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风动护花铃小说(萧轻雪李长卿)阅读by不知南

2019-08-13 15:53:18来源:QR作者:不知南

风动护花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不知南原创小说风动护花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风动护花铃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几回肠断处,风动护花铃……萧轻雪是一国公主,李长卿是少年将军。他许她十里红妆,却因一道叛国圣旨终成陌路。萧轻雪为放李长卿众叛亲离,而当他携手另外一个女子破她家国,她终是以一身嫁衣跃下城楼……计中计,局中局,究竟是谁覆了谁的天下?

风动护花铃小说(萧轻雪李长卿)阅读by不知南

风动护花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风动护花铃第六章 他的巴掌

从未受过如此屈辱的萧轻雪,赤红着一双眼,一边拼死挣扎一边失声尖叫——

“李长卿!李长卿!”

尚朝恩一下掐住了她的脖子,说出的话几欲让她凌迟。

“我劝你还是别指望他了,我可是亲眼看着他跟皇后一起离去才往你这走的,你说这时候,他是不是做着我正对你要做的事?”

一滴泪悄然滑落,隐入鬓发。

衣物被粗暴的撕开,正当他有下一步动作时,那人突然失力般整个人倒下去。

萧轻雪拼命踹开了他,颤抖着紧紧捂着自己的襟口。

“娘娘,你没事吧?!”

绮里溪将被子紧紧围住她,不敢想象,若是再晚片刻会发生什么。

可饶是如此,绮里溪依旧担忧这个女子,她的脖子有一道触目惊人的勒痕。他唤她,她始终如一个木偶般充耳不闻,全身发抖。

无奈,他一遍遍轻拍着她,“没事了,没事了。”

一直处于失魂状态的萧轻雪像是突然发了疯,一下挣开了绮里溪,从枕头底下抓出一把匕首冲出去。

一下明白她用意的绮里溪眉头猛的一跳,下一刻已经飞身出去,在她举着匕首狠刺下的间刻一把抓住了她手腕。

“娘娘,不可!”

女子赤红着眼看向他,他不忍别了脸。

“他是东夷首领,刚刚归顺大靖,杀不得。”

她眼里泛起盈盈水意,却更决绝,刺下去的力道不减反增。

“娘娘,不、可。”

抓着她手腕的力道也加了几分。

僵持不下,轻雪颤着羽睫闭上了眼,一双清泪落下。

“咣当”一声,匕首应声坠地。

她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步步倒退着,最后颓然坐地,却是无声的,提起了唇角。

“你走吧。”

是夜,注定无眠。

红烛燃泪,萧轻雪一夜枯坐,手里,摩挲着一个系着同心结的护花铃。

因常年摩挲,铃铛表面已微微褪色。

她无神的望着窗外的黑浓,直到,一抹晨曦浅浅铺在了窗纸上。

烛火已熄。

天,亮了。

昨晚发生的事,除了她和绮里溪,再无第三人知晓。

可萧轻雪知道,这已成了她心底永久的殇。

灵苏进来禀告时,便看见萧轻雪一脸憔悴的样子。犹豫了会,她轻轻道:

“娘娘,皇后娘娘来了。”

如枯井的眸子间或一动,座中的女子动作有些迟缓,看向她,目光却越过她投向了她身后自顾进来的人。

娜云哲一脸的容光焕发,当真配得起衣华如锦人美如玉,特别是眼角眉梢流露出的妩媚风情,叫人侧目。

反倒是她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让来人很是诧异。

“妹妹这是怎的了?难不成昨夜没睡好?”

昨夜……

她微紧了紧手中铃铛,一抹刺痛在眼中闪过,喉头忽然一痒掩唇咳嗽起来。

灵苏赶紧上前轻拍她的背,轻雪摆手示意无妨。

“咳咳——去,给皇后娘娘上茶。”

灵苏尤有忧色,最后还是悄声退下了。

萧轻雪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声音喑哑,“冷宫简陋,皇后娘娘见笑了。”

娜云哲没坐,打量着面前的女子,说是宽慰,可言语中炫耀之意无所隐藏。

“我猜想着妹妹受了皇上的斥责心里定是不好受,这才来宽慰一番。本想昨夜便来的,不过皇上昨夜正好宿于我处,这才耽搁到今天,妹妹,应该不会介意吧?”

没有在她脸上看见预料中的神色,娜云哲微微凝了笑,而当眼尖地看见她手中之物时,手已伸过去。

“这是什么?”

她趁她没注意夺过,却发现只是一枚铃铛。

“给我。”

她意外于萧轻雪此刻明显外泄的情绪,心中更加断定此物的不平凡。

“这是谁给你的?”

“给我!”

看着明显就要冲上去抢夺的萧轻雪,娜云哲身旁的宫女赶紧一左一右架住了她。

娜云哲一边看着激动的萧轻雪,一边细细打量手中铃铛,上面的红色同心结灼着她眼,而当看见铃铛上刻着的一个极小的“卿”时,她一下沉了嘴角。

“给我拿个火盆来。”

“不要,不要……”

娜云哲脸上早已褪去了先前的伪善,阴鸷的眸从铃铛上移向挣扎的人,里面流露出的嫉恨叫人心惊。

她站定于火盆前,冷笑一声,像是宣誓主权。

“萧轻雪,他是我的。”

随着话落,她缓缓松手。

“不要!”

萧轻雪也不知哪儿的力气挣脱了出去,冲出去一把将铃铛夺了回来。她瞪着她,眼神凶恶,心中是滔天的怒火,一个反手,狠狠打出了一巴掌。

所有人震惊。

娜云哲捂着自己的脸颊,瞪大眼尤不敢置信,“你敢打我?”

反应过来的娜云哲随即扬手而去,就在这时——

“皇上驾到!”

从没想过那个人会进入到这里,萧轻雪还未反应过来时,身旁的人已经带着哭腔投进了那人的怀抱。

萧轻雪握紧手中的铃铛,冷眼看着他对那个女人温柔相哄。

眼中涩得厉害,她没有出一声,静默看着他走近,望进那毫无温度的眸,她如至冰窖。

而下一刻,他亦以同样的方式,将她所有的倔强还有那仅剩的一点希冀打的粉碎。

“啪!”

她失力扑在地上,耳边一直如重锤般钝响,嘴角尝到了血腥味。

嘴角慢慢牵起,越来越高。

攥着手中的护花铃,直至指节发白。

“李长卿,当初为了救你,我父皇生平第一次打了我一巴掌。如今,你就是这样还我的么?”

她看着他,却愈发看不透他眸中的深弥。

她看到他们在说话,却无法从他们的嘴型里听出他们说了什么。

随后,她手中的护花铃被扯走,在他的冷然注视下,铃铛被投入火中。

同心结化为灰烬,她眼中映着火光,模糊了娜云哲得意张扬的神色。

灵苏惊慌的直掉眼泪,却不敢触碰她的脸。

“不要哭。”

她伸手抹去小丫头的眼泪,这才发觉手中刺痛,原来早已破皮出血。

微微曲指,似乎还能感受铃铛残余的温度。

然后,她又慢慢松开手,看着空空的掌心,若有所思。

抬头,偌大的冷宫,只余她们主仆二人。

萧瑟,突至。

 

 

风动护花铃第七章 醉酒

冷宫之夜,除了凄清之月,还有一盏孤灯映照。

昏暗的烛火映照着主仆二人,身影冷冷清清。

绮里溪来到这里时,灵苏这丫头正一脸愁色的站在萧轻雪身边。

看见他来,小丫头眼里闪过喜色,暗自朝身边的人努努嘴,自己则悄然退下。

绮里溪将手中拎着的几坛酒放在桌上,有些刻意的咳嗽几声,却发现此举没有引起那女子的丝毫反应。

他有些自讨没趣的摸摸鼻底,凑近去一道瞧她手里的圣旨。

却是一道废黜旨意。

换言之,萧轻雪现在已不是婕妤,而是一个人人可欺之的下等宫婢。

他眼中幽光点点,小心拿余光打探着她的神色,却没发现丝毫异常。

正想着如何开口劝解,哪知她先一步收了圣旨。

“不知绮里先生有没有兴趣与我共饮一番?”

他瞧着她并无异色,勾起唇,“求之不得。”

庭院内,月色当空,皎皎明明。

清辉洒下,树影更斑驳。

二人皆是随意地坐于石阶上,举酒几个碰杯之后,轻雪已微微有醉意。

此时,她正看着院中的一个破旧秋千出神。

曾经一身宫装在桃花树下荡着秋千的无忧女子,好像已是上辈子的事。

空气中飘来淡淡草木花粉的味道,她仰望星河苍穹,一瞬间排山倒海的忧伤突至。她明白,一切,都不过是无法重复的疼痛。

“修一下,应该还是可以荡的。”

身边的人轻轻说道。

她看他,却发现他的目光同样落在那个秋千上。兀自一笑,那一笑里的深意无人知,只是自顾为自己斟满了酒。

“喝多伤身,今日就到此罢。”

她看着他的手,声息没有起伏,“你不是说,今日不醉不休么?”

言毕,手腕上相挡的手犹豫了片刻,最终撤去。

她举杯,一饮而尽。

“今晚的月,比平时要圆了些。”

轻雪晃着手,半眯起眼从指缝中窥探着高空圆月。

耳边,是虫鸣嘶嘶,倒更显得此处僻静荒芜。

绮里溪同样望过去,轻转着手中酒杯,不知是不是这刻的清幽所致,他的声音,带了丝丝渺远飘虚之味。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亘古不变。世人纠结的,不过是那胸中一点寸心。”

“先生清姿如卧云餐雪,胸怀亦不比我这等俗人。”

她的话让他微微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举手投足无不潇洒恣意。

“世上很多事会让你蒙蔽双眼,换种方式去看,或许,又会有另外一番景象。”

他看向女子,不经意瞥过她脸上的痕印,虽是抹了药,但还是很明显。他清楚,这一巴掌,是结结实实打到了她心里。

轻雪如何听不出他言语中的开导之意,只是当局者迷,他不曾涉事其中,便永远无法跟她感同身受。

她骨子里是高傲的,又是倔强的,若这么轻易就能听进别人的话,那就不是她萧轻雪了。

于是,她转了话题。

“先生,我有一事不明,可否解惑?”

绮里溪看着她的神情,眼中划过一丝了然,笑道:“我猜,你定是好奇我的身份,是也不是?”

她微微睁大了眸,吃惊过后一声笑,“先生都猜到了。”

“我知道你在好奇什么,也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他继续为自己斟满了酒,也不看她,盯着酒杯中的清泽水色,眸色深远。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对你并无恶意,也不属于宫里任何派别的人。我祖上世代隐逸,此番入宫,纯属做客。至于为什么救你嘛——”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大概是我心本纯善,不忍看你落难。”

一番话,萧轻雪听明白了。没有深究的打算,只是弃了酒杯直接拿酒壶,与他的一碰。

“先生,我先干为敬。”

他没有制止,看着她仰头直接灌起了酒。

罢了,今晚,就由她去吧。

萧轻雪从未灌过如此多的酒,酩酊大醉踉跄着从台阶上爬起,看着眼中重影的绮里溪,咯咯笑着挡去他的相扶。

天旋地转间,脚下不知被什么一绊,整个人向前扑去。

没有疼痛,恍惚中,好像有一方温暖包围了她。

那是她贪恋的温暖。

一定是梦罢……

她眼皮愈发沉重,脸上带着微微满足,陷入黑甜之中。

梦中,她又重回到那个星空月夜的高丘上,跟一个男子并肩而坐,畅谈着胡汉一家。

他眼里流淌着星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璀璨,他看她的眼神宠溺,泛着柔意。

月色下,他们嬉戏打闹。

交缠的影子,最终,相拥在了一起。

他说,他要成为一个英雄,一个独属于她的,盖世英雄。

……

萧轻雪是被灵苏唤醒的,醒来时,她犹望着大白的窗外微怔。

抚上眼角,似乎还带着微微湿意。

她眼中尚残留一丝怔忪,好像恍恍惚惚中,有人轻拭过她的泪,亦曾温柔地抚过她的面庞。

“灵苏,昨晚,有谁来过么?”

灵苏一脸疑惑的看着女子,“娘娘,昨晚您喝多了,是绮里先生送您回来的,临走前,还吩咐奴婢给您上药。”

说着她言语里有一丝欣喜,“娘娘今天的气色看着要比往日好,肿也消了。”

“是么……”

萧轻雪喃喃,随即又郑重提醒她,“以后娘娘这称呼,万万不可再唤了,你直接唤我名字吧。”

哪知小丫头吓得直接跪了下来,“奴婢不敢。”

萧轻雪上前扶起她,落寞语气中带着自嘲,“傻丫头,如今除了你,还有谁把我当做一个主子?还是直接换名字吧,这样,我也自在些。”

萧轻雪从来想不到,有朝一日,她会从高贵的公主沦为下等宫女。

干着与下人无异的活,吃着粗食,她再不养尊处优。

也正是这些经历,让她真正走近了底层的生活,设身处地的了解了这一层的艰辛悲哀与无奈。

或许,这也是她未知生命中的一段宝贵财富。

李长卿大概想不到吧,他对她的羞辱,却反倒磨炼了她的心性与意志。

 

 

风动护花铃第八章 行宫陪驾

酷暑,愈发难耐。

大靖皇帝诏下,将携皇后及一众近臣亲侍赴行宫避暑。

当灵苏火急火燎的来知会她们也在随侍之列时,萧轻雪还在院内洗着一堆脏衣。

“主子,你赶紧打扮打扮,这次机会难得,咱可千万别错过了。”

小丫头在私下无人时,虽不再唤她娘娘,却还是坚持唤着主子。

轻雪拗不过她,随她去了。

不同于灵苏的激动,轻雪专注手中的活,将脏衣冲了,拧干,然后又将一件件衣物晾于竹竿上。

“主子,你怎么一点也不开心?这多好的机会?”

萧轻雪掸着湿衣,漫不经心,“这是什么开心的事么?”

灵苏看着女子一脸的痛心,“主子,咱们有机会接近皇上了,万一他见着你能重新恢复位份呢?”

轻雪终于停下手中的活,看着急切的灵苏,平稳的语气没有丝毫波澜,好像亦能让躁动的心平复下来。

“我问你,这旨意是谁下的?皇上?还是皇后?”

灵苏一下被她问住,“这,有什么分别么?”

闻言,轻雪淡淡一笑,“是没什么分别,一样的要我们成为众矢之的而已。”

“主子,奴婢不明白。”

“陪同去行宫这么大的荣耀,后宫众多妃嫔都盼不到的殊荣,唯独我们这两个冷宫的宫女还能沾光,你觉得他们意欲何在?”

经她这么一分析,渐渐悟过来的灵苏一下跳起来,“那我们怎么办?不去了?”

“你觉得,这由得了我们么?”萧轻雪复又晾起衣服,“只能步步谨慎,且走且看了。”

灵苏皱着眉不说话,看着阳光下自顾晾衣的女子,清风掠过她的发,青丝撩过她的眉眼,竟让她有一种平和宁静的味道。

那种平和,仿佛是对世间的一切再无甚上心。

她安静,却也更疏默。

这种转变,灵苏不知是好是坏,只能默默在心里留心。

出发前的准备,总是繁杂。

从京都到行宫,耗费在路上的时间差不多就要一个月。

出发那天,全朝文武百官在城门口跪送御辇,铁甲骏马,旌旗飞扬,山呼万岁。

扈从延绵几百里,驰道上跪满了百姓,一路相送。

那种震撼,让随行的萧轻雪心头震然,她长久未出宫,竟不知,外面已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是残垣断壁,而是一片欣欣向荣。汉人,胡人,随处可见。

他们欢呼,他们雀跃,他们载歌载舞。

这一切深深冲击着萧轻雪,她父皇在世时都无法做到的盛景,他,真的做到了么?

真正的,汉胡一家?

透过重重的人群,她遥遥望着前方的金辇,眼中,第一次泛起幽晦的复杂。

晚上,队伍随地扎营。

轻雪去河边汲水,回来时,火堆旁已经坐了绮里溪。这家伙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只鸡,正支着木棍在烤。

旁边的灵苏一脸的垂涎欲滴。

“你这样明目张胆的来,无事么?”

虽然知道他是皇帝的上宾,可这样混迹于宫女之中,她不免有些担忧。

他给她一个别担心的眼神,扯了鸡腿,一个给她,一个给灵苏。

“丫头,我帐中还有些好货,速速取来。”

灵苏意动,却有些犹豫的看着轻雪。得到轻雪的默许,她这才欢喜去了。

火堆里间或爆出呲啪的响声,轻雪添着柴枝,一时静默。

“今天,你都看到了吧?”

他率先打破沉默。

她搅着炭火的动作一顿,轻轻嗯了声。

火光映照下,女子的面容忽明忽暗。

绮里溪朝着背后的树干慢慢靠下,望着星空喟叹了一声。

“是不是心里挺复杂?”他挑眉看她,“短短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他竟能做到如此。”

她的语气里听不出情绪,“你想说什么?”

“你应该发觉了吧?百姓,是健忘的。”

她沉默,良久,放下手中的柴枝。

“可我忘不掉。”她抬眸看他,脸上的疤痕在此刻变得醒目,“也不能忘。”

气氛一瞬窒漠。

直到,有一群宫女慌慌张张的打破了安静。

“今天的水是谁打的?”

萧轻雪起身,“是我,怎么了?”

“你真是大祸临头了,皇后娘娘喝了那水泡的茶之后身体不适,皇上正在责问一干人等呢,你赶紧的。”

轻雪皱起了眉,“赶紧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去皇上的营帐认罪,赶紧的,耽搁了我们都得掉脑袋!”

“我陪你去。”

绮里溪在这时起身,却被轻雪拒绝,“你留下安抚灵苏,我怕那丫头乱来。”

留下话,她便跟着宫女急匆匆走了。

该来的躲不掉,带她来的宫女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后便慌张退下了。

帐内,烛火明亮,气氛却有些沉默。

案桌后的男子正批阅着奏章,似是没看见底下跪着的萧轻雪。

他没开口,她亦不敢出声。

心里,却有些疑惑。

不是责问一干人等么?怎么只有她一人?

“过来。”

正思忖间,上面的人淡淡吩咐了一声。

轻雪一愣,以为是错觉,直到他再次重复了一次。

微一犹豫,她起身走近,却是离他一步之处站定,再不肯接近分毫。

李长卿余光瞥过身旁的人,一双剑眉微微蹙起,他将手中的奏折递给她,在女子一脸不明所以中问她:

“你怎么看?”

萧轻雪尤惊诧着他的举动,待目光瞄过奏折中的内容,心中又是一惊,只是垂了眸。

“此乃国家大事,奴婢只是一个宫女,皇上问错人了。”

“奴婢?”李长卿颇有些玩味地深看着她,咀嚼着从她嘴里吐出的这两字,“看来冷宫倒真是个磨性子的地方。”

轻雪始终微垂着眸,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见她面上无丝毫异常,他收了眸,斜支起头,幽幽道:“说说你的想法,朕赐你无罪。”

 

风动护花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风动护花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风动护花铃小说全文

风动护花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风动护花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风动护花铃小说全文

上一篇: 权宠悍妻六月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免费看 下一篇: 最后一篇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