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张小凡若雨凝)在线阅读完整版

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张小凡若雨凝)在线阅读完整版

2019-09-05 16:05:48作者:EX咖喱棒

《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主角是张小凡若雨凝,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主要讲述:一代小神医勇闯花花都市,各色粉嫩妹纸疯狂倒贴。手有医道神术,花都任我行。专治一切病状,更治各种不服。脚踩花都天骄,坐拥千万美女。

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张小凡若雨凝)在线阅读完整版

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第6章我真是她老公

  他……

  他居然招惹了若家的大人物。

  这要是被他的靠山知道了,怕是要直接把他丢到城外的江河中喂鱼啊!

  “真是不好意思了这位小兄弟,先前是我一叶障目,不晓得您是若家的人。”魏虎连忙俯首,生怕惹了张小凡的不高兴。

  “虎哥别跟他废话了,赶紧把他的手脚废了吧。”

  捂着胯下的吴昊艰难走过来,但就在他说完这话后,却是被魏虎一巴掌扇在脸上,把他扇懵逼了。

  “我废你麻痹啊,自己招惹这样的大人物还想把我拖下水!?”

  不仅是吴昊懵逼,就连在场的众人也懵逼了。

  “不是,虎哥这……”

  啪!

  魏虎又是一巴掌扇在他脸上:“草泥马的还不赶紧给我跟这位小兄弟跪下,你想害死老子不成!?”

  说着,魏虎一脚踹在吴昊的腿上,让他跪在张小凡的身前。

  现在,吴昊明白了。

  他知道自己招惹到了一个连魏虎都惹不起的人了,如果不然,魏虎不可能会这样的。

  魏虎呵呵一笑,带着恳求之意问道:“小兄弟,这件事是我们有错在先,不知道你能不能大人有大量,放我们一马?”

  柳青雪和在场的人目瞪口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先前还是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魏虎为什么现在就跟个孙子一样朝着张小凡求饶。

  倒是张小凡不傻,想起若振涛对自己所说的话,他知道魏虎是看出了这张至尊贵宾卡的不凡,所以不敢招惹自己。

  但他可不是那种任人踩在头上事后道个歉就完的人。

  “放你们一马?可能么?”张小凡一脸玩味的笑着。

  “可我们都给你道歉啊。”魏虎一脸绝望。

  如果张小凡真要搞他们的话,以若家在杨海市的权势,怕是只需一念之间。

  “道歉?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张小凡讽刺一道。

  虽然不知道眼下是什么回事,但是见到魏虎这么害怕张小凡,还被张小凡嘲讽一顿,柳青雪差点噗嗤的笑出来。

  “那小兄弟你想怎么办?”魏虎知道,今天想了结这件事情,怕是难了啊。

  “其实我也不想怎么样,不过你刚才出言侮辱我和青雪姐姐,还带这么多人围堵我们,让我们受到惊吓,所以我要你赔偿我们的名誉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时间损失费……”

  张小凡说出了一连串的费用来,有些甚至根本没有,是他瞎编的。

  魏虎越听脸上的绝望之色便是更重。

  “那这些全部加起来要多少钱?”

  “不多。”张小凡嘻嘻一笑,伸出一根手指来。

  “一万?”

  张小凡摇头。

  “十万?”

  张小凡还是摇头。

  “今天你要是不拿出一百万来,就别想这件事就此了结!”张小凡冷冷一笑。

  在场的人都暗自给张小凡伸出一颗大拇指来,本以为魏虎已经够黑的了,没想到张小凡居然比魏虎更黑!

  如果是常人跟自己这么说话,魏虎早就将他丢到城外的江河里喂鱼了,可眼前这个人乃是若家的人,魏虎不敢不从啊。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叫人准备好现金。”魏虎欲哭无泪啊。

  因为吴昊的破事,他大半的资产就这样没了。

  “你是不是傻,一百万这么多钱,你让我怎么提?开支票啊!”张小凡宛如看待白痴一样看着魏虎。

  闻言,魏虎连连点头,随即从怀中拿出支票簿来,写下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来。

  接过支票后,检查了一遍真伪,发现是真的后,张小凡美滋滋的收入怀中,然后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你们可以滚了。”

  魏虎闻言,立马连滚带爬的带着几十号手下离开这里。

  等逃到足够远的地方之后,吴昊一脸疑惑的上前问道:“虎哥,这小子虽然会点武功,但也不用让你害怕成这样吧,他再厉害难不成还能厉害过我们这四十几号人?”

  虎哥听到吴昊的声音,立马就来气了,二话不说一巴掌扫在他脸上:“草泥马的,这话用得着你说?”

  “我告诉你,这小子是杨海市三大家族之一若家的人,你特么惹到了他好意思让我来给你擦屁股?”

  这话一出,几十号手下都惊呆了。

  难怪先前魏虎这么畏惧张小凡,原来他是若家的人。

  提起若家,在场没人不知道,毕竟若家在杨海市的名头太响了。

  吴昊也是目瞪口呆,不曾想过那名老土的农村娃居然是若家的人。

  “虎哥,会不会是你看错了?那样的乡巴佬,怎么可能会是若家的人。”有一名小弟说道。

  “看错个屁,我清楚看见他有着若家的至尊贵宾卡,这张卡片整个杨海市就五张,其中一张还是在我靠山的手中,你说我能看错么?”魏虎一脸苦涩。

  他今天算是被吴昊坑惨了。

  想到这里,他又打了吴昊几拳,狠狠的出气。

  “不行的,不能就这样吃亏了,我要将这件事告诉给老大,让他帮忙查查那小子是什么人,如果真是我看错了,那么我保证要这小子和那娘们好看!”魏虎一脸阴霾,声音低沉。

  …………

  解决完魏虎的事情之后,张小凡已经抵达天海家所居住的小区了,当然是给柳青雪带的路。

  张小凡刚来到杨海市,人生地不熟的,自己找不知道要找多久,正好柳青雪顺路就带着张小凡来了。

  “谢谢青雪姐姐了。”张小凡握着柳青雪的双手,一脸感激的说道。

  “不用,顺路嘛。”柳青雪倒是没想到张小凡握着她的手是在趁机占她便宜,而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嘻嘻,那我就先进去了,我还有事呢,以后咋们再见吧。”张小凡松开手,朝着天海家所在的大门走了进去。

  “喂!就算下次见你也给我联系方式啊!”柳青雪忽然想到自己没张小凡的手机号码。

  “青雪姐姐你放心,我算过咋们两的命相了,咋们两的命相相合,所以肯定会还再见的,不信你等着。”说罢,张小凡便是消失在了柳青雪的眼中。

  柳青雪见状,气的嘟嘴,她好不容易提起勇气第一次跟男孩子要联系方式,居然就这样被拒绝了,还用这么奇葩的理由。

  “哼,不想见我就不想见我吗,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柳青雪嘟着嘴,转身就走。

  只不过几秒后,她脸上又是露出了落寞的表情:“我不管,从没有男人敢拒绝我,以后我一定要再见你!”

  “到时候我要狠狠报复你今天这样对我的行为!”

  柳青雪不知道的是,张小凡先前所说的话其实是真的,绝对没有半点是在欺骗她。

  正所谓相见便是缘,张小凡能在公车上巧遇柳青雪,本就是明明中的注定,当然有些只见过一面的人,那只是他们有缘无分罢了。

  可是张小凡算过了,他的面相和柳青雪的面相十分的巧合,两者很般配,而且她还是张小凡命中注定的渡劫人,所以不可能只见面一次就再不相见的。

  张小凡走进天海家的大门之后,立马就被周围的环境布置所吸引,看的眼花缭乱。

  “我的天啊,这里怕是能跟古代的皇宫一比了吧,怪不得老头子们都说城里有钱人手笔豪华,现在我是信了。”

  他土里土气的样子立马就吸引到了许多人的注意,更是引起了这里的保镖。

  “小子,你是什么人?”

  一名手持电棍的保镖上前呵斥道。

  “你说我啊?”

  “废话,不是你还能是谁?”

  张小凡见这人问自己,便是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大哥,我是来找天海若晴的,你知道她在那里吗?麻烦带我去见她好吗,我有点事要跟她说。”

  见到张小凡一身土里土气的农村娃模样,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居然想见天海若晴,保安听后不屑的一笑,估计又是不知道从哪里来这捣乱的。

  “滚滚滚,就算就连杨海市的富家大少都难以见到天海小姐一面,你又是什么东西,也想见天海小姐?”保安挥了挥手,呵斥道。

  “可我的确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天海若晴商量。”张小凡眉头一皱,没想到要进个大门会这么麻烦。

  “你滚不滚?就别怪我动手了。”保安拿起电棒,按下开关。

  滋啦滋啦的声音发出。

  “这位大哥,我是真有事找天海若晴,麻烦你通融一下让我进去。”

  “你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就别怪我了。”说罢,保安电棒便是冲着张小凡的身子而去。

  本以为接下来张小凡就会被电晕被保安丢出去,可事实却是张小凡握住了保安的手,然后对着他来了一个重重的过肩摔,将他摔晕。

  “没想到最后还是要武力解决。”

  张小凡无奈摇头就要转身进入天海家自己找天海若晴。

  但就在这时,周围却是忽然冲出来一堆保安,他们都是被刚才的动静吸引过来的。

  “上,把这小子抓起来!”

  保安队长指挥到。

  张小凡面庞一凝,既然避免不掉就只能强闯了。

  就在张小凡打算动手时,一旁却是传来了一声娇喝。

  “住手!”

  一名花季少女从不远处走来,她脸上带着指责的神色,对着众多保安说道:“你们在干什么?这么人欺负一个少年,就不知道羞耻吗?”

  她名为陈依依,乃是陪天海若晴从小长到大的贴身侍女。

  “依依小姐,是这小子先对我们的人动手再先的,我怕他会对屋子里的人造成威胁,所以就打算先将他抓起来。”保安队长俯首恭敬一道。

  虽然陈依依在天海家只是侍女,但她可是天海若晴的侍女,地位堪比管家。

  “就算是这样,你们也不用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少年啊,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要怎么说天海家?”陈依依教训道。

  “是,我们知道了。”保安连连承认错误。

  见状,陈依依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张小凡。

  “那个少年,你是谁?来天海家干嘛?”

  面对一个终于肯讲理的人,张小凡很是高兴,连忙将自己这次来杨海市的目标说出来。

  “我叫张小凡,这次是来天海家商谈婚约的。”

  “婚约?跟谁的婚约?”

  陈依依眉头疑惑,记得他们天海家似乎没有几个人有婚约才对。

  “天海若晴。”张小凡微微一笑。

  但是他不知道,当他说出这句话后,在场的人都愣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第7章告诫

  “你跟大小姐有婚约?”

  对于这个上来就说要跟天海若晴商讨婚约的少年,陈依依是一脸错愕的表情。

  “嗯,这一次我来杨海市就是来商讨婚约的。”张小凡点了点头。

  陈依依一脸怪异的表情,毕竟任谁见到这样一个乡巴佬说要解决和天海若晴的婚约,谁都不会相信。

  “依依小姐,我看这个家伙就是来搞事的,还是直接将他抓起来然后丢出去吧。”保安队长摇头冷笑着。

  跟天海若晴有婚约?就他这样的土包子?

  陈依依眉头皱着,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听保安队长的话将张小凡赶出去。

  “对了,我还有婚约的信物呢。”

  张小凡从怀中掏出了一块老旧的玉佩来,这是张小凡小时候他爷爷给他的,说是他日后跟天海若晴结婚的定情信物。

  “哈哈,就这样的破玉佩,去夜场的地毯上不知道有多少,也亏你敢拿出说是什么定情信物。”保安队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依依小姐,现在已经明了,这小子就是来搞事的,我现在就将他丢出去。”

  说完,他便是命令身旁的保安动手,将张小凡抓住。

  张小凡见状,略有一丝不满,他本想心平气和的解决这个问题,但既然对方不讲理的话,那么也就别怪他出手了。

  但就在保安队长打算动手的时,陈依依却是出手制止了。

  “住手!”

  陈依依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小凡手上的玉佩,脸上微微诧异。

  这块玉佩,她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间却是想不起来。

  “这块玉佩你能借我看看不?”

  “好啊。”

  张小凡递过去玉佩。

  接过手后,陈依依的手掌传来了一股温热,这让她暗暗吃惊,她可是知道的,只有极品玉佩才有这种温热的触感。

  “好像小姐那块玉佩也有这种温暖的感觉吧,等等……”

  陈依依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难以置信:“小姐的玉佩也跟这块一模一样,而且小姐还经常抱怨说,这是她跟未婚夫的定情信物。”

  “你真的是小姐讨厌的那个未婚夫!?”

  陈依依指着张小凡。

  她万万没想到,小姐时常抱怨在嘴边,厌恶的那个未婚夫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乡巴佬。

  此言一出,保安队长等人瞬间傻眼了。

  这个土包子竟然真的跟天海若晴有婚约!

  “依依小姐,你会不会是搞错了?”保安队长问道。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眼光?”陈依依冷冷一道。

  “不敢。”

  保安队长俯首说道。

  “既然你真的是小姐的未婚夫,那么就跟我来吧。”陈依依挥了挥手,意示张小凡跟上来。

  走在花园的小道上,陈依依时不时好奇看着张小凡。

  “没想到小姐的未婚夫竟然是一个土包子,怪不得他一直讨厌你呢。”

  闻言,张小凡略微不满的辩解道:“我不土好吧。”

  “咯咯咯,就你这身老土的行头,现在谁还会这么穿啊。”陈依依笑的妩媚动人。

  “那是你们不会欣赏,我这身衣服就连群里那群老头都说帅。”张小凡白了白眼。

  “噗,你可真自信啊,就是不知道等会见到小姐和夫人,你还能不能这么自信。”

  陈依依可是知道天海若晴以及她的母亲姚姗姗有多么的强势,要是让她们知道,婚约的男方是这样一个极品,怕是张小凡要惨了。

  “咦,天海叔叔不在么?我爷爷说以前定下婚约的是天海叔叔,他让我这次来杨海市直接找天海叔叔谈就行了。”张小凡好奇一问。

  “家主有事出门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所以家里的大小事务都由夫人打理。”陈依依淡淡一道。

  “这样啊,那倒是挺可惜的了,我还想见见在爷爷口中赞赏有加的天海叔叔呢。”张小凡无奈的耸了耸肩。

  “以后会有机会的。”

  陈依依说完,便是打开一扇大门,里面是一条走廊。

  但就在陈依依打开走廊之后,她脸上却是忽然浮现一抹苍白的神色,豆大的香汗不断滴落,看起来似乎是在忍受一股疼痛。

  “不行了,这次疼的比以前厉害好几倍。”

  陈依依视线迷糊,被腹部的刺痛疼的快晕厥过去了。

  就在陈依依打算倒在地上时,一双温暖有力的双手却是将她揽住。

  一只手以极快的速度在她身上某个穴道按压,张小凡一手扶着她,另一只手飞速的按摩着陈依依身上的穴道,唯有这样才能将她体内的疼痛压制下来,见情况好些后,张小凡便是拿出了一颗漆黑的小泥丸喂陈依依吞服下去。

  “呼,搞定了。”

  张小凡放开了怀中的陈依依。

  “这……”

  陈依依面庞又惊又羞。

  害羞是因为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被男人这样抱过,还被摸了身上许多处私隐的地方,这实在让她难以接受。

  惊讶是因为她没想到自己从出生就有的先天性疾病居然被张小凡给压制住了。

  她这些年来看了许多医生都没有治好,哪怕压制腹部的疼痛都不行。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你身上的病是先天性的吧,这种纯阴体质而衍生出的病的确罕见,好在我曾经治好过几例,否则就棘手了。”张小凡从身后的背包拿出了笔和纸,写下了一个药方给她:“将纸上的药方熬成汤药,连续喝一个月就能治愈好你的病状了。”

  “真的能治好?”陈依依略微颤抖着双手接过药方。

  这个病可是陪伴了她十多年了啊,她本来已经放弃了治愈好的希望了。

  “嗯。”张小凡微微一笑。

  陈依依看着张小凡阳光的笑容,不由的问道:“为什么你要治好我?”

  她跟张小凡无亲无故,暗道里她没有理由就这样治好自己身上的疾病啊,还没有收取任何费用,这让陈依依很疑惑。

  “因为你刚才帮我解围了啊。”张小凡笑道。

  陈依依愣住了,就这么简单的理由?

  看着张小凡的笑容,陈依依不由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知为何,陈依依忽然觉得张小凡笑的很傻里傻气的,但又莫名的可爱不讨人厌。

  若是能嫁给这样的人,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吧。

  但可惜,他的未婚妻是小姐。

  小姐在杨海市就如同黑夜中的璀璨明星,身份高贵的没人高攀的起,就算是张小凡也配不上小姐。

  哪怕他拥有一手绝妙医术!

  “张小凡,我给你一个忠告,你和小姐的婚约,劝你还是放弃吧。”

  “你是配不上小姐的,以你的身份和地位来商讨婚约,只会让小姐和夫人嫌弃。”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死缠烂打,夫人很可能会给你一个惨痛的下场。”

  陈依依也是看在张小凡治好她的病才好心劝解道的。

  “等到时候再说吧。”

  张小凡仿佛没有听进去一样,淡淡一笑了然而之。

  见状,陈依依一脸懵逼,暗道这货听不懂人话不成?

  她都这么告诫了!

 

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第8章天海若晴

  天海家的客厅处,这里装修十分的豪华,摆放在客厅的家具没有一件是低语十万以下的,甚至有许多精美的家具都是从外国进口而来的。

  可以说,这里的装修级别丝毫不亚于古代时期的皇宫。

  “你在这里等会,我现在就去叫小姐和夫人。”

  安置好张小凡后,陈依依转身便是离去,同时吩咐一旁的下人看好张小凡,免得他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来。

  …………

  “什么!?我那个未婚夫真的来了!?”

  在一间满是奢华装饰品的房间内,一名绝美少女难以置信的看着站在她身前的陈依依,表情要多错愕有多错愕。

  “是的小姐,他现在正在客厅哪里等着呢。”陈依依点了点头。

  这名绝美的少女赫然就是天海家的掌上明珠,天海若晴。

  她身穿意大利进口的真丝连衣裙,微露香肩,黑发似青丝垂落小腰,嫩白的双腿穿着一双白色的短高跟,最让人惊叹的还是她那张绝美的容颜,宛如上天精心打造的一般,毫无一丝可以挑剔的地方。

  美到让人惊心动魄。

  “真的?你确定那个人真的是我的未婚夫?”天海若晴一脸幽怨的表情。

  对于这个从小就被自己父亲经常提及的未婚夫,天海若晴一直没有忘记,但这几年来,男方一直没有来提起婚约一事,所以她一直庆幸着,认为是男方忘记了还有婚约。

  原本她觉得可以这样永远的拖下去,直到她找到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婚约一事就可以彻底作废。

  只是天海若晴没想到,张小凡居然来的这么快。

  “是的,他还将婚约的信物给我看了,的确和小姐你腰间的玉佩一样。”陈依依如实回答。

  “我好像听保安说过,他就是一个乡巴佬,穿的特老土,这是不是真的?”陈依依好奇一道。

  陈依依表情略有古怪之色,良久后点了点头:“是的,张小凡的确穿的挺土的。”

  “我的天啊,我的未婚夫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不行,打死我都不要嫁给这样的人,要是这件事传出,我还怎么见人啊,怕是要给人议论死了。”天海若晴连连摇头。

  她仿佛已经想到了整个杨海市都再讨论她下嫁给一个土包子的事情,怕是到时候所有认识自己的都会嘲笑自己的。

  “不管如何,我都要让这个张小凡知难而退,我天海若晴是什么人,他又有什么资格配得上我?”天海若晴坚定的一道。

  “可是小姐,我记得婚约一事好像是家主以前定下的,家主也说过若是张小凡来提亲,一切都等他回来在做主,如果我们自己做主了,我怕家主会不高兴。”陈依依在一旁奉劝道。

  她知道小姐以及夫人的行事风格,若是张小凡乖乖听话,那么就算婚约破灭了,他还能得到一些补偿。

  可要是他不听话,非要娶小姐的话,那么夫人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张小凡的。

  闻言,天海若晴才想起她父亲曾经交代过给她话,这又让她陷入了矛盾之中,到底是为了自己的幸福违背父亲的命令,还是等父亲来后在哀求他取消这门婚约。

  就在天海若晴心中衡量思考时,大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华丽的美妇人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夫人。”

  “母亲。”

  陈依依和天海若晴同时一道。

  在她们面前这个年龄过了四十,但依旧花容月貌,显得年轻的美妇便是天海家的女主人,林芝玲。

  “听说若晴婚约的男方来到我们天海家了?”

  林芝玲淡淡一道,语气显得清冷,威严。

  “是的,夫人。”

  陈依依俯首一道。

  “哼!本以为张家已经忘记了这一门婚事,没想到他们居然真有脸来一场癞蛤蟆吃天鹅肉了!”林芝玲冷哼一声。

  “母亲这该怎么办啊,女儿不想嫁给这样的乡巴佬,可是父亲却让我们等他回来再做决定,以父亲的性格,他一定会让我嫁给这个乡巴佬的。”天海若晴水灵大眼闪烁泪光,欲有眼泪落下。

  “若晴你不要慌,眼下才是最好的时机,老爷不在,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知道,甚至连这个张小凡有没有来过天海家,只要处理好了,老爷也不可能知道的。”林芝玲冷冷一笑。

  “夫人的意思是?”陈依依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浮现。

  “若是这个张小凡识相一点,等会就给他一点好处打发他走,如果他不识相的话,呵呵,那么就别怪我无情了。”林芝玲面露寒霜。

  “若晴何等优秀的人物,又岂是区区张家张小凡配的起的?能配的上若晴的至少也是一方霸主的嫡子,不仅如此,还有智勇双全,拥有一定的成就才能入得我们法眼。”林芝玲双眸泛着不屑:“而他张小凡呢?算个什么东西?虽然张家在古时候也算是某户大人家,但现在都不知道落寞多少年了。”

  “妈,你的意思是想让这张小凡知难而退?”天海若晴问道。

  “自然,如果他稍微懂一点咱们的想法就知道咱们天海家,他高攀不起!”林芝玲点了点头,随即对着陈依依说道;“依依,吩咐下去,再去就去见见这张小凡。”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脸皮厚到这种程度,居然真的想攀上我天海家。”

  说罢,林芝玲转身离去。

  陈依依见状,暗自叹息了一声,她知道,这一次张小凡是麻烦大了。

  但也算他活该,谁让他刚才不听自己的劝告。

  可不知为何,陈依依内心却总有一股担忧的惆怅,不希望张小凡受到伤害。

  而在客厅处,张小凡已经等了一个小时左右了,不过他却是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

  反而是嘴角带着欣欣笑意。

  只要跟天海若晴解除了婚约,他命里最为大的劫数就可以化解了。

  在很小的时候,村里的黄老头便是给张小凡算过命。

  黄老头说,张小凡命里坎坷崎岖,许多时候都会有危机伴随,甚至一生内将会遭受到许多场劫难,唯有遇到有缘人才能化解劫难,而其中最大的几个劫难里,其中一个便是他与天海若晴的婚约。

  两人八字相克,更是一水一火,正所谓水火不容,两人若是强行在一起不仅张小凡会有大灾难降临,天海若晴也会有意外,所以必须拆散这一段姻缘才行。

  但其实,两人的命相若是放在古代则是天长地久,百年好合的鸳鸯夫妻命,一旦相遇便是谁也离不开谁,可惜如今天地大变,世道早已不再是原本的世道。

  他们两人的命相也发生了变化。

  若是在一起,那么在三十岁的时候必然会发生一场大劫,这一场劫数最少都要死去一个人。

  当然,这也并非告知着两人不能相爱交织出结晶来。

  若是能集齐传说中的‘缘定三生石’‘彼岸情花果’‘红媒月老线’这三样象征的永不分离爱情的证物来的话,的确是可以化解到张小凡和天海若晴之间的劫数。

  但想要找到这三样东西,难度堪比大海捞针,放眼古往今来,有人找到这三样东西的事迹不超过五例,跟别说同时集齐三样了。

  就在张小凡内心回忆起黄老头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时,客厅的大门忽然被打开,从外边走进来了三道倩影。

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花花都市的医道神术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