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狼性总裁娇妻晚上好)在线阅读完整版《狼性总裁娇妻晚上好》

2019-06-01 18:17:13来源:zsy作者:陌上云柳

《狼性总裁娇妻晚上好》陌上云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他与她未曾相遇,便结婚领证,他说只是随遇而安,却是***里的战斗机,上半身下半身一起思考;另一个他,与她初恋,相守三年之约,想随其自然,最终各自离开,归来后,他百般追求,在真相揭开前,这个他已陷入无底的深渊。她到底真爱何人?

(狼性总裁娇妻晚上好)在线阅读完整版《狼性总裁娇妻晚上好》

安歌路云城小说狼性总裁娇妻晚上好推荐章节

第4章 民政局见

“你是?”坐在咖啡里的安歌看着对面的年轻男人,眼睛倒不犀利。

一身黑的来人只是睨了眼咖啡杯,然后便风轻云淡的从包里抽出一份文件,“我是冷锋,安小姐,签了它,一切都可以解决。”

“你到底是谁?”安歌看了眼递过来的协议,刷的抬头盯着对面的男人,

“你不是要救你爸爸?所以安小姐我劝你还是签了吧,何况……”冷锋冷漠的看了眼窗外的天,“天已经黑了,说不定,现在你爸爸的药马上就会停。”

“别说了。

”安歌手指激动的捏着协议,眼眶里存蓄了一层看不到的泪水,脸色却坚强无比道,“我签。”

她已经没有等待幸福的退路。

一纸合同,她把自己卖了。

“明天早上,八点钟民政局见。

”冷锋起身离开,随手给了安歌一张卡,“这卡里有一百万,足够缴纳药费,和安度你家人以后的生活。”

第二天早,安歌套了黑色的职业装就往民政局赶,她早到了五分钟等待,不知那个人是黑,是白,是丑是俊,是老,是小……一切她都不得而知。

心跳如鼓。

双手捏紧小包,她显得慌乱,还有些无措。

一辆限量版的布加迪疾驰而过来,嘎然而止,街的钟声正好响起——八点整。

很快,从车上走下来一位身材颀长的年轻男人,周身上下一身黑,五官俊美,眼睛极为犀利,散着丝丝寒光,只是看了眼这人的方向,安歌便垂下头,这目光太凉了。

余光处,安歌注意到冷锋紧紧跟随在此人身后。

难道这就是冷锋的主子?

握着粉拳,安歌更加紧张,恨不得指甲全部掐进肉里去,她的头垂得更低了,这时冷锋向前一步刚想说什么,路云城一摆手制止手下说话,然后看着不动的安歌道,“安小姐,如果你想在门口办手续,我不介意。”

安歌赶紧转身,垂眸默默跟在冷锋后面。

不到十分钟,他们就在VIP通道直接办理完手续,刚出门口,那一辆炫风的布加迪像风一样的驶去,转眼儿不见了踪迹。

民政局门口,

从包里掏出那一张红色的结婚证,安歌感觉这一切就像过山车一般,前后十分钟就卖了自己一生?

她叹息:原来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拥有这一纸证书,有这一纸婚书的人都不一定拥爱情!她盯着这红色的小本本,感觉有些刺眼,就在一周前,她还想过,自己与那个人领结婚证的幸福瞬间。

现在看来都是幻花虚影。

医院里,安歌掏出卡一把塞进妈妈卢映叶手中,“妈,这张卡可以缴费。”

“你从哪里来的?”卢映叶疑惑的望着女儿。

安歌低眉,散去眼底的那一抹思绪,故意挤出一丝轻松的笑容道,“这是向子眉借的,所以你赶紧去缴费,要么我去缴。”

“你歇一会儿,我去缴。

”看到妈妈离开监护室门口,一颗悬着的心好歹落下来,安歌想着包中烫手的结婚证书,不知怎么和妈妈说。

等一段时间再说吧。

坐了一会儿,她直接返回公司。

“怎么了,安歌,你的绘图怎么没动静。

”设计公司的同事何曼问她。

“我昨天晚上加班画了男女主,不知萧总什么意思。

”她一边放包,一边从包里掏出自己的绘画,朝着何曼晃了晃,在何曼一片惊艳里,她直接去了总经理办公室。

“萧总?”安歌敲门进来,看到萧总正打电话,她直将稿子轻放在其办公桌上,然后离开。

坐在桌子上,心里一片不安。

绘图室的一堆女人们开始叽叽喳喳的八卦,

“知道不,环球影视部正打算筹拍一部新剧,男主待定,听说不错,所以我打算追。”

“是啊,不点可惜。”

“可惜什么?”

“要是我们接了剧中人物与背景的绘图就好了。”

“都不好好工作,天天八卦。

”这时萧总从办公室推门出来,就看到一片聊得热火朝天的景象,“人物图都绘好了?”一通训斥之后,萧总转身对安歌道,“安歌,你进来一下。”

萧总也就是三十出头,比他们大不了多少。

安歌站在对萧总对面道,“怎么了,萧总?”

“听说,环球那边要拍一个几亿投资的火热仙侠IP,有没有兴趣?”萧总一本正经的问。

“萧……萧总。

”安歌差一点笑了,她努力着平静的表情回应,“这个环球公司一向重视与大绘图公司合作,就是他们公司再甩十八条道也轮不到我们来接,何况我们是去年才成立的小公司。

这里撑死就是一个几十人的工作室。”

最后一句,安歌倒是没有说出来。

“我们可以自荐!”萧总这一句话将安歌雷了一个半倒,这不是自荐能解决的问题。

“如果可以,到时你一定将你最好的水平发挥出来。”

“这个绘图一般,男女主没个性,不是你的水平。

”萧总直接将她上交的绘稿还给她。

尽管何曼已经表示惊艳了。

门外,

何曼盯着安歌手中的稿子道,“枪毙了?”

“嗯。

”安歌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脑海里晃过和自己在民政局领了证的男人,很帅,但很冷,冷得让她从夏天瞬间能感觉秋霜来临。

路云城?名字也很好听。

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

她被自己的想法骇了一跳。

以后他们要生活在一起。

下班的时候,安歌刚到医院,结果就听到医生说爸爸病情,“过一段时间,病人恢复后,可以对他按摩呼唤,以唤醒他的意识。”

妈妈一下子瘫软在走廊的坐椅上,原来爸爸还是变成了植物人。

真是雪上加霜。

安歌将妈妈接到一处新租来的楼房里,两间屋子,正好可以供他们一家四口用了。

晚上十一点多,她在一片睡意里接到路云城的电话,“安歌?”

“你是?”

“路云城!”冷漠的语气极凉,骇得安歌所有的睡眠细胞全部乍醒,怎么是他。

“刚结婚,新娘子就跑了?”他一副质问的语气。

“我……我明天过去。

”她还没有给妈妈开口提这件事。

第二天早饭时,她有些吞吐着,“妈,我有件事和你说,我打算出去住……”

第5章你想让我熟悉哪里

住在别墅半个月后,

这一天,

当安歌刚开车回到牡丹苑别墅,就看到一辆拉风的布加迪像一只潜伏的猎豹停在那里,格外的邪魅,那丝邪魅就像黑夜里一双眼睛般透进自己的骨髓,吓了一跳,她猛的踩了刹车。

她知道,那个名义上的丈夫回来了。

这半个月里,没有这个名义上的男人,她有些小舒适。

客厅里,她也不客气的问他,“为什么和我结婚?”

“随遇而安。

”他正在客厅喝咖啡,很轻松的回答。

“你了解我?”安歌锁眉,将包放在衣架上,一边换鞋,一边问,“怎么知道我……”

冰冷的脸上突然裂开一丝淡笑,那一丝淡笑也随着她的视线移过来的时候,倏的不现,还是一张漠然的脸,“你想让我了解哪里?”他的眼睛似乎在她的身上找寻,只是转了一圈,便自动的落下来,顺手端起咖啡杯。

安歌感觉这一句听着怎么那么暖昧,不,更流氓呢,于是她装没听懂,径直来到冰箱前,扭头问他,“你吃过晚饭了吗?”

“没有。

”他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继续喝咖啡看财经财志。

她想,今天晚上不用吃泡面了。

荷包蛋鸡仔面,冰箱就这些,还有一点绿油菜,几个香菇,她干脆都用了。

当她端出来的时候,很怕路云城会嫌弃,不过人家毕竟在最关健的时刻救了自己的老爸,还是以协议的方式拯救了自己的家。

他坐在安歌对面,吃相很优雅,就连夹面那随意的动作,一顿一挑,竟然都似骄傲的王子就餐般,行云流水,浑若天成,她在想,他吃螃蟹也一定优雅至极。

有一个电视,她迄今为止看到一个女子吃螃蟹优雅的样子,雍容得体,真美,她想,男人如果吃成这样,也太完美了。

真是比不了,吃个面条都能吃出尊贵的王子来。

四周很静,静得安歌有些压抑,她想打破尴尬,没等她说,路云城的话先到了,“桌上手绘图,是你画的?”

“嗯。

”她低头,“昨天在茶几上随手画的,忘记收拾。”

空气又陷入一片沉闷之中,她还是想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和她结婚,难道仅仅因为合适吗,可是她和他是从未有过的交集。

身份看似天上地上,怎么会合适。

“晚上,你在哪儿?”她想到一个最窘迫的问题。

“当然-在-家!”他挑了眉看了她一眼,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脸红了一下。

在灯光下,他看得很清楚,她素面朝天,皮肤白皙,泛着健康的光泽,眼线弧度弯曲有形,很漂亮,也很耐看。

尤其是唇角水润粉盈,像含苞欲放的花瓣一般。

喉咙一涩,他下意识的揪揪衬衣的领子。

“我还没有准备好?”她小声的回答,低得他快要听到不到,筷子狠狠的戳进碗中,搅着没有几根鸡仔面的汤汁。

“准备人就行。

”他起身离座,径直去了二楼。

走路沉稳有力。

看着他的背影,她恍然大悟,怎么看着他面熟呢,原来他是那天走向名城律师楼的大佬,家中马上要进行清算,她是不是得讨好他一下,让他帮着请名律师,为家中减负?

之后,

安歌一直咬着唇,在客厅偌大的空里徘徊,她怎么才能让他帮自己请一个名城的律师?貌似自己和他还说不到几句话,甚至这才是她和他的第二次见面,太不熟悉了。

难道要晚上说?

不行!不行!

腾的,她脸上刚刚退下的红色立刻又染了上来。

一个小时后,安歌笑意盈盈的磨了新咖啡敲开了二楼路云城书房的门,随着他的请进,她端着咖啡,脸溢着微笑走向他,很礼貌,“路……路总?喝杯咖啡。

”以前她在海城这片区域,没有听到姓路的名贵。

“云城!”他扭头纠正她,看到她一副微笑献媚的样子,不由薄唇轻勾。

“云……城。

”她硬着头发喊了一声,抬头时,发现路云城冰封似的脸上仿似裂开了一丝轻笑。

笑得很好看,眉眼都弯下来,这样的路云城,她是没有见过的,半个月前见到他,还是一张冰封千里,万年寒冬的面孔。

她将咖啡放在桌上,并没有马上离开,她有些欲言又止。

路云城故意没有回过头,双手直接劈里啪拉的在电脑上敲字。

看到他忙,她似乎只是吸了口气,转身离开,手触及门把的时候,劈里啪拉敲击键盘的声音落下帷幕,磁质低沉富有弹性的萨克斯弦音缓缓注入她耳迈,“有事?”

“明天,你如果……回来,我去超市准备食材。

”右手握着门把,她扭头望着,故意装出一副无所谓的笑,明媚而灿烂,掩饰了内心所有的虚脱与无力。

她真的不想装,不过,又没有办法,或者这也是一种活着的方式。

她本来有求他,可是装笑装得自己都难受别扭,干脆不装了。

扭头,他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敛去满脸笑容的样子,剑眉上挑,“嗯?还有?”

敛去脸上的笑,壮了壮胆子,她问,“路……云……城,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位律师?”

他回头,什么也没有说,继续劈里啪拉的打字,只是待他敲完的时候,他磁哑沉厚的声音问了一句,

“电话?”

她一愣,然后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记号码,惊喜到都忘记表示感谢。

他从她的手中一把夺过她的手机,然后劈里啪拉的输入几行字,然后又塞到她手中,“上面有我的号码,律师明天会找你。”

回到卧室的时候,安歌感觉自己是晕菜菜的。

这是什么节奏,这个名义上的老公这么靠谱。

“妈,我找到律师了。

”她趴在卧的床上先是打电话安慰母亲,希望从破产这件事情上让母亲的压力有所减轻。

“那好,我们就有救了,这两天就要清算资产。

”母亲的声音急得有些沙哑。

“我正想和你商量开一个快递的分点,到时你也能减轻压力?”母亲和女儿商量。

“好。

”安歌想到除了医药费,剩下的钱,她想开个小超市,既然母亲想开快递分点,就开吧,这样以后弟弟和母亲的生活也有保障。

刚挂了电话,门咯吱的一响,安歌吓得整个人立刻从床上反弹起来,目光直直的盯着推门进屋的路云城,她有些懵。

第6章你睡这里

“你睡这里,我去睡客房。

”爬下床的安歌整理好自己的睡衣,顺手捋过一头的长发转身向外走,他们还熟悉不到同睡一张床。

“你睡卧室!”他强调了一下,然后稳稳的走到柜子前,拿出自己的浴袍,然后径直进了卫生间冲澡。

安歌尴尬的站在床角,脑海里不断回想着路云城的话,你睡这里。

难道他是说要她睡卧室,他去睡客房……

安歌扑的一声松了口气。

不过,人家帮自己请律师,自己是不是得给人家打一张欠条。

名城的律师个个都很贵。

她直接写了一张借条搁放在桌上,等他洗完澡给他。

很快,浴室的门一响,安歌不由的脸一红,迅速将头别过去,她装作看窗外的风景,月黑风高的,繁星满天。

一出来的路云城就看到安歌背对着自己,不由勾勾唇。

走路的声音,还是将安歌的不好意思拉回来,屋里闹出动静,她不可能装作不知道,于是她扭过头,看了路云城一眼,她一下子呆住了。

美男出浴图!

上半身果露着,露出一片蜜色,八块腹肌,块块明显,人鱼线也很流畅,流畅到一路向下……看得她不由的摸摸鼻子,传说中看美男会流鼻血。

他下半身系了一件浴袍。

“还没看够?”他看着安歌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样子,唇角勾起的弧度增大。

摸着鼻子的安歌这才回过神儿,她的脸更红了,摸着鼻子的手也撤下来,她赶紧低头道不再吭声,反正看了。

原以为自己嫁一个不知如何的男人。

却嫁了一个高富帅?

感觉人生突然大逆转。

路云城慵懒的躺在床上,让站在床边的安歌有些纠结,他怎么躺床上了?自己上床,还是不上床?他刚才明明说让自己睡卧室。

她准备等一下。

“你不洗?”

“我马上!”她感觉这句话就像解围般,红着小脸,轰的一声,她跑开了,迅速钻进了卫生间,这一下不用出来了。

洗完后,这才发现衣服都湿了,而自己没有带睡衣。

更尴尬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路云城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又瞄了眼卫生间的方向,起身来到卫生间的门前,他站在门口道,“你准备洗到天亮?”

“我忘记拿睡衣。

”她悲哀的小声嘀咕。

转身,来到衣柜前,拉开衣柜,在满是衣服的柜子里,他随手拿了一件紫色的睡衣,然后眼神有些腹黑的弯了下来。

大手揉搓一下,布料极软。

安歌打来一条门缝,将他塞进来的衣服,看也没有看的迅速套上,结果套上的刹那,就感觉被骗了,他怎么找了这么一件暴露的……她缩在卫生间不敢出来。

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路云城盯着卫生间的这扇门,眼角一抹漆黑闪进苍穹,“安歌,一个晚上换一件衣服?”

“你能不能先去书房?”她有些小乞求的声音。

“好。”

路云城倒应声,直接拉门而去。

听到脚步声消失了,确定卧室没有动静的时候,安歌才像做贼一样的,拉开卫生间的门,左右看看,真的没有那人,才然后呼出一口气,直接来到卧室的床上,然后找自己柜子里的旧睡衣。

上下套装的那种,安全又保守。

怎么没有?

“自己的衣服去哪里了?”她不禁发愣,昨天不是还在?

卧室的门再次被推开,穿着性,感,暴,露紫色睡衣的安歌目光刷的扫向门口,意识到自己的睡衣过露之时,双手本能的护住自己胸前,步子向床边退去。

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路云城不由的扬眉,他看到紫色丝质睡衣更加映衬出她白色的肌肤,尤其是在灯光下肌肤还散发出一种通透的光泽,使得周围墙上的精美饰物都暗然失色。

喉咙一紧。

路云城将目光移开,径直走到床前,保持刚才的慵懒,一偏腿躺在床上,头靠着垫子,手中把玩中刚才桌上那一张借条。

他挑眉看她,意思这借条什么意思?

“请律师的费用,我可能现在出不起,不过我有工作,我会每月还款,直到还清为止。

”忽略穿紫色暴露睡衣的羞涩,她很郑重的说。

一百万只是她和他的结婚费。

如果稍有办法,她不会跟他提律师的事情,这两天就要清算财产,她实在等不得了。

看到她终于冷静下来,这或者才是真实的她,他只是嗯了一声,便从床上偏腿下来,拉开门,直接去了书房。

脑海里晃动紫衣下那白色如雪的双腿。

看到路云城离开,松了一口气的安歌,几乎是一口气钻在被窝里,她闭上眼睛想了很多,但是一天的工作还是让她沉沉睡去。

第二天,她的生物钟准时的醒了。

不过醒来的时候,却嗅到了空气一丝不同的气息,她不禁揉揉眼睛,睁开,还是华贵精致的天花板,然而然而,身侧,路云城怎么睡在这里?

他不是说好,他自己睡卧室吗?

倏的,她像弹簧的从床上坐起来,盯着路云城,尽管和他不太熟,但她还是纠正他忘了一件事,“路总,不,云城,昨天你不是说我卧室,你睡客房?”

“我只是说你睡卧室,我说过我要睡客房?”路云城睁开那一双黑漆漆的如墨染的眸子,盯着紫色睡衣下的安歌,眉目慵懒,在清晨看起来,有一种惺忪的美,懒起画蛾眉的那一种惺忪。

看着路云城盯着自己,安歌不由一怔,然后意识到自己昨天晚上过于暴露的睡衣,双手立刻将被子拉到颈子,做好防敌准备。

这才是和他共处的第一天呐。

路云城收回看向她的视线,偏腿下床,而防患于未然的安歌还是用力的拽着被子,以免自己暴露出来。

直到听到门响,安歌才将双手垂放下来,虽然自己和泳池里的男人共度一宵,可那是自己中了表妹的药才导致的。

她不想想起这件事。

叹了口气,她下床换衣服准备吃饭上班。

一下楼,安歌就闻到厨房里的香味,她在厨房门口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厨娘正在做饭,她不禁愣了下,这时厨房扭头道,“少夫人早。

第7章挑花眼了

“早。

”不知如何回应的安歌艰涩的点头。

“马上就好。

”厨娘很快就将煎好的鸡蛋,然后新做出来的面包端在盘中,搁放在外边的餐桌上,然后盛了两杯牛奶。

安歌吃完早饭,准备开着自己的旧别克去上班。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路云城的脚步声,她回头看他一眼,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瞄了眼厨房的方向。

“张婶,梅园厨娘。

”他告诉她。

“哦。

”安歌她看了眼别墅的小院,几处绿色的草坪,几株树,迎着朝阳正在繁盛。

感觉今天的早晨格外清爽,她还是穿着公司那一身黑色的职业装,然后坐进别克踩油门就离开了这里。

感觉自己真的捡了一个便宜,不过人家介意不介意自己不是姑娘……

想到这里,自己就像吞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公司,

她正绘图的时候,就听到自己的电话响起来,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她想了想,还是接了,“你好,我是安歌。”

“我是季修远!”

“季修远?”安歌惊得差一点从椅子上站起来。

季修远是全国著名的律师,案例无往不利,是律师界的一把手,她没有想到路云城居然给自己介绍了如此一位大咖,据说他只要接手,没有不赢的道理,而且费用也是极高。

过了两秒钟,安歌沉静下来,她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季律师,久闻大名。”

“我在安氏公司会处理你父亲的破产与清算。”

“太感谢了。”

“不用谢我。”

安歌尴尬的愣在那里,不用谢我,什么意思?难道是要谢路云城。

挂完电话。

上完卫生间的何曼凑过来问她,“怎么样,家里请到律师了吗?”

“请到了。”

那就好。

何曼缩回脖子,因为她看到萧总从屋里走出来,赶紧低头安心的绘图。

安歌盯着手底的绘画微微出神,然后笑了一下,继续提起画笔画起来,心也放轻松了,不过这钱怎么还,是不是得还一辈子?

律师界的大咖都请来了。

她是又惊又喜又悲。

不过,她还是给路云城发了一条短信,因为昨天晚上,他将自己的号码存进自己的电话薄里,居然存的名字叫云城?他和她有这么亲切吗?

【谢谢你。

她知道他忙到一定不会回,所以就没有再注意手机。

只是到中午饭点了,她才发现有一条短信提示未看,她按开一看,居然是路云城的,居然是【怎么谢?】

她脑袋一轰,怎么谢?

【要不,晚上我请你吃饭。

】她直接给他回了一下。

【好。

】他居然很快的给她回了。

这时何曼端着饭走过来,看到安歌一直忙着按着手机道,“你男朋友?”

“算是吧。”

“怎么叫算是?”何曼扭头一笑,“是不是备队的人太多了,挑花眼了?”

安歌只是一笑置之,便收起手机。

这样也好,给她一个还人情的机会。

手机振动了下,她想应该是消息或短信,但忙着绘图最后几笔,她不得不一气呵成,完成之后,手机短信她就忘记了看。

直到下班,她拿出手机一看,才发现是路云城的短信,【云香斋。

云香斋的饭很有特色,经常是宾客满朋,而他则预订了一个雅间,等安歌赶到的时候,就发现冷锋正在门外等候自己,便抱歉道,“有些堵。”

“路总在二楼一号包厢。”

“好。

”看着云香斋的招牌,安歌一顿寻思,是不是路云城知道自己昨天刚刚发了薪水,想那七千块就这么打水漂了?

推门而进。

路云城正优雅的坐在那里,看杂志,当听到她进屋的脚步声,便阖起杂志道,“你点菜?”

安歌坐上椅子,双眼如两汪清波似的瞅着路云城,“今天是我请你。

”她暗自咬了下牙,呆会儿就是放血的节奏。

“那我不客气了。”

安歌心想,还是你客气一点吧。

他倒是将安香居的招牌饭菜熟络的全点了一个遍,最后他故意问她,“还够吗?”

“够。”

铃响了,服务马上进屋道,问,“先生,有事吗?”

“来一瓶72年的波尔酒。”

噌的,安歌差一点从椅子上掉下去,这得多少钱?

“再来一瓶罗曼尼·康帝红酒……”

安歌胸口的一口血险些喷出来,这哪里请他吃饭,分明是剐自己皮割自己肉啊!一瓶酒,自己一个月薪水都不够哇!

当服务生下去的时候,安歌强装镇定,“你喝两瓶?”

“你一瓶!”

安歌想像到自己喝自己血的感受,这叫做痛苦不堪。

这个路云城到底想干什么,难道非把自己榨干吗?自己一个月的薪水,拼死拼活的。

可就是七千块!

一瓶酒都不止七千块!

看着他风轻云淡的样子,她暗暗握起了小拳头。

菜很快上来,看着面前精致的菜肴,她想,有菜吃吧,就吃;有酒,反正醉了,就不用付钱了,自己实在是付不起,没办法,装死吧!

半瓶酒下肚,

安歌就感觉自己的脚底像是变成了棉花,一下子飘在了空中。

于是她趴在桌子上,装睡了过去,但意识很清晰。

看着她趴在桌子上的小迷鹿样子,软软的,脸色酡红,很像挂在枝头待采的红苹果,路云城嘴角勾起一丝完美的弧度。

这时餐厅经理一脸笑意的推门进来,连忙道,“路总,这是上个月的收支表。”

“嗯。”

听到这里的安歌气得差一点又吐一口血,点来点去,原来这个是路云城开的啊,要不要这么黑自己,简直虚惊一场,心脏差一点从钱袋子里跳出来。

想一想,自己还要不要装下去。

“安歌!”路云城似乎在唤自己。

继续装。

直到她听到他唤了三遍,才装作惺忪的抬起头,“我睡过头了,不好意思。

”眼神流露出一种迷离的朦胧醉。

“我们走。”

二人一前一后的向下走,本来喝酒就上头,走路有些不稳的安歌没看清台阶,一脚踩空,就在她惊出一身冷汗以为自己要滚下楼梯玩完的时候,一道有力的臂膀及时出现揽住了自己。

安歌感觉瞬间跌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感觉世界有点温暖。

他抱起她,大步流星的走向自己的劳斯莱斯。

“我的车。

”她可要开坐骑上班呢?

“明天送你。

”路云城似乎知道她的意思。

第8章该要个孩子

第二天早上,安歌一醒来就看到自己新换的睡衣,又看看身边躺着的路云城,不由的微呼,“路云城,是不是你帮我换的衣服?”昨天明明自己没有意识换睡衣,倒头就睡了。

“是张婶。

”路云城醒来后,穿着一条紧身的短裤就去拿衣服。

四脚修长,翘臀,走起路来,看上去很有感觉。

昨天自己就是倒在这样的男人怀中……她忖思着。

而路云城后脑勺就像长了眼睛般的问,“背影帅?”

噗的,安歌差一点吐了血,然后白了一记路云城,什么也没有说,起身下床,然后她刚想问什么,这时路云城发话了,“今天周末,要回一趟爷爷那里。”

“噢!”她知道这是早晚的事情。

“我去买一些东西。”

“冷锋准备好了。”

楼下餐厅,二人坐在对面吃饭,昨天早上,她自己吃的;

而今天早上,她却和他坐在一起吃饭,余光之中,他优雅得体,每个动作就像特意培训出来的般,既不做作,又让人无可厚非,天生的贵族优越感。

本来吃饭快速的她,不由的停下来。

几分钟后,

站在台阶上,取了钥匙的路云城对她道,“上车。”

“你?”她起初以为只是冷锋送她一下呢,没有想到他亲自送。

迟疑了一秒,她迅速坐进他的车里,因为她怕迟到,迟到可是罚钱啊!

张嫂看到他们走了,急忙掏出裙袋里的手机道,“老爷,孙少爷送孙少奶奶上班了,小两口很亲热,您老很快就能抱上重孙子了。”

“好好。”

一路上,车子疾驰而去,可是安歌坐得很稳很稳,她想车子好就是不一样,不过她到是嘀咕起来,她与路云城根本就没有那样的熟悉,现在他倒是送起自己来了,想着想着,有几分不自然的情绪在心头滋生。

“你能不能停在这里?”她看着快到公司了。

“没到你公司。”

“我自己走几步就行了。

”安歌想一会儿被人看到,又要八卦了。

路云城的脸微微黑了下,然后还是将车子停在路边,直到看着一身黑色职业装的女人完全消失在大厦里,他的车子才疾驰而去。

她刚刚坐下,屁股还没有坐稳,就听到何曼气喘吁吁的坐在安歌身旁的椅子上,“我喊你没听见?”

“啊?”安歌一愣,难道何曼看到自己从劳斯莱斯上下来?

“我眼巴巴的看着你走进电梯,我只能等下一趟。

”何曼喘了口气道。

安歌提起来的一口气松缓下来,原来如此,吓了自己一跳。

“对了,昨天你的手绘图交了没有?”

“交了。

”安歌想到这次网剧的手绘人物图,自我感觉良好,所以她觉得差不多。

八点钟准时敲响的时候,工作区立刻恢复了安静,半个小时后,萧总从办公室出来,“公司里的绘图我已经拍成照片发给网剧制片方和剧组。

下周就会有结果。”

何曼偷瞄了眼安歌的方向,握握拳头,小声道,“你一定行的。”

安歌做了一个OK的手势。

临下班的时候,她收到路云城的短信,【车子在地下停车场。

她回了一句,“好。”

晚上,她开着车子回了家,二楼卧室,准备找出自己以前还算看得起眼的衣服,她刚到牡丹苑,继而拉风的劳斯莱斯也到了。

卧室,她准备找衣服的时候,路云城砰的直接拽上她的胳膊,直接来到隔壁一间房子里,将衣柜拉开,全是最新季的衣服,还有一鞋柜的鞋子。

安歌似乎是被惊艳到了,她怔忡的看着路云城道,“这太贵了?”

“路少夫人得贵一点。

”他看到她发愣,松开她的胳膊,直接给她挑了一款,小宝蓝的套装,既大方,又典雅。

香奈尔的。

安歌拿着衣服,心里突突突的狂跳,这是把自己卖了的节奏吗?怎么感觉像是遇到了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

她百思不得其解。

客厅的路云城听到二楼门响,就看到安歌套了这一件宝蓝色的小套裙款款走向一楼,长袖收腰,小裙及膝,头发微微盘起来,随意的落了几丝,就是这么一点碎发,让安歌从清丽到妩媚成熟整整跨越了一个风格。

扯扯领带,路云城低音浓重的醇厚袭来,“挺好。”

来到路家梅园,看到这么漂亮的孙媳妇,路爷爷与路奶奶好不高兴,简直眉开眼笑,笑得都合不拢嘴。

“那个云城,有没有欺负你?”路奶奶拉着安歌的手道,“如果他敢欺负你,告诉奶奶。”

“奶……奶,云……城对我挺好。”

“看看,安歌都害羞了,好了,奶奶不问了。

”路奶奶径直回了卧室,然后回到客厅的时候,手中多了一副镯子,她递给安歌,“小安,这镯子是奶奶给你的见面礼。”

安歌看着通透翠绿的镯子,想一想,这是大家出来的东西,一定价格不菲。

她小心的抬眼看了眼路云城的方向,路云城正在和爷爷聊天。

似乎注意到她的求救目光,路云城走过来,“奶奶的心意收下吧。

”他直接替安歌接过来。

弄得安歌很不好意思,她和他之间可是有过协议的,怎么可以轻易拿路家的东西。

她想,回牡丹苑再还给路云城就行了。

路奶奶扯着安歌一个劲儿说话,很慈祥,她感觉路云城有这样的爷爷奶奶很幸福,不过他的父母呢?

她没有问,不该多说的一个不能说,她知道豪门里有许多规矩。

饭桌上,路奶奶更是对孙媳妇宠得不了,吃这个,吃那个。

让人夹了很多菜给安歌,安歌看着路奶奶体贴的样子,由衷的感动,好久,她都没有人关心了,不是家里不关心自己,而是家里的事太糟心了。

饭后,路爷爷带着孙子在旁边下棋,这边路奶奶则和安歌坐在沙发上聊天,这时路奶奶说,“云城年纪也不小了,你们该要个孩子。”

“清川也要结婚了,下个月回来,你们抓紧时间要个孩子。”

什么?

安歌就感觉这句话就像一枚深水乍弹在自己的脑海里轰的一声暴乍了,脸色一片发白。

多久都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

“怎么了,感觉气色不对,你们赶紧回去休息。

”路奶奶看到安歌脸色不对,立刻嘱咐孙子。

狼性总裁娇妻晚上好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狼性总裁娇妻晚上好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狼性总裁娇妻晚上好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