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奇闻录免费阅读 唐尧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 时间:
  • 六合奇闻录暗丶修兰
  • 来源:ZW

六合奇闻录免费阅读 唐尧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六合奇闻录唐尧》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六合奇闻录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天色越来越暗,周尚三人已经被死骨堂安排的救护人员带走,而唐尧和邡巢则找了一处僻静的角落暂时休息。

"可惜了,控制螖虫的兵武被救护人员一起带走了,要不然咱们之后的胜算会更大一些。"唐尧有些惋惜地说道。

一旁的邡巢喝了口水,犹豫了一下后问道:"你以前练过武术吗?"

唐尧摇了摇头,想起了之前邡巢一直用惊讶的表情看着自己的事,反而奇怪地问:"我就是个普通人,你怎么这么问?"

"我亲眼看见你在大约两三秒的时间内捡起石头,然后准确击中周尚的手指,我还注意到周尚被打中的手指血肉模糊,你当时距离他怎么说也有二十来米,一个普通人能做到这一切吗?而且,你似乎对螖虫的毒液免疫,难不成你体内有特殊的抗体?"

邡巢不愧是幻师,虽说并非一流但观察力依然非常敏锐,此时将自己心中的问题一股脑全问了出来。

唐尧想了想后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就感觉自己在危急关头,身体就会发生奇怪的变化,我看出去的东西会变慢,注意力也会高度集中,然后做到一些平时我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至于螖虫毒液对我无效这件事,恐怕是因为我身中喑虫之毒的关系。"

邡巢仔细听了唐尧的话后略一思考说:"兄弟,你居然中了喑虫之毒,这玩意儿已经至少百年没在圈子里出现过了,也许你说的对,所谓以毒攻毒,因为你中了喑虫之毒所以反而帮你抵抗了毒性更弱的螖虫毒液,而且我曾听说喑虫之毒虽然是毒发很慢,但毒性非常霸道,就算在圈子里也能排进前五,说句不好听的你也算是因祸得福,话说回来,我俩倒是真有默契,明明没有仔细计划过,但刚刚却配合的那么好,对我来说也是头一次有人这么合拍。"

唐尧点了点头问道:"咱们接下去怎么办,只怕剩下的竞争对手没这么好对付吧。"

"咱们先躲在暗处,死骨堂设置的幻术没那么容易破解,肯定有人会失败,等别人失败后我们再想办法闯关或许会简单点,呵呵,咱俩这么默契,说不定真能再创造奇迹。"邡巢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转过头冲唐尧笑着说,"咱们算是朋友了吧,将来无论谁面试成功进入死骨堂,都要拉对方一把。"

朋友这两个字钻进了唐尧的耳朵里,让他感觉有些陌生,因为从小到大他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极端的贫穷带来歧视,而当他选择不向那些歧视他的人低头的时候就注定了他是被孤立的那个,这便是社会,也是他领悟最深的规则。

"和我做朋友不是什么好事。"唐尧苦笑了一下说道。

邡巢却笑的越发灿烂,伸手拍了拍唐尧的背开口说:"交朋友看的是缘分,而我这个人最相信缘分。"

他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伸展双臂,微风拂面而过,他回头对唐尧说:"我的第六感总是很准,见到你的第一面就有预感,将来咱俩或许能联手闯出一番事业。"

夜越发深了,旧堆场中却并不平静,唐尧时不时能听见远处传来奇怪的声音,甚至有类似惨叫的喊声,显然这场残酷的面试正进行到白热化阶段。

"我看咱们应该出发了,现在局面还比较混乱,我们或许有浑水摸鱼的机会,一旦等局面稳定下来,到时候以咱俩的本事想从别人手上夺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有先一步破幻成功拿走宝物,然后找地方藏起来等到明天面试结束。"邡巢一边收拾背包一边说道。

唐尧也正有此意,两个人趁着夜色开始在旧堆场内移动。

黑暗笼罩下的堆场,一个个集装箱堆积在一起投射下更巨大的阴影,唐尧跟在邡巢身后,他还不能确定邡巢是不是真心帮自己,但至少目前两个人相处的还不错,他总是这样小心提防着所有靠近自己的人。

"停。"邡巢忽然低声叫住了唐尧。

唐尧急忙停下脚步,看见邡巢慢慢蹲下身子,依靠几个木箱作为掩体,他朝前指了指,唐尧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瞧了出去,看见三个人正站在不远处一座小楼前,小楼一片漆黑,看起来像是过去办公用的场所。

"看起来这栋小楼应该是其中一处藏宝点,瞧这三个人的模样应该是想破幻,这说明小楼里的宝物还没被别人拿走,这是个机会,咱们等在这里先看看情况。"邡巢低声道。

唐尧有些不解地说:"就算他们破解幻术失败,也不代表咱们就能成功啊,我可对幻术一窍不通。"

"你有所不知,在我们圈子里有这样一句话,天下没有完美无缺之人,也没有天衣无缝的幻术,这三个人如果破幻失败,自然会对布置在小楼里的幻术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或者是损耗,其被破解的难度也就降低了一些,之后再进入其中破幻之人就更容易一些。"邡巢解释道。

两个人正说话的时候,三个人终于有所行动,抬脚冲入了小楼内。

唐尧和邡巢在外面耐心地等着,过了片刻,小楼内传来奇怪的声音,听着像是桌椅板凳一通乱砸的响声,约莫过了半个小时,有两个人从小楼的二层撞碎玻璃冲了出来。

伴随哀嚎和惊叫,这两个人狼狈不堪地向远处狂奔,一看便知道破幻失败。

这时候邡巢回头说道:"机会来了,你跟紧我。"

"可是刚刚明明是三个人进去,现在却只有两个人出来,说不定里面还有一个人,这样没问题吗?"唐尧问道。

"可能是昏死在幻术之中,然后又被同伴抛下了,一会儿自然会有死骨堂的人前去救援。"邡巢说话间正想往前走,结果又被唐尧给拽住了。

唐尧略一思考后说道:"或许我们可以等到救援人员赶来的时候,偷偷跟着救援人员进入小楼,死骨堂安排救援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里有幻术,因此一定有办法在不中幻术的情况下进入小楼将人带走,我们跟在他们身后,走他们走过的路,即便不能完全避开幻术但也能省去一部分麻烦。"

唐尧的提议让邡巢眼前一亮,虽说有钻空子的嫌疑但不失为好方法,邡巢立即点头同意,两个人耐下性子继续等待。

果不其然,才过去没多久便看见两个身着白衣的救护人员赶到了小楼外,这时候唐尧和邡巢悄悄跟了上去。

两个救护人员走到小楼楼梯口停了下来,其中一人似乎转动了楼梯口墙壁上的某个东西,接着二人一前一后步入了楼梯之中。

邡巢见状低声说:"哈哈,兄弟,果然听你的没错,刚刚那人一定是开启了小楼中的机关暂时停止了其中的幻术,我们快跟进去。"

唐尧虽然点了点头,但心里却有一些不放心,总感觉如果就这么钻了规则的空子未免太简单了,死骨堂的面试弄的如此声势浩大,不可能犯这点小错误。

但还没等他将心中的疑虑说出来,邡巢便已经往楼梯口走了过去,唐尧快步跟上,两个人到了楼梯口。

"趁他们出来之前快进去,你跟紧我,万一有意外咱们还能互相照顾。"邡巢一边说着一边踏上了台阶。

唐尧紧跟其后,但当他的脚踩上第一级台阶的瞬间,便突然看见有类似镜子的东西从眼前一晃而过,紧接着耳边传来极其刺耳的噪声,那噪声就像是KTV里坏了的麦克风发出的尖锐响声。

他忍不住将双耳捂住并且低下了头,但噪声也就持续了几秒钟,等声音消失的时候唐尧放下双手,一边抬头一边说道:"邡巢,不对劲,我们是不是中了幻术?"

可当他抬头的一刻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站在小楼的楼梯口,在他面前出现的竟然是一座六层高庞大的建筑物,在黑暗中矗立着的巨大建筑物没有一点光芒,而对于唐尧来说这里却并不陌生。

因为这里是他所就读的高中。

六合奇闻录第十二章,木偶

耳边持续数秒的噪声,眼前一晃而过的镜子,等唐尧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中学教学楼的大门口,而不是旧堆场的小楼前。

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中了幻术,但明明先一步进入小楼的两个救护人员应该已经触发机关停止了小楼内的幻术,为什么自己还是中招了?

细细一想,唐尧立马反应了过来,自己果然还是将死骨堂的面试想简单了,以为自己钻了空子,实际上是被别人下了套,那两个救护人员明显知道他在后面跟着,因此装模作样地触发所谓的机关,实际上根本没有停止小楼内的幻术,而他和邡巢冒冒失失闯了进来,不中招才怪。

想明白这一点,他立即抬头左右张望却不见邡巢的踪影,此时此刻只有他一个人站在教学楼前。

但为什么幻术中出现的场景是自己就读的中学,这一点唐尧弄不明白。

正在他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之时,教学楼内传来了琴声,似乎距离唐尧比较远,声音若有似无仿佛来自于其中某间教室。

唐尧不敢冒险,有了北君庙的前车之鉴,他无法想象在幻术的世界里自己会遭遇怎样的危险,可如果始终待在这里,也许直到面试结束都会被困在幻术的世界中。

就在进退维谷之时,前方三楼的一间教室内突然亮起了灯光,很突然,因为之前唐尧明明看见所有的教室都是一片漆黑。

他的双眼看向了唯一有灯光的教室,这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光芒之中。

"幻影还是真人?"唐尧心中无法判断,对于幻术他实在是个门外汉。

琴声不断,思前想后,与其在这里一直等到面试结束自己被淘汰,倒不如过去探个究竟,反正死骨堂安排了救护人员,大不了受点惊吓,大事儿肯定出不了,再说自己还指望通过面试拿到敖天冲手里的第一帖草药,因此不得不想办法破了眼前的幻术。

主意已定,唐尧踏入了教学楼内。

夜晚一片死寂的校舍内,唐尧能清楚听见自己的脚步声,他对这所读了三年高中的学校并不陌生,可现在却依然紧张的手心冒汗,生怕一拐弯眼前突然冒出什么怪物来。

过去唐尧曾在鬼屋打过工,就是专门蹲在角落里扮鬼吓人,每次看见被他吓的抱头鼠窜的人,他心里都会露出几分嘲笑,可如今他自己一个人在黑暗的教学楼内摸索前进时,方才体会到那些鬼屋里的玩家是什么心态,更何况他就读的高中也是出了名的邪门。

市南第三高级中学,虽然教学质量一般但在市里尤其出名,因为据说近十年时间里,这所高中每年都会死一个女学生,学校一直在否认这些可怕的传闻,称之为谣言,但在学生之间甚至是整个市里都传的沸沸扬扬。

唐尧中考的时候就听说过关于市南三高学生自杀的传闻,但从未亲眼见过,直到那年高考前夕,一个他曾经见过的高三女学生在琴房出了事,从那一天开始琴房便被锁了起来,他也才真正知道关于这所高中的凶名并不一定就是谣传。

此时顺着台阶已经走到了三楼,他长出了一口气,还好什么都没发生,而萦绕在耳边的琴声却始终没有中断过,在他到达三楼后,琴声似乎更近了。

"三楼,不就是学校琴房所在的楼层吗,难不成……"唐尧想到这里心中顿时涌起强烈的不安。

琴声忽然变的急促,仿佛在催着唐尧靠近,而明知道自己已经身陷幻术中的唐尧在此刻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那琴声中仿佛存在一股魔力,原本离的较远时还感觉不出来,现在到了三楼后,这种特殊的魔力在悄无声息间开始影响唐尧的身体。

脑袋里萦绕着一股特殊的念头,像是有一条无形的绳索拉着唐尧,他的双脚开始自动朝前迈步。

"这该死的幻术……"唐尧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可即便他努力想控制自己,但还是在不知不觉间向前走了十多米,与此同时,耳边的琴声也变的更加清晰,那股操控他的力量也越发强大。

三楼朝左走第五间,没有窗户,陈旧的木门上挂着三把铁锁,门上是一块老旧并且锈迹斑斑的门牌,上面写着:钢琴练习室。

果然是琴房,唐尧心中的不安最终变成了噩梦,可好在琴房门上还挂着锁,可当他靠近之时,挂在门上的锁突然断裂,锁头整个掉落下来,紧跟着面前的门在发出了"吱嘎"一声后开启了一条缝隙。

唐尧控制不住地朝门里走去,脚尖推开了面前虚掩着的琴房大门,入眼的是一片黑暗,冷风吹过唐尧的面庞,漆黑的琴房内竟然如同冰窟一般寒冷。

他努力睁大眼睛但看不出任何屋子内的事物,同时一直萦绕在耳边的琴声也在他步入屋内后哑然而止,琴房的大门在其身后缓慢关闭,唐尧无法转头但却能清楚地听见房门自动上锁的声音。

他的紧张已经逐渐变成了恐惧,几乎不用猜也知道,在这片漆黑中一定隐藏着什么东西,死骨堂设置的幻术真正可怕的一面快要显露出来了。

"啪嗒啪嗒……"近处传来节拍器的响声,接着有红色的光映入唐尧的眼中,那光看着就像是血,唐尧本能地想后退,可琴声再度响起,他的双脚又一次不受控制地朝前走去。

红色光芒越发耀眼,并且映照出了靠近墙边的一架钢琴,同时似乎有什么人坐在钢琴旁边,看起来像是女人的背影。

"谁在那里?"唐尧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可至少还有说话的能力。

没人回答,但琴声却突然变的激烈,如同暴风雨一般强烈的节奏让唐尧感觉非常不适,同时红色的血光也剧烈晃动起来,那个长发女人的背影在红光之下时隐时现。

狂风暴雨般的琴声哑然而止,面前的女子机械式的缓慢转身,唐尧呼吸也跟着越来越急促,他不知道女子长什么样但绝对能吓掉自己半条命。

红光之下,女子终于彻底转过头来,出乎唐尧意料的是这并非是个真正的女人,出现在他眼中的居然只是个木头人偶,身着唐饶高中的校服,头上挂着稠密的假发。

"怎么是个人偶?"唐饶见此情景虽然奇怪,但心里多多少少放松了一些,毕竟一开始他还以为幻术之中出现的或许是可怕的女鬼。

正在此刻,人偶却如同真正的活人一般动了起来,木头做成的手臂以扭曲的动作支撑起了身体,双脚踏出步伐的时候会发出刺耳的响声,这个没有五官的人偶居然一步步朝唐尧走了过来。

红光摇晃,无言而冰冷的人偶越来越近,就算眼前出现的不是女鬼之类的怪物但当其逼近之时,唐尧依然全身僵硬,也不知是因为琴房内太冷还是心中的恐惧正被放大,此刻的唐尧只感觉浑身都被寒气包围,可偏偏在这么危急的关头,自己的双脚还是不听使唤。

片刻光景,人偶便歪歪扭扭地走到了唐尧面前,它比唐尧矮了一个头,站在面前的时候却像是活人似的努力抬起头来,明明脸上没有眼睛可唐尧却感觉自己正被对方盯着。

而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却接踵而至,下一秒,人偶忽然如同少女般抱住了唐尧,弯曲的木头双臂牢牢环绕住唐尧的腰,木头脑袋靠在了唐尧的胸口。

"这是咋回事,这木偶想和我谈恋爱?"唐尧心里诧异,几乎被眼前这一幕给弄懵了。

可刚这么想,背后忽然传来剧痛,他用尽力气努力转动头部,终于用余光瞥见木偶居然将自己的手指刺入了唐尧的后背。

六合奇闻录第十三章,镜中幻

木偶的手指像是尖锐的匕首,火辣辣的疼痛让唐尧整个人几乎痉挛,可此时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能感觉到刺进背部肌肉的木偶手指正一点点发力,刺的越来越深。

他试图挣扎,可木偶的力量远比他想象中要大的多,如同束缚在身上的枷锁,任凭他如何奋力扭曲身子试图脱困,但木偶却纹丝不动。

剧痛开始让唐尧丧失理智,如同困兽般嘶吼起来,眼看木偶的手指已经刺入唐尧身体内接近一寸,就在此刻唐尧身后传来"哐啷"一声巨响,紧接着琴房大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一个人影快速冲到了唐尧身边,晃动的红光中唐尧还未看清出现在身边的人是谁,便见一把大斧头狠狠砍在了木偶的脑袋上,第一下并未将木偶的脑袋砍下来,接着大斧头照着木偶的脑袋再连续砍了数下,木偶的脑袋才滚落下来。

伴随脑袋落地,木偶的身体也跟着松垮下来,对唐尧的控制也因此放松,唐尧抬头一瞧,这才发现救了自己的人居然是邡巢。

邡巢手上拿着一柄消防斧,整个人喘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边帮着唐尧将木偶拆下来,一边开口道:"这是受幻师操控的机关人偶,你没事吧?"

唐尧忍着痛一言不发,等木偶的手指从后背拔出来后倒吸了一口凉气,缓了缓才说:"你看看我背后有伤吗,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放心,伤的不重,好在我及时赶到要不然你只怕受伤不轻,我刚刚在前头走,眼前镜子一晃而过便知道中了幻术,等回过头来的时候你已经不见了,好在我还有一些手段,破了两个简单的幻术后到了此地,听见这间屋子里有动静,于是情急之下找了把消防斧破门而入,这不是正好救了你吗?"邡巢解释道。

唐尧点了点头,脱下衣服一看,果然衣服上有几个窟窿,但血迹并不浓,想来背后也只是类似抓伤而已,刚刚那种剧烈的刺痛恐怕是因为此地幻术而在他的大脑中被放大了数倍,实际身上的伤口应该没那么严重,重新穿上衣服,蹲下来刚想仔细检查一下这个诡异的木偶,一旁的邡巢却催促道:"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身陷幻术之中,在一个地方停留的太久会非常危险。"

二人迅速离开琴房,教学楼的走廊一片黑暗,唐尧跟着邡巢不断向前狂奔,可跑了五六分钟也没能跑到尽头,唐尧停下来说道:"怎么回事,这条走廊最多几十米,为什么跑了这么久还跑不到头?"

邡巢看了看四周,忽然举起手里的消防斧对着走廊上的一面窗户猛地砸了过去,唐尧亲眼看见邡巢手里的消防斧砸在了玻璃上,但玻璃非但没有破裂,反而如同水雾一般散开,斧头穿过玻璃也没听见任何碎裂的响声。

"这玻璃是假的,这是典型的镜中幻。"邡巢皱着眉头说,看样子似乎很麻烦的感觉。

"什么是镜中幻?"唐尧奇怪地问。

"镜中幻是一种幻术的统称,以镜子使人入幻,入幻之人会处于一个封闭的空间之中,路无尽头,玻璃化为水雾,这也解释了为何我们跑了这么久还冲不出这条走廊的原因。"

"那要如何破幻?"唐尧紧跟着问。

邡巢挠了挠头停顿了片刻后才说:"我也不知道,此地的镜中幻比我之前碰上的两个小幻术厉害多了,我根本就不知道破解之法。"

这俩人,一个是墨家外门的三流角色,一个则干脆就是普通人,陷入这幻术之中只怕是永远都出不去了。

无法破幻,也无法找到线索,两个人折腾了接近一个小时也没能寻到出路,加上之前和周尚三人发生过冲突,感到疲惫的二人索性靠着墙坐在了地上,暂时休息。

邡巢叹了口气问:"兄弟,咱俩怕是折腾一晚上也出不去,干脆就这么算了吧,等明天面试时间一过,自然会有人来放我们出去的。"

唐尧还有些不甘心,可连身为圈里人的邡巢都这么说,他也只能摇摇头问:"我看你穿着打扮不像是穷人,人家都是有家族举荐,但你好像也是个孤家寡人,难不成你们邡家没有出力帮你?"

邡巢笑了笑道:"我们邡家不过是九流十家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族,在幻师圈子里那便如同大海中的一个小鱼群,而我在这个小鱼群里也是最不起眼的一条,哪儿能得到家族的帮助,甚至连我参加死骨堂面试都是自己偷偷报名的。"

"一个面试而已,为何要偷偷报名?"

"因为我也想证明自己。"邡巢的声音忽然变的低沉了许多,"我的父亲是家族公司里一个很不起眼的小人物,从我记事起,父亲就一直在给家族中的大人物们端茶递水,有时候甚至会遭到无端的斥责辱骂,他们说我和我父亲配不上邡族的血脉,还说将来等我父亲退休后,由我来接替他的位置,继续伺候那些家族里所谓的大人物,呵呵,凭什么?我生在一个平等的世界,就应该为自己争取平等的机会,所以我来参加死骨堂的面试,我要向家族里那些人证明我不是天生的废物。"

邡巢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甚至满面通红,捏着消防斧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呼……那你呢,喑虫之毒只怕天下无解,你一个普通人来面试,难道敖天冲许诺能帮你解毒吗?"邡巢长出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来后问道。

唐尧如实说道:"他也解不了喑虫之毒,但能替我缓解此毒毒发,我如果通过面试就能拿到第一帖药材,而且今日是我中了喑虫之毒后正好十日,也就是第一次毒发的日子。"

"呵呵,那只怕你我都要失望了,不过你更惨一点。"邡巢笑着说。

所谓真心朋友,势必是要一起吃过苦,一起落过难的,唐尧十九年来从未交到过一个真心实意的朋友,而今天他有了生命里第一个哥们。

扶着墙站起身来,唐尧想了想后说:"无论如何咱们都要试一试,如果这是幻术那一定有破幻的方法,即便我们不知道,但可以闯一闯,哪怕失败也比坐在这里等死强吧,我看这条走廊上有不少办公室,咱们挨个探索或许能找到出路。"

邡巢张了张嘴或许想让唐尧省省力气,但话到嘴边,却见唐尧眼中强烈的不甘,似乎受了些感染,便将原来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反而点头道:"好,咱们挨个探索,有发现的话就大声呼喊。"

约定之后,两人立刻分头行动,唐尧走向走廊的另一端,奇怪的是所有房门都上了锁,他在其中几扇房门上尝试了一下,发现根本就打不开,而且在他看来,如果这条走廊是没有尽头的,那就说明这些房门应该也是幻术制造出来虚假的幻象,所以根本不可能打开。

可就在他和邡巢分开探索了十来分钟后,却有了惊人的发现。

在走廊的另一头,已经看不见邡巢身影的地方,唐尧发现了一扇没有上锁的门,也是唯一一扇似乎可以打开的房门。

他开口喊道:"邡巢,这里有扇门好像能打开。"

身影在走廊上回荡但邡巢却没有任何回应,唐尧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寻找邡巢,可就在这时候,面前的门把手忽然传来"咔咔"的响声,似乎正被人从门那边拧开。

他当即向后退了几步,脑中立刻想到了先前攻击自己的怪异木偶,心中暗道:难不成自己这么倒霉又遇上怪物了?

门把手被完全拧开,房门上传来"咔嚓"一声,接着一点点被人拉开,唐尧只觉得自己喉头发紧,浑身僵硬,本能地想要逃走,可却又对房门背后的东西感到好奇。

虽然存在很大的危险,但这也许是他冲出幻术的机会。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房门被完全打开,窗户外面的月光在此时正好照了进来,在这黑暗的走廊上投射下皎洁的光芒。

而在这片月光下,出现在唐尧面前的竟然是一位漂亮的少女。

六合奇闻录第十四章,神秘少女

黑发少女,面容相当漂亮,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月光的关系,唐尧看眼前的少女竟然由内心深处涌起一股圣洁之感,甚至让唐尧觉得此女像是从动画片里走出来的,不似现实中的人。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幻术之中?"唐尧惊讶地问,虽说因为少女的美貌而被震撼住了,但在这诡异的幻术中他还是迅速清醒过来。

"我等的太久了,有点无聊,所以自己跑出来了。"

这是少女对唐尧说的第一句话,却让唐尧更觉得莫名其妙,说完之后她忽然背着手向前走了两步,接着踮起脚尖盯着唐尧,距离太近了,近到唐尧似乎能闻到少女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

唐尧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只感觉面庞微微发烫,虽说也在社会上打工了好几年,但唐尧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倒不是不想,主要原因是太穷了,谈恋爱花费太大,所以对身边的女孩子总是敬而远之,也不是没有同龄的少女主动接近过唐尧,毕竟他也是一米八,长相清秀的大男生,可唐尧每次都主动做出吝啬冷漠的模样,自然也就将主动接近的少女给吓跑了。

像这样近距离的对视,唐尧还是头一遭,而且对方还长的这么漂亮,此时仿佛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谁要你在这里等的,你究竟是谁?"唐尧深呼吸了一口后问道。

"我叫散媓,敖叔让我在这里等着,他说我是这一关的宝物,可是等了好几个小时了实在无聊。"少女自报家门。

唐尧着实吃了一惊,敖天冲说此次面试有三个宝物,本以为都是一些值钱的物件,没想到居然还安排了一位少女作为宝物之一,但唐尧也并没有完全相信少女的话,这里可是幻术之中,什么诡异的事情都可能发生,说不定这位少女也是幻术的一环。

"我凭什么相信你,这里可是死骨堂安排的幻术,你说不定也是死骨堂的人。"唐尧冷静的很快。

名叫散媓的少女似乎有些不悦,一甩头道:"你这人太没意思了,我还是回去吧,祝你好运。"

就在她转身准备走回屋子内的一刻,走廊的另一端忽然传来邡巢的声音,大喊道:"唐尧,快跑。"

唐尧一愣,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邡巢正往自己这边狂奔,而且看起来脸色发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唐尧大声问:"你跑什么?"

"后面……我的后面。"邡巢大声说道。

唐尧定睛一看,黑暗的走廊里影影绰绰似乎有许多人影晃动,紧接着走廊上凌乱的声音响起,不像是脚步声,更像是无数木头敲击地面发出的声音。

"还愣着干嘛,快跑啊,你没看见我背后的机关木偶吗?"邡巢见唐尧愣在原地,立刻着急地喊道。

这时候唐尧也终于看清了邡巢背后晃动人影的真面目,赫然是数十个人形木偶,每一个都和唐尧在琴房中看见的木偶一样,这些木偶行为怪异,双脚在地上每踏出一步都会发出"砰砰……"的声响,虽然奔跑之时身体扭曲变形,但速度却一点都不慢,始终跟在邡巢身后五六米的距离。

"怎么一下子跑出来这么多木偶?"唐尧惊讶地问。

"先找地方躲一躲再说。"邡巢喊道,跑到近处看见少女后也吃了一惊,但眼下情况紧急来不及细问,正准备拉着唐尧逃跑。

唐尧却反而拽住了他的手说道:"跟我来。"

说完他快步冲向面前打开的房门,邡巢以及少女紧随其后,三人冲入房间的同时,那些诡异的木偶已经冲到了门口,唐尧和邡巢两个人合力将大门关上,伴随着大门关闭,门外依然能听见木偶拼命撞击大门发出的响声,好在大门足够结实,这些木偶似乎暂时进不来。

"你到底遇见什么事儿了?"待三人暂时脱离危险后唐尧问道。

"我先前在另一侧走廊查看,几乎所有的房间都上了锁,可就在我准备往回走找你汇合的时候,突然所有房门上的锁全都掉落下来,接着房门打开,每个房间中都走出来数个木偶,我用消防斧砍倒了几个,可数量实在是太多,我只能转身逃跑。"邡巢解释了刚刚发生的情况,接着立刻看向了名为散媓的少女。

散媓冲他微微一笑道:"你好,我叫散媓,是这一关的宝物。"

这直白的开场白和刚刚对唐尧说的一模一样,而邡巢的反应也和唐尧一样,完全愣住了。

"你是这一关的宝物,可我们还没破幻成功,为什么你自己跑出来了?"邡巢疑惑地问,口气一听便是将信将疑。

"因为太无聊了,顺便和你们说一下,原来这一关是需要你们找出制服这些木偶的方法,然后在镜中幻内找到这唯一一间真实的房间,接着带我走出镜中幻才算过关,不过我现在给你们省了点麻烦。"散媓依然面带微笑。

邡巢拍了拍脑袋似乎想让自己滤清头绪,而一旁的唐尧则开口说:"我还是不相信你,除非你能证明你不是死骨堂安排好的托儿,或者你可能干脆就是一个幻象罢了。"

这时候回过神来的邡巢开始在自己的口袋里翻找起来,没一会儿便拿出了一片泛着淡淡蓝光的镜片,将镜片贴在自己的眼睛上,接着盯上了散媓。

"这是啥?"唐尧奇怪地问。

"这块镜片是我们邡族制造的一种特殊晶体,透过这块镜片看出去的事物会被扭曲,如果是幻术制造的幻象会直接消失在镜片中,而如果是真实存在的事物则会依然存在,但这种镜片对高级幻术无效,在阳光下的作用更高,这里太黑了,不过多少有一点作用。"邡巢一边解释一边上下打量面前的散媓,片刻后他将镜片收了起来。

"目前看来她应该是真人。"邡巢说道,"除非你能告诉我控制这些木偶的机关在什么地方,否则我绝不会贸然相信你。"

这种要求无异于考生在考场里要求作弊,那在面试中是绝对不行的,如果散媓是这一关的宝物,那她应该直接拒绝才对,可出乎唐尧意料的是,散媓居然点了点头微笑着说:"可以啊。"

她仿佛根本就没将自己当成面试的一部分,而且唐尧甚至觉得她此时此刻还玩儿的挺开心。

"真的吗?"邡巢追问起来。

散媓点头道:"这一关面试的内容是镜中幻和机关木偶的联动,一方面是要找到躲在唯一真实房间内的我,另一方面则是要突破机关木偶的层层追击找到出路,至于如何对付这些木偶,要是有本事的人自然可以将木偶击败,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本事就要想办法找到停止木偶行动的机关。"

邡巢此时插话道:"这我知道,关键是那个能控制木偶的机关在哪里?"

散媓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漂亮的少女背着手来回踱步,她好像在考虑什么,唐尧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要求?"

散媓闻言回眸一笑,这一笑直接把唐尧和邡巢俩大男生给看呆了,接着她说道:"这一次我帮你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你答应的话我就告诉你控制木偶的机关在什么地方。"

她似乎只是在对二人中的其中一人说话,邡巢顺着她的眼睛看向了身边的唐尧,接着不确定地问:"你是在对唐尧说话?"

唐尧此时也目不转睛地看着散媓,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我想起来了,你是那天和敖天冲一起来我家的女孩儿,不过那时候你戴着帽子遮住了半张脸。"

"呵呵,想起来了啊。"散媓承认道。

"你有什么条件快说吧。"唐尧说道,此刻身后的大门不断传来敲打的响声,这扇大门似乎坚持不了多久了。

散媓微笑着说:"我的条件只有一条,我帮了你这一次,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我要住在你家。"

六合奇闻录第十五章,虫女

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突然提出要和自己住在一起,唐尧对这种状况根本就没料到,当场就愣在原地,一旁的邡巢也傻了眼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怎么了,很为难吗?"散媓笑着问。

唐尧这才回过神来却没有马上回答,低着头似乎在考虑,身边的邡巢急忙将唐尧走到边上开口道:"你想什么呢,快答应啊。"

唐尧却不吭声,虽说年纪不大,但他还是有点社会阅历的,这么漂亮的女生突然要求和自己住在一起,乍一看是如同天上掉馅饼一般的好但天下间可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事儿未必像表面上那么单纯,自己如果盲目答应下来兴许会惹祸上身。

"喂,那些木偶快破门而入了,你想什么呢?"邡巢连声质问。

唐尧没搭理邡巢,抬头盯着散媓问道:"那日是你和敖天冲一起来的,为什么当时不提出这样的要求?看的出来你身份不俗,为何要和我住在一起,如果这些事不说清楚的话,今日即便面试失败我也不会答应。"

面对咄咄逼人的唐尧,散媓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生气,反而笑着抬起手,撩开了自己的衣领,露出了自己脖子上的一片肌肤,此时唐尧能清楚地看见她的脖子上有一个奇怪的刺青,图案看起来像是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

他不明白为什么散媓此举的用意,可身边的邡巢却突然惊呼道:"你是医家虫女!"

唐尧一脸不解,而散媓整理了一下衣服后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医家虫女是什么说法?"唐尧问。

邡巢拽着唐尧的胳膊向后直退,一直退到了房间的角落,昏暗中唐尧依稀看见邡巢脸上惊恐的表情,这使得他更加疑惑。

"医家乃是我等九流十家中的一个大支,先秦时期就以医术医理闻名天下,而到了现代社会,医家内部的各族不仅培养出了许多精通医术的医生,掌握了许多外界所不知道的药方及医疗技术,而且还为了在幻师圈子内立威,开始培养毒虫毒药,也因此流传出了许多恶名,其中便有可怕的虫女。"邡巢一边说话一边死死盯着散媓,仿佛对她的恐惧远远胜过外面的木偶怪物。

"什么样的恶名?"唐尧又问。

"据说医家内部的某些家族从千年前开始培养毒虫,但他们发现操控毒虫的技术远不如农家,所以转变了方向,设法培养能够控制毒虫或者身体带有强烈毒素的幻师,虫女便应运而生,具体的培养虫女的方式我也不知道,但听说非常残酷,虫女自出生开始就受到家族的严格控制,根据个人体质天赋的不同,到了十五岁后体内会出现不同的毒素,然后根据每个虫女体内的毒素,家族会赐予其一种虫子的名字作为代号,并且将这种虫子的图案刺在皮肤上,此女脖子上的蝴蝶便是其作为虫女的代号。"邡巢语速越来越急迫,"你可千万不要接近她,我曾经听说圈子里有许多人因为接近虫女而身中剧毒,甚至听说有些见不得光的家族派出自己培养的虫女做一些黑暗的勾当。"

受到家族严格控制的虫女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要求和自己住在一起,唐尧多少还有点小聪明,此刻低头沉吟片刻似乎就看出了些许端倪,开口道:"你是不是从家族逃出来的?"

此话一出,散媓和邡巢都明显一愣,邡巢开口道:"别瞎说,虫女对于培养她的家族而言视若珍宝,怎么可能逃的出来?"

散媓却在愣了一下后笑道:"哈哈,是啊,敖叔帮我逃出来的,所以见不得光,要找个家族想不到的地方躲起来,不然我才不会住你那个猪窝呢。"

没有丝毫隐瞒,这个从见面开始就一直面带微笑的少女居然大大方方承认了,眼下房间内的三个人中只剩下邡巢一人呆若木鸡。

"你倒是很诚实啊。"唐尧说道。

"既然你都看出来了,我何必隐瞒,顺便提一句,缓解你身上喑虫之毒的方子是我提供给敖叔的。"散媓笑眯眯地说。

这句话彻底打动了唐尧,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开口道:"好,你可以住到我家来。"

双方瞬间达成了共识,这时候邡巢才回过神来急忙说:"那你先告诉我控制外面木偶的机关在什么地方。"

散媓背着手,如同活泼的小兔子般蹦蹦跳跳地走到了门口接着说:"这处幻术之中一共布置了二十五具木偶,木偶并非幻术而是受控制的机关人,在这二十五具木偶之中有一具非常特殊,因为这具木偶受到死骨堂一位幻师的操控,只要将这具木偶毁坏,那其他的木偶就都会停止动作。"

邡巢仔细听了听后问道:"虽然我刚刚一个劲在逃跑,但也观察过这些木偶,所有木偶都是一个造型,根本没看见特殊的木偶。"

邡巢这番话一出口,散媓却笑着摇头道:"方法我都告诉你们了,能不能找到那具特殊的木偶是你们自己的事,难不成让我一路把你们送出去吗?"

她这话着实让邡巢羞红了脸,不敢再多问什么,回过头来找唐尧盘算,算上邡巢干掉的几个木偶怪物,外面少说还有二十多个木偶怪物,如果此刻冲出去,只怕两个人都要进医院。

正一筹莫展之际,唐尧抬头瞅了一眼,房间的高处有一面窗户,似乎能通过那里看见外面的情况。

"你先前用过的镜片借我使使。"唐尧开口道。

邡巢虽说不解但还是将镜片递了过去,唐尧照在眼睛上对准了高处的窗户,这一看立刻有所发现,那面窗户居然是真实存在的。

先前他们在走廊上试图敲打玻璃,但那些玻璃都是幻术虚构而成,实际上是一层水雾,但这面窗户却和走廊上的玻璃并不一样,它是真实存在的。

"看见啥了?"邡巢在一旁焦急地问,此时唐尧将手中的镜片重新递给了他,同时在房间里鼓捣起来,将几把椅子叠了起来,似乎是想往高处爬。

邡巢将镜片放到眼前,抬头这么一看,刹那间明白了唐尧的用意,因为这间房间是真实存在的,所以这扇高处的窗户也是真实的,或许能通过这面窗户到达外面的世界,至少能透过窗户看见门外木偶群的动静。

唐尧小心翼翼地爬到了高处,擦掉了窗户上的灰尘,眼睛透过窗户往外面的走廊上瞧,很快他便验证了自己的推测,这扇窗户以及这个房间果然是真实存在并非幻术所造,而透过这扇窗户看出去的也不再是他的高中学校,而是他和邡巢闯入的小楼。

只不过那些会动的可怕木偶却依然堵在门外。

"看见啥了?"邡巢在下方问道。

唐尧没有说话,目光在门外的木偶群中搜索,果然正如邡巢所说,门外所有的木偶都是一模一样的,根本看不出哪一个是特殊的存在,眼看房间大门已经被木偶敲打出了一个个窟窿,破门而入只是时间问题,唐尧和邡巢的处境越发危险。

"我找不到那个特殊的木偶,它们全都长的一样。"唐尧大声喊道。

"你仔细看看,也许在一些不起眼的小地方会有所不同,你看仔细点,嗯……你不是有那种特殊的本事吗,应该能用上吧。"邡巢犹豫了一下说道,他指的自然是唐尧先前对付周尚时候的特殊身体状况。

唐尧扒着窗户挠了挠头,虽然已经经历过两次身体异状,但那种状态并非他想开启就能开启的,尝试着深呼吸和凝神注视,但身体并无变化,而就在这时候只听见"嘭"的一声,房门上靠近门锁的位置突然被打穿,接着一只木偶的手从窟窿里伸了进来,正在摸索着开锁。

"大门顶不住了,快点。"邡巢大声喊道,随后举起消防斧狠狠砍在了木偶伸进来的手臂上,连砍数下才将木偶的手臂砍断。

六合奇闻录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六合奇闻录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六合奇闻录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