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狂龙卸甲小说(秦渊苏倾月鲁雪晴)阅读by月下吟

狂龙卸甲小说(秦渊苏倾月鲁雪晴)阅读by月下吟

2019-08-13 16:08:26作者:月下吟

狂龙卸甲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月下吟原创小说狂龙卸甲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狂龙卸甲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秦渊,他,是华夏国一名特种兵,而且是特种兵中的特种兵,他所在的部队没有番号,是绝对机密的部队,乃是精英中的翘楚。而现在,秦渊却面临着开出军籍的处境,他将何去何从……

狂龙卸甲小说(秦渊苏倾月鲁雪晴)阅读by月下吟

狂龙卸甲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狂龙卸甲第6章 你想包养老娘?

 

秦渊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来到他曾经生活十几年的地方,只可惜眼前的场景让他有些目瞪口呆。

熟悉的楼房早已不复存在,换成一间金光闪闪的豪华酒吧,数十部名车一字排开在门外的街道上,场面十分壮观,形形色色的人群纷纷涌入酒吧之中,厚重隔音的墙壁依然挡不住里面那撕心裂肺的金属音乐声。

“没想到你们已经不在这了。”秦渊站在金色酒吧面前,有些茫然说道。

看了一眼被霓虹灯笼罩的金色酒吧,秦渊犹豫片刻,还是迈着脚步走了进去。

酒吧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在这里面打探消息最合适不过,秦渊也知道,世界上许多强大的情报势力组织,他们惯用的手段就是在娱乐场所设立分部。

一进门,秦渊大致扫了一眼,酒吧内的生意十分火爆,几乎看不到空余的座位,震耳欲聋的音乐不停响起,大厅中央的空地上,男男女女都在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尽情宣泄释放着自我。

很快,秦渊的目光被舞池中央的那个大舞台吸引过去,那里的灯光乃是全酒吧最为绚烂闪耀的,而此时舞台之上,有一个女人在尽情跳着辣舞。

女人化着浓浓的艳妆,穿着一身火红色的迷你连衣短裙,凌乱的秀发将她那张脸遮住大半,一双白花花的玉腿在舞台上随着狂暴的音乐,尽情地扭动着她那性感诱惑的身体,她的衣裙十分紧致,将她那硕大的双峰和浑圆的屁股紧紧包裹起来,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魔鬼婀娜的身材在疯狂摇摆,宛如烈焰中涅槃的凤凰,在舞池上的霓虹灯照射下,绽放出一种妖媚梦幻的致命气息。

此刻舞池周围聚拢着一大群年轻男子,个个露出痴迷神离之态,女人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他们内心最原始的欲望。

惊讶于女人的妖魅之余,秦渊忽然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对舞台上的女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终结,女人那妖艳的动作戛然而止,轻咬着嘴唇,目光透过发丝傲然看着前方,胸脯随着沉重的呼吸声一起一伏,充满无尽的诱惑。

轰……

酒吧内顿时炸开了锅,掌声如雷鸣般响了起来,所有人的情绪在这一刻被点燃到极致。

“再跳一次,再跳一次……”

突然间,整个酒吧都震动起来,几乎所有人都在高声附和着。

女人轻甩头发,细密的汗珠挥洒一地,显然她刚才已经消耗很大的体力,面对众人的热情,女人依旧是一副平静的面容。

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一只麦克风,女人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然后清脆如天籁的声音响了起来。

“抱歉各位,我不是专业舞女,希望你们在金色酒吧玩得开心。”说完,女人微微向前鞠了一个躬。

孰料众人根本不买账,哄闹声再次响起,甚至更加疯狂。

“你是什么玩意,大家让你继续跳是看得起你,这里是十万块,今晚老子把你包了。”

忽然,顶级音响里传来一道嚣张的声音,紧接着一大叠钱从台下抛了起来,零散落在女人的脚下,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一出手就是十万块,当真是挥金如土,这可足够让普通家庭舒舒服服过上几年,就算是一些二流女明星,也不值这个价钱。

“朋友,出来玩就图个高兴热闹,何必弄得大家不愉快,钱你收回去吧!”女人的态度始终不冷不淡,对着台下那个拿着麦克风的年青人说道。

“嫌少,那就二十万,如果你做不了主,那就让你老板出来,我就不信有钱还包不下你。”年青人趾高气昂说道,再次从身边的皮箱中掏出十几叠华夏币,全部扔到台上。

此时酒吧内顿时鸦雀无声,金色酒吧乃是一间高档次的酒吧,来往的都是一些有钱人,可是他们从没见过提着一大箱华夏币来嚣张炫耀的人。

女人的脸色终于变了,一手将散乱在脸腮两边的秀发往后捋起,露出她那绝美秀丽的脸蛋,明亮的眸子陡然一冷,说道:“有种你给老娘再说一次?”

一股强大的气场突然间从女人的身上散发开来,她的声音冰冷到极致,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内心在发毛。

秦渊的脑袋轰地一声炸了开来,当他看清楚那女人的容貌时,终于知道之前为何会对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因为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六年未见的小姨。

 

 

 

狂龙卸甲第7章 痛打恶少

 

秦渊的外公膝下有一儿两女,秦渊的母亲是他外公亲生女儿,而小姨叶云曼却是从外边领养回来的,她只比秦渊大五岁,自从秦渊的母亲意外身亡后,叶云曼对于秦渊来说,亦母亦姐,陪伴着他一起长大,直到他离家参军。

没想到,六年后见面,居然在这样的场合与小姨叶云曼见面。

“婊子,出来卖难道还要立贞节牌坊?你老板是谁,赶快叫他滚出来。”年青人冷笑一声,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叶云曼怒了,可有人比她更怒!

在秦渊心中,叶云曼绝对是他心中的逆鳞,曾经有个公子哥在半路调戏叶云曼,被秦渊活生生废了他四肢,那一年,他才十二岁。

“你找死!”声音冰冷之极,直透每一个人的脑海。

秦渊纵身一跃,临空一脚狠狠地踢在还没反应过来的年青人脸上,顿时他整个人抛飞到半空,数颗牙齿混杂着血液喷洒出来。

砰……

沉重的身体砸在舞台之上,年青人痛得想要叫喊,可发觉他的嘴根本说不出话来,左脸骨骼已经明显凹陷下去。

秦渊得势不让,身体轻松跃上舞台,正准备继续虐打那位年青人时,两道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小渊!”

“住手!”

很快,一个满脸横肉,面目狰狞的大汉带着一群人从后台冲了出来,强势将舞台包围起来。

“谁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嫌命长不成?”大汉一脸阴沉地盯着舞台上的秦渊,肃杀之气蔓延开来。

“强哥,快救我家少爷,他是孙耀祖的儿子。”一名之前跟随在年青人身边的混混突然走上前来,急忙说道。

被称为强哥的大汉身体一怔,当看到躺在地上那年青人的左脸时,猛地倒吸一口凉气,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孙耀祖是谁?夏城第一地产商,手握十几亿资产,是一个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人物,如今他儿子被人打成这样,恐怕整个夏城都要震上一番。

正当强哥准备发话时,余光刚好看到站在秦渊一旁的叶云曼,瞳孔不可抑制地收缩一下,身体也忍不住一阵啰嗦。

“云曼姐,你怎么来了?”强哥一改之前阴沉的脸,弯着腰,毕恭毕敬对着叶云曼说道。

叶云曼此刻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秦渊身上,原本妖艳到极致的脸庞变得十分柔和,灵动的双眸泛着闪闪泪光。

“小姨,我回来了!”秦渊咧嘴一笑,如同一个孩童般看着叶云曼,不管他经历过多少次生死磨炼,不管他的双手沾有多少人的鲜血,在叶云曼面前,秦渊始终是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

“小混蛋,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叶云曼丝毫不顾忌形象,破涕而笑,冲上去将秦渊狠狠揉进怀里。

感受到叶云曼那柔软清香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秦渊当即有些尴尬,六年不见,小姨的身体更加丰满成熟了,特别是那波涛汹涌的双峰,让秦渊有种强烈的窒息感。

良久,两人才分了开来,叶云曼似乎依然不舍得,看着秦渊的眼神中带着一抹幽怨之色。

“云曼姐,他怎么处理?”强哥指着地上抽搐的年青人说道,他始终想不明白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怎么会叫叶云曼为小姨。

叶云曼一抹脸上的泪痕,双眼旋即闪过一丝冷漠说道:“派人抬回孙家去,就说是我叶云曼打的,他孙耀祖想报仇,我随时欢迎。”

说完,不顾众人疑惑好奇的目光,拉着秦渊的手往酒吧外奔去。

“强哥,现在怎么办?”一个小青年突然上前问道。

强哥立刻甩起手一巴掌拍了过去,顿时让小青年耳鸣脑眩。

“废话,刚才没听到云曼姐的话啊,把他抬回孙家,将云曼姐的话一字不漏带过去。”

一走出酒吧,叶云曼就拉着秦渊坐上不远处的一辆红色跑车,伴随着低沉咆哮的发动机声,两人消失在华光璀璨的街道尽头。

“小混蛋,什么时候回来的?”跑车上,叶云曼一手撑在车门上,一手扶着方向盘,而脸却始终面对着秦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幸福笑靥。

跑车开得很慢,轻风吹佛着叶云曼那有些散乱的头发,散发出一阵阵醉人的馨香,秦渊的鼻子下意识抽动几下,他已经很久没闻到这股熟悉诱惑的味道。

一双白嫩修长的玉腿随意摇晃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缓缓伸到秦渊这边,由于叶云曼穿的是迷你短裙,从秦渊的角度看去,刚好可以看到大腿上侧露出一片雪白,浑身上下透出一股致命的诱惑。

 

 

 

狂龙卸甲第8章 跟我回家

 

秦渊强行将目光转移开来,再怎么说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小姨,非礼勿视,随后目光直视前方说道:“今晚刚回来,对了,你们现在住哪?外公外婆他们呢?”

“他们和小雨在两年前就搬离夏城到燕京去了,我没跟着离开,一直住在夏城。”叶云曼轻声说道。

“怎么好端端要搬到燕京去?”秦渊好奇问道,在他的记忆中,外公一家从他懂事开始就居住在夏城。

叶云曼莞尔一笑说道:“还不是因为小雨要到那边上大学,而且你大舅他也高迁到燕京,因此索性全都搬过去。”

“原来如此,没想到小雨已经上大学了,可你为什么还留在夏城?”秦渊撇过头看着叶云曼那妩媚的脸庞问道。

不知为何,每当看着叶云曼时,秦渊的心跳总会莫名其妙的加速,想着以前的种种,一股无法抑制的躁动不安份跃动着。

“还不是为了等你这个没良心的,出去六年也不知道打个电话报平安,你不知道我和你外公他们都很担心你么?”叶云曼有些委屈说道,眼眸噙着泪花,让人心生怜意。

“对不起!”秦渊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对不起,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从他接受残酷的训练开始,他的一切行踪都是最高级别的机密,容不得半点泄露。

不过秦渊内心也是一阵感动,叶云曼居然为了自己而单独留在夏城,恐怕她出现在那间金色酒吧也是刻意的吧?

“傻瓜,说什么对不起,现在回来就好,不会再走了吧?”叶云曼扑闪着墨玉般的眼睛,小心翼翼问道,她害怕秦渊再一次离开,六年,她的人生有多少个六年可以等待?

秦渊摇摇头,坚定说道:“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真好,走,小姨带你回家,回我的家。”叶云曼嫣然一笑,露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窝,跟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似地。

看到这样的叶云曼,秦渊的心都快融化了,他第一次恨自己怎么能如此忍心离开六年杳无音讯。

穿过繁华的市区街道,叶云曼带着秦渊驶进一座豪华的别墅庄园内,停靠在第五栋别墅门口。

别墅的装饰很奢侈华丽,是一座两层复式别墅,输入指纹密码后,叶云曼拉着秦渊像一只欢快的小鸟冲进别墅内。

“怎么样,我的家还不错吧?”叶云曼如同一个小女孩在向秦渊炫耀她最得意的玩具一般,一脚踢开高跟鞋,光着脚丫在大厅内来回旋转着。

秦渊微微苦笑,他这个小姨的性格还是没变,疯起来就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尽管她现在是一个将近三十的女人。

“漂亮是漂亮,可这也太大了吧,还有其他人住这里么?”秦渊下意识问道,外公一家全都搬到燕京去,还有谁跟叶云曼住这么大的别墅?

叶云曼的眼中闪过一抹狡黠光彩,撅着性感的嘴唇说道:“怎么,难道你还希望有其他人住这里?”

秦渊语顿,以叶云曼的条件,恐怕早已交到男朋友甚至是结婚了吧,怪不得之前说带他回家,一想到这里,秦渊的内心感觉到莫名的失落。

秦渊的表情叶云曼看在眼里,顿时捂着肚子咯咯笑了起来,“小混蛋,你不会以为小姨有男人了吧?”

花枝招展,笑靥如花,看得秦渊又是一阵目眩神迷。

“你不是说这是你的家么?”秦渊反问道,鼻子突然有些发酸。

“是啊,这是我的家,可谁说一个人的家就不是家了,你刚才不会是在吃醋吧?”叶云曼上前搂着秦渊的胳膊,笑眯眯问道。

“才没有!”秦渊打死也不承认。

“真没有?可我看到你好像很失落的样子。”叶云曼不依不饶说道。

被叶云曼这么看着,秦渊总感觉很尴尬,曾经他可以跟叶云曼嬉笑打骂,毫无顾忌,可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孩子,如今两人长大了,也成熟了,无形中有道隔膜束缚着两人,让秦渊不敢逾越半分。

“有没东西吃,我今晚还没吃饭。”秦渊赶紧转移话题说道,再被叶云曼这样问下去,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哼,小混蛋,等着,老娘亲自给你下厨。”叶云曼娇嗔一声,很不满秦渊突然转移话题,在他的胳膊用力扭了一下,这才扭着小蛮腰走向卧室,换了一身常服后便进入厨房内。

秦渊看着叶云曼那婀娜曼妙的背影,摸着鼻子傻傻一笑,久违的感觉让他感觉前所未有的温馨。

下厨煮饭对于叶云曼这种单身女性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难事,很快就从厨房捧出几叠熟菜,让秦渊微微有些惊讶,他记忆中小姨根本不会煮饭,当年他还因此取笑她以后会嫁不出去。

 

 

狂龙卸甲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狂龙卸甲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狂龙卸甲小说全文

狂龙卸甲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狂龙卸甲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狂龙卸甲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