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仇玉古代文章节精彩阅读by(虐雪)

2019-05-22 14:32:39来源:zd作者:虐雪

《珠帘月上玲珑影》小说主角是仇玉古代文,这里提供珠帘月上玲珑影仇玉古代文小说,虐雪小说全文主要说的是:一纸契约,将她束缚在最可怕的男人身边。她想尽办法逃脱,却次次被男人逮回来。他们一个想逃,一个想掌控握紧.帝都女人千万,他只要她一个。他宠她入骨,这个笨女人却一无所知……。。。

仇玉古代文章节精彩阅读by(虐雪)

珠帘月上玲珑影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1章 你喝酒了

被江左一拦,苏千溪的醉意惊醒了一大半,看来,今天是下不去了。

苏千溪抬头冷冷地看了江左一眼,满是嘲讽的哼笑了一声,转身关门的一刹那,江左又开口说了一句,道:“苏小姐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人该见什么人又不该见,知道太多对你那位朋友没什么好处,毕竟,凭霍氏的财力和势力,让你那位朋友失了性命或者是”江左顿了一下,发出像霍延西一样残酷的冷笑又接着说道:“让他失去那一双做手术的双手,苏小姐,你说他会不会觉得生不如死呢,哈哈。”

苏千溪懒得跟这种走狗说话,直接“嘭”的一声关上了大门,拿起桌上的酒猛灌了一大口,然后摇摇晃晃的走到阳台,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丁逸轩,现在我什么都不能说,也许当以后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爱我了,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苏千溪将脸靠在冰冷的墙面上,初秋的深夜很凉,墙面像冰块一样慢慢冷却苏千溪的心,抬眼审视着四周,总觉得霍延西那双阴冷的眼睛在盯着自己,苏千溪有些心慌。抓起酒瓶猛喝了几口,天旋地转中,霍延西的眼睛样貌更加清晰,只见他唇角一丝冷酷的微笑,慢慢地靠近苏千溪捂住双眼,袭来的只是秋风的寒意。

不要怕,不要怕,只要推翻了苏氏,能还妈妈一个公道自己就算下地狱又如何,苏千溪渐渐睁开眼睛,细长浓密的眼睫毛还沾染着未流下的泪珠。是的,苏千溪已经将自己封闭了,现在的她无异于一具只会复仇的行尸走肉。

削瘦如刀的月散发着冷冷的清辉,将丁逸轩的背影拉得更加颀长而单薄,婆娑的树影投在丁逸轩的背影上,将其掩埋大半。

一片轻云略过,将月色遮挡,余下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丁逸轩就这么一直站着,刚刚苏千溪分明是看到他了的,可是为什么不下来,为什么连句话都不说,丁逸轩仰着头,定定的看着三楼,也许下一秒,苏千溪就会探出身,即便只是一张清冷的脸,自己多少也会有些希望。

可是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丁逸轩总是在想下一秒,下一秒苏千溪肯定会出来,可是……没有。

阳台依旧空空如也。

暗黄的路灯投射在丁逸轩脸上,双眼依旧带着一丝希冀,可是惨白的双唇早已明了,苏千溪虽然看起来对他冷漠疏离,可内心也是在乎他的,所以他更不相信苏千溪会这么狠心,她现在还不出来一定是有什么原因,一定是!

狂风卷着落叶似利剑般刺在丁逸轩身上,只着一件衬衫的丁逸轩丝毫不动,像不知冷暖一般,只是定定的看着三楼。

阳台角落里的苏千溪抱着双膝,看着外面的狂风大作突然笑了,外面看着月朗星稀的,风再大也不会下雨,是该说上天优待自己吗,没有遇到下雨那样狗血的情节,不过这还真是讽刺,摇了摇早已喝尽的酒瓶,苏千溪扶着墙慢慢起身,回头看到那一抹身影依旧倔强的站在那,苏千溪轻叹一声继续拿了瓶酒回到原处,将酒对着月亮喃喃自语道:“丁逸轩,这瓶敬你,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个单纯善良的姑娘,能够抚平我给的创伤,来,我们干了它。”

苏千溪说完将瓶里的酒一饮而尽,醉眼迷离的靠在墙上,最终敌不过醉意,眉头紧皱着睡去。

门外的江左打了个电话给霍延西,此时的霍延西早已将儿子哄睡着,正在看文件。

“霍少,果然如你所料,姓丁的那小子果然还没死心,又跑来纠缠苏小姐,不过我已经处理好了。”

“嗯,你继续看着,有事打电话。”霍延西两眼不离文件,似是不在意的模样。

“好,还有一件事,苏小姐好像喝酒了,出门的时候一身酒气。”

“喝酒?”霍延西的声音突然拔高了许多,起身走到窗前,一手插着口袋冷冷的说道:“只要不耽误事情,她爱喝多少喝多少。”

霍延西挂断电话后立在窗前良久,玻璃窗上的霍延西更加沉冷,剑眉紧皱,眼眸低垂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情愫,只觉得其周身的阴冷让这原本就有些寒意的房间变得像冰窟一般。

良久,霍延西才转身,依旧还是那一副冷静安然的模样,回到位置继续办公,仿佛从来没接到过电话。处理完了文件早已到了凌晨,霍延西揉着发涩的双眼起身回房,清风带着凉意将文件掀起,透纸的笔迹像刀刻一般凌厉。

一直站在楼下的丁逸轩依旧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三楼,微亮的曙光刺痛双眼,忍耐许久泪水也因为生理反应不可遏制的滴落。丁逸轩赶忙擦干,不能让待会就要下来的苏千溪看到他这么软弱的样子,他是要成为苏千溪的后盾的。

干涸已久的双眼经过眼泪的润湿倒好受了不少,丁逸轩就这么站着。

“刹”霍延西将车停在丁逸轩的身边,双眸微睨,看了一眼旁边的丁逸轩,面无表情的上了楼。

“霍少。”睡在墙角被脚步声惊醒的江左连忙站起身向霍延西问好。

“嗯,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吧。”霍延西看了一眼满脸倦色的江左嘱咐道。

“是,霍少。那我回去了。”江左道谢后,扶着扶手下楼去了。看到楼下的丁逸轩还站在那,摇摇晃晃弱不禁风的模样,江左阴狠的一笑,朝丁逸轩走去,故意用肩膀将丁逸轩撞到。一夜未眠的丁逸轩如何禁受得住,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看着远去的江左,丁逸轩以拳捶地暗骂自己没用。

抬头看着三楼,丁逸轩咬了咬牙用手撑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霍延西直接用钥匙打开了苏千溪的门,扑面而来的酒气倒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先的自己在一样一样的失去最宝贵的东西时,也是这样喝的酩酊大醉。

将窗子都打开通风后,霍延西在阳台上找到了喝醉的苏千溪。嫩白的脸庞带着酒色的红晕,倒是挺惹人爱的,不过下一秒霍延西就将杯中的冷水泼在苏千溪的脸上。

“啊!”还在睡梦中的苏千溪被冷水激醒,抬头对上霍延西满是嘲弄的双眼。苏千溪手一挥却被霍延西反手抓住。

“老实点。”霍延西将苏千溪双手按在墙上,贴着她的耳边满是暧昧地说道,就像在调教一只不听话的宠物。

苏千溪奋力抵抗却也无济于事,力量的悬殊实在太大。霍延西看苏千溪放弃抵抗后才松手站起身,心满意足地说道:“早这么识时务不就没这么多苦受了吗,快去洗漱,我只等你半小时。”

霍延西信步走到客厅,随意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上的腕表开始计时。

阳光洒落下来,原本就立体的五官更添光辉,如果换做旁人肯定迷不开眼,但是在苏千溪看起来,他霍延西不过是披着一层人皮的魔鬼。

抹了把脸上的水,苏千溪扶着墙站起来,从衣柜里找好衣服后慢慢地踱到洗漱间。

霍延西看着手边,耳边传来哗哗的水声,手指摩擦着像是在回味之前与苏千溪触碰的感觉,细腻柔滑。身上的温度在逐渐升高,霍延西只得倒杯水给自己降降火。

苏千溪的屋子很简单,布置得也很温馨,可以想象出她原本是个什么样的女孩。不过这些在霍延西眼里都不值得一提,人只要认清自己的目标然后不择手段的去达到就好了,其余的不过是累赘。

苏千溪洗完澡穿好了衣服才出来,看到霍延西正在审视她的房间。苏千溪觉得自己的隐私已经毫无保留的被霍延西窥去了,顿时有些恼火。

“客人就该有客人的样子,还请霍先生坐好。”苏千溪站在洗漱间的门口,一脸怒气的对霍延西说。

霍延西看着刚出浴的苏千溪,原本白皙的皮肤更加粉嫩,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事实上霍延西也这么大胆的做了,好看的唇对上了苏千溪因怒气而一张一合的小嘴上。

还未反应过来的苏千溪已经被霍延西占尽了便宜。霍延西抹了抹嘴唇,味道的确很好。

“霍延西!你你不守约定!”苏千溪怒气更盛纤长的手指指着霍延西,纤长的手指泛着苍白。

霍延西却是难得的心情好,脸上也带着一丝得逞的笑意,挑眉看着苏千溪说道:“霍太太,我不过是在提前享受身为丈夫的权力,也请你不要大惊小。另外,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还有十分钟。”

苏千溪深吸一口气,生生的将怒火压下,就当被狗啃了一下,苏千溪狠狠的擦拭嘴唇又刷了几遍牙才罢手。

十分钟后,打扮精致得体的苏千溪和霍延西出了门。下楼时苏千溪觉得有些忐忑,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丁逸轩应该还在楼下。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醋意横生

侧头看一眼笑意愈发深的霍延西,苏千溪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果不其然,还未走出楼道口,那一抹倔强的身影依然挺立。

苏千溪的脚步还没有迈向丁逸轩的方向,便被霍延西拉了回去。

“你也不想前功尽弃吧,当断不断,必受其乱。”霍延西用沉冷的声音警告道。

苏千溪僵硬的止住了脚步,脸上挂着木然的笑容,闭着眼深呼吸了一下才拉着霍延西的手走了出来。

原本站得有些晕眩的丁逸轩,看见苏千溪从楼道里走了出来,丁逸轩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抓住苏千溪的一只手急切地说道:“千溪,跟我走吧,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

看着不成人形的丁逸轩,苏千溪别过头,眸光闪过一丝不忍,脸上的冰冷却愈加的明显:“丁逸轩,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不爱你,你走吧。”

“我知道你不爱我,我知道”丁逸轩松了手,原本早就知道的结局,从苏千溪的嘴里说出来心还是这么痛。

霍延西将苏千溪护到身后,看着丁逸轩一脸落寞的样子,脸上始终挂着千年不化的寒冰:“千溪马上就会搬到我家去,还请林先生注意影响。你也知道,现在外面对苏千溪的风评并不好,你也不想听到再有传言说苏千溪将他两只船之类的吧。”

丁逸轩闻言,猛地一惊,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毅然转身。

苏千溪看他走得踉踉跄跄的心里很是不忍,却也只能将头别到一旁,不想被霍延西看穿。

“怎么?舍不得?”霍延西看着苏千溪的表现心里似是突生出来一根刺。

“没有,我们走吧。”苏千溪整理好情绪面无表情的上了车。

霍延西看她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声音陡然沉了下来,“麻烦你有点职业道德,下车后记得微笑。”

苏千溪看着车外,轻声应了一句,丁逸轩的身影越来越小了。

霍延西顺着她的视线向窗外看,只能看到模糊的一个人影,收回视线,霍延西将手覆在苏千溪的手上,然后用力的一捏,苏千溪惊呼回神,双眼瞪着霍延西。霍延西看她一脸怒气的样子,单眉一挑,驱车离开,留下一地的尘烟。

“我说过,你最好不要太过在意除我以外的任何男性,否则后果我概不负责。”

看着霍延西一脸霸道的样子,苏千溪皱眉低头,心里恨不得把霍延西千刀万剐。

“想杀我,要先攒够资本。”霍延西的声音鬼魅一样飘来。

苏千溪的心事再一次被他窥探,索性闭眼。

两人一路上都沉默着,原本就沉闷的车厢越发压的人透不过气,苏千溪将车窗摇下深吸几口车外的空气,霍延西这个男人的气场不是一般的强大。

没过多久,车子就到了预定的地方。霍延西在外人面前表面功夫一向做得很好。将副驾驶的门打开后用手抵着门顶,苏千溪看他这幅惺惺作态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却还是挂着浅笑下了车。两人挽着手一副恩爱的模样羡煞旁人。

二人进了一家高级礼服专卖店,霍延西故作体贴的将自己看中的礼服在苏千溪身上比划,还满脸愧疚的说道:“亲爱的,宴会是临时举办的,原谅我没有时间专门为你定制。”

苏千溪忍着作呕的心情神色淡然地说道:“我理解你,没关系的,只要是你挑的我都会很喜欢。”

霍延西闻言,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松了口气,挑了一件裸色长裙的礼服递给苏千溪,还绕有介绍的说:“这件礼服很衬你的肤色,快去试一下。”

苏千溪配合的接过衣服,微笑着转身进了试衣间。一旁的营业员纷纷交头接耳,夸赞霍延西周到体贴,羡慕苏千溪有这么好的运气。苏千溪在试衣间听着这些局外人的议论,只能冷笑着换好衣服。打开门,她又是那个温柔得体的霍太太。

“哇,好漂亮!”

“是啊,就像量身定做的一样。”

“……”

苏千溪站在试衣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娥眉淡扫,肤若凝脂,一身裸色的长裙确实很配自己。霍延西从背后拥住了苏千溪,贴在耳边说道:“很漂亮。”

旁边营业员的惊呼声更甚,苏千溪身子僵住了,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笑意,一丝厌恶之情闪过眼底,随即又淡淡的一笑,脸带羞意的低着头柔声道:“我去把衣服换下来。”借此挣开了霍延西的怀抱。

霍延西自然知道她的用意,展颜一笑,深邃的眼眸里却是化不开的冰冷。

买好了礼服和配饰后,两人在大家的艳羡中驱车离去。坐在车上,苏千溪终于能够卸一脸的假笑,静静地看着车外。

“待会的宴会不许勾三搭四。”霍延西一边开着车一边警告苏千溪。

原本苏千溪就不喜欢霍延西用命令的口吻跟自己说话,更何况这句话的内容是在质疑自己的品行,苏千溪忍无可忍,冷声的反唇相讥:“你放心,我不会像某人一样。”

霍延西听了也只是冷笑一声,继续专心开车。

宴会是在一艘游艇上举行的,受邀请的都是上流人物,霍延西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当两人并肩出现在游艇上时,所有人的注意都被这对刚刚宣布恋情的俊男美女所吸引。苏千溪挽着霍延西的手臂,自然地朝每个人微笑点头,霍延西则是深情地看着身边的佳人,偶尔才看向周围的人。

“霍少真是好福气,能有这样的佳人相伴。”一位年过半百的老总撇下自己的女伴走到霍延西两人的面前,羡慕的说道,一双浑浊的眼睛在苏千溪身上不停地扫视。

苏千溪觉得老总的目光像毒蛇一样游走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往霍延西身后躲了躲。老总看道苏千溪的举动有些不快,脸也沉了下来。

“李总莫怪,千溪有些内向,以后习惯就好了。”霍延西拍了拍苏千溪拽着自己臂膀的手,对李总解释道。

李总是个聪明人,知道这是霍延西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不过这似玉的美人确实让人一步开眼,回头看自己身后的那一位简直是庸脂俗粉。

霍延西借故带着苏千溪离开,不过却又被一位妖娆的美女挡住去路。

“霍少,好久不见啊,你不会是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了吧,那我可会伤心的。”妖娆女子说着就靠在霍延西身上,酥胸半露,春光一览无余,然后眯着双眼挑衅的看向苏千溪。

苏千溪当然不愿自降身份和这样的女人争风吃醋,所以礼貌的一笑,柔声道:“延西,我先去下洗手间。”

“嗯,那你小心点。”霍延西推开妖娆女子同样温柔地说道。

那妖娆女子也不恼,待苏千溪走远后又贴了上来,一副了然的样子说道:“好了,现在你的未婚妻也走远了,咱们好好叙叙旧吧。”

霍延西邪魅一笑,挑起妖娆女子的下巴,冷声的说道:“对不起,我对你已经没兴趣了。”说完转身就走了,那妖娆女子气的直跺脚,细长的鞋跟也踩坏了,倒惹得旁观者冷眼看笑话。

苏千溪去了洗手间,将刚才挽着霍延西的手好好的洗了两三遍,这才出来,迎头却撞上了一位青年才俊。苏千溪扶着额抬头看了一眼,虽然没有霍延西长得好看,却也是难得的俊美。

“小姐,真是对不起。”青年才俊见撞到了人急忙道歉,随后定睛一看,就再也移不开双眼了。

“没事。”苏千溪温婉的一笑回答道。

佳人一笑倾国倾城,说的就是眼前这位佳人。青年才俊连忙自我介绍:“小姐你好,我姓文,叫文泊,不知小姐贵姓。”

已经习惯被人搭讪的苏千溪微微一笑,略表歉意的先要转身走人,却被文泊拦了下来。“小姐,还请您一定告知府上何处,日后我好登门致歉。”

“不必了,并没有什么大事,你也不必记挂于心,我还有人在等我,失陪了。”苏千溪耐着性子说道。

可是文泊却执着异常,苏千溪看周围的人纷纷侧目,正打算告诉文泊好打发了他却被空降的霍延西打断了。一脸贵气逼人的霍延西大步走来,将苏千溪护在身后,宣示自己的所有权。

“你”文泊见霍延西这么霸道,有些气结。

霍延西眼底的嘲讽一闪而过,礼貌而又疏离的说:“文泊,大文豪文清的儿子,你父亲应该也教过你不可强人所难,你今日所为恐怕有违你父亲的教导吧。”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过是想同这位小姐交个朋友,有何不可。”文泊见霍延西搬出自己的父亲,难免有些心虚,可是又不愿在佳人面前落了下风,只能逞强的回答道。

对于这种活在父母羽翼下的小毛孩,霍延西向来不予理会,不过今天他居然敢觊觎自己的东西,那可别怪自己让他输了场面。

“强扭的瓜不甜,身为大文豪之子,不会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吧。”霍延西玩味的看着文泊脸色像刷油漆似的变换,心里也出了口气,反手捏着苏千溪的小手,细声的说道:“你就不能消停点,今天净对付情敌了。”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爱他就从这里跳下去给我看

苏千溪被逗得笑了一声,文泊见自己中意的人和眼前这个惹人眼的家伙居然言笑晏晏的,顿时气得拂袖而去,周围人一见主角退场了也纷纷散开。

“现在跟紧我,我可没有多余的精力应付别人。”霍延西略带着警告的意味说着。

苏千溪却是第一次觉得没有反感,不过却也不甘示弱的反驳过去:“我只是在给你和那位小姐腾个地方而已,你该谢我的。”

“哦,是吗,可是我却听出了一股醋味。”霍延西转头看看向苏千溪,薄冰一样的眸子竟然带了几分鲜有的笑意。

苏千溪白了霍延西一眼不打算解释,这样的事越描越黑。两人低声的说笑惹得其余贵宾很是羡慕,因此又有一个不怕死的上来挑衅霍延西。

“这位美丽的小姐,我可以邀请你共舞一曲吗?”来人是市内首屈一指的酒店连锁总裁的儿子冯铎,冯铎自信比外貌他绝对不会输给霍延西,财力和势力也可与其抗衡,所以眼前这位小姐绝对不会拒绝自己的邀请。

“不好意思,她今晚是属于我的。”霍延西的权威再一次被挑战,如果不是要演戏他绝对不会这么好的脾气。

“霍先生,我问的是这位小姐,虽然她是你的未婚妻,可是你并不能代替她做决定,是吧,小姐。”说到后面一句话时,冯铎侧身看向霍延西身后的苏千溪,眼神带着询问。

霍延西侧头看向若无其事的苏千溪,暗叹她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将这个烂摊子丢给了自己。

霍延西将头转回解开外面西装的纽扣,冯铎看他这样,以为霍延西是要为了美人而战,心里有些慌乱说话也有些结巴:“有话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霍延西嘲讽的嗤笑一声,褪下外套后披在了苏千溪的身上,俯身再苏千溪耳边魅惑的说道:“别答应他,我不想我的东西被人玷污。”

苏千溪别过头,声音也不自觉的拔高,“谁是你的……”

话还未说完就被霍延西的食指堵住了嘴,“嘘,是与不是回去再说,当下最主要的就是拒绝你的这位仰慕者。”

苏千溪感受到霍延西刚褪下来的西装还带着余温和好闻的香水味,淡淡的绿茶香在空气间回荡,食指附在唇上的灼热感烧红了苏千溪的双颊,原本粉嫩的肤色愈发的娇艳欲滴。霍延西看到苏千溪娇羞的模样,十分满意,转身对冯铎说道:“我太太的立场已经表明了,还请你不要再来打扰,多谢了。”

霍延西的拒绝说得礼貌而又得体,冯铎若是再有意纠缠,倒显得蛮不讲理,识时务者为俊杰,冯铎歉然一笑便退出了宴会。

周围人见状一片唏嘘,一旁的记者也借此机会开始采访这两位话题人物。

“霍先生,听闻你娶苏小姐是为了报复苏氏,请问确有此事吗?”

记者问题提的直白而又犀利,然而早已修炼成人精的霍延西在回答这样刁钻的问题时依旧淡然。

“首先,我和苏氏是良性竞争,所以并不存在谁报复谁的问题。”

“那你会担心这些流言蜚语对您的事业上以及公司形象有所影响吗,毕竟您的公司在美国上市时并不顺利。”

“不会,我相信谣言止于智者。”

“苏小姐,听说你傍上霍延西是因为想要报复苏氏,是吗?”

一众记者见霍延西问题回答得滴水不漏,所以转而攻向一旁沉默不语的苏千溪。

苏千溪原本是想置身事外的,可是媒体的剑锋一转,指向了自己,也只好皮笑肉不笑的开始回答了。

“我”苏千溪才刚开口,就被霍延西将话语权夺了过去。

“各位记者朋友,我太太只是一个圈外人,所以你们有问题尽管向我提,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霍延西笑的和煦如春风一般,明显就是只狐狸,可是苏千溪又闭口不言最终记者还是只能啃霍延西这块难啃的骨头。

“刚刚你们所说的,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我和苏小姐是真心相爱的,但是因为苏家的反对,所以才会有这么多流言蜚语,这些事你们也明白,我就不多说了。”霍延西说的很隐晦,让周围的人遐想无限。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苏家的那些个腌杂事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苏家的正牌夫人在陪苏志清走完最艰苦的一段时日后,就被一把推开,年轻貌美的小三上位,前妻之女被驱逐,当年的孤女现在人家衣锦还乡,还有霍延西这么一个财大势大的靠山,搁谁谁不眼红。

看到大家脸上都浮现一副明了的表情,霍延西勾唇一笑,志得意满。

“那么霍先生会不会担心自己同琳达的花边绯闻,惹得霍太太心生不快呢?”

霍延西深情地看了一眼苏千溪,然后柔声的说道:“同琳达小姐的绯闻,至少我个人对琳达小姐并无爱慕之意,所以让你们有所误会我觉得很抱歉。”

“听说霍先生还有一个五岁的儿子,您会不会担心您的儿子与霍太太相处不和呢?”

“既然你已经叫我身边这位小姐为霍太太了,那么我们便是一家人,一家人又怎么会相处不和呢,而且苏小姐真是因为温柔善良才得我青睐,所以他们一定会相处的很好的。现在宴会也差不多结束了,我太太也有了倦意,还请大家体谅,我们先回去了。”

霍延西说完将苏千溪护在怀中,穿过厚厚的记者大军走向游艇的另一端。

“刚刚谢谢你,替我解围。”苏千溪看着霍延西,真诚地道谢。

霍延西侧头看了苏千溪一眼,勾唇一笑,说道:“我也是在帮我自己,我怕你一提到苏家就会控制不住情绪,只好受力代劳了。”

“现在谢意表达完了,我还有个疑问想找你确认一下。”苏千溪陡然变得严肃起来。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没错这些媒体算是我间接找来的,不过像我们这样的话题人物,就算不通知,他们也像蚂蚁闻着蜜一样追过来,我只是推波助澜了一下。”霍延西靠着弦栏,脸上满是不在意的表情。

“你果然够狠。”苏千溪评价道。

“多谢夸奖。”霍延西冷笑了一下,说道。

苏千溪哼了一声,将头别过去,不想再与这样的人有半句交集。

“延西,原来你在这里啊。”琳达拖着曳地长裙,招摇的走了过来。步子迈开时裙里的风光若隐若现。苏千溪回头看了一眼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低声对着霍延西说道:“你的麻烦来了。”

霍延西低沉的笑了一声,等着琳达走近。

“延西,最近你都没来找我了。”琳达自然而然的靠了上去,却被霍延西一个闪身躲了过去,琳达先是一愣,然后看向霍延西身边的苏千溪,嗲声的说道:“调皮。”说着又要靠过去。

霍延西俯身在苏千溪耳边说道:“交给你了。”然后躲到远处,静观其变。

苏千溪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然后扶住要靠过来的琳达,略带审视的说道:“琳达小姐,我想刚刚在宴会上延西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对你并无爱慕之意,还请你自重。”

琳达就是因为刚刚宴会上霍延西的那一席话,所以才找过来的,谁知道居然看到延西还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原来以为他们只不过是在媒体面前做做戏罢了,所以原本只是想问个明白的,现在纯属是找苏千溪挑衅。

“自重?我为人如何还轮不到你来管,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爹不爱娘不爱的,不就是看上了延西的钱吗,你要多少,我也可以给你,麻烦你不要再缠着延西了。”琳达看着苏千溪一脸淡然根本不大自己放在眼里的神情,怒火更甚。

“我也不觉得,像你这样一位毫无名分甚至不被承认的女人,有资格过来对我指手画脚的。”苏千溪双手抱胸,倒有那么一两分像霍延西的气势。

琳达最心虚的就是自己无名无分,霍延西也从未承认过她,又或者说这一切确实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琳达稍有些结巴的说道:“我就算无名无分也比你这个贪图钱财爱慕虚荣的女人好,我警告你,离延西远一点,不然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心虚的琳达只能靠放狠话来给自己壮胆,以此来威胁苏千溪,不过这些把戏她跟苏千影早就玩烂了,如何会放在眼里。苏千溪抱着胸,一步一步的逼近琳达,说道:“那让我看看你有多爱延西吧,看到这碧蓝深邃的大海了吗,爱他你就跳下去,不然就乖乖的离开,我也不想同你浪费我的宝贵时间。”

琳达看着波浪翻滚的海水,苏千溪猛地一推,无边的恐惧将扶着栏杆的琳达击垮,琳达回头看了一眼苏千溪,脸上满是恐惧和不敢相信尖叫的说道:“你这个疯子!”然后顾不上形象,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啪啪……”霍延西拍着手走了过来,脸上是饶有兴致的笑意:“真是不错,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珠帘月上玲珑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珠帘月上玲珑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珠帘月上玲珑影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第一篇 下一篇: 苏晨程修闻章节精彩阅读by(君临天下)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