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十里红妆待君归》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唐清如严湘)

2019-09-11 13:45:30来源:zzy作者:垂丝柳

《十里红妆待君归》是垂丝柳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唐清如严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孤女唐清如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优秀女青年,却不曾想有一天地铁塌方,她竟然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身为宰相之女,从此,唐清如便走向了复仇之路。当一个又一个的谜团被解开,当年的冤案竟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面对皇天后土,面对各方压力,以及亲人的相继离去,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唐清如究竟该何去何从?而她与严湘的感情,是否可以天长地久?

《十里红妆待君归》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唐清如严湘)

十里红妆待君归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十里红妆待君归结拜

岚月抓紧了她就要松开自己的手,又抬头冲她一笑,道:“这有什么的,我还愁着找不到人说呢,姐姐你就出现了,你说这是不是咱俩的缘分呐?”

“嗯!能遇见这么可爱的你真是我的福气!”唐清如抿了抿嘴,连眼眶都隐隐有些泛红。

“那、既然你不嫌弃我,不如咱俩结拜吧姐姐,你不会反对吧?”岚月面上一派祈求之色,狡黠的水眸中却闪过一丝不为人察的算计。

“这、好,我当然愿意了!”

在唐清如心底,结拜仪式只不过是个形式而已,可看着一旁神情激动的岚月,她倒也不由得认真对待的起来,两人双双跪拜在地,岚月便开始放声宣誓着诺言。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说到一半,感受到衣袖被扯动,岚月疑惑地扭过了头去:“姐姐怎么了?”

唐清如收回了手,讪讪一笑道:“我总是中毒,也没能力保护自己,就不要起这种誓了吧……”

“那有什么的,妹妹会保护你!你中毒了妹妹给你解嘛,这次不算啊,我们重来。”岚月转过头,又更高亢的宣誓了一遍诺言。

心底什么柔软的地方被触动,唐清如忍不住莞尔一笑,也学着岚月的话复述了一遍誓言,声音不大,却字字掷地有声。

岚月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从身后的丫鬟那接过了酒坛子,又倒了一小杯递到了唐清如手中,见她有些犹豫,又补充道:“姐姐喝了这杯酒吧,这是洛祁酿的桃花酿,酒性不大,对伤口无碍的。”

唐清如担心的倒不是伤口,前世的她有着先天性的心脏病,可谓是滴酒不沾的,这世唯一一次喝酒还是在宫宴之上不经意的饮下了,那辛辣刺激的口感仿佛还留在喉间,可看着岚月那饱含期盼的眼神,她咬了咬牙,端起酒杯一口饮了下去。

那淡粉色的酒水已入了肚,却在她口齿之间留下桃花的淡淡清香,口感微甜,也没有半点酒气,倒有些像是果汁饮料。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唐清如不由得赞叹道:“好好喝啊!”

岚月莞尔一笑,又为她添了一杯:“是吧,祁酿酒的本领可是一绝的,可惜他是个小气鬼,根本不许我多喝,还给我私藏起来了……但是这完全不要紧!他会藏在哪里我都用脚想都知道,我自己去偷来喝也是一样的,嘿嘿。”

两人一杯接连一杯的饮着,岚月觉得不过瘾,干脆直接开了一坛独自痛饮着。即使是好酒,也经不起多喝,两人的酒劲儿才堪堪上来,大脑都开始不再听唐清如的使唤了,一片晕眩中转头看向了岚月那酡红的脸颊,眼眶不禁变得有些湿润。

“我、我从小便想着……能有个弟弟妹妹的多好?一、一个月前,我认识了一个姑娘,她和你、你一样,可爱的不~得了,我和她没、没有结拜,但在我心里,她早都已是我的妹妹了……只是我没想到,这次我回府,她竟然,竟然已经不在了……”她转跪为坐,孩子般的环抱住了自己的双腿。

岚月微微一愣,旋即放下了酒坛子,从怀中取了一方绸帕递了给她:“姐姐,想哭便哭出来吧……憋着啊,对肝不好,对肾啊心脉啊也不好……”

唐清如费了好大劲儿才接过那方手帕,又抬头冲她破涕一笑:“我、我没事,谢谢、谢月儿……”

“咱俩是姐妹了!你跟我这么客气……嗝,干啥。”

“好!那我可再、再也不跟你说谢谢了……”

“我、我还巴不得呢!”

“月儿你,你哭了……”

“乱讲……我才没哭嘞,我这可不是哭,我为了身体好才,才排的水,你不懂医,你不懂--”

“哈哈哈,还说没哭……你的鼻涕泡沫都揩在我衣服上了……”

“啊!就揩就揩--”

不知不觉间两人竟已开始胡言乱语,还抱作了一团痛哭出声,一旁丫鬟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只听得两人的哀嚎声越来越大,眼看场面已经控制不住,她连忙去请那还在小寐的洛祁,后者不情不愿的起身随她去,在看到喝的烂醉如泥瘫躺在青石地上的两人却是一呆。

洛祁上前没好气的踢了岚月一脚,却也是收足了力道,被踢的人只是不爽的嘤咛一声,却是半点反应都没有。

无奈地扯开了黏在一起的两人,洛祁拍了拍她酡红一片的脸颊:“你这丫头这是在作甚呢?”

得不到回应,洛祁轻叹一口气,将她一把抱起,向着不远处的木屋走去。

“真、好啊,又做梦了……”岚月举起手,轻轻抚上了洛祁的脸庞。

怀中的人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感受到她的一汪水眸正在凝视着自己,洛祁的身子倏地一僵,不敢再去看怀中的她,只硬着头皮将岚月放在了木屋中的大床上,再一看她,双眼紧闭,鼻端打着不响的鼾声,全无半点先前清醒的模样,显然已是进入了周公的梦乡。

洛祁深叹了一口气,堪堪抽回了自己的手,又脚步轻巧的退出了这座木屋,至始至终都未曾瞧见自她眼角滑落的一滴泪珠。

回到了竹屋前,洛祁凝视着毫无形象地躺在地上的女子的面庞,黑眸中快速划过一丝难掩的悲恸。半晌,他收回了目光,在后方脚步声即将到达前吹响了暗哨,转过身看着那有一瞬怔住的人,夸张的扬起了嘴角。

醉了的感觉是怎样的,唐清如总算是尝到了,等她从昏沉中醒转过来,屋内都已经燃上了蜡烛,摸上了还处于眩晕中的脑壳,缓缓坐起了身子。

听见响动的岚月转过了头,“姐姐,你总算醒啦,我还想着你要是睡到了明天就该饿坏了呢,”说着便拿着糕点扑到了床边:“来,吃块绿豆糕吧。”

唐清如夸张地一口吞掉了她举着的绿豆糕,捂着腮帮子道:“靴靴妹妹,真好次。”

在昏黄的烛光下,唐清如被糕点塞满而鼓起的双颊分外可爱,含糊不清的话语逗得岚月笑的前仰后合,看着她与岚晴有五分相似的脸庞,回想起以前的时光,岚月不由得眼神一暗。

察觉到她的失神,唐清如慌忙咽下了糕点,“妹妹怎么了?”

岚月摇了摇头,缓缓道:“我只是觉得,姐姐长得很像一个人罢了。”

忽然记起了前世看到的一句笑话,唐清如脑门一热,想也不想就道:“是吗、这,有句话说的好,美人都是相似的,哈哈哈……”

本以为岚月会拍手叫好的,可岚月不仅没有说话,还用一双水眸深深地凝视着她,那里面透着说不尽的悲凉,就仿佛是在透过她看着别人。

“呃……不好笑吗……”唐清如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自己可真是的,嘴笨为什么还要讲笑话啊……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唐清如被她看的心里直发毛,过了半晌,岚月才恢复了原来开朗的神态,哈哈大笑道:“好好笑呀,哈哈哈……时辰不早了,姐姐一会用了晚膳便早点睡吧。”说罢,她草草起身,径直走出了竹屋。

看着她逃也似的背影,唐清如压下了心头的疑惑不解,坐到桌边用完了晚膳,又躺回了床上轻抚着有些撑着了的腹部,在纠缠着的万千思绪中沉沉入睡。

第二日清晨,她便背上了来时的行囊,在丫鬟们的指引下前往竹林中寻了好一通,才叫她找到了那抹淡粉色的身影。那身影正挥舞着手中之剑,时不时轻轻跃起,带动衣袂蹁跹,羸弱的身形却在行云流水间透出锋利无比的寒芒。

没想到岚月年纪轻轻的,不仅精通医术还会武功啊……

这让算是活了两世的唐清如顿时有些无地自容,只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在舞剑的岚月,连要寻到她干什么的都忘了。

注意到身后的异动,岚月猛地转身:“谁!?”话音未落,手中之剑已投掷而出,待她看清了傻站在远处那人的脸庞,连忙上前扑倒了还傻愣着的那人。

唐清如只瞧见了远处岚月的身形一顿,似是有什么物体带着一声啸响朝自己飞驰而来,骇然睁大了眼珠子,心中也在不断提示着自己要赶紧跑,腿却仿佛扎了根似的不听自己使唤,直到她已被比那呼啸声更迅速的物体扑倒,也久久回不过神来。

她失去光彩的瞳孔仿佛与记忆中的某些事物吻合,岚月呼吸一滞,旋即使劲地摇晃起了她的身子:“姐姐?!”

一年前的姐姐也是这样……躺在她的怀中……

抹去模糊了视线的水,岚月一把掐住她的人中,那里的刺痛让怀中之人猛地吸了一口气。

唐清如尽量平复着自己将要跳出胸膛的心脏,待看清了岚月的面孔,才呢喃道:“我还活着吗……”

岚月先是点了点头复又摇了摇头,颤抖着道:“对不起姐姐,月儿再也不会这样了……”扶着唐清如坐了起来,在看到她身上的行囊却愣了一愣,“姐姐这是……要走吗?为什么要走呀!?是月儿待你不好吗?”

见她急的似是要哭了出来,唐清如强撑着摇了摇头,忙道:“没有啊,你对我这么好,还两次救了我的命……你别哭呀。”

十里红妆待君归小心闪了腰

“那姐姐干嘛要走嘛。”岚月一把抹去了不自觉流出的泪水,颇为不甘的撇了撇嘴。

“我必须要回去弄清一些事……如果月儿不嫌弃我,等我办好了事,我就定居在月儿这里好吗?”她轻咬着唇瓣,神色却是无比坚定。

岚月点了点头,又垂下了泛着水光的眸子。“那姐姐你可得快点来陪月儿,我们拉钩。”

唐清如也伸出了小拇指,冲她莞尔一笑:“我一定来。”

她本想直接爬起身子的,却没料到双腿已被方才的动静吓软了,坐在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在岚月搀扶下站起了身来,冲着她再三的道过了别,才堪堪踏上了下山的路。

看着唐清如渐行渐远的背影,岚月轻叹了一口气,那细微至不可察的哀愁旋即埋没在了竹林间呼啸的风声中。

用力地拍拍脸颊,重新挂上了甜美可人的笑容,她迈着轻快的步子朝着竹林深处走去,在不偏不倚的越过重重机关后,走进了那隐蔽至极的木屋中。

“阁主啊--外边那个机关不小心被我给打坏了,但你不能怪我啊!那上面的尖刺都锈了,毒性也不行了,早都该换换了。”人未到,声先至,屋中的两人对她这冒失的行为早已见怪不怪。

洛祁只挑眉一笑,缓缓道:“谁弄坏的,谁负责。”

岚月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径直走到了郝申英身旁,谄媚一笑道:“阁主大人,唐姐姐已启程了,不过她同属下约定好了,过几日她定会回来的,你说你要怎么谢我?”

郝申英只淡淡瞥了她一眼,复又继续埋头看着手中的小册子。

他这态度窘得让岚月不禁摸了摸鼻子,洛祁倒是在一旁笑出声来,“你呀,还是等唐姑娘归来时再得瑟吧,小心闪着了腰。”

郝申英又是一阵低吟,半晌,才道:“你说的……是有几分道理。”

“对对,阁主啊,您就得亲自去植,要亲历亲劳,绝对不能雇人啊,咱们这里可不能暴露了出去不是?”岚月双手叉腰,振振有词道。

洛祁听了她这话还没什么反应,看到那点头起身离去的人,刚入口的一口茶水差点没全喷了出去,忙用衣袖揩了揩嘴,瞥了岚月一眼,道:“可真是服了你了……”

岚月撇撇嘴,径直坐到了洛祁对面的木凳上:“你要佩服的地方多了去了,我是谁呀?那大魔头真让我去植桃树,就我这小身板,我还不得累死在那山头上……让暗音暗韵她们去也不合适啊,多伤我们之间的友谊啊。”说着,她半靠在桌上,双手托腮,目光涣散,不知神游到了哪去。

洛祁颇为无奈地耸了耸肩,道:“我瞧你不过是想偷懒罢了,你说,倘若我去禀报阁主……”

见他欲言又止,岚月便冲着他无辜地眨了眨眼,复又狡黠一笑,道:“不晓得你是喜欢蜕皮散,还是更爱锥骨膏呢,反正都会让人生不如死么是了……哎哟好难选哦,你说是不是?”她掐着嗓子,用一口柔软的嗓音诉说着可怖的事迹。

见识过那些场面的洛祁直接泛起了浑身鸡皮疙瘩,待缓过了劲儿来,又轻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让他去栽桃树,亦不过是你自己想喝桃花酿罢了,我可要先说了,我是绝不会为你多酿的。”

“你懂什么?这天底下,没有哪个女子,会拒绝一片桃林中的告白的……”她双手环臂作神往状,复又收起了认真的姿态,可怜巴巴的望向了他:“就酿一坛!半坛都不行吗?”

早在岚月开口时洛祁便收敛了笑容,见她说完了,神情冷冽的看向了她:“不行。”说完,他便起身越出了木屋。

岚月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直到再也望不到他的背影,才凄然一笑,呢喃道:“还真是个小气鬼啊……”

……

三日,已经三日了……

在京都内搜寻唐清如的身影,严湘不眠不休的搜寻已经进行了三日。

严湘不断提醒自己,他只是为了不受丞相的迁怒才会去寻她的,自己并不担心她的安危,她是生是死都是她咎由自取,是她自己要离开自己的……

从又一间的民房中走了出来,伸手挡住了刺眼的阳光,疲劳使得他昏昏欲睡,他却撑着眼皮,转身步入了另一旁的民屋之中。

他伟岸的背影透着说不尽的落寞,古铜色的肌肤都掩不住他脸上的苍白,青黑的眼圈,布满血丝的眼白,没有什么血色的薄唇,寻不到那抹身影而失落的神情,让一旁的随从都忍不住心疼起来。

随从之一的李大狗干脆低下了头去,他不知道将军在寻找什么,更不理解将军为何要如此折磨自己的身体,他只知道,哪怕是罪孽滔天的通缉犯也犯不着将军这样没日没夜的苦苦寻找吧……

“将军!”一名士兵猛地一唤,沙哑的声音中透着几分惊慌失措。

李大狗闻声抬头,却看见了那位曾在战场上迎着乱箭杀敌,眼皮也不动一下的将军,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下了……

那一刻,李大狗的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却又在下一瞬重新复原,变得比从前更加坚定。

将军那为了能捉拿住通犯而甘愿牺牲自己的勇气,让李大狗不禁红了眼眶,他也要学习将军的精神,抛头颅洒热血,誓死保卫国家!

李大狗挥泪看着就要被抬回府中严湘,在心中铭记了他今日的所见所闻,抹去了两行清泪,坚定的迈出步伐,向着远方的校场跑去。

……

严湘抚上额头,那上面还温热着的锦巾,让他本就不清醒的脑袋瞬间一愣。

“夫君,你醒啦。”柔软的女声在他耳畔响起。

看清了坐在他床边之人的绝美面容,严湘竟是有些恍惚,半晌,才哑然道:“你……这几日,你去了哪里?”

“夫君,妾身去了寺庙为夫君祈福。”她甜甜一笑,眸中闪烁着无尽爱慕,“这是妾身求来的平安符,喜欢吗。”她不由分说的抬起严湘的脑袋,将它套在了严湘的脖颈上。

这才是唐城的一贯作派,看着仿佛恢复成那个深爱着自己的人,严湘心底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忙收回了目光,坐直了身子,“为何不……”

严湘一开口唐清如便知道了他大约要说些什么,连忙摇晃起他的胳膊,道:“是妾身错了!妾身下次会一定向夫君通报一声的,夫君就原谅妾身这次吧……”

“你,怎地又变回去了。”严湘紧盯着那只纤纤素手,没来由的怀念起了她曾直呼他名讳的模样。

唐清如身子一僵,讪讪收回了手,又学着唐城那样娇笑一声,道:“那个呀,寺庙里的方丈说,前几日妾身是中邪了,才会性情大变的,夫君可是被城儿前几日的失态给吓着了?”

严湘深深凝望了她一眼,复又撇过了头去:“还好。”

他这个人……

唐清如没忍住,指关节被她压的啪叽一声,见严湘注视过来,忙讪讪的笑了笑,灵光一闪,又扯开了话题:“夫君呀,妾身听他们说,你在外边搜寻了三天三夜都没阖眼了,莫不是为了找妾身才昏……”看到严湘似是紧张的转过头去,她便也不再往下说下去。

看向她状似嚣张跋扈的背影,严湘摩挲上那道平安符,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

……

半个时辰后,看着一手叉着腰、一手指挥着的仆从们的红衣女子,严湘一阵心底惆怅,却又不禁期待起她下一步的动作来。

“夫君,这是妾身新学的菜式,还望夫君能赏脸与妾身一同用膳啊。”唐清如眨巴着一双大眼,不由他分说的推搡着严湘坐到了桌旁。

唐清如自顾自的坐到了严湘身旁的凳上,夹了一筷子菜却不放进嘴里,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一圈,又冲他谄媚一笑,道:“来,夫君,你先吃一口,啊--”

严湘忙向后仰了仰,堪堪躲过了那直冲自己脸上呼来的筷子,看着她跃跃欲试的模样,忍不住瞥了一眼筷尖:“你下药了?”

这明明是她该担心的好吗……

她嘴角一抽,僵在那里的手就要抽回,却被眼前的男人一口咬掉了筷子上的肉丝,看着空空如也的筷尖,唐清如欣慰一笑,这下就能吃这盘肉了。

神速地将半盘肉拌入了饭中,才扒拉了几口,眼神却又飘到了一旁的豆腐上,看了一眼只坐着不动筷子的严湘,唐清如又是一笑,柔声道:“好吃吗夫君?肯定好吃吧,你再尝尝这个吧。”

不知道今夜她抽的什么风,他的嘴愣是没停下来过,看着那个还要往自己嘴里塞菜的人,严湘在半推半就间,恍惚生出一种这样下去也不错的错觉。

他如此顺从自己的喂食,反倒让唐清如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停下了对他的试毒,埋下头吃起饭来,心里却开始怀疑起他是不是提前服了解药,才会显得这样泰然自若。

见她不再搭理自己,严湘的心底仿佛像失去了什么似的,干脆搁下了筷子,只专注的盯着她的举动。

她用膳的姿势一点都不矫揉造作,那一筷子夹去了半碗米饭的气势,可以称得上比他这个男子还要豪迈几分,就这副狼吞虎咽的模样,严湘却觉得怎么看都格外顺眼。

十里红妆待君归从前的冷漠

察觉到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的滑过,唐清如一个哆嗦,手中的碗直接掉在了桌上,她勉强站直了身子,道:“我……咳咳,妾身饱了,妾身先退下了。”

说着便迈开腿,尽量以最小的动静越过了端坐着的人,她正低头走着,眼前却被一片阴影笼罩了,诧异的望向堵住自己的严湘,不明白他想要干什么。

他从身后拿出了一方手帕,举到了唐清如的面前,见她似是疑惑不解,严湘不自然的轻咳一声,轻声道:“擦嘴。”

“呃,谢谢……”她木讷的伸手接过。

在皎洁的月光下,严湘一双黑眸散发着炯炯光华,他英毅的眉宇间也化开了从前的冷漠,依稀还能从他眸中察觉到温柔的花火,那一瞬的错觉,不由得让唐清如打了一个激灵。

自己的灵魂都能在唐城的身体里,借尸还魂什么的,他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唐清如摸了摸身上窜起的鸡皮疙瘩,忍不住退后几步,小心翼翼的出声道:“你,夫君,你是本人吗?”

“什么意思?”严湘微微蹙眉,对她表现出的疏离很不满意。

见他又恢复了自己熟悉的严肃,唐清如顿时松了一口气,冲着他打了几个哈哈眼,又一溜烟的跑回了西厢房。

屋内外早已被她洒满了向岚月讨来的驱虫散,她也随身戴着岚月送她的驱蛇香囊,以岚月高明的医术,她完全没必要担心再会有蛇虫鼠蚁什么的靠近自己,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唐清如还是把驱蛇香放进熏香炉中点燃了,看着那袅袅升起青烟,心中不免升起一阵惆怅。

再这样下去,她都要疯了……

唐清如深叹一口气,躺到了宽松柔软的大床上,又观察了一边已经漆黑一片的屋内,在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后,紧闭上了双眼。

……

在一夜蛇鼠向自己袭来的噩梦中,唐清如猛地睁开了双眼,等她堪堪缓过了神来,早已站在一旁静候她吩咐的玉怜上前一步,为她洗漱打扮一番,见她一句话也不对自己讲,玉怜心下一阵忐忑,也自觉的离去了。

尽管她的背影尽显落寞,唐清如也没去拦住玉怜,直到已经见不到玉怜的人影,她才开始蛮力去扯着华美的衣角,扯了几下觉得还不够解气,又躺到床上对着空气比划着拳脚,发泄了一通无名火后,身心舒畅的她径直坐到了桌边。

桌上摆着三盘糕点,在洁白瓷盘的衬托下,红绿的糕点看起来更是可口,唐清如的注意力却被那封摆在角落里的信件吸引了去,完全无视了那些正在散发着迷人气息的糕点,伸手拆开了那封没有提名的信件。

还以为是严湘又给她写了一封和离信,却没想到是丞相的亲笔信,那信上不过三两句话,大致意思是他被皇上委以重任,近期公务繁忙,不能再前来看望自己,等得空了会给自己带一些礼物来,因为没有落款,唐清如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写的。

她昨日撒药粉时都没有瞧见过它,想来应是今日送来的,看来丞相都不知道她已经‘失踪’两次了,不过不知道也算得上是件好事……

他疼爱女儿至极,要是得知她失踪了,还不知道他还会怎么做呢。

唐清如轻叹了一口气,将那封信件藏到了能上锁的木盒中,端起了两盘子糕点就往严湘的房间跑去。

她立马坐直了身子,愤愤踹了它一脚,成功惹得它抗议似的吱了一声,幻想着踢到的红漆檀木桌真的是严湘,她满意的嘿嘿一笑,也不去管隐隐作痛的脚尖,随手拿起桌面上的一本书翻阅起来。

一边浏览一边咂舌,却不是因为兵书的内容怎样巧妙,而是因为她就算看得懂那些字体,也读不懂它们到底是什么意思,看来她是自己准没错了,根本没继承到才女唐城的半点学识嘛……

看着那仿若天文的兵书,唐清如没来由的涌上一阵笑意,她抛下了手中书卷,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她在抹去眼角泪花的瞬间,瞧见了正要从门外跨步进来的两人,笑声旋即戛然而止。

“咳咳咳……夫君来啦。”她平复着喉间被口水呛到的难受,忙起身去迎接严湘。

扫视一眼已经乱作一团的书籍,还有刚刚她那莫名其妙的笑声,严湘有一瞬的怔忡,忙定了定神,挑眉望向了只离自己几步之遥的人:“你怎么在这?”

“妾身啊,妾身来找夫君用早膳啊。”她眨巴着桃花眼,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在她波光流转的水眸之下,严湘卡在嗓子眼的那句‘我用过了’却变成了一声:“嗯。”

咦,岚月教她的方法好像很有用啊!

唐清如眼前一亮,立马推搡着严湘坐到了桌旁,捻起一块摆在最上面的糕点,以极其温柔的姿态将它塞进了严湘的嘴中。

“好吃吗夫君?”她笑得眼睛都眯得只剩一条缝。

不过就是块普通糕点,亦是他最不喜的甜食,在她的追问之下,严湘却觉得连心都变成了如这糕点一般甜蜜的存在,在她火热的注视下,他不由得别过了头去。

也不在意得不到他的回应,唐清如拿起了一块糕点咬了一小口,偷偷打量起那位说是暗卫的丫鬟来,她就那样笔直的站在那里,全身上下的装饰物恐怕便是戴在头上的木簪了,连发髻也梳的一丝不苟,娇小的身形根本瞧不出她会有什么力道,五官相貌平平,唯一起眼的地方恐怕只有一双透着冷冽的凤眼了。

等等……冷冽?

恍惚瞧见那双凤眸里浮动着爱慕,唐清如又顺着她的目光移到了严湘身上,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再一瞧那丫鬟,她眸中哪还有先前的半点爱意。

回想到她之前的变脸速度,觉得自己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可怖的事迹,唐清如定了定神,冲着身旁的严湘一笑,道:“夫君呀,妾身以后都同夫君一起用膳,好不好呀?”她掐着嗓子说话,本就清脆的嗓音变得甜腻无比。

严湘被她这一笑晃花了眼,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等他回过神时,立马撇过了头去不再看她,心中却仿佛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长成了一颗幼嫩的小芽。

他脸上的羞赧之意却被林熙儿收入眼底,她的心脏猛地一缩,仿佛像被什么钝器锤击了一般,她的公子何曾对她有过这样的神情?!林熙儿咬紧了牙关,望向唐清如的眼睛都要喷出火来。

这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的眼神让唐清如后背一凉,她不动神色的收回了与林熙儿对视的目光,跑到圆桌边搬了把凳子回来,她屁股还没坐热,感到不远处不断袭来的恨意,又把凳子往严湘那边挪了挪,凳脚在青石板上划出些许尖锐的声响,她搞出了这么大的响动,可严湘依旧不转过头来看她。

唐清如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见他转了过来,开口道:“夫君,妾身想同你说些悄悄话,可以不可以让旁人退下啊?”

她要对自己说什么?

被她这么火热的注视着,严湘的心中难免泛起一阵涟漪,虚掩着轻咳一声,无空再去打量林熙儿,只淡淡道:“你退下吧。”

林熙儿顺从地应了声,却在将要跨出门槛之际,回头给唐清如飞去了一计刀眼,而那眼中的寒芒好似只针对她一人,就坐在自己身旁的严湘愣是没瞧见,她那计算的精妙度让唐清如忍不住咂舌。

林熙儿走后,屋子里徒留她与严湘两人,少了那骇人的目光,唐清如悠闲自得的吃起了糕点,时不时的瞧一眼总盯着她看的严湘。

眼见她又要拿起一块枣泥糕,严湘握了握拳,终是忍不住道:“说吧。”

唐清如的手一顿,颇为无辜的冲他眨巴了几下大眼,道:“呃,夫君,可能是妾身太紧张了,忘了刚刚要说什么了。”

“……”看着这个冲着他装傻充愣的女人,严湘轻启薄唇,却欲言又止。

两人沉默了半晌,严湘心中一阵气结,干脆拿起了那卷被她弄乱的兵书翻阅起来。

唐清如擦了擦嘴,回想起那丫鬟的眼神,看向了仪表堂堂的严湘,忍不住道:“夫君啊,妾身想问你一件事啊,就是那个暗卫啊,她是帮夫君干什么的啊?”

严湘不由得眯了眯眼,她这是在试探他么?

只见他开始紧皱起眉头,周身的空气也都仿佛凝霜了,唐清如连忙干笑着摆了摆手:“夫君不想说也没关系的……”

严湘收回了目光,一边翻书,一边道:“她负责侦探情报,一旦发现对朝廷存有异心之人,她会即刻禀报给我。”

原来不是那种为了主人去杀人的暗卫啊,唐清如在心里长舒出了一口气,又不由得偷瞄了严湘几眼,也对,他这么大的块头也不需要别人来保护了……

无视她比划手脚的娇憨之态,严湘眉头皱的更紧,厉声道:“没有十年的基础,根本做不到点穴,你没有一点内力,贸然去点人的定穴,轻则没有效果,重则会出人命。”

唐清如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后颈,目光在他板起的脸上上下打量着,嘟囔道:“那你上次还点我……”

十里红妆待君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十里红妆待君归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十里红妆待君归小说全文

上一篇: 《爱你不悔》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许宁歆)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