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何以为婚)在线阅读完整版《何以为婚》

2019-05-23 10:50:21来源:zsy作者:染娘

何以为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染娘执笔的婚恋生活小说何以为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何以为婚的主角苏云顾琛白梦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何以为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他亲手将她送进地狱,却口口声声说爱她,等她华丽归来,拳打绿茶婊,手撕白莲花,让害她的人加倍偿还。当她潇洒转身离开,他却拉着她的手冷笑,“跑也就算了,为什么拐跑我的孩子。”“孩子?什么孩子?”她不解。他将孕检单甩了过去,笑的腹黑,“你肚子里的孩子。”她才反应,自己又被他算计了!

(何以为婚)在线阅读完整版《何以为婚》

苏云顾琛白梦小说何以为婚推荐章节

第四章 你太让我失望

潜意识苏云挣扎起来,刚才沉默所继续的情绪好像是借着这个时刻突然爆发,扭动着身子拿起一旁的水果刀冲向顾琛身边的白梦。

----------------

“我要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爸爸,爸爸!”软糯的奶音带着慌张。

突然一个小孩子从顾琛身后冲了出来抱住苏云的腿,绵软的小拳头拼了全身力气往苏云身上砸去,“你这个坏女人,滚开,坏女人!”

苏云的身子陡然僵住,低头看着这个孩子。

坏女人!

呵呵……

“我是坏女人?你妈妈就是好货色?你爸爸可是阿姨的老公,是阿姨的老公!”苏云哭着大喊。

她指着一旁的顾琛声泪俱下,“这个男人是阿姨的,不是你妈妈的,也不是你的,为什么你们要把她从阿姨身边带走?你知道阿姨有多爱他么?他不在了,我都快活不下去,你们知道不知道……”

苏云嗓子哽咽,沙哑的厉害,再也挤不出一个字眼,浑身都在颤抖。

一旁的警察立马将苏云制住,抢过水果刀。

“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偏激,苏云,你太让我失望,居然想对孩子下手!”许久不言语的顾琛,最后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苏云双手掩面,泣不成声,到现在,这个男人只会将问题归咎于她,怪她……

如果他不背叛,她至于被逼急了开车撞人?

“顾琛,你难道不关心我痛不痛?从一开始你就背叛我,一开始就玩弄我的感情,我几年的青春全部给你,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为什么!顾琛,你告诉我为什么!”苏云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吼出这么一句话。

“苏云,这一切都因为我,其实你误会顾琛……”

“你闭嘴!”

一旁的白梦想要解释,却被苏云立马打断。

“警察先生,麻烦现在带我走,我不想再见到这对狗男女!”苏云将抱着自己双腿的那个小女孩轻轻推开,立刻走出病房,带着一股死灰的决然。

她曾经想过装傻,只要顾琛愿意回心转意就行。

可是现实却给了她当头一棒,顾琛这么护着那个孩子,护着白梦,怎么可能回心转意。

路上,苏云的妈妈突然打电话过来,电话里,似乎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苏妈妈笑的十分开心问苏云和顾琛什么时候回老家看看她们,苏妈妈说是想她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苏云眼眶红的吓人,却又怕自己的情绪失控,压低着语气尽量掩藏自己情绪,她怕妈妈担心。

“妈,你也知道,顾琛这段时间忙,这生意做大了啊,操心的事情也多,等他忙完这阵子我就去看你!”苏云是哭着说这句话的,可是语气中确是装出来的抱怨和愉悦。

“好了好了,看见你和顾琛日子过得越来越好我就开心了,记得经常打电话给我和你爸!”

“嗯,我知道!”苏云捂着嘴唇,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一直走的步伐只能停下。

苏云以二次蓄意谋杀被带入警局。

第一次进这样的地方,苏云有种做了一场噩梦一样的感觉。

从小到大,她都是别人眼里的乖乖女,这乖乖女居然有一天去杀人,大概谁都震惊吧!

此刻的苏云是有些后悔的,不是后悔自己想要杀了那一家子的决心,而是后悔,自己没有考虑还在老家的父母。

她是独生女,要是坐牢的事情被父母知道……

苏云简直不敢想象二老会怎么样。

被拉去做了口供,苏云便被关在了四面都是冷冰冰墙面的牢房。

里面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苏云拖着疼痛的身子躺了上去。

很快她就睡着。

这是自从白梦出现,苏云睡的最沉的一次。

几个月前,白梦就是苏云心里的定时炸弹,如今这颗定时炸弹燃爆,她反而有种轻松感……

第二天,苏云被通知开庭。

走出牢房的那一刻,苏云脚上像是灌了铅那般沉重,甚至有些害怕。

再要上庭的时候,王萧萧拉着苏云的手,眼泪汪汪的自责道:“苏云,你怎么这么傻,那个白梦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狠狠的打击你,正好和顾琛那个渣男双宿双飞了!早知道那天就不告诉你去酒吧的事情,你和顾琛的情况也不会这么恶劣,你也不会做过激的事情。”

苏云僵硬的笑道:“我现在想想才知道中了白梦那贱人的套,那天晚上去酒吧,她故意给我地址,知道我爱顾琛一定会忍不住好奇心看,也会忍不住失去理智开车撞人,提前在车上做了手脚,最后车子失控,其实最后要撞上去的时候,我想要踩下刹车的,可是刹车坏了!”

“那我立马让人去检查那辆车,只要证明是车子失控,你就能够出来!”王萧萧立马掏出手机打电话,却被苏云拦下。

“那辆车是顾琛的,他一定不会帮我。

”苏云苦笑。

“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顾琛就是个混蛋!小云,今天开庭,我听说……”王萧萧欲言又止。

“我听说……顾琛也来了,还是作为目击者……”王萧萧的话没有说完。

可是,苏云听明白了。

她咽喉涩的疼,脸色唰的一下惨白厉害,颤抖着身子差点没有站稳。

她抿着唇,忍着眼眶的涩意走上法庭。

法庭上,苏云盯着原告区的两人,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眼角泛泪的笑,心如死灰的苏云,让站在原告席上的顾琛异常的心烦意燥,掏出香烟的手不可察觉的颤抖,最后直接将香烟塞进嘴里。

因为法庭上是不允许抽烟的,所以顾琛这个行为被立马制止。

没有香烟,顾琛只能一双眼睛定的落在苏云的身上,底下的手,颤抖着握紧。

“怎么,顾琛,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我?你别忘了,我们还是夫妻!”苏云咬牙切齿低吼,猛的倾身冲上前抓住顾琛的衣服领子:“顾琛,你到底有没有心,为了这个小三,你当,面指证你老婆!”

“苏云你放手!是你做了错事,就应该受到惩罚!”一旁的白梦立马去抓苏云的手。

第五章 就你他妈是妈?

白梦可怜巴巴的看着苏云,眼里积蓄着楚楚动人的泪水,仿佛苏云已经把她的孩子杀了,是个罪大恶极的人一般。

苏云气的浑身发抖,她也是受害者啊,可是看看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是白梦的的家人,一个个用那种看待恶魔的眼神看着她。

特别是顾琛,眼神之中满满都是失望还有厌恶。

厌恶?顾琛已经厌恶她了吗?是厌恶她死皮赖脸还插在他和白梦之中?

想到这里苏云的心无比的疼痛,就像是即将要被撕碎一样。

脑海里募然的想起以前他们还在床上做着无比甜蜜的事情,顾琛还口口声声告诉她永远也不会离开她,永远只爱她。

而现在……

内心深处仿佛被人狠狠的掐着似的喘不过气,苏云伸手轻轻的猛把面前的白梦推开,语气淡漠激烈:“你离我远点!”

苏云的力气并不大,手刚触碰到白梦的衣服下摆,白梦就用那种不知所措的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苏云,身子也酿跄着险些摔倒,却正好被一旁的顾琛扶住。

“苏云,你到底要怎么样才甘心?!我真是瞎了眼了,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狠毒的女人,是不是所有人都死了你才开心!”一直不说话的顾琛大发雷霆的朝着苏云怒骂道。

一旁的白梦立马脑袋靠在顾琛的胳膊上眼里的泪花打转,再加上她生得一副娇小的身材,更显得格外的可怜

顾琛用一副无可救药的表情看着苏云继续说道:“苏云,在你没有想要撞死孩子之前,我还在努力让自己原谅你,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狠毒,孩子还那么小,你怎么下得去手?”

眼里的憎恶也越来越浓……

苏云整个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怎么下得去手还要问她?

他背叛她的时候,难道没有想过她会疯?

心中委屈万分,水灵灵的双眼红彤彤的布满着血丝,此时此刻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中苦涩的就要窒息一般。

她牙齿用力的咬着嘴唇,直到口腔中充满着血腥的味道,却一眼不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苏云忍着泪水,任由辱骂的模样让顾琛心中突然一震,眼神之中流过了一丝心疼,但很快就消失。

对他来说,苏云就是活该!

他侧过身子背对着苏云,不想再看到她那张痛苦的脸,这么一个动作落在苏云眼里,确是他连看她一眼的心都没有。

突然间坐在地上的白梦抱住了脚踝,脸色痛苦苍白,随后眼里的泪花喷涌而出,“我的脚好痛…”

苏云知道白梦是装的,却怎么没有想到白梦在法庭上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心中一股怒火冉冉升起,可是还没有等它爆发出来,一个妇人从原告台中跑了下来,直接对着苏云的脸上打了一耳光。

“啪!”的一声,格外的响亮。

“你这个贱女人,想害死我的孙女,现在又想害死我的女儿?!你的父母到底是怎么生的?你这没良心的种!现在都到了法庭了,还不消停!你是不是做小三做上瘾了?!亏我之前还把你当亲女儿看待,真的是瞎狗眼,想想我都恶心!”

苏云被突然其来的一耳光扇蒙了,随后又听到一堆对她羞辱的话,“苏云,要不是当年你设计让顾琛和你结婚,我女儿至于一个人带着孩子么?你知道孩子没有爸爸多可怜?我家梦梦已经放下,已经成全你和顾琛,为什么你还要赶尽杀绝?……”

骂骂咧咧的话语完全毫无顾忌的砸向苏云,直接将苏云定义为一个插足别人感情的心机女。

苏云回过神来,才发现面前的女人是白梦的母亲曾明,曾明虽说是做了母亲,但是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出头,格外的年轻漂亮性感,和白梦的确有几分相似。

与面前的外貌所突兀的是此刻曾明的眼神格外的恐怖,就像是要把眼前的苏云吃掉一样。

在场所有人都被曾明这一耳光吓了一大跳,也在曾明言语的引导下投以苏云鄙夷的眼神。

苏云勾唇冷笑。

“啪——”毫不犹豫的在曾明的脸上回了一耳光,脸上竟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有从未见过的冷漠。

这一巴掌,苏云没有手下留情,几乎是用了全力打出去的,曾明的脸上很快出现了一个红印子,让她那张漂亮的脸看起来有些滑稽。

“你可以骂我,甚至可以打我。

只要不要太过分,我一般不跟老太婆计较。

但是你不能骂我的父母!你这种货色没资格!”

苏云语气很冷淡却犀利,话语中带有着满满的讽刺,有这么一瞬间曾明被这样的苏云吓了一跳,刚才嚣张的气焰坠减。

“还有,你说我是小三?那请问你的女儿是不是小四了?我和顾琛是正牌夫妻,我们之前的生活过得很美好,但是自从你的女儿来了之后,就变成现在濒临破碎的样子。

请问是我贱还是你的女儿贱?你说你之前瞎了狗眼,才会把我当亲女儿看待…我想问问老婆婆,你什么时候把我当人看过?不要以为有些事情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和你的女儿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苏云!闭嘴!我不准你这样说我妈!”白梦气得脸色发白。

“就你他妈是妈?!我的母亲父亲就不是人了?!”苏云心中的怒火终于被白梦点燃,她觉得对待白梦母女,忍无可忍也就无须再忍。

“安静!都给我安静下来!这里是法庭!不是你们胡闹的地方!你们现在所说的跟争辩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样下去只会浪费时间。”

法官威严醇厚的声音响起,不断的敲击着桌面以示警惕。

一时间,所有人也不敢再继续闹下去。

苏云强忍着怒火,转身回到被告台上,而就在转身的那一瞬间,视线正好撞到顾琛那只紧紧搂着白梦肩膀的手……

本来如同狮子一般凶狠的眼神,突然就化作那悲惨和凄凉。

她的心痛都让她几乎停止了呼吸……

这个同床共枕多年的男人,对她来说真的格外陌生……

第六章 起诉离婚

苏云努力的平静好自己的心情,她现在还在被告台上,为了她的父母她不能坐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苏云有些不安,莫名的慌张。

正式开庭,曾明立即对着法官控诉苏云涉及故意杀人罪,最后甚至拿出杀手锏,恨不得立刻将苏云打入深渊。

“我这里有一段视屏!就是当天苏云开车撞我女儿的那一段。

”曾明为了把苏云打进牢房,特意找人查这个监控。

随后,一段视频便在法庭的大屏幕上播放而出,的确就是那一天撞人的视频。

那辆失控的车像一个巨大的怪兽,朝着小女孩撞去,女孩害怕的模样牵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苏云心中有一点慌张,当天的确是没有控制好自己做了一些傻事,但是到真正要撞到他们那一瞬间,她是想要刹车,可是车子似乎已经被动了手脚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苏云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身旁的律师,尽管非常努力的克制自己,但是她那瘦小的身子还是不停的在抖,现在她唯一的依靠和最后的救命稻草就是旁边这位律师。

律师也感受到身边的苏云在抖,知道他现在很害怕。

之后,微微一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

“放心,就算今日避免不了受罚,我也会把风险和代价减到最小。

苏小姐你现在只要放松心情,尽力协助我就好。

其他的不用想那么多。”

苏云抿唇点了点头,互相捏着的双手力度加大,手心都是冷汗。

“这个视频的确有很大的作用和价值,我们甚至不能否定其中有什么不对,也的确是最好的证词,但是其中有几个疑点和漏洞,这里只拍到了车,并没有拍到开车之中的人,所以在此完全不能证明,开车的就是苏小姐。

”律师毫不担心,十分淡定的说道。

法官听后仔细的看了看视频,的确,这个视频只有开车撞上白梦的片段,但是开车中的人却完全没有拍到,所以这个视频完全取不到任何反驳作用。

听到苏云的律师的话,白梦和曾明心中不由得一惊。

这么说这个视频就无效了?这个视频可是把苏云推入牢房的关键,现在居然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她们能不着急吗?

苏云开心的笑了,这下曾明母女不能拿她怎么样!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我可以证明!”低沉的声音虽然淡淡的,却让苏云的心一颤。

一直保持沉默的顾琛开口说话,全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苏云没有想到顾琛还是要出手,心中唯一一点希冀也瞬间破碎。

她目光死死的盯着顾琛,但是顾琛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冷漠至极。

“我不但可以证明当时开车撞人的就是苏云,我还要起诉离婚。

”顾琛继续说道。

“啪!”

苏云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的顾琛,眼神之中全是痛苦和愤怒,猛的一拍桌子,颤抖的站了起来。

起诉离婚!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离婚?迫不及待将她推向地狱!

“苏小姐!请注意你的立场。

”看到苏云激动的表情,法官高声提醒道,旁边的律师猛地一拉她坐下来。

顾琛身边的秘书上前走了一步,脸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顾琛先生是这一次作为目击证人出席自然也有发言的权利,希望大家重视。

苏云小姐,您身为顾琛先生的妻子,却不顾自己丈夫的安危,做出这么愚蠢的事!即使你们之间有一些误会,但这也不是让你冲动杀人的理由。

你应该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而不是做出这么冲动愚蠢的事。”

解释?

那天晚上,她以为他会回到她的身边,可是事实呢?

“要是换做你的老公,在外面跟别的女人鬼混,都有一个那么大的孩子!你还这么冷静在一旁祝福他们?我明明没有伤害他们,受伤害的是我!”苏云眼眶红的厉害,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嘶吼。

“被告,请你冷静下来!”

被法官具有威严性的声音震慑到,苏云才意识到自己再一次失控。

身边的律师猛的再一次拉住她的手臂,“冷静下来!不要中了他们的圈套!”

苏云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做法有多么的愚蠢,不但得不到什么好的结果,还承认了当时开车的就是自己。

苏云面色苍白,心痛无比,不可思议地看着顾琛,她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最后是被自己的老公亲手送进了监狱。

远远地看过去还看到白梦对自己的嘲笑。

直到最后结束的时候,苏云都有种恍呼的感觉,脑海中全是顾琛对她那冷淡的表情,还有那厌恶的眼神,心已经痛到了麻木,就感觉被挖空了一般有一丝空凉。

很快,法官宣布证据确凿,最后判苏云五年,要不是她的律师在为她辩词,她可能不只是五年这么简单。

被身边的律师扶下被告台,顾琛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把她从呆涩中唤醒。

就在她看向顾琛的脸时,突然对方将一张纸拍在她的脸上。

“快点签字。

”依然是厌恶到了极点的语气。

苏云背后感到一凉,她最害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本来发抖的身体抖得更加的厉害,努力的平静下自己的心情,猛地眨了眨眼睛,让自己的视线更清楚一些,才能勉强看清白纸上的字。

离婚协议书。

果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其实在白梦来到这里的时候,她曾经梦到过这一天,梦到白梦抢走了顾琛,但是她每次都自我安慰顾琛最爱的是自己,告诉自己梦都是反的。

直到至今,她才发现自己真的是自欺欺人。

她突然间好想跪下来求他不要放弃自己,能不能再去向从前那样爱自己?告诉他她会改,会成为他心中的好妻子。

但是她内心却明确的告诉她,她是有尊严的,就算真的求着面前这个男人,他还是会狠心推开自己。

他的心从来没有在她身上,放下姿态只会让她觉得低贱么,让他更讨厌她罢了。

苏云猛地撕碎了手里的离婚协议,丢到了他的脸上,嘶吼道:“休想离婚!”

第七章 深渊

顾琛一愣,顿时间整个人大发雷霆,眼中充满着嫌弃和愤怒,“苏云!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顾琛!我告诉你!你现在让我生不如死,好!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就这么想离婚?就这么想早点摆脱我和这个贱女人在一起是吧?我今天还就不签这个字!想让我离婚?等五年我出来再说!”

这是第一次苏云违抗顾琛对她的安排,也是第一次敢和暴怒的顾琛这么说话。

顾琛面色越发的阴沉吓人,犀利冷漠的眸子紧盯着苏云,唇抿的和刀口似的锋利。

苏云底下的手握紧,仰着头颅直视着顾琛的眼睛。

“好了,顾琛你现在先冷静一下,我们在给苏云她一些时间,让她也静下心好好想一想,你这样子会吓到她,会把事情变得更加的糟糕,我们现在先回家。

我做点好吃的给你,欣欣也在等着我们,我怕欣欣一个人害怕。

”白梦体贴的挽着顾琛的手腕。

欣欣?就是他们女儿的名字吧。

真的好讽刺!

苏云看着他们,简直就像完美的一家,自己才是那个小三。

顾琛努力的平静下心情,对着白梦点了点头,直接无视苏云准备离开。

他们…就这样散了?就这样没有告别的结束?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开始过?真的和白梦说的一样,自己只是一个备胎罢了,一个运气比较好的备胎。

“顾琛!”

就在白梦挽着顾琛走到门口的时候,苏云疾步上前叫了他一句,就和之前一样,那么温柔,那么爱他的叫他。

顾琛停下了脚步,身子有些僵硬,眼眸中是无尽的痛苦。

“我知道这个问题很幼稚,那你能不能老实的告诉我这么多年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一点点都好,或者对我有一点点的心动也算,有吗…”越说到最后,苏云越没了底气。

顾琛的手不易察觉的颤抖,但很快回答,“别白日做梦,苏小姐,真的没有爱过你这种女人,跟你结婚是我一生的耻辱……”

“够了,我知道了…不要说了…”苏云立马打算男人的话。

然而顾琛却像是故意的一样继续说道:“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还厚着脸皮待在我的身边,还口口声声说爱我,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够了!不要再说了!闭嘴!”现在的苏云看上去真的像一个从精神病院走出来的疯子,赤红的双眼,狰狞的表情,眼神中透露出死寂的绝望。

“你会为你所犯下的血债付出代价的…你这个水性杨花的恶心女人。

”说完,他头也没有回一下的离开,像是和她多呆一秒都觉得脏!

苏云盯着顾琛决然的背影,整个人不稳的扶着一旁的椅子,摊开手心,手心里安静的躺着一张小纸条,那个她故意从那张离婚协议书中撕下来的顾琛的名字。

她看上去像是随意的撕,但她牢牢的把这一个签名过的一块藏在自己的手心之中。

顾琛的签名她看了很多次,但这一次进去可能就再也看不到……

她真的很爱他,就算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

“混蛋!混蛋!”苏云最后将手中的纸条用力往地上砸下去,哭着大吼。

“云云!对不起!最后还是让你受委屈了…我真的没有想到顾琛竟然这么的无情。

”王萧萧抱住激动的苏云。

“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

“我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他不要他的孩子了么?”

……

“苏云你冷静点,冷静点,不就是个臭男人,以后会遇到更好的,孩子我来养,我就是孩子的爸爸,你就是妈妈。

”王萧萧努力平复苏云的情绪。

“顾琛他根本就不配做孩子的爸爸,以后会更好的,就当被一条狗咬了,我会努力让律师帮你申请减刑的。”

“时间到了,苏小姐。

”一旁的警察突然提醒道。

苏云身子僵硬的厉害,努力对着哭的满脸都是泪水的王萧萧点了点头。

离开前她交代了王萧萧暂时帮她照顾好她的父母。

王萧萧说不用说她也知道,只是担心二老知道苏云的情况可能会…但是王萧萧对她保证,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这样让她稍微放心了一些。

牢房。

苏云倒在那狭窄的石床上,全身上下竟然没有一点的力气,脑子里全部都是顾琛那些冷漠的话语。

“别做白日梦,苏小姐。”

“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跟你结婚是我一生的耻辱!”

……

这些话直击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让她感觉窒息一般的痛。

眼泪已经哭干,她还记得,她和顾琛结婚那天,那个时候穷没有钱结婚两个人在拜访了双方父母之后,就在租的房子里举办了一个小小的“婚礼”。

婚礼虽小,可是对于苏云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最辛福的婚礼,因为有顾琛。

她记得当初他还羞涩的对自己说,“本来说等我赚够了钱再娶你的,但是我等不及,我怕你走了,我怕我真的一直穷下去,你等不了我。

所以…现在我们结婚好不好?我…我以后赚好多好多钱,都给你花!相信我,我们那以后一定会比所有人都幸福!我爱你苏云。”

后来顾琛在工作中成就越来越高,他们的生活过得越来越富裕。

顾琛对她的关爱从未减少,每天回来还是和一个孩子似的腻在她身边,结婚多年,他们的爱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成熟浓郁。

只是这一切的美好,突然全部化作泡影……

哭着哭着,也许是累了的缘故,苏云睡了过去。

深夜。

饿。

很饿。

苏云是被饿醒的。

她抬起虚弱的手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忧虑又心慌地看着牢房的门口,那里依然紧闭。

待在这里大概有一天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任何东西,饥饿和疲惫折磨着她。

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来过她的牢房?给她送过吃的,连日常用品都没有,这分明就不正常。

苏云咬牙强撑起身子,走到门边透过那小小的栏杆窗,外面漆黑一片的走廊,一点光亮都没有,毫无生息。

这样灰暗的场景,让她不禁有些许害怕,她试探着开口问了一句,“有人吗?”

第八章 坠河

这样灰暗的场景,让她不禁有些许害怕,她试探着开口问了一句,“有人吗?”

----------------

无人回应。

“外面有人在吗!来人啊!”这次,苏云鼓足气大喊了一声。

她紧张地微喘着气,回应她的,只有回声过后的一片死寂。

她颓然地咬了咬下唇,半撑起来的身子因为手腕的酸痛而缓缓滑下,靠在了墙边。

苏云低缓地呼吸着,只觉得自己现在大脑内的思绪一片浑浊,半睁着眼,嘴唇微张,苟延残喘般地蜷缩在冰冷的地面上,寒冷一点点侵蚀她,她仿佛看到了深渊的尽头有谁在低声呼唤。

就在苏云意识越来越模糊的时候,忽然间,一只有力而粗糙的手猝不及防地狠狠捂住了苏云的嘴,将她这条垂死脆弱的鱼猛然惊醒,开始徒劳挣扎。

苏云惊恐而失措地睁大了双眼,方才的虚弱无力都化为了蔓延开来的恐惧和慌乱,双手胡乱地拍打在捂着自己嘴的大手上,求生的力量让她拼命想要掰开那个人的手。

“……唔!!”

她在不断的挣扎中透了几口气,却很快又被那个人用手腕扼住了脖子,粗暴强硬地拖着她瘦弱的身子往其他地方走。

他要带她去哪?苏云害怕极了,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心底有一个名字,可是她一直都没有开口去呼喊过。

因为她知道,他不会来的。

凌乱的头发和浑身沾满的泥泞,男人揪着她头发和手臂狠狠地将她甩进了监狱后山的水池里,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苏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猛然失去重心一头栽进了冰冷的池水里,恐慌瞬间就包围了她的全身,脚底没有任何的接触点,她的双手拼命地在水里扑腾着。

平静的池水此时像长着一张漆黑无尽的大嘴,正在逐渐将她吞噬,冰冷蔓延。

岸上的身影很快头也不回地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隐入死寂一片的夜色中,只留下苏云细弱如蚊的呼救。

“救,救我,求你……”

苏云还朝着那个方向颤抖地伸着手,池水死沉沉地压在她的身上,双脚也像被魔鬼拉扯着往下拖,苏云逐渐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周围的东西都慢慢地变得模糊不已。

耳膜传来嗡嗡的破裂声,死亡的恐惧令她求生的意识蓦然迸发,她用尽了所有的方法和力气划水浮动,想让自己撑在水面上呼吸。

可这只是徒劳。

不。

她不想死,也不能够死,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还有想要见的人。

“谁都好……谁来救,救我……”

苏云感觉到自己正在逐渐下沉,她恐慌不已,拼命扑腾着往水面游,一边嘶哑低喊出了声,“唔!救我,我不想死……我不要!”

力气正逐渐从全身抽离,她看着眼前朦胧一片的星空,难受地哽咽出声,“爸,妈……萧萧,你们在哪……快来……”

“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水慢慢没到她的喉咙,窒息感腾升,她哑声求救,迎接她的却是死亡。

一瞬间,憎恨,痛苦,恐惧……都化为了深不见底的绝望,蚀骨穿心。

溅起的水花越来越小,苏云的身体不断下沉,她瞪大双眸,仰头濒死般张大口呼吸,却猝不及防吸进了一腔汹涌的池水,苏云瞬间被呛得剧烈地咳嗽,身子一软往下坠去。

窒息的痛苦密密麻麻地紧箍着脖颈,她仿佛听到了死亡的耳语。

池水无情压迫着她的胸腔和大脑,阵阵的疼痛缓缓抽丝剥茧一样卷袭了苏云,喉咙如同被死神无情地紧扼住,时间在这一刻变得那么漫长,折磨着她的知觉。

沉沉的水声在耳边流动,她的意识逐渐涣散,目光迷离。

身子如同落叶般轻飘飘地落下。

这是要死了吗?

这样痛苦而不堪,受尽折磨,他们一定满意了吧。

也许死亡,其实是对她这可笑可悲一生的审判。

呵,永别了。

最后,她微微动了动唇,无声的话语伴随着她缓缓下沉到了无尽的黑暗中。

但是,就在池水即将平静下来那一瞬间,最后一丝泛动的涟漪蓦然被一抹身影的落入而重新荡开,水花在月光下如同晶莹的泪珠。

没过一会儿,一个湿漉漉的男人冒出水面,臂弯里还抱着已经昏迷过去苏云。

那个男人将她带到了岸上,微喘着气看着躺在草地上沉睡的苏云,她瘦弱的身子因为冰冷和虚脱而痛苦蜷缩着,姣好的面容苍白且毫无生色,像脆弱的瓷娃娃一样。

默了半晌,男人低低啧了一声,还是俯身下去给她做了人工呼吸,女人的薄唇冰凉却柔软,还带着如有若无的淡香。

男人忽而又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嗓音低沉,“真是有趣的意外……”

耳边似乎有谁在低语。

谁在说话?阎罗王吗?

苏云的意识逐渐回转,动了动微蹙的眉头,因为喉咙微微火辣的不适感而难耐地闷哼了一声。

这一下的动作,让她呼吸有些困难,好像被什么堵住了。

喉咙好干,想喝水。

……水?

脖颈被一股力量扼紧,灼热而疼痛,快要喘不过气来。

一双魔鬼般的大手忽然从黑暗中伸出,将她猛地推进了水里,窒息的痛苦和绝望将她脖颈被紧紧扼住,她在水里挣扎沉溺,没了呼吸……

“救……救我!”

苏云猛然从浑噩中惊醒,她瞪大双眸神色惊恐地急喘了好几口气,却因此而呛到了受伤的气管,痛苦的弓着背剧烈咳嗽起来,晃得手边的输液管差点扯掉。

“哎呀,快叫医生!”一旁替她整理被子的护士被吓了一跳,连忙上前轻拍她的后背替她平整呼吸,一边慌忙朝外喊了医生。

窗外温和的阳光格外晃眼,却真实地轻抚着苏云脸颊,感受着护士手心的温热,她忽地眼眶一热,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发出嗬嗬的抽气声。

喉咙现在就像火烧一样炙热的疼,可这种感觉是那么真切,让苏云彻底清醒过来,她还有些难以置信,心下又惊又喜。

——她还活着!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面色严肃的医生走进来想对苏云进行检查,苏云却忽然拉着他的手,神色恐慌而激动地想向他确认,“医生,咳!这里是医院,我,我还活着咳……”

何以为婚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何以为婚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何以为婚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