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莫欺少年狂》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秦奋)

《莫欺少年狂》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秦奋)

2019-07-30 12:27:58作者:竹夭

《莫欺少年狂》是竹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校花嫌我穷,朋友嫌我穷,可是莫欺少年穷,须有一日龙穿凤,等等啊,我还没做好暴富的准备呢。

《莫欺少年狂》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秦奋)

莫欺少年狂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莫欺少年狂第11章 秘书

那个蜷缩在墙角,身体颤抖个不停的竟然,竟然是陈月!

我朝思暮想的人竟在这里。

陈月穿着一身工装,紧身小西服显得她身材很好,现在陈月的头发散乱不堪,她和我对视了一眼,赶紧低下头捋了捋散在额头前的发絮,然后将目光移走,一双大眼晶莹剔透,眼眶泛红,似乎就要掉出泪珠了。

她还是那么坚强,我心痛无比。

陈标光继续骂骂咧咧个不停,口中尽是不堪入耳的脏话,别说是骂一个女孩子了,就算是个大汉被陈标光这么提娘带爹的骂也受不住。

我忍不住惊呼:“陈月!”

陈标光的嘴就像支机关枪:“你个废物,我真特么想把你卖到酒店去做服务... ...”然而听到我叫出陈月的名字后,陈标光一怔,指了指陈月,又手指着我,惊讶地问道:“啥?小秦总你认识她?”

我的职位是万豪餐饮营运部副经理,在我上头有经理,经理上面是陈标光这个董事长,但是因为我是秦璇侄子的关系,陈标光可能出于套近乎的目的,一直叫我小秦总。

我瞬间怒火中烧,我朝思暮想的人竟然被你陈标光这么欺凌,我瞬间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是我不够冷静,提拳便朝桌子后的陈标光冲去,可是接下来的一秒我就尴尬了。

因为陈月竟然叫了陈标光一声:“叔叔。”

我差点栽倒,啥玩意儿?陈月管陈标光叫叔叔。

陈标光见我一副要打他的架势,急忙站起身朝后退了几步,一脸无辜的问道:“小秦总你这是要干嘛呀,怎么要打我吗?”

我尴尬无比,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好,但脑子里一万个问号,陈月叫他叔叔,二人是有血缘关系的,那他怎么还会那样不堪地辱骂陈月呢。还有以陈月在校期间的成绩,怎么着也该考上个大学啊,就算再次也是个二本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陈月叹了口气,跟我打了声招呼:“秦奋。”但因为之前的关系,不敢抬头,显得非常自卑。

陈月还是像以前一样漂亮,脱下校服穿上制服的她,多增添了几分成熟女性魅力,五官精致,明眸皓齿。诱人又不失清纯,毕竟她才十八岁。

看了陈月一眼,我突然想通了,陈月和陈标光真有可能是亲戚关系,因为之前周闯哥和我说过,陈标光为了上位,连自己的亲兄弟都出卖了,两个人又都姓陈,所以陈标光还真有可能是陈月的叔叔。

我嘴里喃喃地说不出话来:“我...”

见状,陈标光问道:“小秦总,你认识我侄女吗?莫非你俩以前是同学?”

没想到他竟然给我找了个台阶下,我点了点头。

“哈哈,那我就能理解小秦总刚才为啥要打我了,嘿嘿嘿,你是不是喜欢我侄女陈月啊。”

我不仅不冷静,心理素质也不够好,此时此刻竟说不出话来,神情紧张的不得了。

陈标光继续发声:“我这个侄女长的是漂亮,但给我做秘书太差劲了,连那么点小事儿都处理不好,我是恨铁不成钢才骂她的,小秦总你可别误会啊。”

恨铁不成钢?就算是叔叔也骂不出“想把你卖到酒店去做服务”的话吧?

其中有诈!我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随后看着陈标光笑嘻嘻的样子,笑面虎的称号并非浪得虚传,心里的想法也更加坚定。

不仅差点被我打,还主动给我找台阶下,现在仍然笑眯眯的样子,老狐狸心里在想什么我根本不得而知,在这一瞬间,我觉得我在陈标光面前就像个一丝不挂的小毛孩儿一样,而我一点也看不透他。

我太嫩了,我慌乱了阵脚。

陈标光继续笑着说道:“小秦总啊,我正要跟你汇报些事情呢,没想到你就来了,也好也好,我就赶紧给你汇报吧。”

给我汇报?陈标光虽然在秦盛财团不算老大,但在万豪餐饮他却是坐第一把交椅的人,有必要跟我汇报吗?但他都这么说了,我就又看了他看,示意他说出来。

“是这样的,我已经查到天堂酒店的老板张美凤谎报收支,还偷偷在酒店内营业娱乐项目,我昨晚已经派相关人士去处理了,现在天堂酒店处于停运状态,这段时间张美凤贪污的赃款全在这里,一共是七百二十万。”

说着,陈标光拉出抽屉,将一张金色的银行卡放在我面前。

说到这里,跟我之前脑海里反复重复的东西对接上了,我快速镇定了下来。不过不明白陈标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坚定不移的认为,对于张美凤的所作所为,陈标光一定是知道的,因为一切都是他指示的,他想脱离秦盛财团。

现在告诉我?难道说是想卖掉曾经的手下来保全现在的自己?

一定是这样,不过没用,谈到正事儿,我一定不会心慈手软。

就当我决定要说出他私下收购股份的事的时候,陈标光从抽屉里又取出一个文件包递到我面前。

“请把这个交给秦盛财团,最好是交到秦璇秦总的手里,因为这个东西实在是太重要了!”

看到老狐狸沉重地表情,我忍不住问道:“什么东西?”

接下来的回答让我彻底懵逼。

“这是万豪餐饮流露在外界的股份,占总额度的百分之二。”

我的耳边一片轰鸣,陈标光到底想做什么?他不是要独吞万豪餐饮吗?怎么会乖乖交出这百分之二的股份呢?还有张美凤昨天不是说要后天,也就是明天那个工厂老板才回国的吗?

我惊住了,耳边回响着陈标光的话语。

“秦总她也真是太不小心了,这么重要的东西都能给人知道下落?”

“万一被心怀不轨的人拿到了,那我们万豪餐饮的损失得有多大啊。”

... ...

难道说,张美凤是骗我的?我误会了陈标光?

我不能表现出疑惑,这种时候不能让对方把自己看穿,于是从容地接过银行卡和文件包。

“嗯,陈董你做的很好,我之前误会你了,我会把这件事如实地报告给姑妈,你也会得到应有的奖赏。”

“嘿嘿,谢谢秦总的栽培。”

拿着这两样东西,虽然心里不舍,想多看陈月几眼,但我还是得第一时间离开这里,把股份交给姑妈,赶紧查一查真假。

陈月看了我一眼,眼神很是复杂,那表情似乎是在告诉我留下来救救她,因为不知道接下来陈标光还会对她做出什么样的事。

我纠结极了,陈月是在向我求救。我不能坐视不管,可又要怎么和她叔叔开口,我刚才可是差点揍了对方啊。

没想到当我停住身转头看向陈标光的时候,这只笑面虎竟然笑眯眯地说道。

“小秦总,要不然你把我侄女陈月带走,让她做你的秘书?”

我活了二十年,真正意义上让我震惊的事有两件,第一件是有次语文考试我作文得了零分,老师说我脱题了,可我不那么认为。第二件就是陈标光刚才说的话了。

让陈月做我的秘书!

见我迟迟不语,陈标光问道:“怎么,难道你不愿意吗?”

莫欺少年狂第12章 英雄救美

不愿意?别逗了,这是我做梦都想的事儿。试问,哪个男人的梦想不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可是涉及到儿女情长,我不能像面对敌人时候一样沉着冷静,我意识到我还不够成熟,也有软肋,那就是自己的感情。

我摇了摇头,表示否定,但没有正面回答陈标光。

我看了陈月一眼,她现在也在偷偷看我,上牙咬住下嘴唇,似乎非常纠结。

“小秦总,您就说愿不愿意嘛。要是您愿意的话,就让陈月给您当秘书吧,我重新招一个,反正自己侄女给自己当秘书,有些事,咳咳,总是不方便的。”

话都递都嘴边了,我要是再不答应就不算个男人了。

“我愿意,可以的陈董。”

陈标光眯着眼睛笑个不停,那表情,好像是相亲过程中,女方家长对对方男性满意的表示。

我愿意是我愿意,但我不想强迫陈月,不想让她觉得自己像个货品一样,在她叔叔和我手里进行交易,于是我鼓足勇气,顺便也想看看陈月的态度,问道:“陈月我不勉强你,你愿意做我秘书吗?我现在只是个营运部副经理,职位还没... ..”

没等我说完,陈月突然抬起头,大声且急切地说道:“我愿意。”

随后就害羞地低下头去,娇羞的像个新娘。

我似乎走向了人生巅峰。

离开七楼,陈月跟着我到了我的办公室。

陈月很有眼力劲儿,一边用抹布擦着桌椅和窗子,一边说道:“秦总我人笨,希望你以后可以多教教我。”

“嗯,没事,我有不足之处也希望你可以及时指出。”

很客套的对话了几句,我赶紧给周闯哥发了条消息,让他快来万豪餐饮总部,我有重要的东西要给他。

陈月记下了我的电话,还加了我的微信,这令我激动万分,高中时候我无数次想向她要联系方式,可因为自己穷,自卑作祟,始终不敢开口。

“陈月你为什么没有考上大学?高考前的几次模拟考,我记得你的分数都过了一本线啊。”

离开她的叔叔陈标光,陈月轻松了许多,眉眼之间多了几分自然:“秦总你不也是一样吗,要说考大学,你是最应该考上名牌大学的人。我们其实都是因为张钊才... ...”

看到陈月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也就没有多问,隐约也猜到发生了些什么事。

“你以后别叫我秦总,挺别扭的,还是叫我秦奋吧。”

闲聊了一会儿,周闯到了,这几天的相处下来,我和周闯关系已经走的很近,有时候经常开玩笑。一进门周闯就大喊:“秦奋我今晚带你去个好地方玩儿,那里美女可多了。”

陈月一阵脸红:“您二位聊,我出去好了。”

场面瞬间就尴尬了。

周闯挠了挠头:“嘿嘿,看来不方便啊,那我一个人去玩儿好了。”

为了化解尴尬,我赶紧从椅子上坐起来,同时介绍道:“周闯哥这位是陈月,是我的秘书,陈月这位是周闯,是我姑妈的司机。”

我把文件包交给周闯哥,告诉他一定要在今天之内确认股份是不是真的。

临走之前,周闯鬼鬼祟祟凑到我耳边,用手遮着嘴悄悄说道:“秦奋可以啊,这就有秘书了,不过话说你这小秘书确实不错啊,水嫩的跟个葱花一样,人也漂亮。嘿嘿嘿,有事找秘书干,没事也找秘书干。”

“去死!”

“哥告诉你啊,泡妞一定要有气势,手里要有货!哥只能帮你帮到这了,接下来你自己看着办。”说着,周闯把保时捷卡宴的车钥匙交到了我手里,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我姑妈座下的豪车数不胜数,据说这辆红色的保时捷卡宴是最低调的一辆,把这辆给我开,以姑妈豪爽的性格根本不会在意。

“问题是我不会开车,我没驾照啊哥。”

周闯的声音越来越小,已经跑出了门外:“没事儿,前两天我不是教你怎么开车了吗,你胆子放大只管开,只在城里开别上高速就行。”

... ...

陈月忙前忙后,非常勤快,看着她迷人的背影,我虽然没有喝酒,但感觉已经醉了,初恋的美好和神秘之处就在于此,只用看着对方就酒不醉人人自醉。

陈月把办公室打扫的格外干净,顺带还去楼下买了几盆多肉植物放在桌子上,显得屋子里更有生气。

我这个营运部副经理,说白了就是个虚官儿,没事的时候去万豪餐饮旗下的酒店饭店视察一下就行,平时待在办公室里也没有多少活,闲得无聊就打打游戏,可是工资很高,月薪有五万。

我的办公室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入门的小房间,大概十二三平米,又隔着一扇门才是我的屋子,我的屋子很大,大概有半个教室那么大。

陈月是我的秘书,讲道理她的办公桌应该放在入门的小房间,但我给她说让她待在大屋子,把桌子放在我的对面,没想到陈月竟然同意了。

一男一女独处一室,陈月没有拒绝,莫非我高中时的女神,有意眷顾我了吗?

整整一天,我都神思恍惚。终于到了五点下班的时间,我正准备告诉陈月可以走了的时候,陈月竟然主动对我开口,娇滴滴的表情,令我心乱神迷。

“秦奋,你能送我回家吗?”

“可,可以啊。”

一切都是如此的顺理成章,我兴奋不已,我认为一定是冥冥中爱神眷顾了我。

然而周闯哥显然高估了我的开车学习能力,在上演了一出现实版《速度与激情》后,我和陈月胆战心惊地来到了她所住的小区。

把车听到路边,对面就是陈月所住的清河湾小区,之前她和我说了,她现在和以前的同学张薇合租了一间两室一厅。

陈月走下车,开心的对我说道:“秦奋谢谢你送我回来,要去我家坐坐吗?”

天呐,主动邀请我去她家,竟然还有这种好事?但是我拒绝了,这个进度太快了,我不知道照着速度发展下去,下一步是不是就跳过吃饭看电影,直接那啥了...

周闯哥告诉我,男人要有定力,女人最喜欢的就是有定力的男人。

“好吧,那明天见了秦奋。以后还请你多多照顾。”陈月对我笑了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可爱迷人。鞠了一躬后转身离开了。

我懵了,坐在车里久久不能平静,若非周闯发给我消息说股份文件是真的,我还就真一直陷入幻想中了。

掉头我就打算离开,心里虽然有些许不舍,但并不后悔拒绝陈月的邀请,昔日的女神成了我的秘书,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而且既然能邀请我一次,想必以后还会邀请我。

所以并不存在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一说。

我刚掉好头,还没踩油门,突然听到车窗外传来一声尖叫。

“啊!你别碰我,我叫人了。”

是陈月的声音,我想都没想就冲了出来,寻着声音跑去,没几步我就看到陈月被一个男子逼到墙角。

画面是如此熟悉,仿佛几个月前张钊调戏陈月时候的场景。

那时候的我都敢用扫帚拍张钊,现在我底气更足,一记飞踢朝男子欠踹的背影袭去。

“咚”的一声,男子被我踹飞五米远。

我双手抓着陈月的胳膊:“陈月你没事吧?”

那触感,软绵绵的,令人肾上腺激素迅速分泌。

陈月惊魂未定,脸色煞白,回过神来一头倒进我的怀里:“我,我没事。”

被踹飞的男子痛的嗷嗷大叫,缓了片刻站起身,朝我凶狠地吼道:“秦奋我干你老母!想死是不是!”

英雄救美,这么美好的时候竟然有人来煞风景,我气不打一处来,但这人知道我的名字,到底是谁啊?

我搂着陈月,转头看去,瞬间笑出了声:“哈哈,原来是你啊,万年老二——王博文。”

莫欺少年狂第13章 你在干什么!

本来我是非常生气的,但看到是王博文我就忍不住笑了。

王博文这厮是我高中同班同学,小伙儿长得蛮优秀,家境也不错,可是他却因为万年老二这个外号始终抬不起头来。

王博文有个姐姐,他在家排行老二,这倒没什么。记得高一入学,老师让我们做自我介绍,到了他发言的时候,他就简短的一句话:“我叫王博文,以后我会成为这个班的第一名。”

很拽,很酷炫,差点就吊炸天了。王博文初中时候就读春城名校,成绩很好,所以很自信。但不幸的是他遇到了我。

我的成绩虽然不是全年级第一,但稳定排在全年级前五,同时也是我们班的第一,三年来一直如此。哦不,有一次我语文考试作文脱题了,可王博文没有把握住那唯一一次宝贵的机会。

那次考试我们班的第三名超常发挥,排在了他前面,所以他依旧是第二名。万年老二因此得名。

我就像一团乌云,笼罩了王博文三年时间,万年老二的名号很响亮,响亮到连老师都知道王博文这个外号,不止一次上课的时候,老师一不小心就叫了出来。

“老二同学,来回答一下这个政治问题,哦不,是王博文同学。”

“谁能解出这道几何题呢?要是没人举手老师就点名了啊,老二你会吗,啊不好意思啊,老师一不小心就叫出来了。”

... ...

每次都会引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听到我叫出他的外号,王博文拳头都握紧了,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我,不过我一点也不怕他,这厮只是个书呆子,读书时候虽然骂过我无数次,但从没有像何鹏,张钊一样动手打过我。

没有打,不代表不想打,讲道理我高中不幸的生活正是因王博文而起的,他为了能考一次全班第一名,给了何鹏不少钱,让何鹏带人把我打住院,这样就没人和他竞争班级第一名了。也正因为那次被打了,我忍气吞声,何鹏发现我家境贫寒没有靠山,所以后面才越来越过分的欺负我。

想到这里,我心中生起一团无名火,以我现在的身份和实力,不出吹灰之力就能让王博文死无葬身之地,但他以前毕竟没打过我,我如果打他的话,那就有点过分了。

我脑海里思绪飞转,很快想到两个词,以牙还牙,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怎么了万年老二,拳头握的那么紧,是想打我吗?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冲动,因为就算冲动,你也打不过我。”

“你...秦奋你滚开,我是来找陈月的。”

闻言,陈月从我怀里离开,我隐约还闻得到淡淡迷人的香气。

陈月脸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耳根子都是红的,但很快平复情绪,对王博文说道:“我说了,我们只是朋友,你再要这么无理取闹的话,以后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明白了,我知道王博文一定是想追求陈月,所以刚才做了过分的事陈月才会发出尖叫。

谁知王博文仍不死心地说道:“陈月我不会放弃追求你的,哪怕你一直拒绝我,我也会一直追求你。这是张老师的结婚请帖,明天你一定要参加。”

王博文递给陈月一张红色的请帖。

“嗯,请你转告张老师,明天我会参加他的结婚典礼的,请他放心。”

我们班原来的班主任是朱老师,带了我们高一高二两年,但在高三那年动手术去休养了,所以临时调来了张建军老师做班主任,这是个年轻的男老师,最近要结婚了。

猴子跟我说过这件事,其实猴子来找我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将张老师的请帖转交给我,我因为在学校打架后就和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张老师觉得只有猴子和我关系好,就委托了他这件事。

“行了老二,东西你也给陈月了,你可以走了。”

“你...行,课课练你牛逼了现在,但是我告诉你,以后见了我我肯定让你没好果子吃。”

“别以后啊,这么大的春城,以后见面指不定是你在我的宝马前乞讨呢,我怕到时候一冲动就开车把你撞死了。”

王博文被我喷的面红耳赤:“哼,那你想怎么着,啥时候约个场子嗑一嗑?”

“好说啊,明天不就是张老师的婚礼么?咱到时候看谁会颜面扫地。”

“行,好!到时候见,我会让你后悔的。”

看着王博文转身离开的背影,我笑了笑,小声说道:“后悔的人会是你,你会后悔来到这个残忍的世界上的。”

“陈月你赶紧回去吧,以后小心点,别再给这种二流子缠上了。”叮咛完陈月,我打算离开。

陈月说:“去我家洗把脸吧,你看你脸上衣服上都是灰,去我家擦一擦吧。”

刚才踹了万年老二一脚,我也摔到了地上,现在身上的确都是灰。

“方便吗?”

“没什么不方便的,走吧。”

陈月走在我前面,高跟鞋发出噔噔的声音,那节奏快要和我紧张的心跳同步,周闯哥教过我怎么做一个狠人,可是没教我怎么做一个“男人”啊。

完了,我在想等下到了陈月家要咋办,走程序吗?还是直接来。

男人就是这样的生物,脑子里可以无限YY,但真正到了那一步的时候,可能比有些女生还害羞。

到了陈月家里,两室一厅,陈月和张薇一人一个房间,客厅是粉红色的,很有少女气息,沙发上也尽是些可爱的卡通抱枕。

陈月从卫生间拿出一条粉色的毛巾,乖巧地说道:“擦一擦。”

“好的。”我的双手托着毛巾在脸上来回擦拭,甜甜的味道令我血脉喷张,我都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小腹以下一阵燥热。

擦完脸,我把毛巾递给陈月,脑子里天马行空,不知道都在想着些什么。

陈月并没有察觉出异样,说道:“秦奋你等我会儿,我去洗个澡,然后我请你出去吃饭吧。”

洗,洗澡。我的脑子要炸了,瞬间语无伦次起来:“哦,啊,好,你去吧,你去洗吧。”

陈月吐了吐舌头,俏皮的不得了:“嘿嘿,我请你吃饭你可不要误会哦,我可不是巴结领导,是谢谢你刚才替我解围。”

... ...

我斜躺在沙发上,听着旁边卫生间里的水流声,刚才快要爆炸的大脑瞬间空荡起来,我不禁心里骂了自己一句:“秦奋啊,你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男人。”

浴室门是带雕文的毛玻璃,模糊的可以看到人影晃动,但哗啦啦的水流声似乎是催眠曲,我沉浸在粉红色的温暖世界里昏昏欲睡,没多久,我进入了梦乡。

梦里,我梦到了许多人,有姐姐,有高中时候的同学,有姑妈,周闯哥他们。我梦见我穿着一身名牌,开着豪车参加同学聚会,曾经瞧不起我的人纷纷向我凑来,又是扫我的二维码加我微信,又是说好话给我点烟,整个宴会我就是唯一的主角。沉浸在这个世界里我享受无比,我享受从低谷到巅峰,从被人俯视,到被人仰视的过程。

突然,宴会大堂地震了,山崩地裂空间都扭曲了,所有人都发出尖叫!

我被吓醒了,睁开朦胧的睡眼,我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坐在我腰上猛烈晃动。

我一把将她推开:“陈月你在干什么!”

莫欺少年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莫欺少年狂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莫欺少年狂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