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豪门弃妇总裁宠妻无度》(夜非言乔以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豪门弃妇总裁宠妻无度》(夜非言乔以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5-22 23:29:42作者:苏七

豪门弃妇总裁宠妻无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经典类小说,主角夜非言乔以琳的奇事贯穿豪门弃妇总裁宠妻无度小说全文章节目录作者苏七。豪门弃妇总裁宠妻无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一个男人爱不爱你,替他生一个孩子就知道。乔以琳生产完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生活才刚刚真正地开始。爱与不爱只在一念之间,请别拿孩子说事好吗?

《豪门弃妇总裁宠妻无度》(夜非言乔以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豪门弃妇总裁宠妻无度免费试读章节

“以琳,难道你不想知道当初你生孩子的真相吗?”白天哲立马便将双手移开了去,但是仍旧对着驾驶座的乔以琳大喊了一声。

果然,上升的车窗停住了,白天哲知道乔以琳心中的软肋,毕竟是自己怀胎十月所生的孩子。

“白天哲,孩子是你亲手杀死的,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你现在再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你的,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然你受到你应有的惩罚的。”乔以琳冷冷地看着白天哲,就要关车窗。

“以琳,虎毒不食子,若不是为了你,我也不会这么做!”白天哲大声喊道。

“好一个为了我,白天哲,那你怎么不为了我自己去死掉呢?”乔以琳狠狠地看着白天哲,有点歇斯底里地喊道。

“以琳,你知不知道其实是因为孩子有问题!并不是我要杀了孩子!”白天哲脱口而出,见乔以琳看着自己,便继续说道,“若是当时我不阻止,你产下了孩子,孩子不一定活得下来,但是你一定会死,以琳,我说的都是真的。”

“白天哲,你就连编故事都这么不上心。”乔以琳冷笑道。

“以琳,那孩子也是我的孩子,还是男孩,我就算真的想跟你离婚,也不用害死孩子不是吗?况且我妈听说了你要生孩子了很是高兴,我怎么可能害死我们的孩子?”白天哲条理清晰地说道,“你还是想想当初都是谁跟你去做检查的吧,或者是你怀孕期间都吃了些什么吧,胎儿明明就有问题但是却一直没跟你说,导致后面生产,我只能选择保你了。”

“白天哲,我不想听你胡说八道,这件事情我会自己去调查的。”乔以琳的心中有点乱,一方面不想相信白天哲所说,但是另一方面白天哲说的又确实有点道理。

“以琳,你当时生产的时候是我妈给你做的产前检查,我妈是护士长,当时是我特地去请她过来的,最后她检查出孩子有问题,所以一气之下就走了。”白天哲振振有词地说道,“我会给你证据的,但是,你也要小心你身边的人,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了,你自己注意安全吧。”

白天哲说完之后就完全放开了乔以琳的车窗,脸上满是真诚和对乔以琳的担忧之色,还有自认为深深的爱意:“以琳,我还是爱你的。”

“不管事实是怎样,我不会听信你的一面之词,至于你,再怎么说都是帮凶,你查出孩子有问题不告诉我,而是事后跟我的好妹妹联手还想杀了我,白天哲,现在还说你爱我,你不觉得你太虚伪了吗?”乔以琳冷笑道,但是心里对孩子的死,倒是打上了一个问号,看来孩子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以琳,很多事情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我相信你最后直到真相会回到我身边的。”白天哲很有信心地说道,“你看看今天谁去找你吧,那人肯定是有问题的。”

乔以琳抿唇,不再跟白天哲废话,已经启动车子,一个华丽的掉头然后飞快地离开了白天哲。

乔以琳虽然嘴里说着不相信白天哲的话,但是心中还是留下了一个怀疑的种子。本来是想直接回城西郊外的别墅去的,但是转念一想,乔以琳还是掉头,准备去当初她生产的医院调查一下。

既然当初的检查有问题,那么应该会留下蛛丝马迹才对。

J市中医院,就是乔以琳当初选择的医院,乔以琳本想去拜托陈昕凝帮她调查一下J市中医院的,但是她还没打电话给陈昕凝,陈昕凝却是先打给她了。

“凝凝,正好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帮我调查一下J市中医院,白天哲说我当初孩子还没出生就有问题了,我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当初的记录。”乔以琳对着手机另一端的陈昕凝说道。

当初J市中医院发生了火灾,但是只是小面积的,并没有人受伤,只是由白天哲传出了乔以琳身亡的消息,后面中医院很快便重建了,因为没有伤亡所以也没人放在心上。

“琳,你不知道吗?J市中医院的最大股东,是寰宇。”陈昕凝沉声说道。

“你说什么?中医院的最大股东是夜非言?”乔以琳的心一颤。

“是的琳,我觉得当时你生产完之后也很蹊跷,医院里竟然看不到其他人,我就想着会不会是白天哲那个渣男收买了谁所以想去调查一下,结果什么都查不到,所有有关你当天的记录都没了,说是被烧毁了。”陈昕凝的声音透着沉重,“而且,我一旦要深入调查,就会受到阻扰。”

“这样吗...我知道了凝凝,那就不要调查了,既然股东是夜非言,那我直接去问他好了。”乔以琳咬着唇说道,她实在不相信这跟夜非言有关系。

“别,琳,我怕他会对你不利,而且,只要他咬死不承认也没办法,这样你们之间的合作关系还会破裂。”陈昕凝连忙心急地说道,“而且,琳,你们已经是法律上的夫妻了,到时候若是撕破脸了,我怕夜非言会做出些什么事来。”

“凝凝,你是怀疑夜非言他,他故意害我然后救我?”乔以琳觉得脑子乱极了,“但是夜非言没有动机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可能跟白天哲合作的。”

“是,夜非言是不可能跟白天哲合作,但是琳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并不是合作,而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

乔以琳回到城西郊外的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跟陈昕凝通完话之后就整个人处于有点懵的状态,本来身边很明了的局势竟然越来越混乱了。

想起陈昕凝在电话里“偷偷调查夜非言”的建议,乔以琳咬了咬牙,给夜非言发了个消息。

“晚上回来一起吃晚餐吧,我做了一桌的菜。”

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按了发送。

桌上是五菜一汤,乔以琳的厨艺还可以,虽说称不上顶级,至少也是秀色可餐。

桌上还放着一瓶红酒,乔以琳想着灌醉夜非言,等他睡了之后再偷他的钥匙,三楼书房是锁着的,钥匙只有夜非言有。

“咔嚓”一声,门开了,玄关有驻足换鞋子的声响。

“今天怎么会想到亲自下厨?”夜非言淡淡的声音带着疲惫传进了乔以琳的耳朵里。

 

第十五章

乔以琳听到了夜非言的声音,身子不由得一僵,但是她深呼吸了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状态,笑着转过头站起来走向了夜非言。

“没什么,就是谢谢你今天帮了我。”乔以琳接过夜非言的外套挂在了一边的衣架上,“不过,我其实没有跟你提过那个项目,你怎么会......”

“我们是夫妻,我当然知道。”夜非言理所当然地说道,那双好看的眸子认真地看着乔以琳,“所以这算是感谢我帮你入职乔氏?”

“算是吧。”乔以琳别开了不敢直视夜非言的双眼,“快吃吧,不然菜肴凉了。”

“好。”夜非言好看的眸子光华流转,但是没有说什么。

两人坐下来静静地吃饭,夜非言夹了一口青菜放入嘴里。

“不好吃吗?”乔以琳有点紧张地看着夜非言。

“还不错。”夜非言淡淡地说道。

“那就好。”乔以琳松了口气,然后给夜非言倒上了红酒,桌上的只有一个红酒杯,“我看到家里有红酒就开了一瓶,我有询问过东子了。”

“你不陪我喝点?”夜非言淡淡地开口。

“我,我还是算了,我酒量不好......”乔以琳突然想起了上次被陈昕凝拖去“云轻”喝了两杯之后跟夜非言只见发生的种种,脸上一烫,更加不知道说什么了。

夜非言轻笑一声,倒也没有再为难乔以琳。

就这样,乔以琳一直给夜非言倒酒,然后一瓶葡萄酒就都被夜非言喝光了。

吃完饭,乔以琳在收拾东西,一直在偷偷注意着夜非言的状况,夜非言的脸色微熏,那双好看的眸子更加眼波流转了,乔以琳看得都有点儿脸红心跳了。

“但是,他为什么还不倒下睡着啊?不是说外界传闻他酒量特别差多疑都滴酒不沾的吗?这都一瓶葡萄酒了。”乔以琳心中暗暗着急。

“我晚上就住在这儿了,我先上去休息了。”夜非言的房间,也在三楼,乔以琳的房间是在二楼。

“我扶你上去吧!”乔以琳心中一喜,应该是酒劲上头了。

“...你确定?”夜非言看着乔以琳。

“额,那个,我扶着你点,应该的。”乔以琳眨了眨眼说道,然后上前一步扶着夜非言上了三楼他的房间。

本来是想等一会儿再进来的,没想到夜非言带着乔以琳直接躺在了床上。

“你,你,夜非言,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乔以琳心中一颤就要站起来。

“怎么,这么怕我?还是你还对你的前夫恋恋不忘?”夜非言看着乔以琳,低沉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我们既然是夫妻,那总要履行以下夫妻的义务吧?”

夜非言一个翻身压住了乔以琳,灼灼的眸子这么迷离地看着乔以琳。

“夜非言,我们只是合作伙伴...”乔以琳被夜非言看着,无处可躲。

“但是我们也是夫妻。”夜非言眯眼靠近乔以琳,“我越来越觉得,你真是有趣呢...特别是,这双眼睛...”

“夜非言你醉了。”乔以琳就要推开夜非言,但是却被夜非言抓住双手反压在头顶。

下一刻,夜非言的唇就落在了乔以琳的眼睛上,轻轻柔柔的,带着淡淡酒香和满满的眷恋。

“......柔...”乔以琳似乎听到了夜非言的呢喃声,但是又好像是没有。

“夜非言,你别这样,我,我去给你煮醒酒汤吧。”乔以琳突然间有点儿害怕。

“怎么,怕了?不是你灌醉我的吗?”夜非言轻笑一声,埋首在乔以琳的脖颈间,“乔以琳,嫁给我,让我帮你吧。”

“夜非言,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也是合作关系不是吗?”乔以琳咬唇。

“不,你知道我的意思,爱上我,依靠我吧。”夜非言说道,下一瞬,就封住了乔以琳的双唇了。

这次的吻是带着一丝疯狂的掠夺和恼怒的。

良久,夜非言这才放开乔以琳:“你不就是想去书房看我的资料所以将我灌醉的吗?”

“你,你都知道了?”乔以琳脱口而出这才捂住了嘴巴,“我,不是,我......”

“没错,我就是故意灌醉你想偷你书房的钥匙的。”乔以琳干脆直接承认道。

“为什么白天哲说的话你就这么相信,我跟你也算是结婚了,你有事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夜非言侧躺在那里淡淡地问道。

“你会跟我说?”乔以琳反问道,“那你当初怎么没有跟我说,你是J市中医院最大的股东呢?”

“没错,寰宇是投资了J市中医院没错,但是寰宇投资的项目有很多,中医院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再者,就算我是中医院最大的股东又能说明什么?”夜非言站了起来,“你真是当局者迷啊乔以琳,你说到底是你不聪明,还是你不愿相信事实呢?其实你心中早就有怀疑了吧?”

夜非言说完之后,乔以琳就沉默了,其实她不是没有想过其他可能,但是夜非言确实也有嫌疑所以乔以琳选择了先怀疑夜非言,毕竟,她跟夜非言认识的时间短,二来,乔以琳也并不想跟夜非言有超出合作范围的感情,她害怕感情。

对于白天哲今天的警告,其实首先找乔以琳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陈昕凝,而说夜非言有问题的,也是陈昕凝,但是乔以琳不去想,陈昕凝毕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啊,她不相信陈昕凝会害她。

但是,种种迹象表明陈昕凝有问题,首先,结婚证的事情,当时是夜非言自己说的,但是只有夜非言跟乔以琳自己才知道其实结婚证还没领,而夜非言自然是不可能对乔舒晴说的,但是乔以琳曾经对陈昕凝说过。

而陈昕凝当初带自己去“云轻”,却正好那么巧碰到了夜非言跟乔舒晴见面,再者,陈昕凝告诉自己J市中医院最大的投资者是寰宇,矛头指向了夜非言,还让自己灌醉夜非言好去找点什么。

乔以琳的心中越想越明了,脸色难看。

“不,凝凝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不会的,夜非言你骗我!”乔以琳咬唇喊道,不想相信。

“我什么都没说,一切都是你自己推测出来的,这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处理就好了。”夜非言靠近乔以琳,笑得冷漠,“反正是你自己的仇,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但是,你给我离白天哲远一点,毕竟你现在,是我的老婆。”

“我的老婆,你该履行一下你的职务了。”夜非言说完,用手抬起了乔以琳的下巴,轻啄了起来。

 

第十六章

“夜非言,别...”乔以琳别开了脸,夜非言的吻落到了乔以琳的脸颊上,轻柔的,温热的,那是夜非言的唇瓣,是让人留恋的触感。

“为什么别?我们可是夫妻。”夜非言的眸子立马便冷了下来,“还是说你还对白天哲念念不忘,所以你归来的这段时间,也并没有积极地想要去报仇是吗?”

“不是的!”乔以琳立马便反驳道,“夜非言,我希望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我们只是形婚,就仅此而已。”

乔以琳说完之后便站了起来推开了夜非言:“而且,而且凝凝说你私生活比较,额比较复杂,我希望我们不要互相干扰私生活了。”

“复杂?难道你觉得她的话可信?”夜非言淡笑了一下,依旧挡在乔以琳的面前,“反正你好好处理你自己的事情吧,有需要帮忙跟我说,还有,离你的前夫远一点,毕竟你现在是寰宇的总裁夫人。”

夜非言说完之后便整个人躺倒在了床上,一身的酒气仍然没有散去,但是乔以琳却是觉得意外地好闻。

夜非言刚刚明明是很清醒的,但是现在似乎又恢复了喝多了的醉酒状态了,乔以琳压根不知道夜非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看样子,晚上他是不会再怎么搭理自己了,想了想,乔以琳便开门走了出去。

等到乔以琳走出去之后,躺在床上的夜非言突然睁开了双眼,眼中一片清明之色,喃喃自语:“柔...很快的...”

第二日乔以琳就去乔氏报到了,因为乔建生和许冷霜都同意了,所以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但是对于乔以琳这个空降的市场部副总经理,自然是有很多人看不惯的,但是乔以琳压根不在意。

乔以琳一上任就赶上了股东大会,针对乔氏接下去的发展要做出一系列的规划,会议定在下午两点,乔以琳早上熟悉了一下自己的办公室,顺便看了看有关乔氏的资料,特别是两个月之前关于乔氏危机的那件事情。

看完之后乔以琳算是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她差点被白天哲和乔舒晴害死的那段时间里,乔氏旗下的餐饮业竟然有许多人出现食物中毒事件,而且还死了五六个人。

因为食物中毒的人数达到了三四百人,而且还有死亡人数,所以事情闹得很大,整个乔氏都受到了震动。后来听说是白天哲和乔舒晴查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是那个餐饮业的负责人私吞公款,擅自用了三无产品的配料导致了这种事的发生。

真相大白之后,乔氏将那个负责人告上了法庭,并且没有追究死者家属的胡闹行为,还对死者家属进行了补偿,乔氏的名誉不但没有下降,反而通过这件事得到了提升。

乔以琳看着手头的资料,微微蹙眉,这么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资料却并不详细,虽然只是她的直觉,但是她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现在重点是下午的股东大会,为了在乔氏站稳脚跟买,就必须让其他的股东心服口服,所以下午一定要好好表现。

“副总,这是你要的资料,我给你整理好了。”May在外面敲门。

“进来吧。”May是乔以琳的助手,乔以琳要的资料自然是关于乔氏的。

“谢谢你了May。”乔以琳对着她笑了笑。

“副总客气了,这是我的份内之事。”May倒是有点惊讶,她带着厚厚的黑框眼镜,本以为乔以琳这个乔氏的大小姐会跟乔舒晴一样盛气凌人,没想到倒是意外地很温和。

“还有什么事吗?”见May愣在那里乔以琳问道。

“额副总,公司有员工餐厅......”

“那中午一起吃吧。”乔以琳笑着抢先说道。

“好。”May笑了笑退了出去。

乔以琳看着手中的资料,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

“姐姐,我知道你今天第一天来公司,应该都还不熟悉吧,中午妹妹带你去吃饭吧。”乔舒晴直接开门走了进来。

“麻烦你下次进来之前先敲门谢谢。”乔以琳站了起来,将桌子上的资料整理了一下收了起来,不知不觉已经到饭点时间了,“既然妹妹好意,我自然不会拒绝,我还约了别人,我想妹妹应该是不会介意的吧。”

“姐姐这才上班第一天就很有架子,看来很是适应啊。”乔舒晴笑了笑,脸上稍微阴沉,但是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随即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我自然是不会介意的。”

乔以琳叫上了May一起来到了员工餐厅,还选了一个雅间,乔舒晴先点好了菜,乔以琳期间去了下洗手间,吃完之后乔舒晴就先起身了。

“姐姐好好准备下去的股东大会吧,我就不打扰姐姐了。”乔舒晴笑得很是不怀好意,乔以琳留了个心眼。

但是乔以琳看了一眼May,见她神色正常,那乔舒晴应该是没机会在饭菜上动手脚,便也没再想什么了。

回去又看了下资料,约莫一点半的时候,乔以琳开始发觉不对劲了,因为她开始肚子疼了,感受着肚子传来的一波有一波的痛意,乔以琳匆匆将May叫了进来吩咐了一下之后便去了洗手间。

“该死的,那些饭菜果然有问题,看来公司里面,乔舒晴的人比我想象的更多,不过May看起来倒不像是乔舒晴的人,希望我没看错吧。”乔以琳解决完了肚子疼的问题之后正要开门出去,但是洗手间的门竟然打不开了!

“有人吗?有人吗?”乔以琳叫了两声,竟然没有人,而她的手机也没带在身上。

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已经一点四十五分了!很多人都去准备股东大会了,现在这个点,没有人经过洗手间,并且洗手间也比较偏僻,但是定然是乔舒晴做好了后续的安排的。

就在这时候,乔以琳听到了脚步声,有人进来洗手间了!

“谁再外面?帮我开一下......”

“哗啦啦”一声,透心凉,乔以琳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桶水直接从门上面倒了下来,淋了她一身!

豪门弃妇总裁宠妻无度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豪门弃妇总裁宠妻无度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豪门弃妇总裁宠妻无度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