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相爱有多难)在线阅读完整版《相爱有多难》

2019-05-23 11:00:23来源:zsy作者:阿离

相爱有多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阿离执笔的婚恋生活小说相爱有多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相爱有多难的主角赵六月言楚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相爱有多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他打架、抽烟、喝酒、是个地痞无赖。可她偏偏就喜欢他。在他卷走她所有的钱,跟别的女人私奔后,她决定忘了他。多年后,再次相遇,她笑着说:“可以啊,傍上女大款,飞黄腾达了。”他笑笑,弹掉手里的烟:“还行。”她以为他还是个地痞无赖,可他从没告诉她,他并不是个普通人……

(相爱有多难)在线阅读完整版《相爱有多难》

赵六月言楚小说相爱有多难推荐章节

第4章 怀念以前的感觉吗

可回忆,再次将她拉到那个六月里的第一天。

言楚卷走所有的钱,给她致命的一击。

赵六月猛地推开言楚,一把将他推倒在床,骑在他的身上,疯狂撕扯他的衣服,吻着他的脸。

言楚闪躲着,低沉的喊道:“六月,不要闹!”

“我闹了吗?我闹了吗!”赵六月解着言楚的皮带:“你把我带到这种地方,不就想跟我做那档子事吗?来啊,我告诉你,我跟许誉也做过,跟你比起来,许誉差远了。”

言楚一听这话,一把抓住赵六月的手,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黑眸深邃:“你刚才说什么?”

赵六月看着他的黑眸,冷笑:“我和许誉做过。”

言楚的眼睛,跟以前一样,清澈干净,只是现在的言楚,她已经分不清了……

他是愤怒的,只是他的愤怒,不知道是因为她说的话,还是因为她的举动。

“怎么?你难过?”赵六月讥讽:“还是说,你伺候那女大款不舒服?跟我做比较舒服?”

“六月……”言楚低沉:“别这样。”

“我怎样用得着你管吗?你谁啊你,我爱怎样就怎样,放开我,要么就做,要么就滚蛋。”

言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却没再继续了。

他放开了赵六月,坐在床边,显得有些颓废。

他的衣服被赵六月给撕扯开,他整理了一下,说:“六月,你既然和许誉好,那就和他好好的。”

说完,言楚走进卫生间。

没一会,便传来水声。

而赵六月则慢慢蜷缩了起来,紧紧抱着自己的腿,哭着自言自语:“言楚,你混蛋,我这辈子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人,你凭什么不要我,凭什么!”

半个小时后,言楚出来了,过着浴巾,身材跟当年比起来,简直完美无缺。

赵六月光着脚,走到他的跟前,踮起脚尖,想要吻上他的唇。

却不曾想,言楚微微推开赵六月,说:“六月……”

那轻轻一推,让赵六月的眼泪‘吧嗒’一下落了下来,她呜咽着:“阿楚……”

短短两个字,顿时让言楚的浑身僵硬。

看着赵六月的眼神,言楚的心,突然觉得很难受。

但就在此时,门铃突然响了。

言楚长叹一声,推开赵六月,去开了门。

可没想到,站在门外的人,是许誉。

第5章 结婚后还想要吗

可没想到,站在门外的人,是许誉。

-----------------------

言楚裹着浴巾,赵六月光着脚站在那里,衣服凌乱。

这论是谁,都能看得透发生了什么事。

而赵六月压根就没打算解释。

她不爱许誉,一点儿都不爱,她就看上了许誉家的超市,她就想要一个超市。

许誉站在门口站了很久,可是他没有做任何举动,而是冲着言楚笑了笑,说:“舅舅,那是我未婚妻,赵六月,我来找她的。”

说完,许誉走进房,握住赵六月的手,说:“六月,跟我回家吧,天冷,会着凉的。”

“冷什么冷,九月天你当我白痴啊。

”赵六月一把推开许誉。

许誉颤抖的退后两步,脸色有些僵硬,不过很快,便说:“我跟我妈说了,她同意我们结婚,她没有瞧不起你,真的,我敢保证。”

许誉是个好男人,至少和言楚比起来,对她简直好上天了。

可也就是这样,让赵六月的心,很难受。

“你回去吧。

”赵六月背对着他,努力控制情绪,押着嗓子:“我们不可能了。”

“别闹了,六月,你上次不是说要那个戒指吗?我给你买了,五十多万,我跟我妈说,卖了一间店铺。”

赵六月哽咽着,不敢面对许誉。

她不敢告诉他,和他在一起,为的是钱,也为了告别过去。

言楚默默的看着这一幕,没有言语。

摆放在床头的手机嗡嗡作响,言楚走上前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韵可,你到机场了?”

“嗯,好,我过来接你。”

挂断电话,言楚冲着许誉说:“我要去趟机场,你带着你未婚妻回去吧。”

言楚这未婚妻三字,深深刺痛了赵六月的心,她握紧双手,抿着唇,什么话也没说。

许誉走到言楚跟前,问道:“舅舅,刚才是谁啊,你要去接谁。”

“你舅母。”

许誉一愣:“舅舅,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不早说。”

“在国外。

”言楚淡淡的说:“我先去机场。”

说完,言楚便拿着衣服走了出去,估计是去别处换衣服了。

整个房间就剩下许誉和赵六月。

许誉走到赵六月跟前,还没开口说话,就见赵六月的身子一歪,倒在了他的怀中。

许誉吓得不轻,紧紧的抱着赵六月,发现她双眼红肿,神色呆滞。

“六月,你怎么了。

”许誉一脸担忧:“哪里难受?我带你去看医生。”

赵六月始终没有回应,就像是个木偶人,双目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许誉害怕了,抱着赵六月朝着酒店外狂奔而去,边跑便喊:“六月你坚持住,我带你去医院!”

跑到门口时,赵六月突然抓住许誉的手,轻轻问了一句:“许誉,你爱我吗?”

“爱!”许誉想都么想,坚定的回道:“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

“你会不会抛下我?”

不知道为什么,许誉总觉得赵六月的眼色充满了害怕和无助,他咬着牙,坚定无比的说:“我许誉这辈子都不会抛弃赵六月,绝对不会!”

第6章 打死我算了

许誉跟言楚是不同的。

言楚是地痞无赖,骨子里还有那份不羁,而许誉的母亲经商,父亲是个文人墨客,平时最爱做的就是赏花写字,许誉像他爸,放到古代,就是个书香世家出来的书生,浑身上下充满着儒雅的气息。

当许誉抱着赵六月回去的时候,赵六月没有离开言楚,紧紧的抱着他,像个孩子一样。

许誉没有带她回家里,而是去婚房。

那是许誉自己拿钱买的,不大,就一百三十平,精装修,风格是赵六月喜欢的地中海。

赵六月默默的看着窗台,突然问道:“许誉,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蓝色?”

许誉看着她,摇了摇头。

赵六月心里明白,因为言楚和她说过,会带上去看世界上最好看的海,可是这些终究是谎言。

五年,不算长,也不算短,她以为自己跟言楚,就像大海一样,天各一方,可没想到,言楚出现了,最可恨的是,他有妻子了。

赵六月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那个当年带着她私奔,爱着她的言楚,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卷走了所有的钱,一走了之。

她不相信他是因为看上了某个富婆,所以走了。

但除了这个解释,谁还能告诉她,一个人怎么能平白无故消失五年?

赵六月的心在滴血,默默无言的看着桌子发呆。

一旁,许誉的手机响了,他不想让赵六月听见,便走到卫生间的门口,按下接听键。

“许誉,你去哪里了?啊?你知不知道这酒店都乱成一团了,你说那赵六月什么情况啊?她发什么疯?”

“妈。

”许誉压低嗓音:“六月心情有些不太好,我……我安抚她一下,很快就好。”

“心情不好?”周芳握着手机,怒气冲冲的说:“她心情不好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啊?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能嫁给我们许家,是她的福分!”

“行了,妈,您别说了。”

许誉挂断电话,却发现赵六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眼角还挂着泪水。

……

赵六月醒来的时候,许誉已经不见人影了,而她躺在婚床上,床头柜放着粥和白开水。

昨晚,她又做梦了。

梦见言楚了,和她窝在那个出租房里,两人同吃一碗泡面。

耳畔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她拿起一看,是母亲来电。

大概是因为她昨天闹了这么一出,现在两家都乱成团了吧。

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母亲十分急促:“六月,你在哪呢!赶快回来,你爸爸说要打死许誉!”

该死的李潘文,他到底想做什么?

赵六月赶紧挂断电话起身,出门打了一辆车直奔昨天的酒店。

原来在赵六月离开后,李潘文就斥责许家人,说是他们没有照顾好六月,以至于她现在要提出分开,所以李潘文要求许家赔偿精神损失费,否则就要打死许誉,赖在这里不走了。

“反正你们今天不给我个交代,我就不走了,让许誉出来,我和他理论理论!”

赵六月匆匆赶下车,还没靠近,就听见李潘文扯着嗓子大喊,场面混乱,许家人和自己的继父母亲打做一团。

“行了,你到底想做什么!”赵六月走上前,一把揪住李潘文的衣服,青筋暴起:“还嫌不够丢人吗?”

李潘文一回头,看见赵六月,不分青红皂白,扬起手就是给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狠狠的将赵六月打倒在地。

第7章 动她要你命

‘啪’的一声,狠狠的将赵六月打倒在地。

-----------------------

“你这个贱人,你说分手就分手,我同意了吗?我可告诉你,你今天必须给我嫁!”

赵六月冷笑一声,捂着自己的脸站起身来,瞪着李潘文:“想要我嫁出去,好讹许家人一笔钱是不是?李潘文,我一分彩礼钱都不要。”

“你!你这个贱人,看我不打死你!”李潘文气的双目猩红,当下便拿起旁边的木棍要打死赵六月。

现场混乱,大家纷纷劝阻,可李潘文是怒火攻心,失去理智了,他养大赵六月,她出嫁居然不要彩礼钱?谁给她的胆子?

赵六月从小就被打到大,这种事情她还会怕吗?李潘文要打她,那她就还手,狠狠的还手!

眼看场面越来越乱,许誉赶紧从里头冲了出来,喊道:“爸,六月,你们别打了,我和六月会结婚,彩礼钱我也会给。”

许誉是被家人拦在里头没让他出来的,可是看着赵六月被打成这样,他心疼得要命。

而李潘文一听到‘彩礼钱’三个字,顿时就停了下来,看着许誉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这彩礼钱本来就是应该给的,您别听六月乱说。”

“好……好!”李潘文顿时露出笑意,扔掉手里的木棍,紧紧的握住许誉的手:“好女婿,好女婿啊!”

赵六月皱着眉头,吐掉口里的血水,大喊:“许誉,你是不是有病啊,给他钱干嘛,他就是一个无赖、吸血鬼。”

李潘文大概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有和赵六月计较,反倒是赵家人脸色十分难看,尤其是许誉的父母,脸色差到了极点。

自己的父亲要打死自己的女儿,因为彩礼钱,自己的女儿骂自己的父亲是无赖、吸血鬼。

如果许誉和这样的女人结婚,这以后可怎么得了。

“六月,算了……”许誉牵着赵六月的手,很是心疼:“你都流血了,我带你去上药。”

“上个屁啊,许誉,你没看见这伤是他打的吗?你还给他钱?我告诉你,你想娶我,就不要给什么彩礼钱,一分都不要给!”

许誉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李潘文见他有所松动,又板起脸来:“赵六月,别给脸不要脸,嫁女儿本来就要给彩礼钱。”

“我是你女儿吗?”赵六月冷笑一声:“你的女儿只有李初冬,我是谁啊,算个屁啊。”

李潘文怒火攻心,咬着牙喊道:“看我不打死你!”

场面一度混乱,许家人更是气的都不愿意插手,可是又见许誉站在那里,生怕许誉会因此受伤。

但就在此时,许誉突然大喊了一声:“舅舅,快来帮忙!”

话音落下,赵六月整个人便僵住了,而李潘文迎面而来的拳打脚踢,她也忽视,就这么僵硬的站在那里。

就在李潘文一拳要打在赵六月脸上的时候,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他落下的手腕,声音冰冷而薄情:“别动她,否则我要你命!”

第8章 我的妻子

赵六月怔怔的看着比自己高出半截的言楚。

她记得,在以前的言楚去工地搬砖的时候,她也曾经在贫民窟里遭受到小混混的骚扰。

言楚二话不说,拿着棍子就和他们打了起来,一打五,言楚挂了帅,可是把摸过赵六月手的混混打的半死不活。

他当时就说,如果谁敢动她,他就要他的命!

少年意气风华,可是结果怎样呢?

赵六月看着言楚的侧颜,突然笑了起来。

许誉赶紧抱着她,上下打量:“六月,你没事吧?”

“没事。

”赵六月笑着,冲着言楚说:“舅舅,谢谢你,不过这是我跟许誉之间的事,你还是别插手了。”

言楚微微皱起眉头,看着赵六月,却隐约发现她的眼眶红了。

气氛凝固,谁也没有言语,身后缓缓走来一个女人,穿着浅白色的连衣裙,踩着高跟鞋,大波浪卷发,化着适宜的妆容,很是漂亮,尤其是站在言楚身边,显得十分般配。

她看着这场景,小声说:“这是怎么了?”

“没事。

”言楚冲她笑了笑:“你站到一边,别打到你。”

女人对言楚露出担心的神色,紧紧握住他的手:“你小心点。”

言楚变了许多,当年那地痞无赖的气质早已不见,剩下的,是成熟和稳重。

她抬头看了看天,明明已经九月了,可她还是觉得太阳那么刺眼,心那么疼?可能是被打疼了吧,连同着心。

许誉没看见赵六月的表情,心里只担心事情会越发的无法控制,便赶紧安抚李潘文离开,否则以赵六月的脾气,这件事肯定没完。

想到这,他便站出来说:“爸,钱我一定会给的,这样,您和妈先去酒店休息,晚点我再来和您说这件事,可以吗?”

李潘文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言楚后,气焰竟然消了下来,也没再继续纠缠,点头说:“好,那我等你。”

说完,便带着妻子女儿离开了。

一场闹剧这么结束,赵六月被打的不轻,脸上都是伤,许誉心疼极了,一直抱着她。

赵六月也没反抗,就这么任由许誉抱着。

在场的,大多数都是许家人,没有人的脸色是好看得,尤其是周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可眼下这么多亲戚站在这里,她也不好发火。

许儒轻轻咳嗽了一声,问道:“言楚,你这么久没回来了,这是谁啊,给大家介绍介绍。”

周芳用手顶了顶许儒,许儒却示意她别生气,毕竟人那么多。

言楚笑了笑,握住女人的手:“这是我妻子,叫孙韵可,我们在国外结婚了。”

“结婚了?”周芳一听,瞪大双眸,一脸讶异:“你怎么结婚了也没给家里来信,消失那几年,感情你都去干嘛了?”

“就在国外做点小生意。

”言楚不紧不慢的说:“韵可,这是我姐和姐夫,那是我爸妈。”

孙韵可温婉大方,气质娴雅,站在那里和赵六月一对比,简直就是天和地的区别。

她温柔的喊了一句:“姐,姐夫。

”然后羞涩无比的喊道:“爸,妈。”

“什么也别说了,回家,回家再说。

相爱有多难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相爱有多难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相爱有多难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