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破天神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云千珏白芸)

2019-09-11 13:48:48来源:zzy作者:自然子

《破天神皇》是自然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云千珏白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昔日地下之王,意外穿越神龙大陆,自此写下无尽传说。蛮荒之地,一道龙吼撕天裂地,凤凰飞上九天,振翅如鲲鹏九万里。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强者为尊,最为残酷的生命法则。云千珏抬眼看青天,沧海横流,万物都陨灭成灰,除了他,又有谁可问道不灭!

《破天神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云千珏白芸)

破天神皇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破天神皇非人类的记录

云千斤顶听力很好,听见美女的夸赞,也很是受用,木生生就好像一个路人甲乙丙丁,一路上什么都没有说,就是赶路休息吃饭。

自己的父亲都被踩在脚下,他在云千珏的面前,就是一个小丁丁。

按照木家给的地图,他们来到了一个庄园,这个庄园已经废弃了很久,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地图上显示,这里就是千树阁的地盘。

云千珏看着这里破破烂烂的,真无法想象,这里就是被吹的牛逼到不行的千树阁,一时间,云千珏很怀念自己的暗杀组织啊!

那里装修的金碧辉煌,到处都是美女,怎么说也不会这么的破烂,每一处秘密基地的造价都是上千万美金啊!

抗轰炸,抗天灾,要什么有什么是人间天堂。

真不知道来这样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干什么的,难道来拾荒?

“喂,小子,你确定你没有看错地图?”

云千珏疑惑的问了一句,他怀疑这个小子在玩他呢。

“没,没有,云少哪里话,现在对你我两家来说,时间最紧迫啊!”

木生生面子上很恭敬,内心里确是胆战心惊。

云千珏撇撇嘴,真看不出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但是身为杀手都有敏感的直觉,云千珏能够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弥漫在这个庄园里。

看来这里还真是别有洞天,同行最亲切,同样身为杀手的云千珏顺着感觉走,就能找到好朋友。

看着云千珏似乎是有发现,木生生也只能跟着了。

看着一个破井,云千珏找到了熟悉的气息,就是这个味!

“云少,难道您想跳井?”

云千珏转过头去,看着这个白痴,说的好像他要自杀了似的。

“爱跳不跳!”

嗓子提高了八度,懒得和这个白痴废物点心多说话,办事要紧。

云千珏第一个跳进去,一进去,云千珏就瞪大了眼睛,这手笔,牛逼!

在井下是另一番天地,到处都是不灭的油灯,借助微弱的光芒,能感觉一座宏伟的地下宫殿。

云千珏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像个样子,云千珏脚下生风,幽冥鬼步绽放光芒,稳稳的落在了地上,没有丝毫的损伤,只是带起了一些灰尘。

这样的感觉,云千珏觉得自己更加超脱不凡,可惜身边没有观众给他鼓掌啊,好景不长。

轰!

一声巨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云千珏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美感也被瞬间破坏,云千珏气的牙根都痒痒。

这个没用的废物点心,你怎么摔死呢!

云千珏回头看着这个废物,真是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没有好的轻功,不会使用绳子啊!

看着地上的人肉饼子,云千珏看都不想看他一眼,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是怕猪一样的队友。

拍拍身上的灰尘,云千珏懒得理这个笨蛋,找神火要紧。

“云,云少,别丢下我啊。”

身体里的五脏六腑好好像差点移了位,他看见云千珏跳了下来,傻了吧唧也跟着跳了下来,人家是有轻功的,他不会,就摔了下来。

“起来,赶紧走。”

十分嫌弃的说了一句,带着这个废物就是麻烦,真不明白父亲是喝了什么西北风了,要他带这么一个多余的东西来。

“来者何人!”

在宫殿的门口,有两个护卫,带着黑色面罩,只留着两个眼睛,双眼绽放的犀利的光芒,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人。

“在下云千珏,前来投奔千树阁,劳烦通报一声。”

在人家的地盘上,云千珏也是很收敛的,谁知道会出来一个什么人物,现在就是要做一个会办事的人就行了。

“你等着,我去通报。”

守卫的其中之一就走了进去,云千珏看着这座宏伟的宫殿相比是花费了不少资金创办的,要说缺点吧,就是下雨了不知道会不会凹陷,地震了会不会坍塌。

守卫以为这个小子是被眼前的宫殿吓到了,却想不到,这个家伙是在算计日后怎么将这座地下宫殿据为己有。

就在云千珏想着各种各样的如意算盘的时候,里面出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在玄冥境界,还好不是一口气压死人那一伙的。

“你就是要参加千树阁的人?”

来人还是一个女人,不过声音有些僵硬,感觉上应该是二十五岁左右的人了,不过一身紫色的紧身野行服,倒是将这身体的曲线给勾勒了出来,让人不由得大饱眼福。

“是,我哟参加千树阁。”

云千珏十分大胆的喊了出来,有点让人感觉,自己是遇上了一个怪胎,还没有人敢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呢。

“好小子,有胆子,跟我进来吧。”

女子在刀口上生活,云千珏的视线自然被她看在眼里,但是这个小子给人不一般的感觉,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看她的身材,就要有接受后面考验的觉悟。

木生生又当了一次路边的人,甲乙丙丁一样的站在旁边,任由微风吹拂,众人忘记了他的存在。

跟随这个女子进入宫殿内,内部的结构,云千珏也是十分的满意,而在满意的同时,他还在想应该怎么建设,才能将这里构建的更加完美。

“小子,你一路上都在看什么?”

女子有些不明白,这个小子左看右看,这宫殿就这么些石头石像,有那么好看吗?

“我在看宫殿的结构,我觉得应该增加一些暗道机关,这样才不会让这个宫殿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云千珏明人不说暗话,他就是这么想的,自然是要说出来。

“哦?有趣,你以为是人都能找到这里来吗?这里有镇守的大人物在,你就不用操心了。”

云千珏撇嘴,身为杀手,感觉危险是最重要的守则,进入这里,他就知道这里厉害的气息有很多,最厉害的那一道他的灵魂都在颤抖。

不过那又怎么样?云千珏还是依旧看来看去,忽视前面的女人。

“你听见我说话了吗?收起你的心思,不然我会以为你是别的势力派来的探子!”

云千珏看着这个女人身上来回浮动,怎么说也有C级别了吧,真是不错呢,当然越大越好越够吃。

“我说女人,你最近是不是来了例假了,脾气这么大,我看看房子不行吗?”

虽然她不明白云千珏口里的例假是什么意思,但是就感觉这个词语不是什么好词语。

“小子,注意你的言辞,小心我现在就解决了你!”

白芸要被气死了,怎么来了这么一个油嘴滑舌还不怕死的小子。

“你解决了我,开什么玩笑,千树阁是一个恐怖的实力,但是招牌大,活多,人却少,好不容易来了人,你舍得杀我吗?还是我这么帅气,聪明伶俐的人,应该更加舍不得杀。”

白芸瞪大了眼睛,接待了这么多的人,唯独这个人不一样,他身上就有一种光芒,让你感觉到这个男人很耀眼。

现在好了,打也不是,杀也不是。

千树阁名声最好,接的活也多,但是如同云千珏说的那样,任务多,死的人也多,所以他们也是最缺人的组织。

“好了,别废话了,进入这里的新人历练的地方,闯过了所有的关卡,就能得到一个玉牌,玉牌上面可以写下你自己以后行动的名字,进去吧!”

云千珏看来看去,终于看见了那个废物点心。

“这个,我也要带上。”

毕竟是一块来的,不能扔在这里,要是死了,或者是被人看出马脚来,就不好了。

“加人的话,里面的难度也会上升的。”

白芸淡淡的说了一句。

“美女是在担心我吗?”

云千珏看着白芸,淡淡的一笑,不由得云千珏天生就是帅哥的坯子,白芸感觉到自己的脸色发红,心跳加速,这个小子身上有毒啊!

“别废话!进去!”

一脚就将两个人踹了进去,碰的一声,狠狠的关上了大门。

“你看吧!惹人家不开心了。”

狗吃屎的木生生说了一句,紧忙站立了起来,云千珏自然不会被人踹的失去了形象,任何时候他都是最帅气的那一位。

咯吱,咔嚓!周围到处都有机关的声音,云千珏点点头。

“不错,不错和我小时候玩的玩具一样。”

闻言,旁边的观察的白芸气的要死,原本是开了两个人难度,现在她直接开了十个人的难度,她要看看,这个吹牛逼的小子到底能有什么本事!

咔嚓!咔嚓!咔嚓!

随着云千珏吹出了一个响亮的牛逼,前面的风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云千珏点点头。

“这还像点样子,之前那么简单,本大爷都不屑通过。”

白芸皱眉,这已经是十个人的难度,要是再加深,就有些过分了,就无视了这个爱吹牛的家伙的话,身后还有一只小白,看着前面的风景傻眼了。

吐火的轮子,旋转的刀剑,还有那暗处密密麻麻的强弩的眼,这里到处都是战斗过的痕迹,看来之前就有人经历了这些。

木生生,现在变成了一块生生木。

破天神皇火云令

“云少,你确定能过去吗?”

云千珏动了动脖子。

“开工!”

淡淡的两个字过后,白芸看见了非人类的行为,她开启是十人的难度,就算是她玄冥境界,想过去身上也不能说完好无损。

但是这个少年创造了一个奇迹,最短的时间,最完美的姿态闯过了所有的关卡。

云千珏淡淡的微笑,枪林弹雨是家常便饭,他能躲开子弹,别说躲开这些远古的破烂工具了,至于那水火的武器,还能和现代的激光炮相提并论。

这些东西在他的面前,只能配给他孙子玩。

木生生,被烤成了一块熟木木,浑身破烂,一脸狼狈,但是在命悬一线的时候,云千珏总是能将他的小命拉了回来。

要说以前是害怕的话,那么现在应该就是十分的敬畏了。

到了终点,云千珏很优雅的摆了一个很好看的姿势,到哪里他都是最耀眼的那一颗星星。

没等敲门,门自己开了,但是云千珏的手已经敲了下去,直接敲在了温柔乡里。

感觉到手感不一样,云千珏才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一个人暴怒的瞪着他,那头发眉毛全部都燃烧了起来。

“你!找死!”

感觉到了必死的杀机,云千珏运转身体里的气旋,踩踏幽冥鬼步,紧忙移动身体,避开这致命的一击。

看见那残影,白芸第一次对云千珏正式起来,这个家伙是真的有本事,并不是面子上那么油腔滑调的。

“我说美女,你是来了大姨妈吗?脾气这么暴躁,我明明要敲门,却不知道你已经开了门,就这么巧妙的机会,我知道了你的胸围,所以你就别生气了。”

白芸眨巴眨巴眼睛,这个家伙说的什么话,她听不明白,但是她能明白的是,这个家伙没有一句是好话!

“进千树阁第一条,不要随便调戏人!”

白芸双眼如血一般红,下一秒就消失,云千珏整个人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身后一种致命的力量正在凝聚,千钧一发之际,云千珏转手就是一拳头。

白神法,一式,万钧!

强大的力量从云千珏的拳头爆发出来。

“怎么可能!”

白芸瞪大了眼睛,那种力量,就连她都只能望尘莫及啊!

噗!

一口鲜血吐了出去,白芸后退十多步,才稳住了身体。

看着云千珏,双眼中有一些畏惧,这个小子深不可测,虽然是神海境界的感觉,但是却能爆发这么强大的进攻,真是恐怖啊!

云千珏风度翩翩的看着这个女人,下手还真是狠啊!

要不是他刚才灵机一闪,使用了自己掌握的最强招数的话,早就被这傻娘们,一拳头打死了,不就是评论了一下胸围吗?

用得着这么生气,真是一个坏人,不过相比之下,自己还是更加坏人的,对于这套功法,云千珏还真是很满意。

扮猪吃虎,秒杀对手,这种感觉很好。

“白芸是吧!我的测试是否结束了?”

不想站在这里做石雕,云千珏先开口说话。

白芸回神,点点头。

“现在去拿你的牌子,写下你的名字,你就是千树阁一员了。”

白芸的手还在颤抖,手臂的筋骨还在发出阵阵的疼痛,有本事的人,自然是能掌控一切,她也不敢再对这个男人出手了。

云千珏没有再看这个被大姨妈充血发疯的女人,而是尽快去完成自己的任务,来这里也不是来玩的。

说好的要找到第一神火,这可是和自己的家族息息相关了,这样的寻宝任务是他最喜欢的了。

到了大厅,随便拿了一块黑色玉佩,云千珏就想写下自己的名字,随便了事,能拥有在这里活动的权力,才是最重要的。

“慢着!”

一道沉重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拿着刻刀的手,怎么也落不到黑色玉佩上。

云千珏皱眉,难道这帮人有什么发现,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吗?

一时间千万种可能出现在云千珏的脑海中,当然最得意的那一种还是他最得意的就是看他太帅了,要给他更好的东西。

“接住这个!”

云千珏接住了那黑衣人扔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块火红色的玉佩,比之前那黑色的好了不知道多少。

“火云令!”

白芸捂着自己的小嘴,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一幕。

“虽然是一个红色的令牌,但是前辈好意,我就接受了。”

云千珏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看了看,感觉还不错。

“你这小子,还不赶快谢谢千羽前辈。”

看着白芸毕恭毕敬的,云千珏就知道给自己这个令牌的是一个大人物。

“多谢千羽前辈。”

云千珏行礼还是很周到的,万事先讲礼字,礼到了,人家自然说不出你的不是来。

“你打败了白芸,我看在眼里,火云令,你受得起,同样,我这里也要给你一个任务。”

看着黑衣人的目光,云千珏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却连忙给人家行大礼。

“多谢千羽前辈栽培,晚辈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云千珏说的话掷地有声,让人听着就舒服,云千珏心里冷笑,上来就给法任务,还有这特殊的令牌,上天会这么眷顾他吗?

虽然说他这么的帅气,可是这剧情逆转的太快了,容易翻车。

“击杀云家家主。”

闻言,木生生身体一哆嗦,浑身都是冷汗,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黑玉佩默默的写上木子的名字。

云千珏内心翻江倒海,让他杀自己的老子,真是搞笑之极,没想到第一个任务就是一个永远无法完成的任务。

“遵命。”

云千珏没有任何犹豫就接下任务,唱戏是要唱全的,与其交给别人,不如交给自己。

千羽点点头,就消失在黑暗中。

大厅中的压力减少了很多,云千珏也才缓了一口气,唱戏难,演戏更难,做什么都是很难的。

“你小子,真是一个有福气之人。”

白芸站在云千珏看着他手里的火云令,似乎是很渴望。

“我说,白芸,你这么快就看上本少爷了吗?你的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云千珏一副发现了天大的事情的表情看着白芸,白芸出生以来,第一次被如此厚颜无耻的男人说到如此尴尬的境地。

云千珏看着她的怒火已经冲到了脑袋上,恨不得一个人都要爆炸了,还以为又要和这个女人一较高低了呢。

下一秒,白芸看见了云千珏手里的火云令,瞬间没有了火气。

“是的,大人,我很仰慕你。”

云千珏眼珠子瞪的像一个牛蛋,这是什么剧情,开了这么多年飞车的老司机,竟然被牵牛花绊倒了,这女人今天是没有吃药吧!

一会生气要杀人,一会又说仰慕人,女人心,海底针,云千珏浑身一哆嗦紧忙走开,有病的女人一定要远离,要珍惜生命。

他可不想无缘无故又死在女人的肚皮上,那种亏吃过一次就足够了。

云千珏带着木生生离开了大殿,暂时离着那个疯女人远点,他可是还有重要的任务呢。

“他们要杀云家家主!”

木生生小声的和云千珏说着,似乎很小心。

“闭嘴!这样简单的任务怎么能难得倒我呢!”

云千珏大声的说着,还翘着木生生的脑袋,这个家伙真是一个榆木脑袋,就算他说的声音再小,杀手的耳朵是很好听的,而且这里高手重重,在这里说话不就是找死!

这里是神奇的世界,万一有人会透视,会千里眼顺风耳那样的本事,自己岂不是要被瞬间秒杀。

“乖乖的听话,闭上你的乌鸦嘴,虽然我们是一起进来的,但是我是这样的玉佩,你是那样的玉佩,你就闭嘴听我的吩咐就好了。”

对于任务的事情,云千珏只字未提,木生生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云千珏说的都不是他想听见的话,但是看见云千珏警告的眼神。

他就知道自己还是闭嘴吧,再说话就要挨揍了。

偷听他们说话的人,差点耳膜被震爆了,新人确实还是需要观察一段时间的,就算是考核过关了,能不能用还有待验证。

木生生变成了生生木,他发现自己来这里就是被虐的,这面虐,那边虐,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来找虐的。

将这个小家伙安顿好了,云千珏也要开始自己的正式工作了,在和这里的黑玉佩杀手级别的人聊天中,云千珏知道了这里的等级制度。

黑云令,神海境界,蓝云令,玄冥,火云令,寻道,可能是那一日,那自称千羽的人看见云千珏打败了白芸,所以就赐给他火云令比白芸还要高一个等级。

光是这个火云令,云千珏就可以在这地宫行进无阻,这才是云千珏最喜欢的地方。

这里确实很大,想转悠明白也不是那么简单,但是对于经常暗杀别人的云千珏来说,想探查一个地方,就是家常便饭。

一般人一个月都走不明白的地宫,在云千珏的探查下,一天的事情就彻底明了了,让他好奇的是地下牢笼,貌似是关押着了不得的人。

破天神皇美女就是你

闲着也是闲着,就下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不知道似乎自己是内心很想去看看,一探究竟,似乎是有什么吸引他下去似的。

地下监狱,都是关押一些来路不明的人,等级都不低,都是有着重要的价值的,云千珏走到哪里都没有人阻拦。

而且云千珏本身的气势也一点也不像是新来的,倒像是老人,气势压人,这个世界什么人最牛逼,有实力,有魅力,有魄力的人是最牛逼的!

云千珏就是这样的人,要实力有实力要魅力有魅力要魄力有魄力,谁敢质疑他的巡视,虽然看起来面生,但是在这里只要是有玉佩的,就都是有身份的人。

火云令再身,谁敢去问他的身份。

在这防御牢固的地牢,云千珏如履平地,这里关押很多人,不过都不认识,给人的感觉都是气势能压死人的大人物。

不过都是被药力压制住了力气,就剩下了气势,已经没有了那恐怖的力量,不然这地牢早就被人拆了去。

越往里面走,云千珏心跳的越快,他天生就是好命,心跳的时候就一定有事发生,好运就想过去看看,如果是危险,自己就会直接离开。

就是这神一样的直觉保护了他一生,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都没事,最后死在温柔乡里,也算是符合他作风的死法,那女人一定是抽风了!

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气息,这一次自己可不要死在女人香上,那种心跳的感觉越来越快,到了最后一个监牢,那里被重兵把守,那些人都是有着蓝云令的人。

云千珏看了看,那个门只有四个缝,但是就在那门缝中,云千珏看见了一个眼神,一个倔强,执着,不服输的眼神,而且那双眼睛,一下就洞穿了云千珏的小心脏。

不用想,一定是一个可爱的小妹妹被关在里面了,这帮人看守这么重,一定是在等待上级有时间了就来霍霍这个小姑娘了。

看那小眼神,以云千珏千年老司机的本事来说,这姑娘一定是人间极品,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还那么坚强执着,他喜欢这样的女孩,有个性。

于是,就直接拿了门卫的钥匙去看门,那拿着钥匙的护卫,看着云千珏腰上的火云令,有些很尴尬。

“没有千羽长老的命令,禁止接触里面的人。”

护卫只能说这么一句话,就看着云千珏。

云千珏身上是冷汗淋漓,自己要是和这帮人打起来,肯定必死无疑,自己没有那么强大的本事,不是每一个拳头都能打败一个玄冥境界的人物的。

但是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装逼的时候,这个时候只要你的演技好,你就是一个影帝!

镇定!淡定!稳住!你可以的!

云千珏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让自己装逼到极点,冰冷如杀神的眼神看着那护卫。

“打开!”

淡淡的两个字,如果死人开口说话一样,死气沉沉,让人喘不过气。

千树阁之所以这么牛逼,是因为这里等级制度很是严谨,令牌更加是不可替代的身份象征。

这人要执意进去,他一个蓝云令可是没有资格去拦的。

无奈只好打开了门。

打开门,云千珏笑了,和他想的不错,真是一个极品少女。

看着云千珏那色眯眯的眼神,那女子就爆发出杀人的眼神。

感觉到小丫头似乎是愤怒了,云千珏才将老司机的眼睛开回来,看着她的正脸。

咚!

云千珏觉得自己的心脏停止跳动了一拍,有人说有些人是三生三世的约定,云千珏觉得是放屁,但是这个姑娘,他觉得自己一定见过,或许是在自己的上一世。

云千珏好像是一个门神,站在门口脑补了半天,依旧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中。

“混蛋!”

展莹觉得上天一定是在责罚她,出门被人暗算了不说,现在还莫名其妙的被关在这里,还被铁链穿透了琵琶骨。

现在更加惨绝人寰的遇见了一个小白脸,这个白脸进来就是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已经在门口发了半天的呆,也不过来说话,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不在那里了。

这究竟是哪里来的白痴?

展莹要气死了,要不是被暗算,她一定和那些卑鄙小人大战一场,将那帮小人打的魂飞魄散,不然难消除她心头之恨。

哗啦啦!

身后的琵琶骨锁链响了几声,云千珏回了神,才发现,这帮混蛋还真是暴遣天物!这么美丽的妹子,怎么可以用这么粗暴的手段去对待呢?

看样子那那铁链穿透了琵琶骨应该锁住了她的力量,根据这女子的气息,这女子是一个厉害的人物,至少不会比他差。

云千珏悄悄的关上了门,反正自己还没有带走人,这帮人自然不会说什么。

那个门的好处就是关上了之后,外面什么也看不见,这地牢阴森寒冷,女子被铁链捆绑四肢掉在半空中,身上被琵琶骨锁着,实在是有些凄惨。

“美女别怕,我来救你。”

说着云千珏就拿出了一个小铁丝,展莹疑惑的看着这个小白脸,长的是挺帅气,不过这个家伙说是来救她的也不知是真还是假。

下一秒,她不质疑了。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四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捆绑在身上的复杂锁链就被打开了,这些都是小意思,就算是联合国的金库,云千珏都能轻而易举的打开,还差这几把破锁头。

看着那后背的被铁链穿透的琵琶骨,云千珏想了想,拿出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小东西,在展莹还没有感觉到疼痛的情况下,这小白脸就将那铁链给拆开了。

铁链穿透了展莹的骨头,她只是感觉到最后的铁链离开身体的痛,忍不住的婴宁一声,那声音对云千珏来说,就是兴奋剂,展莹随手一抓,弄的他差点没蹦起来,要命啊!

感觉身体没有了束缚,力量也在渐渐的恢复。

展莹感觉到自己手上的触感,低头一看,就羞红了脸,再看着云千珏那快要哭了的表情,紧忙松开了手。

云千珏的表情更加精彩的变换着,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真特么憋屈啊!

“谢谢你救了我,以后我定当报答今日的恩情。”

忽视刚才的那一幕羞红人的事情,展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这个人救了她是一个事实。

俗话说的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她展莹更是懂得这些道理。

“不知道美女叫什么名字?”

报恩不报恩,云千珏倒是不在乎,要是能够以身相许就好了,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要两情相悦的好,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不着急不着急,现在欠了他的恩情以后也会欠,这恩情多了,或许就得有一日好好偿还了。

“我叫展莹。”

展莹看着云千珏,这个男子虽然行为很奇怪,但是心性还是很好的。

“我叫云千珏。”

云千珏几乎是将自己翩翩君子的形象完美的展现了出来,遇见这样的绝色美女,自己的演技自然要到位,必须到位。

被云千珏这搞笑的自我介绍吓到了,展莹只能无奈一笑,不得不说,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趣的男人。

“这里还很危险,你和我走吧,我的身份他们不敢伤害你。”

说着云千珏拉着她的手就要走。

“等一下。”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抓着手,展莹脸色一下就红了起来,好像一只煮熟的大虾,红到了耳根,幸亏那三千青丝垂下,才掩饰了她的尴尬。

“怎么了?”

云千珏好奇了,自己好不容易打开了锁链,这个女孩还不走,难道还在这里等谁吗?

“你在这里是什么身份?你难道是和他们一伙的吗?”

话说到此,她有些警戒起来,难道自己被骗了?

云千珏眨巴眨巴眼睛,没想到这女孩竟然会这么想。

“展莹小姐,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你看我这样翩翩君子的人,会欺骗你吗?我是来千树阁找东西了,为了混进来,才参加了他们的考核,我不是这里的人,救你,只是我们有缘。”

云千珏的眼神很到位的看着展莹小姐,这次不是演戏,他真心觉得,他和展莹是上一辈子有缘分,这一辈子来相见。

这时候他想念自己听过的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了,那种命中注定的感觉真好。

“那你来找什么?”

展莹好奇,这个男人真的是来找东西的吗?

看见那质疑的眼神,云千珏觉得自己应该表示出诚意了。

“不瞒你,我是来找第一神火的,家族得到消息,第一神火就在这里。”

破天神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破天神皇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破天神皇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