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总裁惹不起)在线阅读完整版《初恋总裁惹不起》

  • 时间:
  • 初恋总裁惹不起僵尸嬷嬷
  • 来源:zsy

(初恋总裁惹不起)在线阅读完整版《初恋总裁惹不起》

《初恋总裁惹不起云言郑宜良》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云言郑宜良小说初恋总裁惹不起推荐章节

初恋总裁惹不起第十四章 订婚当天

“......你答应了?”楚岚似乎有些犹豫,“你放弃郑宜良了?”当初云言和郑宜良爱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楚岚也是知道的,虽然不明白后来为什么云言选择不告而别,但楚岚支持好友的选择,谁知现在云言竟然要和郑宜良的好朋友楚谭订婚?楚岚是真的摸不清楚云言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云言微微一顿,苦涩的说道:“楚岚,你认为我当初不告而别之后,郑宜良还有可能再接受我吗?”楚岚没有回话,明显她也认为机会非常渺茫,郑宜良多么骄傲的性格他们一个学校的人都知道。

云烟继续说道:“我刚回国去报到的万华集团就是郑宜良的公司!”

“什么?!”楚岚惊诧的在电话里失声叫道,“那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云言想到那一个月基本每天都要承受郑宜良冰冷的训斥还有大发雷霆的怒火,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把我当做陌生人,对我根本不多加理睬,况且他也有了门当户对的未婚妻。”

楚岚听到云言语气里的悲凉和无奈,想要安慰好友却也无从下手,只能干巴巴的问道:“那你和郑宜良真的没有可能了?”

“......”云言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痛苦实在太清晰,令她没有办法糊弄自己,欺骗自己,“应该从我选择出国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再也没有可能在一起了。

”透明的泪水再一次滚出眼眶,云言嗓音低哑,楚岚也不忍心再问她什么问题。

“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得是!云言,谁没有段痛彻心扉的爱情呢?过去咱们就过去,不念过去,不畏将来!你既然选择和楚谭订婚,那我就祝福你,不过你们订婚的时候我正好要去国外出差,没办法到现场,到时候等你们结婚我一定会亲手将你交到楚谭的手里!”楚岚故意爽朗的劝说云言,不希望好友一直沉浸在过去心碎的爱情里,沉迷不醒。

“恩。

”云言擦去脸颊冰冷的泪水,低声应道,又和楚岚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便挂断了电话。

愣愣的看着床上洁白无瑕的婚纱,云言真的好想找一个无人的地方睡到天荒地老,她痴痴的看着自己和郑宜良在山顶的合影,泪水不停地滑落,小良“汪汪”的撒娇也没办法吸引她的丝毫注意,她正在艰难的和自己的灵魂割据分离。

遥远的德国国度到处都是异域风情,这个严禁自持的国家人民永远不会像法国浪漫奔放,但是有自己表达关心和爱意的方法。

雷奥哈德脱下严整的军帽,拿过桌子上的照片轻轻地摩挲:“我心目中的雏菊花,在等我一点时间,等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我会成为你这辈子的太阳。”

“扣扣”门外传来规律的敲门声,雷奥哈德放下手中的照片,严肃的说道:“进来。”

一个面容清秀的小士兵穿着整齐得体的军装,敬了个军礼:“上校,这是您派去东方士兵传来的消息。”

“放着吧,你先出去。

”雷奥哈德冷淡的说道,等人离开之后,才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

里面夹杂着厚厚的一叠照片,带有东方神秘色彩的面庞,忧郁的眼神,宛如冬天一碧如洗的天空,照片里的人正是远在里安市的云言。

雷奥哈德小心翼翼的把照片放入抽屉中,德国人独有的深邃立体双眸闪过一丝势在必得:云,你拒绝了我的追求,但意志坚强的德国军人绝对不会轻言失败!他再次带上军帽,布满军衔的肩章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刺眼的光芒。

总是云言再三乞求时间过得慢一点,订婚的日子还是抵不过现实的无情,终于到来。

云言沉默的坐在梳妆台前,任妆娘在她的脸上涂涂画画,柳如是则站在门口,双眼含泪和欣慰的看着穿着婚纱的云言,哽咽着说道:“言言,你以后要是嫁到楚家,一定要常回来看看啊,妈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

云言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了下来,妆娘赶紧提醒:“别哭,别哭,哭了妆就花了!”才勉强把酸涩咽回去,露出小小的梨涡:“妈,这只是订婚,不是结婚,结婚的事情还早着呢!”

“这孩子竟说胡话!”柳如是看了下云洛阳在低下大厅坐着,没有听到云言的言论,这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毫无威慑力的瞪了她一眼,“要让你云叔叔听到你说的这话,肯定又要骂你了!”云洛阳巴不得云言现在就是楚家的人,这样楚家好早点出手解救云氏集团于水火之中。

云言看着柳如是庆幸的表情,心中的酸软更甚,只是苦笑着表示自己不会再说类似的话。

刚打扮好,云洛阳就上来催促到:“快点,楚家的车已经到了,别耽误了良辰吉时。”

云言本来还打算和柳如是多说一点体己话,但云洛阳不耐烦的神色令柳如是惶恐不安,只能作罢,提着价值不菲的裙子,和云洛阳一起前去楚家,一路上云洛阳一直在没话找话,似乎还想在最后关头拉拢云言的好感。

云言沉默的看着窗外飞快倒退的风景,耳边的聒噪全都被她摒弃,那晚发生的一切又不自觉的涌上心头。

郑宜良,这三个字一碰就是一阵灼热的疼痛的名字,纠缠着云言日夜不能寐,想来今天是楚谭的订婚大日子,他身为楚谭的好朋友肯定也会出席的吧?只是不知道看到准新娘是她会是什么表情?

觥筹交错的大礼堂,布置精美浪漫,悦耳轻盈的音乐旋律营造欢乐的氛围,你来我往言笑晏晏,曲意相逢,看起来和谐友好的画面私底下不知道掩藏着多少腐臭的肮脏交易。

准新人还未到场的时候,礼堂里的氛围已经足够热闹。

很多人扒着这次机会不断拓宽自己的人脉,而那些笑的花枝乱颤的女人也眯着妩媚的大眼,在大厅里不断的搜寻,寻找下一位出手更加阔绰的金主。

突然一道身材高大,俊逸非凡的身影令礼堂内所有的女人眼前一亮,对比满是四十岁以上的秃顶发福中年的男人,看起来年轻俊美,冷酷有型的男人更吸引她们的眼球,只是碍于男人冰冷的神色,看起来似乎很难上手,礼堂里的女人们眼底闪烁,似乎都在不停地转动她们不多的脑容量,寻找搭讪的机会。

楚谭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仰头喝下剩余的红酒,将酒杯放在游走的服务生托盘上,噙着笑容走到刚进场的男人身边:“美女眼中的金龟婿,你可算是来了,我还担心你不会来了呢!”不来的话后面的那场戏可演给谁看呢?楚谭满是笑意的桃花眼恶劣一闪而过,旋即又被他不动声色的给遮掩下去。

郑宜良没有错过楚谭那细微的小动作,轻皱眉头说道:“谁又得罪你了?”

楚谭伸出纤长的手指,晃了晃,示意不可说。

突然一个服务生凑到楚谭的身边,低声说道:“少爷,云家的人到了。”

楚谭挥挥手,让他先下去,然后整理了下自己笔挺的西服,对着郑宜良挤挤眼:“美丽的准新娘到了,我去接幸福的公主,先告辞!”然后哼着歌心情不错的消失在郑宜良的视线范围。

郑宜良盯着自己手中的香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在他心里隐隐约约闪现。

郑宜良甩甩头,将心头困惑的感觉挥散开,冷厉的眼神逼退了想要趁机过来搭话的女人,找个不被人注意到的角落,不耐烦的等待订婚仪式的开始。

楚谭看着妆容精致显得格外有风情的云言,露肩的洁白的婚纱勾勒出她性感的锁骨,衬托佳人宛如出水芙蓉,清纯玲珑,轻佻的吹了声口哨。

云洛阳见他的反应,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带着沉默的云言踏上红地毯说道:“贤婿,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对云氏集团可得多多提携啊!”

楚谭漫不经心的玩弄着自己胸口的礼花,说道:“云总说的这是哪里话啊?结婚的夫妻还有离婚的时候,更何况是订婚呢?”说完无辜的笑了笑,云洛阳里外不是人,尴尬的站在那里干笑着,眼里有怒火也不敢发泄,找个由头转移了话题:“订婚快开始了,咱们先进去吧。”

楚谭凑近云言,深深吸了一口气:“你说今天会不会碰到什么意想不到的人呢?真是令人期待啊!”满意的看着云言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眯起的桃花眼尽是阴谋得逞的诡谲,“我们还是先进去吧,我美丽的新——娘——子——”

云言被楚谭的一番话搅得是心慌意乱,短短五十米的红地毯仿佛走了一个世纪,她不自觉盯着羡慕嫉妒的眼光下意识的搜寻高大的身影,空灵精致的面庞还有慌乱灵动的湿润双眼就好像堕入凡间的迷失精灵,令大厅里很多男士不自觉的屏住呼吸,郑宜良也在不起眼的角落眯起双眼:这不是被他解雇的助理吗?这才几天时间就攀上了楚谭?

初恋总裁惹不起第十五章 混乱的订婚现场

请来的司仪也踩着音乐登上支持台,用抑扬顿挫的声音为这一对准新人发表爱的宣言:“隆冬腊月我们察觉不到大自然的寒冷,因为即将有一对新人同心永结,他们的爱与感动驱赶了这个腊月的寒冬,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准新郎的父亲,楚氏集团的董事长楚先生为大家讲话!”

楚董事长全名楚振国,五十有余的年龄保养得体,丝毫没有人到中年的憔悴发福之感,体型依然很壮硕。

他满面红光的站在台上,嗓音洪亮的说道:“非常感谢各位能够赏脸参加犬子的订婚仪式,我楚某人在此表示真诚的感谢!

在此良辰吉日,我衷心的祝愿我儿楚谭和云家千金云言能够修得一份好姻缘,这也了却了我心头的一桩大事!

话不多说,相信大家也不想看到我这张老脸,现在让我们有请郎才女貌的准新郎新娘!”

说完自己率先鼓起了掌,礼堂顿时掌声雷动。

云言麻木的挽住楚谭的臂膀,眼神随意的撇到不起眼的角落,与冰冷严峻的视线四目相对,云言一怔,是郑宜良!

羞耻还有悲伤令她的泪水不自觉浸润双眼,台下人只当她激动不已,唯有楚谭神秘莫测的看了眼郑宜良藏身的角落,嘴角掀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云言强迫自己收回视线,沉重的跟着楚谭的脚步缓缓走到舞台中央,身着神圣黑色长袍的教父,拿着圣经一脸庄严肃穆的问道:“楚先生,你愿意接受云小姐成为你灵魂的伴侣,既定的新娘吗?”

楚谭唇瓣蠕动,刚想到说什么,突然安静的礼堂骤然爆发女人尖锐的嗓音:“我不同意!”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大家面面相觑,门外突然有女子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在人群中同样摸不着头脑的何董事长一看到来人,立刻吃惊的大喊出声:“玉然?你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何氏企业的二小姐,何玉然。

高高盘起的浓密黑发,黛眉红唇,盈盈圆瞳,小巧的鼻梁还有白如瓷器的肌肤,娴静温良。

况且何玉然也的确是以温润懂礼出名,整个人就像一汪春水,温柔多情。

此时她却丢失了以往前退有度的礼数,整个人就像爆发的狮子,虎视眈眈的怒瞪着台上的一对璧人,冷然嗤笑道:“我为什么来?我就是来揭穿这个水性杨花的狐媚贱人的真面目!”

何玉然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叠厚厚的照片,用力扔在云言的脸上,云言躲闪不及,被砸个正着,何玉然显然气在头上,力道非常重,云言的脸颊迅速红肿,但与脸上的疼痛比起来,照片上不堪入目的内容更令她面容惨白,花颜失色——这是她和郑宜良神志不清同床共枕那晚的照片!一旁的楚谭眼底的诡异光泽更加亮眼,他不动声色的与何玉然交换一个眼神,微微点点头。

众人正在好奇究竟是什么照片能够令准新娘神色大变,只见何玉然再次掏出一大把放荡污秽的照片洒向人群,愤怒的尖声骂道:“我就要让所有人看看,云言你这荒淫放浪的荡妇的真面孔!你横刀夺爱,勾引我男朋友,现在不守妇道有勾搭上其他的有妇之夫!你这个人尽可夫的残花败柳!哈哈哈,狐媚贱人,早就应该浸猪笼!”

一张张内容不堪大胆的照片被大厅里的人全部抢去,邀请来的媒体朋友看到眼前峰回路转的这一幕,立刻兴奋的拿起相机拼命地拍摄。

云言浑身发冷的看着铺满地面的私密照,脑子一片空白。

她猛然抬起头,正好看到身旁诡异笑着的楚谭,颤抖的指着他:“是......是你......一切都是你策划的......”

楚谭眨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样子:“云言,你在说什么呢?”

突然神色一变,阴狠狡诈的说道:“我说过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这份礼物你喜欢吗?”说完在旁边“哈哈哈”压抑着嗓音得意地笑起来。

云言慌张的环顾四周,嘲讽的,鄙夷的,下流的,猥琐的,周围各种眼神还有窃窃私语围绕着她,她好像没穿衣服赤身裸体的站在大庭广众之下,强烈的羞耻感还有屈辱令她无地自容。

愤怒至极的云洛阳一把将她从台上扯下来,狠狠得推到在地上,用力的甩了响亮的耳光,勃然大怒的叱骂道:“你个不要脸的贱人!我云洛阳没有不知廉耻的女儿!你就和你那懦弱淫荡的老妈一样......”

云洛阳颜面尽失,他恨不能掐死云言,口不择言的骂道,用词更是不堪入耳。

云言被从台上扯下,十多厘米的高跟鞋根本站不稳,“吧嗒”一声鞋跟断裂,云言脚腕不慎崴到,整个人狼狈的趴倒在地,云洛阳毫不留情的一巴掌火辣辣的令她尝到嘴角血腥的味道,原本就红肿的脸颊更是肿得老高,脑子里面“嗡嗡”乱响,泪水早已经布满脸颊,嘴角有猩红的血液,精致的妆容早已经花成一团,她用力的将自己蜷缩起来,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不受到伤害。

任淼淼怔怔的看着照片上赤裸纠缠的人影,突然爆发尖亢嫉恨的尖叫:“云言你个不得好死的臭婊子!竟然敢跟我抢男人!老娘撕烂你的脸!”

整个人就要扑上去与云言拼命,姿态尽失,恍若癫狂。

就在大家以为将会看到一场暴力厮打的场面的时候,突然健壮的手臂将蜷缩在地上的云言猛然拉起来,云言脚腕受伤,无法着力,只能依靠着宽阔的肩膀,红肿难堪的双眼盯着刀劈斧削般充满魅力的侧脸,哭的不能自己。

“够了。

”郑宜良冷淡的看着任淼淼冲过来疯婆子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嫌恶,终于开口制止了这场闹剧。

任淼淼好像被电打了一样,痴痴看着郑宜良俊逸的面庞,泪水忽然就落了下来:“宜良,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语气凄然,闻者心酸,更是对插足的第三者恨之入骨。

楚振国气得老脸通红,伸出手颤巍巍的指着云言:“你......你......”然后白眼一翻,捂着心脏往后倒去。

众人大惊失色,找药的找药,要救护车的要救护车,现场混乱不堪。

郑宜良冷冷的看着台上双手插兜嬉笑着的楚谭,不明白他葫芦里灌着什么药,但是已经牵扯到他,这点就别指望这件事会轻松过去!

云洛阳被云言不堪入目的不雅照气得半死,根本没有来得及看男主角是谁?面前扶着云言的男子不正是郑家集团的独子,地位高高在上的郑家少爷郑宜良吗?

云洛阳顿时感觉柳暗花明又一村!和楚氏集团比起来,屹立不倒,传承好几代的郑家对他的帮助更是一步登天,更何况楚谭也仅仅是楚家不受重视的二少爷,郑宜良可是郑家一脉单传的独苗!

云洛阳腹中的小算盘立刻打得“哗啦哗啦”直作响,但表面上依然一副道貌岸然的正直嘴脸:“郑总,您和小女的事情总得给我一个交代吧?我云氏集团虽然不是名贵出身,但也不能说是小家小户!”

郑宜良冷淡的瞥了他一眼,问道:“你想要什么?”

“郑总这话我就不爱听了,相信你与小女也是情投意合,干柴烈火。

怎奈小女皮薄没能将与郑总的交情告之,所以才闹得现在这场闹剧。

”云洛阳三言两语厚着脸皮颠倒黑白,一旁的任淼淼愤恨阴沉的想要插嘴,但郑宜良一个威慑的眼神令她立刻将口中的污言秽语逼了回去。

云洛阳搓搓手,眼底的欣喜和精明衬得他唯利是图的小人模样更是令人反胃:“郑总,既然你与小女已经发生了超乎朋友的关系,我云家家规森严,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还请郑总给个明确的交代!”

云言忍痛站直身体,从郑宜良怀抱里挣脱出来,惨白的脸色,空洞的眼神,高高肿起脸颊还有嘴角的鲜血,之前空灵的模样不复存在,却令人觉得异常悲苦:“云叔叔,你别说了,我们走吧!”

“你给我闭嘴!你个伤风败俗的东西!”云洛阳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云言一眼,看垃圾的眼神刺激的云言瑟缩往后退了一步,继续腆着笑容看着郑宜良:“郑贤侄,你看云家和楚家的婚事告吹了,你看看你是不是得?”云洛阳的意思不言而喻,郑宜良直接戳穿他的话中话:“你是要让我娶云言?”

云洛阳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模样点点头:“郑贤侄,我看你应该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应该不会做出吃干抹净过河拆桥的行为吧?再说了......”

“好!我娶。”

“你先别急着拒绝,你再考虑一下......”云洛阳还想劝说,随后不敢置信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震惊的说道,“郑贤侄,你......你答应了?”

失魂落魄的云言怔怔看着郑宜良深沉莫测的眼神,他的嘴角牵出一抹不屑的笑容:“你不就是想要郑太太的位置吗?我给你!”

一旁隐忍多时的任淼淼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暴怒的情绪,一把抓住云言的头发,来回利落扇了两巴掌:“贱人!我才是郑太太!”

云言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脑子“嗡嗡”的声响更大,天旋地转,旋即陷入一片深沉的昏睡之中。

任淼淼不解气,还想要上前再教训,却被郑宜良用力拉开,低声训斥:“够了,像什么样子!现在立刻回去!”

任淼淼双眼泛泪,倔强的大吼道:“我不!我才是名正言顺的郑太太!只能是我!”

“现在不是了。

”郑宜良抱起晕倒在地的云言,为她超轻的体重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又狠狠唾斥自己干嘛为这个拜金充满心机的女人感到心疼。

任淼淼不放弃的追上前,死死抓住郑宜良的衣角:“宜良,我爱你啊!世界上只有我最爱你!我一辈子就想成为你的妻子!”

“抱歉,打扰你做梦了。

”郑宜良冷酷无情的说道,用力挣脱开任淼淼的手指,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任淼淼脱力的瘫倒在地,崩溃的喃喃自语:“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然后凄厉的大声尖笑:“哈哈哈,郑宜良,你一定会后悔的!”披头散发的模样恍若疯子。

初恋总裁惹不起第十六章 尴尬现场许婚姻

该章节不可预览

初恋总裁惹不起第十七章 婚前又起愁思绪

该章节不可预览

初恋总裁惹不起第十八章 被弃街头遇故人

该章节不可预览

初恋总裁惹不起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初恋总裁惹不起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初恋总裁惹不起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