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火星孤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刘洋

《火星孤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刘洋

2019-08-13 15:58:15作者:刘洋

火星孤儿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刘洋原创小说火星孤儿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火星孤儿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近腾中学——一所前所未有的学校,凭借难以想象的另类教学,维持着奇迹般的升学率。而在光鲜亮丽的成绩背后,反抗的种子正在悄悄萌芽。当近腾内部发生骚乱时,世界上出现了许多神秘事件:一辆大卡车无端腾空,无数神秘石碑从地底涌出。最终,人类在衰败的文明中苟延残喘。此时,近腾中学的一群高中生成了人类最后的炬火,最后的光……

《火星孤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刘洋

火星孤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火星孤儿第4章 (3)

其实古河是个转校生,上学期还在千里之外的崇明中学读书。那学校在一座岛上,每个周末回家都得坐十几分钟的船。这个学期,也不知爸妈吃错了什么药,非要把他转到这个学校来。古河看过他们拿回来的宣传册,把这所学校夸得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听话,我考察过那所学校了,他们校长亲口说的,进他们学校的就没有考不上名校的。”爸妈劝说他的时候就像被灌了迷魂汤,眼睛睁得老大,里面透着无比兴奋的光。

 

于是,他坐上火车,昏昏沉沉地晃荡了几个小时。也许是中途睡了一会儿,后来回想起来,发现有段时间的记忆完全丧失了。

 

从一个小站下车后,他坐上学校的接送车。途中,他带着一丝新奇向窗外望去。路边的景色像是从某个盗版装饰画里复制出来的:一排白杨挺直而规矩地排列在道路两旁,外面是一片农田,种着水稻和玉米;更远处是一些低矮的山丘,也都是绿油油的。空气中弥漫着一层薄雾,令四周显得颇为静谧,可也阻挡了看向更远处的视线,只能隐约看到一些小小的山头。这一切本来再平常不过,可他看着却觉得很不舒服。

 

没过多久,古河忽然发现,这些田地被严格规划,形状统一,一片接一片,几乎没有差别。日近正午,阳光在稻田上反射出碧绿的光线,白杨的树叶也不时在微风吹拂下摆动着,发出哗哗的声音。

 

面对眼前的一切,虽然天气晴朗,古河的心情却变得阴沉了起来。

 

应该快到学校了吧,他想。道路很平坦,几乎感觉不到颠簸。车辆行驶了十分钟,甚至连一个弯儿都没有拐。他从窗户探头出去,只见透亮的柏油马路从眼前一直向前延伸出去,给人一种永无止境的错觉。

 

好直的路,他不由地赞叹道。

 

这时,车停住了。在司机的提醒下,他打开车门,提着行李箱下了车。眼前是一片小树林,一条崎岖的小路蜿蜒着深入绿野之中。

 

“学校呢?”古河问。

 

“翻过这座山就到了。”树林的背后,隐隐有座高耸的大山笼罩在云雾之中。

 

“不送到校门口吗?”

 

“你自己看看!”司机朝着前面努了努嘴,“这土路,车过不了。”

 

古河看着前方泥泞狭窄的路面,只好叹了口气,拖着行李开始步行。

 

后来他才知道,这所学校坐落在一个群山环绕的小盆地里,自建校起,就不通车。这才是真正的封闭式教学呢,他想。

学校的大门很普通,看上去像是一所乡镇学校。入口处立着学校的规划图——一片长条形的区域内零落分布着诸多教学楼,这和别的学校没什么不同。倒是中部的一片灰色区域引起了他的兴趣——那是一个极其狭长的操场。他从没见过这种形状的操场,看上去就像只有一条直线跑道!除了这个怪异的操场,学校里并没有其他的运动场所。

 

难道体育课上只练百米跑步?古河有些郁闷地想。

 

几周之后,他发现自己想多了。因为每到体育课的时间,总是有其他科目的老师走进教室,宣布体育老师身体有恙。

 

进校的第一天,古河就饿了肚子。那时他还没有学分绩点,当他想用身上仅有的现金购买饭菜时,不出意料地被拒绝了。

 

“只能刷卡。”打饭的大妈说。

 

“我刚转校过来,还没办卡!”他连忙解释道。

 

“那你先去那边办卡呀。”大妈指着一个方向,那里有学校最高的一栋楼。

 

那就是学校的行政大楼。古河在这栋光鲜亮丽的大楼里找了好半天,终于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学生卡服务中心”。

 

“办卡是吧?”一个毫无朝气的年轻女性头也不抬地说,“学生证拿来。”

 

古河把刚注册好的学生证递过去。她拿着学生证在一个感应器上刷了一下,从一叠新卡中抽出一张,打印上名字,塑封完了递给古河。“去隔壁充值吧!”她用手指着一个小门说。

 

古河推门走进房间,只见里面摆着一排座椅,俨然一个小型的教室。

 

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他疑惑地走到一个座位前,这才看清桌上有一条细缝,上面写着“插卡处”。

 

哦,他恍然大悟,连忙把卡插进去。

 

一阵嗡嗡声响起,从一个更宽的缝口处传出了一张纸,拿过来一看,竟然是一张试卷,抬头写着“临时充值考卷”。下面的几行小字详细地写着充值的规则:

临时充值条件:新卡、首次充值人员

 

充值点数:六十分以上成绩计入充值点数

 

充值时间:一个小时交卷

原来,充值就是做一套试卷。古河只好忍着饿,埋头看题。都是客观题,一个小时快结束的时候,他匆匆忙忙地将答题卡涂好,放到了旁边的感应器上。

 

嘀的一声,光洁的桌面投影出古河的成绩:72分。插在小缝里的卡也慢慢退了出来。

 

那时,他通过临时充值考试第一次拿到了12个绩点。

 

火星孤儿第5章 (4)

古河所在的六人间里只住了四个人,房间的一侧是两张上下床和一个小柜子,另一侧则放着一张上下床,靠着几张书桌和一个大储物柜。古河的行李并不多,把换洗衣物都放进衣柜以后,里面还是显得空荡荡的。不过,当他把珍藏的科幻小说也堆进去的时候,里面一下子就变得拥挤起来。

 

“干吗带这么多纸质书过来?”文仔见了以后,随口问道。

 

“听说现在很多学校都会对学生过度使用电子设备进行管制。”古河解释道,“万一电子书不能看了,至少还有备用的嘛。”

 

“那你藏好点儿吧!宿管会定期来检查的。一旦发现你的这些闲书,估计还是得没收。”文仔提醒道。

 

“好的。”古河整理完书堆,然后把一个黑乎乎的方状物放在书堆顶部,再把悬挂的衣物排放在书堆外侧,“这下就看不出来了。”

 

“那是什么东西?”文仔突然问道。

 

“什么?”

 

“那个黑方块。”

 

“哦,这个啊!”古河扒开衣服,把黑方块拿出来放在地上,“给你看一下就知道了。”他在自己的腕表上按了几下,那个方块上突然出现一个球状物,然后慢慢上升,最终悬浮在黑色基底的上方。接着,一股悠扬的弦乐声从中传了出来。

 

“原来是悬浮音响啊!”文仔恍然道。他一向对音乐甚至整个流行文化都不感兴趣,所以一时没认出这东西是什么。

 

“喜欢听古典音乐?”

 

“还好吧。”古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是我爸硬塞给我的。他觉得我缺乏音乐细胞,需要好好培养。其实我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

 

“这样啊。”文仔笑了笑。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这东西怎么能浮起来呢?”

 

“磁力啊。”

 

“磁力?是因为它里面有磁铁吗?”

 

“倒也不是。”文仔思考着该怎么通俗易懂地解释其中原理,“虽然里面确实用到了永磁体,但最关键的悬浮控制其实是依靠了电磁铁,也就是通过电流来产生磁场的装置。”

 

“对了,这原理初中好像还学过。”

 

“高中还会再学的。”文仔像是找到救星似的接话道,“等你以后学了电磁学就懂了。”解释这些太过简单的物理常识,让文仔有些不耐烦。

 

“你平时喜欢听歌吗?”古河问道,“要不借给你用吧!”

 

“不喜欢。”文仔很干脆地说,“我更喜欢玩游戏。”说着,他从衣柜底下摸出了一个黑盒子,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有一部手机。

 

在古河惊讶的眼神中,文仔一边划拉着手机屏幕,一边小声说:“我偷偷藏起来的,你别说出去啊!”解锁之后,他快速打开一个游戏界面,动作熟练地玩了起来。古河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款广为流行的重力感应类游戏。

 

他探头过去,看了一会儿说:“之前我还在家的时候这一关就玩过,怎么也找不到迷宫的出口。”

 

“很简单,就在这一格。”

 

“可是这里明明什么也没有啊!”

 

文仔嘿嘿一笑,双手低垂,把手机放在腰部下方,然后突然向上拉起。“你再看看。”他把手机递给古河。

 

“咦?!里面的地板怎么塌陷了?洞口原来在脚下啊!”古河惊叹道,“你这是什么操作?”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文仔笑着说道,“这是一个依赖手机的重力感应芯片的三维迷宫游戏。现在的重力感应芯片,不仅可以在水平方向上感应到重心的变化,还可以精确测定当前位置的重力大小。我刚才突然把手机往上拉,会让芯片因为超重效应而感应到超出正常值的重力。对应到游戏里,控制目标下方的地板就会因为突然增加的压力而垮塌,从而露出迷宫的出口——这游戏就是这么设计的!”

 

古河愣愣地听了半天,突然问道:“那个……超重效应……是什么?”

 

“啊,我突然想起来,有门作业还没写完。”文仔像是没有听见古河的话,急匆匆地走出宿舍,扔下古河独自在风中飘零。

文仔离开后,古河开始铺床。他的床位在上铺。他爬到自己的铺位上,准备把软垫平整一下。这时他注意到,与他相邻的床位上,有一个看上去呆头呆脑的家伙,正小声嘀咕着什么。

 

他小心地靠近,想听听对方在说什么。

 

“机器是不是出问题了?”他终于听清了这家伙说的话。

 

“什么机器?”古河凑过去问道。

 

“这里这些机器!”他指着自己的脑子说,“这里最近一直卡卡的。”

 

“别理阿木。”这时候文仔回来了,他用手指了指脑袋,轻声跟古河说,“他这里有点问题。”

阿木很少和别人说话,上课的时候也老老实实坐着,一动不动,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认真听课。他对声音的反应很迟钝,叫他的名字,要好久才有反应。上午和下午的五节课,他从来不离开座位。

 

每次即将下课的时候,古河都看着时钟,绷紧了身子,随时准备往外冲。下课时间只有九十秒,如果起身太慢,很可能上完厕所回来就已经迟到了。刚来的时候他就吃过这样的苦头——迟到一次,扣一个绩点。

 

“少喝水。”文仔说起了他的经验,“中午休息的时候一定要上一次厕所,不管有没有感觉,都在里面蹲上十分钟。记住,不要用马桶,直接蹲着——这样更容易让你产生排泄感!”

 

这是一条显而易见的经验。大家都喝水,桌上摆一小瓶水,往往可以喝上好几天。

 

但是阿木做到了一个极致——他从来不喝水。除了吃饭的时候,偶尔会喝一点汤外,古河几乎从来没看到他喝过水。所以,他课间从来不上厕所。在教室里的时候,他几乎总是一动不动地坐在座位上,宛如一尊逼真的雕塑。不知为何,古河对这样的阿木产生了一丝恐惧。也许他可以控制身上的毛孔,让水分尽量从那里蒸发出去——即使是这样荒唐的念头,套在阿木身上,似乎也没什么不合理的。

“我的发条好像松了。”宿舍熄灯以后,阿木又开始坐起来说胡话。最近,他的症状明显有些加重。因为床位是相连的,有时候晚上阿木突然从床上弹起来,古河的床也会随之发生一阵晃动。

 

古河有些无奈地翻个身,继续睡。

 

阿木拍了拍古河的脚,“帮我拧一下发条吧!”

 

“哎呀,赶紧睡吧!”古河有些烦躁地说。现在已经熄灯十几分钟了,在阿尔法波音乐的调节下,睡意像军队一样坚定而有节奏地袭来,但被阿木这一闹给击溃了,这下要睡着可就不容易了。

 

可阿木还是不依不饶地拍着古河的脚,“不行,已经快运转不了了。你听,有咔咔的声音!”说着,他还凝神倾听虚空中的某个地方,眼珠子斜斜地歪着,表情古怪而可笑。

 

“快点快点!快卡住了!”

 

古河被烦得受不了,只能爬起来,装模作样地在他身后拧了拧。

 

“啊,好多了!”他终于露出满意的表情,倒头睡下了。

 

“药不能停啊。”古河小声说了一句。

事实上,学生每天都要吃药。

 

午饭的时候,刷卡买午餐之后,随着餐盘一起递出来的,还有一小瓶蓝色的口服液。“蓝水”是免费的,上面有“学生营养保健”之类的标签。每个人的蓝水都是针对个人定制的。依据每周一次的体检结果,学校会调整每位学生所需的成分。据说,这种药水可以提高学生的专注力和记忆力。

 

“别喝那玩意儿,”文仔却跟古河说,“不干净!”

 

“什么?”

 

他耸耸肩,没说什么,而是指了指阿木。阿木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仰头便喝下整瓶口服液。

 

“阿木怎么啦?”古河不解地问。

 

文仔没说什么,只是干笑了几声,走开了。

 

后来古河才知道,阿木以前并不这样。在高一的上学期,他不知从哪儿搞来了十几瓶“蓝水”,一次全给灌了下去。之后,整个人就开始变得有些不正常了。校医院曾让他住了一周的院,出来后也没太大好转。奇怪的是,从那之后,他的成绩比原来更好了。

 

大部分的时间里,他的眼神都暗淡无光,只有在做题的时候,整个人,特别是眼睛才会迸射出灵气和生命力。其实古河时不时也在想,阿木说得对,他真的变成了一台机器——专门做题的机器。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火星孤儿第6章 (5)

阿木一口喝下那泛着微微苦味的药水,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舒畅的呻吟。

 

此刻,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焕发出活力来,他仿佛听见了无数个齿轮完美咬合着欢快转动的声音。

 

他拿起一本习题册,看着题目,在脑海中进行着匹配。题目很简短,只有三行铅字,在阿木的眼前,那些铅字渐渐变得模糊,唯有几个关键的词组和数字越来越清晰。他把这些关键字映入脑中,静静地等待着。几秒钟后,他仿佛听到了叮的一声——那意味着匹配已经完成。在这个题目与它的解答方法之间,出现了一条清晰的线,把它们连接了起来。

 

他拿起笔,飞快地在草稿纸上演算起来。一分钟后,他得到了答案。

 

还不错,他想,保持这个速度应该就可以了。

阿木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尖子生,他并不聪明。相反,很多人都觉得他有点呆。从小学开始,他的成绩便一直在中下游。上了初中也没什么进步,唯一的亮点就是历史和政治——他基本上都是满分。

 

他逐渐发现,对于那些需要记忆的内容,无论多么繁杂枯燥,自己总能将其完美地复制到大脑中,就像在电脑上“复制—粘贴”一样简单。而对于那种需要灵活处理的题目,自己就完全不知所措了。同样的一个物理问题,就算自己曾经做过,但只要稍微改一下题目的条件,让解题过程变得曲折一些,自己就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这可能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笨”吧。

高中的时候,他自己选择到了“近腾”。虽然父母被他游说得也开始对这所学校寄予厚望,但阿木对自己其实并没有多少信心。不会有什么改变吧,他想,自己这么笨,再好的老师也帮不了自己。

 

这种自卑感一直存在于他之前的校园记忆中——直到他初次喝下了“蓝水”。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台干涩的机器得到了润滑,自己身体里的某种潜能被彻底释放了出来。

 

那就是无与伦比的记忆力。

 

即使不用刻意去记那些公式和大段文字,只要它们从眼前经过,便深深地印在了脑子里,就像发霉的衣服上出现的黑斑,无论如何也洗不掉了。

 

当然,他并没有变得更聪明。那些稍微脱离死板做题经验的题目,自己还是做不出来,但他渐渐发现,那样的题目越来越少了。

 

因为他做的题目越来越多了。

 

不管什么样的题目,只要自己做过一遍,下次遇到的时候,脑子里便会自动匹配出对应的解题步骤来。刚开始只是一种无意识的反应,但他很快就从中嗅到了机会,并逐渐总结出了一种新的学习方法——题库战术。

 

对于别人而言,做题只是为了让自己熟练地掌握某个知识点,当掌握这个知识点后,再做此类题目便失去了意义。如果用一条曲线表示学习成效和做题多少的关系,那应该是从零开始,逐渐上升,然后斜率慢慢减小,最后变成一条斜率为零的水平线。可对阿木来说,情况完全不同。他做题的目的不是为了掌握知识点——即使对知识点倒背如流,他也无法解答那些需要灵活运用知识点的题目。他唯一的目的,是为了扩充自己的题库。

 

就像那些早期下围棋的人工智能,在内存中储存了无数的棋谱,便可以游刃有余地迎战人类的高手了。但作为机器来说,它其实并不理解“下棋”这件事本身。

 

所有做过的题目,在阿木的脑子里形成了一团果冻似的集合。这个集合并不是分类明确、逻辑清晰的,它们彼此杂糅在一起,像一团乱麻,根本理不清各自的关系。有很多题目其实是一个类型的不同变种,有的甚至就是另一个题目稍微换了种说法,但要分辨这些细微的差别,对于阿木来说,还是太过困难。他只是把这些题目胡乱地堆在一起,像堆在柴房里的凌乱枯枝,等待有朝一日,再次被捡拾起来,扔进炉膛,发出一点点微弱的火光。

 

阿木疯狂地做题,上课做,课间做,吃饭做,甚至做梦的时候他在做。他的身体形成了一种惯性,仿佛一旦中断做题,就会瞬间崩塌散架。

 

他开始想象自己是一台运输的机器,类似传送带,把习题册上的题目,一点点地搬到大脑的仓库中。那些题目和解答过程,有的他可以理解,有的似懂非懂,有的则恍如天书,但他毫不在意地照单全收。这个过程更接近纯粹的体力劳动,和码头上的搬运工并无二致。

 

即使是搬运,久了也会疲乏。在阿木的感知世界里,疲倦就像是传送带的齿轮上长满了一层铁锈,运转起来变得缓慢而吃力。这时就需要补充“蓝水”了。药液进入身体后,像是润滑油渗进了每一个齿轮和连杆,脑子里的某个地方顿时变得活络了起来。

 

在没有蓝水补充的时候,他便想象自己的背后有一个旋钮,那旋钮通过发条连接着传送带的滚轮。他时常扭曲着手臂,拧起这个虚构的旋钮。一圈又一圈,不停地扭动。

 

过了一会儿,他的身体便似乎恢复了一些活力。

第6章结束

 

第7章开始

火星孤儿第7章 (6)

今天一进教室,古河就觉得气氛有点诡异。课本摊开在桌面上,可是没有谁在认真看它。教室里安静得有点可怕,大家都屏气凝神,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通常情况下,这种气氛只意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马上有一场考试。在原来的学校也一样,古河回想起来,不管是大考还是一次小测试,就算只是听写几个单词,只要最后会给一个分数,大家就会莫名地紧张起来。

 

不知从何时开始,这种对于考试和分数的敏感,就深深地刻印在了所有学生的意识底层。这个过程也许从小学就开始了。

 

每次考试之后,老师都会要求学生把试卷拿回家让家长签字。如果考得好,父母就会高兴地抚摸自己的头,夸奖一番,而自己则趁机提要求,比如买一件心仪已久的玩具,多半都能得逞。而一旦成绩不尽如人意,那情况就是另一回事了,别说买玩具,能免一顿打就谢天谢地了。那时,父母会阴沉着脸看着自己,而自己只好哆嗦着把试卷递上,低着头,一言不发,就像犯了天大的错误一样。

 

回想起来,在童年的记忆里,没有什么事情比考砸了更严重。

 

虽然不知道有多少家庭是这番景象,但在古河眼里,大致都差不多。那时每次考完,自己和几个相好的小伙伴都会聊起彼此的境遇。他还记得,有一个外号叫胖墩的,每次都会把手臂上的衣袖挽起来给他们看——上面全是红通通的条纹,交错分布,像是某种神秘的标记。有的家长虽然不会动手打孩子,也许还会轻言安慰几句,但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那种不高兴的神态。

 

小孩子其实是非常敏感的,他们从各种细微的表情中揣摩着大人的喜怒哀乐,然后把它放大,甚至把内心填满。他们为父母的高兴而开心,也因父母的不满而不安。他们会不自觉地讨好父母,到了亲戚家里,也总是表现出听话的样子。他们总有一种莫名的不安,似乎自己随时都会被父母抛弃。这种不安让他们总想黏着父母,就连出门也要牢牢抓着大人的衣襟。在他们模糊的意识中,得到父母的认同是最重要的事情,而维系这种关系的重要指标,就是取得好成绩。

 

古河的家在一条小河边,河边有一棵粗壮的榕树。童年的时候,每当考得不好,他放学后总不愿直接回家。他会磨磨蹭蹭地绕到大榕树下,沿着长满树瘤的主干爬到一根横生的枝杈上,在那里坐着,直到目送太阳落山,四周都安静下来,这才不情愿地慢慢往家挪。

 

然后便是一顿早已注定的臭骂。

 

大概在这一时期,“成绩”这种东西,就变成每个学生心中的梦魇了吧。

古河故作镇定地走到座位上坐下,看了旁边的文仔一眼。很奇怪,连文仔都露出一副与平常不一样的表情来。虽然脸上并没有太多的紧张,但平时的淡然全没了踪影。

 

“怎么了,是有临时测验吗?”古河小声地问。

 

“切,临时测验算个屁啊。”文仔一脸不屑地说,“待会儿有一节紧迫答题训练课。”

 

“啊……什么课?”虽然不知道这课名的意思,但听到不是测验,古河还是松了一口气。

 

“很特别的一门课,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文仔不经意地皱了皱眉头。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火星孤儿第8章 (7)

上课铃响了起来,一位古河从没见过的老师走进教室,简短地说了几句话后,便让大家从教室出来排成一条长队,然后浩浩荡荡地离开教学楼,进入了旁边一栋更为高大的建筑物——“综合楼”三个大字赫然在目。

 

这楼看上去比教学楼更新,贴满了瓷砖的外墙光洁如镜。古河跟随着人群上了二楼,见到一个挂着“2133”牌子的教室。学生们鱼贯而入,古河也跟着走了进去。

 

谁知刚一进教室,他整个人就猛地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里面的陈设是如此的古怪。在教室里,没有课桌,也没有座椅,只有一个庞大的水池。水池里盛满了清水,让这里看上去更像一个室内泳池。与泳池不同的是,在水池中,整齐地竖立着众多白色的塑料杆,杆上装置着一些用途不明的机械设备。

 

进入教室后,大家自觉地开始换装。在水池的外围,有一排更衣室,古河也像别的同学那样,就近走入一间更衣室,只见室内已经准备好了整套泳衣。他把衣服和裤子脱下来挂在衣帽架上,换上了泳衣。这泳衣样式相当保守,黑色,包裹全身,穿上后仿佛变成了蛙人战士。配套的还有一副阔大的泳镜,他直接套在了近视眼镜上。

 

走出更衣室,他看到很多同学已经下到了水池里,而且靠着一根塑料杆稳住身形。他这才发现,塑料杆的置放和教室的课桌是一致的。他连忙踏入水中,游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水池里的混乱持续了一段时间,一些不会游泳的学生在水里徒劳地扑腾了半天,最后在其他同学的帮助下,才到达了相应的位置上。

 

在塑料杆的中下部,有一块横出来的板子,看上去像一个座位。在老师的口令下,大家纷纷靠着塑料杆,坐在了那块板子上。这时,古河突然发现,从竖杆上冒出了几条绳索,把自己的腿和腰牢牢固定在了塑料杆上。

 

随着一阵微微的鸣响,古河的身体开始渐渐下降。看来那个座椅是可以沿着塑料杆上下移动的。

 

水面渐渐上升,很快就漫过了自己的肩。而水池的底部,也开始有课桌模样的东西升起。难道要在水里上课吗?古河越发觉得茫然。他看了看周围的同学,大家都安静地随着椅子向水中沉去。

 

水终于漫过了古河的脖子。这时,文仔突然冲着他喊了一句:“答完题立刻按钮!”然后水就漫过了他的嘴巴。

 

在沉入水下的最后一瞬,古河赶紧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晶莹剔透起来。

 

“开始答题!”他听到站在水池边的老师大声喊了一句。

 

这时候,从池底升上的课桌终于到达了自己眼前。在课桌上,有一块闪亮的显示屏,上面清晰地显示着一道数学选择题。他憋住一口气,仔细看着题目。

 

这是一道根据函数解析式选择函数图像的题目。题目并不难,考的是二次函数的性质。开口向下,对称轴是x=1,截距是y=2.5。他几乎没怎么思考,就判断出了正确的图形。他注意到,在每个选项的下方,都有一个红色的按钮。他下意识地去按那个正确答案下的按钮。

 

然后,古河的座位突然迅速上升,他的头猛地冲出了水面。

 

周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大口呼吸声。

“高考的时候,最宝贵的是什么?”老师的声音不失时机地响了起来,他并没有等待学生的回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是时间!根据最近几年的统计,全国高考的数学卷完成率为百分之三十六,理综卷的完成率更只有百分之十二。没完成的题目,是大家不会做吗?当然不是!很多考生反映是因为时间不够用。所以,高考考的并不是你会不会做题,而是你能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答对题目。”

 

这时,座椅再次下降,古河又一头扎进了水中。

 

这次是一列两道英语题,要求选择正确的短语填入对话中。他快速通读了对话,揣摩着语义,又看了看给出的几个选项,然后迅速按下了按钮。

 

座位升起,他又答对了一题。他注意到课桌上有一个蓝色的数字从“1”变成了“2”。

 

“从某种意义上讲,谁赢得了时间,谁就赢得了高考。所以,我们必须要训练自己,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提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根据我们的计算,如果要顺利完成整个高考试卷,并保持时间充裕的话,每道数学选择题和理综选择题都应该在三十秒内完成,每道英语选择题都应该在二十秒内完成。”

 

座位下沉,这次是一道化学题,要选出属于氧化还原反应的方程式。古河再次答对,蓝色的数字变成了“3”。

 

“而三十秒,正好是我们一般人憋气能达到的时间。”说到这里,那老师顿了顿,猛地提高了声调,“这就是开设这节课的原因!”

 

听到这里,古河总算明白这古怪的课程是怎么回事了。他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然后再次下沉。

 

这次轮到物理题了。

 

题目给出了一个图示,要求分析出一段绳子中的张力。乍看之下,题目并不难,古河很快求出了张力的大小,可是潜意识中,似乎一直有个声音在说:“不对,不对,你忽略了一个重要的条件。”他一遍又一遍地扫过受力图,想找出产生这种不对劲感觉的源头。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肺部开始隐隐作痛,脑子也开始眩晕。不行了,他想,坚持不下去了。

 

终于,他吐出嘴里的最后一口气,按下了按钮。

 

座位猛地弹起,他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巴。空气伴随着些许水珠飞入喉咙,让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答题错误。一个微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蓝色的数字闪烁了几下,重新变为了“2”。

 

“今天的目标是‘20’,大家努力吧。”老师的话语伴随着水流涌动的声音,再次回荡在这个七十平方米的教室里。

 

答错了还要倒扣啊,古河有些沮丧地叹了口气,不知何时才能完成任务。

 

这时,他看见旁边的文仔突然离开位置,游向了岸边。那个空着的座椅上,蓝色的数字稳稳地显示着“20”。

 

“待会儿见。”文仔爬上水池,像往常一样摆了摆手说。

火星孤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火星孤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火星孤儿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