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在线阅读完整版《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

2019-05-29 11:45:48来源:zsy作者:粉红火火兔

《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粉红火火兔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莫拾以为,莫名穿越的她就只能低质量地混吃等死了。没想到,某一天,她被迫捡回了一只妖孽......妖孽说:我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对你不离不弃。于是,生活开始严重偏离莫拾原本设定的剧本......正所谓:人能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不在江湖漂,天上砸下刀......

(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在线阅读完整版《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

莫拾许陌小说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推荐章节

第四章 保护未婚夫

整个流桐镇,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张大虎仗着在流桐镇所属的南宁州有关系,养着几个打手,整天鱼肉相邻,欺男霸女,家中妻妾好几个,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霸!

这样的人,除非比他强大很多,不然绝无善了的可能。

张大虎赶过来看到莫拾和许陌站在一处,只觉得十分刺眼,大手一挥,“哪里来的叫花子!阿威阿武,快保护十娘!”

两个家丁得令,当即一左一右冲着那陌生男子冲过去。

莫拾一看不好,马上捡回了刚才扔下的那个大扫帚,横在了他们面前。

张大虎见状,痛心疾首:“十娘,你这是做什么?”

莫拾的目光略略斜过张大虎,眼皮忍不住抽了抽,终是落在了两个家丁身上,“保护我未婚夫!”

因为目光的漂移,导致这句话的气势大打折扣,莫拾心中懊恼,可是谁让张大虎的那副尊容,实在太有碍观瞻……

张大虎扯动一脸横肉,做出自以为和颜悦色的表情来,慢慢走近莫拾,轻声细语地哄劝道:“十娘,你别被这叫花子给骗了。

你哪里有什么未婚夫啊,他是骗你的,你要是真相信了他,他肯定把你骗得一根柴都剩不下,到时候你可怎么办啊?”

“你说不嫁人,我从来也都没有强迫你,可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人骗啊!我得多心疼啊!十娘,你千万不要糊涂,你信我的,我不会骗你。”

张大虎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要不是莫拾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几乎都要怜悯起这个爱得卑微的“痴情男人”来了。

可是莫拾深知张大虎的为人,心中没有半点侥幸,抓紧了手中的扫帚,硬声道:“他是我的未婚夫,不是什么骗子!从今往后,我就是他的人了,谁来说什么也没用!”

张大虎脸上的和颜悦色挂不住了,咬牙切齿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个叫花子根本就不是你的未婚夫,那个什么鬼信物,根本就跟你的锁合不上!你把我当傻子骗,可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

立刻,人群中就有人嘀咕:“对呀,刚才那锁没合上啊,十娘也说那人不是她未婚夫的嘛!”

“嘘!你傻不傻,十娘这是想摆脱张大虎,快别乱开腔了!”

“哦哦!可是,那锁真的合不上啊!”

“让你别说了你还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这时一直沉默的许陌突然从莫拾手中拿过那锁,与他的那只放在一起,手指轻抚。

然后,莫拾震惊地发现:竟然合上了!

严丝合缝,就如同天生就是一对一般!

“当年把锁给阿拾的时候,阿拾还小,所以不知道这锁其实是有个机关的。

”许陌高高地拎起链子,把两只合为一体的小银锁在众人眼前晃了几晃,然后收回手中,“所以,现在可以证明,这锁的的确确是一对了吗?”

人群又悄悄议论起来。

张大虎的脸色黑如锅底。

莫拾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的锁明明坏了,根本合不上的!

尽管心中犹疑,但是路选了就不能回头。

莫拾迅速收拾表情,看向张大虎:“张大郎你看,这确确实实是我的未婚夫。”

“什么乌七糟八的未婚夫!我呸!”张大虎阴着一张脸,恶狠狠地喝道:“阿威阿武,还愣着做什么!去!把莫十娘给我接回府去,省得她在外面受人蒙蔽,乱了心思!”

两个家丁闻声抢上前来。

莫拾见状,把大扫帚使劲往身前一挥,划出一条道来,昂首四顾,大义凛然道:“阿娘身前教导我,人无信不立。

我莫拾虽然只是个小女子,可也记得阿娘的教诲,知道要守孝义,绝不能做嫌贫爱富、不守信义的事情!”

“阿娘身前跟我说过,小时候曾给我订了一门婚事。

后来那户人家没了音信,也就没跟各位街坊邻居说,不是故意要瞒着大家!阿娘还交代我,既然已经定下婚事,只要对方没有说解除婚约,我就一辈子都是对方未过门的儿媳妇儿,所以我才一直说不要嫁人!就是为了等未婚夫的消息!”

“我莫拾绝对不会违背阿娘的遗愿,只要真的是我的未婚夫,不管他是人是鬼,我都必定一辈子对他不离不弃!”

“如今,莫拾无父无母,还请各位街坊邻居为我做个见证!”

话说话,莫拾莫名抖了三抖。

周围的人也抖了三抖。

虽说莫拾平时说话也不咋讲究的,可是,这番话也着实太奔放了些……

没人注意,莫拾在自己的话里开了个大大的口子,还给自己留了后路。

哼哼,等搞定张大虎,这未婚夫就会被证明不是真的,既然不是真的,那就算不得她不守信义……

许陌似也没有听出那话里的破绽,眼中漫出春暖燕归巢般的喜悦来。

他上前两步,站在莫拾旁边,柔声说道:“阿拾,你若不离,我必不弃。

就算有一日你舍弃了我,我也还是愿意对你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他说这话的时候,只看着莫拾一个人,仿佛整个世界只有莫拾,再无别的存在。

这下轮到莫拾抖三抖了。

这人竟然比她还会演,她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

被无视的张大虎火大了,冲着两个家丁怒声吼道:“你们两个是死人吗?这个来历不明的叫花子在这招摇撞骗你们没长眼睛吗?快去,把他叉走!”

张大虎眯起肉缝似的眼睛,他看上的人,只能是他的!别说这未婚夫来得莫名其妙,就算是真的,那又如何?他后院里面的有妇之夫还少吗?

那些个碍眼的人,是死是残,就看他们的祖坟埋得好不好了。

第五章 从长计议

莫拾横握着扫帚,拦在许陌身前。

“我说了,这是我的未婚夫,谁都不准动他!”

两个家丁人高马大,又怎么会把莫拾的这点威胁放在眼里?径直扑了过来,一边伸手去纠许陌,一边嬉笑道:“莫小娘子躲远些,误伤着你我家阿郎该心疼了!”

光天化日之下纵奴行凶,可是谁也不敢上前仗义执言。

人群一退再退,许多人甚至退到了附近几户人家的门口,打算一旦事情不对,就直接躲进屋去。

张大虎耍狠,从来不在乎误伤无辜。

被误伤的,也只能是打算牙齿和血吞,自认倒霉。

齐婶跟张嫂几个,也只能不住地摇头叹息。

莫拾很好,可是谁又敢去捋虎须呢?谁都是一大家子,哎!

然而一下秒,忽地尘土漫天,呛得一群人连连掩鼻躲避。

两个家丁也被逼得连退了好几步。

只见莫拾大刀阔斧地站在原地,一把大扫帚抡得虎虎生风,卷起灰尘渣滓狂飞乱舞,连地下三寸的石子都被她扫飞起来好些。

张大虎以袖掩鼻,退出去三丈远,怒不可遏。

接二连三被挑衅,他心头邪火熊熊,烧得他狂暴欲裂,刚要拖着木棒亲自上阵,却被身后紧跟着的苦瓜脸小妇人拉住了。

小妇人唯唯诺诺地上前一步,小声说道:“大郎,你先别着急。

十娘肯定只是故意气你,她哪里会真看上那个叫花子?”

“可是你今天要是跟她拧着打起来,她肯定会怨你。

她一怨你,你之前做的那些不都白费了?十娘现在在气头上,我们先回家去,从长计议,好不好?”

张大虎凝眉一想,往那一团尘土飞扬中望了一眼,正欲发狠,忽又转了神色,恨恨转身走了。

两个家丁见状,面面相觑,赶忙跟上。

小妇人也忙跟着他们走了。

临走之前,欲语还休地看了莫拾好几眼,直把莫拾看得一阵哆嗦,赶紧移开了目光。

这小妇人是邻镇一个寻常富户的女儿,唤做李二娘的,因为长得有点姿色,就被张大虎看中娶回了家。

苦情剧从此上演。

张大虎只是一时贪图李二娘的美色,娶回家不过两三个月便抛到了脑后,天天地四处拈花惹恼,欺男霸女。

只有不高兴的时候倒是能想起李二娘来,到她房中凌虐发泄一番。

这种日子,简直跟泡在黄连汁里没什么两样,没过多长时间,娇滴滴的小娘子就变成了苦瓜脸怨妇人。

为了解脱,她张罗着给张大虎纳了好几房妾,却半点不解决问题。

是以,当李二娘发现张大虎对莫拾别有不同之后,就像是看到了曙光。

不用张大虎威逼,自发地便给自己的夫郎做起了媒人,三五不时地来找莫拾,各种劝说各种许诺,比她那夫郎还更殷勤几分……

这李二娘,可怜又可恨,莫拾看见就烦。

她能打张大虎,却不愿意对着这个可怜的妇人动手。

说到底,都是被逼的。

眼看着人走远了,莫拾回头看向许陌,眉头拧得死紧,把扫帚一丢,没啥好气地叫道:“走吧!”

张大虎这事,一时半会儿没完。

这个便宜未婚夫,还得多留一段时间。

许陌闻言,笑得如同蜜罐子里泡过:“阿拾,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

你放心,我是最知恩图报的,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

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

第六章 约法三章

莫拾对他利落地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往家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少废话,把扫帚给我带回来!做新的费功夫!”

许陌全不以她的坏脾气为意,耸肩一笑,听话地捡起扫帚跟着莫拾进了屋,然后就立在莫拾面前,定定地看着她。

莫拾被看得恼了,怒道:“再笑把你脸吃掉!”

许陌便换了深情凝视的表情。

莫拾挑过脸去,眼不见心不烦,“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许陌问道:“什么解释?”

莫拾怒目而对,“别装傻!那锁你是怎么合上的?张大虎怎么这么好说话就走了?”

许陌在袖中摸了片刻,掏出一样东西来摊在掌心。

许陌定睛看过去,立刻怒骂道:“你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却原来,脏兮兮的大掌中,此刻躺着的是两样东西。

一样是刚才合二为一的那一对儿小锁,另一样,赫然正是莫拾的那只!

看到这里,莫拾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人分明一早就想尽了后招,横竖都赖定了她!

许陌委屈道:“我不是骗子,你的那只锁跟我的这只真的是一对,我的这另外一只才是新做的,不信你自己看。”

说着,把三只锁一起送到莫拾手上。

莫拾细细看了片刻,便知道了许陌说的确实是真的。

之前的两只锁,不论材质还是做工,都如出一辙,如果不是她弄坏了,就该当是一对,纹理拼接处也丝毫不差的。

要知道这不是自动化机械时代,一切都是手工打造,要做出一模一样的东西,可谓是十分艰难。

倒是另外一只,看似能合上,其实颇有对不上之处,难怪刚才在外面,许陌只晃了一晃,就收起来了。

虽然如此,莫拾的疑惑并未少了半分。

这一切从头就透着怪异,岂会因为中间某个环节解释清楚了就真的清楚了?

莫拾思索片刻,放下这茬,转而问及张大虎的事情来。

许陌一脸无辜,“张大虎不是被你赶跑的吗?”

莫拾气结,“你再编!你是不是当我傻!”

许陌装模作样地叹口气,一摊手,“好吧我承认,我拿石头打了张大虎的腿。”

莫拾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所以你会武功?”

许陌连连摆手,“算不得武功,不过是从小力气就大而已。”

莫拾信了他才有鬼了!这人简直满嘴跑火车!她本来还想问他到底是什么人,也跟着咽了回去。

问了也得不到真的答案,平白惹一身气!

反正事已至此,不如先定下规矩。

“你暂时住在我这里可以,但是我要跟你约法三章。”

许陌笑道:“别说三章,便是十章,我也答应你!”

莫拾瞥他一眼,“谁跟你说约法三章就是三章了,这只是个概念明白?”

“第一,我们的未婚夫妻关系只是烟雾弹,给外人看的,我们以后不会结婚,你也不准对我有任何逾轨的举动。”

“第二,你住在这里,需要自食其力,我能力有限,养不起闲人。”

“第三,你住在我这里的期间,不准出去惹是生非,不然走好不送!”

“第四……暂时想不起来了,但是,我随时保留增加新的条款的权利!”

莫拾一边说,一边看着许陌,却见他点头如捣蒜,竟然是毫不反抗地通通应下了!

诡异感顿时小了不少。

“把自己收拾一下,我去给你找身衣服!”

莫拾丢下一句话,径直出了门,半眯着眼望向东边的太阳,只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跟做梦一般。

想了想,莫拾咬牙走进了齐婶家的农具铺子。

果然,最后她简直是落荒而逃。

第七章 哪里来的妖孽

齐婶这念叨的功夫,与日俱增。

莫拾的耳朵,长了不知几寸厚的一层茧子。

将从齐婶家借来的干净衣服放在后边院子里的长凳上,跟那人说了声后,慢吞吞地走进卧房里,从墙上的斗笠后面拿下来一把艾草。

把艾草解开,从里面拿出个小布袋子,颠了颠,数出十个钱来,又把布袋子系好,原样放了回去。

那人身无长物,衣服总得做两套换洗,以后吃食也要多一倍,还得买两块木板回来给他架张床,这样一来,被子也得添一床……想到这里,莫拾忍不住叹了口气,揣着钱出了门。

她的烧饼铺子出门往左走半条街,就有一家布庄。

布庄很小,布的种类也少,不过一些低等的麻布和素绢。

莫拾一个人走进布庄,左右没看到人,便扯嗓子叫了一声:“赵嫂子,在家吗?买布!”

“在!马上来!”从后门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穿一身蓝白印花衣服,头发用同色布巾包着,笑得十分爽利,“十娘要买布?买多少?”

莫拾上下看了一圈,指着一匹麻布道:“这个吧,再来一匹素绢,多少钱啊?”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莫拾终于如愿用八个钱买下了一匹麻布跟一匹素绢,笑嘻嘻地冲着心疼不已的赵嫂子贫了两句,抱着往回走。

剩下的两个钱,准备给了齐婶做工钱,求她帮忙做成衣服。

“哟,这不是十娘吗?听说你未婚夫找上门啦?这就来给你的未婚夫买布做衣服呀?”

所谓冤家路窄,便是如此。

出现在莫拾眼前的两个女人都是十七八岁年纪,但都已经梳了妇人头。

嘴大雀斑多的叫柳二娘,颧骨高三角眼的是黄大娘。

黄大娘斜着一双三角眼看着莫拾,似笑非笑的样子让莫拾莫名想起了黄鼠狼,“恭喜你啊十娘,你总算能嫁出去了,我们可一直都为你操着心呢!”

莫拾直接绕开了她们。

这两人,跟她向来不对付,她懒得跟她们做无谓的口舌之争。

可是,特地找上门来看笑话的两个女人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地放莫拾走?

“听说还是个叫花子呢,该不会一路乞讨着找过来吧?你说那身上的脏东西,洗不洗得掉啊?得有巴掌厚吧?”

柳二娘咯咯笑着,伸手拦住了莫拾,“平时看你勾搭男人嚣张得很嘛,怎么这会儿一个屁也放不出来?依我看你嫁个乞丐也不丢人,跟你正好搭配!”

黄大娘点头,“一个名声臭,一个身上臭,确实是天生一对!莫十娘,以后你就好好守着你的小乞丐,不要再卖弄风&*骚勾搭男人了,不然我们对你可就不客气了!”

莫拾停下了脚步,一双眼睛冷岑岑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你们可还真是客气!让开!”

两个女人一惊,不约而同地退了一步,而后又不约而同地挺起胸脯围了上来,“你当真以为我们怕你?如今你领了个乞丐住在家里,那个张大虎也不会护着你了!”

真是够了!

莫拾怒目,“你们的人生除了拈酸吃醋,能不能有点儿别的追求?我跟你们说过一千遍了,我和你们的郎君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们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他们了?送给我我都不要好吗!”

“有这功夫找我麻烦,还不如省省力气,回去收拾自己的男人去!我要是你们,就把威风留着回家去耍!”

黄大娘指着莫拾,手指直颤,显然气得不轻,“莫十娘你!”

相比之下,柳二娘的嘴皮子就要利索得多,“哼,尽说些邪门歪道!我看你就是见不得我们好,活该这么多年嫁不出去!嫁也只能嫁个要饭的!”

说着,她们便伸手去推莫拾。

但莫拾也不是好欺负的。

她若是个吃素的,这些年早就被欺负成一个懦弱鬼了。

她皱起眉,劈手就要去扣那两个女人,想要给她们点教训,不想还未碰到,就被一股力气扯到一旁,拥入一个陌生的怀抱中。

随即,低沉的男声响起。

“嫁个要饭的有什么不好?至少这个要饭的会一心一意,绝不会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成亲了还到处撩骚,让人背后笑掉了大牙!”

“我说的对不对,阿拾?”

“对个屁!乞丐就是乞丐,没脸没......”

莫拾看着面前两个张牙舞爪的女人突然噤了声,大张着嘴巴,浑身僵硬地立在那里,说不出的滑稽可笑。

中邪了吧这是?

莫拾挣脱来人的怀抱,回头看去。

瞳孔瞬间缩小。

这……这是哪里来的妖孽!

肤白如玉,星眸含波,鼻根高耸,唇红齿白。

一嗔一笑间,周边万物俱都失了颜色。

第八章 你给我滚

许陌?

莫拾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好半晌,目光往下,发现他穿的正是她从齐婶家借来的衣服。

真的是许陌没错了!

不过是洗了个澡,就乞丐变妖孽了!

亏得那衣服破旧又短了好些,看着有些好笑,若是换了合身的衣服,岂不是要闪瞎人眼?

再回头,发现刚才还石化着的两个女人俱都脸红耳赤,低眉含羞起来。

尤其是那柳二娘,竟然还一边撩头发,一边娇滴滴地抛起了媚眼。

这情形,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莫拾眼角一抽再抽。

“阿拾,我这样子,你喜欢吗?”妖孽期盼地瞅着莫拾,眼中星光满天。

莫拾回过神来,当即便沉了脸,转身就走。

许陌的笑颜一收,凌厉地瞪了正冲着他发花痴的两个女人一眼,紧赶着追进门去。

丑不自知的讨厌鬼!

被他的目光一扫,两个女人俱是一哆嗦,终于回过神来,心中又是羞又是恼,还有些莫名的寒意,直把一口黄牙都咬碎了,却还痴痴地望着许陌离开的方向,舍不得收回目光。

她们这一辈子,也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郎君!若是能被他温柔地看一眼,少活十年也甘愿了!

莫拾那个贱人,竟然这般好运气!

凭什么!

莫拾回到屋里,眼若冰刀霜剑,看向追进来的许陌,:“换上你之前的衣服,现在就走!”

许陌露出了委屈的神色,“之前阿拾才说了要跟我不离不弃的,是我做错什么了吗?如果我做错了,我改还不行吗?”

他的眼睛如碧潭春波一般,盈盈欲语。

有那么一瞬间,连莫拾也忍不住自我反省,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然而,下一秒,她便定了心神。

声音冰凉冷厉。

“这里没有外人,你也不用装了。

你为什么会有那个银锁我不关心,我只知道,我阿娘从来没有给我订下什么未婚夫。”

“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会找上我,也不想要知道。

但是,你现在必须给我走!立刻!马上!”

闻言,许陌收了可怜兮兮的神情,自顾自找了条板凳坐下,笑意盈盈地瞅着莫拾,“既然如此,那刚才你为什么要认下我?”

莫拾看他这模样,愈发肯定这人就是个麻烦,当即面色更冷了,“为什么认下你,你不知道?”

“你跑到我家门口,用尽心思演了这么一出戏码,难道不是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

“一切尽在你的算计中,你问我为什么?”

莫名穿越,莫拾花了好大的功夫才适应了这个世界。

如今,她只想过安稳的生活。

本来以为捡个便宜未婚夫,暂时演一对假凤虚凰,给自己一个万能挡箭牌,各取所需,搭伴过一段安生日子。

谁想到这个便宜未婚夫长了这样一张天怒人怨的脸!

金玉无罪,怀璧其罪。

不需要知道他什么来头什么经历,只看那张脸,就知道与他在一起,必定跟安稳的日子绝缘了。

“你确定真的要现在赶我走?”

许陌勾着一双桃花眼看着莫拾,似笑非笑间,似有千千万万条极细小的电波,织成一张网,绵绵密密地朝莫拾缠了过去。

一瞬间,莫拾只觉得天地间桃花灼灼,碧波荡漾,暖风熏人,恨不得醉在这一方天地中,再不恋凡尘。

看着莫拾的脸上现出迷醉的神情,许陌笑得更深了,一只如竹如玉般的手忍不住抚上她的脸,细细摩挲,眼中柔情四溢。

啪——!

下一秒,许陌的手被重重拍落。

莫拾迅速退到了门边,羞怒交加之下,大吼道:“你给我滚!立刻!马上!”

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