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国医狂妃》(凤素暖宫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9-07 08:57:33来源:ysg作者:梓翎

小说主人公是凤素暖宫城的小说叫做《国医狂妃》,是作者梓翎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威风八面的高冷王爷娶了傻子王妃,本以为男强女弱他把她吃得死死的,克扣她的月银,连饭也不管饱。谁知,王妃抽风起来不要脸,粗暴起来赛金刚,撩起男人无下限,挂起招牌当大夫,富甲天下好不好?她傻他认,可是她妈的别动不动就犯花痴病,看到男人就走不动路。这是怎么回事?爷:王妃呢?卫甲:爷,在后院摸小侍卫的手,说他内分泌失调了!卫乙:不对,王妃说他不行了。某爷磨牙:本王肾亏了,

《国医狂妃》(凤素暖宫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国医狂妃免费试读章节

这次凤瑟鸣走到操作员凤爵面前,窃窃私语一阵,目光却瞥向素暖。

素暖打了个寒战,咬牙。

真是流年不利,遇到个灾星,处处都要算计她。

果不其然,新一轮击鼓传花,花球刚传到素暖面前,鼓声便停了。

众人望着锦王妃,脸上表情精彩纷呈。

谁不知道,凤三小姐是个傻子,能够拿出什么样的绝活?

这不摆明了让她丢脸吗?

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技术操作的一次失误,谁能想到这是凤瑟鸣和凤爵联手演的一出好戏。

凤瑟鸣这时候走到素暖身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道,“三妹妹,今儿是太爷爷的寿辰,你上台去,随便表演个什么节目,给大家开开心就好。”

见素暖不为所动,又摊开手心,诱哄道:“你看,姐姐这里有糖果,只要你上去,姐姐给你糖吃。好不好?”

蜜饯?

素暖微微失神,她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给她下毒吧?

毫不犹豫,拿了一颗放在嘴里。

糖精腌制的蜜饯?

锦王微微蹙眉。这死傻子什么都吃,就不怕被人毒死?

素暖将目光移向锦王。她以为锦王和她荣辱与共,锦王不会坐视不理,任凭她出糗。

哪只,锦王一张脸却跟打了肉毒杆菌似得,美得妖冶,却毫无表情。

素暖无奈,心想怕是逃不过此劫了。既然逃不掉,那就迎难而上吧。

她小时候上的特长课还少么?

周一到周五白天上课,晚上练琴。周六周日上午跆拳道,下午美术课。她老妈还见缝插针的给她报了游泳课,野战训练……

回忆起小时候,那简直是一把辛酸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不就是表演个节目吗?还能难倒英雄汉不成?

凤瑟鸣见素暖半天没有起身,便伸手去拉她。一股奇特的气味立即扑鼻而来。

好浓烈的糖精味道?

素暖暗笑,站起来。

还真是难为她,十指不沾阳春水,今日为了她亲自特制糖精蜜饯?

就只是为了,让她出糗?

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点?

还是别有洞天?

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走向舞台时,素暖在背后的花池里摘了几朵艳丽的八仙花球,放入了宽袖中。

凤瑟鸣把她拉到舞台上,便头也不回的下去了。

偌大的舞台,只余下娇小的素暖站在上面。众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上面。

凤瑟鸣的旁边,坐着护国府的千金常若雪。此刻尖酸刻薄的对凤瑟鸣道,“表姐,你看这个傻子,什么都不会?太丢脸了。”

凤瑟鸣只笑不语。没有傻子的陪衬,如何显得她的与众不同。

“会不会啊,不会就下去吧?我九哥怎么娶了这么个废物啊?”如意公主十分不耐烦道。

素暖望着下方,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尽收眼底。

锦王坐在角落,遗世而独立。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傲然。

素暖忽然笑了。

好吧,就算是还他救命之恩,她堵了这些人的嘴巴。因为他一定不喜欢别人议论他的家室。

素暖双臂一字打开……

众人惊了,“快看,她真的要表演了。”

锦王握着酒杯的手停滞在空中,他没看错吧。这傻子知道什么叫表演?他还以为她站上去后,过不了多久就被人轰下来了。反正她是傻子,没有伤心难过被羞辱之类的痛觉。所以他不替她担心。

“切,表演的什么啊?还不如不表演呢?”有人嗤之以鼻。

话音未落,素暖的头上忽然冒出一朵紫色的八仙花……

众人惊骇连连——

“天啊,这花哪里变出来的?”

锦王目瞪口呆。

不远处,几位皇子围在一起,冷不防看到这一幕,三殿下手中的酒杯落了地。砰一声碎了。

如意也睁大了眼睛——

只是半天,没有下文了。

众人的惊喜过去了,觉得刚才的那一幕或许就是一个意外。

“切,没有了吧?傻子还是傻子……”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两朵,三朵,四朵——更多的是八仙花从素暖宽袖里,脖子里钻出来。

“好,太好了。”

三殿下连连拍掌。

皇上也是瞠目结舌,“太神奇了。”

“赏——”一字刚落,一朵八仙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皇上大乐,朗声大笑,“锦王妃这绝技妙极了。赏黄金千两,绫罗绸缎千匹!”

凤瑟鸣陷害不成,反而让素暖出了风头,气的咬牙。

素暖得了赏赐,回到位置上,却发现不知何时她的位置上多了一份盐蛋!

心里多少了然。

其实她到来之前已经料到她们会想法陷害她,但是没有想到,这次她们的伎俩高明了许多。

先是光明正大给她吃抹有糖精的蜜饯——

寿诞上,特别是国公府的寿诞宴上,总是免不了一道现成的菜:煮熟的盐蛋。这可是从前的凤素暖最爱吃的一道菜。自然毫无抵制力。

然而,糖精和盐蛋一起服食,两两相克,剧毒。

若是她吃了这盐蛋,只怕魂归当场。

若是庸医寻不得原因便罢了。若是寻得原因,凤瑟鸣也是无知者无罪。

好深沉的心机。

素暖的目光,悠悠然瞟到凤瑟鸣身上。却看到她也正望着自己,眼里倾泻出掩饰不住的寒意。

素暖的笑凝在唇角,杀机,从眼底泄出。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该是她还击的时候了。

凤瑟鸣望着凤素暖,四目交汇,那一刻她有些错愕。凤素暖的眼神怎么会有如此的锋芒?莫不是她看错了?

定定神,再看,却发现凤素暖已经坐下来,安安静静的剥着盐蛋,然后宽袖遮住嘴巴,将整个盐蛋吞进肚子里。末了还被噎着了,轻舞赶紧给她递了参汤,她喝了一口,摸着肚子餍足的打着饱嗝。

锦王的食欲,被锦王妃破坏得荡然无存。放下碗筷,直勾勾的瞪着她,“傻子,你这饥不择食的样子,怎么,锦王府虐待你了?”

素暖冲着他傻笑。

她演戏是有点过了,刚才吞整蛋的吃相,确是不雅观。

素暖吞完盐蛋,余光瞥向凤瑟鸣,这下,她该是放心了吧?

凤瑟鸣却不知为何离席而去。

 

第十五章

素暖内急。

坐在板凳上如坐针毡。小脸蛋憋的通红。

锦王一脸嫌弃的望着凤素暖,虽然是个傻子,不至于内急出恭都要人帮忙吧。

“轻舞,带你家主子去出恭。”好像他若是不出口,这个傻子就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轻舞搀扶着素暖,素暖立刻健步如飞的往外走去。

在通往东厢房的砖砌花径上,素暖远远的看见凤瑟鸣正往自己的闺房走去。

素暖立刻带着轻舞绕道向东厢房的背后绕过去。

刚走进窗户,便听到里面传来一男一女的打情骂俏声。

“殿下,我想死你了。”凤瑟鸣娇滴滴的声音,能化了人的骨头一般。

男子冷冽中夹杂着若有似无的酥麻的声音响起来,“今日父皇母后在此,我们还是忍忍吧。”

“殿下放心,他们都在前院看节目呢?此刻没人来打扰我们。”凤瑟鸣青葱玉手,去解太子殿下的披风。

她还穿着七彩霓裳,妖媚倾城。

太子殿下望着她,舔了舔嘴唇。却还是将她推开,“今日不合适。”

凤瑟鸣望着他疏离漠然的模样,眼眶已经濡湿,眼眸里秋波潋滟。咬咬牙,凤瑟鸣忽然解开了霓裳羽衣的钮扣……

偷听墙角的凤素暖戳破窗纸,卧槽,真人版大片可遇不可求,她若是错过这个机会会悔得肠子发青的。

轻舞听到里面说这些话,已经害臊不已。

素暖看着小丫头腼腆羞涩的模样,便想办法支开了她。

将嘴巴附在她耳朵边,十分小声的吩咐道,“去告诉锦王,就说锦王妃走丢了。”还脱了一只鞋子给轻舞。

轻舞拿着鞋子领命离去。

世界仿佛一下子就宁静下来。

素暖从袖口里取出一盒药粉,轻轻的将它们吹了进去。

她就不信,太子殿下还能坐怀不乱?

然后将药粉盒子顺着窗户丢到凤瑟鸣的枕头上。

古时候,许多未出阁女子的床前设置了一道屏风,半透明状,虽然不能完全遮蔽人的视线,但是此刻却很好的帮了素暖一个大忙。

那屏风前的两个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屏风后的窗户外,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二人**。

素暖估摸着时间该是到了,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那里。

轻舞气踹嘘嘘的跑到锦王面前,心急如焚的禀告道,“殿下,不好了,锦王妃……锦王妃不见了。我明明在茅厕外侯着她,可是突然听到她一声尖叫,我赶紧就跑过去,却没有看到王妃,只发现地上有王妃的一只鞋子。”

宴席上大家都专心致志的看着歌舞,享用着美食。轻舞故意拔高的声音,让皇上皇后都听了进去。

锦王霍地站起来,颀长伟岸的身子如巍山挺立。虽然心里愤恨那个傻子老是惹麻烦,但是毕竟人命一条,想到镇国府曾经对她痛下狠手,他的心就没来由的烦躁起来。

“阿九,出动暗卫。去找。”咬牙切齿道。

心里将这傻子痛骂了一千遍。

皇上挥手示意歌舞停了下来,皇上下令道,“多派些人手去找。”

就算是傻子,皇家的儿媳妇还是很值钱的。

轻舞领着众人来到通往东厢房和西厢房的岔口,便焦灼道,“锦王妃往那边的茅厕去了,我便站在这里等她。可是等了半天没来,奴婢上去查看,才发现茅厕没人。却有一只锦王妃的鞋子。呜呜呜……我家王妃不会是被人掳走了吧。”

锦王厉声呵斥,“哭什么哭?你太抬举这个傻子了?谁会稀罕掳走她?依本王看,掉茅坑的可能性倒十分大。阿九,让人捞捞……看看下面有没有傻子?再拨一些人去西厢房一间一间盘查。”

“是,爷。”阿九立即严格执行爷的指示。

然而打捞半天,无果。

搜寻半天,也无果。

锦王望着东厢房,心道,莫不是这傻子分不清东西方向走错路了吧?

“阿九,带人去那边东厢房逐一搜寻……”

“是,爷。”

轻舞望着东厢房,心里总算落了气。殿下能想到去东厢房搜查,看来锦王妃真是神机妙算。

东厢房,锦王的侍卫,国公府的下人,两拨人马混合着一起出力。很快,搜到大小姐的房间。

国公府的下人不敢冒冒失失进去了。

锦王下令阿九,“踹开。有什么后果本王一力承担。”能有什么比人命关天更加重要。

大门被毫无预兆的踹开,只是屋里着这一幕,简直让人不敢直视。

凤瑟鸣和太子殿下衣衫不整的抱在一起,看到锦王,二人脸色立刻煞白如纸。

锦王仿佛视若未见般,呵斥阿九,“愣着干什么?进去搜!”

“宫城,你好大的胆子,凤大小姐的闺房是你能闯的吗?”太子殿下大怒。

锦王面无表情道,“怎么,凤大小姐的闺房大哥能闯,小弟就闯不得了?”

太子殿下面红赤耳。

也不知道是谁走露了风声,皇上皇后火速赶来。

此刻太子殿下和凤瑟鸣虽然已经穿好衣裳,然而这满头青丝,却留着滚床的痕迹。

皇上甩了太子殿下一耳光,“畜生,你在干嘛?”

太子连忙跪在地上,“父皇,儿臣冤枉。是她,是她故意诱惑儿臣。”指着凤瑟鸣,恨得剥了她一层皮。

此刻他有些回味过来了,他今日明明忌惮着父皇母后在此,死了心今日绝不与她**的。若不是她勾搭自己,他怎么会一失足成千古恨?

前途尽毁,所以对她的爱意如流水付诸东流。

凤瑟鸣咬着牙,豆大的泪珠滚落脸庞。

她万万没想到,危急时刻,太子殿下竟然如此凉薄无情?

“殿下,我没有啊!”凤瑟鸣绝望的哭诉起来。

此刻阿九从枕头边上搜到素暖留下来的催情香。阿九嗅了嗅,将它呈给皇上,“皇上,这是qinglou女子常用的催情香。”

太子殿下瞪大双眸,难以置信的瞪着凤瑟鸣,手指着凤瑟鸣,咬牙切齿道,“贱人,你竟敢算计我?”

“我没有,殿下。”凤瑟鸣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脸色煞白如纸。

皇后上前踹了凤瑟鸣一脚,“无耻贱人,竟然用催情香gouyin太子殿下。你可知道这个东西会毁了殿下的身子吗?”

此刻国公爷和大夫人在一旁吓得面如死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皇上恕罪,微臣教女无方,微臣罪该万死……”

 

第十六章

锦王俊眉微蹙,黑曜石的瞳子里泛着涟漪,太子殿下和凤瑟鸣**被抓,此事看是寻常,然而却透着玄乎。

若不是锦王妃无辜失踪,他们怎么会大动干戈搜寻东厢房?又怎会撞破太子殿下和凤大小姐的jian情?

此事,必然是有人利用锦王妃的痴傻,故意引他前来,旨在陷害太子。

“凤大小姐,这催情香你是哪儿得来的?”薄唇轻启,天籁的声音带着摄人心魄的威严。

凤瑟鸣一个劲摇头,“我不知道,我没有……”

锦王瞥了眼惊惶不安的凤大小姐,心里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揣测。

他虽然不喜太子荒淫无道,可是太子毕竟是大璃国的太子,他的生死攸关皇室夺嫡的导向。岂能被有心之人利用而让这本就混沌的皇室更加不能清明?

“父皇,儿臣有个不情之请,今日是镇国府老太爷大寿之日,老太爷曾为大璃国立下汗马功劳,请父皇看在老太爷的份上,就将太子殿下和凤大小姐的事容后再议。”锦王上前,义正辞严的禀道。

皇上此刻脑子里一团乱麻,对太子是又恨又恼,可是他毕竟是太子殿下,盛怒之下惩罚了他,又怕有失公允。更怕太子殿下失去人心,让其他皇子蠢蠢欲动。锦王这么一提议,正合他心。

“城儿说的是,朕今日就看在老国公的薄面上,今日就不罚你二人。此事容后再议。哼……”皇上语毕扬长而去。

锦王更是一刻不滞留,大踏步离去。

太子舒了口气,却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暗卫们找到锦王妃时,素暖被倒挂在树上。正张牙舞爪的想下来。

暗卫们准备上前营救素暖,锦王却黑着脸望着这个闯祸精,没好气道,“让她多挂一会。让她长长脑子。”

素暖头上乌鸦飞过……

竟敢骂她没脑子?

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天才少女,十八岁就打过跆拳道黑带九段的师父,二十六岁就媲美国医。她这种千年一遇的天才,竟有人骂她没脑子?

不就是让她多挂一会而已,她会怕吗?

“傻子,谁把你挂这儿了?”锦王怀揣双手,好整以暇的问。

你才是傻子!大傻子!

素暖是“哑巴”,完全不用担心向他交代自己的行踪。

锦王也觉得自己拷问一个傻子有些失智,忽然就拿过阿九手里的剑,将羁绊素暖的枝条斩断,素暖目瞪口呆——

本以为会有一场英雄救美的唯美片段,哪只锦王是如此不解风情的人,竟然用这么粗鲁的手段——

素暖的身子做了一个自由落体运动,然后啪一声,摔在地上吃了个狗吃屎。

卧槽,好痛啊!

“王妃。”轻舞吓得花容失色,飞奔上前搀扶起她家主子。

素暖鼻青脸肿的爬起来,一脸哀怨的瞪着锦王。

锦王漫步过来,看到素暖狼狈的傻样,忍俊不禁。

“傻子,听着,我问你答,如果我说对了,你就点头。我说的不对,你就摇头。”

素暖瞪着眼前白衣胜雪的男人,卧槽,太好看了。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他,这家伙简直帅的不要不要的。

若是丢到她那个时代,不知多少女人合不拢腿。

俊美入铸,宛如天神!

素暖鼻孔一热,腥热的红色液体汩汩而出——

“王妃,你留鼻血啦?疼不疼啊?”轻舞心痛得直掉眼泪。

她怎么知道,她家主子是看到帅哥气急攻心,火气焚身的结果才会这样。

锦王唇角抽了抽,“不会吧,这么禁不起摔?”心里划过一抹自责,到底是女儿家,身子柔弱,他适才是有些过分了?

不过——

看到她唇角诞着的口水,锦王瑟缩了下,捕捉到一抹危险的气息。

不会吧,把这傻子又摔成了从前的花痴?

“阿九……”

阿九听到爷打颤的声音,立刻躬身上前,“爷,咋了?”

“你看这傻子,是不是摔傻了?”

“爷,她本来就是傻子。”阿九哭笑不得。

“是不是比从前更傻了?你看她看我的眼光,是不是又犯花痴病了?”

阿九瞥了眼素暖,呃,双眼冒桃花,不是花痴是什么?

可是他要是承认了王妃犯花痴的话,爷肯定会把王妃给休了?

“爷,没有啊!”阿九昧着良心闭着眼睛道。

锦王望着他,这家伙一撒谎就心虚,一心虚就闭眼,竟敢忽悠他?

“阿——九……”

空气中一声爆喝。

“爷,小的在!”阿九扑通一声跪地上。

“把这傻子——”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完,素暖却弃之敝履的瞥了他一眼,走了。

锦王目瞪口呆。

卧槽,他被个女人给嫌弃了?

没看错吧?

“傻子,你回来。”为了证实自己没看错,锦王暴跳如雷的吼着前面的素暖。

素暖才不理睬他呢,不就是多看了他一眼,至于这么抽风吗?

长那么好看却不让人看,那不是浪费一张盛世美颜了吗?

“傻子,站住。”

身后的锦王气急败坏的吼道。

素暖顿了下,忽然摇着屁股婀娜多姿的走得更快了。

锦王傻眼,“她……她——这是在挑衅本王吗?”

阿九提醒道,“爷,王妃是个傻子。”傻子怎么可能会挑衅别人呢?

再说,谁特么活的不耐烦了敢挑衅这个活阎王啊?

锦王的拳头慢慢松开……是啊,跟个傻子计较显得他多没风度。

可是这死傻子就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啊。

转到一条石径上,四处没人,素暖忙向轻舞询问起东厢房的事情。“凤瑟鸣怎样了?”

轻舞一脸失落,“锦王殿下好像觉察出此事有些不寻常,恳请皇上容后再议。”

素暖脸上划过一抹不甘。粉拳握紧——

为嘛别人穿越都是夫君想帮,省时省力。轮到她穿越,又傻又哑还有个帮倒忙的罗刹夫君!

这命也太差了点!

老太爷的生日寿诞,不欢而散。

锦王一想到那傻子双眼冒红心的瞪着他,就浑身哆嗦。命阿九遣人将她送回去,而他,先走一步。

素暖临行前,大夫人的贴身丫头惊舞却满头大汗的小跑出来,叫住了素暖。

“锦王妃且慢——”

素暖本来要上马车了,听到这一声又停下来。转过头望着惊舞。嘴角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国医狂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国医狂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国医狂妃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