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流年祭夜》(睎华流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9-11 11:34:58来源:ysg作者:三千梵莲

小说主人公是睎华流年的小说叫做《流年祭夜》,是作者三千梵莲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说他堂堂的妖怪之主,那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流氓,帅的发亮。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女人呢?还是个未成年!她是真的很郁闷,她只不过是是个半妖,人类和妖都不能接纳她这也就够了,不仅没成年也就算了,当个除灵师打发无聊的时间就行了。可是!为毛会惹上一个二货妖怪?!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妖怪对一个半妖的哭逼追求之路......

《流年祭夜》(睎华流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流年祭夜免费试读章节

第十一节

她是一块香。

一块菱形的,四头都是尖尖的,浑身上下线条完美流畅,就像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品。陈褐色的颜色,浅浅的勾勒的流云阴刻的纹路。简洁而又不失典雅,素净而不失高贵的一块香。

她在香中,是被称作——返魂香。

她还有一个别人为她取的名字,独一无二的,是她的制作者,她的主人,也是她所喜欢上的人为她取的,叫做——

朱沫。

她喜欢尚子央,很喜欢很喜欢。

她想和尚子央一直在一起,但是,她知道,她是妖,妖与人是不可以在一起的,那样做是违背天道的,她不想因为她而害了他。

她想,至少可以一只陪伴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守着他,护着他。她并不想去求些什么,只是觉得能够呆在他的身边,伴他一生一世,这样就够了。

她是如此想的,很简单,至少,至少!!

可是,她错了,错的离谱,错的万劫不复。

尚子央,她的制作者,她的主人,她所喜欢的人,死了,为了一个女人死了,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女人死掉了。

那个女人是当今皇帝很多年以前一个死去的妃子,有着倾城之貌,倾国之姿,绝世无双,一首霓裳羽衣舞舞的仿若天仙下凡,惊了人间,乱了君心。这位杨姓的妃子生平最受皇上的宠爱,为了她,在最后,这皇帝几乎是将他的江山给赔了进去。

那个女人有一个封号——杨贵妃。

那个女人最终还是死了,死在马嵬坡之下。爱她的那个君王终日郁郁寡欢,而又在最近,这皇帝又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了尚子央拥有返魂香这一奇物的消息,于是,他便是下令,以尚家全族人的性命拿来做要挟,相逼迫,要尚子央交出这返魂香,要尚子央亲自用他的灵魂去点燃这可以堪称是禁忌的返魂香,唤回已死去多年的杨贵妃的灵魂,那个皇帝,想要他心爱的女人复活,为了这个被天道所不容的愿望,他愿意牺牲别人的性命也要完成他的卑微的,可耻的念想。

可惜,他并不知道的是,返魂香,尽管返魂香是一种可以唤回死去人的灵魂的奇物,但是,这返魂香还是拥有着不小的禁忌,要使用,不仅是要付出一命换一命的代价,最终,违背了天道的,就一定会失去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定。

上古定律如此,从古至今,无人能够将它打破。

在朱沫的记忆之中,那是她第一次被使用,也是自那以后,最后一次,唯一一次的使用。

之后,便是欠了一个人的眼泪,点字朱砂,花沫未染,负尽了心伤。

若是真的要召唤回已故人的魂魄,除了这必不可少的返魂香之外,还需要作为驱使返魂香的引子——点燃这香的人,点香人的灵魂作为交换。

尚子央做了引子,点燃了她,,点燃了朱沫的身体。在那奇特的香味之中,淡淡的烟雾缭绕之中,唤回了那杨贵妃的亡魂,在那一瞬间,尚子央感觉到有一股难以言明的力量在撕扯着他的灵魂,一点一点的吞噬着,每吞噬一点他的灵魂,那被召唤而回的杨贵妃的亡魂就是越发的清晰,皇帝看得老泪纵横。

那女子,一如当年,美艳无比,倾城倾国,绝世无双。

皇帝流着泪,想要去触碰那身影,颤颤巍巍的,小心翼翼的,生怕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太过于依赖的期盼,一旦真的出现了,总是会让人难以相信,担心这一切的旖旎都只不过是黄粱一梦罢了。

可是,可惜,这天地之间都均有自然而成的法则与规律,死去的人自然也有死去人的规矩,没有任何人可以擅自更改死者的规则,逆天而违背天道,就算是掌管生死薄的阎罗王也不可能随意的更改。如此这般,所以,其实现在使用这返魂香所唤回来的亡魂,只不过是一缕残魂罢了,只要失去了点香人的引子灵魂作支撑,那么,很快就会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尘归尘,土归土,生者安年,亡者长眠,天道命里什么的,终究是注定如此。

那个皇帝在看到那缕亡魂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激动无比的哭了,像一个小孩子那样的哭了,但是,尚子央的灵魂终究还是没有支撑多少的时间,于是,那缕被唤回来的亡魂也因此剧烈的晃动了几下之后,还是无可避免的消散了。

那皇帝看到这一切就像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一般,目光呆滞。

再后来,尚家最终还是被盛怒之下的皇帝给下令满门抄斩了,再后来,那皇帝也死了,没有经过多少年,这个皇朝也是消失了,被一个叫做【宋】的国家给取代了。

违逆了天道,所要付出的,便是这历经了百年的江山与基业。

因为一己之私而葬送了一个国家,得不偿失,上天是很公平的,同时,上天也是很苛刻的,几乎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一些,她朱沫都不想去管,她都不想去在意什么,从她被点燃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了,那个耗尽了灵魂与生命的人是她的主人,是她所喜欢的人,是那个为她取了名字的人,是陪着她从她出世到现在的人——尚子央。

她的身体上所散发出来的烟雾飘荡在这个小小的布置华丽的房间之中,她发现她似乎是无法化成人型了,有一股力量在阻碍着她,她飘荡在已经倒在地上的尚子央的身边,努力的将他包裹起来,她的大脑一阵空白,她不知道她应该做什么,她应该有怎样的反应才对,她只是觉得心脏的那个地方一瞬间空了,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最后,在她身上燃着的火星终究还是熄灭了,尚子央的瞳孔中,那最后一缕的光芒还是不可避免的熄灭了。

她忽然觉得好冷,冷得仿佛是连灵魂都被冻结了。

她忽然意识到一个事实——她,再也看不到他的笑容了!!

再也看不到他那似阳光般的笑容了!!

恍惚之间,她似乎是听到了尚子央的声音:

“朱沫,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我身边的。我想,如果还能有来生的话,你不要躲我,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我喜欢你,朱沫。”

是幻觉?还是别的什么?她好像看到了尚子央的灵魂在对她笑,一如既往的灿烂若阳光,然后,渐渐的变淡,直至消失在天与地之间。

她感觉到眼角有一些涩涩的。

她什么也分辨不清了,渐渐的,她化成的烟雾也是终于消散了,不在了。

空气中。唯一留下的,就是那淡淡的香味。

留在香炉内的,是一块缺了一角的香,在那香上,有一颗朱红色的水珠,逐渐凝成形,嵌在香上所雕刻的纹路之中。

凝结了尚子央的精血,朱沫灵魂精粹的眼泪,就这样的,在一起了。

纠缠了三生三世。

之后,她就陷入了让沉睡,被皇帝收入了藏宝阁中。

很多年过去了,她曾经在中途醒来过两次,那个时候她看见的两个人,长相与尚子央一模一样,第一个是一个罪臣的儿子,被流放,中途从皇宫内的天牢逃了出来,来到了藏宝阁,无意之间发现了她,将她拿在手中。后来,还是被抓到了,她想显出身形来帮他逃出这个地方,可是,她的身体上不知道被设下了什么禁制,她什么也无能无力。

最后也只能看到他被斩于侍卫的刀下,鲜血流出,染红了她的身体,那一刻,那温热的液体,几乎是快要令她发疯。

她没有看到的是,他最后是看着她的,嘴唇蠕动了两下,说的,是很简单的两个字:

朱沫。

后来,她被一个侍卫捡走了,又陷入了沉睡。

再次醒来看见的是同样的一张脸,可惜,那个人的体温已经变得冰冷。

是一个乞丐,在冬天,没有熬过去,在最后无意识之间胡乱的抓住了一个东西,也就是她的身体,闻着那股淡淡的香气,终于还是去世了。

一次,两次,三次,每一次都让他在她的眼前死去。

这就是上天给予她的惩罚么?!

会不会太残酷了,太过分了?!

她在内心呐喊着,声嘶力竭,想流泪,可是,干涸的眼眶确实一点东西也落不出来。

够了!

够了!!

真的是够了!!!

很多年过去了,朝代是一个接一个的更替了,她在民间流落着,不知身在何方,抑或是没有那份心力去关注了。

直到有一天,她再度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一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一张一张普通的脸,普通的只要融入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一种。

她忽然好想哭。

好想哭。

那张脸上挂着的,是好像阳光一般灿烂的笑颜。

那张脸,她认得,那笑颜,她记得。

与多年前一般无二。

尚子央。

她在心中默默的念着这三个字。

这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还活着,笑颜灿烂。

如此真好

如此

真好

经过了三生三世,她终究还是遇见了他,这时的他,不叫尚子央,叫做李未央。

子央,未央,子央,未央。无论是哪一个名字,她只是知道,她喜欢的人这一次回来了,在她的身边,历经了轮回后又回来了。她下定了决心,这一次,她是绝对不会在市区他了,他要陪着他,生生世世!!

所以,在他被病魔带走之后,她花下重金请人去幽冥路找到并且带回他的魂魄。她的本体本来就是返魂香,无论她如何幻化形体,也是改变不了她的本质。她是去不了幽冥路的,身为精魄之魂的她其实是没有完整的灵魂的,一旦去了幽冥路,就会彻底消失的。

她曾经一度忘记了她不是人类这一个事实,幻成人形,守在已经死去的李未央的尸体身边,固执认为他还没有死。

其实她知道他已经死了,但是——

她想要让他活过来。

所以,她要点燃返魂香,她知道,这一次是一定可以的。因为李未央的身体还在,所以,返魂香的能力是一定能够让他活过来的。所以,她还必须要找到一个灵魂干净的人或妖来做这点香者,成为唤回亡魂的引子——而空寂夜就是她最终确定的选择。

尽管空寂夜只不过是一个半妖,但是,她却发现,空寂夜的灵魂是她所见过的所有灵魂之中最干净的,清澈无比,在她那一双淡漠的瞳孔之中,偶尔涟起的光芒很美。

就像是已经破碎的银色星辰。

 

第十五章

第十二节

灰尘漫天,在那漫天的烟尘之中,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暗蓝色的发丝飞扬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暧昧的弧线,华贵的衣袍,衣袂在空中随着气流舞动,带着尊贵又冷冽的气息。

“啪啪!!”拍了拍手,又小心的弹去了衣袍上的灰尘,睎华流年仪态万千,风度翩翩,光芒万丈的如同是一个神一样,俯视着倒在地面的十二个已经有点看不出本来面目的人形物品,凤眸向上一挑,眉间露出一股未经任何掩饰的憎恶——无论怎么样,经历了多少年,他还是很讨厌人类之中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大道理说起来那时一套接着一套的,可是,实际上他们所做的事情也见不得比他们这些在外界被称为【妖】的家伙们高尚到什么地方去,有的时候,连妖们都不得不佩服他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所做出来的无耻至极的事情来了。

睎华流年本就是妖族之王,这样看着这些人形物体,一时之间,霸气外露,王者的威严显露无遗:

“现在可以好好的给我交代一下了吧?说吧!你们究竟是有何目的,那些劳什子的鬼东西是对于我的,还是——”忽然声音变得微微有些拔尖,但乍听之下却觉得很低沉,带着难以言明的危险与蛊惑的感觉,危险非常,诱惑无比,“空寂夜?”

那些人形物体的身体都微微的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他所说的话中的哪一句话,但是,一瞬间,有种诡异的气氛流转在这些人的周围。

“你不必白费力气了,不用刻意去问这些东西了。我们是不会说的。”其中的一个艰难的抬起已经碎掉下颚骨头的脸,血迹斑斑的脸上看不出他的表情,他的双眼之中溢出红色的血液,在已经毁掉的脸上留下了两道骇人的血痕,“呵呵~~~~~给你一个忠告吧——远离空寂夜,越远越好!!空寂夜,她她是‘唯一’——”话还未能够说完,顿时,便七窍流血而亡,其余的十一个人也亦是如此,都是七窍流血而亡。

血咒是么?这些来人究竟是何等身份?在他们身后,又是什么人再提线操纵?

睎华流年看着这十二人的死状微微皱眉,暗自嘀咕着。

现在还在培养着这种死士的势力,不能说很多,但确实是有不少啊,而且还有很多是隐匿于一方,根深树大,如此这般,想要调查起来,看来,还是有不小的麻烦啊。

还有,那个人在死之前对他说的那些话,那些并没有说完的话:远离空寂夜,越远越好。还有,空寂夜她是“唯一”?

唯一——的什么?

唯一?!

唯一的什么?而且,又为什么一定要远离她?还要越远越好?这是在搞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为什么只要一接触到了空寂夜,就会有无数的问题疑问和麻烦事出现?

那句话的意思——是指只要呆在空寂夜身边,那么他就会有危险,面临危险?还是,因为他的接近,空寂夜会有危险?

他的眉头又是不经意之间就皱了起来,连睎华流年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从遇到了空寂夜,和空寂夜呆了段时间之后,似乎他的情绪就经常因为空寂夜而被轻易地撩拨而起了,这一切悄然的无声的改变,不知道对于他,究竟是好还是坏,是缘还是孽。

空寂夜啊空寂夜,你的身上究竟是还藏着有何等的秘密。

就像是一个本来你认为很了解的东西突然慢慢褪去了往日里的伪装,一点一点的绽放出属于它的独特的光彩,这个时候,你就不确定了,你是否,真的了解过么?

头疼啊~~

睎华流年郁闷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

半晌,放下手,睎华流年的瞳孔中光芒不停的闪烁着,那副样子似乎是在暗自酝酿着什么,片刻之后,又笑了笑,像是在说给什么人听似的,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的喃喃着,念叨着一些话来:

“罢了~~罢了~~嘛~~也算了吧~~本来我就是很难认准什么事情的,好不容易认准了一样又怎可轻易放弃?嘁!管她是何等的身份,我认定了,就不会放弃,空寂夜,本君是要定了!谁阻,后果自负~~”

说着,又是慢慢的整理了一下那繁复华丽的衣袍,一摇一晃的离去了。

不远处,一棵大树上,离生坐在高高的树枝之上,双腿垂在空中,一晃一晃的,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很久之后,直到他看不见睎华流年的背影了之后,才嗤笑一声:

“睎华流年啊睎华流年,呵呵~~你——要的起么?你还真是不知者无畏啊——祭夜她可是‘唯一’的存在啊!!”

————————————————

绿意葱茏的树林,明明是美的像是人间仙境的地方,此刻,竟然像是遭遇了一场最为恐怖的掠夺一般,被破坏殆尽,毁坏的一干二净。

空寂夜淡漠的在这似乎是遭受了灾难的地方的中心蹲下,伸手,捡起了静静的躺在地上的那一块已经缺了一角的褐色的香,白皙的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拂过那香上的一颗嵌在纹路上的血色珠子,这是那个叫做朱沫的精魄之魂最后留下的东西,凝结了千百年的执念,思念,痛苦,悔悟,疯狂,但是,到了最后,这个叫做【朱沫】的精魄之魂已经不在了,已经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了。

至于原因——

朱沫看着空寂夜,沉默了很久,久的似乎是连空气都快要凝结了的时间,然后,她就忽然对空寂夜发动了突袭,直接攻击她的灵魂,想要直接将空寂夜的灵魂抽出来,可惜,她的想法挺好的,动作挺快的,想的方法也是在现在最有用的,可惜的是,这一切对于空寂也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

因为,就在她的精魄之魂刚刚触碰到她空寂夜的灵魂的那一刹那,异变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发生了,朱沫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是,她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空寂夜的灵魂,空寂夜的灵魂外面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封印,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打破这个封印而伤害到空寂夜的灵魂,在这封印的面前,朱沫根本就是连逃开的可能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胆敢动空寂夜灵魂的,无论是何人,何妖,何种生物,还是别的什么的不为人所知的存在,只要动了这个念头并行动了,那么,最后的结果就只有死去,消失这一条道路可言。

站起身,空寂夜看着这块缺了一角的香,叹了一口气,喃喃着:

“何必要如此的执着?天道——终究还是不可违的。”

声音幽幽的,掺杂着很多不明不白的情感在其中,最终归于平静。

其实,朱沫不知道的有很多,比如说为什么她每一次见到的尚子央的转世都会死在她的面前,其实,尚子央在转世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喝过奈何桥上孟婆的汤,他一直记着的,因为他希望,在还有来世的时候能够记得她,能够亲口对她说出一句“我喜欢你”,可惜,没有一次是成功了的,而且又因为着是他亲手点燃了返魂香,违背了天道,所以他必须要接受惩罚,在世间经历痛苦,以偿还他所犯下的罪孽,而他与朱沫的感情,经历了三生三世,是孽缘还是别的什么现在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只能知晓唯一的一点,就是这是他们灵魂中永远的痛,无论是否喝过孟婆汤,是否记起或忘记一切,都是永远印刻在灵魂深处的,不可磨灭。

而这些,对与朱沫,也是惩罚,她不是人类,甚至连妖都不能算,在怎么努力也是不可能与尚子央在一起的,求不得,爱别离。

上苍的惩罚,无疑的,都太过于沉重了。

不过如此也好,经历了三生三世的痛苦,这些罪孽也是赎完了,在下一世,应该不会再像前几世这样了,而且,朱沫看起来应该是死去了,那么,也就表明了她终于从精魄之魂变成了真正的灵魂了,也就是说在下一辈子,说不定可以做人。

这样的结局,不算最好,也应该可以是比较合理的了。

在另外一边,一张雪白的大床上,一位长相普通的男子眼角滑落一滴泪珠,微风通过窗抚过,那男子的身体就一点一点的化成了烟尘消失,空留下一幅白色的骨架,在心脏处的一根骨头上,有一个小小的鲜红色的字:【沫】。

红色的“沫”字,代表着一个令他记了三生三世的人的名字——

朱沫。

一瞬间,那副骨架也化成了一捧黄沙,从床上流下地面,风依旧在吹动着,雪白的窗帘飞扬起层层的涟漪,带走最后的一抹思念,幻化成风。

没有了朱沫法术的支持,这幅躯体最终还是无法保存下来的。

“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去投胎吧,或许下一世,你们可以真正的在一起。”空寂夜淡淡地说着,解开了保存着未央,也就是尚子央灵魂的结界球,任凭那灵魂缓缓落入地狱的往生界,轮回之处。

“解决完了么?”睎华流年看着空寂夜从森林中走出来,笑嘻嘻的迎了上去,那些在外面的尸体已经被他处理掉了。

“嗯。”抱起跑过来的黑猫,空寂夜简单的回应了一声,她没有想到这个睎华流年居然还在这里,一般来说不是应该离他离得越远越好么。

这只妖怪有病吧?

睎华流年眼尖的看见了空寂夜出来的时候手中拿着的东西,指着,问:

“这是什么东西?”样子看起来怪怪的。

空寂夜瞥了一眼,手指抚摸着那上面嵌着的红色珠子,淡淡的回答着:

“不过是一块香罢了。”

失去了·精魄的返魂香,就算是这上面凝结了多少年的执念,而现在,也只不过是一块普通的,可以拿来随便使用的香罢了。

不过,她可不打算用,返魂香,听着这个名字就没有使用的欲望了。

黑猫若有所思的“咪”了一声,往空寂夜的怀里蹭了蹭。

睎华流年跟着空寂夜回去了,他可以的走得比空寂夜慢了一步,趁着空寂夜没有注意的时候,悄悄的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融入了空寂夜束发所用的头绳中去了——毕竟还是一起生活了好几天,对于空寂夜只有这么一根发绳的事实已经是很清楚了。

况且,他能够感觉得到,那根发绳根本就不是什么凡物。

被设成了静音模式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在空寂夜的包里微微亮了一瞬。

有新信息。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朱颜依旧染红妆,返魂香,怎断肠?

自是人愁满堂已断肠。

 

第十六章

第一节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江城子》

“时间已到,汝,应该醒来了吧。”淡淡的声音好像是从天外飞来的,又好似近在耳边轻轻地响起,迷离又朦胧,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气势,仿若掌管着天下的,君王!!

“是何人将吾与百年的沉睡之中唤醒的?”轻柔而飘渺的嗓音听起来柔柔的,很是动听,一听就知道,说话之人定然是一位气质不俗的佳人。

“汝可还曾记得尚子央?”

仿佛是触动了什么被隐藏或者是被遗忘的东西,有些东西,蓦地,从脑海之中,从尘封的记忆的最深处渐渐地,浮现在了脑海之上,半晌,女子低低的笑了起来,肆意的,张狂的,却又是痛苦的声音,喑哑,耳畔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她曾经说过的话,她曾经对那个人所说的话——

如果有一天,你不在我身旁,我应该如何才能够做到不去思念你呢?

当时的天空依旧闪烁着微弱却是很明亮的晨光,当时的房中,那燃的将要尽了的蜡烛,烛火一点点的,慢慢的枯萎了,就好像是在预示着他和她,那个注定的结果。那一夜的风流与繁华啊,遮不住的光芒,流光溢彩,如同是那破碎的银色星辰,灿烂无比,绚丽夺目,耀眼风华无双,可是却依旧是逃不脱覆灭的结局。

一点一点的,将绝望铺满了梦的,前行的方向。

三生三世,她与他,整整的纠缠了三生三世,却终究没有办法抵挡得了上苍的掌控。

心碎,情伤,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何苦执着?何苦执着?!

“呵呵呵~~怎会不记得?怎会不记得啊!!”女子的声音中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复杂的情绪,有高兴,有哀伤,有痛苦,有憎恨,有怨愤,很多很多的感情参杂在一起,复杂的纠缠着,最终只化成了浅薄凄凉的笑意和那两声感叹罢了。

“汝,可是愿意,想要改变这一切?”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仍旧是那样的平淡,就好像是在与她谈天说地一般的悠然自得,可是,那语气之中还是有着难以掩盖的傲气与威严,那是与生俱来的,说那是根本就不能隐藏的。

或许,这个声音的主人从一开始开口和她说话的时候就并没有打算要向她掩藏些什么,或许正是因为像他这般的人,根本就不需要那样做,只要那样做了,那就便是在侮辱他。他,本就是应该高高在上的一般,别无他法,没有别的心思了。

“想?那是自然的啊,若非是想,吾也不会如此的执着,三生三世,三生三世啊!!我等待的已经够久了。”女子幽幽地说着,幽怨,叹息。

“如此便好,想要改变的话,便在这一世,他死后去找一个叫做空寂夜半妖少女吧,她有这个能力,也只有她可以做到。”

“汝,为何要助我?”女子很不解,因为她很清楚,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代价才可以获得,不劳而获什么的,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所以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人或者别的什么会平白无故的帮助她。

“帮你?不,你错了,我并非是在帮你,我啊——”那个声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语调忽然变得有些柔和,“其实,是在帮我自己的啊。”

稍稍的停顿了一瞬,又接着说了起来,自顾自的:

“她只能是我的啊……你?只不过是顺便的罢了,所以,你也不需要去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了,你只需要知道一点就好了——空寂夜可以帮助你,但是,你,是绝对不可以对她出手的,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阴森的语调,无上的威严,强横的气息,无一不在压迫着女子的神经。

“我知道了,你可放心,我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女子淡淡地回答着,似乎是并没有怎么重视,至于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女人的话,总归是不能全信的,总是七分真话,三分假话,参杂在一起。

难以辨别。

“如此便好,你最好记住。”男子的声音渐渐的淡了,消失在空气之中,悠悠的回荡在女子的耳边,久久未散。

一切又回归了沉默,半晌之后,才传来了女子幽幽的声音,似雾,迷蒙着,朦朦胧胧的:

“呵呵呵~~这一次,我才不管什么该不该,我,此番定要改变这一切!谁阻,谁死!我定要保护好他,无论如何!”

是的,不论如何。

尚子央……尚子央……尚子央……

百年未见了,不知道这一世,你还好么?你还能够第一眼就认出我来么?

三生三世啊,足够长了。

长的似乎是已经历尽了红尘,沧海桑田。

这一次,我们不要分离了好不好?

这一次,我们要永远相守好不好?

这一次,不要再让我痛了好不好?

这一次,……

一抹淡淡的轻烟在空中轻舞,渐渐的凝聚成了一个袅袅婷婷的,婀娜多姿的,倾国倾城的身影,那一双漂亮的眼睛之中有着说不清的光彩。

左眼角之下,有一滴鲜红欲滴的朱砂痣。

那是谁的,是谁遗留下来的?

如今,又是谁要为此而寻觅天涯?

始终是不过一场繁华。

“空——寂——夜。”轻声的念着这三个字,女子的语气之中有了一丝兴趣,“你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存在呢?又为何是,‘非你不可’呢?”

或许,当我见到了你,一切就都明了了。

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啊。

——————————————————————————

“你是谁?”睡在一张洁白的简单的大床上的,长相很普通的男子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在他睡着的时候,他闻到了一抹很淡很淡的香味,那种味道,明明是他从来就没有闻过的,可是,他却是出奇的感到了一阵熟悉,从内心深处,从灵魂之中涌动出来的感觉,几乎要将他给淹没,蓦然的,眼角有些涩涩的感觉,睁开双眼,看着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人——一个女人。

倾国倾城的女人。

你是谁?

他听见自己在这样的问她,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应该是认识她的,他似乎是知道,明白她的,可是......他脑海之中却是什么也没有,没有一点的映象,空荡荡的,一片。

忽的,他莫名的觉得有些害怕,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害怕着些什么。

只是害怕,自灵魂深处而来,带着不明所以的悸动与颤栗,另他难以招架。

听到他的话之后,她笑了。

很美。

就如同是以前那般,美的让他心动,温暖,可是在那之中却又是多了几分看尽世事的凄凉,悲哀,殇情与无奈。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的?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啊。

他的心会痛的啊。

像以前一样可好?

像以前......一样?

他猛的被自己这突然而来的念头惊到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闹海中为什么会冒出这个念头,他没有去想其它的,只是觉得很心疼,那种感觉一点一点的浸入他的四肢百骸。将他淹没。

针刺般的疼痛,灵魂在叫嚣,在呐喊,有什么东西,将要破土而出。

然后,他看见,她笑得更加的好看了,在她的眼角处的那一点朱砂痔,鲜红的,仿佛是活了过来那般,随着她眼底光彩的流转,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

动人心魄。

然后他看,见她朱唇轻启,听到她轻轻的开口,浅淡的笑着,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

“你好啊,初次见面,我叫【朱沫】。”

其实,我们并不是初次见面啊,三生三世的情孽牵扯与缠绕,你我之间,早以无法解脱了。

只不过,你只是不记得了罢了。

可是我却是一直都记着的,一直,很久很久了,等到了沧海变成桑田,我也不曾忘却,你还在,我记得,你不在了,我也记得。你记得,我记得,你忘了,我还记得。

心脏的那个地方,一直都很疼啊。

我的名字,在当时,可是你为我而取的啊--点字朱砂,沫染凡生。

她在他的耳边说着,无声的,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唇角溢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一抹浅淡的,很独特的幽香,渗入了他的灵魂。

那样的,刻骨铭心的疼痛啊。

之后,他听见他如是说:

“恩,你好,初次见面,我叫......李未央。”在说出他名字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下意识的,他觉得他似乎不是叫的不应该是这个名字。

那么,他又应该叫什么呢?

他不知道,正如同是他不知道这个叫朱沫的女子是如何来到他房间的一样,他只是觉得似乎是有什么力量在操纵着他,让他说一些他从来就不会说的话,如此的诡议,却让他无法抗拒,他听见他这样对她说:

“能为我唱首歌么?”

他看到她笑着点了点头,开口,唱了起来:

“听一曲作罢,只见素雪红梅满枝桠

天边残阳渐落下,落过一场盛世的繁华

轻舞烟罗纱,唇边浅笑倾城颜风华

岁月封存在诗画,记忆里吟过的蒹葭

宣纸笔墨下,丹青勾勒指间沙

曾经遗忘时光,那夜仲夏无人应答

水墨渐成画,晕染只是镜中花

江山依旧年华不再,再次吻你的伤疤

朱砂轻点一抹,眼角泪珠滑落

笔尖之下描绘曾经的寂寥

回忆之前不见雨水浸湿那淡墨

桃花尽,风过后的缘错

轻舞烟罗纱,唇边浅笑倾城颜风华

岁月封存在诗画,记忆里吟过的蒹葭

宣纸笔墨下,丹青勾勒指尖沙

曾经遗忘时光,那夜仲夏无人应答

水墨渐成画,晕染只是镜中花

江山依旧年华不再,再次吻你的伤疤

朱砂轻点一抹,眼角泪珠滑落

笔尖之下描绘曾经的寂寂寥

回忆之前不见雨水浸湿那淡墨

桃花尽,风过后的缘错

朱砂轻点一抹,眼角泪珠滑落

笔尖之下描绘曾经的寂寂寥

岁月封存的是儿时轻喃旧歌谣

却怎料,物是人非,花已调。”

朱沫的声音很美,像是轻纱一般的雾气,迷蒙,飘渺,扣人心弦。

渐渐地,在歌声里,李未央闭上了双眼,陷入了梦中,一个旖旎温暖却又是悲哀彻骨的梦。

在梦里他看见了很多很多,可是却总是看不真切。

唯一的,最深的映象,就是一滴鲜红如血的朱砂痣。

流年祭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流年祭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流年祭夜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