 的 政 治 局 委 员 都 集 合 在 斯 大 林 的 办 公 室 里。 斯 大 林 神 态 严 肃, 脸 色 苍 白, 手 里 握 着 没 有 点 燃 的 烟 斗, 站 在 桌 子 旁 边, 半 天 没 有 说 话。 他 那 双 深 沉 难 测 的 眼 里, 露 出 了 震 惊 和 愤 怒 的 目 光。 这 是 他 一 生 中 受 刺 激 最 大、 精 神最痛苦的时刻之一。

斯 大 林 沉 思 着。 突 然, 他 像 被 什 么 狠 刺 了 一 下, 拉 开 自 己 办 公 桌 的 抽 屉, 取 出 一叠电报,迅速翻阅起来。马林科夫问:“斯大林同志,你在找什么?” “电报,一份延安拍来的电报 !”斯大林焦急地说着,仍在一叠电文中翻阅。 “是中共 6 月 16 日发来的电报吗?”

“是的,是的。我记得放在这里,却怎么找不见了?”斯大林说着,仍在寻找。 那 电 报 上 只 有 一 句 话:“ 菲 里 波 夫 同 志, 希 特 勒 德 国 将 于 6 月 21 日 进 攻 苏 联。 希 立即采取对策。”

斯 大 林 没 有 重 视 中 共 的 情 报 和 建 议, 迟 疑、 犹 豫, 没 有 立 即 采 取 紧 急 措 施, 使 苏 军 吃 了 大 亏。 在 接 电 报 之 前, 他 认 为, 希 特 勒 德 国 不 会 撕 毁 1939 年 签 订 的《 苏 德 互 不 侵 犯 条 约》, 不 会 突 然 袭 击 苏 联。 他 的 错 误 认 识 导 致 了 苏 联 人 民 和 苏 联 红 军 对 希 特 勒 德 国 失 去 了 警 惕。 当 时, 鉴 于 英 国 等 国 的 报 纸 盛 传“ 苏 德 间 行 将 开 战”, 1941 年 6 月 13 日, 苏 联 塔 斯 社 奉 命 发 表 声 明 说 : “ 苏 联 方 面 认 为 此 种 谓 德 国 愿 意 撕 毁 条 约 ,进 攻 苏 联 之 谣 言 ,全 无 根 据 。”德 军 突 袭 发 生 ,考虑到战争形势严峻, 中共情报的明确和重要,斯大林才宣布苏军进入一级战备。

其 实, 中 共 关 于 希 特 勒 德 国 进 攻 苏 联 的 情 报 是 经 过 认 真 核 实 的。1941 年 6 月 中 旬, 中 共 地 下 党 员 阎 宝 航 从 国 民 党 一 位 高 级 官 员 那 里 得 知 希 特 勒 德 国 将 于 6 月 21 日 进 攻 苏 联。 阎 宝 航 即 将 此 事 报 告 了 在 重 庆 的 周 恩 来。 周 于 6 月 16 日 报 告 了 中 共 中 央。 与 此 同 时, 中 共 中 央 从 香 港 方 面 和 上 海 方 面 也 得 到 了 类 似 的 情 报, 认 为 十 分 重要,于是,很快将这一情报转告给在延安的苏军情报组,要他们马上向莫斯科汇报。 当 时, 斯 大 林 没 有 重 视 中 共 的 情 报 和 建 议, 吃 了 大 亏, 给 苏 军 和 苏 联 人 民 造 成 了 惨 重 的 损 失。 许 多 人 只 知 怒 斥 希 特 勒 德 国 背 信 弃 义, 而 没 有 注 意 斯 大 林 的 错 误。

-Page 550-

报刊摘录

现在,事实证明中共的情报是准确的。毛泽东关心苏联的命运,提出的建议是正确的、 及 时 的。 而 斯 大 林 自 己 由 于 判 断 失 误, 坐 失 良 机, 造 成 了 严 重 的 后 果, 所 以 斯 大 林 对站在一边的伏罗希洛夫元帅说:“请您以我的名义致电中共毛泽东,表示感谢 !” 伏 罗 希 洛 夫 表 示 照 办。1941 年 6 月 30 日, 延 安 收 到 了 莫 斯 科 以 斯 大 林 的 名 义致中共中央的电报。

电 文 是:“ 由 于 你 们 提 供 了 准 确 的 情 报, 我 们 得 以 在 德 军 进 攻 前 宣 布 苏 军 进 入一级战备。”

1995 年 4 月,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五十周年时,俄国在中国辽宁省举行的 阎 宝 航 诞 辰 一 百 周 年 诞 辰 祭 典 上, 向 这 位 已 于 1968 年 逝 世 的 死 者 授 予 一 枚 奖 章。 阎 宝 航 的 儿 子、 毛 泽 东 过 去 的 俄 文 翻 译、 今 天 的 中 国 慈 善 总 会 会 长 阎 明 复 说:“ 斯 大 林 发 电 报 感 谢 毛 泽 东 要 他 提 防 希 特 勒 进 攻 苏 联 的 情 报, 他 的 电 报 是 苏 德 战 争 爆 发 8 天后发来的。”阎明复回忆说:“俄国人只给活着的人授勋,我父亲是唯一的例外。” 阎宝航,1895 年 4 月 6 日出生于辽宁省,小时接受过基督教教育,但他热爱祖 国, 富 有 正 义 感, 曾 和 罗 长 青 同 志 一 起 在 看 不 见 的 战 线 上 工 作。1937 年 被 秘 密 吸 收 加 入 中 国 共 产 党, 直 接 由 周 恩 来 领 导。 他 在 重 庆 国 民 党 领 导 人 中 有 地 位, 有 威 信, 和 张 学 良 将 军 有 深 交, 并 得 到 了 蒋 介 石 及 其 夫 人 宋 美 龄 的 信 任, 所 以 能 得 到 只 限 于 国 民 党 最 高 层 知 晓 的 希 特 勒 即 将 进 攻 苏 联 的 消 息。 当 时 给 阎 提 供 消 息 的 一 个 人 就 是 国民党行政院院长孙科。

德国为了把和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保持着老关系的国民党完全拉到自 己 一 边, 特 地 向 国 民 党 政 府 驻 柏 林 的 武 官 通 报 了 德 国 将 在 1941 年 6 月 21 日 进 攻 苏 联 的 消 息。 那 位 武 官 把 这 一 消 息 报 告 了 重 庆。 他 们 没 料 到, 这 消 息 传 给 了 毛 泽 东、 周恩来,于是,在苏联首都莫斯科,就出现了上述那一幕精彩的故事。

二、斯大林说:“一份延安来电,胜似十万精兵!”

伏 罗 希 洛 夫 是 联 共 中 央 政 治 局 委 员, 又 是 苏 军 中 功 勋 卓 著 的 元 帅, 颇 受 斯 大 林 尊 重。 一 天, 他 从 苏 军 总 参 谋 部 了 解 到, 斯 大 林 的 联 络 员 彼 得· 弗 拉 基 米 洛 夫( 中 文 名 孙 平) 从 延 安 发 来 几 份 电 报, 说 毛 泽 东 想 要 了 解 苏 联 对 日 作 战 的 时 间 和 打 算, 以便配合;而苏联方面迟迟不予答复。彼得 . 弗拉基米洛夫(孙平)很着急。于是, 伏罗希洛夫拿着孙平的电报去找斯大林。

527

-Page 551-

528

毛泽东与斯大林

斯 大 林 在 他 的 办 公 室 里, 正 在 和 莫 洛 托 夫 商 量 去 波 茨 坦 参 加 三 国 首 脑 会 议 的 问 题。 伏 罗 希 洛 夫 进 来 后, 和 斯 大 林 打 了 招 呼, 就 开 门 见 山 地 说:“ 斯 大 林 同 志, 我 有个问题。特来请教您 !”

斯大林忙离开座位,谦逊地说:“伏罗希洛夫同志,您德高望重,我很尊敬您。

您有什么意见,就直说吧,不必客气 !”

伏 罗 希 洛 夫 说, 彼 得· 弗 拉 基 米 洛 夫 从 延 安 发 来 电 报, 说 毛 泽 东 想 要 了 解 苏 联 对日作战的时间和打算,又强调说:“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同志,我认为, 对 于 像 毛 泽 东、 朱 德 这 样 的 中 共 同 志, 我 们 应 该 信 任 和 尊 重 ! 你 还 记 得 吧,1941 年 6 月,希特勒进攻苏联前夜,我们没有重视延安的电报,吃了大亏 !”

斯 大 林 有 点 不 高 兴, 但 仍 笑 着 说:“ 伏 罗 希 洛 夫 同 志, 您 大 概 不 会 忘 记 吧, 当时我就请您以我的名义给中共毛泽东发电报,表示感谢 !”

伏 罗 希 洛 夫 说:“ 我 很 快 给 毛 泽 东 发 了 感 谢 电。 可 现 在, 毛 泽 东 要 了 解 苏 联 出 兵中国的时间和打算,我们应该告诉,以便配合。否则,真有点对不起毛泽东 !” 斯 大 林 坐 在 靠 椅 上, 沉 思 地 说:“ 这 个 毛 泽 东, 简 直 有 点 神 秘 莫 测。 他 从 未 到 过 苏 联, 住 在 延 安 的 小 山 沟 里, 却 耳 聪 目 明, 能 知 天 下 大 事 ! 中 共 的 领 导 人, 先 后 有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博古等人,一个一个都失败了 ! 只有这个毛泽东, 没 上 过 大 学, 却 通 晓 古 今; 自 己 不 拿 枪, 却 常 打 胜 仗; 住 在 山 沟 里, 却 能 掌 握 重 要 情报 !”

伏 罗 希 洛 夫 说:“ 斯 大 林 同 志, 您 还 记 得 吗? 1941 年 秋 天, 莫 斯 科 的 形 势 非 常 危 险 ! 希 特 勒 调 集 了 100 多 万 军 队, 在 飞 机、 坦 克 的 掩 护 下 进 攻 莫 斯 科。 我 们 当 时 兵 力 奇 缺。 可 延 安 来 了 一 份 电 报, 给 我 们 提 供 了 重 要 情 况, 使 我 们 做 出 了 一 项 大 胆 的 决 策, 从 与 百 万 日 本 关 东 军 对 峙 的 西 伯 利 亚 边 境, 抽 调 出 几 十 万 军 队, 投 入 了 与 德 军 激 战 的 西 线, 从 而 使 我 们 有 足 够 的 实 力 扭 转 败 局, 奠 定 了 世 界 反 法 西 斯 战 争 胜利的基础。”

原 来, 这 份 电 报 讲 了 日 本 法 西 斯 内 部 的 重 要 决 策 和 动 向。 早 在 1930 年 初, 一 个 名 叫 理 查 德· 佐 尔 格 的 德 国 共 产 党 员, 由 共 产 国 际 派 到 上 海。 不 久, 他 认 识 了 美 国 女 作 家 史 沫 特 莱, 并 由 她 介 绍 结 识 了 日 本《 朝 日 新 闻》 驻 华 记 者 尾 崎 秀 实。 尾 崎 是 日 本 首 相 近 卫 文 麿 的 私 人 秘 书, 参 加 过 日 本 内 阁 最 核 心 的 机 密 会 议, 并 常 作 为 中 国问题专家来往于中国与日本之间。

-Page 552-

报刊摘录

佐 尔 格 在 三 十 年 代 中 期, 曾 以 一 名 忠 于 元 首 的 德 国 纳 粹 党 徒 的 面 目 和 有 渊 博 知 识 的 学 者 名 义, 深 得 德 国 驻 日 大 使 和 武 官 的 尊 重。 二 次 大 战 爆 发 后, 他 发 出 过 大 量 有 价 值 的 情 报。 其 中 一 份 情 报 说,1941 年 7 月 至 9 月, 日 本 法 西 斯 内 部 发 生 了 一 次 决 策 性 的 大 争 论: 陆 军 主 张 北 进, 直 捣 乌 拉 尔 山 脉 一 带 苏 联 军 火 工 业 的 大 后 方, 与 西 线 的 希 特 勒 两 面 夹 击, 迫 使 苏 联 投 降; 海 军 认 为 西 伯 利 亚 地 寒 人 稀, 进 军 困 难, 北 进 成 功 的 可 能 性 不 大, 所 以 力 主 南 进。 双 方 争 论 激 烈, 海 军 意 见 占 了 上 风, 决 定 发动大规模的南侵,攻打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地。

佐尔格从尾崎那里获悉这一决定后,通知中共情报人员密切注意关东军的动向。 中 共 的 地 下 工 作 人 员, 有 的 在 侵 华 日 军 总 司 令 部, 有 的 在 汪 伪 政 权 内 部 工 作, 获 悉 此情,迅速核实,报告延安。

毛泽东认为此情报很重要,遂电告斯大林。就这样,由于来自延安的可靠情报, 斯大林情况明了,决心定了,很快地从苏联远东地区抽调数十万精锐部队去到西线, 歼灭德军,从而一举扭转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形势。

斯大林坐在沙发上,高兴地说:“是啊 ! 在那生死存亡的关头,一份延安来电,胜似十万精兵 —— 中共和毛泽东确实了不起 !”

伏罗希洛夫说:“那么,你同意毛泽东的要求了?”

“ 不 !” 斯 大 林 摇 摇 头 说,“ 如 今, 情 况 大 变。 苏 联 的 卫 国 战 争 胜 利 了, 德 意 法 西 斯 投 降 了, 中 国 要 请 苏 联 出 兵 帮 助 中 国 打 日 本, 难 道 真 的 无 偿 出 兵 援 助 吗? 在 雅 尔 塔 会 议 上, 苏 美 英 三 国 首 脑 达 成 秘 密 协 议, 保 证 满 足 苏 联 出 兵 的 权 益, 不 让 给 中 共 透 露 消 息。 现 在, 雅 尔 塔 会 议 的 墨 迹 未 干, 我 们 正 在 和 国 民 党 政 府 谈 判, 蒋 介 石 要 我 们 支 持 他 统 一 中 国, 而 不 支 持 中 共。 我 们 能 把 苏 联 出 兵 的 机 密, 贸 然 告 诉 毛 泽东吗?”

众人默不作声。

斯大林沉默许久,低头不语。望着激动的伏罗希洛夫,又笑道:“伏罗希洛夫同志, 您 的 意 思 我 明 白 了 。不 过 ,中 国 的 事 情 很 复 杂 。雅 尔 塔 会 议 有 协 议 ,您 先 回 去 休 息 , 等我从波茨坦开会回来,咱们再议。”

三、斯大林说:“延安精神真伟大!”

斯 大 林 不 但 没 有 将 苏 联 出 兵 中 国 东 北 打 日 本 的 时 间 和 打 算 告 诉 毛 泽 东, 而 且,529

-Page 553-

530

毛泽东与斯大林

背 着 中 共 和 毛 泽 东 与 蒋 介 石 国 民 党 的 代 表 宋 子 文、 蒋 经 国 等 在 莫 斯 科 谈 判, 软 硬 兼 施,“保证支持蒋主席统一中国”,攫取中国的权益。

抗 日 战 争 胜 利 后, 蒋 介 石 在 美 国 的 大 力 支 持 下, 磨 刀 霍 霍, 用 美 国 的 飞 机、 大 炮、 坦 克 屠 杀 中 国 共 产 党 和 革 命 人 民。 毛 泽 东 带 领 党 和 革 命 人 民, 奋 起 抵 抗, 自 卫 反击,斯大林又以联共 ( 布 ) 中央委员会的名义发电报给毛泽东,不许抗击,说是“如 果打内战,中华民族就有毁灭的危险 !”

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不怕压,不信邪,带领党和革命人民英勇战斗,前赴后继, 克 服 了 千 难 万 险, 消 灭 了 蒋 军 800 万, 终 于 推 倒 三 座 大 山, 在 1949 年 10 月 建 立 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

后 来, 斯 大 林 承 认 了 自 己 的 错 误, 并 主 动 地 作 了 自 我 批 评。 这 种 自 我 批 评, 据我了解,至少有三次。

第 一 次 是 在 1948 年 2 月 10 日。 当 时, 斯 大 林 召 集 保 共 季 米 特 洛 夫 和 南 共 卡 德 尔 等 人 在 莫 斯 科 举 行 三 党 会 议, 讨 论 巴 尔 干 和 希 腊 革 命 的 问 题。 在 会 谈 中, 斯 大 林 严 厉 地 批 评 了 保 共 和 南 共 支 持 希 腊 起 义 之 后, 坦 率 地 承 认 他 在 中 国 革 命 问 题 上 犯 了 错 误。 斯 大 林 说:“ 战 后, 我 不 相 信 中 国 共 产 党 人 能 取 胜。 我 那 时 认 为 美 国 人 将 会 全 力 以 赴 地 扑 灭 中 国 的 起 义。 我 曾 劝 说 过 毛 泽 东, 最 好 是 与 蒋 介 石 和 解, 与 蒋 介 石 建 立 某 种 联 合 政 府 …… 但 以 后 毛 泽 东 开 始 发 动 了 一 场 大 攻 势, 最 后 取 得 了 胜 利。 你们看,我也会犯错误。” [1]

第 二 次 是 1949 年 7 月, 毛 泽 东 委 托 刘 少 奇 率 团 访 苏 时, 斯 大 林 主 动 地 作 了 自 我 批 评。 他 说:“ 我 们 妨 碍 过 你 们 没 有? 妨 碍 了, 妨 碍 了。 我 们 对 中 国 不 大 了 解, 有时好心也办错事。”“毛泽东到重庆去是有危险的,CC 特务有谋害毛泽东的可能”。 停 了 一 会 儿, 他 又 内 疚 地 说:“ 中 国 同 志 总 是 客 气 的, 讲 礼 貌 的。 老 实 说, 我 们 觉 得我们是妨碍过你们的。”

第三次是向毛泽东当面检讨。1949 年 12 月至 1950 年 2 月间,毛泽东访苏,与 斯 大 林 等 苏 共 领 导 人 会 谈, 废 除 了 苏 联 与 国 民 党 政 府 签 订 的 旧 的 不 平 等 条 约, 签 订 了 新 的《 中 苏 友 好 同 盟 互 助 条 约》 及 有 关 文 件。 有 一 次, 在 和 毛 泽 东 会 谈 时, 斯 大 林又主动检讨说:“过去,我们就中国革命提过一些不恰当的意见,我们感到内疚”。 后 来, 谈 到 中 国 革 命 的 伟 大 胜 利 时, 斯 大 林 又 站 立 起 来, 放 下 他 那 特 制 的 烟 斗, 认[1] 《 卡 德 尔 回 忆 录 》 , 新 华 出 版 社 1981 年 版 , 第 130 页 。 原 载 《 世 纪 桥 》2001 年 第 四 期第 25 ~27 页 。

-Page 554-

报刊摘录

真地说:“毛泽东同志,我们苏联人不明白,中国人近百年来,英勇斗争,前赴后继, 都失败了,可在你的领导下,为什么能很快胜利呢?”

毛泽东答:“我们有延安精神。”

斯大林更惊奇了,接着又问:“延安,不就是你们长期住过的那个穷山沟吗?” “是的 !”毛泽东坦然答道:“由于我们的党中央长期住在延安,形成了一种精神,一种作风,后来,人们就称它为延安精神、延安作风。” 斯大林禁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说:“哈 ! 延安精神真伟大 !”

(原载《世纪桥》2001 年第 4 期)

531

-Page 555-

10. 游俄罗斯日记——寻找斯大林的足迹

2007 年 6 月 17 日 至 24 日, 我 和 老 伴 王 爱 珍 游 俄 罗 斯。 这 是 我 多 年 来 的 愿 望。 当 年, 少 年 毛 泽 东 意 气 风 发, 要 组 织“ 游 俄 队” 游 遍 俄 罗 斯, 学 习 苏 联 十 月 革 命 的 经 验 ,改 造 中 国 ; 后 来 他 带 领 共 产 党 和 革 命 人 民 ,打 倒 了 蒋 家 王 朝 ,建 立 了 新 中 国 。 他 又 去 到 莫 斯 科 和 斯 大 林 会 谈, 签 订 了“ 友 好 同 盟 互 助” 条 约, 抗 美 援 朝, 改 变 了 世 界 的 格 局。 如 今, 苏 联 解 体, 东 欧 剧 变, 中 国 特 色 的 社 会 主 义 成 了 世 界 人 民 关 注 的 发 展 道 路, 俄 罗 斯 的 情 况 如 何? 列 宁、 斯 大 林 开 创 的 社 会 主 义 事 业 的 情 况 如 何? 成 了 我 急 需 了 解 的 两 个 大 问 题 。为 此 ,今 年 5 月 初 ,当《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交 往 纪 实 》 书 稿 交 给 人 民 出 版 社 后 ,我 就 和 老 伴 商 量 决 定 : 自 费 游 俄 ,作 一 次 国 外 的 学 习 考 察 , 花钱买真知。我们和康辉旅行社联系,每人交 9200 元,搞一次八日俄罗斯游。 6 月 17 日 西 安 大 雨, 二 女 婿 和 二 女 儿 开 车 送 我 们 到 机 场。17 时 55 分, 我 们 乘 南航 CZ6940 号飞机到乌鲁木齐。一路上,飞机飞上云层,摆脱了阴雨,披上阳光, 白 云 在 飞 机 下 翻 滚, 时 而 如 海 浪 翻 腾, 时 而 似 龙 腾 虎 跃, 变 幻 无 常, 令 人 陶 醉。 我 们 飞 行 了 3 个 半 小 时,22 点 多 到 乌 鲁 木 齐。 这 时, 西 安 已 经 到 了 深 夜, 乌 市 还 是 傍 晚 ,阳 光 灿 烂 。我 们 住 在 海 浪 阁 酒 店 ,这 里 是 世 界 上 离 海 洋 最 远 的 城 市 ,位 于 北 疆 。 乌 鲁 木 齐 是 准 格 尔 蒙 古 语“ 优 美 牧 场” 的 意 思。 这 里 气 候 宜 人, 视 野 宽 阔, 和 西 安 比起来,简直有另是一重天的感觉。

次 日 上 午 8 时, 我 们 即 到 天 山 天 池 游 览。 天 池, 古 称“ 瑶 池 ”、“ 龙 潭 ”, 离 乌 市 120 公 里, 是 传 说 中 西 王 母 宴 请 周 穆 王 之 地。 高 山 顶 上 一 池 碧 水, 湖 面 海 拔 1900 多 米, 非 常 美 丽。 湖 面 呈 葫 芦 形, 四 山 环 抱, 面 积 4.9 平 方 公 里; 平 均 湖 水 深 约 40 米,最深处 105 米。山清水秀,维吾尔族姑娘载歌载舞,十分迷人。 这里漫山遍野多是古杉树,挺拔青绿。据导游说,一个古杉树,年蓄水 25 吨, 是这里山清水秀的主要原因。我爱古老杉树的伟岸挺拔、根深叶茂、昂首挺胸不畏寒、 保留青绿美人间的风格。

在 一 家 维 吾 尔 族 的“ 阿 米 尔” 餐 馆 中 吃 了 午 餐, 吃 了 维 族 特 有 的 馕 饼 后, 我 们-Page 556-

报刊摘录

又乘车返回了乌市宾馆。

下午,我们游览了“百石缘玉石城”,鉴赏了世界著名的和田玉,晚上 9 点 25分又乘中国南航飞机飞向莫斯科。

这 时 候, 在 乌 市 地 面 看, 太 阳 快 落 山 了。 但 当 飞 机 飞 上 万 米 高 空 时, 却 又 见 太 阳 离 山 更 远 了, 时 间 似 乎 在 倒 流。 由 于 地 球 自 转 和 飞 机 向 西 北 飞 行 的 缘 故, 我 们 好 像在和太阳赛跑。只见飞机下白云翻腾,云隙间山川倒流,却不见太阳落山。 就这样,我们乘飞机和太阳赛跑,一直飞了 5 个半小时,太阳却还是挂在天空。 直 到 飞 机 上 的 广 播 响, 说 飞 机 快 到 莫 斯 科 了, 请 大 家 系 好 安 全 带, 准 备 着 陆。 我 从 机 窗 里 向 下 瞭 望, 只 见 万 顷 绿 树, 罩 在 一 条 大 河 两 岸。 莫 斯 科 到 了。 广 播 员 说, 莫 斯 科 的 绿 化 面 积 占 70%, 是 世 界 上 绿 化 最 好 的 城 市 之 一。 法 国 总 统 到 莫 斯 科 考 察 后 说, 世 界 上 的 一 切 城 市 都 是 在 建 城 后 搞 绿 化, 而 莫 斯 科 是 建 设 在 森 林 中。 的 确, 从 飞 机 上 眺 望, 莫 斯 科 万 顷 森 林, 一 片 翠 绿, 莫 斯 科 河 蜿 蜒 曲 折, 在 森 林 中 流 淌, 一 幢 幢 高 大 的 建 筑 群, 矗 立 在 绿 树 碧 水 中, 分 外 妖 娆。 后 来 听 导 游 说, 在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中 ,德 国 法 西 斯 的 炮 火 、炸 弹 ,把 莫 斯 科 城 全 毁 了 。斯 大 林 领 带 苏 联 党 和 人 民 , 战 胜 了 千 难 万 险, 消 灭 了 法 西 斯, 重 新 规 划, 重 建 了 莫 斯 科。 在 这 次 重 建 中, 由 于 有 统 一 的 规 划, 科 学 的 设 计, 将 过 去 经 常 泛 滥 成 灾 的 莫 斯 科 河 按 照 山 形 水 势 作 了 科 学的安排,所以几十年来山清水秀,很少遭灾。

6 月 19 日 9 时半我们飞抵莫斯科。由于莫斯科时间比北京时间晚 5 个小时,我 们 一 夜 没 有 睡 觉, 到 莫 斯 科 时, 正 值 上 午 七 点 多。 导 游 把 我 们 接 到 梨 花 饭 店, 连 行 李 也 没 有 放 下, 就 带 我 们 去 游 卡 洛 明 斯 皇 家 庄 园 —— 这 是 莫 斯 科 河 边 的 一 座 皇 家 花 园, 里 面 有 一 座 小 木 屋。 当 年, 彼 得 大 帝 的 姐 姐 为 了 争 夺 王 位, 将 年 幼 的 彼 得 大 帝 囚 禁 在 这 座 小 木 屋 里。 聪 明 的 彼 得 大 帝 和 一 些 小 朋 友 做 打 仗 玩 耍, 练 兵 习 武, 练 就 了 一 支 年 轻 的 禁 卫 军。1689 年 彼 得 依 靠 禁 卫 军 的 帮 助 发 动 政 变, 软 禁 了 他 的 姐 姐 和 兄 长, 宣 布 亲 政, 成 为 彼 得 一 世, 彼 得 大 帝。 他 选 择 了 一 条 学 习 西 方、 西 化 兴 国 的 道 路, 带 领 一 个 250 多 人 的 代 表 团 周 游 欧 洲 各 国, 学 习 先 进 技 术, 又 用 野 蛮 制 服 俄 国 的 野 蛮, 全 歼 了 瑞 典 的 舰 队, 建 造 了 彼 得 堡, 被 授 予“ 全 俄 罗 斯 大 帝” 的 称 号, 从此,俄国开始被称为俄罗斯帝国。

在 莫 斯 科 河 边 我 们 见 到 许 多 年 长 的 劳 动 者, 都 五 六 十 岁 了 还 在 艰 难 地 劳 动。 又 见 几 位 白 发 苍 苍 的 年 龄 在 七 十 岁 以 上 的 老 人, 拿 着 两 件 自 己 的 衣 裳 叫 卖。 我 不 知 道533

-Page 557-

534

毛泽东与斯大林

他 们 的 身 份 , 导 游 说 ,这 些 人 大 都 是 当 年 的 革 命 者 或 老 工 人 ,如 今 红 色 政 权 没 有 了 , 国 家 不 管 他 们 了, 自 己 又 没 有 私 有 财 产, 生 活 十 分 艰 难。 这 里 上 厕 所 特 别 贵, 小 便 一 次 要 15 个 卢 布, 所 以 人 们 只 好 尽 量 减 少 上 厕 所 的 次 数。 当 地 人 讲, 这 里 穷 人 的 生活很艰难。

接 着, 我 们 乘 车 到 列 宁 山 观 景 台 上, 俯 视 莫 斯 科 全 城, 一 座 座 高 大 的 俄 罗 斯 建 筑,矗立面前。导游介绍说,这里原来叫列宁山,现在叫麻雀山,是莫斯科的最高点, 后 边 是 莫 斯 科 大 学, 我 们 再 次 拍 照 留 念。 不 过, 伟 大 的 列 宁 被 遗 忘 了, 换 成 了“ 麻 雀山”,令人十分遗憾。

下 午 去 看 红 场。 我 们 先 到 无 名 烈 士 墓, 有 几 个 俄 军 守 灵, 不 息 的 圣 火, 一 直 在 燃 烧。4 点 整, 又 来 了 三 个 换 岗 的 军 人, 身 着 佩 刀, 正 步 走 来, 看 的 人 很 多。 不 远 处 有 朱 可 夫 元 帅 的 骑 马 雕 塑, 虽 然 显 眼, 但 这 个 雕 塑 不 太 成 功, 没 有 体 现 出 朱 可 夫 元帅的英雄气质。

转 入 红 场, 只 见 条 石 铺 地, 古 意 犹 存, 朴 素 神 圣。1941 年 11 月, 德 国 法 西 斯 的 军 队 , 包 围 了 莫 斯 科 。德 军 元 帅 鲍 卢 斯 , 在 望 远 镜 里 看 见 了 莫 斯 科 塔 楼 上 的 红 星 , 说 胜 利 在 望, 一 定 要 攻 下 莫 斯 科。 斯 大 林 毫 不 慌 乱, 领 导 苏 军 和 苏 联 人 民 坚 守 莫 斯 科, 使 德 国 军 队 寸 步 难 进。11 月 7 日, 斯 大 林 又 在 红 场 举 行 阅 兵 式, 亲 自 登 上 列 宁 墓, 发 表 演 说, 动 员 人 民 战 胜 德 国 法 西 斯, 表 现 出 特 有 的 勇 敢 无 畏、 临 危 不 惧 的 高 尚 风 格。 结 果, 正 义 战 胜 了 邪 恶, 苏 联 红 军 很 快 地 进 入 反 攻, 斯 大 林 格 勒 一 战, 消 灭德军数十万,俘虏了德国将军 22 人,活捉了德军元帅鲍卢斯。今天,看到红场, 看见了列宁墓,我不禁想起了斯大林当年在红场的列宁墓上举行阅兵式,发表演说, 动 员 人 民 战 胜 法 西 斯 的 大 智 大 勇, 想 起 了 这 人 间 罕 见 的 奇 迹! 然 而, 时 过 境 迁, 是 非 颠 倒, 如 今 在 红 场 上, 不 见 了 斯 大 林 和 当 年 苏 联 红 军 的 英 雄 形 象, 却 只 见 在 红 场 的 拐 弯 处, 有 一 位 七 十 多 岁 的 老 人 —— 长 得 很 像 斯 大 林, 穿 一 身 破 旧 的 元 帅 服, 等 待 着 和 游 人 照 相。 旁 边 又 有 一 位 长 得 像 俄 罗 斯 总 统 普 京 的 人, 我 给 他 们 两 位 照 了 一 张相。

列 宁 墓 是 免 费 参 观 的。 排 了 约 1 个 小 时 的 队, 终 于 到 了 安 检 处。 过 了 安 检 口, 就 可 以 进 去 瞻 仰 列 宁 遗 容 了。 安 检 非 常 严 格, 随 身 小 包 里 的 东 西 要 全 部 拿 出 来, 由 安 检 人 员 一 一 检 视。 除 了 一 些 违 禁 品 不 得 带 入 以 外, 绝 对 禁 止 摄 像 摄 影 设 备, 包 括 带照相功能的手机。

-Page 558-

报刊摘录

列 宁 墓 是 一 座 高 台 的 四 方 建 筑 物。 地 上 部 分 并 不 高 大, 约 有 30 米 见 方,10 几 米 高。 从 戒 备 森 严 的 门 口 进 去 后, 警 卫 指 了 指 我 的 帽 子, 我 急 忙 取 下。 进 门 后, 光 线 突 然 暗 淡 下 来, 迎 面 有 4 个 站 得 像 机 器 人 一 样 笔 直 严 肃 的 警 卫, 面 无 表 情, 他 们 一 个 比 一 个 低 一 点, 左 边 高 右 边 低, 呈 一 字 形, 有 点 指 向 的 意 思。 我 们 向 右 拐 弯, 走 10 几 米 后, 迎 面 又 看 见 这 样 一 排 警 卫, 只 是 高 矮 的 方 向 和 刚 才 相 反, 灯 光 又 暗 了 一 些, 向 左 拐、 下 台 阶, 又 看 见 一 排 警 卫, 如 此 这 般, 不 断 的 拐 弯、 下 台 阶、 灯 光 变 暗。, 终 于 到 达 一 个 正 方 形 的 墓 室, 光 线 非 常 暗 淡, 但 可 以 看 见 路。 四 角 站 着 警卫。我向中间望去,心里突然一震,那幅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坚毅、睿智、安详, 清 晰 而 亲 切, 栩 栩 如 生。 伟 大 的 列 宁 躺 在 水 晶 棺 中, 像 睡 着 了 一 样。 我 深 深 地 吸 了 一 口 气, 立 正, 鞠 躬, 再 鞠 躬, 三 鞠 躬。 列 宁, 伟 大 的 马 克 思 主 义 者, 列 宁 主 义 的 创 建 人, 我 们 伟 大 的 导 师, 我 今 天 终 于 看 见 你 了! 我 在 心 里 轻 轻 说 道。 我 多 么 激 动 啊!然而,这里不能说话,不能表达自己激动的感情,我只能再次向伟大的导师鞠躬、 敬礼!

斯 大 林 的 墓 原 来 和 列 宁 葬 在 一 起, 苏 共 二 十 大 后, 被 迁 出 列 宁 墓, 埋 在 了 列 宁 墓 后 的 红 墙 下, 不 让 参 观。 英 国 首 相 丘 吉 尔 曾 经 说 过:“ 斯 大 林 是 一 个 世 上 无 出 其 右 的 最 大 独 裁 者, 他 接 过 俄 国 时, 俄 国 只 有 木 犁, 而 当 他 撒 手 人 寰 时, 俄 国 已 经 拥 有 核 武 器。” 的 确, 在 斯 大 林 执 政 时 期, 苏 联 仅 用 了 30 年 的 时 间, 就 走 完 了 其 他 国 家 用 近 100 年 才 走 完 的 道 路, 不 能 不 说 是 一 个 奇 迹。 尽 管 在 创 造 奇 迹 的 过 程 中, 犯了许多错误甚至罪行,但是,奇迹是事实,事实是不能抹杀的。

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他死后被埋在新圣女公墓里。

新 圣 女 公 墓 是 20 世 纪 20 年 代 开 始 建 设 的, 专 门 用 于 安 葬 俄 国 历 史 上 著 名 的 科 学家、艺术家、政治家等杰出人物。迄今为止,已有 25 000 多个杰出人物和他们的 家人在这里安息。他们都是俄罗斯的、甚至是世界级的精英。

这 里 是 公 墓, 也 是 雕 塑 艺 术 的 博 物 馆。 这 里 的 雕 塑、 文 字, 还 有 一 些 他 们 生 前 喜好的用具、甚至宠物的雕塑,他们在这里复活。他们的肉体不在了,但他们的精神, 他们的功绩永在。

在 卓 娅 的 陵 墓 前, 大 家 停 留 了 很 长 的 时 间。 卓 娅 和 舒 拉 的 故 事 广 为 流 传。 我 站 在 她 的 雕 像 前, 回 忆 起 她 的 故 事, 她 的 形 象, 仍 然 很 敬 仰。 在 一 次 战 斗 中, 因 为 被 叛 徒 出 卖, 卓 娅 被 俘 了, 德 国 鬼 子 强 暴 了 她, 对 她 用 尽 了 酷 刑, 甚 至 惨 无 人 道 地 割535

-Page 559-

536

毛泽东与斯大林

去 了 她 的 乳 房, 但 她 没 有 屈 服。 雕 像 表 现 的 是 她 被 绞 死 前 的 形 象, 非 常 震 撼 人 心。 德 国 战 败 时, 斯 大 林 命 令, 不 接 受 杀 害 卓 娅 的 那 个 番 号 的 德 国 军 队 的 投 降, 必 须 全 部消灭。

赫鲁晓夫雕像的设计很有意思,他的墓碑被设计成一半黑,一半白,交错在一起,表示人们对其功过的诠释。

这 里 有 许 多 熟 悉 和 不 熟 悉 的 人 的 墓 地、 雕 像。 车 尔 尼 雪 夫 斯 基、 果 戈 里、 奥 斯 特洛夫斯基、图波波夫、加加林、乌力季诺娃、叶利钦等等。叶利钦的墓地面积最大, 这 是 人 们 对 他“ 使 俄 罗 斯 又 成 为 俄 罗 斯” 的 肯 定。 叶 利 钦 是 东 正 教 教 徒, 东 正 教 不 允 许 土 葬, 但 他 是 个 例 外; 墓 碑 很 简 陋, 这 是 遵 从 逝 者 的 遗 愿。 还 有 一 个 唯 一 的 中 国 人 的 墓 碑, 就 是 王 明, 这 说 明 了 俄 罗 斯 人 对 王 明 的 肯 定。 王 明 当 年 确 实 为 苏 联 想 得 很 多, 而 为 中 国 人 民 想 得 少。 毛 泽 东 因 此 而 与 王 明 发 生 争 论, 斗 争, 说 我 们 中 国 共产党人应该主要为中国人民服务。这种争论,在这里得到了证实。

在 红 场 上, 我 们 看 见 了 俄 罗 斯 国 家 历 史 博 物 馆, 接 着 是 救 世 主 大 教 堂。 这 个 大 教 堂, 斯 大 林 曾 下 令 将 其 拆 掉, 在 遗 址 上 建 起 了 博 物 馆, 理 由 是“ 从 来 就 没 有 什 么 救 世 主 ,全 靠 自 己 救 自 己 ”。这 是《 国 际 歌 》里 唱 的 真 理 。但 是 ,人 民 有 信 仰 自 由 , 对 人 民 的 信 仰, 不 应 该 用 行 政 命 令 去 改 变, 谁 要 用 行 政 命 令 去 改 变 人 民 的 信 仰, 谁 就 将 失 去 人 民 的 信 任。 叶 利 钦 为 了 收 买 人 心, 又 推 倒 了 斯 大 林 建 起 来 的 博 物 馆, 在 原 址 上 建 起 了 救 世 主 大 教 堂。 这 一 手, 得 到 了 东 正 教 神 父 们 的 赏 识, 叶 利 钦 死 后, 神 父 们 在 这 里 给 叶 利 钦 举 行 了 盛 大 的 葬 礼。 但 是 许 多 俄 罗 斯 人 认 为, 叶 利 钦 当 年 宣 誓 做 共 产 党 人, 干 了 大 半 辈 子 革 命, 后 来 又 一 反 常 态, 反 对 革 命, 把 革 命 当 儿 戏, 使 人 感 觉 到 他 那 一 套 都 不 过 是 套 取 名 利 的 骗 人 把 戏。 他 不 是 个 真 正 的 共 产 党 人, 谁 又能相信他是个真正的东正教的教徒呢?

19 日下午,我们到莫斯科火车站,乘坐去圣·彼得堡的列车。列车虽说是四人 一 个 包 间 的 专 列, 但 是 设 备 陈 旧, 很 不 安 全。 其 设 备 相 当 于 中 国 上 世 纪 六 十 年 代 的 列 车, 窗 子 小, 空 气 不 好, 不 供 茶 水。 导 游 特 别 叮 咛, 车 上 的 小 偷 很 多, 而 且 和 列 车员勾结,撬门偷窃,十分猖狂,要特别小心。闹得我们一夜没有睡好。 20 日早上 7 时许,列车到了圣·彼得堡。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中国女导游。她把 我们带到一家中餐馆,用过早餐,即乘车观光市容。圣·彼得堡,有“北方威尼斯” 之 称, 整 个 城 里, 都 是 俄 罗 斯 古 典 式 的 建 筑, 巴 洛 克 式 的 建 筑。 涅 瓦 河 穿 插 其 间,-Page 560-

报刊摘录

用 各 种 不 同 的 桥 梁, 把 城 市 联 结 起 来。 我 们 先 参 观 了 海 军 总 部 大 厦, 接 着 进 入 彼 得 要塞—— 这个要塞,也称兔子岛。岛上有一个彼得保罗教堂,最高的塔顶高 197 米, 是金色的。列宁当年领导十月革命,枪毙了沙皇彼得二世,将其尸体埋在一个荒山上。 叶 利 钦 使 苏 联 解 体 后, 将 彼 得 二 世 的 尸 体, 从 荒 山 上 搬 回 彼 得 堡, 埋 在 了 彼 得 保 罗 教堂里,显示他对沙皇的忠诚。

从 此 向 前, 看 到 了 彼 得 大 帝 的 坐 式 铜 像。 他 创 建 了 俄 国 第 一 支 海 军, 从 1706 年 4 月, 俄 国 第 一 艘 军 舰 下 水, 到 1725 年 成 为 拥 有 战 列 舰 40 艘, 其 他 各 种 战 舰 上 千艘的海上强国。他被誉为“俄国海军之父”。

这 里 当 年 也 是 沙 皇 的 监 狱, 还 有 个 造 币 厂。 在 这 座 监 狱 里, 曾 经 关 押 过 许 多 俄 罗 斯 的 革 命 家, 其 中 有 著 名 作 家 高 尔 基。 再 向 前 走 50 米, 有 一 座 通 向 涅 瓦 河 的 通 道 ,当 年 的 许 多 革 命 家 ,就 是 从 这 里 押 上 轮 船 ,流 放 到 北 极 圈 里 ,其 中 也 有 斯 大 林 。 1913 年 2 月 斯 大 林 被 捕 并 被 关 押 在 这 里, 后 被 流 放 到 西 伯 利 亚 靠 近 北 极 圈 的 地 方。 这 是 他 最 后 一 次 被 捕 和 流 放。1902 年 至 1913 年 斯 大 林 被 捕 7 次, 流 放 6 次, 从 流 放地逃回 5 次,但是他始终没有停止过革命斗争,可见他的革命信念是十分坚定的。 毛泽东说他“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有充分根据的。

我 们 又 到 伊 萨 基 叶 夫 大 教 堂, 这 座 教 堂 是 俄 罗 斯 当 年 首 都 的 主 教 大 教 堂, 也 叫伊丽莎白教堂,其中有 108 根柱子,富丽堂皇。

向 前 走, 看 见 彼 得 大 帝 骑 马 踩 蛇 的 铜 像, 后 边 还 有 一 座 尼 古 拉 一 世 的 雕 像, 做工精美,英雄盖世。

接 着, 参 观 冬 宫 —— 埃勒 米 塔 什 博 物 馆。 这 是 世 界 上 四 大 博 物 馆 之 一, 当 年 是 俄 国 沙 皇 的 宫 殿。 它 以 非 凡 的 想 象, 雄 伟 的 气 派, 华 丽 的 景 观 动 人 心 弦。 它 始 建 于 1754 年至 1762 年,是沙皇的宫殿和住所。里面有数十个宫殿,每个宫殿里都有壁画、 金 银 珠 宝、 古 玩 玉 器、 雕 塑 名 画, 十 分 豪 华。 看 得 人 美 不 胜 收。 这 个 博 物 馆, 把 俄 国 沙 皇 展 示 得 美 似 天 仙, 完 美 无 缺, 连 他 们 的 侵 略 扩 张、 压 迫 穷 人, 都 加 以 赞 美, 表 现 了 强 烈 的 大 国 沙 文 主 义 情 绪。 看 了 这 个 博 物 馆, 我 对 斯 大 林 大 国 沙 文 主 义 错 误 的根源,和俄罗斯民族主义的历史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午 餐 后, 我 们 去 到 涅 瓦 河 上 乘 船 游 览, 又 看 了 俄 罗 斯 民 间 艺 术 表 演。 我 们 俩 个 七 十 多 岁 的 人, 和 一 群 年 轻 人 赛 跑, 五 分 钟 跑 了 约 两 公 里 路, 赶 上 了 游 船。 船 有 上 下 两 层, 河 上 风 大, 我 们 下 到 下 层, 看 艺 术 表 演。 男 女 演 员 的 年 龄 都 比 较 大, 但 对537

毛泽东与斯大林毛泽东与斯大林(10)

中 国 人 很 友 好。 一 个 女 演 员 和 中 国 广 州 的 一 位 男 老 师 联 欢, 亲 吻 了 男 老 师 一 口, 给 脸 上 留 下 了 鲜 明 的 口 红 唇 印, 旁 边 的 一 位 老 师 说:“ 你 这 是 真 正 和 国 际 接 轨 了”, 逗 得 大 家 哈 哈 大 笑。 王 爱 珍 取 出 小 镜 子 给 那 位 老 师 一 看, 那 老 师 才 明 白 了 接 轨( 接 吻 )的 真 正 意 义 。俄 罗 斯 人 民 热 爱 毛 泽 东 ,他 们 接 着 唱 起 了 毛 泽 东 诗 词“ 下 定 决 心 , 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接着又带领大家高呼“毛主席万岁!” 6 月 21 日上午,我们乘车去到彼得堡郊外去游世界上最大的喷泉园林—— 夏宫。 它 气 势 雄 伟, 雕 塑 林 立, 坐 落 在 离 圣· 彼 得 堡 约 100 多 公 里 的 芬 兰 湾, 风 景 宜 人。 它 诞 生 于 十 八 世 纪 初, 分 为 上 花 园 和 下 花 园。 上 花 园 有 一 座 金 顶 教 堂 和 大 片 的 树 木 花 卉, 下 花 园 有 多 处 喷 泉 花 园。 第 一 个 喷 泉 花 园, 坐 落 在 半 山 坡 上, 数 十 丈 高 的 喷 泉 水, 打 在 数 十 尊 赤 身 露 体 的 金 色 人 物 雕 塑 上, 水 花 飞 溅, 雾 气 升 腾, 十 分 好 看。 那 些 赤 身 露 体 的 人 物 雕 塑, 有 骑 马 的 将 军, 有 裸 体 的 美 女, 有 健 美 的 男 子, 有 丰 满 的 少 妇。 他 们 有 骑 鱼 的, 有 洗 澡 的, 有 玩 鸟 的, 形 体 很 美, 姿 态 迷 人。 到 这 里 来 游 览 的 有 世 界 各 地 的 人 们, 肤 色 各 异, 神 情 欢 快。 俄 罗 斯 人 喜 欢 艺 术, 擅 长 雕 塑, 利 用喷泉、人物雕塑和自然景观,吸引游客,大把赚钱,不失为一种生财之道。 下 花 园 很 大, 有 上 万 亩 树 林, 数 十 处 喷 泉 景 观, 我 们 一 直 游 到 芬 兰 湾。 抬 头 望 去 ,只 见 碧 水 相 连 ,海 浪 翻 涌 ,直 到 天 边 。这 些 树 林 中 有 许 多 百 年 大 树 ,枝 叶 相 连 , 遮天蔽日,使人有到了原始森林中的感觉。

下 午 参 观 喀 山 教 堂。 这 是 一 座 由 俄 罗 斯 建 筑 师 设 计、 建 筑 的 第 一 座 欧 洲 风 格 的 教 堂。 路 上 又 看 了 滴 血 教 堂, 它 建 于 1883 年 至 1907 年。 导 游 说, 这 个 滴 血 教 堂, 埋 葬 着 沙 皇 二 世, 他 比 较 开 明, 主 张 解 放 农 奴, 但 后 来 又 被 两 个 农 奴 杀 害 了, 因 而 叫“滴血教堂”。这完全是站在沙皇统治者立场上讲述的所谓“历史”。 涅 瓦 大 街 是 圣· 彼 得 堡 著 名 的 一 条 街 道, 俄 罗 斯 伟 大 的 作 家 契 科 夫 和 高 尔 基 都 曾 对 其 作 过 描 写, 因 而 导 游 安 排 我 们 游 涅 瓦 大 街。 这 条 大 街 古 朴、 典 雅 而 繁 华。 我 们 走 进 一 家 大 商 场, 见 货 物 琳 琅 满 目, 但 多 是 巧 克 力 之 类 的 小 东 西, 比 中 国 的 超 市 差 多 了。 过 了 半 个 小 时, 看 见 外 面 下 起 了 大 雨。 导 游 说, 彼 得 堡 的 天 气 就 是 这 样, 刚 才 还 阳 光 灿 烂, 一 会 儿 乌 云 满 天, 就 下 起 了 大 雨。 广 州 的 一 位 女 同 志 借 给 了 我 们 一把伞,我们冒雨去到滴血教堂前集合。这时候,又是雨过天晴,阳光灿烂。 晚饭后,我们即去火车站。在候车室里,有几个拿着图片来兜售的人。导游说, 这 些 人 不 敢 理, 你 一 理, 他 趁 你 看 照 片 的 机 会, 精 神 不 注 意, 就 会 偷 走 你 的 东 西。

-Page 562-

报刊摘录

我 们 都 神 情 关 注 地 围 在 一 起。 突 然, 一 位 五 十 多 岁 的 妇 女 冲 入 我 们 的 中 间, 要 和 我 们 交 谈。 导 游 劝 阻, 那 妇 人 不 听, 非 纠 缠 不 行。 导 游 急 了, 叫 来 了 两 位 警 察, 才 把 那纠缠的妇女拉开。

6 月 22 日早上 8 时,我们的列车到了莫斯科。年轻的中国留学生小屈继续当我 们 的 导 游, 他 说, 今 天 经 过 多 次 交 涉, 才 让 我 们 参 观 克 里 姆 林 宫。 但 是, 因 为 今 天 是 6 月 22 日, 是 俄 罗 斯 的 哀 悼 日, 克 里 姆 林 宫 管 得 很 严, 全 国 下 半 旗, 悼 念 在 二 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 2000 多万将士。

我 们 先 到 克 里 姆 林 宫 外 的 步 行 桥 上, 俯 视 克 里 姆 林 宫。 这 个 角 度 几 乎 能 看 见 克 宫 里 的 全 景。 五 座 塔 楼, 几 个 教 堂, 尽 收 眼 底。 这 时, 俄 罗 斯 特 许 可 以 带 领 外 国 人 参 观 克 宫 的 女 导 游 打 来 电 话 , 说 可 以 进 入 。于 是 , 我 们 从 一 个 小 门 进 入 克 里 姆 林 宫 。 看 见 伊 凡 大 帝 钟 楼 ,圣 母 大 教 堂 ,报 喜 教 堂 ,大 天 使 大 教 堂 ,金 碧 辉 煌 ,互 相 映 衬 , 非常壮观。还看了世界著名的钟王和炮王。

遗 憾 的 是, 列 宁、 斯 大 林 及 其 领 导 的 苏 联 共 产 党 入 主 克 里 姆 林 宫 近 70 年, 把 苏 联 由 一 个 落 后 的 农 业 国 改 变 成 全 世 界 著 名 的、 先 进 的 工 业 国, 而 且 带 领 苏 联 人 民 打 败 了 德 国、 意 大 利、 日 本 法 西 斯, 拯 救 了 世 界 文 明。 但 是, 在 这 里, 却 不 见 这 一 段 光 辉 历 史 的 任 何 痕 迹。 这 是 历 史 的 遗 忘 还 是 是 非 的 颠 倒, 我 想, 时 间 是 会 做 出 判 断的。

这天下午,我们去游览白宫,这是当年苏联政府办公的地方。1991 年戈尔巴乔 夫 造 成 了 苏 联 危 机。 苏 共 以 副 总 统 为 首 的 紧 急 情 况 委 员 会 开 会, 要 废 除 戈 尔 巴 乔 夫 的 总 统 职 位 ,宣 布 戒 严 ; 叶 利 钦 动 用 武 力 ,坐 在 一 辆 坦 克 车 上 ,下 令 军 队 炮 轰 白 宫 , 将 白 宫 许 多 房 子 打 垮 了, 打 得 破 烂 不 堪。 不 过, 这 一 手 很 厉 害, 使 以 副 总 统 为 首 的 苏 共 高 层 精 英 们 害 怕 了, 纷 纷 逃 跑, 从 而 粉 碎 了 苏 共 恢 复 领 导 权 的 最 后 一 次 努 力。 后 来, 叶 利 钦 从 美 国 借 了 数 十 亿 美 元 的 贷 款, 重 修 了 白 宫。 因 此, 白 宫 可 以 见 证。 苏 联 解 体, 苏 共 垮 台, 原 因 固 然 很 多, 但 是, 美 国、 美 元 和 叶 利 钦 的 军 事 政 变, 都 是 起 了 重 要 的 作 用, 这 是 显 而 易 见 的 事 实。 也 是 我 这 次 游 俄 罗 斯, 现 场 参 观 留 下 的 深刻印象。

我 们 还 参 观 了 二 战 胜 利 纪 念 广 场。 这 个 广 场 很 大, 有 一 座 198 米 的 纪 念 塔, 上 面 有 俄 罗 斯 军 人 的 英 雄 塑 像, 有 15 个 英 雄 城 市 的 雕 塑, 显 得 雄 伟 而 壮 观。 这 一 天 正 是 俄 罗 斯 全 国 哀 悼 日, 广 场 上 也 下 半 旗。 一 群 军 人 正 在 旗 下 排 练 节 目, 显 得 威 武539

-Page 563-

540

毛泽东与斯大林

而雄壮。

傍 晚 时 分, 我 们 又 到 莫 斯 科 机 场, 乘 中 国 南 方 航 空 公 司 的 飞 机 返 回 中 国。 这 次 飞行了 6 个小时,我的双腿乏困,难以入睡,辗转反侧,均不舒服,快到乌市的时候, 才 打 了 个 盹。 由 于 时 差 关 系, 这 时 候, 乌 鲁 木 齐 正 是 上 午 8 点 多 钟, 人 们 开 始 活 动 的 时 候。 接 待 我 们 的 小 刘 在 车 上 宣 布, 大 家 一 夜 没 有 睡 觉, 今 天 的 活 动 简 单 一 些。 广 东 的 教 师 们 不 同 意, 坚 持 要 按 原 先 的 安 排 去 吐 鲁 番 等 地 旅 游, 而 且 一 个 景 点 也 不 能减少。

旅 行 社 说 不 过, 只 好 按 照 原 先 约 定 计 划 办 事。 于 是, 我 这 个 74 岁 的 老 头 子, 只好又和那些年轻人一样的上了旅程,我老伴因感到太劳累,需要休息,留在了酒店。 这 一 天, 我 们 行 车 近 千 公 里, 跑 到 了 吐 鲁 番、 火 焰 山、 葡 萄 沟、 盐 湖, 看 到 了 亚 洲 最 大 的 风 力 发 电 站 —— 达 坂 城 风 力 发 电 站, 参 观 了 达 坂 城 古 镇, 看 了 维 族 姑 娘 表 演 的“达坂城的姑娘”歌舞,又到一户维族葡萄园里与当地维族同胞联欢。盛情的主人, 给 我 们 介 绍 了 葡 萄 干 的 制 作 技 术 和 挑 选 技 术, 与 我 们 同 歌 同 舞, 并 介 绍 了 当 地 姑 娘 恋爱的舞蹈语言。我们一直玩到了傍晚,回到乌市宾馆时,已经是 11 点多钟了。 这 天 晚 上, 我 睡 得 特 别 香。 莫 斯 科 的 山 水, 圣· 彼 得 堡 的 古 典 建 筑, 时 不 时 地 映 入 我 的 眼 帘, 幻 化 成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交 往 的 形 象, 在 我 的 脑 海 中 显 现。 我 想, 斯 大 林 是 无 产 阶 级 革 命 的 领 袖, 是 社 会 主 义 事 业 的 探 索 者、 实 践 者, 是 资 本 主 义 制 度 和 资 产 阶 级 的 敌 人。 资 产 阶 级 要 打 倒 他、 抹 杀 他 是 可 以 理 解 的。 何 况, 他 在 革 命 中 犯 有 多 种 错 误, 甚 至 罪 行, 这 更 给 资 产 阶 级 以 抹 杀 的 口 实。 然 而, 历 史 不 容 抹 杀, 事实胜于雄辩。据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俄罗斯人正面评价斯大林,就是现在的事实。 第 二 天 中 午 我 们 乘 飞 机 回 到 了 西 安。 儿 子、 儿 媳 开 车 到 机 场 接 我 们, 把 我 们 送 到 了 家 里, 使 我 们 又 开 始 了 新 的 温 馨 的 生 活。 我 为 斯 大 林 没 有 选 好 接 班 人 而 惋 惜, 但更为我们党有新的、优秀的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而感到自豪!

-Page 564-

11. 毛泽东思想和斯大林

斯大林了解毛泽东思想的过程,长期是一个谜。

斯 大 林 热 情 地 关 心、 支 持、 帮 助 中 国 革 命, 被 毛 泽 东 称 为“ 导 师 和 朋 友 ”, [1]

但 斯 大 林 对 毛 泽 东 思 想 和 毛 泽 东 开 创 的 中 国 革 命 道 路 的 认 识, 却 往 往 显 得 迟 钝、 犹 疑 和 固 执、 落 后, 以 致 多 次 作 出 压 抑、 排 斥 的 举 措 来。 直 至 1949 年 12 月,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成 立 后, 毛 泽 东 访 苏 时, 他 还 怀 疑 毛 泽 东“ 不 是 真 正 的 马 克 思 主 义 者”, 称毛泽东为“先生”而不是同志。

历 史 不 是 一 笔 糊 涂 账, 历 史 的 发 展 有 其 必 然 的 根 本 规 律, 历 史 人 物 和 事 件 也 是 可理解、可分析的。探讨斯大林认识毛泽东思想的曲折历程;考究其所以曲折、艰难、 漫 长 的 原 因, 总 结 出 必 要 的 经 验 教 训, 对 于 我 们 坚 持 毛 泽 东 思 想、 建 设 有 中 国 特 色 的社会主义,乃至对于促进国际共运事业的发展,都有现实意义。

斯 大 林 认 识 毛 泽 东 和 他 的 思 想 经 历 了 一 个 漫 长 而 曲 折 的 过 程。 这 个 过 程, 大 体上可分为五个阶段:

第 一, 初 次 从 文 章 中 相 识, 承 认 毛 泽 东 的 革 命 业 绩, 却 没 有 采 纳 毛 泽 东 的 战 略 策 略。 斯 大 林 过 去 不 认 识 毛 泽 东, 更 不 了 解 毛 泽 东 的 思 想 观 点。1927 年, 蒋 介 石、 汪 精 卫 叛 变 革 命 后, 轰 轰 烈 烈 的 大 革 命 遭 到 了 失 败。 苏 共 党 内 的 反 对 派 对 斯 大 林 进 行 猛 烈 攻 击, 追 究 斯 大 林 和 共 产 国 际 的 领 导 责 任。 为 了 回 答 反 对 派 的 指 责, 斯 大 林 查阅了一些有关中国问题的论文和资料,其中有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这 是 斯 大 林 第 一 次 见 到 毛 泽 东 的 著 作 。 那 文 章 写 得 有 理 有 据 , 观 点 鲜 明 ,气 势 磅 礴 , 生 动 感 人, 当 时 被 刊 登 在 共 产 国 际 执 委 会 的 机 关 刊 物《 共 产 国 际》 上, 有 俄 文 版 也 有 英 文 版 。 这 是《 共 产 国 际 》 杂 志 第 一 次 反 映 中 国 人 对 于 中 国 革 命 重 大 问 题 的 观 点 , 也 是 斯 大 林 第 一 次 读 到 毛 泽 东 发 表 的 重 要 论 文。 然 而, 由 于 相 距 遥 远, 他 不 了 解 中 国 当 时 的 具 体 情 况, 当 时 只 采 用 了 毛 泽 东《 报 告》 中 的 某 些 事 实, 作 为 回 击 反 对 派 的论据。如在《时事问题简评》一文中,论述“当时武汉是不是革命运动的中心”时,[1] 《 人 民 日 报 》1949 年 12 月 23 日 。

-Page 565-

542

毛泽东与斯大林

斯大林回答说:“无疑地是的。现在只有瞎子才会否认这一点。否则武汉地区 ( 湖北、 湖南 ) 当时就不会成为共产党所领导的土地革命最发展的根据地了。” [1] 然而,斯大林 当 时 并 没 有 真 正 接 受 毛 泽 东 的 正 确 理 论 和 观 点, 没 有 采 纳 毛 泽 东 主 张 的 那 种 领 导 农 民 斗 争, 放 手 发 动 群 众, 争 取 中 间 派, 孤 立 右 派, 打 击 封 建 地 主 和 帝 国 主 义 势 力 的正确战略策略,也没有总结出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的错误指导的真正教训。 第 二, 强 力 推 行 苏 联 经 验 和 苏 联 模 式, 多 次 压 制 毛 泽 东 的 正 确 主 张, 导 致 中 共 领 导 连 续 三 次“ 左” 倾, 给 中 国 革 命 造 成 了 严 重 的 损 失。“ 八 七” 会 议 后, 毛 泽 东 深 入 农 村, 武 装 割 据, 艰 苦 奋 斗, 领 导 党 和 革 命 军 队 走 建 立 农 村 根 据 地、 以 农 村 包 围 城 市 的 革 命 道 路。 斯 大 林 长 期 不 理 解、 不 支 持 这 条 中 国 人 创 造 的 独 特 道 路, 仍 坚 持 脱 离 中 国 实 际 的 中 国 革 命“ 三 阶 段 ” 论 [2] , 并 支 持 王 明 等 人 推 行 苏 联 模 式、 苏 联经验,批判、压制毛泽东的正确路线,说毛泽东的道路是“游击主义”、“富农路线”, 甚至几次给予毛泽东等坚持正确路线的同志以纪律处分,使中国革命几乎陷入绝境。 直 到 1935 年 1 月 召 开 的 遵 义 会 议, 中 共 在 危 急 关 头, 在 失 去 和 共 产 国 际 电 讯 联 系 的情况下,才得以独立自主地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

第 三, 默 许 毛 泽 东 思 想 统 一 全 党 的 阶 段。 毛 泽 东 成 为 中 共 的 实 际 领 导 人 之 后, 王 明 一 伙 不 服 气,1937 年 王 明、 康 生 等 人 从 苏 联 回 国 后, 打 着 斯 大 林 和 共 产 国 际 的 旗 号,“ 钦 差 大 臣 满 天 飞”, 从“ 左” 跳 到 右, 鼓 吹“ 一 切 服 从 统 一 战 线”, 否 认 党 在 统 一 战 线 中 的 独 立 自 主, 向 毛 泽 东 夺 权。 这 是 关 系 中 国 革 命 领 导 权 和 中 国 革 命 路 线 的 一 场 重 大 斗 争。 在 那 关 键 时 刻, 斯 大 林 回 顾 历 史, 审 时 度 势, 忍 痛 割 爱, 甩 掉 王 明, 通 过 共 产 国 际 及 时 地 派 王 稼 祥 回 国, 召 开 了 中 共 中 央 六 届 六 中 全 会, 明 确 支 持 了 毛 泽 东 的 革 命 路 线 和 领 袖 地 位, 批 评 了 王 明 的 错 误。 后 来, 毛 泽 东 领 导 延 安 整 风, 进 一 步 批 判 了 王 明 的“ 左” 右 倾 机 会 主 义 路 线, 反 对 主 观 主 义、 宗 派 主 义 和 党八股,用毛泽东思想统一了全党,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这 是 在 中 国 革 命 问 题 上, 毛 泽 东 思 想 和 斯 大 林 思 想 交 锋 的 一 个 重 要 阶 段。 在 这 个阶段,如果没有毛泽东思想的胜利,就不可能有随之而来的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 同 时, 也 应 看 到, 如 果 没 有 斯 大 林 的 默 许、 支 持, 当 时 要 用 毛 泽 东 思 想 统 一 全 党 也 是很困难的。斯大林的默许、支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 一, 在 中 共 党 内 斗 争 的 关 键 时 刻, 斯 大 林 终 于 支 持 了 毛 泽 东 的 领 袖 地 位。 当[1] 、[2] 《 斯 大 林 全 集 》 第 9 卷 第 307 页 。

-Page 566-

报刊摘录

时, 共 产 国 际 威 信 很 高, 组 织 性 强, 纪 律 很 严。 李 立 三、 王 明 等 人 都 是 在 共 产 国 际 的 支 持 下 成 为 中 共 主 要 领 导 人 的。1937 年 王 明 回 国 时, 在 共 产 国 际 中 的 地 位 很 高, 是 主 席 团 成 员 、 书 记 处 书 记 ,又 是 斯 大 林 在 殖 民 地 附 属 国 问 题 上 的 主 要 专 家 。所 以 , 他 回 国 后 到 处 以“ 钦 差 大 臣” 的 身 份 活 动, 拉 关 系, 搞 宗 派, 发 号 施 令, 妄 图 取 代 毛 泽 东 的 领 导 地 位, 一 度 造 成 了 党 内 严 重 的 思 想 混 乱。 不 久, 王 稼 祥 回 国 传 达 了 斯 大 林 领 导 的 共 产 国 际 的 指 示, 明 确 支 持 毛 泽 东 在 中 共 的 领 袖 地 位, 指 责 王 明 的 错 误 言行,这对于加强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在中共全党的领导,无疑起了重要作用。 第 二, 在 延 安 整 风 中, 斯 大 林 默 许 了 用 毛 泽 东 思 想 统 一 中 共, 容 忍 了 中 共 对 自 己 的 批 评。 延 安 整 风 中 受 批 判 的 王 明 教 条 主 义 错 误, 有 许 多 是 从 斯 大 林 那 里 来 的。 斯 大 林 对 此 虽 然 不 满 意, 但 还 是 容 忍 了, 并 没 有 强 烈 的 反 应。 在 这 以 后, 他 虽 然 曾 担 心 中 共 会 成 为“ 第 二 个 南 斯 拉 夫”, 怀 疑 毛 泽 东 是 否 是“ 第 二 个 铁 托”, 但 他 始 终 没 有 对 中 共 和 毛 泽 东 采 取 像 对 待 南 共 联 盟 和 铁 托 那 样 的 粗 暴、 蛮 横 的 态 度。 尽 管 毛 泽 东 一 直 坚 持 独 立 自 主、 不 盲 从 共 产 国 际 的 方 针、 路 线, 斯 大 林 对 毛 泽 东 还 是 采 取 了 支 持、 认 可 为 主 的 立 场。 这 对 延 安 整 风 的 胜 利 和 后 来 全 党 全 军 的 思 想 统 一 都 起 了积极作用。

第 三, 斯 大 林 和 共 产 国 际 明 确 支 持 毛 泽 东 的 政 治 路 线。 这 首 先 表 现 在 中 共 六 届 六 中 全 会 上, 王 稼 祥 传 达 的 共 产 国 际 的 指 示 中:“ 中 共 抗 战 一 年 来 建 立 了 抗 日 民 族 统 一 战 线, 政 治 路 线 是 正 确 的。 尤 其 是 毛 泽 东、 朱 德 领 导 的 八 路 军, 执 行 了 党 的 新 政 策, 在 复 杂 的 环 境 和 困 难 的 条 件 下 真 正 运 用 了 马 克 思 主 义、 列 宁 主 义。” 同 时, 应 该 看 到, 从 此 以 后, 斯 大 林 在 实 际 上 甩 开 了 王 明 而 支 持 毛 泽 东。 这 不 仅 需 要 用 高 度 的 理 智 控 制 自 己 的 感 情, 而 且 需 要 扭 转 苏 共 和 共 产 国 际 领 导 层 的 习 惯 势 力。 斯 大 林 这 样 做 了, 表 现 了 无 产 阶 级 革 命 家 的 宽 广 胸 怀 和 求 实 作 风。 从 而 使 中 共 用 毛 泽 东 思想统一全党的伟大任务得以实现,使中共七大得以胜利召开。

第 四, 在 中 国 人 民 的 解 放 战 争 中 压 制 毛 泽 东 和 中 共。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结 束 和 中 国 抗 日 战 争 胜 利 后, 国 际 上 形 成 了 以 苏 联 为 首 的 社 会 主 义 阵 营 与 以 美 国 为 首 的 资 本 主 义 阵 营 的 尖 锐 对 立 和 斗 争。 中 国 国 内 形 成 了 毛 泽 东、 共 产 党 领 导 的 革 命 武 装 集 团 与 蒋 介 石 国 民 党 领 导 的 反 动 武 装 集 团 的 尖 锐 对 立 和 斗 争。 斯 大 林 对 于 毛 泽 东 和 中 共 虽 然 有 过 支 持 和 帮 助, 但 从 美 苏 争 霸 和 苏 联 的 战 略 需 要 出 发, 他 把 中 国 的 希 望 寄 托 在 国 共 两 党 的 战 略 妥 协 上。 在 抗 日 战 争 中, 斯 大 林 实 行 用 武 器、 物 资 援 助 国 民 党,543

-Page 567-

544

毛泽东与斯大林

用 马 列 书 籍 援 助 共 产 党 的 政 策 ,支 持 蒋 介 石“ 合 法 政 府 ”的 统 治 。在 雅 尔 塔 会 议 上 , 斯 大 林 向 美 国 保 证:“ 一、 斯 大 林 尽 全 力 促 进 由 蒋 主 席 领 导 的 中 国 统 一; 二、 战 争 结 束 后, 中 国 应 由 蒋 主 席 继 续 颁 导。” [1] 1945 年 7 月, 斯 大 林 在 和 宋 子 文 会 谈 时,甚至让步到同意取消中共领导的独立自主的抗日力量。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要发动内战,毛泽东主张自卫反击。斯大林威胁毛泽东:“如 果打内战,中华民族就有毁灭的危险。”就会破坏苏美关系。毛泽东不惧险,不信邪, 带 领 共 产 党 和 人 民 军 队 迎 险 而 上, 艰 苦 奋 战, 只 用 了 三 年 多 的 时 间, 就 打 倒 了 蒋 介 石 国 民 党 的 反 动 统 治, 打 出 了 一 个 朝 气 蓬 勃 的 新 中 国。 在 这 个 关 系 中 国 前 途 和 命 运 的重大斗争中,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胜利了。在事实面前,斯大林反省了自己的认识, 表示“内疚”,说“胜利分清了是非”。

第 五, 由 怀 疑 毛 泽 东 是“ 麦 淇 淋 式 的 马 克 思 主 义 者” 到 承 认 毛 泽 东 思 想, 建 议 出 版 毛 泽 东 著 作。1949 年 2 月 斯 大 林 派 米 高 扬 访 问 西 柏 坡,7 月, 刘 少 奇 受 毛 泽 东 委 托 秘 密 访 苏, 对 于 帮 助 斯 大 林 进 一 步 了 解 毛 泽 东 思 想 起 了 重 要 作 用。 然 而, 斯 大 林 对 毛 泽 东 的 深 入 了 解、 具 体 结 识, 还 是 1949 年 12 月 16 日 至 1950 年 2 月 17 日 毛 泽 东 访 苏 的 这 64 天 和 不 久 以 后 发 生 的 抗 美 援 朝 重 大 事 件 中。 这 一 阶 段 的 特 点 是 斯 大 林 和 毛 泽 东 围 绕 中 国 革 命 的 历 史 问 题 和 现 实 问 题, 围 绕 中 苏 两 国 政 治、 经 济、 军 事、 文 化 筹 一 系 列 重 大 问 题 经 过 争 论、 切 磋、 会 谈, 终 于 订 立 条 约, 结 成“ 友 好 互 助 同 盟”。 由 于 过 去 斯 大 林 在 中 国 革 命 问 题 上 犯 过 错 误, 所 以 一 见 面, 斯 大 林 特 别 热 情、 谦 逊, 称 赞 毛 泽 东“ 伟 大, 真 伟 大 ! 你 对 中 国 人 民 的 贡 献 很 大, 你 是 中 国 人民的好儿子 !”然而具有虎气豪情而又长期受压的毛泽东,面对斯大林的热情赞颂, 他 没 有 按 照 惯 例 说 些 表 示 谦 逊 和 感 谢 的 话, 而 是 委 屈 地 说:“ 我 是 长 期 受 打 击 排 挤 的 人, 有 话 无 处 说 ……” 给 斯 大 林 碰 了 个 软 钉 子。 斯 大 林 当 时 不 好 发 作, 也 机 智 地 用“ 胜 利 分 清 了 是 非”、“ 胜 利 者 是 不 受 谴 责 的” 等 话 语, 扭 转 谈 话 局 面, 使 会 谈 在 友 好、 热 烈 的 气 氛 中 继 续 进 行。 斯 大 林 长 时 期 对 毛 泽 东 心 怀 疑 云, 猜 忌 颇 深。 据 当时在斯大林身边工作的赫鲁晓夫,在他的《回忆录》和《最后的遗言》中记述说: “ 斯 大 林 常 称 毛 泽 东 是‘ 麦 淇 淋 式 的 马 克 思 主 义 者’,“ 斯 大 林 怀 疑 毛 所 持 的 立 场是狭隘的农民立场,怀疑他害怕工人……” [2] 。但经过十个星期的接触、争论、会谈,[1][ 日 本 ] 古 屋 奎 二 : 《 蒋 总 统 秘 录 》 第 一 册 第 41 ~42 页 。

[2] 《 赫 鲁 晓 夫 回 忆 录 》 , 东 方 出 版 社 1988 年 版 , 第 659 ~660 页 。 “ 斯 大 林 称 毛 泽 东 为麦淇淋式的马克思主义者”译者注:麦淇淋是代黄油,不是正牌的黄油。

-Page 568-

报刊摘录

斯 大 林 不 仅 消 除 了 怀 疑、 误 会, 而 且 看 到 了 中 国 革 命 经 验 的 重 要, 看 到 了 毛 泽 东 思 想 的 重 要, 因 而 建 议 毛 泽 东 尽 快 把 他 的 文 章 编 辑 出 版, 并 强 调 指 出,“ 这 是 一 件 大 事 情。” 后 来, 斯 大 林 又 派 理 论 家 尤 金 来 华, 帮 助 编 辑 毛 泽 东 著 作。 尤 金 到 北 京, 把 选 编 的《 实 践 论》、《 矛 盾 论》、《 在 延 安 文 艺 座 谈 会 上 的 讲 话》 等 文 章 寄 送 给 斯 大 林 看。 斯 大 林 读 了, 非 常 高 兴, 认 为 毛 泽 东 的《 实 践 论》 等 著 作, 不 仅 是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重 要 著 作, 而 且 发 展 了 马 克 思 列 宁 主 义, 建 议 在 联 共 中 央 理 论 刊 物《 布 尔 什维克》杂志上发表。

斯 大 林 逝 世 后, 毛 泽 东 对 斯 大 林 这 位 伟 大 的 马 克 思 主 义 者 也 不 计 前 嫌, 给 予 了 实 事 求 是 的 科 学 评 价。 从 斯 大 林 对 毛 泽 东 和 毛 泽 东 思 想 的 认 识 发 展 过 程, 从 怀 疑 到 信 任, 从 压 制 到 支 持, 有 力 地 证 明 了 毛 泽 东 不 愧 为 时 代 的 巨 人, 证 明 了 毛 泽 东 思 想 战无不胜,威力无穷。

(原载《社会科学研究》1993 年第 3 期,第 11 ~ 13 页)545

-Page 569-

编 者 按: 为 纪 念 中 共 七 大 胜 利 闭 幕 六 十 周 年, 刘 杰 诚 写 了《 毛 泽 东、 斯 大 林 和 中 共 七 大 》 一 文, 在 中 共 中 央 党 史 研 究 室 等 单 位 在 延 安 召 开 的 七 大 纪 念 大 会 上 作 了 发 言, 受 到 了 热 烈 欢 迎。 会 后, 被 编 入《 纪 念 中 共 七 大 胜 利 闭 幕六十周年纪念文集》,后获得“世界科研学术成果特等奖”等多项大奖。

12. 毛泽东、斯大林和中共七大

2005 年 6 月 11 日,是中共七大胜利闭幕六十周年纪念日。我们研究中共七大, 如 果 从 总 结 人 类 百 年 历 史 经 验 的 高 度, 从 世 界 历 史 发 展 走 向 的 角 度, 运 用 比 较 法, 就 可 以 清 楚 地 看 出, 中 共 七 大 最 大 的 历 史 功 绩, 就 是 它 实 事 求 是, 确 立 了 具 有 中 国 特 色 的 革 命 和 发 展 路 线, 确 立 了 中 国 人 民 的 胜 利 之 路。 这 种 具 有 中 国 特 色 的 革 命 和 发 展 路 线, 不 仅 使 中 国 人 民 取 得 了 抗 日 战 争 的 彻 底 胜 利, 取 得 了 中 国 人 民 解 放 战 争 的 伟 大 胜 利, 建 立 了 新 中 国; 而 且 取 得 了 抗 美 援 朝 战 争 的 伟 大 胜 利, 使 社 会 主 义 的 新中国屹立东方,光照世界。

一 、20 世 纪 三 次制度上的比较和较量

20 世纪是人类历史上发展最快的一个世纪。科技成果之多,科技成果转化成现 实 生 产 力 的 速 度 之 快, 人 类 生 活 水 平 提 高 的 速 度 之 快, 社 会 文 明 水 平 提 高 的 速 度 之 快 ,都 是 历 史 上 前 所 未 有 的 。究 其 原 因 当 然 很 多 ,最 重 要 的 就 是 : 社 会 主 义 的 兴 起 , 使 人 类 进 行 了 三 次 长 期 的、 大 规 模 的、 制 度 上 的 比 较 和 较 量。 有 比 较 才 有 鉴 别, 有 鉴别,有较量,才有大发展。

这 三 种 比 较 和 较 量: 一 种 是 社 会 主 义 和 资 本 主 义 两 种 制 度 的 大 比 较; 一 种 是 社 会 主 义 体 系 中 列 宁、 斯 大 林 等 人 坚 持 的 苏 联 模 式 和 毛 泽 东、 邓 小 平 等 人 坚 持 的 中 国 式 社 会 主 义 的 比 较; 还 有 一 种 是 资 本 主 义 体 系 中 希 特 勒、 墨 索 里 尼、 东 条 英 机 等 人 的 从 发 动 战 争 中 找 出 路 和 罗 斯 福、 丘 吉 尔 等 人 从 改 革 体 制 中 找 出 路 的 比 较。 这 三 种 比 较 交 错 进 行, 斗 争 复 杂, 以 至 引 起 了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苏 联 解 体、 东 欧 剧 变, 造 成 了 20 世 纪 后 半 叶 世 界 历 史 的 重 大 转 折, 人 类 文 明 的 重 大 进 步, 使 和 平 和 发 展 成 为 21 世 纪 面 临 的 两 大 课 题, 使 中 国 式 的 社 会 主 义 成 为 人 类 向 往 的 发 展 道 路, 使 社-Page 570-

报刊摘录

会主义有可能在 21 世纪经过与资本主义的和平共处与和平较量,取得世界性的胜利。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是 这 三 次 大 比 较 中 的 重 要 人 物。 本 文 就 是 要 从 人 类 历 史 发 展 的 角 度, 运 用 比 较 分 析 的 方 法, 来 写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在 这 三 次 大 比 较、 大 较 量 中 的 真 实 情 景, 从 而 给 人 们 了 解 20 世 纪 的 世 界 历 史, 中 国 历 史, 中 苏 关 系 史, 马 克 思 主 义发展史打开一个窗口。

二、毛泽东和斯大林在中共七大路线上的分歧与斗争毛 泽 东 和 斯 大 林 都 是 伟 大 的 马 克 思 主 义 者。 中 共 七 大 是 毛 泽 东 思 想 全 面 成 熟, 并 成 为 党 的 指 导 思 想 的 大 会, 是“ 胜 利 的 大 会”。 中 共 在 毛 泽 东 思 想 和 七 大 路 线 的 指 引 下, 打 败 日 本 侵 略 者, 建 立 了 新 中 国。 但 当 时, 斯 大 林 不 同 意 它, 并 因 此 而 与 毛 泽 东 发 生 了 意 见 分 歧、 矛 盾、 斗 争, 直 到 几 年 后 莫 斯 科 会 谈, 才 结 成 同 盟; 抗 美 援 朝, 取 得 了 震 惊 世 界 的 胜 利。 今 年 是 中 共 七 大 胜 利 的 六 十 大 庆, 研 究 总 结 这 方 面 的经验教训,意义重大。

毛 泽 东 是 中 国 人 民 革 命 的 导 师 和 领 袖。 斯 大 林 及 其 领 导 的 苏 联, 对 中 国 革 命 作 过 光 辉 的 贡 献 ,也 发 生 过 严 重 的 失 误 ; 作 过 宝 贵 的 支 持 、援 助 ,也 有 过 错 误 的 干 扰 。 毛 泽 东 和 斯 大 林 在 中 国 革 命 的 基 本 问 题 上 有 共 识, 也 有 分 歧, 有 深 厚 的 友 谊、 亲 密 的合作、主动的配合,也有分歧、矛盾和斗争。

这 种 分 歧、 矛 盾 和 斗 争, 主 要 源 自 斯 大 林 对 毛 泽 东 思 想 和 中 共 七 大 路 线 的 不 同 看 法。 众 所 周 知, 中 共 七 大 决 定 的 路 线 是“ 放 手 发 动 群 众, 壮 大 人 民 力 量, 在 我 党 的 领 导 下, 打 败 日 本 侵 略 者, 解 放 全 国 人 民, 建 立 新 中 国”。 但 是, 斯 大 林 却 坚 持 苏 联 模 式, 不 同 意 中 共 七 大 路 线, 支 持 蒋 介 石 统 一 中 国, 并 因 此 而 召 回 了 他 派 驻 延 安 的 代 表。 从 此 以 后, 中 苏 两 党 的 关 系 跌 入 了 低 谷。 斯 大 林 对 于 中 共 和 毛 泽 东 的 行 动 路 线, 做 出 这 么 强 烈 的、 不 满 的 公 开 表 示, 完 全 出 乎 毛 泽 东 的 意 料。 究 其 原 因, 和 整 个 中 共 七 大 的 筹 备 与 召 开 有 关, 和 中 共 七 大 的 路 线 有 关, 也 和 中 共 七 大 确 立 毛 泽东思想为党的指导思想有关。

三、斯大林关心中国革命,对中国革命做了大量的工作斯 大 林 是 个 意 志 坚 强, 不 畏 艰 险, 坚 持 真 理 的 革 命 英 雄。 他 先 后 被 捕 7 次, 流 放 6 次, 从 流 放 地 逃 回 5 次, 继 续 坚 持 革 命 斗 争。 因 而 同 志 们 给 他 起 了“ 斯 大 林” 这 个 名 字 , 意 思 是 钢 铁 的 人 。他 在 列 宁 的 领 导 下 , 带 领 党 和 革 命 人 民 通 过 十 月 革 命 ,547

-Page 571-

548

毛泽东与斯大林

推 翻 了 沙 皇 统 治, 建 立 了 世 界 上 第 一 个 劳 动 人 民 当 家 作 主 的 苏 维 埃 政 权; 接 着 他 又 提 出 了 在 一 国 首 先 建 成 社 会 主 义 的 任 务, 经 过 几 个 五 年 计 划, 战 胜 了 千 难 万 险, 使 苏联由一个穷困、落后的农业国,变成了一个世界注目的、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国。 1930 年前后的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培育了希特勒等一批战争狂人,要从战 争中发横财,找出路,搞法西斯主义。到 1940 年前后,希特勒德国法西斯横行欧洲, 兵不血刃地吞并了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接着又灭亡了波兰,攻占了丹麦和挪威, 战 胜 了 装 备 精 良 的 英 法 联 军, 逼 得 强 大 的 法 国 不 得 不 向 德 国 投 降。 那 时 候, 欧 洲 人 害 怕 要 有 一 个 新 的 长 达 千 年 的 黑 暗 时 代。 世 界 反 苏、 反 共、 反 社 会 主 义 的 急 先 锋 丘 吉 尔 多 次 到 莫 斯 科 去 向 斯 大 林 求 救。 斯 大 林 带 领 苏 联 军 民 在 斯 大 林 格 勒 战 役 中 打 败 了 德 国 军 队, 扭 转 了 世 界 反 法 西 斯 战 争 的 危 局。 为 此,1943 年 11 月, 在 德 黑 兰 的 苏 美 英 三 国 首 脑 会 议 期 间, 英 国 首 相 丘 吉 尔 在 美 国 总 统 罗 斯 福 的 陪 同 下, 给 斯 大 林 当 面 赠 送 了 一 把 金 光 闪 闪 的“ 斯 大 林 格 勒 之 剑”。 后 来, 斯 大 林 又 指 挥 苏 军, 在 盟 军 的 配 合 下, 消 灭 了 德 国 法 西 斯, 不 久 又 消 灭 了 日 本 关 东 军, 使 他 成 了 世 界 反 法 西 斯战争胜利的“三巨头”之一。

斯大林关心中国革命,为中国革命做了不少工作。1928 年,中共六大在莫斯科 召 开, 斯 大 林 对 中 共 六 大 十 分 重 视。 早 在 1928 年 2 月 间, 共 产 国 际 执 委 会 第 九 次 扩 大 会 议 上, 斯 大 林 就 认 真 研 究 中 国 问 题, 并 和 中 国 代 表 团 向 忠 发、 李 震 瀛 一 起 联 合起草了《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案》,为中共六大制定路线、政策,提供了基本依据。 六 大 前 夕, 斯 大 林 又 约 见 中 共 几 个 负 责 人 谈 话, 更 具 体 地 解 决 了 革 命 性 质 和 革 命 形 势 这 两 个 重 大 问 题。 当 时, 中 共 成 立 才 八 年, 革 命 经 验 不 足, 理 论 根 底 不 深, 干 部 比较年轻,中共临时中央负责人瞿秋白、李立三等同志,对于中国革命的动力、性质、 形 势 等 问 题, 争 论 不 清。 他 们 找 共 产 国 际 主 席 布 哈 林 谈 话, 没 有 解 决 问 题。 他 们 又 要求见斯大林。斯大林当时很忙,但觉得中国革命事关重大,便在 6 月 17 日以前, 会 见 了 中 共 中 央 负 责 人 瞿 秋 白、 苏 兆 征、 周 恩 来、 邓 中 夏、 李 立 三 等, 请 他 们 介 绍 中 国 革 命 斗 争 的 形 势 和 任 务, 并 对 中 国 革 命 的 性 质、 形 势 等 问 题 发 表 了 意 见。 在 中 共 六 大 大 会 进 行 中, 斯 大 林 还 亲 切 会 见 大 会 主 席 团 的 同 志, 耐 心 地 听 取 了 中 国 同 志的介绍,然后循循善诱地分析情况,阐述观点,时间长达 14 个小时。 [1]

[1] 斯 大 林 和 蒋 经 国 的 谈 话 ,参 见 列 多 夫 斯 基:《 在 中 国 的 外 交 生 涯 》,载 俄 罗 斯《 近 现 代 史 》

1993 年 第 6 期 。 袁 南 生 : 《 斯 大 林 、 毛 泽 东 与 蒋 介 石 》 ( 下 ) , 第 748 页 。

-Page 572-

报刊摘录

当 时, 许 多 人 对 什 么 是 革 命 的 性 质, 革 命 性 质 由 什 么 来 决 定 等 问 题 搞 不 清 楚, 认 为 革 命 性 质 是 由 革 命 动 力 决 定 的, 而 不 是 由 革 命 任 务 决 定 的。 斯 大 林 指 出: 动 力 不 能 决 定 任 务, 不 能 把 革 命 的 动 力 和 任 务 混 同 起 来。 中 国 革 命 是 反 帝 反 封 建 的 资 产 阶 级 民 主 革 命, 不 是“ 不 断 革 命”, 也 不 是 社 会 主 义 革 命。 斯 大 林 以 俄 国 的 二 月 革 命和十月革命作比较,进行详细的分析,大家才听懂了。

关 于 当 时 中 国 革 命 的 形 势 问 题, 是 当 时 大 家 争 论 最 激 烈 的 问 题 之 一, 也 是 关 系 今 后 革 命 策 略 的 重 要 问 题。 斯 大 林 认 为: 当 时 中 国 革 命 处 于 两 个 高 潮 之 间, 即 处 于 低 潮 而 不 是 高 潮, 但 正 在 走 向 高 潮。 李 立 三 等 人 提 出 还 是 高 潮, 并 论 证 说, 中 国 各 地都不断发生工人、农民的斗争,革命形势还是好的。斯大林不赞成这种乐观的估计, 用 红 铅 笔 在 纸 上 画 了 几 条 曲 线, 然 后 又 在 曲 线 的 最 低 处 画 了 几 点 浪 花, 并 解 释 说: 即 使 革 命 处 于 低 潮, 也 会 溅 起 几 朵 小 小 的 浪 花, 切 莫 把 这 些 浪 花 看 成 是 高 潮。 这 个生 动 而 贴 切 的 比 喻, 使 多 数 与 会 者 心 悦 诚 服, [1] 也 给 了 瞿 秋 白、 李 立 三 等 中 共 负 责人很大的启发。但是,斯大林从苏联模式出发,指导中国革命,往往造成严重的错误。 毛泽东没有出席中共六大,但他开辟了一条崭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

四、中共七大的筹备工作可分三个阶段

中 共 七 大 是 中 国 共 产 党 历 史 上 一 次 极 为 重 要 的 大 会。 而 从 六 大 到 七 大, 时 间 相 隔 长 达 17 年 ,这 在 中 共 历 史 上 是 创 记 录 的 。为 什 么 ? 任 弼 时 在 七 大 预 备 会 议 上 , 报 告 大 会 筹 备 经 过 时 讲 了 两 条:“ 七 大 应 早 举 行, 但 因 战 争 关 系, 交 通 分 割, 迟 至 今 天 才 开 ”。 [2] 现 在 看 得 很 清 楚 ,除 了“ 战 争 关 系 ,交 通 分 割 ”两 条 客 观 原 因 外 ,中 共 领 导 层 的 思 想 路 线、 政 治 路 线 问 题, 也 是 一 个 重 要 问 题。 这 个 问 题, 关 系 到 中 共 七 大 将 要 开 成 一 个 什 么 样 的 会 议? 关 系 到 中 国 革 命 采 用 什 么 模 式? 走 什 么 路 线? 关 系 到 中 国 革 命 的 兴 衰 成 败。 或 者 说, 这 和 斯 大 林 坚 持 的 苏 联 模 式 与 毛 泽 东 开 创 的 具 有 中 国 特 色 的 革 命 道 路 有 关 , 和 马 克 思 主 义 中 国 化 —— 毛 泽 东 思 想 的 成 熟 并 成 为 中 共 的 指 导 思 想 有 关。 从 这 个 角 度 来 看, 七 大 的 筹 备 工 作, 可 分 为 三 个 阶段:

第一阶段,是在王明路线统治党中央时期。1931 年 1 月的六届四中全会上,王[1] 见 《 中 共 党 史 人 物 传 》 第 38 卷 , 陕 西 人 民 出 版 社 1988 年 版 , 第 67 页 。

[2] 见 《 回 眸 世 纪 潮 ——中 国 共 产 党 从 “ 一 大 ” 到 “ 十 五 大 ” 珍 典 纪 实 》 , 国 家 行 政 学 院 出版 社 1998 年 版 , 第 1193 页 , 第 1188 页 ~ 1192 页 。

549

-Page 573-

550

毛泽东与斯大林

明 上 台。《 中 共 六 届 四 中 全 会 决 议 案》 中 把 召 开 七 大, 总 结 苏 维 埃 运 动 经 验, 通 过 党 纲 和 其 他 文 件 作 为“ 最 不 可 延 迟 ” 的 任 务。 [1] 王 明 一 伙 急 于 召 开 七 大, 是 要 正 式确 立 他 们 的 路 线, 确 立 他 们 在 党 中 央 的 正 式 领 导 地 位。 但 是, 王 明 志 大 才 疏, 脱 离 中 国 实 际, 照 搬 苏 联 模 式, 使 中 国 革 命 处 处 碰 壁。 四 中 全 会 后 不 久, 国 民 党 军 队 对 中 央 苏 区 进 行 第 二 次“ 围 剿”, 此 后 战 事 连 绵, 中 共 中 央 在 上 海 站 不 住 脚, 转 移 到 中央苏区,后又进行长征,无法开大会。

第二阶段是相持阶段。1935 年 1 月的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 在 中 共 中 央 的 统 治, 确 立 了 以 毛 泽 东 为 代 表 的 新 的 中 央 的 正 确 领 导。 毛 泽 东 和 党 中 央 带 领 红 军 长 征 到 陕 北 后, 正 确 处 理 了 西 安 事 变, 建 立 了 抗 日 民 族 统 一 战 线, 又 使 革命大发展。但是,1937 年秋,王明又以斯大林“钦差大臣”的身份,从苏联回国, 推 行 苏 联 模 式。1937 年 12 月 的 中 共 中 央 政 治 局 会 议, 通 过 了《 中 共 中 央 政 治 局 关 于 召 集 第 七 次 全 国 代 表 大 会 的 决 议》, 要 求“ 在 最 近 时 期 内” 召 开 七 大, 并 且 规 定 了 七 大 的 主 要 议 事 日 程, 宣 布 成 立 一 个 由 毛 泽 东 为 主 席、 王 明 为 书 记 的 七 大 准 备 委员会。但事实上,这个委员会并未工作。 [2] 为什么?很显然,王明声称代表斯大林,代 表 共 产 国 际。 毛 泽 东 和 王 明 要 执 行 的 是 两 条 不 同 的 路 线。 此 后,1938 年 3 月 的 中 央 政 治 局 会 议, 提 出“ 立 刻 进 行 具 体 准 备 ”, 召 开 七 大。1938 年 11 月, 党 的 六 届 六 中 全 会, 通 过 了《 关 于 召 集 第 七 次 全 国 代 表 大 会 的 决 议》, 要“ 在 不 久 的 将 来” 召开七大,但因国民党顽固派先后发动了两次反共高潮和党内的两条路线斗争激烈, 会 议 延 期。 为 此,1938 年 4 月 14 日 任 弼 时 同 志 向 共 产 国 际 报 告 说, 中 共 决 定 于 半 年内召集党的七大,希望共产国际派人指导。 [3]

对 此,1945 年 6 月 10 日, 毛 泽 东 在 中 共 七 大 会 上 关 于 选 举 候 补 中 央 委 员 问 题 的 讲 话 中 说:“ 遵 义 会 议 以 后, 中 央 的 领 导 路 线 是 正 确 的, 但 中 间 也 遭 过 挫 折。 抗 战 初 期, 十 二 月 会 议 就 是 一 次 挫 折, 十 二 月 会 议 的 情 形, 如 果 继 续 下 去, 那 将 怎 么 样 呢? 有 人 说 他 奉 共 产 国 际 命 令 回 国, 国 内 搞 得 不 好, 需 要 有 一 个 新 的 方 针。 所 谓 新的方针,主要是在两个问题上,就是统一战线问题和战争问题。在统一战线问题上,[1] 见 《 回 眸 世 纪 潮 ——中 国 共 产 党 从 “ 一 大 ” 到 “ 十 五 大 ” 珍 典 纪 实 》 , 国 家 行 政 学 院 出版 社 1998 年 版 , 第 1193 页 , 第 1188 页 ~1192 页 。

[2] 见 《 回 眸 世 纪 潮 ——中 国 共 产 党 从 “ 一 大 ” 到 “ 十 五 大 ” 珍 典 纪 实 》 , 国 家 行 政 学 院 出版 社 1998 年 版 , 第 1193 页 , 第 1188 页 ~1192 页 。

[3] 见 《 回 眸 世 纪 潮 ——中 国 共 产 党 从 “ 一 大 ” 到 “ 十 五 大 ” 珍 典 纪 实 》 , 国 家 行 政 学 院 出版 社 1998 年 版 , 第 1193 页 , 第 1188 页 ~1192 页 。

-Page 574-

报刊摘录

是 要 独 立 自 主 还 是 不 要 或 减 弱 独 立 自 主? 在 战 争 问 题 上, 是 独 立 自 主 的 山 地 游 击 战 还 是 运 动 战?” [1] 在 这 里, 毛 泽 东 提 出 了“ 十 二 月 会 议 的 情 形, 如 果 继 续 下 去, 那将 怎 么 样 呢?” 的 问 题, 但 是 没 有 回 答。 后 来, 斯 大 林 和 共 产 国 际 派 驻 延 安 的 联 络 员 彼 得· 弗 拉 基 米 洛 夫( 孙 平) 在 他 的《 延 安 日 记》 做 了 回 答。 他 写 道:“1938 年 12 月 全 会 通 过 召 开 第 七 次 党 代 表 大 会 的 决 议 之 后, 毛 泽 东 意 识 到 他 是 孤 立 的, 意 识 到大会很可能选出一个新的中共中央主席—— 王明。” [2]

第 三 阶 段 是 延 安 整 风。 以 毛 泽 东 为 代 表 的 党 中 央 下 决 心 从 思 想 上 整 党, 从《 改 造 我 们 的 学 习》 开 始, 整 顿 党 的 作 风, 反 对 教 条 主 义、 党 八 股、 宗 派 主 义 等“ 共 产 党 之 大 敌”,“ 工 人 阶 级 之 大 敌”,“ 人 民 之 大 敌”,“ 民 族 之 大 敌”, 来 一 个 思 想 解 放 运 动, 使 马 克 思 主 义 中 国 化。 这 是 需 要 极 大 的 勇 气、 决 心 和 魄 力 的。 为 此, 七大的召开时间又先后向后推迟了五次。

这时候,在王明一伙看来,“十二月会议的情形”仍然存在。这不仅是因为斯大 林 和 共 产 国 际 不 同 意 延 安 整 风, 斯 大 林 派 驻 延 安 的 联 络 员 孙 平 和 王 明 多 次 向 斯 大 林 报 告, 说 延 安 整 风 就 是“ 反 莫 斯 科 派”, 就 是“ 反 斯 大 林”, 更 重 要 的 是 因 为 当 时 的 形 势。 当 时 苏 德 战 争 爆 发, 希 特 勒 德 军 很 快 打 到 莫 斯 科 城 下, 苏 联 危 急; 日 本 关 东 军 又 蠢 蠢 欲 动, 准 备 从 东 面 进 攻 苏 联, 使 苏 联 腹 背 受 敌。 斯 大 林 面 对 此 情, 接 连 发 电 报 要 毛 泽 东 调 八 路 军 到 南 满、 长 城 一 线 抗 击 日 军, 保 卫 苏 联。 毛 泽 东 不 干, 也 确 实 没 有 力 量 干。 如 果 按 照 王 明“ 孤 注 一 掷” 的 方 针, 将 八 路 军 的 主 力 调 到 南 满、 长 城 一 线 去 和 日 本 关 东 军 硬 拼, 结 果 必 然 很 悲 惨, 很 可 能 使 中 国 革 命 的 主 力 毁 于 一 旦。 但 是, 斯 大 林和共产国际有一条检验真假马克思主义者,或者真假共产党人的“分水岭和试金石” —— “保卫苏联”。按照这一条“试金石”试来,王明当然是最好的人选。

“ 斯 大 林 还 是 讲 理 的 ” [3] 。 在 两 次 关 系 中 共 命 运 和 中 国 革 命 兴 衰 成 败 的 关 键 时刻, 斯 大 林 都 没 有 支 持 王 明, 而 是 支 持 了 毛 泽 东。 第 一 次, 十 二 月 会 议 后, 王 稼 祥 从 莫 斯 科 回 到 延 安, 在 党 的 六 届 六 中 全 会 上, 传 达 斯 大 林 和 共 产 国 际 的 指 示, 明 确 支 持 毛 泽 东 为 党 的 领 袖, 要 王 明“ 不 要 再 争 了”; 第 二 次, 在 延 安 整 风 期 间, 尽 管 王 明 和 孙 平 给 莫 斯 科 发 了 大 量 的 诬 蔑 延 安 整 风、 诬 蔑 毛 泽 东 和 中 共 中 央 的 电 报、 报[1]《 关 于 王 稼 祥 的 评 价 》,载《 文 献 与 研 究 》1986 年 第 4 期 。另 见 周 国 全 等 著:《 王 明 评 传 》,安 徽 人 民 出 版 社 1989 年 5 月 版 第 312 页 。

[2] 彼 得· 弗 拉 基 米 洛 夫 : 《 延 安 日 记 》 , 东 方 出 版 社 2004 年 版 , 第 567 页[3] 周 恩 来:《 共 产 国 际 和 中 国 共 产 党 》(1960 年 7 月 14 日 、15 日 ),载《 周 恩 来 选 集 》

下 卷 第 302 页 。

551

-Page 575-

552

毛泽东与斯大林

告, 企 图 通 过 共 产 国 际 打 倒 毛 泽 东, 扶 植 王 明 上 台, 斯 大 林 不 但 没 有 听 信 谗 言, 支 持 王 明, 而 且 审 时 度 势, 下 决 心 解 散 了 共 产 国 际。 实 际 上, 这 是 斯 大 林 坚 持 马 克 思 主义的真理,这给了中共和毛泽东以巨大的支持。

五、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历史功绩1945 年 4 月 23 日至 6 月 11 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 大 会 历 时 50 天。547 位 正 式 代 表 和 208 位 候 补 代 表, 代 表 着 120 万 共 产 党 员, 共 开 大会 22 次。八大代表团会议及小组会议数十次。大会听取了毛泽东同志的政治报告, 朱 德 同 志 的 军 事 报 告, 刘 少 奇 同 志 关 于 修 改 党 章 的 报 告, 通 过 了 政 治 决 议 案, 军 事 问 题 决 议 案 和 新 的 党 章, 郑 重 地、 民 主 地 以 无 记 名 投 票 选 出 了 以 毛 泽 东 同 志 为 首 的 44 位 中 央 委 员 和 33 位 中 央 候 补 委 员, 组 成 了 新 的 中 央 领 导 机 关。 这 是 中 国 共 产 党 有史以来最盛大、最完满的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有三个鲜明的特点:

一、批评了党内的错误思想,系统地阐明了延安精神,使中国的马克思主 义 —— 毛 泽 东 思 想 成 为 党 的 指 导 思 想 。 这 实 际 上 是 中 共 七 大 在 苏 联 模 式 和 中 国 式 的 革 命道路之间,选择了中国模式。

七 大 充 分 发 扬 民 主, 在 讨 论 大 会 的 报 告 和 发 言 中, 代 表 们 畅 所 欲 言, 对 过 去 党 的 错 误, 特 别 是 土 地 革 命 战 争 时 期 以 王 明 为 代 表 的“ 左” 倾 冒 险 主 义 的 错 误, 进 行 了 认 真 的 分 析。 许 多 同 志 从 团 结 的 愿 望 出 发, 对 犯 错 误 的 同 志 开 展 批 评, 犯 过 错 误 的 大 多 数 同 志 也 进 行 了 自 我 批 评。 这 样, 在 批 评 与 自 我 批 评 中, 总 结 经 验 教 训, 使 全党在七大纲领的基础上实现了新的团结。

七 大 认 为, 由 于 中 国 共 产 党 的 主 要 部 分 是 处 在 农 村 中, 党 员 的 绝 大 多 数 出 身 于 农 民 和 小 资 产 阶 级。 但 是, 党 员 的 社 会 出 身 并 不 能 决 定 党 的 性 质, 起 决 定 作 用 的 是 党 的 政 治 斗 争 与 政 治 生 活, 是 党 的 思 想 教 育、 思 想 领 导 与 政 治 领 导。 七 大 把 党 的 长 期 奋 斗 中 形 成 的 优 良 作 风 概 括 为 三 大 作 风, 即 理 论 和 实 际 相 结 合 的 作 风, 和 人 民 群 众 紧 密 联 系 在 一 起 的 作 风, 自 我 批 评 的 作 风。 这 是 共 产 党 区 别 于 其 他 政 党 的 显 著 标 志,这是党的路线、方针得以顺利贯彻的根本保证。

七 大 通 过 的 党 章 的 总 纲 中 规 定:“ 中 国 共 产 党 以 马 克 思 主 义 理 论 与 中 国 革 命 实 践 之 统 一 的 思 想 —— 毛 泽 东 思 想, 作 为 自 己 一 切 工 作 的 指 针, 反 对 任 何 教 条 主 义 的 或 经 验 主 义 的 偏 向。” 在 党 章 的 条 文 上 又 规 定: 努 力 地 领 会 马 克 思 列 宁 主 义、 毛 泽-Page 576-

报刊摘录

东 思 想 的 基 础, 是 每 一 个 共 产 党 员 的 义 务。 这 是 这 次 修 改 的 党 章 一 个 最 大 的 历 史 特 点,这使全党在思想上、工作上步调一致,夺取胜利有了理论基础。

二、“ 团 结 一 切可 能 团 结 的 人”, 使七 大 成 了“ 团 结 的大 会”。4 月 21 日, 在 七 大 的 预 备 会 上, 毛 泽 东 就 七 大 的 工 作 方 针 问 题 作 了 报 告。 他 说: 这 次 大 会 的 方 针 是“ 团 结 一 致、 争 取 胜 利。 简 单 讲, 就 是 一 个 团 结, 一 个 胜 利。 胜 利 是 指 出 我 们 的 目 标, 团 结 是 指 我 们 的 阵 线、 我 们 的 队 伍。 我 们 要 有 一 个 团 结 的 队 伍 去 打 倒 我 们 的 敌人,争取胜利;而队伍中间最主要的,起领导作用的,是我们的党。没有我们的党, 中国人民要胜利是不可能的”。他还指出:我们党在 24 年的历程中,尝尽了艰难困苦, 轰 轰 烈 烈, 英 勇 奋 斗, 不 怕 牺 牲。 当 然, 党 内 在 一 个 时 期 也 有 不 同 意 见, 发 生 过 意 见 分 歧。 昨 天 七 中 全 会 基 本 通 过 了 历 史 决 议 案, 交 给 七 大 以 后 新 的 中 央 采 纳 修 改, 我 们 的 大 会 要 向 前 看, 而 不 是 向 后 看。 我 们 现 在 还 没 有 胜 利, 前 面 还 有 困 难, 我 们 必 须 谦 虚 谨 慎, 戒 骄 戒 躁, 全 党 要 团 结 得 像 亲 兄 弟 姊 妹 一 样, 为 全 国 胜 利 而 奋 斗, 不达胜利誓不罢休。

七 大 会 议 结 束 时, 代 表 们 一 致 认 为, 七 大 的 确 开 成 了 一 次“ 团 结 的 大 会”。 其 所以这么完满,原因有三:一是经过长期的准备,大会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胜利的路线。 这 个 选 择 过 程 和 结 果, 就 是 毛 泽 东 在 上 述 讲 话 中 所 说 的“ 历 史 决 议 案” 中 写 清 楚 了 的。 另 一 个 是 正 确 地 处 理 了“ 山 头 问 题”。 由 于 在 抗 日 战 争 中, 党 领 导 的 武 装 力 量 在敌后建立十几块抗日根据地,还有孙平所谓的“莫斯科派”、“军队的党”、“地 方的党”、“白区的党”等等,“山头”是客观存在。毛泽东对此采取的原则是:“承 认 山 头, 削 弱 山 头, 最 后 再 消 灭 山 头。” 要 反 对、 批 评 和 消 灭“ 山 头 主 义”、 宗 派 主 义 的 错 误 倾 向, 加 强 党 的 团 结。 还 有 一 个 问 题 是 如 何 对 待 反 对 过 自 己 的 人? 如 何 对 待 犯 过 错 误 的 人? 中 央 对 此 态 度 明 确:“ 惩 前 毖 后, 治 病 救 人”,“ 团 结 一 切 可 能 团 结 的 人”。 在 这 方 面, 毛 泽 东 做 了 大 量 的 细 致 的 思 想 政 治 工 作。 例 如, 七 大 进 入 选 举 阶 段 后, 毛 泽 东 提 议 要 把 几 位 犯 了 错 误 的 同 志 包 括 当 时 的 王 明, 选 进 中 央 委 员会,并为此三次给大家做工作。

毛 泽 东 指 出, 王 明 等 人 的 错 误, 是 在 一 定 的 历 史 条 件 下 犯 的 错 误, 特 别 是 中 国 的 小 资 产 阶 级 像 一 片 汪 洋 大 海, 而 中 国 还 没 有 什 么 小 资 产 阶 级 政 党, 他 们 之 中 革 命 的 人 都 加 入 了 中 国 共 产 党, 当 然 也 把 他 们 的 思 想 情 绪 带 了 进 来, 这 是 不 足 为 怪 的。 现 在 经 过 整 风, 惩 前 毖 后, 治 病 救 人, 已 经 把 是 非 弄 清 楚 了, 就 不 应 当 太 看 重 个 人553

-Page 577-

554

毛泽东与斯大林

的责任了。

毛泽东强调指出:“如何对待犯错误的人,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过去“八七” 会 议, 不 要 陈 独 秀 出 席, 后 来 又 不 选 他; 过 去 还 有 人 主 张 所 有 犯 错 误 的 人 都 不 要, 这 些 都 是 不 对 的。 要 照 顾 到 犯 错 误 的 同 志”,“ 过 去 犯 过 错 误 的 同 志 应 不 应 该 选? 犯 过 错 误 但 是 已 经 承 认 错 误, 并 决 心 改 正 错 误 的 人 可 以 选 入 中 央 委 员 会。 必 须 有 承 认 错 误 并 改 正 错 误 这 一 条 原 则。 过 去 我 们 图 简 单、 爱 方 便, 不 愿 意 与 有 不 同 意 见 的 人 合 作 共 事, 一 掌 推 开。 这 种 情 绪 在 我 们 党 内 还 是 相 当 多 的 存 在 着。 六 次 大 会 不 选 陈 独 秀 为 中 央 委 员, 党 并 没 有 从 此 就 毫 无 乱 子, 天 下 太 平 了。 最 近 十 年, 我 们 采 取 了 忍 耐 的 态 度, 这 样 的 方 针 帮 助 了 我 们, 虽 然 也 出 了 些 纠 纷, 但 是 比 较 顺 利。 历 史 经验证明,要图痛快,就不痛快,准备了麻烦,麻烦就少。” [1]

选举的那天,代表们投票后开始唱票、计票。大会宣布“唱票时可以自由活动”。 在 一 些 代 表 自 由 活 动 时, 毛 泽 东 一 直 坐 在 台 上 听 唱 票, 一 直 等 到 快 唱 完 了, 王 明 的 得票过了半数,毛泽东才放心地走了。他说,如果王明选不上,大家心中都会不安的。 一 人 向 隅, 满 座 为 之 不 欢。 我 们 的 七 大 要 开 成 团 结 的 大 会, 很 重 要 的 一 条, 就 是 要 看 能 不 能 团 结 那 些 犯 过 错 误 而 又 愿 意 改 正 错 误 的 同 志。 王 明 犯 过 错 误, 现 在 表 示 要 改,大家选他当中央委员,给他出路,我们的七大就开成了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2]

党的团结,关系党的生死存亡。苏联解体,苏共丢权,和斯大林对待“反对派” 的 错 误 有 关。 因 为 在 巨 大 的 成 绩 面 前, 斯 大 林 骄 傲 了, 粗 暴 了, 就 把 一 些 有 不 同 意 自 己 意 见 的 人, 把 反 对 过 自 己 的 人, 打 成 了“ 反 对 派”, 进 行 批 判、 斗 争, 甚 至 判 刑 、处 死 。这 样 破 坏 了 社 会 主 义 法 制 ,践 踏 了 社 会 主 义 民 主 ,造 成 了 灾 难 性 的 后 果 。 苏 共 党 的 第 十 七 次 代 表 大 会 也 是 作 为“ 胜 利 者 的 大 会” 而 载 入 苏 共 历 史 史 册 的。 但 是, 据 赫 鲁 晓 夫 的 秘 密 报 告 中 说:“ 经 查 实, 在 党 的 第 十 七 次 代 表 大 会 选 出 的 139 名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中,有 98 人被逮捕和处决(主要是在 1937 ~ 1938 年期间), 即占总人数的 70%。”

“ 不 仅 仅 中 央 委 员 如 此, 党 的 第 十 七 次 代 表 大 会 的 代 表 的 大 多 数 也 遭 到 了 同 样[1] 逄 先 知 主 编 : 《 毛 泽 东 年 谱 》 中 卷 , 中 央 文 献 出 版 社 2003 年 版 , 第 599 页 。 《 回 眸 世 纪 潮 ——中 国 共 产 党 从“ 一 大 ”到“ 十 五 大 ”珍 典 纪 实 》,国 家 行 政 学 院 出 版 社 1998 年 版 , 第 1198 页 , 第 1200 页 。

[2] 逄 先 知 主 编 : 《 毛 泽 东 年 谱 》 中 卷 , 中 央 文 献 出 版 社 2003 年 版 , 第 599 页 。 《 回 眸 世 纪 潮 ——中 国 共 产 党 从“ 一 大 ”到“ 十 五 大 ”珍 典 纪 实 》,国 家 行 政 学 院 出 版 社 1998 年 版 , 第 1198 页 , 第 1200 页 。

-Page 578-

报刊摘录

的 命 运。 代 表 大 会 有 表 决 权 和 发 言 权 的 1966 名 代 表 中, 有 1108 名, 即 超 过 总 数 的 一 半 的 人 被 指 控 有 反 革 命 罪 行 而 被 逮 捕。” [1] 正 如 上 面 所 说 的, 参 加 十 七 大 的 过 半数 的 代 表 被 扣 上 了 反 革 命 的 帽 子, 这 个 情 况 本 身 就 说 明 了 这 是 多 么 荒 唐 无 稽, 是 多 么没有理智。

三、 在 胜 利 的 基 础 上, 制 定 胜 利 的 路 线, 选 举 胜 利 的 领 导, 使 七 大 成 了“ 胜 利的大会”。

七 大 是 在 抗 日 战 争 取 得 巨 大 胜 利 —— 即 将 取 得 最 后 胜 利 的 时 候 召 开 的。 大 会 总 结 了 党 领 导 中 国 民 主 革 命 的 历 史 经 验, 特 别 是 总 结 了 八 年 抗 战 的 经 验, 制 定 出 打 败 日本侵略者、解放全国人民、建立新中国的路线和策略。

大会选举产生了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领导集体,其中包括中央委员 44 人, 中 央 候 补 委 员 33 人, 使 全 党 在 组 织 上 达 到 了 空 前 的 团 结。 为 夺 取 伟 大 的 胜 利 提 供 了组织保证。

1949 年 12 月至 1950 年 1 月间,毛泽东访苏,与斯大林等苏共领导人会谈,废 除 了 苏 联 与 国 民 党 政 府 签 订 的 旧 的 不 平 等 条 约, 签 订 了 新 的《 中 苏 友 好 同 盟 互 助 条 约》 及 有 关 文 件。 有 一 次, 在 和 毛 泽 东 会 谈 时, 斯 大 林 又 主 动 检 讨 说:“ 过 去, 我 们 就 中 国 革 命 提 过 一 些 不 恰 当 的 意 见, 我 们 感 到 内 疚”。 后 来, 谈 到 中 国 革 命 的 伟 大胜利时,斯大林又站立起来,放下他那特制的烟斗,认真地说:

“ 毛 泽 东 同 志, 我 们 苏 联 人 不 明 白, 中 国 人 近 百 年 来, 英 勇 斗 争, 前 赴 后 继,都失败了,可在你的领导下,为什么能很快胜利呢?”

毛泽东答:“我们有延安精神。”

斯大林更惊奇了,接着又问:“延安,不就是你们长期住过的那个穷山沟吗?” “是的 !”毛泽东坦然答道, 由于我们的党中央长期住在延安,形成了一种精神,一种作风,后来,人们就称它为延安精神、延安作风。” 斯大林禁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说:“哈!延安精神真伟大 !”

六、七大后毛泽东与斯大林的路线较量可分五个阶段第 一 阶 段, 是 让 步 阶 段。 从 中 共 七 大 到 斯 大 林 发 电 报 要 毛 泽 东 到 重 庆 去 和 谈,[1] 赫 鲁 晓 夫 : 《 关 于 个 人 崇 拜 及 其 后 果 》 , 见 王 家 福 著 : 《 赫 鲁 晓 夫 传 》 , 吉 林 文 史 出版 社 1991 年 版 , 第 677 页 , 第 679 页 。 第 685 ~689 页 。

555

-Page 579-

556

毛泽东与斯大林

到 毛 泽 东 做 出 让 步 ,亲 自 到 重 庆 去 和 蒋 介 石 进 行 和 谈 ,缔 结 了“ 双 十 协 定 ”。后 来 , 毛 泽 东 多 次 谈 到 这 件 事。 他 说“ 这 不 过 是 因 为 斯 大 林、 罗 斯 福 和 丘 吉 尔 在 雅 尔 塔 开 了 一 个 会, 决 定 把 中 国 全 部 交 给 美 国, 交 给 蒋 介 石, 所 以, 抗 战 刚 一 结 束, 中 共 中 央 就 收 到 了 一 封 莫 名 其 妙 的 署 名‘ 俄 共( 布)’ 的 秘 密 电 报, 坚 持 要 毛 泽 东 到 重 庆 去 同 蒋 介 石 谈 判”,“ 要 中 共 同 蒋 介 石 分 子 罢 战 言 和”。 那 是 什 么 时 候? 毛 泽 东 反 复 说: 那 是 中 国 革 命 迅 速 发 展 的 时 候; 是 蒋 介 石 要 打 我 们, 我 们 也 要 打 蒋 介 石 的 时 候;是我们“正在准备推翻蒋介石,夺取政权的时候”。想不到“我们要打蒋介石时, 苏 共 中 央 直 接 打 了 一 个 电 报 给 中 共 中 央, 不 准 我 们 打。 他 说 只 能 和 蒋 介 石 和, 不 能 和 蒋 介 石 打。 如 果 要 打 就 会 引 起 全 民 族 的 毁 灭”。“ 那 时 候 我 是 不 想 去 的, 因 为 斯 大林执意要求,我还是被迫去了。但去是去了,对他的‘不许革命’,我们置之不理,打了三年半仗,便取得了革命的胜利”。 [1]

第 二 阶 段, 毛 泽 东 决 胜 东 北, 斯 大 林 承 认 错 误。 当 时 的 东 北, 是 世 界 的 焦 点。 杜 鲁 门 支 持 蒋 介 石 独 占, 斯 大 林 支 持 蒋 介 石 统 一 中 国, 但 不 许 一 个 美 国 兵 到 东 北。 毛 泽 东 高 瞻 远 瞩, 迎 险 而 上, 只 走 了 两 步 半 棋, 斯 大 林 就 承 认 错 误, 改 变 决 策。 1948 年 2 月, 斯 大 林 在 与 南 斯 拉 夫 共 产 党 领 导 人 吉 拉 斯 的 谈 话 中 说:“ 在 抗 日 战 争 结 束 后, 我 们 认 为 中 国 没 有 发 展 起 义 的 前 景, 说 中 国 同 志 应 当 寻 求 同 蒋 介 石 的 暂 时 妥 协。 他 们 应 当 参 加 蒋 介 石 政 府, 解 散 他 们 的 军 队。 但 是, 中 国 同 志 控 制 并 组 织 自 己 的 军 队, 就 像 我 们 所 看 到 的, 他 们 在 打 蒋 介 石 的 军 队。 根 据 中 国 现 在 的 情 况, 我 们 承 认 是 我 们 错 了。” [2] 2 月 10 日, 斯 大 林 在 同 保 加 利 亚 共 产 党 领 导 人 季 米 特 洛 夫和 南 共 领 导 人 卡 德 尔 谈 话 时, 又 说:“ 战 后, 我 不 相 信 中 国 共 产 党 能 取 胜, 我 那 时 认 为 美 国 人 将 会 全 力 以 赴 地 扑 灭 中 国 的 起 义。 我 曾 劝 说 毛 泽 东, 最 好 是 与 蒋 介 石 和 解,与蒋介石建立某种联合政府 —— 但他以后发动了一场大攻势,最后取得了胜利。 你 们 看, 我 也 会 犯 错 误。” [3] 斯 大 林 的 这 种 正 视 错 误 的 态 度 和 自 我 批 评 的 精 神, 是马列主义者的高风亮节,也使“斯大林从来不承认错误”等不实之词不攻自破。 第 三 阶 段, 蒋 石 发 动 全 面 内 战, 毛 泽 东 不 听 斯 大 林“ 如 果 打 内 战, 中 华 民 族 就[1] 参 见 毛 泽 东 : 《 论 十 大 关 系 》 , 载 《 毛 泽 东 选 集 》 第 五 卷 第 286 页 。 毛 泽 东 : 《 与 苏 联 驻 华 大 使 尤 金 的 谈 话 》1958 年 7 月 22 日 。载《 中 共 党 史 研 究 》1993 年 第 6 期 。青 石: 《 斯 大 林 “ 不 许 革 命 ” ? 》 , 载 《 百 年 潮 》1998 年 第 3 期 。

[2] 吉 拉 斯 : 《 同 斯 大 林 的 谈 话 》 , 参 见 阿 兰· 布 洛 克 : 《 希 特 勒 与 斯 大 林 》 , 中 国 社 会 科 学 出 版 社 出 版 , 第 910 页 。 杰 吉 耶 尔 : 《 铁 托 传 》 , 伦 敦 1954 年

毛泽东与斯大林毛泽东与斯大林(11)

然, 我 们 这 样 讲 并 无 将 领 袖 传 记 文 学 与 历 史 大 事 记 混 为 一 谈 的 意 思。 领 袖 传 记 文 学 毕 竟 是 文 学 而 不 是 历 史。 重 大 历 史 事 件, 重 要 历 史 转 折 关 头 固 然 最 能 够 显 见 革 命 领 袖 伟 大 的 思 想 和 非 凡 的 性 格 ,但 历 史 的 重 大 、重 要 ,并 不 等 同 于 文 学 的 重 大 、重 要 。 作 为 形 象 生 动、 具 体 可 感 的 艺 术, 领 袖 传 记 文 学 在 展 开 大 事 件、 大 场 面 的 同 时 理 应 揉 进 许 多 血 肉 丰 盈 的 生 活 细 节。 宏 观 的 历 史 大 框 架 与 微 观 的 生 活 细 部 的 有 机 交 融, 才 是 领 袖 传 记 文 学 的 最 佳 选 择。 也 许 正 是 在 这 里, 领 袖 传 记 文 学 与 历 史 学 意 义 上 的 领 袖 大 事 记 以 及 其 他 一 般 的 传 记 文 学 严 格 地 区 别 开 来, 而 方 能 创 造 出 属 于 自 己 的 独 特的艺术世界,一个既来自历史又超越历史的独特的艺术世界。以此衡量上述的《把 握 历 史 趋 势 的 伟 人》 等 有 关 作 品, 虽 或 尚 存 简 单 粗 糙 的 缺 点, 但 它 们 终 究 在 历 史 宏 阔 图 景 中 穿 插 和 引 进 了 不 少 生 活 化 的 内 容, 如 毛 泽 东 与 杨 开 慧、 贺 子 珍 的 婚 恋, 毛 泽 东 与 李 敏、 李 纳 特 别 是 与 毛 岸 英 的 父 子( 女) 亲 情, 毛 泽 东 与 湖 南 父 老 乡 亲 的 梓 情 念 故, 等 等。 这 些 具 体 入 微 的 生 活 细 节 与 他 在 大 波 大 澜 历 史 关 头 非 凡 的 思 想 行 为 互为交织,才较好地避免了艺术描写空洞、浮泛的弊病,使塑造的领袖形象显得丰富、 生动。

《 走 下 神 坛 的 毛 泽 东》、《 领 袖 泪》、《 红 墙 内 外》 等 一 批 作 品, 则 是 将 领 袖 形 象 的 人 民 性 定 位 在 一 般 的 个 人 品 德、 情 操、 情 感、 行 为 的 层 面 上; 首 先 还 原 为 一 个 具 体 的、 活 生 生 的 人, 然 后 从 人 的 基 点 上 去 透 视, 从 平 凡 中 寻 找 内 在 不 平 凡 的 爱 民 为 民 思 想。 这 种 情 况, 在 近 年 来 的 影 视 片, 尤 其 是 文 学 著 作 中 十 分 普 遍, 数 量 也 颇为惊人。

有 必 要 指 出, 在 近 年 来 的 领 袖 文 学 传 记 创 作 上, 虽 然, 有 些 作 品, 在 思 想 和 艺 术 上 缺 乏 应 有 的 升 华 和 提 炼, 手 法 也 嫌 呆 板 单 一; 但 由 于 它 们 写 的 是 领 袖 和 人 民 之 间 的 血 肉 挚 情, 并 且 用 非 常 平 民 化 的 叙 事 视 觉 —— 绝 大 多 是 以 领 袖 身 边 工 作 人 员 的 叙 事 视 觉 甚 至 以 他 们 作 为“ 第 一 人 称” 的 叙 事 形 式 和 口 吻 来 写, 因 此, 这 就 一 下 子 缩 短 了 广 大 读 者、 观 众 与 之 的 心 理 和 情 感 距 离 而 同 传 主 对 象 达 成 了 对 话 交 流。 更 何 况, 在 这 里, 它 还 有 一 个 人 们 对 改 革 开 放 中 党 风 民 风 滑 坡、 一 切 向 钱 看 等 腐 败 消 极 现 象 多 有 不 满、 渴 望 要 求 改 变 的 问 题; 而 且 社 会 转 型 与 转 型 社 会 所 产 生 的 心 理 迷 惘 和 情 感 缺 憾 等, 也 促 使 读 者( 观 众) 在 艺 术 接 受 和 欣 赏 时 格 外 倾 心 于 领 袖 身 上 的 人 民 性 内 涵。 在 当 前 的 领 袖 传 记 文 学 作 品 中, 人 们 为 什 么 不 约 而 同 地 特 别 钟 情 于 毛 泽 东有关的“最高的要求是吃一碗红烧肉来补补脑子”,得知农民还在吃窝窝头时流泪,-Page 586-

附 录

送毛岸英上朝鲜战场以及在闻讯爱子牺牲时所说“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等描写? 为 什 么 不 约 而 同 地 特 别 钟 情 于 周 恩 来 身 患 重 病 而 心 系 天 下 百 姓, 以 及 看 到 震 区 灾 民 家 里 吃 窝 窝 头、 喝 玉 米 粥, 用 窝 窝 头 揩 干 净 碗 上 的 剩 粥 吃 掉 等 描 写, 许 多 人 还 为 此 流 下 了 热 泪? 根 本 的 原 因 就 在 于 这 些 情 节 或 细 节, 从 形 式 到 内 容 都 充 分 平 民 化 了, 它 在 相 当 程 度 上 抚 慰 和 满 足 了 广 大 读 者、 观 众 的 现 实 思 想 情 感, 其 所 显 示 的 意 义 已 经 涉 及 到 当 代 中 国 人 文 关 怀 的 最 深 领 域。 由 此 可 见, 跟 其 他 的 历 史 题 材 文 学 一 样, 领 袖 传 记 文 学 的 创 作 也 是“ 古 为 今 用 ”的 。它 在“ 写 什 么 ”和“ 怎 么 写 ”的 问 题 上 , 都无不受到时代精神的制约和影响。

(原载《人民日报》1994 年 5 月 20 日第八版)563

-Page 587-

附录 2。 《 中 共 党 史 通 讯 》 发 表专家评介:

新书《毛泽东与斯大林》评介

朱险峰

由 刘 杰 诚 编 著 的《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 一 书, 已 于 1993 年 1 月 由 中 共 中 央 党 校 出 版 社 出 版。 该 书 以 中 国 革 命 的 发 展 道 路 为 主 题, 采 撷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的 共 识 与 分 歧、 一 致 与 矛 盾、 革 命 友 谊 与 原 则 斗 争; 伴 随 着 中 国 革 命 的 胜 利 与 挫 折, 记 述 了 毛 泽 东 如 何 勇 于 探 索 和 创 造, 并 坚 持 一 切 从 实 际 出 发、 实 事 求 是 的 思 想 路 线。 在 高 压 之 下, 毛 泽 东 反 对 把 马 克 思 主 义 教 条 化, 把 共 产 国 际 决 议 神 圣 化, 把 苏 联 经 验 模 式 化的错误倾向,带领党和人民群众找到了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

在 写 作 特 色 上, 该 书 采 用 了 历 史 学 研 究 中 的“ 比 较 法”, 把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加 以对比,从而生动具体地叙述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相结合的实际过程。 他 不 仅 对 深 入 研 究 毛 泽 东、 斯 大 林 以 及 毛 泽 东 思 想 的 形 成 与 发 展 有 帮 助, 而 且 对 于 我们认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也有一定启发。

该书的又一特色是既描写毛泽东与斯大林两位历史巨人的伟大思想、伟大业绩, 又 描 写 他 们 的 个 人 活 动 及 家 庭 生 活; 既 分 析 了 他 们 各 自 的 优 点, 又 如 实 记 述 了 他 们 的 缺 点 和 不 足 之 处, 甚 至 严 重 错 误; 既 客 观 地 介 绍 了 毛 泽 东 和 斯 大 林 在 中 国 革 命 各 个 重 要 阶 段 上 的 理 论、 著 作, 又 对 这 些 史 料 进 行 了 分 析 探 讨, 使 作 品 具 有 较 强 的 逻 辑性和说服力。

《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一 书 从 研 究、 评 述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关 系 的 角 度, 探 讨 毛 泽东思想形成的过程,可以说是别开生面,另辟蹊径。

(原载《中共党史通讯》1993 年 4 月 10 日 —— 总 103 期)-Page 588-

附 录 3. 《 光 明 日 报 》 载 文 :

怪才刘杰诚,咬定青山不放松

傅宗科

黄土高原上,有一位须发皆白的离休干部,年过华甲,仍日夜奋战,笔耕不辍, 著 作 相 继 出 版, 拍 成 电 视, 但 他 毫 不 满 足, 仍 艰 苦 探 索。 人 称 他 为“ 咬 定 青 山 不 放 松的怪才”。

他 叫 刘 杰 诚,63 岁,1948 年 越 过 敌 人 封 锁 线 奔 向 延 安, 参 加 革 命。 在 延 安 工 作 了 15 年。 他 热 爱 陕 北 的 山 山 水 水, 更 热 爱 陕 北 的 人 民 群 众, 利 用 一 切 机 会 下 乡 调查访问。陕北的大部分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刘志丹、 谢 子 长 及 无 数 革 命 英 烈 的 事 迹 和 精 神, 更 使 他 感 动 不 已, 于 是 他 拿 起 笔 来 写 革 命 故 事。1959 年, 先 在《 红 色 少 年》 上 连 载, 后 又 以《 刘 志 丹 少 先 队》 为 名 出 书 —— 被 评 为 全 国 少 年 儿 童 优 秀 读 物 并 获 奖。 文 化 大 革 命 中,《 刘 志 丹 少 先 队》 被 诬 为“ 反 党 黑 书”, 刘 杰 诚 被 打 成“ 反 党 黑 作 家” 批 斗。 党 的 十 一 届 三 中 全 会 以 后,《 刘 志 丹少先队》被平了反,再版多次,还被翻译成了朝鲜文出版。

刘 志 丹 和 谢 子 长 是 西 北 人 民 革 命 的 领 袖, 功 勋 卓 著。 他 和 延 安 的 作 家 丁 工、 西 影 厂 的 导 演 刘 斌 等 几 位 同 志 经 过 近 两 年 的 努 力, 写 成 了 12 集 电 视 剧 本《 刘 志 丹 和 谢 子 长》, 并 由 刘 斌 等 执 导, 拍 摄 完 成。1995 年 5 月 中 央 电 视 台 在 第 一 套 节 目 和 第 三套节目中向全国播放,后获全国“五个一工程提名奖”。

刘 杰 诚 热 爱 毛 泽 东, 想 塑 造 毛 泽 东 的 形 象, 歌 颂 毛 泽 东 的 丰 功 伟 绩, 并 搜 集 了 大 量 史 料。 然 而 史 料 的 核 实 核 准, 是 个 大 难 题。 他 找 到 毛 泽 东 的 秘 书 兼 俄 文 翻 译 师 哲 同 志。 第 一 次 审 稿 时, 师 哲 说, 李 德 不 是 共 产 国 际 派 来 的 军 事 顾 问。 第 二 次 审 稿 时 老 刘 仍 未 改, 气 得 师 哲 发 火 了。 老 刘 拿 出 了 8 本 有 关 李 德 的 书, 并 说 这 些 是 权 威 部 门 出 版 的 书 籍。 师 哲 说 搞 历 史 一 定 要 实 事 求 是, 不 唯 书, 不 唯 上, 只 唯 实。 老 刘-Page 589-

566

毛泽东与斯大林

又 多 方 调 查, 找 到 了 几 份 证 明 师 哲 观 点 的 材 料, 才 把 这 个 中 共 党 史 上 长 期 以 讹 传 讹 的重大问题改写了过来。

核 实 核 准 史 料, 只 是 基 础 工 程。 而 更 大 的 难 关 在 于 伟 人 如 何 写? 选 什 么 角 度? 才 能 避 免 落 入 一 般 化、 公 式 化 的 窠 臼。 为 此, 刘 杰 诚 选 择 以 毛 泽 东 和 斯 大 林 的 关 系 为 主 线, 以 中 国 革 命 为 主 题, 运 用 比 较 法, 以 毛 泽 东 和 斯 大 林 为 主 要 人 物, 着 力 塑 造 、描 写 了 毛 泽 东 和 斯 大 林 之 间 的 革 命 友 谊 、意 见 差 异 、矛 盾 冲 突 、相 互 评 价 等 等 。 因 而 从 一 个 崭 新 的 角 度, 描 写 了 毛 泽 东 思 想 的 形 成 过 程, 为 广 大 读 者 提 供 了 一 本 学 习毛泽东思想的通俗、形象而生动有趣的读物—— 《毛泽东与斯大林》。 一 支 笔 要 写 出 两 位 世 界 著 名 的 历 史 巨 人, 难 度 之 大, 可 想 而 知。 刘 杰 诚 经 过 多 次 探 索, 数 易 其 稿, 最 后, 他 根 据 毛 泽 东 和 斯 大 林 思 想 交 往 长 达 30 年, 而 晤 面 会 谈 不 足 3 个 月 的 特 点, 采 取 了 双 向 集 中 法: 书 从 两 位 伟 人 亲 切 会 面、 留 下 了 层 层 悬 念 写 起。 这 样, 把 人 物 的 言 行、 历 史 的 叙 述 和 哲 学 的 思 考 结 合 起 来, 把 文、 史、 哲 融 为 一 体, 既 避 免 了 编 年 史 式 的 历 史 平 铺 直 叙, 又 防 止 了 单 纯 地 写 人 物 会 面、 记 叙 礼 仪、 议 论 过 多、 缺 乏 人 物 行 动、 故 事 情 节、 思 想 深 度 的 毛 病。 这 样, 经 过 十 多 年 的 艰 苦 奋 斗,《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 这 部 55 万 多 字 的 长 篇 传 记 文 学 作 品,1993 年 由 中 共 中 央 党 校 出 版 社 出 版 了。3 年 来, 此 书 连 印 了 3 次, 发 行 达 8 万 册, 并 被 译 成 日文出版。

(原载《光明日报》1996 年 2 月 21 日第二版)-Page 590-

附 录 4. 《 金 秋 》 杂 志 载 文 :

理想之歌

王爱珍

陕北黄土高原上,有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背个挎包,上下求索,不断进取。尽 管 他 的 著 作《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毛 泽 东 与 斯 大 林 会 晤 纪 实》 等 多 部 书 相 继 问 世, 有 的 还 拍 成 了 电 影、 电 视 连 续 剧, 受 到 了 多 方 好 评, 得 过 多 种 奖 励, 但 他 毫 不 满 足, 继 续 奋 斗。 这 个 人 就 是 刘 杰 诚。《 光 明 日 报》 曾 发 表 文 章《 怪 才 刘 杰 诚, 咬 定 青 山 不 放 松》 介 绍 老 刘 那 种 追 求 理 想 的 牛 劲 和 韧 劲。 有 人 曾 问, 你 都 七 十 多 岁 了, 是 离 休 干 部,吃穿不用愁,你还忙忙碌碌,图个什么?他回答:“理想,为了我的理想 !”

带病写作成巨著

刘杰诚少时家贫,小学毕业后给人扛长工,打短工,当放牛娃。1948 年 8 月通 过 国 民 党 封 锁 线 到 延 安, 参 加 革 命,12 月 加 入 中 国 共 产 党。 所 以 他 常 说:“ 是 党 给 了 我 新 的 生 命, 把 我 由 一 个 放 牛 娃, 培 养 成 了 研 究 员, 作 家。 我 要 努 力 为 党 工 作, 争取为人民多做一点事。”

但是,长期的超负荷运转,使他患了严重的动脉硬化、心脏病。1990 年,他又 一 次 心 脏 病 发 作, 当 场 昏 倒, 住 进 医 院。 可 是 他 住 了 几 天, 又 把 正 在 撰 写 的《 毛 泽 东与斯大林》书稿带到病房,边治疗边撰写。上午治疗、打吊针的时候,他闭目沉思, 构 思 情 节、 人 物、 故 事; 下 午, 又 趴 在 病 床 边 写 书 稿, 晚 上 还 要 加 班。 病 床 上 堆 着 许多书和文稿。医生说 :“你不要命了 ! 到医院来治病,只有静心休养,才能早日康复。 像 你 这 样 日 夜 写 作, 病 怎 么 能 好?” 刘 杰 诚 却 哀 求 地 说:“ 看 起 来, 我 的 日 子 不 多 了。要写成这么大的一部书籍,需要很多时间。很难 ! 很难 ! 我只有抢时间,加点班, 争取把书写成。你就高抬贵手,让我加个班。”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3 年春,刘杰诚写的大型领袖传记文学专著《毛泽东与斯 大林》,由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发行,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广州日报》、《福-Page 591-

毛泽东与斯大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毛泽东与斯大林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毛泽东与斯大林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