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慕容妍柳离天逍)

2019-09-11 14:45:27来源:zzy作者:南国冷风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是南国冷风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慕容妍柳离天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王府内又鸡飞狗跳了。王妃又不见了!!!这次是又留休书?又离家出走?还是又爬墙去了?某王一阵头疼她从来都只是要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很难么?他说不难,从来都不难,只要你要我便给!王爷,你靠的太近了!不靠近一点,怎么看娘子的绝世美颜!怎么遮挡娘子的桃花!怎么能让娘子的眼里尽是我!某女:人生恍如梦,求一人相守到白头!!!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慕容妍柳离天逍)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第一十一章 发现一只小白

挥退了丫鬟,让人唤来李实初,要既然计划有变那么就要开始计划一下下一步计划了。

又看了一眼手中的休书。

“看来娘子不是一般的皮啊!休书!消失!原来是这个意思!”

离天逍低声说自语道,不过当了他的王妃,真的能这么轻易走掉?

这坏的消息就是一个接一个啊!

离天逍眼里阴晴不定。

比起离天逍的阴晴不定,慕容妍柳感觉就太好,除了开始怕被离天逍发现,但是等了一晚,没什么异常。

今早出门特地换了一身衣服,现在慕容妍柳就是一个翩翩少年郎,路边两排的少女都在暗地里偷偷看着她。

昨夜从离天逍离开后,她就换上一身男装,放下休书,然后连夜逃命一样远离那个不怕头顶戴绿帽子的男人。

现在都可以想到他看到休书后的情景,应该是恼羞成怒,想到那分喜白衣的男子发怒的样子一定特别精彩!

最好是可以听到他休妻的消息!也不知道这消息有多久才会传来!

慕容妍柳其实也不想的,谁让那个离天逍功夫太过霸道,不单单身手在她之上,而且自己感觉他特别有谋略。

在外人看来,懦弱无能的二皇子,她可是从来看不出他身上有懦弱的痕迹,整个人是百切黑!

好像上次那人也不简单,一想到那晚,慕容妍柳觉得她的心里难以平静,要抓到人大卸八块的心都有。

于是那些偷看到少女看着这少年,一会儿温润如玉,一会儿邪魅横生。

不过那少年还是十分俊俏的模样,还是让她们一群人心神荡漾。

慕容妍柳抛弃眼里不好的想法,好好体验这难得的半日闲。

虽然这小城镇不算大,不过还算热闹,而且距离京城近,兵部尚书府里的娘亲是自己唯一牵挂的人,所以她己还是放心不下。

就在自己边闲逛边边踌躇的时候,上头传来一句。

“接住。”

慕容妍柳下意识的抬头,就看见一个巨大的青色物体快步落下。

这只是一瞬间,很快,慕容妍柳快步稳住接住,在怀里一看是一人。

那人一件素色衣衫,但是面容却是俊朗,唇如胭脂,当真是公子无双啊,几乎与离天逍平分秋色之感。

看着慕容妍柳有点依不开眼。

只见那人站稳之后极快的向自己抱拳道作谢,嘴里出来的一句。

“公子,好身手!”

慕容妍柳几乎快噗嗤的笑出来。

感觉这人动作和说出来的话是两个人,没等慕容妍柳多想。

“哦,哦,哦,原来是为小姐,小生有礼了,刚才真是多谢了!”

慕容妍柳笑着摆了摆手,算是回礼。

正打算走,谁知道这人立马上前。

“我姓白,叫…….白隽崖,小姐别走…….”

慕容妍柳疑惑的看着他,只见他立马开口。

“借我一百两银子吧!”

“接住你已经够友情了,现在又要借钱,恩,你该不会是个骗子吧!”

白隽崖心里很是无奈,谁让他的恩师,哎,那个老头非要说什么平凡人入世,体验过人间疾苦,大智若愚后才可以接手天阔门。

身为天阔门唯一的传人,自己认为自己是睿智洒脱,聪明绝顶,精通奇门遁甲,天象医卜,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入世也是不怕的,结果那老头却说这些都不可以用,什么叫都不可以用,精通奇门遁甲在这没有战争的时候成不了谋士用不上,天象医卜被人说成江湖骗子,还被扔了不少臭鸡蛋,贴身的暗卫被派走了,这日子好难过。

刚刚他刚想解救一下被欺负的一个女子,结果被人从二楼窗户扔下,还好有人接住自己。

听见这好心的女子说他是骗子,白隽崖心里塞塞的,立马挥手解释。

“不,不,我不是,我只是身上的钱被人抢走了,所以真的想借点钱,等我有钱马上还。”

说完双手承发誓状。

没等他在详说,身后传来更加突兀的一声怒吼。

“小白脸,到底有没有钱,没钱这妞可是爷我的了。”

等慕容妍柳瞟过去,只见那人油头粉面但是遮不住自己方面大耳,画虎为犬,很是怪异,然后一群打手中间押着一个低头哭泣的女子。

见没人理他,走到白隽崖面前,眼神满是鄙夷。

“小子,没钱装什么大爷啊,”看向身后,“走,耽误爷的正事……”

慕容妍柳看过去很有问题,那女子看似在哭泣,可是这声音偶尔会有顿挫之感,这领头男子一脸油头粉面,这不是女子才会这样装扮么。

再看看身旁这人,眉眼清澈,公子无双的模样,不会是养在深闺的女子一样,这么浅显的仙人跳都看不出来。

也许是看向来人并没有被他激怒,也没有像刚才一样愿意花钱买下女子,所以立马给了个眼神,让人加大欺负的力度,顿时呵斥声,哭声让慕容妍柳眼角跳了跳。

旁边的白隽崖有些看不下去了,小声的嘀咕着,“就借一百两,你看........。”

“你,哎”慕容妍柳看着这像极了白纸一样的白隽崖,算了,就当是花钱买教训。

从容的从怀里拿出银票,然后抽出一张给他。

“给。”

见白隽崖还没反应过来,又晃了晃手里的银票。

白隽崖一看,高兴坏了,拿到银票,快步拦阻刚才的油头粉面。

“给,一百两,放开那姑娘。”

只见那人一看,乐了,还真是一百两银票,这傻子运气这么好,居然碰见了一个更傻的,早知道当初就说要多一点了。

“你们要是再不走,他这一百两我可就不借了,反正这事情与我无关。”

然后给了白隽崖一个,闭嘴的眼神。

那人见慕容妍柳犀利的眼神,又看白隽崖垂下的头,看来只是素色衣衫单纯是傻子,而旁边的那位就没有这么好说话,而且他眼中还有些似笑非笑的眼神,像极了看穿自己的眼神。

挥手,拿着钱立马离开,一下字拥挤热闹的人群没了,只有远处还没走的姑娘眼中含泪的看着自己这边。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第一十二章 夭折的逃离

推了一把白隽崖。

“那麻烦,自己看着办。”

白隽崖只能三步一回头的看向慕容妍柳生怕她跑掉一样,像极了弃妇。

等白隽崖走到那姑娘跟前,两人低头相互低语了几句,然后那姑娘低头哭着跑着离开。

白隽崖解决完这姑娘,然后看慕容妍柳要离开,立马飞身过来。

“哎,小姐,别走。”

慕容妍柳回头看向他,疑惑的味道不言而喻。

“还没请教姑娘大名?”

“容妍柳。”

见慕容妍柳又要离开,白隽崖上前跟上。

“容妍柳,原来你姓容啊,好名字,那我就叫你小柳儿吧。”

慕容妍柳的步子微顿看着白隽崖。

“小白,你再乱叫,我可是不介意收点一百两的利息。”

“别”然后白隽崖立马捂脸,“那么别打脸可以么?”

“要不我们去这酒楼里吃一顿怎么样?”

“要不去茶楼也行!”

面对慕容妍柳死亡眼神的威胁,白隽崖极度示弱了,看在白隽崖可怜的眼神,最终慕容妍柳妥协了。

最后两人去了酒楼,从白隽崖急切又优雅的吃饭过程中,自己了解了白隽崖的由来。

果然是刚从深山上下来,而且身无分文,关于他打脸充胖子也就见怪不怪了。

“你知道吗?我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奇门遁甲,天象医卜无所不精……”

“恩,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神卦,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揍成狗都不理……”

白隽崖狠狠的咬了一口鸡腿,然后就是无辜的看着慕容妍柳。

他明明说的都是真的,可是对面那人就是不相信,喝了一口汤,再次说道。

“我看你面相,面若桃花,最近你肯定桃花债不少,其中少不了你的真命天子….”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筷子折断的声音,然后白隽崖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

就看见慕容妍柳面无表情的招呼小二再上一副筷子。

全程没有赏赐白隽崖一个眼神。

接下来的就餐就没有说话的声音出现,只有慢慢的咀嚼声。

白隽崖等慕容妍柳吃好开口了,不过这语气又是有点小心翼翼。

“小柳儿,接下来你要去哪?”

瞟了一眼白隽崖,虽然不忍心但是还是要说出口。

“把你这傻子的被坑的钱拿回来。”

“算了。”

“你知道?”

慕容妍柳认真的看着白隽崖,想着既然知道是骗子还上当?

“是啊,好久没遇见这么会演戏的人,怎么也得好好享受一把。”

慕容妍柳以为这人是玩世不恭,没想到还是一个傻子。

被人从窗户扔下也是享受?

“真的,山里太无趣,你看啊,这一演戏,我就遇见你,多好,一百两一点也不亏。”

“那一百两是我出的。”

“放心,回山上就还你。”

慕容妍柳本来就不在乎那一百两,只是感觉认识对面这人有趣洒脱,是自己现在都向往的存在吧。

未出嫁的时候尚书府就是一个牢笼,从小母亲隐忍,长大好不容易期盼一个志同道合,深得自己心的裴梓骏,就因为自己这次大相国寺之行,失去清白。

摸着自己的脖子,还能感觉得到窒息的感觉。

还有那无厘头的极速成婚,麟王离天逍昨夜的变卦,自己还是太弱了,弱到心轻易被一人摧毁,身被一人摧毁,成婚自由也都失去,除了母亲几乎一无所有。

看着慕容妍柳好像周身又沉醉在悲痛之中,那淡淡的忧愁藏在眉宇中。

“看我,小柳儿,我被人赶出啦,又被人扔出来,我比你惨。”

恩,看出来了,智商更惨。

“小柳儿,我们去江陵吧?”

“我不打算远去江陵。”

是的,她虽然现在这么肆意,但是那到底是麟王,而且天下之大莫非皇土,只能在京城周边圈着,看看风向,她还是放不下自己的母亲。

白隽崖则是有些失落,早就听说江陵水城,一条江河护城,青石小巷烟雨是那老头房间里的挂着的最多的风景,还有他思念人。

他本来是要去那里的,但是那老头说,闻世京城则是首选,四通八达的消息,还有上位者的心态,都可以在整个城池的人身上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现在,碰见一个更有趣的人儿,而且她这面相一看就是非池中之物,他却似乎算不出她的卦,还真是难得一见。

“你既然接住我的人,我就跟着你,不去就不去,不过听说那里很是热闹不比京城差,不过你不感兴趣就算啦。”

“我……”

还没等慕容妍柳说出声,一声突兀的推门声。

紧接着是大大咧咧的喊叫,“就是这两人,刚才就是这两人。”

接着后面缓步而来的一席白衣,还有手中轻摇的玉箫,那玉箫的挂坠幌的有些厉害,显示主人的心情极为不佳。

是离天逍他追过来了,看着他缓步上前,慕容妍柳几乎下意识站起的要逃。

“你可以试试!”

短短五个字,虽然很轻,但是慕容妍柳却是听的一清二楚,虽然她和这人只相处了几天,但是可以肯定,这厮有些时候绝对说到做到。

慕容妍柳又缓慢的坐下,对面白隽崖虽然不太清楚情况,但是也是做好警戒状态。

白隽崖关心的眼神,慕容妍柳缓缓摇头,然后看着坐在身旁的离天逍。

离天逍挥手让手下把刚才粗暴开门的小二弄走,屋子里就三人。

“你是谁?找小柳儿干嘛?”

离天逍看了一眼白隽崖,这就是手下汇报扑向自己王妃的男子,长得…..比不上自己,但是看这男子的气度,不是寻常人家的公子。

京城这云龙混杂的地方,这号人,自己不可能没有听过,而且对方正好落在自己王妃身上,这人是有何种目的也是不得而知。

“我是谁?她知道就好,不过公子不是先自己报上名来么?”

仔细看着白隽崖,离天逍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自己释放的威压,竟然他在自己面前没有半分狼狈,这个青衣男子不简单。

“他姓白,你来到底有什么事?”

慕容妍柳打断两人的相互试探,对于白隽崖自己并不希望他涉足到离天逍的身边,毕竟白隽崖看似纯白一人,不太希望离天逍带着他介入党位之争。

离天逍这么会隐忍的一人,白隽崖可不是离天逍的对手。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第一十三章 算账!

“原来是白兄,失敬失敬!”

门外传来有规律的敲门声,离天逍只好喊了声“进。”

门外穿黑衣一男子进门,低头跪下道,“公子………”

看着门外手下,这是有要事相商,而且这两人看起来一定相熟,他实在不便,而且屋外自己熟悉的药香飘来,他的人来了,所以白隽崖也没多想,起身告辞。

回头看着慕容妍柳一眼,没有求救的意思,再看离天逍不悦的眼神,快步离开。

“说吧。”

话虽是对着手下说的,但是离天逍的眼神从白隽崖离开后就一直盯着自己。

慕容妍柳心里有点慌,但是自己紧紧只是留下一封休书而已,大不了就让这事成真,也是不错的,反正无论去哪里都好过京城给她的都是冰冷的回忆,除了母亲。

“太子主动请缨去江陵!”

“消息可靠?”

“刚刚李总管传来的消息!”

“你下去吧!”

等手下退出去,屋里只剩两人。

从刚才那人说出太子去江陵,这人眼里的怒火便在那一瞬间泄露无疑,极度的不甘。

但是很快又恢复平静,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

“娘子,出来散心散的可好?差不多该回府了!”

说完还不忘靠近慕容妍柳,而且还在她的耳边吹着气,姿势有些暧昧。

慕容妍柳看出这人,明明该急切的想回京城处理事情,却是懒着性子和自己在闲谈。

不过这人的表里不一她早就见识过。

不过这么近的距离让她的脸微微有些发热,血液流的很快的感觉。

“你!离我远一点!”

谁知道让离远一点的离天逍,居然烤的更近,然后低声说道。

“娘子再不跟着为夫回去,回门会赶不上的!”

慕容妍柳下意识的推开身旁耍赖的人,不过三天回门,这人会真的在乎?看他绝口不提那份休书,还有这么快的找来,那么此次出逃在他看来就是一个玩笑?还是他自己也是不在乎,那这么快追来是什么意思?

挑了一个远离离天逍的位置坐下。

“我觉得大名鼎鼎的麟王现在肯定不在乎我是否回去,你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离天逍觉得自己真的被这小女人气到了,自己真的是来找她,为了显示自己决心,怕她没有回门会被人嘲笑,结果这小女人倒是忘的干净。

“为夫不放心你,出门来寻,回门也关乎皇家颜面,你这次出逃可是不理智哦!马车已经在外面守候了!娘子,走吧!”

是啊,关乎皇家颜面,不过这人一定有方法躲过,不过只是这人的借口。

“麟王一定有理由躲过去,比如身体不适,何必用这个为借口!”

嘴里虽是极其不情愿,但是斗不过皇家二子,慕容妍柳还是老老实实的起身向门外走去。

离天逍失笑的看着前面的女子,哪怕是男子装扮,她的风华还是夺目的,如果不是自己强行占有,那么等着她的一定是心甘情愿的为自己的丈夫红袖添香或是仗剑江湖,那个裴梓骏可是文武双全啊!

慕容妍柳先出来,在门口看到刚才那个进来汇报的手下,还有远处的马车,果然是心思缜密,让人躲都躲不开啊!

环顾的看了四周,刚才那只小白不在啦,不过每个人的江湖都不一样,现在离开也好,自己还真是怕了他会跟着自己。

上了马车,等了一会儿,那个让自己不得不再进牢笼的人进来了,还真是缓步雅正。

离天逍一进马车就看到自己的王妃在盯着自己看,调笑道:“娘子,这么看着夫君,看来娘子还是爱及了我这张脸呢!”

慕容妍柳恶狠狠的撇了离天逍一眼,说道;“我现在下车还来得及么?”

回应自己的竟然是在开始这人上来还缓缓稳步的前进的马车,突然加速让本就坐的就不远的两人措手不及,然后离天逍瞬速的拥自己入怀,头顶上还响起离天逍低沉好听的声音。

“娘子,上车容易,想下就难了!”

“不过娘子这桃花债倒是不少,你看就你离开这短短的功夫,又招惹上了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呢!连扮相成男子都这么大的吸引力,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你只能是我的妻,还是我明媒正娶的妻!

好想把你圈在我的府上,让你的眼里永远只有我一人,先是裴梓骏,现在是这个姓白的,唯独拒我为门外。

慕容妍柳一听离天逍的话,这是秋后算账?不过关白隽崖什么事,人家只是萍水相逢。

她看着马车已稳,而且自己在离天逍怀里太过暧昧,自己会心慌意乱,立马从他怀里出来然后故意拉开一些距离,整理一下衣衫。

“是么?那人不简单?萍水相逢而已,我看他很白啊。”

离天逍低头,看着故意远离自己的小女人,但是马车就这么大,不过只是一个巴掌的距离,但是她下意识的动作让自己极为难受,难道自己在他内心是这么让人难以靠近?

紧握双拳,压住自己内心的愤怒。

“我听说娘子可是双手接住他的,娘子可从来没有抱过我!”

“我.....我只是下意识的接住他.......”

不对,他怎么这么清楚,而且时间这么短,居然连细节都没有差错,那么自己身边有他的人,一路自己都没有察觉,不,自己这一路可是很小心的,没有察觉,那么这人一定比自己更加厉害。

“跟在我身边的是谁?我想见见。”

离天逍心里微微惊讶,他明明聊的是关于投怀送抱的问题,但是这小女人却想到自己在她身边安插了人手。

抬手撩开马车的门帘,对外吩咐道:“小七出来吧!”

话音刚落,马车上落下一人,黑衣全身上下只漏出一双冰冷的眼睛,看到离天逍时候,那双眼睛才有少许的人该有的模样。

慕容妍柳开口道:“我本无心伤你,不过....天意如此,我和你都只能认命了!你把这句话说一遍!”

慕容妍柳话音一落,离天逍心惊,这是自己作为登徒子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也是自己欺压她的证据,那么她这次出走就是为了找到这人?

呆愣的听完手下小七的讲话,离天逍心里很不是滋味。

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邪王追妻:墙头的王妃快下来小说全文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