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邪不可挡全文阅读-赵炎小说名作者赵十贰

2019-09-07 07:33:02来源:ZW作者:赵十贰

主角叫赵炎的小说是《邪不可挡》,它的作者是赵十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家祖业是当接阴公,替死人接生,村里姑娘嫌我晦气,我爸竟然让我入赘嫁给一个娇滴滴的鬼妻。

邪不可挡全文阅读-赵炎小说名作者赵十贰

邪不可挡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邪不可挡第七章不侍二夫

姓朱的也是来求婚的?

我以为只有我爸脑洞大开,让我入赘嫁给红河圣女,没想到姓朱的竟然也来这一套。

难怪他刚才说什么娶妻,原来是娶红河圣女。

一个是娶,一个是入赘,明显姓朱的比我档次高多了。

按照老祖宗的说法,赵氏以长子为奴,永为守墓人,我的身份地位一下子就矮了人家一大截。

红河圣女瞧不上我,不稀奇。

说心里话,我挺不是滋味的,我是第一个跟红河圣女求婚的,她当时也是同意了的,却临时反悔。

后来圣女听到我和暗星有关,这才出手相救,但却不肯和我见面,也没提求婚的事。

现在姓朱的来求婚,看他一脸得意之色,似乎十拿九稳。

"爸,这姓朱的什么来头,他为什么也要求婚,他们怎么知道红河圣女的事?"

我们老赵家是守墓人,有祖训。

但姓朱的呢,看上去挺叼逼的,应该不会像我们家这么寒酸。

"不清楚,好像是什么朱家后人,你看,婚书有反应了!"

我顺着老爸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婚书果然有反应了,而且反应还很强烈,竟然烧起来了。

熊熊烈焰,烧的很旺。

姓朱的把婚书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

"臭娘们,本少爷是大明皇帝二十二世孙,娶你是看的起你,你一个小小的将军之女,竟然敢拒绝本少爷,好大的胆子!"

姓朱的被拒绝,恼羞成怒,嗓门一下子就高了。

我去,难怪这么叼,原来是皇室后裔,不过大明朝都灭亡几百年了,他哪来的优越感。

"小朱,别这样,她是圣女,不同于一般的庸脂俗粉,你不可以用皇室的身份来逼她!"

"笑话,我堂堂皇孙,难道还要低三下四的求一个将军之女,何况还是一只孤魂野鬼,她不配!"

"对,师兄,她不配,你是师门第一大帅哥,家财万贯,肯和她配阴婚已经是自降身份了,竟然还敢毁婚书。"

柴房里声音越来越大,几个人似乎忘记我和老爸就在外面。

老爸轻轻推了我一下,面带笑意。

"小炎,圣女主动拒绝皇家子孙,说明她心里还是向着你的,否则也不会自毁封魔大阵救你了。"

"爸,你别胡说了,圣女都不肯见我,现在怎么办,我们必须想个办法把圣女的遗体拿出来。"

不管姓朱的能不能成功,他们肯定会把棺材带走,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得想个办法。

老爸说这事不好办,在看一会,他会想办法的。

屋里的人又吵了一会,吕教授好说歹说,姓朱的才平复心情,重新拿出一本大红色的婚书。

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早就知道未必会一次成功。

"我乃大明朱氏,第二十二代皇孙,朱浩,今日向大将军徐达之女徐妙仙求婚,望姑娘遵守誓言,生为皇家人,死为皇家鬼!"

朱浩嗓门很大,听的出来,怨气很重。

他这种人仗着皇室后人的身份,趾高气扬,狗眼看人低,就算是结阴婚,也配不上红河圣女。

不过红河圣女是大明朝的人,受的是儒家教育,提倡忠君爱,我挺紧张的,我怕红河圣女一点头就同意了。

就在这时,狂风四起,柴房里闪过一道金光,一名穿着黄色轻罗纱衣,面容绝美的女孩现身。

红河圣女,她就是红河圣女。

我在破庙时没有看清她的脸,但是这种感觉不会错的。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红河圣女,犹如嫦娥下凡,美得不可方物,但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有些苍白。

不过红河圣女是鬼,脸色白一点也正常。

"民女徐妙仙,见过皇子殿下!"

红河圣女的声音很响亮,似乎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徐妙仙,既然你现身了,那就跟我配婚,随我回去,替我大明皇家效力!"

朱浩一口一个大明,高傲的很。

"皇子殿下,口说无凭,可有凭证!"

朱浩冷哼了一声,挥了挥手,他身后的女孩拿出一个黄色卷轴递了过去。

"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是太祖皇帝的圣旨,太祖皇帝念你封魔有功,赐朱姓,永世为我朱家效力!"

红河圣女看都不看婚书,淡然处之。

"皇子殿下,按理说,民女不该违背太祖皇帝的旨意,既然你拿的出圣旨,嫁与你便是,但一女不侍二夫,还请见谅。"

一女不侍二夫,

红河圣女说的很清楚。

我的小心肝不由自主,扑通扑通的狂跳不止。

老爸又推了我一下,喜上眉梢。

"小炎,我怎么说来着,红河圣女明显向着你,她公然违抗太祖皇帝的圣旨,是因为她已经同意娶你了。"

这话听上去刺耳,却很受用。

红河圣女是鬼,但她真的好美,嫁给这样的鬼妻,就算没有夫妻之实,每天看着她也是一种享受。

"臭娘们,你几个意思,你竟然敢违抗太祖皇帝的圣旨,什么叫一女不侍二夫,难不成你还嫁人了。"

朱浩气的脸色巨变,红河圣女却突然朝我看了一眼。

虽然隔着柴房,但她的神态清晰可见,眼眸中满是柔情。

圣女向着我,我心里高兴,可我们也就是一面之缘而已,她不至于对我如此上心吧。

难道说圣女当了太久的老姑婆,春心荡漾,对我一见钟情!

就在此时,

砰的一声响起!

朱浩一脚踹开柴房的大门,身形一闪,落在我身前。

"臭娘们,你的如意郎君,该不会是这个蠢蛋吧!"

不等我开口回话,朱浩挥出一掌,猛击我的胸口。

这一掌力道很大,我根本来不及反应,身子凌空飞起,重重的落在一旁,嘴角一甜,吐出一口淤血。

卧槽,下手够狠的,我感觉我的肋骨快断了。

我只不过抢先一步和圣女求婚,这要是给他带了绿帽子,还不得把我往死里打。

"红河圣女,你眼光好差劲噢,这种废物怎么能和我师兄比,你还是乖乖嫁给师兄吧,否则,小心神魂俱灭。"

女孩一蹦一跳的走出柴房,拍着双手站在朱浩身后。

红河圣女缓缓飘落,她把手心贴在我胸口,一道暖流涌入我的心里,伤势顿时好了大半。

"皇子殿下,他不是我的如意郎君,但我的确答应嫁给他,我之所以现身,是想告诉你们一件很重要的事。"

红河圣女神情严肃,她说当年启动封魔大阵,把张烈和千万亡魂封在红河河底。

谁知数百年来,这些亡魂不断抗争,竟然融为一体,化成狡诈,恐怖,凶残的逢魔。

逢魔和圣女的实力相当,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但是不久之前,彼此的平衡被打破,封魔大阵失效。

逢魔趁机引发地震,导致红河水泛滥,逃了出去,但它肯定不会跑远,一定会找上门来。

这事严格说起来得怪我,是我不安规矩办事,导致张婶怨气冲天被逢魔利用,这才惹出大祸。

我现在才知道,张婶说的那个人,其实指的就是逢魔。

"臭娘们,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逢魔和我有什么关系,既然你不愿意一女侍二夫,简单,我替你杀了这个废物!"

朱浩说动手就动手,左手抽出一张灵符,口中念念有词,夜空中竟然凭空出现一道闪电。

红河圣女眉头紧锁,泛起金光,护在我身前。

啪,啪,啪!

就在这关键时刻,大厅里忽然走出一道人影。

来人慢悠悠的,脸上满是笑容。

一边走,一边鼓掌。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老妈。

老妈没有看我,也没有看老爸,反而看向朱浩。

"小子,你是天师道的人,很好,那你想不想知道,徐妙仙那个小妮子,为什么会同意嫁给这个废柴!"

声音粗而犷,充满魔性。

 

 

邪不可挡第八章血海深仇

这不是老妈的声音,她不会这样阴阳怪气的说话,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老妈只是普通农妇,不可能知道天师道,更不会骂我是废柴。

老爸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双手捏成拳头,牙齿咬到肉中,我可以感觉到他很愤怒。

"大姐,你说,你知道那臭娘们的事?"

"我当然知道,我和她潮汐相处,彼此融入对方思想,她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这小子生于九星联珠之日,是暗星之子!"

老妈歪着嘴巴,笑的很得意。

她一定是被逢魔附身了,只有逢魔才会如此了解圣女。

红河圣女上前一步,厉声道:"皇子殿下,它就是逢魔,不要听他胡言乱语,你我二人联手,或许能把它留下。"

朱浩冷哼一声,看向逢魔,右手又抽出一张灵符。

"区区逢魔而已,本少爷一人足矣,等我解决这只妖邪,回头在来收拾这个什么狗屁暗星之子!"

"煌煌天威,以雷引之,雷斩!"

朱浩虽然自视甚高,但手底下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把灵符丢到空中,一阵雷鸣之音响起,两道闪电直奔逢魔。

轰!

轰!

这两道闪电要是落在我身上,绝对可以把我劈成焦炭,逢魔占据了我妈的身体,我怕朱浩把我妈给伤了。

"朱少爷,手下留情,别伤着我妈!"

我已经喊出了声,但还是慢了一步,两道闪电入体,我妈的身体被电的发黑,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卧槽,下手真狠。

"妈,妈!"

我想过去看我妈的情况,谁知老爸却从后面拉住我,他的眼中满是泪水,一个劲的摇头。

"不要去,你妈,早就不在了......"

一句话,短短几个字,犹如五雷轰顶。

从老妈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情况不妙,但是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逢魔只是暂时借用老妈的身体,不会伤害她。

然而事与愿违,老妈从被附身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死了。

"什么狗屁逢魔,不过如此,禁不住两下雷斩!"朱浩一个起身落在老妈的遗体旁,蹲下身查看情况。

"皇子殿下,万万不可,逢魔还没死!"

红河圣女话音刚落,老妈猛地睁开眼睛,只见她张大嘴巴,双手夹住朱浩的脑袋,一道黑气涌入他的口中。

朱浩身边的女孩发现情况不对,娇呼一声,朝逢魔攻了过去,还不等她靠近,一道红光闪过,瞬间被震飞出去,昏迷不醒。

"赵炎,快走,我来拖住逢魔,你是暗星之子,绝对不能落入他手中,我不会让你重蹈覆辙的。"

"不,我不走,我要替我妈报仇!"

我知道红河圣女是为我好,但是如果我什么都不做,就这样落荒而逃,我就对不起我妈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我要报仇!

"小炎,圣女说的对,我们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老爸拉着我就往外走,但我死活不同意,好在他老人家受过伤,手脚使不上劲,根本就拉不动我。

不过老爸拉不动我,圣女却没有让我留下的意思,只见她轻轻挥动左手,一阵狂风袭来,我不由自主的往客厅退去。

"呵呵,想走,问过我没有!"

逢魔霸占朱浩的身体,他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瞬间就被占据身心,露出极其凶残的眼神。

"逢魔,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有我在,你休想得逞!"

红河圣女双手舞动,一指点出,一道金光直冲逢魔。

逢魔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右手微微抬起,夜空中再次出现一道闪雷。

"这才是真正的雷斩,借助灵符,真他娘的弱鸡!"

轰!

雷鸣过后,闪雷劈落金光。

红圣女女娇呼一声,瘫倒在地,身子开始变的若隐若现。

"徐妙仙,你看看你现在虚弱成什么样,一道雷斩就可以把你打趴下,为了救这小子,值得吗?"

听了逢魔的话,我才知道红河圣女为了救我,竟然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她不仅把逢魔放出来,甚至不惜折损自己的力量,仅仅是为了救我的小命。

我何德何能,竟然能让红河圣女如此费尽心血。

红河圣女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柔意,不过我总觉得怪怪的,她似乎看的并不是我这个人。

"逢魔,你不懂,是我欠他的,放了他,我可以跟你走,完成你的大业,永世为奴!"

"不行,不可以!"

我挣脱老爸的手,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一直以来都是红河圣女保护我,今天轮到我保护她了,我知道我实力弱小,但我宁可被打死,也不愿苟且偷生。

"小子,勇气可嘉,不过现在的你在我眼里,连屁都算不上!"

逢魔呵呵一笑,

瞬间出现在我身旁。

他举起右手,死死卡住我脖子,我连丝毫的反抗之力都没。

"赵炎,你生于九星联珠之日,天生的暗星之子,这个世界容不下你,等你想通了,你会感谢我今天所做的一切。"

"妖孽,放开我儿子!"

老爸看到我被抓,挥着拳头就冲了过来,可他还没有近身,逢魔抬起左手一拳贯穿了老爸的胸口。

老爸挥起的拳头停在半空中,他的胸膛破开了一道血洞。

"不要啊,爸,爸......"

老爸活生生的被贯穿胸口,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一股仇恨的怒火开始燃烧。

我要报仇,

我要力量!

"对,就是这样,愤怒吧,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红河圣女我先带走了,欢迎你随时来找我报仇!"

逢魔收回左手,老爸瘫倒在地。

他把我丢在地上,狠狠的踩了我一脚,这才走进柴房,把青铜棺材扛了出来。

"红河圣女,我们走吧!"

红河圣女看了我眼,说了一句保重,身形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知道她已经回到棺材里,我想帮她,可我没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像个沙雕一样躺在地上。

逢魔带着青铜棺材走了,吕教授战战兢兢,一句话都没说,他把女孩扶起来,跟在逢魔身后离开我家。

好好的一个家,瞬间就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红河圣女被带走,老妈死了,老爸眼看也活不成,我真他娘的没用,废物,朱浩说的没错,我他妈就是个废物。

我费力爬到老爸身旁,紧紧抓住他的手,他的手好冷,我感觉到他的生命活力正在消散。

"爸,你要撑住,我现在就去喊医生,你会没事的"

"傻孩子,老爸没救了,你妈走了,我要去见她了......"

"爸,别乱说话,我能救你,我一定能救活你!!"

老爸摇了摇头,紧紧握住我的手。

"小炎,等我死了,把我和你妈葬在一起,你是暗星之子,千万不要被仇恨左右,师父说过,我干了那事,活不过46岁,可不是,我今年刚好46,咳,咳。"

老爸一阵咳嗽,满嘴都是血迹。

师父?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老爸说他有师父。

"爸,有什么事回头说,我现在就打120!"

"不必了,听好了,等我死了,你去下河乡白露村道观,找一个叫罗道人的老头,他就是我师父,我的天罡铜钱术就是他教的,以后的路,他会告诉你该怎么走的。"

"爸,我不去找什么罗道长,我只要你活着,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你怎么忍心留下我一个人!"

我哭的稀里哗啦,

所有的委屈,不甘,全都宣泄出来。

"咳,咳,小炎,你爸我没什么出息,当了一辈子的接阴公,但是当年为了救你的小命,逆天而行,偷了一缕天命,值了!"

 

 

邪不可挡第九章糟老头子

老爸老妈就这么走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好几天,不吃不喝,整个人暴瘦了二十多斤。

要不是于村长来看我,我想,我可能会饿死在家里。

他说人死不能复生,让我节哀顺变,重新振作起来,生活还要继续,我爸妈肯定不会希望我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

于村长说的对,我确实要振作起来。

我要报仇,就算走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把逢魔揪出来。

我记得老爸说他为我偷了一缕天命,只可惜没能说清楚就走了,看来只能按他说的去做,去白露村道观找罗道人。

我收拾心情,带上行李,直奔白露村。

白露村位于下河乡,离红河村一个半小时车程,盛产小龙虾,算是县里比较富裕的地方。

我在村里问了一圈,好不容易才在山上找到道观。

道观挺破旧的,连块牌匾都没有,不过里面倒是有贡台,供奉着三清祖师,还有信男信女过来上香。

道观里确实有个老头,穿一身青色破布长袍,邋里邋遢,不修边幅,和外面的流浪汉没什么区别。

脏就算了,这老头还色。

一把年纪了,看到年轻妹纸就笑眯眯的,又是摸手,又是捏脸,说是给人家算姻缘。

算的都是什么鬼,不是嫁富二代就是嫁帅哥,尽挑好听的说,把妹纸哄的开怀大笑。

老爸竟然拜这种人为师,难怪他的天罡铜钱术不怎么样。

靠他,

我什么时候才能报仇。

我满怀希望而来,却在一瞬间被无情粉碎。

我连问老头是不是罗道长的兴趣都没,转身就走。

谁知我还没走出道观,身后就传来糟老头阴阳怪气的声音。

"小子,既然来了,为何又要走?"

我停下脚步,转过身,注视着糟老头。

"请问,您可是罗道长,我是赵历的儿子。"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是暗星之子,为天下正道所不容,偏偏又心生怨恨,只怕你活不长喽。"

我信他个鬼,这个糟老头坏的很,他明明知道我的身份,还故意吓唬我,他就是罗道长,应该错不了。

我一个箭步走向糟老头,跪倒在地,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罗道长,请收我为徒,教我本领,我要为我爸妈报仇!"

糟老头翘着二郎腿,拿起旱烟抽了起来,一脸笑眯眯的神情,并没有被我爸妈的死触动。

我爸好歹是他的徒弟,未免太无情了把。

"你是赵炎吧,你也太看得起你爸了,他是跟我学过两招,但我可没答应收他为徒,资质差,悟性低,一辈子只配当接阴公。"

我爸都死了,糟老头还说这种风凉话。

他看不起我爸可以不教,现在冷嘲热讽算什么意思。

不过现在我有求于他,只能忍着。

我把逢魔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红河圣女被带走,我说我愿意做牛做马伺候罗道长,希望他能传我斩妖除魔的本领。

糟老头吐出一口眼圈,打了哈欠,一副慵懒的表情。

"赵炎,你爸逆天道,偷天命,活不过46岁,还会祸及发妻,我二十二年前就给他算过,他也认了,你根本不用报仇。"

这叫什么话,不用报仇,那我何必来找这个糟老头。

看他的样子,多半怕事,真怂。

"罗道长,我爸到底偷了什么天命?"

"赵炎,会做饭吗?"

糟老头突然转移话题,我以为我听错了,就问他说什么,他又吐出一口烟圈,还是问我会不会做饭。

卧槽,调戏我呢,不说天命的事,却问我会不会做饭。

不过我长这么大,还真没做过饭,都是我妈一手操办的。

我实话实说,说我不会做饭,糟老头冷笑一声,让我好好磨练一下厨艺,后院的厨房可以借给我用。

什么时候能烧一手好菜,什么时候跟我聊天命的事。

这个糟老头真的好坏,拿我当免费的厨师。

可是除了他之外,天底下只怕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我还能怎么办,只能忍着。

接下来日子,我还真当起了厨师。

糟老头给我联系了一个很厉害的厨师,白露村做一条龙生意的王大厨,让我给他打下手。

我从淘米洗碗学起,在到杀鱼,杀鸡,前前后后忙了一个多月,还没开始学炒菜,心性就被磨的差不多了。

我原来一心想着报仇,做梦都会梦到逢魔,现在每天天刚亮就起床,忙前忙后的准备饭菜,做梦都是鸡鸭鱼。

王大厨有个女儿,叫王丽,跟我一般大。

这一个月她教了我不少东西,我原本连蔬菜都认不全,现在已经能和菜贩讨价还价。

不过最近几天,王丽怪怪的,每天都回来的很晚,而且回来时脸色羞红,不肯说去了什么地方。

王大厨怀疑女儿谈对象,问了好几次都没有下文。

他就让我去问王丽,说我们关系好,只要弄清楚状况,他就教我一手绝活,保管罗道长吃了口水直流。

我学厨艺,就是为了让罗道长教我本事。

机会难得,我就跑去找王丽,问她是不是找男朋友了。

王丽平时管我叫弟,跟我无话不谈,她说她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谈朋友,至今还没见过男方的脸。

我问王丽是不是网恋,没看过对方照片。

她说不是的,她每天晚上都和男方见面,只是看不见他的脸。

这事还挺奇怪的,那有见面看不见脸的。

我问王丽见面时的情况,她说她这几天都和男方约在十里坡见面,那边有一个废弃的土地庙。

她去的时候男方已经到了,每次都戴着口罩,还用一顶黑色帽子把额头遮住,不过他的眼睛很漂,天蓝色,应该是美男子。

两人会说一阵情话,山盟海誓,巴拉巴拉的,然后她就觉得特别困,醒来的时候,男方已经走了。

虽然衣服裤子穿的好好的,但她总觉得男方动过自己,所以回来的时候才会脸色羞红。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傻,一点都不假。

脸都没见着,就敢跟人出去约会,还是在十里坡那种地方。

白露村的十里坡很邪门,那边有个乱葬岗,也不知道王丽哪来的胆子,竟然敢一个人去约会。

"姐,你是不是缺心眼啊,这你都敢和人见面,你连他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呸,呸,呸,你都不知道他多温柔,很有绅士风度,他说他喜欢我,家里有很多钱,将来全部都会拿来给我当聘礼!"

王丽一脸娇羞的表情,十足一个发春的妮子,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精致的镯子,说是男方送给她的礼物。

我把镯子放在手中,确实挺精致的,就是寒气有点重。

虽然我没什么恋爱经验,但我觉得很不对劲,哪有谈恋爱去乱葬岗的,又不是跟鬼约会。

鬼?

我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该不会真的是鬼吧。

我怕王丽吃亏,就说我今晚跟着去,看看那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正好帮她把把关。

王丽起初不肯,她说她答应过男方不会告诉任何人,但是架不住我软磨硬泡,只能点头同意,条件是不能打扰他们。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九点,王丽简单打扮一番,跑去约会。

我知道地点,就没跟在她身后,等她走了一段时间,我才慢悠悠的找到十里坡。

这地方阴气很重,邪门的紧,碰到妖邪还真不奇怪。

王丽肯定是被蛊惑了,否则一个女孩子家,不可能深夜来这种地方约会,那个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一路朝土地庙走去,远远的就看见王丽和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拥抱在一起。

两人看上去挺亲密的,手拉着手,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大约十分钟后,王丽突然身子一软,整个人靠在男子身上。

男子扶住王丽,东张西望了一会,迅速把她抱进土地庙。

 

邪不可挡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邪不可挡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邪不可挡小说全文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