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相爱已枉然)在线阅读完整版《相爱已枉然》

2019-05-29 11:26:37来源:zsy作者:庭前花

《相爱已枉然》庭前花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在失去之后,那些掩于岁月,见明不见暗的爱,才滚滚而来。愿世界上所有相爱的人,能彼此温柔相待。

(相爱已枉然)在线阅读完整版《相爱已枉然》

墨暖顾寒尘小说相爱已枉然推荐章节

第4章 对不起,我现在没空

顾寒尘闻声看过去,见她头发凌乱,十分狼狈,皱眉问道,“三更半夜,你在这干什么?”

“干什么?女儿病了,快死了,你倒好,在这抱着别人的孩子清闲自在的很啊?”

顾寒尘皱眉,“微微怎么了?”

“不知道!”墨暖眼眶一酸,眼泪悬在眼眶。

“墨暖,闹也要分场合!别跟我在这一哭二闹,我很烦。”

闹?

呵呵,墨暖笑了笑,正好看到办完手续向这边走来的黎思,再看看他怀里抱着的孩子,当即什么话也不说了,转身独自去办理手续。

办完手续,却发现顾寒尘抱着孩子和黎思一起站着等她。

墨暖气的心肝疼,打算走楼梯,顾寒尘却拉住她,“微微在哪?”

墨暖不理他。

黎思忙接过顾寒尘怀中的孩子,“寒尘,你去陪暖暖吧,我这边没事的。”

谁知顾寒尘真的就拉着墨暖进了电梯。

黎思愣愣的看了一会儿电梯门,冷冷的笑了笑。

一直到天色破晓,微微才脱离生命危险,送入病房。

墨暖坐在床沿,问医生,“她醒来,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个要等她醒来再说。”

说完之后医生就离开了。

顾寒尘不知道病情,低声问,“微微怎么了?”

墨暖却起身将他往外推,“我和女儿都不需要你,你去陪黎思和她的宝贝儿子吧!滚!”

顾寒尘猛的扣住她的手腕,“你跟我闹哪一出?不是你把黎思送到我面前的么?我如你的愿,和她重修旧好,你现在摆脸色给谁看呢?”

她看了看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儿,怕打扰她,并没接话。

顾寒尘堵着一口气在心口,盯着她看了半晌,最终一句话不说,转身离去。

他一走,她的心里就酸的厉害,趴在女儿的床头,难过又心痛。

病床上的孩子因为不舒服呢喃出声。

墨暖握着她的手哽咽,远比痛在她身上还要入骨,“宝贝,别怕,妈妈在这……”

好在孩子在第二天晚上醒了过来,听着她叫妈妈,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她喜极而泣。

“微微……我的微微……谢天谢地。”

“妈妈,我生病了,爸爸为什么不来看我?”

孩子乌黑的眼睛里,满是期待,墨暖心中一涩,“爸爸他……工作忙……”

“你骗我,你肯定又和爸爸吵架了是不是……妈妈……我很久没见到爸爸了,我真的很想他,你让我爸爸来看看我好不好……”

没想到,顾寒尘那样对微微不闻不问,女儿还是对他这个爸爸满怀期待,墨暖心酸的擦眼泪。

“好,我这就去叫爸爸。”

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影响孩子,墨暖起身去走廊拨通了顾寒尘的电话。

“什么事?”他的语气很不好。

“你在哪。”

“你管我在哪!”

“微微她想你了,要见她爸爸。”

“对不起,我现在没空。

第5章 一旦爱一个人就是六亲不认

没空?

墨暖甚至能听见他那端男孩子的玩闹的声音。

他这是又在陪黎思和她的孩子?

她本是一个温和清淡的性子,却在黎思这件事上成了泼妇。

“顾寒尘,微微她是你亲女儿!她生病住院要见你,你却陪着贱人和她的孩子,你就这么喜欢二手货的孩子?”

顾寒尘嗤笑,“不是你不让我在那的么?”

“我让你干嘛就干嘛?你这么听话我怎么不知道呢!你到底来不来?!”

那端过了几秒才回,“没空,我要陪思思,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太辛苦了,昨晚上天天闹肚子到半夜……”

墨暖不想听他这些废话,按断了电话。

她不知道要如何跟女儿解释,思索了半晌,才推门而入。

微微的眼神看向她,“爸爸会来么?”

墨暖笑了笑,“爸爸他出差了……”

微微失望的垂着眼睛,没在说话,墨暖看的心酸极了。

为了弥补孩子的难过,墨暖几乎整日的在医院,工作堆了一堆。

这日助理推开门神色有些不好,墨暖领着他去了走廊,“怎么了?”

“顾总他……把黎思安排到了秘书部,做他的贴身秘书……”

墨暖深呼吸一口气,“随便他吧。”

助理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墨暖问。

“墨总,这么些年黎思都在外城,您和顾总婚姻稳定,孩子可爱,现如今为什么……把她弄回来给自己添堵呢?”

“婚姻稳定?”墨暖轻嘲出声,想说什么,却又觉得有些事不足为外人道。

助理跟了她五年,很是了解墨暖,知道她不愿多谈,找了借口,离开了。

墨暖看着外头落日的余晖,落寞的闭上眼睛。

她与他认识十几年,怎会不知他的脾性,这个男人一旦爱一个人就是六亲不认,专一到底。

而她……不是那个人。

虽然这些年他流连花丛,但只是为了跟她对着干。

这不,黎思一回来,他哪里还有什么花边新闻?

手被拉住,墨暖睁开眼睛,低头一看,是微微。

墨暖蹲下身子,将她抱起来,“怎么出来了?”

“妈妈,我想回家。”

“等你彻底康复了,我会带你回家。”

微微十分懂事,趴在墨暖的肩上不说话了。

墨暖知道,她是想回去找爸爸,一见到孩子这样,她心里就酸的不行。

将孩子放到床上,嘱咐了保镖在门口看好孩子,然后她就开车去找顾寒尘。

黎思没想到墨暖会直接找上门,有点惊讶,“暖暖?”

墨暖二话没说一巴掌就甩了上去,“过的舒服么?”

黎思冷笑了一声,“自然舒服,有寒尘为我奔前跑后,我都快成残废了。”

“白莲表,你和顾寒尘绝配,一个勾自己闺蜜的男人,一个爱自己兄弟的女人。”

黎思笑了,“谁是白莲表,自己清楚,你和寒尘走到今天的地步,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跑到这来骂我,我觉得很可笑,你活的真可悲!”

第6章 她真的累了

墨暖怒极反笑,一步步走进她,“一个短信就火急火燎的从外城赶到安城,你是有多寂寞啊?连着孩子都带过来了,是想要他看看他妈是怎样恶心么?”

“暖暖,你还是先学着怎么做人吧,你这么咄咄逼人,你爸妈知道么?”

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墨暖看着就来火,一巴掌又扇上去,“你见着个男人就叫爸爸,你爸妈知道么?嗯?”

“我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寒尘就喜欢我这么叫他!”

当年多么形影不离的闺蜜,如今却如仇人一般,尤其是在顾寒尘的微信上看到黎思叫他爸爸的那一刻,墨暖真想打死她。

气氛剑拔弩张,墨暖一脸阴沉,而黎思却像个无辜的兔子,梨花带泪,楚楚可怜。

顾寒尘匆匆赶来,挡在了黎思的面前,皱眉看着墨暖。

“你到这来发什么疯?!”

见到顾寒尘,墨暖强行压下怒气,“你跟我回去看看微微,她很想你能陪陪她。”

“不去。”

墨暖想给他一巴掌,可是她忍住了,“我知道,我不该撵你滚,我道歉。”

黎思拉了拉顾寒尘的衣服,“寒尘,微微毕竟是你女儿,你就去看看她吧。”

顾寒尘置气一般侧了侧身子,静默几分钟,才迈开步子,朝外走。

这表示他的妥协。

墨暖松口气,缓步跟上。

黎思却脸色十分不好,她没反抗被墨暖打的脸肿,而他竟毫无所觉?

……

一来到医院,便见到走廊上助理抱着一堆文件正等在那。

顾寒尘瞥了眼,笑了笑,“既然要照顾孩子,就把工作放一放,你手头的项目移到我那边吧。”

墨暖顿住脚步,没有拒绝,“好。”

见她神色淡然,顾寒尘的神色一瞬变沉,“你就不怕我把都你架空,与黎思翻天覆地?”

“随便你,反正你觉得她好,怎么着都好,你觉得我贱,怎么都贱。”

世界上最恶心的事,就是你看到了一个人虚伪的一面,而别人没看到。

既然说不明白,那就算了,这么多年,她真的累了。

“呵,你倒是通透的很!”

他语气中有着明显的不悦,可墨暖已不想去研究他的情绪,她只想让女儿快些好起来。

微微因为顾寒尘的到来,十分开心,在病床上就站了起来,“爸爸。”

顾寒尘将她抱在怀里,笑着亲了下。

这一刻,墨暖感觉他周身多了些温和的人情味,有些怔愣。

如果真的这样和睦该多好……

接下来的几天顾寒尘都会来医院,微微心情好了,病也就好的快些。

等到出院回到家,一切都已成定局。

公司早已没了她的位置。

这些日子没了花边新闻,顾家上下只以为是顾寒尘收了心,放到了事业上,并未多管其他。

她云淡风轻的笑了笑,摸出手机打了电话出去。

“合同拟好了么?”

“已经好了,我会全权代理你的案子,我这就给你送合同过去。”

“不用了,我晚上自己过去拿。”

那端颇为玩味,“暖暖,你真的决定了?”

第7章 我的吻没有陈夜好?

墨暖摩挲着手机,苦笑,“六年分分合合,五年婚姻折磨,十一年,够了,这样的日子,没什么意义。”

那端没在说话,挂了电话。

晚上墨暖依约来到暗夜律师事务所,陈夜正在办公室等她。

墨暖直接拿过他办公桌上的文件袋,就打算离开。

“我辛辛苦苦的给你做合同,你连顿饭都不请?”

墨暖侧头看他,“你需要吃饭?”

“当然。”

“那走吧。”

陈夜挑眉,拿了西装外套,与墨暖一同出了公司大门。

吃饭的地点选的极为偏僻,可即便如此,还是碰见了顾寒尘与黎思。

墨暖讥讽的低语,“喂,你前任带着你的孩子和顾寒尘在一起,你心里就真的一点不膈应?”

陈夜冷笑,“你觉得那如果是我的孩子,陈家会放任他流落在外?”

“你的意思是……”

陈夜轻扯嘴角,拉着她走到顾寒尘与黎思面前。

散漫道,“寒尘,你也在这?”

顾寒尘的眼睛锁在墨暖的身上,皮笑肉不笑,“跟我太太来吃饭?”

“嗯哼,她要请我,没办法。”

顾寒尘搂着黎思,淡道,“既然这样,那我和思思就不打扰你们了。”

墨暖受够了这种针锋相对,饭都不想吃了,转身就走。

对陈夜说了句没胃口之后,就直接回了家。

……

哪知车子刚到家,她还没下车,车门就猛的被拉开了。

紧接着她就被人硬扯了出去,按在了车门上。

顾寒尘的声音阴冷无比,“你别想跟五年前一样,为了报复我和黎思,就和陈夜不清不楚,别忘了,现在我是你丈夫!”

墨暖努力缓和因为应激而高亢的情绪,“你觉得现在,我还会做那样无聊的事情么?”

五年前,她与顾寒尘冷战的时候,黎思与陈夜感情也破裂,黎思痛苦不堪,整天与顾寒尘喝酒打电话,没想到竟然擦出了火花。

这件事在墨暖心里是一根刺,没人敢提。

可今天由他亲口说出来,她竟已不觉得有所谓了。

顾寒尘深邃的眸子闪过嘲讽,“不会最好,这些事既是你惹出来的,那就自己圆好,我不希望明天一早,顾家上下都来质问我。

这次虽然地点偏僻,但并不代表没人传出去,夫妻二人双双带着异性相遇,这个话题无疑是一波猛料。

墨暖偏头,不与他对视,“我知道,你还有事么?没事就放开我。”

“有事。”

“什么……唔……”

她下巴被扳正,话被他堵进嘴里,初春的夜里寒凉,他的吻却火热。

以前他吻她能让她心跳加速,而现在……似乎有点麻木无觉……

察觉到女人呆木,顾寒尘玩味的笑了笑,“怎么?我的吻没有陈夜好?”

第8章 疑惑

墨暖冷笑,“的确没陈夜的好。”

她话音刚落,就看到男人的脸色极阴,然后她的唇再一次被擒住。

男人肆意而又狠厉的深吻着,墨暖被他吻的站不稳。

他不是一直都厌恶她么?那么现在……

墨暖有些懵。

但一想到他和黎思,心里即刻卷起了汹涌的怒意。

她抬手便要扇上去。

而轻薄她的男人却握住她的手,将她死死禁锢。

独属于他的气息似乎淹没她的神经,她感觉自己的骨头快溃不成军的软了。

墨暖关节泛白的手指死死的捏在一起,豁出去一般重重咬下去。

铁锈味迅速在嘴里蔓延。

顾寒尘停下动作,隔着半公分的距离看着她,手撑在她身后的车子上,另一只手摸了下唇,复又抬眸看向她。

嗓音虽哑却冷,“夫妻之间做这种事,也值得你这样不要命的反抗,你想要给谁吻你?”

她别过头,“总之不给你这个令我恶心的人吻!”

顾寒尘猛的扳过她的脸,逼近她的脸,“我恶心?你又好到哪里去?连自己朋友的男人都能下手,你才是正经的白莲表。”

墨暖心口恍然痛了一下,怒气渐涌,她稳住气息,“你能肖想你兄弟的女人,我怎么就不能找我朋友的男人了?”

她神色看起来十分淡然,顾寒尘无端生出暴虐之欲,掐着她下巴的手恨不能捏碎她的骨头。

墨暖心中有一丝痛快,“还不快去安慰你的小宝贝,啊!”

她整个人被顾寒尘扛在了肩上,太过意外,只发出短促的低呼。

“顾寒尘,你干什么!混蛋!”她拍打着她的肩。

可男人并不理她,直接将她扔到了卧室的床上,紧接着他彻底施行起来她所不愿意的事情。

夜色很好,结束时已是深夜。

墨暖又气又恼,对着他的肩狠狠咬了一口,才起身去浴室洗澡。

罕见的,顾寒尘没恼,一声没吭。

到了浴室门口,听见他的手机在响,她没来由顿住脚步,房中太过于安静,安静到能听到他手机那端黎思激动的声音。

“寒尘……是不是……墨暖又和陈夜勾上了,是不是?”

顾寒尘瞥了墨暖一眼,沉声说,“不是。”

“那陈夜怎么会和她一起吃饭?对我极为冷淡,就像是五年前一样,他不要我,永远不会要我了……”

墨暖懒得听这白莲花叽叽歪歪,开门进了浴室。

关上门的那一瞬,听到顾寒尘不知是激动还是怎么了,声音很大,“他不要你,我要你!”

相爱已枉然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相爱已枉然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相爱已枉然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