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寻龙密藏)在线阅读完整版《寻龙密藏》

2019-05-23 11:37:09来源:zsy作者:天关风月

寻龙密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天关风月执笔的悬疑灵异小说寻龙密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寻龙密藏的主角张红兵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寻龙密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所谓“请道”即为普通人找羊倌来探寻宝物的请求。

(寻龙密藏)在线阅读完整版《寻龙密藏》

张红兵小说寻龙密藏推荐章节

第四章寻龙点穴

“他娘的!”随着这么一摔,那干尸的手终于是松开了张红兵的脖颈!他咳嗽许久,方才打量起地上干瘪的尸体来!

那尸体保存完整,皮肤已经完全脱水呈半透明的黄色,可以依稀瞧见里头的骨骼和腐败、干枯的内脏。

头部因缩水小了几圈,眼睛只剩下两个窟窿,嘴唇烂掉了,发黄的牙齿咬得死紧,几扎干枯的头发则是耷拉在太阳穴上,稀稀拉拉。

干尸浑身都散发着恶臭,上头还有几种不知名的蝇蛆正在撕咬着。

“嘶——”张红兵倒吸凉气,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不曾想到在没有经过任何防腐处理的情况下,这具尸体竟然能够自然风干!也正是太过于干瘪,所以先前夹在棉被当中才未被发现。

张红兵抓起一把朱砂在自己脖子上抹了一抹,火灼感顿时消失。

之前他听自己老子说过,一些干尸要是吸入了活人气息后就会短暂“复活”,谓之起尸!

“得亏小爷我心地善良,不然一把火烧了你去!”张红兵对着干尸骂骂咧咧,然后忍着恶心将它重新放回了棺材。

想必先前指甲挠门声也是由于棉被中尸体活动与棺材板摩擦产生,倒算虚惊一场。

一来二去,天色已蒙蒙亮,张红兵打了个哈欠就是重新合衣而睡。

几个钟头后,楚鹏飞终于渐渐清醒过来。

他对于昨晚所发生的事仍心有余悸,因此脚跟还未站稳就是拉着张红兵匆忙逃离了义庄。

他本生退意,但耐不住金钱的诱惑,终归是随着继续往凤凰岭上攀去。

江浙、安徽一带多丘陵,虽地势不高但崎岖无比,因此想要登顶也有着不少的难度。

而此时张、楚脚下的凤凰岭就属于此类,日上竿头二人也不过才到半山腰。

草草吃了些干粮,张红兵便是环顾了一周:“没想到这地方如此贫瘠,牵羊的难度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呀。”

“贫瘠?”楚鹏飞看着身边各式的草木不解其意,“要我说这可比安县的山肥多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凤凰岭地势低平且切割破碎,无一定方向和明显脉络。

”张红兵皱起眉头,说道:“这样一来的话我们就不能很好的摸清整个山体走势,从而寻龙点穴之术难以施展。”

“寻龙点穴?!这不是盗墓用的吗!”大飞猛然站起,“我可和你说了哈,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缺德事老子可不干!”

“呸!当过兵就是不一样,思想觉悟都这么高了。

”张红兵又好气又好笑,“再者说了,这个词本是风水术语,什么时候和土夫子挂上等号了?”

“不是吗?我看那些盗墓小说都这么写,此乃摸金校尉的看家本领。”

张红兵苦笑一声,紧接着是边走边向对方解释说:“没那么玄乎,说白了就是堪舆之术。

阴阳风水学中把‘龙’作为山脉的统称,故寻龙即为观察山脉走势;而‘穴’又称真龙穴,乃风水交汇之地,一般出有龙砂(龙砂:矿物成分达到一个特殊比例的土壤)。

不过盗墓与我们倒也相通,毕竟土夫子要找的墓穴也都在各个风水宝地。”

“怪不得。

”楚鹏飞似懂非懂,心中却有了另一个打算:“我看盗墓小说里头的主人公都贼鸡儿拉风,要不你把这寻龙点穴的本领也传授我一二?”

“三年寻龙,十年点穴。

不知扶桑不称风水。

先看龙脉明堂,再确定穴位。

差之毫厘,谬诸千里。

”张红兵在前头领路说,“哪怕你要学我要教,没个十几年功夫根本就成不了气候!就算是我,现在也不敢说可以每次都能点中穴心,点错点偏也都是家常便饭。”

那楚鹏飞本就是厌恶读书才去当的兵,如今一听学这玩意竟然要埋头苦学十余年,先前燃起的兴趣一下子就被浇灭!

两人继续攀登,沿途无话。

因为山路实在不好走,一直是快到了中午方才抵达顶端。

凤凰岭海拔约为400多米,从顶上往下瞧,山体树木各异,尤其以松树、杉树和刺楸树居多。

正值夏季,郁葱一片。

一处峭壁之上,张红兵手持罗盘四下打量着,眉头紧紧锁成一个“川”字。

雇主要找的极品灵芝,内汁如血,故名血灵芝。

而这种隶属于棺材菌,大都生长于古墓之中、棺板之上,所以有些人又把它叫做“棺材血灵芝”。

而这种灵芝的生长条件苛刻:首先作为载体的棺椁必须是上等品,以檀、楠二木为佳;其次棺中之人必须为男性,阴气不宜太重,否则会与血灵芝的药性形成相冲。

综上所述,再加上血灵芝生长的速度极慢,所以想要牵好这次羊并不简单,首先第一步就得先找古墓!

“怎么样,看出么子名堂了没?”一旁的大飞连打好几个哈欠,显得有些不耐烦起来。

张红兵没有答话,仍旧是捧着罗盘走个不停!寻龙之法共计四门,分别为行度、星峰、水口、抱水与交水(此二法并计一门)。

因为凤凰岭属于丘陵,依靠山脉与高耸山势的前二者寻龙之法已经作废,而剩下的两门则皆与水有关。

“大飞,接下来我们要分头行动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张红兵才是回过神来:“你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这山上找河流。

不论大小,只要有两条交汇的地方立马电话联系我。”

“找河流?”

张红兵点了点头,继续说:“经书有云:‘干水流行地中,而无支流以界其际,则地气不收而立无据矣’。

你不是想要学寻龙点穴之术吗,我刚刚交给你的就是寻龙中最简单的技法——交水寻龙。

你只需要记住一句话即可,但凡两水一交会,立穴可能十有九。”

楚鹏飞虽然一知半解,但也是明白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不就是找交汇的溪流嘛,包在我身上了!”

眼见对方愈行愈远,张红兵再次观察起来。

其实他刚刚不过是给大飞找点事情做罢了。

虽然交水寻龙的确是最简单的寻龙之法,但也正是如此,它所能找到的却都是一些小龙,甚至是蛟脉、蟒脉。

而这些根本算不上什么风水宝地,普通老百姓安葬在此倒是顺风顺水。

可能住的起檀、楠二木棺椁的哪一个不是非官即富?所以想借此寻龙法门点出血灵芝所在的古墓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第五章狐妖传闻

一连几日,张、楚二人在凤凰岭上头花费了不少功夫,可皆是无果。

眼见干粮见底,楚鹏飞便是下山购买。

不想归来之时,忧心仲仲。

“红兵,你说那雇主会不会搞错了,这地方根本就没他想要的东西?”是日,大飞忽道。

因为就连第一步骤的寻龙都未有所进展,故张红兵此刻也是急躁起来:“应该不会,雇主既然指定了这凤凰岭肯定有他自己的准确消息!不然的话浪费我们时间不说,对他自己也是没有丝毫利处。”

话罢,张红兵回首看对方欲言又止,当即问道:“你咋自打昨日下山起就一直怪怪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楚鹏飞闻言神情有些犹豫,终于开口:“你还记不记得一周前在底下义庄发生的事情?”

“嗯呢,起尸罢了,不是和你解释过了吗?”

“这事没这么简单........”

“什么意思?”张红兵见对方神神秘秘的样子,立刻停下脚步问道。

“昨天下山买干粮,商家见我买的多就闲谈起来,可当知道我是打这凤凰岭下去的时候脸色都变了!”

“咋的,这山上有么子猛兽不成?”红兵闻言也是紧张万分,江浙、安徽一带的丘陵的确多野兽,其中以野猪居多,但也有狼、豹乃至虎!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此次的确是有些难办。

但一方面他也是怀疑,毕竟近些年没听过有关这方面的传闻。

“有妖!”楚鹏飞的声音略显尖锐,一脸惊恐地道。

“么子?妖?”前者哭笑不得,自己这发小自幼胆子大的出奇,可不知咋地,偏偏一提到这些个玩意就彻头彻尾的怂了。

楚鹏飞见对方毫不在意,当即急了:“真的红兵,没和你开玩笑!那卖饼干的老太说了,这凤凰岭上野味多了去了,但偏巧没人敢来打猎,就是狐妖作祟,吃人心肝给闹得。”

张红兵不再理睬,依旧是边走边寻找那难以发现的龙脉,而大飞则在后头一直说个不停:

“前些年宣市地界有个出了名的猎人,外号‘虎一枪’,说是就连吊额大虫都难逃他的一发子弹。

那日出发之前喝了点酒,结果不知咋地就摸上了这凤凰岭!结果天亮就被叼走心肝扔在了底下的镇子里,身上一股子的狐臊味!你说吓人不吓人,要我说这钱再多也得有命花,对不?”

“大飞,这前怕狼后怕虎的可不是你哈!这两年兵当的,怎么还把你胆子给越练越小了哩?”张红兵道,“富贵险中求,干牵羊本来就是把头别在腰间的生计,你要实在怕的话就先回浙江吧!”

“不是红兵,你这叫么子话!我大飞一向义气当头,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

“那你就好好地随我在这寻龙,不然别说三万了,就连三毛钱都没有。

”张红兵道,“再者说了,这种事情向来信者有不信者无,怕个锤子!”

楚鹏飞还想说些什么,但见对方心意已决,只好继续跟在后头四处奔波。

是夜,俩人相继回到了各自的帐篷里。

没过多久就又是听到了大飞的呼噜声,张红兵一愣,心想这厮入睡速度也太快了吧!明明白天还担心劳什子狐妖,结果一到睡点上顿时变得没心没肺起来。

张红兵继而是摇了摇头,从随行的行李中取出一本笔记研究起来。

当初随着自己老头子牵羊的时候,老张头仅仅登高一看或捏起小撮泥土一闻便可轻易指出龙脉。

可不想自始至终都由一个人上手了,方才晓得其中的门道不是一般人所能全部掌握的。

他看的出神,笔记本里头记的都是近些天观察凤凰岭所得的数据,图文并茂。

而如今这么一整合还真看出了些许多苗头,至少北边的第一条龙脉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

而在此时,帐篷外头却是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张红兵知道是大飞起夜也就没过多在意,只是对方身影印在自己帐篷上还真的有些瘆人。

他熄灭手电,继而一个转身是准备睡觉了。

过了大概一根烟的功夫,张红兵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没有感觉到大飞回帐篷的动静,于是打开手电又转过头来。

“卧槽,你还没屙好?”黑影笔直地矗立在帐篷外头,一个哆嗦把已经有些迷糊的张红兵给彻底吓醒了。

他坐起身咳嗽一声,心想难不成是在军队没有女人,自己兄弟硬是用手把自己搞成了尿不尽?

“大飞?”外头的黑影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反应。

张红兵顿生不详之感,连忙拉开帐篷,连鞋子也顾不上穿,就赶紧跑了出去!

此时的楚鹏飞浑身僵直,就那么仰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天上的月亮。

月光洒在他光着的后背上,仿佛长出了一层细细的白毛。

张红兵暗自咽下一口唾沫,然后轻轻地喊了声:大飞?但是对方依然没有丝毫反应。

他又加大了声音再喊了一声:楚鹏飞?你咋了?对方还是没有反应,只是那么呆呆地望着惨白的月亮。

张红兵急了,把手按在对方的背上想转过楚鹏飞,却发现自己这发小实在僵得厉害,甚至和死人无异!借着手电,张红兵绕到前面去一看,然后发出了一声尖叫!

只见那楚鹏飞此刻的面貌完全发生了变化,双眼狭长,瞳孔发亮,一张嘴更是长的吓人!张红兵心底猛然颤抖起来,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就是跌倒在地,对方这分明就是狐狸脸呀!这时候楚鹏飞的嘴里忽然发出一阵耸人的“嗷嗷”声,然后俯下身子,飞快地往林子深处飞奔而去,其形态与狐狸无异。

惊魂甫定的张红兵这才反应过来,匆忙穿上鞋子后就是追了上去。

但对方手脚并用后的速度竟然快得惊人,看着漆黑一片的四周,他想起了白天楚鹏飞所讲的狐妖。

凑巧,这时一声狐狸叫从远处缓缓传来......

第六章江湖术士

张红兵心底一颤,赶忙找了土坡趴下身子。

此时正是夜里十二点多,整个凤凰岭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张红兵听着不远处的狐狸叫声,竭力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动静!只是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腿脚逐渐开始麻木。

而就在他准备慢慢朝坡下摸走的时候,冷不丁传来了一阵唢呐声。

“有人!”这是张红兵的第一个念头,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百......百鸟朝凤?!”

《百鸟朝凤》是唢呐名曲,主要流行于山东、安徽(主要为皖北地区)、河南、河北等地区。

因为它的调子和旋律热情欢快,且有百鸟和鸣之声,相当喜气,乃婚嫁必备曲目。

只是在此时出现,未免诡异了些。

按耐不住好奇,张红兵缓缓探出了头。

朦朦胧胧中,一顶血红色的花轿和几盏纸糊灯笼映入眼帘。

抬轿者是四个中年汉子,脸上擦着厚厚的白粉,两颊涂得通红。

他们神情呆滞,宛如行尸走肉一般,没有半点喜庆。

没过多久,唢呐声戛然而止,一行人也是停下了脚步。

张红兵趴在原地,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作为农村长大的孩子,他见过最为恐怖的婚礼也不过是冥婚罢了,但眼前的这一幕在深夜似乎显得更加瘆人。

此时轿夫们停住轿子,紧接着仓皇而逃,气氛压抑到极点。

张红兵看到此幕,心中不禁担忧起大飞来,也不知道此刻他究竟去了哪里。

夜黑风高,阴风扫地。

张红兵抬头朝天际望去,一轮长毛的月亮惨淡无比,更是平添了一番恐怖。

他打小就听自家老头子说,毛月亮一出菩萨都闭眼!

“他娘的,老子还不信了咧!”再三犹豫,他最终缓缓起身朝轿子边摸索去,深咽几口唾沫后,颤手拨开轿帘。

“卧槽!”看着里头搭着红盖头的“新娘子”,他忍不住叫出声来。

此刻,“新娘子”的身体同样一颤:“什么情况,你是哪个幺娃!”

张红兵本就受到了惊吓,此刻更是脚下一个趔趄。

因为他看到那“新娘子”的脸上布满皱纹,白色化妆粉末镶嵌其中。

这哪里是黄花大闺女,分明是个糟老头子!待稍稍冷静之后,张红兵方才发现原来轿子里的人并非新娘,看打扮竟然是个新郎官!男人坐花轿,这还真是头一遭见。

那老头骂骂咧咧,环顾一周后直接抢出了轿子,朝着张红兵一瘸一拐地走去。

待近了,借着纸糊灯笼昏暗的光,前者方才瞧见了那老头的面容,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个精瘦的小头儿,不苟言笑。

鼻子像鹰勾,嘴巴没有牙,脸也塌了一边,配上婚嫁妆容,看上去恐怖异常。

张红兵怎么都没想到,轿子里头的是个老新郎官不说,竟然还是如此不堪的模样。

之后通过一段并不怎么友好的交谈,张红兵得知眼前的老头唤作牙克南,自称是道教正一门下、南传符箓宗清微派第二十四代弟子,玄机莫测、术法无边.......

张红兵惊魂甫定,只是微微点头。

在他看来,眼前的老头一无道号,二无仙风道骨之貌,保不齐就是一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

这样的人在旧社会也有一个称号,叫做“武火”。

至于缘由,且细听分说。

殊知旧社会的江湖在“三教九流”之外尚有“八门”,而分内、外。

其中牵羊人张红兵就隶属于外八门“盗、蛊、销、凤、千、巫、戏、杀”中的盗门。

同样,内八门分别记作“惊、疲、飘、册、风、火、爵、要”。

不同的是,内八门又分上、下四门。

其中“火门”就是上四门之末,其全称是黄老炉火之门,和道教丹鼎派的一些分支差不多,主张通过修行丹鼎术来达到某种境界。

火门中人尊葛洪葛天师为祖师爷,经典包括《抱朴子》、《参同契》等。

虽不排除的确存在懂火门丹诀的修行人,但更多的却都是骗人勾当,自此才是分为了“文火”、“武火”。

前者主要是靠卖一些罕见的药物来赚钱——比如说大补药,壮阳药等;而后者则是假扮成道士或高人,纯粹骗钱!

同为八门中人,张红兵自然也懂些道藏,所以对于那牙克南颇为不齿,三言两语后便是自顾自朝山腰走去。

据悉,这江湖术士的确是为这凤凰岭的狐妖而来,还向山下人搬出了一套狐妖娶夫的说辞,这才出现了先前诡异的一幕。

只是听对方的意思,似乎是自己破坏了他的计划,本来待狐妖靠近轿子的话,他就可以将之顺利抓获......

张红兵此刻并没有足够多的耐心听他在这闲扯,最紧要的还是要先找到大飞!于是敷衍道谦过后,他便是自顾自朝远处走去。

而闹了一场,天色也明了起来,依稀可以瞅见山间景物。

眼前月不落、东方日又生。

张红兵打岭上转悠了一圈,期间又和那正要下山的江湖术士牙克南碰着个面,却唯独连楚鹏飞的影子都没见着。

一夜未眠,此刻的他也是头昏脑胀,想起昨晚的种种诡异,顿时心生不详。

“难道真被狐妖拐去当‘倒插门’了不成?”不知不觉中,张红兵也是逐渐接受了狐妖的说法,毕竟是四大仙(四大仙:胡、白、柳、黄,分别对应狐狸、刺猬、蛇、黄鼠狼)之首,这样的本领倒不在话下。

这样想来,他愈加焦急,奈何却仍旧一筹莫展。

直到中午,方才是有了点线索。

当时张红兵正在岭子的北面,忽地发现路上断续续的出现了些血迹,神经顿时就紧崩起来!要知道,昨天晚上大飞就是赤着脚跑走的,在这大山里头免不了要受伤!于是二话不说,他赶忙加快步伐,一路循着小跑,直到抵达了一处山洞外头,血迹自此中断!看着黑魆魆的洞口,张红兵皱起了眉头!先前寻龙脉这北边来过多次,却从未见过这么一处洞穴,怎地现在.......

“大飞,你在里头不?!” 张红兵在洞口向里面喊话,喊了多声也没有任何回应。

犹豫许久,最终还是决定进入洞内一探究竟.......

第七章棺椁

洞穴黝黑,初极狭,才通人。

复行数十步,方逐渐宽敞。

张红兵打开手电,朝着里头不断摸索,却猛地发现岩壁上头竟然有人为开凿的痕迹。

惊讶之余,他用手拂去上头的苔藓,发现开凿痕迹朝外的这头粗,朝里的头细,由此可见这洞是自外往内打的,且不论是洞内外都未曾见到石块,似乎已近运走!只是这凤凰岭上的岩石多为石灰石,并没有过多的采取价值,又是谁会打上这么一口“矿洞”?不同寻常必有诡,张红兵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不敢有丝毫懈怠。

慢慢地,洞里的环境从潮湿转变为了干燥,岩石也消失不见,洞璧上逐渐出现黄土。

张红兵走走停停,不敢贸然加速,以免空气突然稀薄。

按理来说此时应该是点上一根蜡烛以检验氧气含量的,一旦蜡烛熄灭就必须迅速撤退,只可惜张红兵此时手上除了昨晚带出来的手电外别无他物!

“妈的,早知道就先回一趟帐篷再说的!”

大概十来分钟后,张红兵突然就是发现了那抔抔黄土里竟然是参杂着死人骷髅,足足有七、八具之多。

不过他对此,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但惊讶的是,这洞穴里头怎么会出现这玩意,而且看骨架的腐蚀程度,怕是已经过了许久了,有些甚至逗都和泥土混为了一体!难不成此时身处的山穴当真是矿洞,这些尸骨也是曾经遇难的矿工留下。

只是现如今除了黄土外早已没了任何矿石,可洞穴仍未见底!而且在洞穴当中,再没看到其他血迹,也不晓得楚鹏飞是否步入其中。

虽处处诡异,但因心系楚鹏飞,张红兵也只好是继续深入。

又走了约百步,前方佛若有光,继而豁然开朗。

张红兵一时间没有从黑暗中适应过来,顿感刺眼,连忙扭过头紧闭双眼。

一阵恍惚过后,方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山洞,位于一个类似天坑的谷中。

更令人惊奇的是,那山谷的正中央竟然孤零零摆着一副棺材。

与前几天凤凰岭下义庄的那些黑皮棺材不同,此时眼前这一副石棺看上去则颇为昂贵。

“谁?!”不等仔细观摩,张红兵突然听见背后的山洞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动静,当即大惊,猛一转身。

先前的江湖术士牙克南此时正站在身后,然后笑嘻嘻的看着前者:“小伙子,咱们又见面了!”

在谷顶阳光的照射下,牙克南皮包骨头的脸庞更显清晰,一度如同颗骷髅头。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这时候对方的妆容和嫁衣都未更换,看的张红兵是一阵作呕:“难道你跟踪我?!”

“跟踪?你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值得老夫跟踪的!”牙克南摸了摸下巴的胡茬,走上前来:“只是老夫言而有信,不除这凤凰岭的狐妖誓不罢休,这才偶然发现了这洞穴,哪里晓得你竟也在这。”

“言而有信?想必是没少收钱,怕这时候下山没法交代吧!”张红兵冷哼一声,不过想想自己的确没有值得对方觊觎的东西,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牙克南一时间被堵的哑口无言,神态颇为尴尬。

正巧此时他也看到了那谷中的棺材,当即双眼冒光。

继而不等张红兵阻拦,他便是三两步踏上前去,一把就推开了棺盖。

之前说过,长时间封闭的棺材里头会积累大量尸气,万万不可贸然开棺。

而那牙克南却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可见是个伪道士无疑了!

但出乎张红兵意料,那棺材里头竟然并未发生异样,倒是牙克南那老头突然惊恐地发出尖叫,一个趔趄跌倒在地,罢了迅速往后撤离。

张红兵意识到不好,赶紧问道:“喂,怎么了?”

牙克南这时候已经退到了山谷的最后边,后背紧紧的贴着石壁,双腿也开始微微打颤:“那......那里头......”

张红兵见对方吞吞吐吐,心想定是棺材里有什么令人恐惧的玩意儿,于是走上前准备看个究竟。

只是这样一来,他对牙克南道士的身份就是更加怀疑了。

“不要!”这时候,那老道牙克南突然吼道。

但为时已晚,张红兵只是往棺材里头瞅了一眼顿时就愣在了原地,原来棺材里头只有一个头颅,他张红兵的头颅!

“怎么可能?!”张红兵也是往后摔去,不可思议地捧着自己的脸,眼神已然涣散。

就算这棺材里头出现什么他都能接受,可万万没有想到会是他自己!

“妈的,这样下去非要丢魂不成!”牙克南啐了口唾沫,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张红兵的跟前,直接扒开了他的眼皮,只见双睛翻白,有黑气环绕其中!

“魂”,从云、从鬼,阳气也。

”每个人都拥有着三魂七魄,三魂分为天、地、命,七魄则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旨“身中之浊鬼也”。

而一旦丢其一,后果不堪设想!

“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快入本性来,疾!”牙克南不敢大意,捏了个手决后嘴中念念有词,然后直接点在了张红兵的眉心。

黄豆般大小的汗珠已经布满了牙克南的额头,他手势翻飞,然后直接点在了对方的天灵盖,抚摸着,喊着张红兵的名字,声音悠长。

一连三声后,张红兵双眼中的光总算是重新聚集了起来。

这样一来,算是捡回了半条小命。

“好在先前问了你的名字,不然没有工具,就算神仙下凡都救不了你。

”牙克南松了口气,拭了拭额头上的汗珠,对着仍旧处于昏迷状态的张红兵道。

只是他有一点不明白,自己先前之所以被吓到是因为从棺材里头看到了自己的头颅,但张红兵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毕竟自己就和他搁在一起哩,从棺材里头看到身边人的确也有够吓人的。

第八章诡异的老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红兵这才缓缓清醒,一阵光亮照射下来,只觉得十分晃眼。

他皱着眉,艰难地适应着。

此时头疼欲裂,嗓子眼也干痛得厉害!

“醒了?”牙克南正靠在石壁边休息,瞥了一眼后道。

张红兵点了点头,他只记得开馆之后就看到了自己的头颅摆在当中,紧接着瞬身无力,什么都不晓得了。

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糟了罪,不由心头一紧。

休憩片刻之后张红兵方才慢慢起身,继而接着往那棺材走去,想要再次一探究竟。

“不用看了,一个小把戏而已。

”牙克南说道。

“嗯?”张红兵愣在原地,转过头来。

因为他也晓得,自己此刻能够安然无恙也多亏了牙克南,于是心里不禁有了些态度的转变。

牙克南率先一步来到棺材前,指着里头道:“也不晓得是哪个狗日的安了个镜子,倒是把咱俩吓得够呛!”

“镜子?”张红兵亦是迅速赶到,打开手电后再次将目光投向了那棺材里头。

在灯光的照射下,一切都逐渐明了起来,只见棺材里头当真镶嵌了一块光滑的铜镜,此刻正反射着俩人。

“他娘的!”张红兵啐了口唾沫后怒骂不已,区区一个铜镜的倒影竟然把自己吓得这般模样,还真是阴沟里头翻了船!不过仔细想想,这也许是棺材主人对付盗墓贼的一种手段,不仔细看还真的会被吓一跳。

毕竟任何人在棺材里头看见自己模样,都会大惊,而这个时候往往是人防备能力最弱的,如果墓中还有其他布置,那么盗墓者的魂魄就很容易被勾去。

“不过——”这个时候牙克南发话了,“你有没有听到里头好像还有些动静。”

张红兵俯下身子,果然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想起之前在义庄的那个情况他不禁小心谨慎起来,保不齐这铜镜下头又要起尸。

“怕他个鸟,老夫倒要看个究竟!”牙克南此时搬来了一块石头猛地砸将下去,碰巧将铜镜震开一条缝隙。

不等第二下,忽见其中白影迅速窜出,一闪而过!

千钧一发,张红兵立刻持着手电追了上去,重新回到洞穴之内。

奈何那玩意儿来无影去无踪,不到十几秒就是没了影子,甚至没有看出究竟是个么子东西。

张红兵暗骂一声,正准备沿途返回之时却又听到了一阵不小的动静。

于是他关掉手电,悄悄地朝着洞穴外头摸去,拐了一个弯后就看到昏暗之中似乎钻出个黑影来。

张红兵屏气凝神看不真切,只能瞅见那黑影直立行走,约摸一米四十公分。

他尽可能放轻脚步,小心翼翼地继续跟踪着。

但不知为何,一股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特别是他勉强看清那黑影模样的时候——一个打着白灯笼的佝偻老太!

背后凉风股股地袭来,张红兵的脑子里面一片混乱!且不说一个老太为何突然出现在洞穴当中,要知道步履蹒跚的她就算想要爬上这凤凰岭也是万万不能!

事出无常必有妖,张红兵也不想节外生枝,于是不敢继续跟踪,而是慢慢往后原路返回,准备与牙克南碰面之后再作商议。

虽然对其一直颇有言辞,但在这处处诡异的凤凰岭上有个伙伴也不算坏事,况且单就刚刚看来,这个老道还是有些本领的!

可惜事与愿违,张红兵摸索半霎竟发现自己在这只有一条通道的洞穴中迷了路,越往后退越是迷糊。

冷汗不禁一下子全发了出来,整个人似乎就是从水中刚打捞起来一样,他晓得自己恐怕是着了道!

牵羊人终年奔波于深山老林及荒野之地,迷路在所难免。

除此之外,也常常误入迷阵不得出而命丧野外,尤以鬼打墙居多!久而久之,这些劳苦的手艺人便联合起来,大家各自拿出一辈子的牵羊经验,经过好几代人的增补,竟然留下了一部秘法传于后人,行内人称作《将索录》,取自“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而在书中,自然不缺破阵之法,只可惜现在的张红兵两手空空,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在他困窘之际,先前的老太竟然再一次从眼前出现。

“这样像没头苍蝇般下去也不是办法,倒不如继续跟着,顺便看看是人是鬼!”仅仅犹豫片刻,张红兵心中便是有了打算。

那老太年纪毕竟大了,走起路来左摇右晃,倒不用担心跟丢。

只是因为洞穴空间过于狭窄,所以张红兵在后头不敢跟得太近,一直小心翼翼地尾随其后!跟踪是个技术活,也是个苦力活,他每经过拐弯有遮挡物的时候刻意隐藏一下,以免那老太回头。

过了十来分钟,张红兵一路随着老太走到了一空旷之处,远远一瞧方才发现此地竟然就是先前和克南所处的山谷!他不禁微微探头,环顾一周后却未曾见到牙克南的身影。

“难道他也在山洞的返程中迷路了?”张红兵心中暗道,继而有些担忧。

张红兵低头看看自己的夜光表,指针已经接近傍晚五点整了,而那奇怪的老太此刻就那么楞楞地站在先前的棺材前头,白灯笼摆在一边。

他深呼吸几下,仍旧按兵不动,继续等待着动静。

砰——砰——砰砰——

忽然谷中传来沉闷的响声,在这个旷无人烟的黑暗山洞里是那么扎耳,张红兵知道等了这么久的终于还是来了。

他又向前走了几步,只见棺材里头那铜镜竟然已经被全部取出,这不禁让其倒吸了一口冷气。

看来老太果然不是一般人,如此重量的铜镜她竟然轻而易举地就给掀开了!纵有千般好奇,此刻张红兵却也是萌生了退意,开始再次往后撤去。

可偏巧不巧,与此同时,老太赫然从棺材里头捞出了一个浑身赤裸的人来!而张红兵仅仅是瞥了一眼,顿时就愣在了原地.......

寻龙密藏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寻龙密藏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寻龙密藏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