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在线阅读完整版《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

2019-05-23 11:23:47来源:zsy作者:想喝咖啡

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想喝咖啡执笔的豪门虐情小说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的主角沐润清苍耳恺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沐润清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一个男人,天天对她死缠烂打,带着她夺沐氏、打贱人、养母亲。在她与前夫签下离婚协议的那一刻,他突然带着律师出现:“结婚证咱们该办一下了!”沐润清一脸吃惊,小声嘀咕:“咱们可不可以再等等?”某男瞬间变脸,一把擒住她的下巴,满目深情道:“小三我都做了这么久

(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在线阅读完整版《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

沐润清苍耳恺小说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推荐章节

第四章和小舅舅一起住

“对了,清清宝贝,你小舅也在你们小区这买了一处公寓,就在你们后面一栋,你从阳台这就能看到。

”说着她婆婆就拉着她去阳台,指着正对他们这一户的公寓道:“就是这一个了,以后有什么事你们也好有个照应!” 我滴妈呀!沐润清朝对面望去,大白天的,这楼距又近,只要不拉窗帘,对面干啥都能看的清楚,这苍耳恺是想干啥? “还有哦,我想给你舅舅请个保姆,可他不愿意,这段时间他的一些生活琐事可能要麻烦你帮忙,我听项堔说了,这方面你挺厉害的,平时他在家的衣服,饭食什么都是你准备的,真能干!” 沐润清心里忍不住哀嚎,她可以拒绝吗? “好的,好的,一切交给我!” “那我就放心了,唉!你们这些年轻人真的是,明明咱们家有好几处别墅,偏偏不住,都跑来这里挤一起!”苍花月真是越想越不明白! “好了妈,你也知道项堔不喜欢保姆插手他的事,我要是住在别墅里,每天啥也不用干了,只管跟在他屁股后面善后好了!”哼哼,她可不会说罗项堔在这里还有一户公寓,他的小情人就住在那里! “哎呦,我们家项堔能找到你做媳妇真真是修了八辈福。

”对于这个儿媳妇,苍花月是一百个满意,唯一可惜的就是三年了他们还没孩子。

正在她婆婆感慨期间,沐润清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备注,眼神不禁冷了几分,“美玲姨,有什么事吗?” “你爸身体不好,抓紧回来看看!”对方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丝毫不给她留反对的机会。

沐润清看着暗下去的屏幕,心情也跟着暗了下去,一脸抱歉道:“我爸病了,我需要回去一趟!” 苍花月自是知道姓沐那一家都是什么样的人,让她一个人去,她还真不放心,“耳恺,你陪清清一起去吧,有个照应!” 沐润清刚想拒绝,到了口中的话就被苍耳恺打断:“当然可以,外甥媳妇儿不嫌弃我才好!” 他把话说这份上了,她还能说不行?“怎么会,有小舅舅跟着,我心里不知道有多踏实!” 这声小舅舅喊的苍耳恺他耳朵糯糯的,真想一把将她拉在怀里宠爱一番,这个认知吓了他自己一跳,想是禁欲禁的久了,才会一而再再而三被她随意撩拨。

刚进沐家大门,远远的就听到沐梓淇尖锐的女声,“呦呦呦,这谁呀!嫁入豪门,是不是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你这还……” 她话还没说完,瞧见沐润清身边跟着男人一下愣住了,这样狂魅又清朗的男人她从未见过,他身边就好像环绕着一股尊贵不得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驻足在远离他一米开外的地方欣赏,想要靠近,无法靠近,就像有小猫在挠她的心。

沐润清权当看不到她一样,径直的朝爸爸的卧室去。

到了卧室门口,她突然停了下来,真的忍不住,真的忍不住对他的恨,不知不觉,她收紧拳头,身体气的发抖,突然手面传来的一阵温暖的触感,让她找回了理智。

“我在呢!” 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她的心也跟着平复,此刻她真的很感谢他在身边。

“爸!” 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王美玲赶忙从沐正军的怀里出来,一脸娇羞,热络的上前拉住沐润清,“你可来了,你爸想你想得生病了!” 想她想的生病?鬼才相信! “您叫我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沐正军瞧着自己亲生女儿如此冷漠,气的一阵咳嗽,正想骂她一顿,却瞧见她身后的人,顿时换了副脸色,“润清,你不介绍介绍你身后这位?” 沐润清讨厌极了他们这些伪善的嘴脸,转身就要走,肩膀却被苍耳恺搂在怀里,只听耳边传来他似乎慵懒又随意的声音,“我是项堔的小舅!” 沐正军可是见过世面的,他如果没记错,罗项堔只有一个小舅,而他的这个小舅仅用了四年时间便在国外创造了神话一般的商业帝国,三年前又开始转战国内市场,可以说国内的半壁商业江山已是他的囊中之物,再加上苍家只有他这个男丁,苍家的一切将来肯定都是他的,那到时候……沐正军有些不敢想! 那可是他永远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犹犹豫豫半天,他才问出这么一句,“您是苍耳恺吗?”

第五章 女儿

“是!”苍耳恺并不在意沐正军此刻是怎样的神情,他只关心此刻怀里的小女人情绪如何! 听到确切的回答,沐正军还是有种被雷惊到的感觉,他连忙向王美玲招手,“快,快给客人备茶!请您移步客厅,我这就来!” 王美玲不知道这个被称作苍耳恺的是什么来头,但瞧着他们家老爷这么紧张,想必是个大人物,同样是不敢懈怠,忙去让佣人准备。

沐润清听着沐正军一句一个您的,就觉得刺耳,分明年纪一大把,却称呼一个和自己闺女差不多大的男人您,他不觉得丢脸,她可丢脸死了! “这下都在了,爸,您说吧,到底今天装病让我过来有什么事?” “这……”沐正军吞吞吐吐,翻眼又瞧了瞧苍耳恺,“不急,你今天在家住一天,明天再说!今晚正好让苍……总在家吃个饭!” 苍耳恺察觉沐润清的耐性到了极点,他拍拍她的肩,将茶送到她手里,“我是项堔的小舅,自是清清的小舅,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或许我也能帮上忙。

” 听他这么一说,沐正军甚是大喜,生怕他改了主意,忙道:“最近市场压力大,生意不好做,之前好几笔大的单子都黄了,公司资金周转着实有些困难,再加上润清妈妈常年躺在医院,也是一笔大开销,沐家真不知道能撑多久!” “苍总若是能帮我度过难关,您条件随便开……” “够了!”沐润清简直要暴走了,她真恨不得打眼前这个她喊爸的男人一顿。

“哼!条件随便开?这次你打算用什么方式再把我卖一次?嗯?你想问这位苍先生要多少钱?五千万?一个亿?”沐润清有些失控。

“润清,你在胡说什么?”沐正军见她如此,脸色也跟着青了起来。

“我胡说?呵,当初如果不是你说沐家急需用钱,用我妈的命来威胁我,你以为我会嫁给罗项堔?我原本可以在大学里找个我心爱的男人相守一生,全被你们给破坏了!好,嫁就嫁了,我认了,现在你们又打算干什么?让我离婚,把我再卖给这个男人,还是让你们的小女儿也来试一试被卖的滋味?” “清清!”看着她泪流满面歇斯底里的样子,苍耳恺莫名心痛了半分,他将她禁锢在怀里,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干脆灭了这一家子。

沐梓淇瞧见沐润清被他搂着,心里顿时及其不平衡,凭什么沐润清没她长的美,没她身材好,却能嫁给罗项堔做老婆,现在又被这个像神一样的男人抱在怀里,而她只能和那些一事无成的富二代扯上关系? 不公平! “沐润清,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姐夫他可是在A市出了名钻石王老五,想嫁他的女人多了去了,当初如果不是他妈妈一眼看中你,你以为罗夫人这个称呼还能落在你头上?” 沐润清简直对这一家无语了,“你这么想嫁,我让你,等你姐夫出差回来你就去找他说,他只要同意,我绝对没意见?” “你会这么好心?不会是你又看上谁了,想把转移目标吧!”沐梓淇意有所指。

沐润清自然听出她话里有话,冷哼一声,“你想要都给你,只要你有那本事,你问问我小舅舅,他要不要你!” 她这话一出,自然是说到沐梓淇,沐正军和王美玲的心上,他们还真想看看苍耳恺对沐梓淇有没有意思,如果有,他们家可是攀上大高枝了。

“女人我就不用了,但我倒对沐家的公司感兴趣!全额收购,卖不卖?” 沐正军一听,面上露出难色,这可是他唯一的筹码,卖了,他靠什么挣钱,坐吃山空可不行,“苍总,不好意思,这是祖辈留下的基业,我还真不能卖,润清知道,她爷爷去世时千叮万嘱的,还有她奶奶,人还在乡下呢,要是知道公司卖了,要被气死!对吧,润清!” 沐润清此刻平复了很多,听着沐正军的话,心上一冷再冷,若不是她能力不足,定不会让他如此拿捏。

自她妈妈一睡不醒,她便知道从此这个世上除了奶奶没谁是她可以依赖的,也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公司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给我一些时间,我先走了!”沐润清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她拿起包便一路跑了出去,苍耳恺眸子沉了几沉,立刻追上去,将她塞到车里,“冷静些,他们没有跟上来!” 沐润清使劲深呼吸,告诉自己没什么值得哭的,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下来,“让你见笑了!” 苍耳恺发动车子离开,递给她一张纸,“那么你和罗项堔的婚姻也是因为钱喽?” 沐润清不可否认的点点头,见她承认,他又继续问道:“你们之间签了合约!约定几年?” “五年!”她并不惊讶苍耳恺能想到这一方面,从当时沐正军对他的反应来看,他是要比罗项堔还厉害上几分的人物,只怕他能猜到的更多。

“简直蠢到不行!这样的小事就把自己卖了?不过还好,你们没有夫妻之实,还来得及!”说到这里他似乎心情变好了一些。

沐润清可没心情管他说了什么,一心想着该怎么办?等罗项堔回来再和他谈一次吗?他凭什么会答应? “你不会想着再找罗项堔帮你解决这件事吧!这次和他交易什么?你自己?”

第六章你是我的

被他一下说中了心思,沐润清有些恼羞,可又明明他没有说错:“是又怎么样?他是我老公,不找他找谁?难不成找你?”

果然被他猜中,苍耳恺心底没由来的火气直冒,“你当我是死的吗?”

“什么?”沐润清一时没弄清他是什么意思,下一秒他已经将车子停下,欺身朝她压过来,“是不是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你才会想一想我?”

“苍耳恺,你疯了!”沐润清挣扎要去开车门,可他似乎可以读出她每个行为,将她控制的结结实实。

“记住,你是我的,以后谁都不能碰,包括你名义上的老公!”说完他便堵住她的唇,不让她再说出反驳他的话来,这一吻本打算浅尝辄止的,可她真的好甜,还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那是久久缠绕在他梦里,挥之不去的味道。

沐润清被他吻的喘不过气,怎样拍打他都不起身,无奈发狠,直接作用在他的唇上,只听他闷哼一声,她才松开口!

瞧着他唇上血红一片,冷声道,“谁让你吻我!活该!”

苍耳恺不怒反笑,牵起她的手亲吻一下,这才松开,再次发动车子离开。

到家里,天已经黑了,鉴于婆婆让她照顾苍耳恺,无奈只能留下他吃饭,再加上今天确实如果没他陪着,在沐家她是不敢那般反抗他们,以前挨过的打,现在想想还痛!

“你想吃什么?”

“随便!”苍耳恺并不挑食,他半躺在沙发上,手拿着遥控器将电视打开并没有看,反而瞧着厨房忙忙碌碌的身影,心底寻得了那么一丝踏实感。

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在国外,也是够寂寞的了!

没多久,色香味俱全的四道菜便被沐润清端上桌,她摆好碗筷叫苍耳恺过来吃饭,习惯性的来一句,“别忘洗手!”

他听在耳朵里莫名温暖,可又莫名泛酸,想着罗项堔可以天天吃她做的饭,和她生活在一个空间里,他就有些喘不过来气!这是嫉妒,让他有些难控制!

“明天去公司上班!”苍耳恺四样菜都尝了尝,味道不错。

“谢谢!”沐润清真不知道再多说什么,她心里明白,她必须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必须努力挣钱,必须承担起妈妈在医院的所有费用,她要带妈妈和奶奶离开这,这样便再也没人能捏到她的短处。

从她的眼里看到决绝,苍耳恺并不吃惊,七年前她救他的时候也有过这种眼神,“跟着我,我会让你有能力亲手把沐氏集团抢回自己手里”。

“真的?”沐润清心里清楚,抢回沐氏是最完美的结果。

苍耳恺面带浅笑,“之后的路上跟紧我,你会找到你想要的答案,另外罗项堔不在家,今晚我就住这了!”

他的话把沐润清吓一跳,差点把手里的碗打了,“小舅舅,你开什么玩笑?咱们孤男寡女在一处,被别人听到,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

苍耳恺瞧她紧张的样子,靠近她背后拥住她的腰,极力呼吸着来自她身上的清新香味,“谁敢说什么?大不了,你离婚,我娶你!”

被他这么一抱,沐润清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她加快手上洗碗的速度,挣开他的束缚,“小舅舅,请你自重!我老公可是你的外甥。”

听到我老公三个字,真真是让他自以为的好定力即将崩溃,该死的他都不介意自己做小三了,她还在一直提她结过婚的事实。

“我那房子新买的还没收拾,没法住人,等有空你过去帮我收拾了,我再搬回去!你要是不放心,我给你婆婆打个电话,告知她一声!”说着话,他手上的动作也没停,电话已经拨了出去,还开了扩音。

“耳恺什么事?”

“我那房子没收拾,先借住在项堔这,没问题吧!”

“当然!你让我给清清说一句!”

沐润清小脸被憋的通红,她接过电话,“妈,你说!”

“你小舅这段时间就麻烦你照顾了,等我闲下来,我给他试试看能不能物色到好的佣人!”

“可是妈……”

“不和你说了,我现在正参加宴会,挂了啊!”还没等她说完,苍花月已经挂了电话,她尽管有千般万般无奈,也只能混了苦水咽下去。

此时的苍耳恺正一脸没办法的表情看她,气的她真想把手机砸他脸上,“既然这样,饭也吃完了,你早点休息吧!”

第七章乱入房间

说完她自顾进自己房间,放了热水,洗了个热水澡,泡完澡,正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看书时,突然想到他好像没带自己行李过来,那他用啥?

顶着后怕,万一他用了罗项堔的东西,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骂死!

蹑手蹑脚的推开罗项堔的卧室的门,里面黑着,想来苍耳恺没在里面,又来到唯一的一个客房门口,敲了几下,没人应门,一推,门没关死,她鼠头鼠脑的进去,我了去,要害眼了!

男人居然只裹了个浴巾站在衣柜前,“你怎么也不穿个衣服出来?”

男人哂笑,看着她背对的身子,将衣服穿上,慢慢靠近她“你怪我?是谁不经允许就乱入别人房间?”

好吧,她承认这是她的错,“我还以为你跑到罗项堔房间去了,所以过来看看!”感受到来自背后越来越热的温度,此刻的她真想拔腿就跑,可又不想认怂!

“呵,你怕我用他的东西?”苍耳恺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别人用过的东西,我从来不碰!”

他一语双关,伸手扳过她的身体面朝自己,并将她的手强制拉下来,“我只要你!”

沐润清有一时的出神,她抬着头望进他的眸,那里竟是她从未见过的深情。

她刚洗过澡,穿着系带睡裙,身上混合着沐浴露和她的体香,异常浓郁,迷乱他的心智,苍耳恺将她一把抱起放在床上,含上她樱红的小唇,这次没有惩罚,没有生气,似乎还带点别的东西!

沐润清一时间被他吻的有些不知道东南西北,想起他是小舅舅,吓得她一把推开他,慌张的跑回自己房间。

呼……她承认苍耳恺这样的男人没有几个能抵抗住他的魅力,但她也知道,越是吸引人的东西越是危险,一步错步步错,她自知没什么可以留给未来老公的,唯有的,也只剩下这份清白了。

苍耳恺吻的太入神,没想到她会推开自己,闻着空气里残留着专属于她的味道,会心一笑,这个小女人还是挺警惕的。

一夜没有睡好,一大清早她顶着一双熊猫眼便在准备早餐,准备好后也没见苍耳恺出来,她敲了敲门,没人应声,怕又发生昨天晚上的事,对里面喊了几声,依旧没人回答,这个时候手机来了一个信息提醒,打开一看,“还有半小时你上班就要迟到了!”

她惊呼一声,心里暗骂可恶的男人,自己起床也不喊她一声,摸上一块三明治便飞奔出去。

到了公司,秘书处的其余四人都已经到齐,就等她一个,沐润清连声道歉,默默的站在最后面。

李特助见人都到齐,出声道:“一个星期前你们便通过了公司的面试,之所以没立刻让你们来上班,是想让你们好好珍惜那唯一轻松的七天时间,接下来,你们要做好心里准备,以后的日子就要忙碌而紧张了!想要退出的现在可以提出来!”

五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说话的,他们谁都不傻,能进到EK公司工作,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莫大的荣宠和机会,更不要说有机会进入秘书处了,这将决定他们五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可以成为李特助那样的人,老板身边最强有力的存在,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既然没有异议,从现在开始工作,我会将你们的任务分别发放到你们的邮箱里,注意接收,这个星期五交给我结果,三个月是你们的试用期,加油了!”

李特助说完,大家便纷纷坐回自己位置上,紧张的等待着任务,沐润清接到自己的任务很简单,整理出以下几家公司的主营项目,优点和缺点,以及近几年的盈利亏损状况,加以比较。

以前她在学校的时候就做过这个方面的专题,做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其他几家公司她之前都了解过,唯独罗氏集团太过庞大,她还真不太清楚。

摸了摸手机,咬咬唇,还是没打。

沐润清的一举一动都落在苍耳恺的眼里,他盯着视频上犹豫不决的小女人,嘴角牵起一抹笑意。

“老板,把罗氏集团放在里面让沐小姐分析,着实有些困难,毕竟它根基复杂。”

“所以呢?你打算替她写?”苍耳恺抬眸望向李特助,不怒自威的语气,让他打了一个冷战。

“老板,我去忙别的事了!”难道是他想错了,老板对于这个沐润清没有感觉?哎呦,他还想老板终于能心动一次,哪知道……唉!

转眼就到星期四了,其他几家的资料全都备好,并且烂记于心,唯独罗氏集团。

沐润清站在茶水间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一咬牙,拨打过去,提示音响了五声,对方接通了,“罗项堔,是我!”

第八章向你打听点事

“我知道!”

对方的声音依旧冷冷的,她干咳两声缓解尴尬,“那个,你什么时候回来?”

“有事?”

“也不是多大的事,就是最近我找了一份工作,正好工作内容有让我分析罗氏集团的一些东西,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还有就是……”她的话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里面传来一声“honey,我们一会去哪吃饭!”吓得她手机差点没拿好!

“啊!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你忙,你忙!”沐润清赶紧把电话挂上,想着自己不会是打扰了罗项堔的好事吧!

呼……说是去出差,原来是带着小女友度假去了,也是,他们要是在国内玩,被记者拍到,婆婆肯定不会给他好果子吃,想想他也挺憋屈,算了算了!另辟蹊径吧!

晚上下班,别人都走了,还有一天就要交资料,可怎么办?此时的她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瘫在桌上,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还没走?回家让我吃剩饭?”

背后突然想起的声音吓沐润清一跳,转身看见是他才安心,“你回去先买外卖吃吧,我这里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能好!”

苍耳恺并没有离开,拉开她身边椅子坐下,将她的电脑面对自己,“放着我这么一个资料库不用,你在这发什么愁?”

说着正要往上打字,沐润清的手机响了,是罗项堔。

苍耳恺快她一步将电话接通,按了扩音键,“你要的资料我都发给你了,你自己筛选需要的,另外……你在哪家公司上班?”

“我……”她刚想开口说,话语权就被苍耳恺抢了过去,“在我公司。”

“小舅?”电话里人的语气充满了不可置信,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都这个时间点了,小舅怎么还和沐润清在一块?

“我还在公司加班,没错,我进了小舅舅的公司!”沐润清瞪一眼苍耳恺,后者一脸无辜,完全不像白天工作时候的他,高冷,生人勿近!

苍耳恺又听到她叫的那声小舅舅,只觉得每次她这么喊他都心痒难耐,软软糯糯的声音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他的心。

“好,我知道了!以后还请小舅多加照顾润清,她刚从大学毕业,还什么都不懂?”

“什么都不懂吗?我不觉得,我交给她做的事,除了罗氏集团的没有做好,其他做的都非常棒!对不对,嗯?”苍耳恺说着话,将手复在她的腰上,搂进自己怀里,钳着她的手,不让她有多余的反抗。

沐润清被他的动作弄的又恼又羞,真恨不得咬上他几口才能解恨,但又要防止罗项堔起疑,只得回答他,“谢谢小舅舅夸奖,我以后会更加努力的!”

说完她便一口咬上苍耳恺的手臂,丝毫不留情面,他闷哼一声,将电话给挂掉,接下来的事情,他可不想有别的男人听见,尤其是她一丝一毫的娇俏。

他一把把她抱到办公桌上,低头吻她,疼爱她,眼神温柔的像可以挤出水,“除了我,还有别的男人做这些温柔的事吗?”

沐润清真真是恼怒万分,但说出的话又像是在娇嗔,“苍耳恺,你禽兽!放开我!”

“告诉我,我就放开你,罗项堔有没有碰过你?”他很介意。

“我凭什么告诉你?”沐润清不松口,她讨厌极了自己现在的状况,不受控制!

苍耳恺的面容又离近她几分,引得她一阵万分羞愧,“说不说!”

“没有,没有,我和他什么都没有。

”恼急而泣!

“确定?”

“亲过一次,我发誓,真的没有很多了!而且就一次!”天知道现在她有多想赶快逃离!

一瞬间他便松开她的一切,一一细致将她的衣服整理好,末了在她唇上吻一下,“我在办公室里办公,等你整理好,我带你回家!”

得到自由,沐润清干脆将靠椅背对着他刚刚的方向,咚咚咚的心跳一时间难以平复,甩甩头,努力让自己意识保持清明,开始工作!

苍耳恺不得不承认认真真工作的沐润清又多了几分别样的魅力,即使她怒急说脏话的样子,也格外可爱。

忙到凌晨2点,沐润清才把手上的工作做完,伸个懒腰,手机就响了,刚接通里面的人声音就传了出来,“我在电梯门口,你过来,我们一起下去!”

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契约危情二嫁新妻不准逃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