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闺中妾)在线阅读完整版《闺中妾》

2019-05-23 11:03:43来源:zsy作者:苏兰淦

闺中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苏兰淦执笔的穿越重生小说闺中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闺中妾的主角唐玉心慕容云轩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闺中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寒冬之夜,大雪纷飞。一根钢钉无情的砸进她头骨之中,当场丧命。狠毒的奶娘连襁褓中的婴儿不曾放过。“慕容云轩,此生我就是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幸得重生,唐玉心回到了他们相识之初,刚踏入慕容府上的那一年。这一世,她要为唐家雪耻,为她的孩子报仇!

(闺中妾)在线阅读完整版《闺中妾》

唐玉心慕容云轩小说闺中妾推荐章节

第4章 金钗

见唐玉心无动于衷,容妈的手又悻悻的放下,到底她还是舍不得打容喜的。

“娘。

”容喜越发有恃无恐,拉着容妈的手,“你快给我找找,这马车可就要进城了,难道你就让我这么寒碜的样子进慕容家的门吗?”

说的,就跟嫁给慕容家的人似得。

“你个死丫头,胡言乱语什么,你个粗鄙的奴婢,什么寒碜不寒碜?还真把自己当小姐了?”

见唐玉心一点反应都没有,容妈拿捏不准她的想法,只能用言语来教训女儿,但她知道,唐玉心就是面慈心软,见不得她这么言重教训容喜,不出一会,准会随了她的心愿的。

说着,竟真的抬起手来一巴掌呼了过去,只是,容喜机灵,一下子就躲开了,那巴掌根本就是做做样子的。

“娘,谁才是你亲生的呀,不就是一支钗子吗?小姐都没说话,你着什么急?”

容喜轻哼一声,不理会容妈,直径朝青儿座位底下的箱子伸手去找,还一边翻一边问唐玉心。

“小姐,你那支钗子放哪去了?借容喜姐姐戴几天如何?”

这哪里是借,分明就是抢!

青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眼看着容喜对着唐玉心的箱子又踢又跩,看架势是要生生拆了上面的铁锁,忍不住气道:“让开,不要动小姐的箱子!”

“不让动?为什么不让动,不就是一支钗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容喜不耐烦的看着青儿,转头,又看向了唐玉心,“小姐,你的金钗到底在哪里?借你容喜姐姐戴几天……”

“啪!”

容喜的话没有说完,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抬眸一看,竟是唐玉心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车厢,叫容喜当场就给愣住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竟是真真实实的挨了唐玉心的打。

“我娘只生了我和雅儿两个,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姐?”冰冷的声音响起时,伴随着车厢内的安静,叫容喜半天没缓过神来。

她本能的伸手去捂住自己的脸,滚烫的脸颊传来痛感,她这才疯了一般叫道:“你打我?你这个贱人,你竟敢也敢打我?”

“你干什么?你疯了吗?小姐你也敢打了?”见容喜站了起来,一幅要冲过来的样子,青儿怎么会让她伤到唐玉心。

立马抄起了茶几上的水杯,挡在了她的前面,只要容喜靠近一步,今天就让她脸上开花的气势。

容喜知道,青儿这丫头向来心狠,从来不给她面子,碍于唐玉心的身份,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突然意识到,刚才一时冲动,差点要打唐玉心。

因为容妈的关系,唐家的人从不把她当下人看待,反倒是衣食住行样样都跟小姐无异,她和唐玉心同岁,又平起平坐,每次看到唐玉心有的,她没有,她就心生妒忌,越发抓狂,可奈何,下人就是下人,唐玉心是何等尊贵,岂是她可以攀比的?

于是,她就要抢,只要是唐玉心的东西,她就要抢来然后毁掉,只有这样,才能平复她内心的不甘!

可是,这个唐玉心不是一向柔弱善欺的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容喜不甘心的瞪着唐玉心,但触及到她冰冷的眼神时,心下还是不由的一颤,碍于青儿手里的杯子,不敢再上前。

但她哪里甘心就这么放过唐玉心,于是一行眼泪说掉就掉了,扑向容妈怀里,“呜呜,娘,女儿就是想要那支钗子嘛,不是说我们情同姐妹,她的就是我的吗?原来都是骗人的……”

容妈早被刚才的一幕愣住了,此刻看着女儿脸上的红印,才回过神来,心疼至极,一抹阴鸷从眼底悄然滑过,但唐玉心毕竟是主子,她也不敢怎样,于是,只狠狠的骂容喜。

“没规矩的蹄子,小姐的东西哪是你能戴的,说情同姐妹是抬举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看我回头不收拾你!”

“够了!”唐玉心不是没听出她言语之中的讥讽,若是前世,她已经愧疚无比,但此时,她只想这两个人早点在她眼前消失。

容氏母女,一个是她的奶娘,一个算她半个丫环,在唐家落莫的这段时间里,不仅没有好好照顾她姐妹俩,还在一旁嚷嚷吵吵,一门心思只惦记她的金银财物。

哼,前世她一直把这对母女当家人,所以在自己边上都没个顾忌。

现在想来,真真可笑,人家根本就当她是个傻子。

容氏母女显然被她这一声断喝给震住了,两人突然间就停了下来,怔愣的盯着唐玉心。

“小姐......”

“容妈”唐玉心冷眼盯着两人,沉声道,“我爹娘逝去尚不足三月,至今还在服丧期间,容喜一个奴婢,整天穿红戴绿,花枝招展,到底是何居心?”

第5章 道歉

容喜心下一颤,还以为唐玉心胆小懦弱,她便张扬跋扈惯了,谁知今日竟然说出这翻话来。

容妈更是一惊,想说什么,又很快被唐玉心冷声打断。

“我看你们心里根本就不把唐家放在眼里,不把我这个小姐放在眼里,你们是觉得唐家从此落没了是吗!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强留你们,收拾行李,自行离去,另寻高主吧!”

“什么?”容氏闻言,吓的脸都白了。

唐玉心从小到大一直都很依赖自己,甚至常常的连亲娘都不要,晚上非要自己陪着睡才行,也因此,她在唐家地位极高,甚至,就在早上,她还非得她哄着才肯吃早饭,可是,一觉醒来,怎么性子就变了,甚至连眼神都有些吓人?

她想不通,此刻更容不及她多想,毕竟,她母女俩当年蒙唐家夫人收留,早就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况且现在喜儿更是养成了这小姐脾气,这要是走,她们孤儿寡母的能去哪儿?

况且,慕容家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京城大户,唐玉心和慕容家的长子尚且有婚约在身,她们随嫁过去了,说不定以后容喜有机会可以成为他的小妾,那也比做丫环强,如今赶她们走,恐怕荣华富贵的日子,再也和她们没关系了。

想到这里,容氏忙拽着容喜,朝唐玉心跪了下来。

“小姐,是容妈管教无方,让容喜这丫头胆子翻上了天,还请看在容妈伺候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绕了喜儿这一回吧,奴婢回头定好好管教喜儿,让她不敢对小姐无礼了!”说着,容氏不住的用袖子拭着眼角,似乎在抹泪。

容喜不以为然,对容氏的行为全然不放在眼里,容氏气的掐她,“你个死丫头,还不知错,快给小姐赔罪!”

容喜一愣,但接触到容氏的眼神,心底也是一惊,遂不情不愿的嘟囔了一句,“对不起。”

心里却是十分不服,凭什么她与唐玉心同岁,长的也标致,却只是一个下人,还要跪在这里向她赔罪?

“哟,容喜姐姐这是怎么了?平日里不是伶牙俐齿吗?这会儿怎么这般口齿不清,说的什么,我听不见!”青儿瞧了半天好戏,忍不住奚落道。

“你!”容喜顿时恼羞成怒,想要起身与青儿分辨,却被容氏一把摁住,“你什么你,还不给我老实点。”

“滚出去!”唐玉心瞧不起这两个,心底亦是冷哼,容氏怎么可能一走了之,她还指望靠自己攀上慕容家的高枝。

自然,她也是不会放这俩母女走的,她的大仇未报,她的女儿……还没有讨回公平!

眼下只不过是先给她们一个小小的警告罢了!告诉她们,以后唐家两姐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容氏愣住,青儿冷眼笑道,“容妈,小姐让你们滚,还不快点滚出去!”

容氏的脸陡然变成了猪肝色,别说多难看了。

但是只要不是赶她们走,怎么样都行!于是容妈牵起容喜,快速的消失在两人眼前。

经过这么一闹,青儿的眼睛瞬间就放出了光芒,一个劲的称赞唐玉心,“小姐,刚才你太厉害了!这容喜太欠收拾了,就该这么治治她,要她好看!”

唐梦雅在一旁也是兴奋的,小脸不自觉的往唐玉心怀里蹭了蹭,只感觉有这样的姐姐真好,突然觉得她什么都不怕了。

唐玉心缓缓叹息,眼底闪过一抹痛,如果前世,自己能稍微有点出息,也不至于让自己和唐家,落得那样的下场!

突然,马车一晃,似乎停下了。

青儿掀开了帘子,回眸笑道:“小姐,我们到了,我伺候你下车吧。”

“等等。

”唐玉心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止住青儿,然后,将唐梦雅交予她,“你带着青儿先下,然后叫徐管家来。”

“小姐……”青儿不明白,还想说什么,唐玉心已经利落的穿好衣服,披上外套,只对她简单说道,“去吧,我马上就来。”

“好吧。

”青儿便牵着唐梦雅的手,下了马车。

等人一走,徐管家就到马车前候着了,容氏母女见到这样一幕,心底不禁一虚,但却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悻悻的跟随进城的队伍走去。

第6章 好戏

唐玉心和徐管家密切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徐管家连连点头,而后向她行了一礼,“小姐的吩咐,奴才定当照办。”

唐玉心下得马车来,忙扶起了他,“徐伯伯快快请起,这里没有外人,以后私底下就叫我玉儿吧,爹娘在世的时候你待我就如亲女一般,如今,更如同是我的父亲,以后我们姐妹俩,还拜托你多照料了。”

“小姐?”徐有财突如其来的感触,又有些不可思议。

“叫我玉儿。

”唐玉心倔强的纠正道。

前世,因为自己不懂事,被奸人蒙蔽,致使她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她而去,如今再次相见,她是感慨万千,徐有财自幼看着她长大,他跟随父亲一辈子,自是当她如亲女,她在这世上的亲人已经不多了,也越发觉得这种感情难能可贵。

徐有财不由的脸一红,纵使他打从心底疼爱唐玉心,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可当有一天他们的关系真的这般亲昵,他还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唐玉心深知他心,也不勉强,只要知道他是真的对自己好就可以了。

当下整理了思绪,唐玉心压低声音问,“慕容家的人现在在哪?”

“他们已经准备了人马到客栈来接我们,现在我们应该进城去了。

”徐有财回道。

“徐伯伯。

”唐玉心道,“我不太想去慕容家。”

徐有财一顿,“怎么了?”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唐玉心长睫低垂,眸底那一片琉璃净地却是阴冷一片,直接道,“这样吧,你带人先将我们的行囊都带到客栈安顿好,至于慕容家,我自有安排。”

徐有财看着唐玉心,突然觉得她长大了,有一瞬间让他觉得,眼前的女娃,哪里像一个十岁的孩子?

“徐伯伯?”

“哦。

”徐有财回过神来,当即欣慰一笑,“好,就照小姐吩咐。”

“嗯。

”唐玉心应了一声,然后,就不动声色的抬步向门外走去。

徐有财自安排人来安置随行马车中的家当。

“小姐,这边。

”一进城门,青儿便牵着唐梦雅迎了上来。

唐玉心便跟着两人一起走进一家茶楼。

容妈用袖子亲自给她擦了凳子,又将自己的手帕垫在了凳子上,才敢请唐玉心入座。

唐玉心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坐到了另一边的凳子上。

容妈青色的脸刹时一阵红一阵白,好是难看。

青儿冷笑一声,牵着唐梦雅的手,就跟了过去。

容喜咬了咬牙,走到容妈边上,狠狠道,“热脸贴人冷屁股,可真有你的。”

“去,你懂什么?”容妈给容喜一眼色,一转脸,神色如常,嘴角还堆满了笑,“小二,来壶上等的好茶,莫要怠慢了我们家小姐……”

“诶,来了!”小二答应着,便拎着茶壶并杯子过来,“客官,您的茶。”

唐玉心并未喝茶,只手机瞧见城门不远处有一拥挤的人群,好奇问道,“小二哥,你知道那边在干什么吗?好多人。”

“哎呀,小姐,您还不知道呢吧,那边啊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长得跟天仙下凡似得呢,竟是卖身葬父啊,啧啧啧,好生可怜。

”小二提起这事就忍不住说道。

心,陡然一跳,脑海中一股熟悉的记忆侵袭而来,胸腔里瞬间弥漫起仇恨与痛苦。

孟小宛,是你吗?

见唐玉心神色不对,青儿小心翼翼的问,“小姐,那姑娘我看了,还真是我见犹怜,你要不要去看一眼?”

“是吗?”唐玉心抬头看了眼青儿,那稚嫩的脸上是白里透红的肌肤,眼神里都是勃勃的生机,要是让她知道,前世就是这我见犹怜的姑娘将她给打死的,她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单纯善良的去看她。

“小姐?”被唐玉心一直盯着,青儿浑身不自在。

唐玉心浅浅一笑,也不说什么,起身朝外走去。

“小姐!”青儿立刻追了过去。

容妈也追了上来,“小姐,慕容府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这不是有你跟容喜吗?怕什么!”青儿白了她一眼,哼,以前她仗着小姐的宠爱,没少给自己脸色吃,如今,小姐突然转了性子,她可要争回这口气。

容妈一噎,“你……”

青儿朝她做了个鬼脸,牵着唐梦雅立刻去追唐玉心。

这是京城的东城门,整个京城最繁华的地方,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鱼目混杂。

像这样卖身葬父的戏码,每年都不知道要上演多少回,可在平日里,人们对这类事件并不怎么在意,多半都是看看就过。

可今天这卖主可是个精致的姑娘,那婀娜的身姿往那一跪,多少男人的眼睛都被她勾去了。

唐玉心就这么不动声色的站在人群中,一颗心有如浸在了毒汁一般,各种痛苦纷至沓来,袖内一双粉拳早已攥的紧紧的,指甲掐进掌心,然,面不改色,唇角中略带一丝笑意。

纵使是落魄到要卖身葬父,孟小宛依旧心机深沉,她将自己打扮的清纯洁净,让人一眼瞧了,就要心动的模样,两只小辫自然的垂在胸前,身上的还散发着皂角的清香。

此刻,她的面前就摆放着一张告示,上面写着她可怜的身世,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然她纹丝不动,挺直的脊梁似乎还透着几分清高与倔强。

调戏奚笑之间,众人的眼中已经转味了,有不少人开始认为,此女子一定非比寻常,若不是落难千金,又怎会有那一身清醒脱俗的气质,如不是万般无奈,走投无路,也不会出此下策了。

唇角的笑意渐渐退去,唐玉心双眸紧紧的盯在孟小宛的脸上。

没错,前世,她就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见她这般可怜,才以为她一定是和自己一样,家道中落。

可自己毕竟还有慕容家的救济,她却比她可怜的多了,至此,她才决定买下她,将她带到慕容府上,做贴身丫环。

可没想到,时过境迁,这个孟小宛刚到慕容府上才没多久,就爬上她准夫婿的床,成了他的小妾。

再次这般遇见孟小宛,唐玉心冷笑,前世是因为自己的心和眼都被蒙蔽了,今生,她若是不买她,事情会变成什么样?

正思索间,冷不防孟小宛就这样猛然扑到她身前,不停的磕头道,“小姐,求您,买了我吧。

第7章 出气

围观之人皆是一愣,纷纷将目光投向唐玉心。

唐玉心面不改色,一双黑漆漆的眸子饶有趣味的盯着孟小宛。

她很瘦,骨架子简直比她这个当小姐的,不知道小到哪里去了,可也就是这般瘦小的骨架,才更加衬托出她我见犹怜的样子。

前世她就是这样,被她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给迷惑了,才动了要买下她的心思。

猛然间,脑海中灵光一现。

今天,且让她来出一口恶气如何?

“小姐,求求您,可怜可怜我吧,我什么活都会干,只要你买了我,我定当好好服侍小姐,绝无二心!”

见唐玉心面无表情无动于衷,孟小宛实在打不准她的注意,这样一个柔弱的小姑娘,难道不应该很单纯善良的吗?

为何在她的眼中,孟小宛看到了一丝得意,与算计?

孟小宛本能一颤,似乎想退缩,然,就在这时,唐玉心小手一抬,托起她的下巴,见她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撇撇嘴,冷笑,“长的倒是不赖,就是太狐媚了些,这般瘦小的身子,哪里还用的着干活啊,只要你往那一站,就生生将人的魂给勾了去,这般姿色买了去,做丫环岂不是太委屈?”

众人一怔,孟小宛亦如是。

“我……我不怕苦不怕累,只要小姐你赏我一口饭吃就行了,只要能好好葬了我爹,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是吗?”唐玉心邪佞勾唇,“若真的不怕苦不怕累,又怎会沦落到卖身葬父的地步?”

孟小宛又是一愣,倒是围观的人,不少人开始指指点点,说她肯定是想找个大户人家,凭她的姿色,弄个小妾当当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总比真的当丫环强。

孟小宛小脸青白交错,但也顺着别人的话,颤颤巍巍的说,“小女子本是青州祖籍,与父亲来京城投奔亲戚,不想亲戚早就搬家,中途我们的盘缠用光了,父亲也突染疾病,昨夜骤然离世,小女子人生地不熟,是真的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才出此下策的……”

说着,孟小宛又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唐玉心一言不发,只听着她说,围观的人只道真是可怜。

孟小宛擦了擦泪,又接着说,“娘亲走的早,现在家中无人,父亲也离我而去,小女子孤身一人,举目无亲,实在是无计可施了呀,小姐,求求您,就收留我吧。”

“还当真是可怜呢!”唐玉心听言不住摇头叹息,上身一倾,凑到孟小宛耳边,神色如常,眸心却闪过一丝寒意,“可惜,我不会买你。”

孟小宛身子一僵,就听耳边低语如魔咒一般传来。

“因为你下贱!”

那低低的轻语,宛若魔咒一般,在孟小宛的脑海中炸开,痛苦与屈辱如同蚂蚁倾巢一般,啃噬了她的心脏。

为什么?为什么……

她痛苦的盯着唐玉心,她不明白,一个连身形都不曾长开,脸上还透着一股孩童的稚嫩气息的小丫头,为何在她的眼底,会有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第一眼,她便知道唐玉心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举手投足之间都换发着一股尊贵的气息,只要能跟了她,自己的人生定能翻天福地的变化。

“为什么?小姐就算不买我,也不必羞辱与我,我与小姐无仇无怨,纵使你高高在上,也不要这般践踏别人的尊严?”孟小宛咬着唇,一字一顿的说。

“尊严?”唐玉心眼底满是讥诮,“你跪在这里卖身,有什么尊严?”

“你……”孟小宛一时间话堵在胸口,全然不知如何反驳。

唐玉心也不会给她反驳的机会,“既然要卖,何不给自己寻一个好去处,凭你的姿色进了玉醉楼,生意想必是张腿就来,跟着我做奴婢,岂不是可惜了。”

“什……什么?”孟小宛只感觉自己听错了,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叫她去玉醉楼?

那……那可是烟花之地!

唐玉心嗤笑,“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

孟小宛顿时觉得双颊火辣辣的,尤其是被唐玉心那清澈的双眸盯着,她真有种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的感觉。

为何,从这小女孩的眼睛里,她竟觉得她对自己只有恨意。

“好端端的一个女孩,有手有脚,能干,又能吃苦,旁边的巷子就有织坊,你大可以去那里做女红,想必老板也会同情你,多给你一些报酬,让你好生安葬父亲,可惜你偏偏要在这里卖身。

”唐玉心说到这里,眼底鄙夷更甚,“好吧,卖身就卖身,事出突然你出此下策,也是情有可原,可你若是真的愿意做奴婢,真心只想安葬父亲,刚才就有不少的人愿意出钱买你,为何我都没见你点头?”

陡然,唐玉心眼神一冷,犀利的冷芒刺的孟小宛几欲晕厥,“我看你根本就不是想葬父,是想寻一位高价的买主,好一朝翻身,麻雀变凤凰!”

一番质问当场让人如梦初醒,之前想要出银子的买主纷纷质问。

“对啊,刚才我出一百两都没见你点头,我还以为你是害怕紧张,没想到,你根本就是看不上啊,好你个小贱人,竟然拿我们当猴耍?”

“王老六,当你是什么啊,你一个卖布的,人家小姑娘哪里看得上,瞧她那细皮嫩肉的,自然是想要找个公子哥,好生伺候了,以后何愁没有锦衣玉食?”

“我呸,不要脸的贱人,刚才买菜的四娘还给了她二钱银子,怕她一时没有找到买主,回头饿了肚子,还被她拒绝了,我还以为多清高,没想到就是一个下贱胚子!”

“就是,瞧她一副骚样,指不定已经被多少男人玩过了,水性杨花的表子。”

孟小宛突然觉得耳边嗡嗡作响,眼前,她被无数双眼睛盯着,指指点点,让她感觉自己就像被人扒光了审视一般,让她感到羞耻与侮辱。

究竟她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顷刻间,周围乱作一团,而不远处,两匹骏马之上,两个男子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第8章 过门

“呆头呆脑,愚钝蠢笨?”骏马之上,慕容飞微微眯起了眸子,饶有兴趣的打量面前的小女孩。

一片喧闹之中,唯有那娇小的身影静若出尘,唇角还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慕容飞唇角微扬,修长的手指轻捻住耳边的发丝,笑意深浓。

“原来这就是你的小媳妇么?真是有趣!”

慕容云轩俊眉微凛,他自然听出了他言语中的取笑之意,手中缰绳一紧,他低喝一声,“走!”

“走?”慕容飞立刻策马追出,高喊着,“大哥,奶奶可是让你亲自来接小媳妇儿过府的,你怎么走了?”

慕容云轩脸色铁青,根本就不理会慕容飞的话,就像是丢了脸面一般,自顾离去。

慕容飞本想追上去,却又鬼使神差的停了下来,他不自觉的回头望去,不过,人群中早就没了唐玉心的身影。

虽有些失落,但很快又有些欣喜。

他知道,很快他们会见面的!

唐玉心又回到了茶楼,青儿和唐梦雅紧跟其后,一句话也不敢说。

慕容府上的两个管事嬷嬷早已等此等候,见她回来,容妈赶紧迎了上来。

“小姐。

”容妈道,“云轩少爷还没有来,要不我们先过去吧?”

“是呀,玉心小姐,我们少爷许是有事缠身了,他怕你久等,所以派我们过来接你的。

”慕容府上里的嬷嬷也上前说道。

“有事缠身?”唐玉心端坐在凳子上,接过青儿递来的茶,轻轻抿了一小口,眼底掠过一道讥诮的冷芒。

不用说,她自然知道慕容云轩去了哪里。

前世的今日,慕容云轩的表妹与她同一天来京城。

自己傻乎乎的在茶楼里等了他整整一天,他都不见人影,当时还当真以为他贵人事忙,所以没有多想就跟着两个嬷嬷走了,可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老太太早就让他来接自己了,他却半路改道,去接了他的表妹。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唐玉心也不多说,放下杯子,走到她们面前。

“是,马车都应准备好了,小姐请。

”嬷嬷笑着回道。

唐玉心点点头,她脸上面不改色,实际心里已经像是一团火在烧。

慕容府,她又回来了……

找来了徐管家,简单的嘱咐了几句,唐玉心便带着青儿与唐梦雅上了一辆马车,其余的人员和物品都陆续的跟上。

在京城,慕容府算是一顶一的大户人家了,光是府邸就能占据半条街。

马车驶到了南门一角,然后,众人下车,两个管事嬷嬷就在唐玉心的马车前等候着。

唐玉心下了车,牵着唐梦雅的手,却并未进门。

见状,张嬷嬷冷笑一声,上前道,“玉心小姐,请吧!”

唐玉心偏过头,看着她,眼底闪过不屑与轻蔑,轻轻一笑,“张嬷嬷,你就让我从这个门进?”

张嬷嬷微怔,从茶楼到府上,这一路行来,唐玉心虽然言语不多,面相清冷,但性子也还温吞单纯,本以为她就是个柔弱小姐,不想此刻竟然能问出这句话来,倒也不算痴傻。

不过,让她从侧门进,那是大夫人的意思,怕也只是想给这个未来儿媳妇一个下马威,主子说话,奴才只能照办。

“玉心小姐,哪个门不是一样吗?老太太和大夫人还等着您呢。”

唐玉心见她装糊涂,眼底笑意一凛,冷声质问,“张嬷嬷,你是办事办傻了,还是说你欺负我傻,虽然我年纪小,但还知道正门和侧门的区别,你让我从这里进,摆明了是要给慕容家的脸上抹黑啊?”

张嬷嬷一惊,忙道,“玉心小姐,你何出此言,这等罪过,老奴可担待不起啊!”

“担待不起?我看你是狗仗人势。

”唐玉心一脸冷容,毫不客气的厉声斥责,“纵然我唐家落没,也轮不到你在这狗眼看人低,这侧门乃是奴婢与侍妾通行之门,纵然我身份卑微,那也是你半个主子,你让我从这里过,你把我当什么?”

额――张嬷嬷心一惊,晓不到一个小小的丫头,竟能说出这番话来,忙赔笑道。

“小姐冤枉啊,纵使给老奴千万的单子,奴才也不敢把您当下人啊。”

“是吗?”

唐玉心冷笑,心底苦涩滋味蔓延,犹记得,前世刚进慕容府时,只想着快点将妹妹安顿好,并未多作考虑,所以稀里糊涂就进了这侧门,事后她本以为,那只不过是一时情急,下人们疏忽罢了。

可是后来,慕容家里大大小小的夫人与小姐,甚至是奴婢都明里暗里的嘲讽她,不过是慕容家花钱买来的妾侍罢了,凭着儿时的婚约,也妄想成为长子正室,简直不知廉耻。

“嘴上说不敢,心里还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唐玉心直直的望着她,继续道。

“小姐真的冤枉老奴了,老奴万万不敢怠慢小姐啊。

”张嬷嬷面上讪讪,不想竟被唐玉心一语中的心中所想,更加让人郁闷的事她那双清澈的眸子,盯着人的时候,仿佛就能将人看穿,自己说的话,连自个儿都有些怀疑了。

唐玉心微微低垂眼帘,将妹妹往怀里揽了揽,轻轻道,“既然如此,还不领着本小姐从正门进,要是让世人知道,慕容家的下人狗仗人势,欺压幼小,故意刁难唐氏遗孤,我看你怎么跟慕容家交代!”

一番话说的两个嬷嬷面色青一阵白一阵,两人心中瞬间没了底,一人忙进门去通报,说唐家小姐来了。

大夫人得知此消息,只觉唐玉心小小年纪,竟这般不好对付,一甩云袖,领着十几个丫环,急匆匆的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闺中妾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闺中妾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闺中妾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