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皇甫睿温婉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皇甫睿温婉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5-23 00:07:46作者:白衣流琴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经典类小说,主角皇甫睿温婉柔的奇事贯穿嫡女重生谋定天下小说全文章节目录作者白衣流琴。嫡女重生谋定天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继母毒辣,害她母去黄泉,诛她心,杖毙之痛,永生永世不能忘怀!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她要把安稳现世搅个天翻地覆!她是毒蛇,誓要活活咬死坏人每一个!复仇之人,又陷入另一片沼泽地,这个俊美王爷如妖孽,真有点儿意思。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皇甫睿温婉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免费试读章节

待珠儿为温婉柔装扮好之后,只见眉清目秀,清丽胜仙,有一份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清新,尤其是那双杏眼雅致可观,表情温暖中却又透着几分淡淡的漠然。

“传膳吧。”温婉柔无视珠儿惊艳的眼神缓步移至外间。珠儿随其后“郡主今日不陪丞相公主一起用膳吗?”温婉柔随意的拨弄着失去生机的蔷薇花,淡淡道“恩,用过早膳再去。这花儿也该换了。”珠儿丝毫不怀疑福身道,“奴婢这就去。”

温婉柔往日早饭都会和母亲父亲一起吃,曾经她认为自己那么幸福,现在想想真是现实打了把脸!温婉柔不想再看到那虚伪的父亲,更不知道如何告诉母亲,为了家族利益就将妻女抛之脑后,这让温婉柔如何接受!

尔雅阁。

温霍城每次下朝后都会陪永宁公主一起用膳,他将吹至温热的粥放在永宁公主面前,饱含爱意道“夫人,不烫了,快些吃。”永宁公主皱眉道“相公,婉儿今日怎么么有来?她往日都会陪我们一起用膳的。”皇甫柔在温霍城面前显尽了小女儿之态。

夫人,相公。没错这本是平常人家夫妻之间的称呼,可见温霍城与皇甫柔的感情之深。温霍成爱皇甫柔但更爱自己来之不易的权力,只要不威胁到家族利益温霍城对皇甫柔也算是真心喜爱。

温霍城拿拿汤勺的手一顿,随即掩饰尴尬而笑“夫人莫担心,许是婉儿丫头昨日太过劳累今日便起不来了,就让婉儿多睡会儿。”皇甫柔喝着自己相公吹量的粥“相公吹过的粥果然香甜无比,今日就让她偷会儿懒,毕竟昨日婉儿特意为我买了爱吃的如意糕呢!”温霍城早已知道温婉柔昨日去了皇宫,直到今日皇后也没有任何表示,他只当做小女儿家向长辈诉苦并不在意,至于以后新帝是谁也不用担心,只要保证温府在他百年内方荣昌盛便可。温霍城不想再提“对,婉儿丫头最有孝心。夫人快些尝尝这小菜怎么样。”永宁公主高兴地表示“那是。”便开心的与自家相公开始爱心早膳。吃过饭后,温霍城便去书房处理公务。

温婉柔压口浓茶“想必父亲现在去书房处理公务了,珠儿随我去母亲那。”珠儿发觉郡主现在有些不一样了,还没来得及分析郡主那是何意时,郡主就踏出门外。珠儿提着裙子追上“郡主,珊儿那事我已安排妥当。”

楚嬷嬷让小丫鬟采了几支白玉兰准备放入公主房中,一抬眼便看到温婉柔款款而来后面跟着一个圆滚滚的丫头,眉开眼笑道“郡主今日真像仙女下凡,让老身眼前一亮。”珠儿得意道“那当然,楚嬷嬷,这可是珠儿亲手为郡主挽的飞仙鬓。”楚嬷嬷假似眯眼“哦,这丫头是谁?看着怎么这么熟悉。”珠儿急的跺脚“楚嬷嬷故意戏耍珠儿,昨日还是您叫珠儿去温婉居的!”楚嬷嬷故似恍然大悟“原来是珠儿。昨日天暗没瞧太清,膳房果然是好地方,连姑娘都养的珠圆玉润的。”

珠儿娇嗔告状“郡主,您看楚嬷嬷又戏耍奴婢,还说奴婢胖!”未等温婉柔说话,楚嬷嬷急喝道“珠儿怎么还是如此不知身份,口无遮拦!”温婉柔知道这是楚嬷嬷在为珠儿开脱,便笑道“无碍,嬷嬷母亲可在房中?”楚嬷嬷见郡主对珠儿比以往更亲切,便不再担忧“刚与相爷用过膳,正在房中为相爷绣荷包呢。”温婉柔眼神暗淡,装作无意道“我去寻母亲。”珠儿偷偷在身后对楚嬷嬷比鬼脸,宣告自己的胜利。楚嬷嬷笑骂道“坏丫头。”

皇甫柔瞧见女儿进来,招手询问“婉儿过来,睡饱了吗?可用过早膳。”温婉柔甜甜地笑着皆答是。皇甫柔拿过绣品炫耀道“婉儿瞧着好看吗?马上要完成了,准备送给相公呢!”温婉柔苦涩的笑着“娘绣的都好看,想必父亲会很喜欢。”皇甫柔妩媚一笑仿佛再说那当然。

温婉柔看着继续绣荷包的母亲缓缓道“娘亲,自宁国寺那事发生之后,我身边的丫鬟颖儿也不见了,昨日我便唤回珠儿,但也只有她一人,女儿想明日让人牙子领些丫鬟,买入府中。”永宁公主疑惑的抬起头“颖儿不见了,是不是遇到不测,要不要报官?”面对如此善良的母亲温婉柔扯谎道“许是觉得做女儿的丫鬟做腻了,趁乱逃走了,妆奁内的卖身契都不见了!”

永宁公主扔下绣花针抱着女儿安慰道“那种丫鬟不要也罢,明日母亲为你挑些忠心的。竟如此嫌弃我家婉儿。真是不知所谓!”在宁雅阁呆了半日后,温婉柔借故离开回到自己的厢房。此时她还不能释怀,因此尽量避开与父亲相见的时间。温婉柔决定给自己一些时间去放下,毕竟是敬爱了两世的父亲。等她能真正的面对父亲时,也展示着也更加强大。

怡心院。

花团锦簇春意盎然,然而温敏敏的房中却如寒冬腊月。永乐公主未用早膳急匆匆看了温敏敏一眼就赶往宫里。春丽跪在地上惊慌于郡主清醒了,那自己怎么办的状况中。

温敏敏诡异无光的眼神望着镜中自己脸上的疤痕平静的问“那日我晕倒是怎么回事?”春丽颤栗道“回郡主,当时奴婢也被打晕了,奴……奴婢也不知道?”

“哦~不知道!那我脸上的疤又是为何?”温敏敏狠厉的看着镜中的春丽。春丽此时感觉生不如死“回郡主,太医说是簪子之类的尖锐之物划破,太医还说若平时好好养着,便会恢复如初。”

自今日公主离开之后,郡主呆滞的延伸就逐渐清明。春丽刚想叫太医就被郡主一个阴森的眼神制止住,现在的郡主无安全没有之前的温良贤淑的姿态,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怨鬼,对!像极了怨鬼!

温敏敏嗤笑,转身看着跪在地的春丽“颖儿呢?”春丽怯懦道“当时被抬出去的不是二小姐,是颖儿!颖儿被找到时已是……已是遍体鳞伤,后来不知所踪。”

温敏敏立刻将手旁的的水杯扔向春丽怒道“遍体鳞伤,可有我遍体鳞伤!贱人!混蛋!我一定要揪出幕后黑手,让他受尽屈辱而死!”春丽砰砰磕头“郡主饶命,饶命啊!当日我醒之后发现郡主不在了当即去大殿禀告公主。却遇到二小姐大肆宣扬您失踪之事,还引来了禁卫统领叶明磊要将宁国寺翻个遍。公主为了郡主的名声说郡主回了府。暗自让自己人去寻您,只是未找到您,却找到昏迷的颖儿。公主心急如焚便去质问二小姐,二小姐咄咄逼人最后闹得相爷都知道了。最后禁军抓到想要到国宝的盗贼,他身上有……有您的玉佩,最后才在后院枯井找到您。郡主肯定是二小姐,是二小姐啊!”

温敏敏随意摆弄着胸前的长发,眼神猝了毒一样望着春丽,喋喋的笑着“哈哈哈!我的好妹妹什么时候如此有脑子了!竟然有胆量害我!我定让你千人骑万人跨!”

春丽听过郡主之言,想到自己和郡主同时晕倒,郡主惨遭不测,自己却处于安全之中。况郡主如今状态已接近癫狂,在找二小姐算账之前怕是先会处理自己了!幸好托那烧火丫头给自己爹娘报了信让他们早早逃了。自己也得想办法马上离开了!

皇宫淑妃殿。

永乐感觉自己很憋屈,饭都未吃急忙赶来皇宫,自己的弟弟却不给自己好脸色!永乐啪的把黄鼬青花杯放置茶盏中“母妃,敏敏如今遭此不测,原本是温婉柔那小贱人该受的!可是她自己安然无恙反而去设计敏敏!真适合她娘一样恬不知耻!女儿也想通了,温霍城那人铁石心肠女儿捂不热了!我要为敏敏报仇!让温婉柔那贱丫头生不如死!不!我要让他们一家三口都生不如死!”

堂上坐着一名成熟风韵的贵妇正是淑妃。只是这张脸不再年轻,额头以及眼角长着细密的纹路,若不是那双眼透露着精明算计怕是旁人误会她是一名娴雅大方的人。

淑妃放下水杯叹气道“敏敏此事本宫也很痛心,不过那温霍城权高位重,又手握军政大权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扳倒的。此事需要从长计议。”永乐公主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母妃,话未出口。自家弟弟便接了过去,皇甫睿沉声道“皇姐,”

 

第十五章

永乐公主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母妃,话未出口。自家弟弟便接了过去,皇甫睿沉声道“皇姐也明白宁国寺之事主要目的是铲除叶明磊,扶持霍子光坐上禁军统领之位是成就大业的第一步。既然对方已经打乱我们的计划,我们就不得不防,再出手恐会引起东宫那人的怀疑。”永宁公主见他只字不提自家女儿之事,胸中闷起一口怒气“六弟是何意思?难道敏敏就平白无故的受此委屈!那是你的亲生外甥女!六弟不能弃之不顾啊!

永乐看着自顾品茶的母妃,低头不语的六弟。当即火冒三丈用双手将桌前的东西扫落在地,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怒道“你们当真不管敏敏了?”淑妃叱喝道“放肆,永乐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模样。还有一分当公主的气度么!都是俩个孩子的娘了,还是一副什么事都要顺着你的意思!你倘若改改温霍城也不是现在这个立场!”

永乐失望的看着眼前两人,平静的擦干泪水叩头请罪“是沁儿今日行为过于鲁莽,请母妃恕罪。淑妃有气无力的摆手“罢了。”永乐听着语气甚是清冷,再次行礼“若无事,永乐就先回府照看敏敏了。”随即起身离开,步履中带着些许苍凉哀怨。

皇甫睿甩开袖子轻蔑道“不舞之鹤!”淑妃责备的看向六皇子,道“睿儿,不可这样放肆。她和你是一母同胞的姐姐。也是本宫的错,自入宫以来太后和皇后那贱人没让为娘消停过,好不容易把沁儿生下。太后那老贱人处处压制,刁难我。那时本宫忙于对付那两个贱人,自而耽误了教育沁儿,太后死之后本宫也能放下心来。可沁儿的性子也已经定型。日后还是要帮扶着她些。”皇甫睿不情愿道“是,母妃。”

“那霍子光情况如何?”淑妃询问道。皇甫睿眉头微微蹙起“父皇对国宝极其重视,霍子光又牵连其中。父皇自不会手下留情,不过他嘴倒硬,计划之事未透露一丝一毫。”

“天牢历来关的是重型犯,折磨人的法子自然多。总有一样是他受不住的,既然无用就去除掉吧。只有死了才能保我们安全。”淑妃缓缓地撇着茶末,声音平静至极,仿佛掐死一只虫子那么简单。

“可是母妃,霍子光历来忠心,我们……”皇甫睿正要替霍子光开脱就被淑妃怒急的声音打断“睿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坐上那位置更不能有如此妇人之见。你可明白?”皇甫睿手心微微发汗,点头称是。

淑妃浑浊的双眼瞬间犀利无比,道“天牢把守严密,切记处理干净了,莫让人抓了把柄。”皇甫睿躬身行礼“是,母妃。儿臣这就去安排。儿臣告退。”

皇甫睿走后,淑妃不禁苦恼起,计划耽搁了要怎么向大人交代!

永乐颓废的行走在红砖高墙之中,嘲笑着皇家所谓的亲情。从小她看着自家母妃什么都和皇后抢,却经常被太后压制。母妃依旧不放弃。待永宁能牙牙学语时,她自己便开始和妹妹枪。因为这样母亲会高兴,后来便上了瘾,喜欢的就要不计一切的到手。初见温霍城时,永乐真的被他的才华所折服,那时年少温霍城一身青衣在宴会上侃侃而谈,自此永乐严重再也容不下他人。

那一日永乐精心装扮想与温霍城“偶遇”,那时他想自己身为南商国公主,貌美如花,配他这个新晋宰相也是绰绰有余。满心欢喜的走向他必经之路却看到凉亭下她心心念念的男子正饱含爱意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贴心的为她拂去头上的花瓣。

永乐无法接受一直被自己从小欺负到大的妹妹竟会夺去自己心爱的男子,满脸泪水的想自己的母妃哭诉。淑妃那时劝她“若温霍城真不在意你,你嫁过去也不能过好日子。现在你情谊还不是很重,趁早了断吧!”十几岁的皇甫睿愤愤不然“皇姐,你是一朝公主,数不清的才子想要迎娶你,为何偏偏是温霍城。”

永乐却失了疯的哭诉“求母妃帮帮沁儿,沁儿一生只求温霍城。而且女儿方才看到温霍城竟和永宁那小贱蹄子在一起!女儿不甘心!”淑妃听罢重复道“永宁?”随即和六皇子对视一眼,安抚道“沁儿不急,母妃为你想想法子。先回宫歇息罢,听话这样就不美了。”

永乐半信半疑的离开后,六皇子急迫道“母妃,温霍城在短短几年之内坐上丞相之位,想必不容小觑。若永宁嫁过去,皇甫瑾便如虎添翼。”淑妃欣慰于自己的儿子小小年纪就有此搬见识,比萧文凤的儿子强了不止百倍,道“睿儿不急,皇甫瑾不足为惧。温霍城此事太过突然,不能妄下定论。”

却不料第二天下朝后,六皇子急匆匆赶往淑妃面前“母亲,温霍城请求父皇赐婚,将永宁嫁给他。此事朝堂已经传遍了,圣旨也发了。不久就会传遍后宫!”淑妃一时反应不来温霍城动作竟如此之快,永乐也怒气冲冲的赶来“母妃,您不是说要想办法的么?现在父皇都赐婚了,眼看三月之后那小贱蹄子就嫁入温府了。女儿该怎么办!”六皇子责备道“皇姐,此事母妃也是刚刚知道。谁会料到温霍城动作如此之快,况且圣旨一下,什么都改变不了!”永乐满眼不置信“不,不,我要亲自问问他,说不定是永宁那贱丫头让父皇如此做的,他也许不是乐意的!我要去问问他!”淑妃望着仓皇离开的永乐,摇头道“罢了,睿儿。太子和那娘一样斗不过我们,区区温霍城威胁不到我们,若以后不能为你所用,除了便是!退下吧,本宫有点乏了。”

永乐远远的看见温霍城走来,忙站在他眼前。温霍城被突如其来的人影吓了一跳,仔细一看,道“参见永乐公主。”永乐呆呆得问“听闻父皇将你与永宁妹妹赐婚?”温霍城满面春光,回答“能娶永宁公主,是微臣三生有幸。”永乐上前一步抓住温霍城宽大的朝服袖子“那我呢,我怎么办?你娶了她要我怎么办!”温霍城猛地撤出自己的袖子,不顾被拉扯倒地的永乐公主,嫌恶道“请公主自重,微臣对永宁公主情深义重,今生只愿与她一起白头。况三月后我们即将大婚,请公主不要给自己他人带来不便。微臣告退。”

温霍城说罢便大步离开丝毫没有怜惜之意。年少的永乐遭到自己心爱之人的拒绝,犹如万箭穿心。自那日便回宫沉寂起来直至永宁大婚也没有出现。

淑妃殿杜月儿跪在堂下,声泪俱下道“求娘娘劝劝公主,公主已有四个月没和奴婢说过一句话了!每天像木偶似的,饭也只吃一点,照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啊!娘娘您去看看公主吧!”

皇甫睿连连摆手道“好了,你下去吧。一会儿我与母亲会一同去看皇姐的。”杜月儿感恩涕零的离开。

皇甫睿正色道“母妃,您可知道温霍城现在不仅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南周丞相,他手里现在有父皇所赐的十万兵权!”淑妃震惊“什么,刚娶永宁一个月,就赐兵权,皇上是什么意思?!”皇甫睿安慰道“母亲不必着急,那本是郑国公一名手下副将升了将军带的十万杂兵,还没开始训练就被人弹劾。那沈将军入了狱,父皇忌惮郑国公的兵权,所以将这十万杂兵赐给温霍城。一则打压了郑国公。二则向朝臣表明了对温霍城的喜爱之心。不过现在虽是杂兵,待训练几年就不容忽视!”淑妃点头道“你分析的对,如今我们该怎么做?”

皇甫睿意味深长道“皇姐如今这幅模样怕是放不下温霍城。不如就成全了皇姐,公主身份足够若温霍城做不轨之事冒犯了皇姐,平妻也不为过。何况世间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相比于笨拙的永宁,温霍城会更喜欢皇姐这样的,到那时……”淑妃心领神会,踏步向前道“,下月中秋节可是个好日子,走,去看看你姐姐。”

永乐宫。

淑妃进去之时看到自己的女儿在书桌旁静静地看着一幅画,淑妃心疼的抱着永乐“你就这样糟蹋自己,糟蹋娘的心么!你瞧瞧自己都瘦成什么样了!哪里还有往日的风采!你想要什么为娘给你就是了。”永乐从温霍城的画像移向淑妃,绝望的说道“母妃,我都拉下公主的颜面了问他了。他不要啊母妃,怎么办母妃?没了他我活不下去啊!”

 

第十六章

淑妃嗔怪道“你往日的聪明都去哪了?怎的遇到这种事就没脑子了。他不要也得要,到时候看他要不要得起!你赶紧养好身体,下月十五是个好机会。母妃和睿儿都会助你,明白吗沁儿。”

皇甫睿虽不明白永乐为何对不喜欢她的人如此痴迷,仍然安慰道“对啊皇姐,你赶紧养好身体。到中秋节宴会那天我会让我的人去敬温霍城喝酒,到时让小太监扶他去歇息。再唤来永宁和父皇,想必父皇肯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永乐的双眼渐渐恢复光彩不确定的问“真的可以么?”淑妃疼爱的抚摸着永乐“真的,沁儿,母妃拼死也会为你争个平妻之位,决不让你吃苦!”

自被淑妃开导之后。永乐就积极地对待自己,恢复了以前的花容月貌一直盼望着中秋宴会的到来。

中秋宴会当天,永乐公主早早起来梳妆打扮。红润的脸庞,上层的头发盘成圆状,插着几根银镀金嵌珠宝蜻蜓簪的簪子下层将三千青丝散落在肩膀,镶着珍珠的耳坠,如白玉般的颈子佩戴着翡翠珍珠的项链,一对柳眉弯似月,双眼漆黑不见底,小巧的鼻子不失挺拔秀气。性感的红唇与白净的皮肤更让人显得千姿百媚。杜月儿赞叹道“公主今日必能艳压群芳!”永乐闪烁的眼睛散发着贪婪,道“走吧。”

进入宴会后用了看到永宁温霍城正在皇后手下方说话,永乐深压心中的兴奋款款走近,道“参见母后。”皇后点头示意“起来吧,沁儿。”永宁公主甜甜的夸赞了句“姐姐今日好漂亮!”永乐看着幸福洋溢的永宁公主不由得咬牙切齿,表面仍然谦虚有礼道“妹妹也是愈发漂亮了。”永宁公主羞涩的点点头“谢谢姐姐夸赞。”“母后,沁儿去给母妃请安了。”永乐公主不动声色道。皇后点头恩准。

全程永乐都忍着没有去看温霍城,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心里的欲望。想不到的是温霍城见了他也没有行礼,果真是狠心呢!过了今天你也可以属于我了!

淑妃看着自家女儿从落座开始就在揉帕子,也不言语“沁儿,沉住气,过会儿自有太监领你去。”

“皇上驾到。”一声高亢的声音想起,永乐回神跪下跟随在场所有人高声道“参见陛下。”

皇上正直壮年,苍劲有力的声音传遍大厅“不必多礼,今日就当是家宴,都随意点。”“谢陛下。”众人起身。

丝竹长笛想起,宫女进场跳舞尽兴。在场的男人们开始侃侃而谈,女人也都在讨论最近流行的首饰,胭脂水粉。温霍城今日很疑惑为何那么多世家子弟拿着不同的借口敬酒。温霍城毕竟文人出身,不一会儿,便坐在凳子上扶着额头。

永乐心不在焉的吃着水晶葡萄,身边的一个侍女走过了正要添酒却不小心洒在永乐身上,侍女立刻磕头请罪“公主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公主恕罪。”淑妃立刻呵斥道“放肆,怎么倒杯酒都不会!还不带公主去换衣服。”说罢递给永乐一个眼神,永乐会意柔声道“无碍,带我去换衣服即可。”随即看了眼温霍城离开。

一位面生的太监走向温霍城,禀告道“相爷,公主说您醉了,您去偏殿休息。”温霍城喃喃道“公主,公主在吗?”太监扶着温霍城恭声道“公主也在。”永乐焦急的在偏殿来回走动知道听见一太监声音“相爷,公主就在里面。您自行过去吧。”永乐屏息听着温霍城踉踉跄跄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慌忙走至塌旁不安的坐着。直到开门又关门的声音想起,永乐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温霍城抱着“永宁”柔声道“柔儿,我头疼。帮我按按。”“永宁”颤着声音道“相爷抱着我,我按不成啊。”“不是说好叫相公嘛?怎么又忘了!该罚!”温霍城说着便正面抱住永乐亲在唇上。

永乐想不到温霍城对永宁疼爱到如此地步,好!只要能得到你!把我当成别人又如何!永乐惴惴不安的手搂住温霍城的脖子。娇笑道“相公讨厌!”温霍城欣喜与自家小娇妻的主动,道“柔儿今日换香了么?怎的与平时不一样?不过柔儿用什么都是好闻的。说罢就开始对永乐一阵揉搓亲吻。永乐正享受着这异样的感觉,突然肩头一沉,温霍城彻底睡了过去。永乐眷恋不舍得抚摸着温霍城,眼中透漏着势在必得。然后轻咳两声,门外不远处也想起两声咳嗽。

此刻永宁公主还在和皇后诉相思之苦,皇后颔首听着,时不时地点头微笑。淑妃在皇上的左下侧,杜月儿慌慌张张的走进俯在淑妃面前不知说了些什么。吓得淑妃手中酒杯掉落都不知道。

皇上皱眉问道“淑妃,何事如此慌张?”淑妃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永宁和皇后。艰难的回答道“无事,无事,臣妾有些乏了先行告退。请皇上恕罪。”皇后隐隐感到不安,问道“柔儿,温霍城呢?”永宁没有感到气氛的感慨,道“刚才一个小太监说相爷不胜酒力,去偏殿歇着了。”淑妃即将起身离开,南周皇阻止道“那朕随你去吧。”淑妃装作无可奈何道“是。”皇后按压着巨大的不安,强笑道“臣妾也现在也无事,也一起去。”于是皇上的大老婆小老婆还有刚新婚的永宁公主,宫女太监共十人浩浩荡荡的移向偏殿。

刚刚温霍城的爱抚不必再让永乐做任何改变,待听到一群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时,永乐迫不及待的站在圆凳上,将脖子伸进已经挂在梁上的腰带里,没有一丝犹豫的将凳子踢开。嘴角却是胜利在望的勾起。

淑妃在靠近房门不远处听到凳子倒地的声音,知晓那是永乐的信号。便不顾尊卑毫无形象的推开房门,看到在白绫上不在挣扎的永乐时哀嚎一声“沁儿!”杜月儿忙哭叫“郡主!”跑上前与淑妃合力将永乐报下。

所有人眼前的景象是:永乐公主妆发混乱,衣衫渐解,尤其是那脖子两边深色印记最为明显。榻上正是刚新婚一个月的温霍城温驸马爷!犯事之人正衣衫凌乱的呼呼大睡。

南周皇顿时怒道“放肆,当真是无法无天,丢尽皇家脸面。拿水泼直到泼醒为止!”皇后用手臂托着已经呆愣的女儿,终于知道不安从何而来。

永乐公主也在杜月儿的“奋力”拯救之下行了过来,永乐公主绝望地看着在场之人,止不住的痛哭。淑妃也心疼的抱着女儿痛哭!

温霍城被人泼醒时明显的不高兴,当看到远处的人时立即跪下“参见陛下,微臣不胜酒力,来此偏殿歇息。不知陛下前来所为何事?”南周皇愤怒的指着温霍城,责问道“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皇家人岂是你随意戏耍的!”

温霍城看到永乐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低头解释道“臣并不知。还请皇上明示。”南周皇上前踹到温霍城“不知何事,你既娶了永宁,又为何糟蹋永乐?还是说你认为朕宠着你就能代表你做任何事!那要不要朕把这天下也给你!”温霍城已了解这明显是淑妃她们设局,真是不知羞耻!哑口无言道“臣不敢。”

淑妃恰好开口“我的沁儿不要怕,有什么事都说出来。母妃为你做主。”永乐边摇头边痛哭。杜月儿瞅准时机“回娘娘,方才倒酒的侍女将酒洒在公主身上。那侍女领着公主进偏殿,奴婢急忙回永乐宫去衣衫,回来之时不见那侍女。只见公主痛哭问什么都不肯说。奴婢没有法子才去寻您!”

永乐公主突然发了疯的跪在永宁面前“妹妹对不起。姐姐不想的。对不起妹妹!姐姐推不开啊!”温霍城猛地抬头才发现自己的爱妻正一脸绝望的看着自己,眼泪扑簌簌的狂掉。

此时六皇子皇甫睿闯进来,看了一周。当下发了疯似的朝温霍城打去。南周皇怒喝一声“放肆!住手!当朕是死人么。”

六皇子平静下来,道“儿臣无状,儿臣方才听到太监们议论偏殿有事发生,便稳住大臣后匆忙赶来!儿臣看到此景实在是忍不住!请父皇惩罚!”南周皇满意的看着儿子“无事,起来吧。皇后,你认为怎样处置。”皇后垂首“臣妾不知。”

六皇子脱口而出“既然做了此事,就要为我姐姐负责。”淑妃呵斥道“睿儿不得无礼!任凭皇上做主。”

温霍城还未出口,永宁当下跪在南周皇面前“回父皇,姐姐受了如此大的委屈。相爷负此责任本是应该,女儿同意。”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嫡女重生谋定天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嫡女重生谋定天下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