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放下了固执》(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放下了固执小说

2019-09-11 18:14:14来源:zd作者:安晓于

《放下了固执》小说主角是顾炎初,这里提供放下了固执顾炎初小说作者安晓于,都市全能至尊主要说的是。她以这从此可以摆脱顾炎初这三个字,却有个小奶包在她耳边天天唱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我爹地这个人虽然行为偶有抽风,但总体还算靠谱,你不妨考虑一下当我妈咪吧?”。。。

《放下了固执》(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放下了固执小说

放下了固执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放下了固执第21章 新欢原是旧爱(1)

“捉什么奸?”高风虽然看着是个冷酷美男,实则所有人当中,他是比较单蠢的那一位。

“你没看到之前大嫂跟一个帅哥出去了吗?老大这很明显的是去捉奸了啊,我们一块儿去看看。”吴海说完一脸兴奋的拉着高风就要跟上去。

“这样不太好吧?”高风嘴上这样说着,脚步却一刻也未迟疑,迅速跟上了吴海的步伐,“我们这是去保护老大,万一大嫂发威了揍老大我们还可以帮忙。”

瞧这假话说的,吴海都快脸红了,就顾炎初那身手那体格,当年在组织里谁敢跟他去比?就大嫂那体格的,来一千个顾炎初也能闭着眼睛安然无恙通过。不过话说回来,万一老大是传说中的气管炎那就不一定,兴许真要兄弟们出手帮他呢……

“挺冷的,我们还是进去吧。”苏暮晚见洛辰夜拿着西服也不愿意穿上,怕他这样吹冷风下去会有什么问题,于是提议道。

洛辰夜点头,抬眸,正好瞧见风风火火往他的位置赶过来的顾炎初。

“三少也出来透气?”洛辰夜友好的打着招呼。

相较而言,顾炎初的脸色可就没那么客气,直接快黑成锅底了,一看洛辰夜手上的西服就知道怎么回事,这是怕美人冻着,所以要绅士的展现出体贴的一面呢,想不到这个看着跟柳下惠似的洛辰夜,也有这样温情脉脉的一面。

“里面太热,出来凉快下。”顾炎初意有所指。

苏暮晚很想又像之前那次那样,默默的离开,最好是这二人谁也没发现才好。

才想要行动,顾炎初却不给她机会,径直就将话题引到了她的身上来。

“洛少,将这位好好给我介绍一下吧。”他脚步轻移,很轻松的就拦下了苏暮晚的去路。

这次看你往哪里走。

“这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她叫苏暮晚。”洛辰夜虽然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但看顾炎初的神色以及苏暮晚此时的状态,直觉这两个人应该不至于是初次相识之人。

“好名字。”顾炎初笑得很亲切,“听说你与洛少是青梅竹马?”

苏暮晚冷不丁抬眸,与他直视,用很清晰的语调回答他。“对啊,两小无猜。”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

顾炎初,你不要咄咄逼人,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的……

只能你在外流连花丛,而我不过是遇到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夜哥哥,你就如此急不可耐的冲出来想要找我兴师问罪么?

既然打定了主意,苏暮晚索性豁出去了,反正顾炎初是不会对外宣称他们之间的关系的。

“哦,真是让人羡慕啊,那苏小姐是不是很快就会成为洛少的女朋友了?”顾炎初这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出来的。

这个女人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她不知道惹怒他的下场吗?

“那恐怕顾先生这次就没有看准,夜哥哥得知我已经结婚,正在和我讨论哪一天要将我老公约出来让他好好见见,毕竟我母亲过世很多年了,夜哥哥对我而言,就像亲人一样,要是我选的老公过不了夜哥哥这关,我会很不安的。”苏暮晚毫不示弱的瞪他一眼,牙尖嘴利的还击。

“很好。”顾炎初点头,心里莫名有些暗爽。

苏暮晚对洛辰夜表明已婚身份,说明她还是挺清楚自己身份的。

“夜露太浓,很容易着凉,我们还是进去再好好聊聊吧。”洛辰夜觉得他要是不开口,看这两人的架式,也许会站在这儿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到天亮。

“也是,洛少身子骨一向不太好。”顾炎初可不是怜惜洛辰夜的身子,而是看着苏暮晚果露在外的手臂都快冻起鸡皮了,这才好心接话。

虽然现在的苏暮晚挺可恶,可要是把她拆腾病了,晚上他可就没得折腾了。

想到这里,顾炎初无耻一笑。

吴海与高风二人正努力竖起耳朵倾听,可惜目标太远,愣是听不清楚这三个人在说些什么。

“再靠近一点就好了。”吴海有些挫败,“但要是靠得太近,老大肯定会察觉。”

“他们三个要进来了。”高风以手臂捅了捅他,二人立刻转身,极有默契的各端一杯红酒,佯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白晓静鬼魅似的出现在二人身后,“你们不跟在你们老大身边,在这儿闲话家常?”

“静姐,我们这是在给你创造机会。”吴海半真半假的说,“你说你回来也这么长时间了,最近好不容易联系上老大,我们该给你们多创造机会才是,对不对?”

“吴美人你有这么好?”白晓静扫他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着我在搞什么。”

“我们现在的任务不过是保护好老大,除此之外,我们还能搞什么?静姐你不要乱冤枉人。”吴海眨巴着漂亮之极的桃花眼,笑得眉眼弯弯,虽然他一口一个静姐,可是不难看出他眼里的防备。

“嗯,那你们就好好保护好你们的老大。”白晓静看到不远处的顾炎初,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深了,径直越过二人朝顾炎初的方向走去。

身后,高风与吴海二人同时对视一眼。

“白晓静可不是省油的灯,我看大嫂嫩得跟小白兔似的,多半不是她的对手。”吴海的结论。

“我倒觉得现在头痛的是老大啊。”高风第一次有了高深莫测的笑容。“两个女人围着他转,你说他该怎么选择?要是换成我,我也会觉得好为难啊,感情还是纯粹一点的好啊,有一个就行了。”

说完还很得意的看一眼吴海,整张脸上都带着一种快来表扬我,我这次看问题看得比你深切细致的傲娇表情。

“高风大少爷,你平时不看杂志吗?顾三少在H市是什么人啊?两百个女人围着他转他他有本事如鱼得水,现在就只看,哪块地的方更对他这条鱼的胃口了。”吴海简短的说完,高风开始一脸呆萌的挠头,这吴美人说的都是什么暗语,怎么他有点听不太懂的感觉。

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放下了固执第22章 新欢原是旧爱(2)

“三少,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也不怕别人惦记吗?”白晓静亲昵的上前挽住顾炎初的手臂,“虽然我知道你应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但是拍卖会马上就开始了。”

她说话总是张驰有度,让人几乎挑不出什么错来。

苏暮晚的心里,默默的滋生出一种挫败感,在这样的白晓静跟前,她似乎显得非常没有战斗力。

而她也从顾炎初的种种行为看来,他对这个白晓静也是不同于之前那些女人的,像此前的陆菁玉,顾炎初只是拿钱在砸,而对于钱他一向不放在心上,而面对白晓静,他似乎是用了心的……

不知何故,想到这儿,她心里的酸楚越发的深了。

“嗯,我知道。”顾炎初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她抬眸与顾炎初对视一眼,终是心有不甘。

“小苏,雷总找你很久了。”姚蕾的声音急匆匆的飘过来,“拍卖会可是马上开始了。”

不由分说,拉过苏暮晚就走。

事实上,雷总并没有让姚蕾来找苏暮晚,而是特意交待,假如苏暮晚正与三少在一起,让她不要去打扰,拍卖会结束后苏暮晚直接回家即可。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真是丢死人了。”姚蕾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都在说你不要脸,也不看自己的身份,还痴心妄想去染指三少,没看到三少今晚有个正牌女伴吗?”

“我……”苏暮晚只差没喷出一口老血来。

她身为顾炎初的老婆,跟他拉扯两下还成了她不要脸了,这都是什么世道。

“你也别替自己委屈了,吊凯子也要找准对象,像三少这样的你就不要去瞎想了,没你的份。”姚蕾又语重心长的教育道,“身为你的同伴,我都一块儿受了好多白眼了。”

她说得像模像样的,无非是想把之前那些所谓名媛对她的侮辱统统转移到苏暮晚身上来。

见到姚蕾与苏暮晚的出现,那些名媛们纷纷懂了,原来这两个人是同伴啊,怪不得手段都是一样的下作。

感受着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不怀好意的眼神,苏暮晚倒并不在意,她又不是活在别人的目光之中,这些人爱怎么说是她们的事,她还能因为她们的语言而羞愧难安不成?

“小苏,我想回去了。”姚蕾垂下眼眸,“这些人的闲言碎语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我们走吧。”

“那我去和雷总说一声。”苏暮晚也不想继续在这儿待下去,拍卖会进入到正常程序,需要公关的地方基本也就结束了,想必雷总也不会再强要她留下来。想到能离开这儿,她的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姚蕾则目光深沉的看着苏暮晚的背影,神色复杂。

为什么,她就做不到像苏暮晚那样从容自在?为什么她是如此的在意这些名媛给她的难堪与眼神?本以为工作几年,她早就应该习惯,她只是做公关的,那些嘲讽她的是真正的名媛,那些名媛随便拎的一个包也许超过她半年的工资……

所以,这才是重点,她不甘心!

为什么这些女人可以过这样的生活,而她姚蕾身材样貌都不差给任何人,为什么她不能过这样人上人的生活?

特别是在见到顾炎初居然对苏暮晚的接近丝毫也不抗拒时,她就发疯的妒忌,为什么不是她?而是苏暮晚这个只会装无辜的白莲花贱人?

“好了,雷总说我们可以离开了。”苏暮晚重新出现在姚蕾跟前。

“我送你们回去吧。”洛辰夜的身形悄然出现,来这个拍卖会的本来目的也只是解闷,他并没有什么志在必得的拍品,能在这儿遇见苏暮晚,便是最大的惊喜,所以苏暮晚的一举一动他格外关注,见她与她的同伴要离开,他自然要上前来。

“夜哥哥,不用了,我们可以打车的。”苏暮晚笑着拒绝。

“我可不忍心看着两大美女这么晚了坐出租车回家。”洛辰夜优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姚蕾见状,立刻接话,“小苏,还不赶紧谢谢这位大帅哥。”

这个人的气场虽然不如三少那么强势凌厉,而是给人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感觉,再一看穿着,从头到脚都价值菲,且又长得如此俊美,苏暮晚果真是深藏不露啊,居然还能吊得到这样的男人……

姚蕾已经不给她再拒绝的机会,苏暮晚只能被动的跟上洛辰夜的步伐。

洛辰夜的座驾是一辆布加迪,这种车型全国也不会超过五台。

姚蕾的双眼,已经开始冒着精光,看来这是个真正有钱直逼顾三少的主啊,苏暮晚是走的哪门子狗屎运?

坐上车后,姚蕾按捺着内心的激动,这可是她这辈子坐过最贵的车了,她看过杂志,这种车最便宜的也要2500万,能开这种车的男人,身家得多少个亿了?

苏暮晚并不希望姚蕾或是洛辰夜知道她的真实住所。

她住的顾家别墅,那一片全是富人区。

于是随意说了个普通小区便下了车,并嘱咐洛辰夜一定要安全送姚蕾回去,目送着洛辰夜的车子缓缓启动离去,她这才抬手招了辆出租车坐进去。

出租车后面,跟着一辆宾利,以不远不近的距离。

吴海一踩油门,副驾驶上的高风就抚额,“吴美人,你能开缓点么?超前面去让大嫂发现了怎么办?”

“大嫂只是个普通人,她坐进出租车估计只顾低头看手机,怎么可能还去看外面的车,你当人人都像你这样闲?”吴海不客气的白他一眼,“你说我们大嫂长得这么貌若天仙的,又穿着这种礼服,出租车司机会不会想入非非啊?”

“所以老大让我们一路跟着的意思应该就是这个。”高风一脸的凝重,“我现在隐隐觉得,老大应该是对大嫂的感情真一点,白晓静估计没戏,但也没个准,从前他们可是公认的一对金童玉女。”

“公认只是大家公认,老大可没承认,顶多就是白晓静承认。”吴海不满的出声抗议,自从上次救下苏暮晚之后,他便认定了苏暮晚这个女人才有资格成为他的大嫂。

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放下了固执第23章 新欢原是旧爱(3)

直到确认苏暮晚安全下车,吴海与高风二人这才原路折回。

“老大,大嫂已经到家了。”吴海随即拔通了顾炎初的电话,电话那端淡淡的嗯了一声,尔后挂断。

“既然这么在乎大嫂,为什么不把白晓静轰走就是了?老大为什么还要弄出那么多绯闻?”高风想得比较简单,爱即是爱,不爱即是不爱,哪里来那么多花花肠子呢?

“真的很怀疑当初你是怎么混进我们堆里的。”吴海对于他的问题,有一种简直不能再忍的念头,“要是真像你说的这么容易,我们还用得着这么辛苦的隐瞒身份吗?好不容易过了几年平静日子,你想再回到以前那种生活吗?”

“不想。”高风老实摇头。

“那就行了,相信老大会尽快解决这些问题的,相信到了那个时候,大嫂也会明白老大的真心。”吴海叹了口气,世间最伤的恐怕就是想爱却不能爱,近在咫尺的距离中间却隔着千山万水。

夜,无声……

“初,你真的要回去吗?”拍卖会结束之后,顾炎初便径直送白晓静回去,车停好,白晓静却不愿意下车,“陪我上去坐会好吗?你知道这些年我怎么过来的吗?我很害怕一个人。”

她说这些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在止不住的发抖。

这种时候,顾炎初总是无可避免的会想到以前所发生的一些事情。

见他眉眼有所松动,白晓静径直依偎到了他怀里,“初,别再拒绝我了,好吗?”

“晓静,你应该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想多谈其它。”顾炎初任她抱住自己,双手垂在身侧,长叹了口气。

“既然是非常时期,为什么你要回那个女人那里?”白晓静可怜兮兮的抬眸,“她不过是你名义上的妻子,不是吗?你们的孩子出生即夭折,当初就是为了孩子你才娶了她,现在也已经过去了三年,该给她补偿的已经够多了,为什么她却仍然是顾太太?”

“别说了。”顾炎初很抗拒这个问题,脸上明显有些不悦。

“你在怪我说错了吗?”白晓静眼中含着泪,“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却得知你已婚的消息,我这么自甘下作的就想赖在你身边,不论你怎么看我,我就是爱你,从见你第一眼开始就爱着你,我没有办法做到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其它女人亲亲我我!”

顾炎初似是陷入沉默,无言以对。

车厢内,只剩下白晓静轻轻的抽泣声。

见顾炎初迟迟没有动作,白晓静止住哭泣,抬眸看着他,“我为了你,死都不怕,什么都不怕,你难道还不相信我?”

他垂下眼眸,紧抿着的唇似是忆及了某种痛苦的回忆。

白晓静突然神色哀怨,淡淡的看着他,“你还在意那件事对不对?”

她的话,瞬间让顾炎初陷入回忆当中。

他与白晓静当年被分到一个队执行任务,白晓静对他一见钟情,但顾炎初却心如止水,从未对她的感情有过回应,直到有一次他们要去抓一个境外饭毒组织,他们假扮成一对叛逆的情侣,却在关键时刻露出破绽,白晓静被抓了,顾炎初也差点被打死,好在同伴来得及时,将二人救下,只是当白晓静被找到时,全身未着寸缕,满室的凌乱,顾炎初脚下似乎踩到什么,低头一看,是个用过的套套,顿时一种恶心又难过的感觉席卷全身……

自那以后,他对白晓静就多了一份歉意。

假如当时他能快一点从关押他的地牢里逃出去,或许白晓静就不会……

现如今,白晓静这样一提,他顿时又想到了当初的种种。

“晓静……”他有些艰难的开口,“当年的事情,就让它永远的尘封,谁也不要再提。”

白晓静双手缠绕在他的脖颈之后,“初,那你就和我上去,陪我,好吗?”

她呼出的热气,喷洒在他的脖间。

慢慢的凑上自己的红唇,却在即将覆上他唇瓣的那一刻,被他巧妙的躲了过去。

白晓静身形一僵,顿时心里凉了半截。

“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情了,我很累。”顾炎初别过脸去,顺便开了车门,绕至副驾驶上,替她开了车门,白晓静虽然不情愿,却只能下车。

她了解顾炎初的脾气,假如她一直固执己见,纠缠不休,只会加速他离开的步伐。

所幸的是,现在的他对她还带着当年的那份歉疚感。

“那你早些回去休息。”白晓静恢复如常神色,痴迷的看着他。

“嗯。”顾炎初点头。

直到那部跑车消失在道路尽头,白晓静才收回目光,转身走入小区之内。

回到别墅之内,顾炎初第一个念头便是,她应该睡了吧?

自己洗漱完毕,他极其自然的就进了她的房间,虽然苏暮晚睡前特意反锁了,看来这是要防他,只是这种级别的锁对于他来说,简直就跟小儿科一般,一入内,借着调皮跑入室内的月光,依稀能看清她正抱着枕头睡得正香。

他动作小心的在她身侧睡了下来,什么都不做,只是这样静静的睡在她身边也好,只有在她身边,他才会睡得如此安心。

清晨的阳光刺在脸上,仍有些晃眼。

苏暮晚张开嘴打了哈欠,顺势想翻个身,赫然发现她正被一堵肉墙给抱得结结实实,怪不得几乎不能动弹!

而那抱着她的人,不用多说自然是顾炎初了。

她的动作,使得顾炎初也很快清醒过来,见到她满是震惊的脸庞,顾炎初淡淡的打着招呼,“早安。”

“我明明反锁了房门,你怎么……”苏暮晚吃惊得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

“这是我的房间。”顾炎初起身,“也没到更年期,怎么这么健忘?”

苏暮晚这一刻已经不能用惊吓来形容,她直接就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个房间的格调简洁大气,果然不是她睡的那间!

“我……”她开始词穷,怎么解释似乎都不对劲,但心里的疑团却是越来越大,她很清楚的记得,睡前她反锁了房门,就是为了防止顾炎初再突然袭击,怎么会睡醒之后居然跑到了他的房间里?

放下了固执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放下了固执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放下了固执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