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至尊仙王)在线阅读完整版《至尊仙王》

2019-09-11 13:20:37来源:zsy作者:惟倩

《至尊仙王》惟倩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一尘,移山填海;一火,翻天覆地。一人,震烁古今;一仙,永世长存。红尘万丈,谁取一瓢饮尽;白昼黑夜,谁在对月哀歌。千里江河,皇何困于囹圄之中,褪下仙骨,尝尽轮回……且看一人,逆天而上,战诸天敌,寻前世果。面对阴谋诡计,众叛亲离,都一力化之。扶摇而上,与天争锋。

(至尊仙王)在线阅读完整版《至尊仙王》

青裳玉嗟小说至尊仙王推荐章节

至尊仙王第十四章 悟空

“悟空啊,又在想什么呢。

”唐玄奘暼了孙悟空一眼,“可是在想六耳猕猴之事?”

“六耳猕猴?哈!这世上,真的有六耳猕猴吗?”孙悟空倒挂在树上,闻声哈地一声冷笑。

“猴子!都要到西天了,你别告诉我你不是那该死的孙悟空。

”猪八戒在旁边啃着馒头,囔囔道。

“我看你是皮痒痒!”孙悟空瞪了猪八戒一眼,没再说话。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孙悟空还是六耳猕猴,他只感觉自己现在心里空荡荡的,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已经失去了。

唐玄奘看向西天,在那里,佛光盈天,遍地开花。

“一群蠢货。

”沙悟净坐在一边,各自玩着破碎的琉璃盏。

孙悟空咯咯地笑,他的眼里尽是红云,他有些怅然。

当初在西天,自己打向六耳猕猴的那一棍,就仿佛打在自己身上一样,让他感觉自己已经真的死在了那一棍之下。

“喂,唐玄奘,你还记得我在五指山下时你告诉我什么吗?”

“什么?难道是‘好生改造,争取升天’?还是‘香蕉会有的,母猴也会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唐玄奘打着哈哈。

“你说,我已经死在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

”孙悟空的火眼金睛闪烁着火光,他盯着唐玄奘,一字一句地说。

“哦,悟空啊,原来你是在怪我当初在五指山下的时候没给你先找个母猴耍耍?”唐玄奘说,“悟空啊,佛中有戒,其一为戒欲。

你我都已取了十几年的西经了,怎么现在还有秽根在心头?”

“我……”孙悟空看到唐玄奘的禅杖慢慢地换了个方向,指着的便是沙悟净所在的位置。

他看到沙悟净正有意无意地瞅着他这边,顿时轻锁眉头。

“哈?我怪你这个作甚?”孙悟空摇了摇头,“我是在想,再有一年半载的,我就可以送你到那西天,待得这一趟结束,我就该回花果山看看了。”

孙悟空闭着眼睛,低沉地叹了句:“我是在想家了。”

天色已黯,树林之中,师徒四人已经各自靠着睡去。

白龙马在一侧,亦是安眠。

猪八戒打着鼾,嘴里还哼着梦呓,“翠兰,翠兰……”

孙悟空闭着眼睛,他睡不着。

他听着猪八戒的梦呓,轻声叹气,高老庄?高翠兰?呵,猪八戒骗了自己这么多年,还是不肯醒来吗?那自己呢,自己不也是情愿在那个有花果山的猴子猴孙,有紫霞陪伴的梦里安然沉沦。

孙悟空轻轻挪了挪身子,好让自己能够更好的看见月亮。

猪八戒心爱的人,虽然未能与他相见,但好在,她还在。

可紫霞呢,早在五百年前的凌霄殿上香消玉殒,灰飞烟灭。

五百年后,她还在,转世变成了一只松鼠。

自己看见她是很开心的,可是,又怎能怎样?

孙悟空有些恐惧了,他突然想起六耳猕猴来,他想到那只猴子竟真的和自己一模一样,就连火眼金睛和金箍棒都是一模一样没有半点虚假。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孙悟空还是六耳猕猴。

他想到自己当初跟六耳猕猴战斗的时候,那时候是他最无力的时候。

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像,你的每一个招数都会被对方提前知道,然后以一模一样的方式还给你。

他感觉,自己就像在跟一面镜子战斗。

他想到了,连玉帝老儿的那面照破世间一切虚假的镜子,都显不出真假。

他也想到了,所有的人,都无法分辨。

他的心乱了,他想到在地府的时候谛听的那句话,“我已经听出来了,但我不敢说。”

谛听,不就是地藏王的坐骑?佛门中人。

不敢说,却是有了些鬼怪。

孙悟空这一夜未眠,他不知道,如来,是杀了他,还是杀了一个别的什么不是生灵的奇怪东西。

……

“悟空,你的心,有些乱了。”

天已大亮,唐玄奘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话。

“师父,请解惑。

”孙悟空一跃跳下树来,盘坐在唐玄奘面前。

“呵,孙悟空,转性子了?还是你已经不再是你了?”唐玄奘并未睁开眼睛,只是轻声说着。

孙悟空的身体微微一颤,他抬起头,看着唐玄奘,满脸的不可思议,“还请师父,为徒儿解惑。”

“孙悟空,你可知道,你还是你?”

“我……不确定。”

“五百年前,菩提收你作徒,给你取了孙悟空这个名字。

你觉得是何意?”

“悟空,悟空一切。”

“是吗?”唐玄奘猛地睁开眼,“悟空,悟空,遁入空门,悟通万千。

呵呵。”

“孙悟空,你可知道,这红尘万千,为何而存在?”

“因为他本来就存在。

”孙悟空小声地答。

“怎么?不敢确定?”唐玄奘看着孙悟空,“你说本来存在,那你闭上眼睛,可有看见这万事万物?”

“看不见,可它不也依旧存在?伸出手,依然可以触摸。”

“那你的意思是,存在即是存在,不论看不看得见。

”唐玄奘说。

“是。”

“很好,可你又怎么确定,你自己是存在的,如果,你自己本就不存在呢,那么,一个不存在的事物,说它周围的万事万物是存在的,又有什么可信的?”

“可我是存在的。

”孙悟空说。

“古有庄周梦蝶,就连庄周都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在梦蝶,还是蝶在梦庄周。”

“这……”

“孙悟空,你可以是孙悟空,可你也可以是唐玄奘。

不是吗?”唐玄奘双手合十,“既然你可以不是你,那你又有什么好奇怪自己变得不再是自己?”

“可是,我当初,与六耳猕猴战斗,是真的像是在跟自己战斗。”

“孙悟空,五百年前,你进入八卦炉之前,你是你,可你出来的时候,还是你吗?”唐玄奘说。

“弟子不解。”

“猴子啊,你可知道,大闹天宫的,可是你那不屈的魂?魂未灭,便未死。

而那六耳猕猴,可就是你的肉身。

”唐玄奘叹气,起身,拿起禅杖,向树林外走去,“悟能,悟净,听了这么久,也别装睡了。

起身赶路吧。”

五百年前从八卦炉里出来的,只是我的魂?五百年后,我在如来面前,毁了我的身?孙悟空双手颤抖,呆在那里,一时没有动作。

“哈,西天路上,可有妖魔鬼怪?是业障,还是心魔?”唐玄奘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相由心生,我,即是佛啊……”

至尊仙王第十五章 西天

“大雷音寺。

”唐玄奘看到前方佛光普照的半虚半实的佛寺,转过头对一行人说,“我们,到了。”

“到了,这就是大雷音寺!”沙悟净声音发颤,多少年了,或许这一天过后,自己就能再回天庭,当他的卷帘大将了。

“呵,到了。

如来,我来了。

”孙悟空从耳中拿出金箍棒,一双眼睛,泛起怒火化成的红莲。

“终于是到了,此次过后,我便安静地过完此生吧。

”猪八戒有些凄凉地说,又伸手摸了摸旁边的白龙马。

“滚,死猪,我对你没兴趣。

”白龙马一个侧身,躲过猪八戒的手。

“嘿!你还来劲了?!”

“怎的,不服气?我一蹄子把你踹回高老庄去你信不信。

”白龙马喷了口白雾。

猪八戒斜着眼,看了白龙马一眼,“呵,我倒是想。”

“敢问,你们可是自东土大唐来的唐僧师徒。

”两尊周身布满佛光的佛,走来问。

“这不是废话?”孙悟空有些不耐。

两尊佛相视而笑,“那你们跟我们走吧。

兵器留下,我们带你们去见佛祖。”

“这是个什么理?”唐玄奘笑眯眯地问。

“佛门净地,怎能有兵器这类杀伐之物玷污。

”一尊佛说。

“这位师兄可是严重了,兵器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

兵器可以涂炭生灵,也可以拯救世间。”

“哦?唐玄奘,你是在跟我讲道理了?”另一尊佛嗤之一笑,“留下兵器,觐见佛祖,或者带着兵器,返回东土。”

“你!”孙悟空捏紧拳头,孙悟空提起金箍棒就要打。

“怎么?要打我?”一尊佛笑道,“孙悟空,你可是好不容易才来到这西天。”

“悟空,给他。

”唐玄奘至始至终都笑着。

……

“唐玄奘,你师徒四人,可是来到了西天,修成了正果。

”如来端坐在造化金莲上,微笑着,看向从外进来的几人。

“如来佛祖谬赞了,此次西行,路经九九八十一难,倒确实不怎么容易。

”唐玄奘抬头看着如来。

“哈哈,唐玄奘,九九八十一难是对你们的一个考验。

如此看来,你们真的修成了。”

“修成了……呵呵。

”唐玄奘低声喃语,咯咯地笑了两声后突兀地抬头,“如来佛祖,请叫我,金蝉子。”

唐玄奘莞尔一笑,双手合十。

话音落,大雷音寺的佛光突兀地一闪,镇天佛印若隐若现。

一干佛陀观音,都睁开眼睛,死死盯着唐玄奘。

他说,他叫金蝉子。

“原来,你没忘。”

“佛祖大恩,没齿难忘。

”唐玄奘呵呵一笑。

“大胆,唐玄奘,你如何敢跟佛祖这般讲话。

”一位菩萨起身,手腕一转,净世佛莲盛开,向唐玄奘飞去。

“这就是佛?一言不合就要杀人?”孙悟空一笑,金箍棒突现,翻身而起,一棍崩碎佛莲,顺力向那菩萨扫去。

如来眼睛一亮。

“孙悟空,好计谋,外面那根金箍棒,就是你肉身的那根没有兵魂的定海神针吧。

”如来一手佛印翻来,就像五百年前一样,欲要压了孙悟空。

沙悟净悄悄退后,眼里闪过飘忽不定的光。

“唉,原来死猴子你也没忘。

”猪八戒本相暴起,天蓬元帅的虚影不甘地向如来怒吼。

九齿钉耙狠狠地扎在佛印上,把佛印压得几近碎裂。

孙悟空哈哈大笑,回头看向猪八戒,“死猪,你还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晚上看月亮干什么吗?”,说完,手中金箍棒变得巨大无比,扫过大雷音寺的每一处。

“五百年前,如来你好大威风!用佛界金刚大印压我五百年。

”孙悟空七十二变出,三头六臂现,一杆金箍棒径直向如来捅去。

“猴头,五百年前你被我一手镇压,五百年后,结果还是一样。

”如来说完,佛相出现在他身后,他即是无上大佛。

佛印变化,带着无尽的业障,要加在孙悟空身上。

一干罗汉菩萨纷纷扰动,腾身而下,要杀了唐玄奘。

“诸位,可知,金蝉修的是大乘佛法?!”唐玄奘自身便化作大佛,抬手间,拍飞众罗汉、菩萨。

无穷无尽的佛光向着众佛压去。

“你的大乘佛法可是修成了。

”如来眉头一皱,说话间,又是一掌佛印向孙悟空压去。

“你们这些佛!可是忘了我了?”猪八戒提着九齿钉耙,大杀四方。

孙悟空一棍轰开佛印。

战袍显现,抵开那些业障。

“镇天佛印!”如来终于是离开了他的佛位。

整个佛界都在震动,布满佛咒的大印缓缓从大雷音寺下方升起。

“呵,如来,你真是入了魔了。

”唐玄奘猛地把手望地下一撑。

生生将佛印压得不再上升。

“居然用整个佛界来诛杀我等。

荣幸至极。

”唐玄奘咧着嘴,轻笑道。

“白龙马,你本是西海龙宫三太子,现在我封你作八部天龙,快助我佛诛杀孽障!”如来沉声对白龙马说。

“呵呵,天庭囚我龙族成百上千,封在天宫石柱上的时候,你可说过一句话?”白龙马化作大龙,一爪捏向如来。

“冥顽不灵!”如来怒道。

镇天佛印腾起,生生将大雷音寺抬上天空。

“尔等可知,我佛界,还有封天大印?!”

遥远的天空之上,虚暗的星空之中,无数星辰连缀在一起,辉辉相印。

封天大印向上压下,镇天佛印自下而上。

两印欲要合拢,碾压一切。

孙悟空立起金箍棒,通天撑地,却抵不过整个佛界的碾压,金箍棒碎。

唐玄奘佛身绵延万里,只手撑天,不让天落下,却于事无补。

猪八戒法相崩碎,一片片血雨撒下。

“呵,如来,你真是好手段!”孙悟空大叫,一步登上云霄,化作猿猴,冲向大印。

他的身体龟裂,血光四射。

眼中,似乎有一片红霞飘摇……

六界之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在不停涌动,要奔向佛界。

那股力量,超越六界,不堕轮回。

佛界大印被生生撑开,被这股力量挤开,不能再进一分。

孙悟空的魂魄被这些力量包裹起来,化作一块巨石,接着腾空而起,破开佛界,向人间飞去。

六界轮回徐徐,唐玄奘等人的魂魄都化为光影,消散在轮回里。

下一世,又是哪一世,谁又知道。

至尊仙王第十六章 西游之音

“沙悟净,”如来收起两大印,盘坐在佛座上低下头对沙悟净说道:“我现在封你作金身罗汉,你负责保护唐僧回到东土大唐,传我教真义。”

“唐玄奘?唐玄奘不是已经,死了么?”沙悟净闻声一怔,盯着不远处那一堆血肉模糊的尸体,阴晴不定地说。

“死了?呵呵,死即是生,生即是死。

你来看,他哪里死了?”如来抬起手掌面向沙悟净把手打开。

他的手上,佛光缠绕,佛印频现。

无数的光芒凝聚,最后形成一个人。

“看,唐僧,不还好好的活着吗。

”如来笑的很开心,造化金莲现出黯淡的金光。

沙悟净瞪着眼睛,说不出话。

“怎么?你不愿意接受这个封号?”

“啊?……没有没有。

”沙悟净连连摇头,他怕自己不答应,会在下一秒被如来的佛印碾得粉碎。

“那好,唐玄奘等人不远万里,自东土大唐而来,历经九九八十一难。

现在,我封唐玄奘为旃檀功德佛,孙悟空为斗战胜佛,猪八戒为净坛使者,沙悟净为金身罗汉,白龙马为八部天龙马。

你们师徒就此回去,传授佛法,拯救苍生。

”如来合上眼,不再说话。

从大雷音寺的左右门户中,走出几人来,竟与孙悟空、猪八戒、龙宫三太子一模一样。

沙悟净看得有些呆了。

“走吧,悟净,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唐僧面带微笑,冲沙悟净说道。

这个孙悟空在唐僧身旁和善地看了沙悟净一眼。

沙悟净无言地跟在几人后面,退出了大雷音寺。

……

“敢问佛祖,这些,怎么办。

”观世音菩萨上前指着地面上已变作一堆死肉的唐玄奘、猪八戒和白龙马。

“能怎么办?”如来大手一拂,将这一堆肉扫下凡间,“就这么办。”

“可那孙悟空的尸首为何会不见?”观世音菩萨疑问。

“孙悟空化作五色石回归他的花果山了。

”如来说。

“不需要把它抓回来,彻底毁灭吗?”一尊罗汉凶狠地问。

“女娲补天的五色石,没那么简单。

里面有大因果,就是女娲,也不知道这五色石究竟是何物。

”如来凝住眉头,带着一丝恐惧说。

他怕,怕那五色石真的如女娲当年失踪前说的,跟几万年前的仙有关。

这一次,他用整个佛界的本源和封天大印来镇杀孙悟空,可他还是太天真了。

如几百多年前孙悟空从石头化为人形时天地间涌动的那股力量一样势不可挡的,今日又是如此,那股不知名的力量,虽然感觉并不完整,但仍然所向披靡。

他如来,竟然感觉,这种力量恐怖至极,他断定,他如果敢拼力阻挡那股力量,他就有可能被当场轰杀。

他不是不想阻拦孙悟空的尸首,也不是不想毁掉,而是他不敢。

几万年前那尊仙的旷世之战其实并没有世人所说的那么繁琐。

那时候,他还只是菩萨,在很远的地方看着,没有资格在前方。

他远远的只是听到那些人的对话,让他感觉很压迫。

他不得不返回佛界,因为他恐惧,怕一不留神就死去。

就在他踏入佛界通道的一刹那,他看到了传说中的仙,睁开了双眼。

顷刻间,众生覆灭。

连佛界通道都支离破碎。

他不得不摆脱肉身的束缚,以灵魂逃生。

也正因如此,他才与那破碎的众多的佛陀魂魄融为一体,成就如今的佛门之祖。

仙的力量太恐怖,他怕了…

……

一千年飞逝无痕,流光辗转,无迹可寻。

“最后,唐僧师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取得真经修成正果。

”花果山上,一只几百年的老猴妖对一群小猴子说。

“哇!好厉害好厉害。

”小猴子们纷纷叫起来。

“猴爷爷,那么,我们花果山,真的有齐天大圣孙悟空吗?”一只小猴子眨了眨圆溜的大眼睛,好奇地问。

“这……”老猴妖有些为难,因为他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西游的故事,也是他的祖辈传下来的,“不知道,应该有吧,毕竟,水帘洞都是存在的。”

“真的啊?!”那只小猴子惊呼,“那他为什么不回花果山看看?不是说齐天大圣寿与天齐的嘛,肯定不会是死了呀。”

“这……我就不知道了。

可能有什么事呢。

”老猴妖说。

“他有什么事啊?是不是除暴安良?”另一只猴子大叫道:“哈!肯定是的了。”

其它猴子也跟着叫嚷。

老猴妖微微笑着,伸手摸了摸那只猴子的头:“对,我们的美猴王有很多事要做,所以才不能回花果山。”

……

“美猴王孙悟空,呵呵,诶,大石头,他们说你呢。

”石头对一旁的一块更为巨大的石头说。

没有谁回答他,他就像是在跟空气说,也像是在跟自己说。

这块大石头,是千年前从天上掉下来的。

只有石头知道,这颗大石头,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因为,这颗大石头的气息,与一千五百年前,孙悟空还没有蹦出石头前的气息一样。

“一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石头叹息着,没有再跟他身旁的大石头说话。

松鼠死了,连那个敢于神斗、佛斗、天斗的齐天大圣都重新化作了一块毫无生气的巨石。

他细细听着老猴妖讲的西游记,孙悟空,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有佛,如果你真的修成了佛,为什么会归于平凡,化作一颗巨石,静默在这花果山上。

孙悟空,你的金箍棒呢?孙悟空,你不是答应紫霞,取完西经,要来找她吗?紫霞死了,为什么,连拥有不灭金身,三界无敌的你,也死了。

“猴爷爷,再讲一遍,再讲一遍,我听不够嘛。

”一只小猴子跳到老猴妖身边,摇着他的手臂。

“好好好,我再讲一遍……”

“东胜神州的花果山上,有一块灵石,常年享天地灵气。

终于有一天,石破天惊,通天恸地,灵石崩开,石猴诞生。

他拦虎阻狼,被冠以美猴王。

他为造福子孙,拜菩提门下,习七十二般变化,呼风作雨,无所不能。

后入东海龙宫,借大禹神兵定海神针,再入地府,抬手间焚三界生死簿令无数妖灵几近不死。

他上天宫,巡万千天马,自立齐天大圣,与平天大圣牛魔王,覆海大圣蛟魔王,混天大圣禺魔王等结拜。

他独斗十万天兵不败,迫使天庭低头。

他轰南天门,碎凌霄殿无敌三界。

他被如来镇压五百年,后与唐玄奘一行,走向西天,为造福亿万生灵欲取得真经……

他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修得佛果,被封斗战胜佛……

后人笔作《西游记》,歌颂唐僧师徒……”

“佛祖,你说,这样传颂可好?”观世音呵呵地笑道。

“好。”

“斗战胜佛?哈哈哈!”

天边,一丛丛红霞,缓缓地晕开,人世间的黄昏,一步步来了……

至尊仙王第十七章 初生

春去秋来,四季轮回,石头感觉,包裹在它身上的这厚厚的一层石衣,就要破裂了。

或许,就差某一个契机,让它彻底龟裂。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了,几万年了,它从未如此迫切地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妖,是鬼,是佛,还是人。

他有些恍惚,因为他分明看见,那颗孙悟空所化的大石头,正一点点地向他靠近。

他有预感,或许,这就是他的契机。

清风缓缓地拂过每一株青草,每一棵大树,带来无限生机。

每一簇每一丛,都有花开过,粉红的,橙黄的,还有淡紫的。

水帘洞上的飞瀑依旧编织着水帘,一颗颗流珠融进底下的深潭,绽开水莲花。

地水倥偬汀咚,汩汩涌动,慢慢地,漫向远处,漫向石头那里。

巨石一点一点地挪移,悄无声息,无人在意,也无人知晓。

被石头包裹的那颗七彩圆珠,时隔这么多年,终于不由自主地散放出柔弱的紫光,一点点地从石缝里透出来,漫到空中,扩散成扇形。

是夜了,花果山上的生灵都沉沉睡去,唯有个别未开灵智的猫头鹰瞪着圆润的大眼睛,看着紫光弥天,咯咯地怪叫着。

石头感觉自己像要睡好长的一觉,从混沌初开之时伊始,再到万界崩毁之时结束。

他似乎有了眼睛,也有了耳朵,更有一张嘴巴。

他好像有四肢,与生俱来。

他想动动身子,但动不了,被石头封住。

他想睁开眼,但睁不开,厚厚的石衣贴着他的眼皮。

耳边,似乎有人正在跟他说话。

“天地未生之时,我已生;天地崩溃之日,我仍在;六道轮回不停,我安然;诸天万界流转,我可看。”

“无人与我共黄昏,无人知我夜未眠;永生不灭,谁可堪与天齐寿?”

“我笑苍天寿怎短,无人懂我怅然哀。

永生?不死?超脱六道又如何?”

“眨眼万年,风华依在,却不见,那年桃月……”

石头听得很悲伤,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融进石衣里,慢慢渗透到每一处。

大石头开始慢慢地破碎,化作一粒粒尘埃,顺着夜风,扑到石头上。

石头发现自己的身体火辣辣的,就好像有一座火山,在他的胸口倒腾。

很好,现在他已经能感觉到自己有躯体了。

他还感觉到,自己的胸腔里面,有一颗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每一次跃动,都牵引着这一片大地。

石头裂开一条条大缝,紫光乍现,仙气氤氲。

巨石已经彻底融入石头。

恰如混沌初开一般,一道仙光迸出,直接天际。

“这就是,能动的感觉吗?”他抖了抖身上的碎石。

紫色的眼眸不住地转动,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他有些小心翼翼,不敢乱动。

因为他才发现,自己似乎不是在所谓的地上,而是悬浮在空中。

紫色的仙气围绕着他盘旋,好像彩带,但又像缭云。

下面是一望无边的海蓝色,一层层起伏不定的浪花在永不停息地涌动。

“花果山呢?”他有些疑惑,“我现在在哪里?”

一只孤鸿飞过,他好奇地看着。

双手像它一样地拍打着。

他突然发现,海蓝色的地幕越来越近,然后他就听见“咚”的一声。

他感觉整个人都被什么东西包围,怪怪的,很像是那些生灵口中说的,水。

……

“诶,老哥,你看,那里有一个人。

”一个小女孩光着脚丫子,在海边奔跑。

她的后面,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扛着一篓子的鱼,不紧不慢地跟着。

“这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少年走到这个人面前,不解地问:“不会是从海上漂来的吧。”

“管他的呢,老爹在的时候就说,行善积德,日行一善。

老哥,你看,咱今天还没帮啥人呢,要不把他救回去。

”小女孩走上前蹲着探了探他的鼻子,“嘿,老哥,还有气。

咱可以救活的了。”

少年一脸黑线,自家妹妹说话也忒不靠谱了。

“唉,得得得,你就不怕他是什么江洋大盗什么的?”少年把鱼篓子递给女孩。

“哈?老哥,你见过这么年轻这么帅的江洋大盗?”

“我去,这是什么逻辑。”

……

“这是哪儿?”

“呀,你醒了。

”小女孩轻声笑道,“老哥,他醒了!”说完,女孩一溜烟地跑出去。

这就是,人?他有些懵懂,自己是掉进了海里了。

“你们,是谁?”他问。

“哈,不应该我们问你是谁吗?”小女孩瞪着丹凤眼,不可思议地说。

“我是谁?我是石头。

”他说。

“石头?”小女孩打着哈哈,一脸的不信。

“你还是告诉我们你的身份吧。

”少年上前一步略带严肃。

“真叫石头,小花和松鼠他们都这么叫。

”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说谎。

小女孩懵着。

“我以前在花果山的时候,小花和松鼠都叫我石头,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

”他说。

少年退了一步,把小女孩拉到身后,“妹妹,你出去。”

“为啥呀?”

“你别管!出去!”

小女孩有些不快地走了出去,悄悄贴在门后,竖着耳朵听。

“走远点!”少年有些怒道。

“哦!”小女孩不甘地走开,踢着一块石头,把它踢到远处。

……

“你说你是从花果山来的。

”少年问,“可有凭证?”

“那我问你,你是人,可有凭证?”他说。

“你!”少年嗔怒,“我祖上去过花果山,还拿了一样东西。

你若来自花果山,可是应该知道一些的。”

“人?”他问。

“废话!”

“哦,那就是一男一女了。

这一千年来,花果山上,除了通了灵的妖,就只有一千年前的一男一女了。

”他笑着说,“怎么,可是叫琉璃和叶九歌了?”

少年听得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地问:“你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如果我告诉你,我看见的。

你信吗?”

“喂,那个叫石头的,叫你石头太怪了。

嘿,我刚刚在学堂里学了几个字。

”小女孩背着个书袋子,跑到他面前,“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要不你就叫覆后池?”

“覆后池?”他默默念了一遍,感觉很熟悉。

覆后池……

至尊仙王第十八章 来自过去的白狐

小花,你还好吗?这一年的春天,你看不见我,会不会有些难过?不过,我想也不会吧,因为,你或许已经不再是你了。

覆后池沉下心,坐在地上,望着天上的月亮,一脸柔情。

月亮高高地悬挂在天上,仿佛是黑色的天帷上的一颗钻石,在无穷无尽的灰暗与寂寞中给人希望。

覆后池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地上,面前是一堆闪耀着昏黄光亮的篝火。

妖异骚动着的火焰在空中乱舞,一次次的跳动好像要把他带进无边无际的梦境,永不复苏。

在那个充满玫瑰与郁金香的美梦中,他隐约看见了有那么一个女人,身材美妙,一袭紫裙,长发飘摇。

可他再怎么努力都看不见她的脸,就好像,两个人的面前,被什么朦胧灰暗的网挡住,使得两个人的距离,变得很长,又很短。

长到,一个在今生,一个在前世。

短至,一个在现在,一个在过去。

“小狐狸,你是要逃跑吗?”叶幽匆匆忙忙地从草丛里钻出来,头发乱蓬蓬的,一只幼小的白狐在前面惊慌地乱跑。

星空底下,一狐一人,一前一后在奔跑,好像永远不知疲劳,永远不会停歇。

突然,白狐猛地撞到什么东西,脑袋一片发懵,紫的,红的,黄的光交错着在它眼睛、脑门游动。

“咦,好罕见的白狐狸。

”覆后池偏过头盯着一头撞到他身上的白狐,一脸惊异。

“后池哥,你怎么在这?”叶幽从后面灰头土脸地冒出来,见到覆后池,脸带吃惊,更多的却是欣喜。

“看星星,数月亮。”

“什么?数月亮?”叶幽哭笑不得,见过无聊到数星星的,却没见过如此别具一格数月亮的。

“后池哥,那你数有几个月亮啊?”

“三个。”

“什么?三个?”叶幽顿时有些懵了。

这天上从古至今都只有一个月亮,怎么会冒出三个。

“后池哥,你不会是数月亮数傻了吧。”

白狐愣在地上,没有逃跑,也没有胆怯,闪烁着灵光的眸子里,有的只是迷茫。

它忽然感觉这个人好熟悉,熟悉到它觉得绝望,也觉得癫狂。

“你看,那月亮泛起的银光,如梦幻泡影,是骄阳照耀过后的,象征着的过去,现在,未来。

”覆后池的眼里,突然划过一道眼泪。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流泪。

因为自己没有过往,只不过是一颗七彩石头。

白狐的身体突然猛地开始抖动,仿佛有什么在抽空它身体里的血液,把它变得干涸,冰凉。

“什么意思,后池哥,你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叶幽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睁着萌萌哒的眼睛看着覆后池。

“叶幽,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前世今生?”叶幽有些迷惘,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相不相信这个,因为,她的生活里,有太多的离奇和难以置信。

天上,星河迢迢,无穷无尽的星辰闪烁。

白狐仿佛受到什么的牵引,慢慢地走到覆后池的身前,趴下,蜷着身子,躺到覆后池的怀里。

在覆后池的怀中,她仿佛感觉自己正靠在一团温暖的火上。

她的记忆有些模糊,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她曾经也靠在另一个人怀里,如同今日一样,在漆黑的夜里,仰望着这一片唯美的星空。

叶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沉默。

这一片星空之下,唯有风吹苇动,在懒懒地吹拂大地。

“哥,快看,我们找到了一只白狐,好美。

”叶幽点着金莲步,把怀里的白狐递到叶林峰面前。

叶林峰放下手中的柴火,有些疑惑的望向叶幽身后一言不发的覆后池,再看看白狐,心中却是大惊。

尽管他们叶家,如今十分落魄,甚至不得已来到临海的大陆边缘这种穷乡避壤讨生活。

但一千年前,叶家祖上可是人间第二家族。

能够在他们之上的,也唯有皇族而已。

家中所传下的那些书中,有很多,都是介绍的修道以及各种灵异古怪。

叶林峰记得,不知是哪本书里就有所记载:“上古有白狐,灵者,智慧明达,修长生,终需化妖。

后能人言,通大能。

狐为妖界大族之一,白狐者,更为其皇。”

记起这段话后,叶林峰更加惊奇的望着覆后池。

他们叶家来这穷乡避壤也有数百年,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有白狐身影。

但这覆后池一来,便有白狐现身,也太诡异了些。

“哥!”叶幽抱着白狐,在叶林峰面前使劲晃悠。

白狐盯着眼前的少年,摇晃着大尾巴,往他脸上扫去。

“啊,啊!?”叶林峰回过神来,发现几人都望着他。

“啊!好漂亮的一只白狐狸,小妹,你是在哪找到的?”

“突然就看到了的,后来跑到后池哥怀里了,我们就把它带回来了。

”叶幽在一旁兴奋地说,甚至有些手舞足蹈。

毕竟,对于女孩子来说,这白狐太美了,让她都觉得惭愧。

覆后池在叶幽身后,默默看着白狐。

从白狐出现开始,他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他很欣喜,也很悲伤。

仿佛在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就相识,相知,甚至……

“这白狐,真的是太美了。

”叶林峰伸手要接过白狐,好好瞧瞧。

不料,白狐一脸的惊恐,拼命挣扎。

忽地一下就跳出了叶幽的双手蹦到地上。

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上覆后池的肩头,把头埋在覆后池的脖颈。

偶尔,还抬起来头,瞥一眼叶林峰。

叶林峰目瞪口呆,他居然在白狐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嫌弃。

“额,抱歉…那个,叶兄,我想,这白狐可能是…有点认生。

”覆后池措手不及,一脸尴尬地望着叶林峰。

“什么?你说什么?认生?”叶林峰哭笑不得,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他分明在白狐眼中看到了嫌弃和不屑。

“哎,哥,你这人品也太差了些。

我听说白狐可是灵兽,通灵得很。

白狐第一次见后池哥,可是乖得很哟。

”叶幽在一边埋汰着。

“是是是,我人品差,真是的,这么些年,白养你这丫头了。

这么快就合着伙来欺负你哥。”

“我那是说的事实……”

“事实什么呀事实,瞎扯。

覆兄弟你来这边坐着,站着也不是什么事儿。

”叶林峰用手刮了刮叶幽的鼻梁,又对覆后池说。

“好,那就麻烦了。

”覆后池闻声坐下,抚了抚白狐身上的绒毛。

白狐眯着眼,趴在覆后池的肩头。

她似乎在做一个梦,那个梦很冗长。

她已化作人形,身着一袭长裙。

她在梦里,趴在他的肩头。

他的每一个呼吸,都是那么清晰。

她在梦里,好像是在梦呓,轻轻地攀寻着他的脸庞,要吻下去。

那一吻,天荒,地老……

至尊仙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至尊仙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至尊仙王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