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倾城夜色恰如你》(郑端钟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倾城夜色恰如你》(郑端钟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9-13 16:35:29作者:知道我厉害了吧

小说主人公是郑端钟绾的小说叫做《倾城夜色恰如你》,是作者知道我厉害了吧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求之不得,无坚不摧,决然不复,这是属于帝王的时光洪流。数年前,郑端尚且是醉卧美人膝,手握杀人剑的快意王爷,而如今,他脚下白骨累累,垒出一条通往帝王之位的坦途,可是再回头望,山河依旧,却终究失去了那段与她一起的时光,与此生挚爱之人。

《倾城夜色恰如你》(郑端钟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倾城夜色恰如你免费试读章节

那件事过去了许久,如今旧事重提,仍然恍如隔世。

翱鹰军大败瓦剌,仅以八千精兵,退敌三十余里,捷报传来,李子丞凯旋那日,郑端在宫中大宴群臣,喝醉了酒。

“你忘了,郑端,”她一步步朝后退,“全忘了,忘了李家为你的皇位,抛头颅洒热血,尽了多少血汗。”

“别说了,”郑端说,“孤带你去看太医,跟孤走,孤带你离开这里……”

她退到墙角,感觉安全了些,喃喃自语似的,一点点把那段只有她知道段过往,讲给郑端听。

那天晚上,乌云盖月。

端帝喝醉了酒,魏文贤借此契机,勾结朝廷奸佞,出兵在半路劫杀翱鹰军,持圣上手谕,以背叛朝廷之名,诛杀功高震主的翱鹰大将军,李子丞。

翱鹰大军奋力抵抗,奈何寡不敌众,他们刚击退了瓦剌,转过身将最脆弱的脊背给了自己为之浴血奋战的朝廷,可是却遭到全军覆没的袭击,也同样来自他们最信任的朝廷。

钟绾出奇平静,说到这里,却也无法遏制地落泪,“李子丞不信你如此绝情,硬是拼死发了穿云箭,寻求救援。而你烂醉如泥,只因听了魏文贤谗言,便坚信与自己从小到大的兄弟谋反,要夺了你的皇位去!”

皇位是多少人垂涎的梦想,可是李子丞不稀罕,李氏一族世代从龙,为皇帝打江山,他们都不稀罕!

“李子丞身中数刀,他等啊等,只等来了你增援魏文贤的平叛兵,和一场毁尸灭迹的大火,”她朝虚无之处莞尔,似乎坠进一场梦魇,把手举到面前,“郑端,这皇位,你坐的安稳么……午夜梦回时,你可曾后悔过?那些因你而死的将士们,守卫你的国土,又被你斩杀的人,他们有没有,来找过你?”

嘴角溢出鲜血,四肢渐渐有些麻痹,药物的效力散开来,肚腹内刀刮一样剧痛,好像肠子被扯出体外,她微微蜷缩身体,疼得满头大汗,郑端似乎耳边在大声说着什么,她却已经听不见了。

听不见,也看不见,郑端,她唤了一声,端哥……

“你太自负,从不肯相信旁人……也从没有……相信过我,”钟绾艰难地喘息,朝黑暗中伸出手,“李子丞,从未谋反……”

“钟绾此生,也从未爱过旁人,那个孩子,是你的……”

信也好,不信也罢,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

郑端脑中嗡鸣,无数尘封的画面一起涌入记忆,酒醉的夜晚,破碎的衣衫,宿醉,头痛,沾血的床褥,海誓山盟,抵死缠绵。

躺在身下的人是谁,朝露一样清新的气味,她一声一声叫他,端哥,端哥……

看不见,也听不见,真相伴随着死亡,纷至沓来。

钟绾极力睁大眼睛,想再看看郑端,血却从七窍流出,胸腔中不断发出‘咯咯’的破裂声,她张了张口,喷出大量血块,嗓音沙哑得可怕。

“端哥,这里好黑……我好冷……你抱紧我好不好……不要再丢下绾儿一个人……”

指尖颤抖着伸直,在郑端脸上留下一道蜿蜒血痕,她感到有湿润的液体滴落在脸上,那双手渐渐垂下去。

“放过别人……也放过你自己……我愿是你杀的……最后一人……”

“祝你长命百岁,一生……孤寂……”

地牢中静寂无声,高处的窗户破缝里,落寞地引进一缕月色,梧桐树沙沙作响,树梢上停着一只花喜鹊。

“钟绾?”

她这样瘦了,那些黑暗里,独自煎熬的日日夜夜,自己为什么就不肯看看她,为什么就不肯看她一眼。

郑端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唤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很少叫她的名字了,只是叫废妃。

别人家的姑娘嫁人时候都是最漂亮的,可唯独他的姑娘,脸上带着疤,那么难看,却连难看都让他那么喜欢。

他记得第一次见她,是在李将军府,她骑在墙头上看自己,不小心摔下来,手脚摊开,把自己砸了个大跟斗。当时他就觉得这小子皮得很,将来准能给自己当大将军,却不知道,这一砸,就砸到心里去了,再也没出来过。

“钟绾,你不是喜欢穿男装么,不是喜欢骑马么,端哥带你去草原放马,去江南赏花。”

“我们给李子丞建个衣冠冢,以后每一年,都带着我们的孩子去祭拜。”

“钟绾,你又野到哪里去了,早点回来,若是再迷路了,我便不去救你了。”

“其实山河怨还有下半阙,我没教给你,怕你全学会了,便不再缠着我了。”

“骗你的,傻瓜,怎么舍得不救你呢,无论你走到哪,端哥都在你左右……”

温热的水珠砸在她脸上,顺着脸颊滑进鬓角里,转瞬即逝。

“钟绾,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端哥知道错了,你别死,好不好?”

“你不许死!钟绾!我是天子,我不让你死,你就不许死!”

“钟绾,你再叫我一声端哥,”他一会儿像个疯子一般喃喃,一会儿又像小孩儿似的嚎啕大哭,忽而狠狠地抱着她,几乎要把她揉碎,碾进自己骨血里。

“你再叫我一声端哥,我就放你走……”

 

第十五章

钟绾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境纷杂缭乱,她漂浮在空中朝下看,兜兜转转,如同事不关己的走马观花。

她朝前走,恍惚间看见五岁时候的自己,在大街上跟野狗搏斗,与乞丐争食,为了一块馒头被打得头破血流。

后来,李桀用一串冰糖葫芦把自己骗回了将军府,当男娃似的,养了三年,成日扎两个冲天髻,拖着一把鼻涕,跟在李子丞屁股后头狐假虎威,觉得自己厉害得一匹。

八岁的时候,遇见了甚合口味的小王爷郑端。

那次成功的假摔,她一摔成名,跳进了郑端的怀里,也跳进了天家富贵,跳进了四方天儿的深宫,跳进了一场永远没法回头的轮回。

小王爷生得好看,明眸皓齿,漂亮得雌雄莫辩。与那些野狗、乞丐、烂馒头、李桀、李子丞,都有所不同。

年少的钟绾觉得他就像一串刚甩好的冰糖葫芦,糖稀薄薄裹了一层,舔化了,里面就是酸甜可口的山楂。

年少青葱时,三人偷着拜把子,躲在天井里,把李桀埋的女儿红挖出来喝。

郑端红着脸,朝她手里塞了枚黑亮的陶埙,手把手教她吹一曲山河怨。

她喜欢那曲调,也喜欢轻柔的握着自己手的那个人,他的眼睛明亮,看着自己时专注又温柔。

可是年少时她不敢明目张胆的看他,只当那是定情信物,拼着醉酒一腔孤勇亲吻了他,小王爷红了脸蛋,真好看。

后来钟绾苦练女红,想着绣个荷包回礼,奈何手艺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鸳鸯生生绣成了鸭子,被李子丞嘲笑许久。

慕少艾之中,她做了许多小心翼翼的试探,迂回婉转,探听那人的心意,想着他,想着他红得好看的脸颊和掌心柔软的汗,想着那个触动心肠的吻。

以后,就嫁给他吧,每天亲亲他,他可真好看。

可是时光荏苒,摧枯拉朽地推着他们朝前走,小王爷终究当了皇帝,她绣过了整个青春的那只鸭子荷包,到底也没能送出手。

他当了皇帝,身份尊贵,该有很多荷包了罢,她想,也会有很多人,争着抢着想亲亲他。

李桀战死沙场,终落得马革裹尸的下场,李桀死的那一日,是李子丞十七岁生辰。

他一夜间长大了,之身撑起李家,为小妹遮风挡雨,隔年子承父业,被郑端封为翱鹰大将军。

又过了几年,瓦剌犯边,翱鹰将军挥兵西征,以八千精兵,退敌三十余里,捷报传来,举国欢庆,那日郑端喝醉了。

郑端并不温柔,急切的,炙烈的,闯进来时,疼得她打哆嗦,那么疼,却舍不得拒绝,那是她爱了许多年的少年,她咬着嘴唇,硬生生将疼痛熬成欢愉,熬成一个誓言般的秘辛,关乎整个青春,像暖风过境一样温吞。

“绾儿,做我的皇后。”他说。

遥远的天边突然升起一道白亮的穿云箭,在夜色之中格外乍眼。

后来,后来怎么样了呢……

钟绾觉得头痛欲裂,后面的场景却怎么也看不清了,似乎罩在一层灰蒙蒙的雾里,令人心烦意乱。

我做皇后了么?

嗯……我一定是皇后了吧,端哥从来不会对我食言的。

可是我做了皇后,为什么……还会死呢?

“你没死。”一个小孩儿的声音说。

没有死为什么醒不过来呢?

“你已经醒了。”

可是为什么醒了周围还这么黑呢?

“因为你瞎了。”

“额,你就不能委婉点。”她费力动了动手指头,想感受一下活着的身体。

“别动,”小孩儿说,“你的筋骨全部断裂,眼下还在重塑当中,可千万别乱动,一动就长歪了。”

钟绾静静躺了一会儿,感觉到微风拂面,听见林间的风吹树叶,传来沙沙声响,脑筋才勉强开始运转。

“你是什么人?”

“我是岳神医。”

“撒谎,”钟绾呵呵一声,无情戳穿,“你不是岳神医,小孩儿撒谎被狼吃。”

“好吧,我暂时还不是神医,”小孩摊摊手,“国医圣手岳神医是我师父,我以后肯定会比我师父更厉害,所以你可以提前叫我神医。”

“这是哪里?”

“我和师父隐居的忘生涯,是当朝天子郑端带你过来的,他说,嗯……要找我师父瞧病的。”

“瞧病?谁病了?”

“你病了,不,确切的说,你中毒了,”小孩一本正经的说,“送过来的时候,已经都死了两个时辰了呢。”

“哇,”钟绾恭维道,“起死回生,你师父真神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师父来的。”

“……”

这小孩儿话痨的很,话匣子一打开根本停不下来,竹筒倒豆子似的巴拉巴拉说个不停,“当时的情形可真是悬了,你中这个毒,名字叫做生生造化,邪门儿的很呢。我听师父说,中毒之人会慢慢蜕化五感,失明,失聪,失语,继而七窍流血,全身骨骼尽碎,气息全无,痛苦万分,外观与死人无异,但其实五脏功能尚在运作,一切如常,人往往是被疼死和饿死的。”

“这也太毒了吧!”钟绾心有余悸,不知给自己下毒的人到底多大的仇怨,“那我现在,怎么没什么感觉?不觉得饿,也不觉得难受?”

“哦,我师父怕你饿坏了,帮你把胃摘掉了。”

“啥玩意儿?”

把啥摘了?!

“就像你听到的那样,”小孩儿打了个响指,“你的胃,摘了。”

 

第十六章

“哇你真好骗,你不是个大人么,怎么别人说什么你都信呢,”小孩嘿嘿笑了几声,“怪不得郑端让我别欺负你。”

钟绾用全身唯一能动的眼睛翻出个白眼,而且藏在纱布之后没有被看见,接着问道,“他人呢?”

“跟我师父上山采药去了……哦说到药,你可得好好谢谢他,生生造化的解药第一味,就是阳气充沛之人的心头血。”

钟绾心中咯噔一下,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翻上来,心脏像被锋利的猫爪子勾住了,连血带肉扯下来一大片。

小孩全然不知,继续巴拉巴拉说,“真是厉害呀,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不怕疼的人,二话都没说,直接照着心口戳了一刀,用三棱刀子放还一个劲儿问够不够……诶你怎么哭了呢?是不是饿了?现在不能吃东西哦,诶诶诶你别哭了么。”

小孩正焦急,郑端已回来了,他褪去一身龙袍,只穿着粗布衣裳,依然身材修长挺拔,唇珠温润,眉如墨染,俊朗逼人。

把背篓解下,立在墙根上,郑端朝那小孩道,“今日山上新出了些松茸,你去将炉子支上,一会儿烤了吃。”

“诶诶,你回来的正好,”小孩说,“你婆娘哭了,你自己哄……”

郑端登时楞在原地,八尺男儿像个孩子一般手足无措,下意识在衣服上蹭了蹭掌心的泥。

“端哥?”钟绾唤了一声。

半晌,那边动静全无,她心中纳闷儿,却听那小孩轰然一声爆笑,“哈哈哈你你怎么也哭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真不知羞!”

“洛风,”一个老者的声音道,“不得对圣上无理。”

“师父,”小孩立即收了玩闹心思,恭恭敬敬道,“徒儿去架炉子。”

“再煮些药汤,”岳神医道,“让钟姑娘多泡一泡,骨头愈合得快些。”

“是。”

岳神医又说,“姑娘不必着急视物,生生造化这毒,自双目开始侵蚀人体,且要等将毒完全逼出,视力才能逐渐恢复。”

“多谢神医搭救,”钟绾道,“我是个闲散人,倒是不急,只是端哥国事繁重,朝廷那边恐怕……”

“无妨。”

她感到额头突然被什么温软的东西触了一下,从头顶至脚尖,登时传过一道过电般的酥麻。

“再叫一声。”郑端在她耳边吹了口气。

“叫什么?”

钟绾明知故问,“神医?”

郑端亲了一下她的耳朵尖,温柔蛊惑,“快叫。”

浑身一哆嗦,忙叫了两声他想听的,嘟囔说,“不是一直都这么叫么。”

岳神医干咳一声,朝院里扬声问,“谁叫我?”

“我没叫您啊师父。”洛风边扇炉子边回答到。

“那我怎么好像听见谁叫我呢,我出去看看。”

“师父您别走远了,”洛风担心地念叨,“万一是山里的美女蛇呢,把您引去,吸了您的精气好修炼。”

岳神医面色发红,训斥道,“没大没小的,你师父多大岁数了,还当为师是小年轻呢?能有多少精气可吸?我说你呀,平日里多背背医书,少看那些个没用的话本儿,满脑子怪力乱神。”

洛风毕恭毕敬应了,抬头往屋里瞧,岳神医又说,“好好扇你的炉子,做一事,就该专一事,莫要东张西望,三心二意。”

“哦。”洛风应道,垂下头继续扇炉子。

倾城夜色恰如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倾城夜色恰如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倾城夜色恰如你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