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天价娇妻)(陆玥如秦霄)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2019-08-12 14:39:17来源:WXB作者:小辣椒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天价娇妻》的小说,是作者小辣椒写的都市言情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天价娇妻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她给他做了七年小三,现在他要结婚了。离开前,她问:“你可不可以不要和沈家联姻?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留在你身边……”七年,一场幻影,她能奢望什么?为了钱出卖身体自然要遭到报应。四年出国深造回来再见故人,他拦住她,“谁告诉你我们结束了?”“四年前……”“四年前,我只说让你把孩子解决掉,并没有说让你把我们的关系也解决掉。我说过,我们之间说结束的人,只能是我。”他霸气的宣

(天价娇妻)(陆玥如秦霄)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天价娇妻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天价娇妻第6章 与你无关

他的唇肆意在她的嘴里翻搅,熟悉的感觉直达四肢百骸,陆玥如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他推开。

呼吸声顿时响在额头上方,秦霄拿手臂抵着她的脖颈,眸光犀利而冰凉。

“抱歉,这位先生……”陆玥如稳了稳心神,迅速做出了决定,挣扎了一下,没有成功,随后勉强保持着目光的镇定,抬头道:“麻烦让开。”

秦霄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勾唇嗤笑出来。

这一声笑浸透了陆玥如的心底,瞬间打碎了她费力支撑的自尊和无畏,她垂眼,咬了咬牙。

“装不认识,对么?”秦霄若有所思,伸手在她下巴上轻轻动了动,逼迫她再次抬头,“这四年来你就学会了这个?”

陆玥如被他触过的肌肤已经开始战栗,目光却更加坚定起来。

“放手。”她道。

秦霄的动作微微一停,冷冽突然在眸光中闪现。

陆玥如开始挣扎,声音微微大了些:“请你放手!秦霄,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从前是利益交换,现在又算什么?”

声响微微大了些,花园的另一端立刻有了响动,似乎有人想要过来查看这边发生了什么。

秦霄反手就将她一扯,压进了一束花丛中。

“你的身体好像不是这么想的。”他大掌一挥,精准地游离在她身体上的每一个敏感部位,毫不手软。

陆玥如瞬间全身发软,轻易被挑起所有的情欲,几次想要伸手阻止,都没有抵过秦霄的力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声线颤动,咬牙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就在外面。如果我现在喊起来,对你,对你的事业,应该都没有好处吧?”

“很好。”秦霄几乎是笑出声来了,拍了拍手,“长进不少。”说着,他微微一倾,在她耳边吐气如兰,“那你不妨喊进来试试看?”

陆玥如已经察觉到自己的礼服裙摆被推了上来,肌肤的热度在一点一点上升。她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睛,从来都看不见底,只能隐约窥到些许怒意。

他了解自己身上所有的机关诀窍,只要出手,每一次都让她溃不成军……

不行……

陆玥如仰着头,喘息了片刻,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理智,猛地伸手将他一推,往一侧爬去。

这一次秦霄似乎懒得再起身了,只是斜着眼,将陆玥如所有的仓皇和紧张尽收眼底,目光未变,冷冷地注视着她的逃跑。

又是逃跑……这个女人到底要跑多少次才算足够?四年来音讯全无,根本找不到有关于她的任何消息,只有一个机票信息显示去了美国。

秦霄眯眼,情绪陡然间浓烈起来,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朝着门外大步走去。

另一边。

陆玥如一路都在平复心绪,尽量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平静些,找到黄觞天的方向之后走了过去。

黄觞天正在低头看着手机,一抬眼见陆玥如朝着自己走来,立刻紧张地迎了上去。

“怎么没接电话?是又犯胃病了吗?”黄觞天抿唇,满脸的愧疚:“今天应该让你吃点东西填填肚子的……”

陆玥如目光一动,勉强笑了笑道:“没事,我刚才已经吃了东西。”

初到国外的时候她吃不习惯,也不太有心情按时吃饭,所以落下了胃病,和黄觞天一起在战地的时候就常常犯病,没想到他还记得。

“那就好。”黄觞天走了过来,弯起手臂示意她勾住。

陆玥如顿了顿,还是挽住了他。

只是刚才的场景一遍一遍在自己脑中播放,无法停歇。秦霄的气息,声音,动作……每一样,都无疑是对她致命的威胁。

她承认自己又乱了,她甚至口不择言地搬出了黄觞天做挡箭牌。

想到这里,她觉得非常对不起黄觞天,侧头看向他,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

黄觞天立刻道:“你要是想走,我们现在就可以……”

“梁医生。”身后突然传来一句冷淡而平静的嗓音,低沉,磁性,更是……熟悉。

陆玥如眼睛一闭,咬了咬牙。

“秦总。”黄觞天立刻转头,笑道:“你怎么有时间过来?”

秦霄的眸光在陆玥如精致的脸上滑过,随后没有移开,而是盯着她的眼睛,嘴里依旧懒洋洋地回答着黄觞天的话:“杜大医生可是现在全A市炙手可热的人物,好不容易把你请过来,当然要好好招待——不介绍一下吗?”

“哦对……”黄觞天温和地笑着,伸手将陆玥如的腰轻轻一搂,靠向了自己的方向,转头道:“这是陆玥如,国外很有名的战地记者。”

陆玥如觉得她挽着黄觞天的手已经快要被秦霄的眼神给射穿了,连带着自己的脸颊也被灼热的视线扫过一遍,盯得她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你好,陆小姐。”秦霄若有所思地笑了一声,脚步轻轻一迈,伸出手来。

她竟然去当了战地记者?她是嫌苦吃的不够还是嫌命太长?秦霄眯了眯眼。

陆玥如看着面前修长的指节和微翘的指尖,即使是极度恐惧的情况下,心里还忍不住觉得这双手应该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一双手了……

犹豫片刻,她还是伸出手去,掩饰自己微微的颤动。

“你好。”

手和手相触的一瞬间,秦霄立刻用了力,一捏,随即松开。

陆玥如迅速有了汗意,那一整条手臂的鸡皮疙瘩都在蔓延,一直影响到了右侧都是有些头皮发麻的。

不等秦霄再次开口,身后又有了响动。

“阿霄!”高跟鞋踏在地面的声音十分匆忙,声线甜美,随后一双白皙的手立刻挽上了秦霄的臂弯,略有些责怪地弯了弯眼睛:“你怎么走了都不和我说一声!我一直在找你呢……”

是杜冉冉。

陆玥如立刻觉得面前的画面有些刺眼,十分不适地偏开了眼神。

“怎么了,是不舒服了吗?”黄觞天立刻发现了她的躲避和身体微动的变化,低头道。

秦霄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陆玥如,一时间引得杜冉冉也朝着陆玥如看了一眼。

“这位是……”她显然没有认出来,笑着道。

“杜小姐不认识我了?”陆玥如先抬了头,目光沉静,还算是礼貌地开了口:“是我,陆玥如。”

天价娇妻第7章 唯爱永恒

她不想等其他人来介绍自己的身份,毕竟杜家也是“救助”过她的家族,陆其是不想等着……秦霄来介绍。

她害怕秦霄会说出什么话来。

杜冉冉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了僵,目光在陆玥如脸上划过,似乎是在确认这一点,半晌才道:“陆玥如?”

陆玥如点头,保持着微笑。

杜冉冉目光变换两下,随后也跟着笑了起来:“你变化好大!我刚才差点没认出来。这几年你都去哪儿了?一声不吭地离开,后来再找你也找不到了……”

找她?找她去出演下一场慈善宴的小丑么?

陆玥如勾唇道:“出国了。”

“你们认识?”黄觞天诧异道。

杜冉冉的目光一闪,掠过黄觞天揽着陆玥如的手臂,随后甜甜笑了起来:“陆小姐曾经是杜氏集团的救助对象。”

陆玥如抿了抿唇,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没有多大的诧异——在众人面前让她难堪,这向来是杜冉冉的本事之一。

但是这句话一出,秦霄的眉头已经几不可查地拧在了一起。

黄觞天低头看了陆玥如一眼,揽着她的手紧了紧,似乎是在用动作告诉她不用担心,随后笑着道:“原来是这样。”

杜冉冉眯了眯眼,“梁医生跟陆玥如认识很久了吗?”

秦霄的目光一动,视线移动到了陆玥如的脸上。

黄觞天看出了气氛的不对劲,他笑着握住了陆玥如的手:“不久。”

秦霄这才重新将目光一转,开了口:“那就是在陆记者去美国期间了。”

陆玥如的面色瞬间惨白,其余两人也都有不同秦度的脸色变化。

他是故意的……刚才她只说了出国,没有说去哪个国家……秦霄这是故意表明了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陆玥如咬了咬牙,愤怒和紧张立刻将自己包裹起来。

好在黄觞天也只是目光变了变,视线在陆玥如和秦霄之间来回转动了一下,便开口结束了话题:“今天她身体不舒服,我们恐怕得先告辞了。”

“慢走。”秦霄动了动嘴角,勾唇一下,满意地看着陆玥如没有血色的嘴唇,慵懒地舔了舔唇。

两人转身,黄觞天始终紧紧握着陆玥如的手,一直到穿过大厅和长廊,到了车上。

陆玥如一言不发,将安全带系上了,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

“你和秦霄……”

“我能求你一件事吗?”陆玥如转了眼,低声开口。

黄觞天动了动嘴角,点头道:“当然。”

“现在不要问我任何问题……可以吗?”她的表情让人心疼。

黄觞天立刻转身,没有再说一句话,安静地开起车来。

第二天早晨,陆玥如迷迷糊糊地关了闹钟,转身站在了镜子前。

果然,眼底一片青黑。昨晚又是半夜才睡,各种人的脸轮番在自己面前闪过,她开始觉得自己回A市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里的战争,丝毫不亚于战地的硝烟。更何况还是看不见的刀剑。

她叹了口气,开始挤牙膏。

上午八点半,陆玥如准时踏进报社的时候,里面立刻炸开了锅。

“陆玥如陆玥如!昨天你是不是坐了梁医生的车走的?”

“有同行在秦氏集团举办的宴会里看见你了!真的假的?不过那个照片倒是不太像你……”

众人纷纷围着陆玥如,七嘴八舌地问着昨天下班的情况和她与黄觞天之间的关系,陆玥如只能应付着模糊回答,转身想要朝着电梯走去。

“你们好?”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人,穿着快递服装,手里捧着一束花:“请问陆玥如小姐在吗?”

众人沉默了一瞬,立刻爆发出暧昧的惊叹。

“这里这里!”李记者指了指陆玥如。

快递员走上前来,将花束递了过去,开口道:“这是您的花,麻烦签收。”

陆玥如的目光直直投射在那束花的花瓣上,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

这是淡紫色的薰衣草……她最喜欢的花。

从前她觉得秦霄的卧室太过死气沉沉,所以每一次过去,都会带点新鲜的花束,插在瓶子里,等着下一次去的时候将旧的换掉。秦霄对她的这一举动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只是她喜欢这花的事情……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谁给的谁给的?”同事立刻围了上来。

陆玥如立刻将花给接了过去,生怕被人看见上面的留言,迅速签字之后转身进了电梯,听见同事们在电梯外失望的轻叹。

电梯门合上了,她立刻低头,看着怀里的花,咬了咬牙。

秦霄到底想干什么?他这是什么意思?

陆玥如想了无数种可能性,都在心里迅速否决了。果然她还是和四年前一样,对这个男人一点也不了解。

她深吸了口气,进了办公室,关门之后开始翻看这束花。

没有卡片,没有送花人签名,也没有暗语,甚至都没有指示她下一步该做什么的信息……她倒宁愿像从前一样,收到一条命令式的短信,便可以有清晰的目标。

陆玥如将花束放在了一边,转头开始工作。

傍晚时分,她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时,再次在大厅里被人拦了下来。

“陆玥如!”前台轻声叫道:“有你的快递——一分钟前送进来的。”

陆玥如脚步一停, 转身朝着前台走去。

一个精致的小袋子被放在了台上,一起飘过来的还有前台八卦的眼神,似乎想要看着陆玥如把这个盒子打开。

陆玥如伸手拿了袋子,转身离开。

她出了门,走过两条街道之后停住了脚步,将袋子给翻开了。

是一个绒面的小盒子,有精巧的机关,轻轻一按,盒子便在她眼前弹开了,里面顿时一片闪耀。

盒子顶端安着一个十分灿烂的暖色灯,照得这条项链更加耀眼夺目。

陆玥如一僵,伸手将项链拿了出来。

永恒的爱……

回忆瞬间漫上心头,刺得陆玥如浑身一软,几乎站立不住。

天价娇妻第8章 别想逃

那是她和秦霄一起看过的唯一一场电影。

她曾说过,要是有个人像Jack一样爱她,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就好了。

陆玥如站在街头,看着人潮从自己面前涌过,捏着手里小巧的盒子,半晌,终于还是认命垂了头。

她知道了。

他在逼她见面。

陆玥如伸手掏出了手机,她早已经辗转换了很多张电话卡,这张卡里也没有秦霄的电话,但她还是循着记忆,拨出了一串数字,看着屏幕上这串陌生而熟悉的数字,心里微微一沉。

“喂。”电话那头有了响动,嗓音低沉而慵懒。

“是我。”她的手指微微一紧,在手机边缘不自然地摩挲了一下,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嗯。”秦霄没有丝毫的惊讶,就仿佛知道她会在这个时间点打电话过来一样。

陆玥如抿了抿唇,随后道:“有时间吗?见个面。”

“滨江一号线地铁站旁的咖啡厅,半个小时之后见。”秦霄报出了地点。

连地点都想好了……

陆玥如闭了闭眼,半晌轻声回答:“好。”

挂了电话,她几乎脱力地朝着身后的墙壁一靠,愣愣地盯着川流的人群,心里始终揪着,紧张的情绪没有一刻离开过。

半小时后。

陆玥如准时到了咖啡厅的门前,抬头看了看熟悉的建筑。

四年前最后一顿饭时那个麦尔顿酒店,现在改咖啡厅了。

“陆小姐。”身后传来一声叫喊。

陆玥如回头,看见一辆白色的车,司机就站在一边,微微低头道:“秦总请您上车。”

上车?

她的目光犹豫地扫过咖啡厅,随后看向了后座,那里已经有了一个侧影,线条硬朗。

陆玥如一狠心,开门上车,坐在了秦霄的身侧,屏息凝神。

司机也上了车,车子缓缓朝着前方开动了,身旁的人却一直都没有反应。

陆玥如忍不住转了头,正好遇上秦霄带着深意的目光,两人对视一眼,陆玥如率先有了动作

她掏出盒子递了过去,“这个还你。”

秦霄没有接,随后眯眼道:“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我知道。”陆玥如抿唇,“但是不相干的人送我的东西,我也没有收下的道理。”

两句对话,火药味便出来了。

“不相干的人……”秦霄在嘴里反复咀嚼这句话,眼里也有了些许危险的光芒。

“秦霄,我不想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要什么?”

车子停了。

秦霄看了她一眼,转身下了车。

陆玥如抿唇跟上,却在视线转向身侧的时候猛然一僵。

这里是……他家?

秦霄向前走了几步,没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转过身一看,只见陆玥如脸色有些发白的站在原地。

“怎么?不会走路了?还是想我抱你进去。”秦霄嘲讽的勾起了嘴角。

一想起自己四年前像是个傻子一样的寻找陆玥如的事情,秦霄都觉得可笑。

当年,陆玥如刚走,秦霄就从医院那里得知了她父亲的事情,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怜惜,他把陆玥如那几天的反常都归到了伤心上。

秦霄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找到陆玥如,和她好好聊聊,也想让两个人的关系继续下去。

那七年,秦霄对于陆玥如还是很满意的。可是,陆玥如就好似一颗蒲公英。他不过是随意的吹了一口,她就飞散到天空中,不知去向了。

“秦总,有事,我们这里谈就好了。”陆玥如知道自己现在的表现肯定特别的怂,即便是她装出了一副和秦霄很不熟的样子来,但她的心虚都是写在了脸上的。

“我没有在外面和别人谈事情的习惯,想谈,你就进来。”说完,秦霄伸手在门口按下了一串数字。

陆玥如看着秦霄的手指点过的数字,很熟悉的数字。

四年前,陆玥如每一次进入这栋房子之前都会站在门口输入这串数字。陆玥如没想到,自己竟然有再回到这里、再想起这一切的一天。

回来之前,陆玥如不是没想过自己或许会遇见秦霄。可是,从未想过这一天到来的这么快,也没想到自己还会被过去的回忆牵扯。

一阵夹杂着花香的轻风吹过,陆玥如却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望着敞开的大门,屏住呼吸,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秦霄已经倒好了两杯红酒,坐在了沙发上。他的眼神透露出势在必得了,他知道陆玥如一定会进来的。

陆玥如很是拘晶晶的坐在了秦霄的对面,浑身紧绷着。

眼前的沙发勾起了陆玥如的回忆。

秦霄向来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这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基本上都留下过两个人欢爱过的痕迹。

“看样子,陆小姐还没忘记我们的那些过去。”秦霄喝了一口酒说道。

其实这几年,秦霄也不曾回来过,却始终让人定期来这里打扫。他也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跟随着心底的一个声音在走。

“秦总,说吧。你想干什么?”在这间屋子里,陆玥如不仅交出了自己的身,还一步步的交出了自己的心。

她没办法自在的在这间屋子里和秦霄对话,陆玥如只想速战速决的离开。

“急什么?四年不见,我们总该先叙叙旧吧?”秦霄说着,向前弯腰,拿起了另外一杯酒,递到了陆玥如的面前。

“尝尝,你喜欢的。”秦霄的笑容浅浅的,几乎是看不见。但陆玥如却察觉到了危险。

“不必了,我只是想告诉秦总,不要再玩这种无聊的把戏了,我和你的关系已经在四年前结束了,以后还是不认识的好。”陆玥如一口气的说完这些话,自己都想给自己鼓鼓掌。

面对秦霄,陆玥如第一次如此有勇气。

“谁说结束了?”就在陆玥如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秦霄冷冷的声音通过空气传到陆玥如的耳朵里。

“四年前……”

“四年前,我只说让你把孩子解决掉,并没有说让你把我们的关系也解决掉。陆玥如,我说过,我们之间说结束的人,只能是我。”秦霄霸气的宣告,也激起了陆玥如的火气。

“那个孩子没有了的时候,就是我和你结束的时候。”

陆玥如说完就要继续往前走,却被秦霄的一句话惊的站在了原地,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移动自己的双腿了。

天价娇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天价娇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天价娇妻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