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不是妻奴》(沈若溪北子靖)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 时间:
  • 本王不是妻奴北溪浅笑
  • 来源:ysg

《本王不是妻奴》(沈若溪北子靖)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本王不是妻奴沈若溪北子靖》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本王不是妻奴免费试读章节

北子靖叫她过去?

“王爷在府上?”沈若溪有些诧异,既然他在府上,为什么会允许大夫人进来呢?

这些天她有了解过,她的父亲沈国公,一直是支持南王的。

支持南王,就表示沈国公是皇上的人。而北子靖和皇上关系一直不好,和沈国公更加是一直没有往来。

这种立场,加上北子靖的专横,沈国公府若是来人拜见,都是被直接拒之门外。

这疑惑在心头闪过,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沈若溪咕噜往嘴里灌了口茶水,才放下茶杯,“好,马上去。”

跟在护卫身后,出了院门走过一片花园,走过宽阔池塘上蜿蜒的桥梁,再是红漆漆刷鲜亮的回廊,紧接着到了一片小树林,走过去之后,才是北子靖居住的院子,上心院。

不知是这秦王府大的无法想象,还是他刻意把她安排的离他较远,总之这段路走了两刻钟。

两刻钟,现代计时便是半个小时!

进了北子靖院子,沈若溪才彻底了解,她于北子靖而言是个彻彻底底的陌生人,他对她绝壁一点意思都没有!

她住的院子,也是比较精致的,至少比她在国公府的住处布置的讲究。

但一进院门便能看到她寝室的门。而他的院子,进了院子是一片竹林,林中建了几处楼宇亭台,进了院子还走了他喵的十分钟左右才看见他的屋子!

推开他的房门,当他出现在视野里头的时候,沈若溪恍惚间感觉这不是一个废太子的居所,而是某神明的宫殿!

这座宫殿,因他而神圣。

他依旧一袭玄衣,干净利落的包裹着他完美的身材,穿着衣服都感觉到他的男性力量,既强大又性感。

一根简单的白玉簪子将墨发束的一丝不苟,清冷绝美的面孔,视线落在手上的卷宗上,不知上头写的是什么。

他坐在那儿一动不动都那么高贵优雅,可惜沈若溪没心情欣赏,她已经累的吐舌头了!

“参……参见秦王。”沈若溪规矩的下跪行礼,累的话都说不完整。

把房子修那么大,不为他面前的某胖子考虑,也考虑下这样的房子多不方便呀!

“从本王带着你进宫之时起,你已经是本王的人了,你可清楚?”北子靖一开口便直言,没客套没废话也没叫沈若溪起来,更加是看都没有看她。

这话听着有两分暧昧,可他语气里头绝无半分暧昧,反而是浓浓的告诫和冷漠。

沈若溪沉默了片刻,才开口:“清楚。”

清除的不得了。

果然他是为了此事叫她过来。

他故意让大夫人进来的,而他,恐怕不太满意她对大夫人的态度。

北子靖这才放下手中的卷宗,抬头看了沈若溪一眼方才起身,缓缓朝她走来。

“既然清楚,可知该怎么做?”他站在她面前,高高在上的睥睨。

这等姿势更加让她清楚,就算他舍弃储君之位娶她,也什么都代表不了。在他心里,她恐怕连他身边一个侍卫都比不了。

“知道。”沈若溪面上规矩的很。

但是她不会照做!

要让她舍弃沈国公府,一心向着他么?

这个男人什么都没说,可瞬间就看清她心头的想法。今日她对大夫人的态度,是她对娘家那边还留有余地,并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

他的意思,沈若溪也明白。他要她彻底站在他的立场上,要她将他的敌人也视为自己的敌人!

她若是不听话,想要两头靠,那便是什么都得不到!

但沈若溪有自己的主意,她也不是像他想的那样想两头靠着。

沈国公对原主是不厚道,可那依旧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

她又不是他的奴才,尚未有过冲突就要为了他和自己的亲人作对吗?

北子靖审视了她半响,不知是否洞悉了她的想法,半响后忽的勾起她下颚,逼迫她与他对视。

这动作,也太暧昧了!

沈若溪能感觉到他手指肌肤有些粗糙,指端的温热触在她脸颊上,她情不自禁身体僵了一下。

可触及他那双眸子,沈若溪心里生不出半点非分之想。

他的威压,这还是第一次如此放肆的用在她身上。沈若溪下意识身子哆嗦了一下,这个男人的气场真的好强大!

此时此刻面对着他,没有那么方才如诗如画的谪仙优雅、神明尊贵,只有一种泰山压顶的压迫感,直叫人喘不过气来!

“那个……王爷,您还有什么事?”沈若溪本能的畏惧,要避开视线,可她又不甘心那么没用。强迫自己与他对视!

就算她的身份在北子靖面前十分卑微,可眼中却没有半点卑微之态!

北子靖眯眼,就算是她的父亲沈国公面对他,都不敢这么和他对视,她竟然敢。

这个女人,哪里来的骨气?

“没什么事,你下去罢。”北子靖收回手,深邃的眸子琢磨不透。

沈若溪轻出一口气,才缓缓起身退了下去。在这个家伙面前,真是太有压力了!

“主子,沈小姐似乎还想着国公府。那……主子还要娶她吗?”云峰上前,犹豫的问道。

他的意思,自然不会不娶就让沈若溪回国公府安生度日。

主子舍弃了储君之位也明言要娶沈若溪,这婚约是不会解除的。

若是主子不娶沈若溪了,那就随便找个理由对外宣称沈若溪死了。

而沈若溪,当然是被关押起来研究断魂的解药!

沈若溪还不知道自己仅是一个态度,就面临着被当成小白鼠关押,以后要过暗无天日的生活了!

一离开北子靖的视线,她整个人都轻松了,那双眸子闪闪发亮!

北子靖,我找到报答你的机会了!

这些日子她虽然一直专心在减肥上面,但是对北子靖出手相救的恩情,她也照样记在心里。

她不喜欢欠别人的,本以为这个恩情要很久才有机会还,却不料来的那么快!

北子靖——他中毒了!

他的唇色透着紫色,虽然不明显,可逃不过她的眼睛。

毒性已经显现了出来,但是毒还未发作。这应该是一种缓慢发作的毒药,不过最迟今晚,毒性就会爆发!

其实现在着手解毒更容易,但是北子靖方才那态度,沈若溪一点都不想对他太殷勤。

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更清楚他和她的关系并不亲密。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也从奢望要依靠他庇护自己。

所以他也别奢望她会成为他的附属品。

她不会为了讨好他便去跟沈国公府这样一个家族势力作对……

 

第十五章

书房中,北子靖看了云峰片刻,才摇头示意依旧会娶沈若溪。

若是今天换了旁人,受了他的恩情却还想要巴结他的敌人,或许不用云峰问,他便已经把对方杀了。

可对沈若溪……他觉得沈若溪和一般人不一样。

“可……”云峰有些犹豫。

当今皇城谁不知道皇上和他家主子不和,谁不知道沈国公是皇上的人?

沈若溪在院中接见大夫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云峰可都清楚着呢!她的行为,分明是不想和国公府闹僵!

这说明什么?说明沈若溪根本没有站在主子这边!

主子舍了储君之位护她,她却连向着主子都不肯,这样的女人,娶她做什么?

现在云峰对沈若溪的意见颇大,但北子靖显然不想谈沈若溪。

没等云峰说下去,他便挥手示意他住嘴,转而问道:“天机阁查的如何?”

“北燕和皇上的信函传递,全是天机阁的痕迹。”云峰立即作答。

他跟了主子好多年了,很明白主子的脾气。主子不想说沈若溪的事情,他若还执意说这个话题,肯定会被拖下去打一顿板子!

而且他一个做奴才的,也干涉不了主子的事情。主子既然有此决定,肯定有自己的考量。只是主子想的,他没有想到而已。

“天机阁。”说起这个地方,北子靖的目光深了几许。这个答案他早就猜到了,现在只是确认了一下而已。

北燕一直是他最为关注的地方,那边的一举一动,他可都警惕的很!

能瞒着他的耳目在皇帝和北燕之间传递信函,也只有天机阁能办到。

北子靖眼中掠过一抹杀意,看来,是天机阁想挑起zhanzheng啊!

天机阁十几年前就是做情报生意的,但却是几年前才强大起来的。

北子靖对这个地方调查了许久,但收获到的消息却不多。至少他至今没查到天机阁幕后东家的身份。

“还有呢?”查到一个他已经猜到的消息,着实没什么用处。云峰一直不语,北子靖冷冷问。

天机阁再强大,也只是个江湖组织。一个江湖组织竟要挑起zhanzheng,七十三到底想做什么?

“七十三似乎到了皇城。”云峰一抖,立即回答。可,这个消息他不敢确定。

七十三公子,天机阁最强毒师!

七十三听着着实不像是人名,可那个男人确实叫七十三。

这可是个不怎么好对付的人,他一手毒术杀人于无形,北子靖一听这个名字,眉头便轻微蹙了一下。

一看主子这么严肃的表情,云峰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北子靖心底不知在琢磨什么,过了许久他才开口:“让十一尽快回来。下去罢。”

十一皇子,他的皇弟北子书。

北子靖带兵出征是早晚的事情,皇城中的事情必须得有个人帮他应对。此时他让北子书尽快回来,显然是要将皇城的事情交给他。

云峰领命,犹豫了下,终究是乖乖退下了。他心头还在纠结怎么处理沈若溪,可他不敢多说。

幸好他没有多说,今日北子靖若当真干了得罪沈若溪的事情,他以后会失去很多优势!

对沈若溪来说,北子靖和沈国公府,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差不多。

北子靖对她有恩,等她把恩还了,那他们就两不相欠。

沈国公府对原主不厚道,但他们若是不来招惹她,沈若溪也不会主动攻击沈国公府。

就好比今日,她知道大夫人一直留意她、揣测她。

若是大夫人不这么干的话,她给沈若仙下点毒就得了,不会威胁大夫人给丰厚的嫁妆。

她有恩必报。有仇,必报!

入夜,北子靖换上夜行衣,正准备出去,却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毒发了!

府上大夫乱成一团,施针、把脉,急的团团转却愣是不知道怎么办。

北子靖的上心院已经快翻天了,可时刻注意着这边动静的沈若溪,却还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北子靖的府邸比她想象的要严谨,府里的动静外面是绝不可能知晓的,特别是北子靖的上心院。

若不是今日安大夫正巧外出,云峰急匆匆的出去找人,恐怕连北子靖毒发身亡了沈若溪都不知道。

安大夫行色匆匆的回来,刚给北子靖把了下脉,脸色顿时煞白!

“又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毒,这可是出自七十三公子之手?”安大夫的脸色着实不好看,从未见过的毒,就表示他不但手头没有解药,而且还不知该如何下手解毒。

殿下这一次,危险了呀!

云峰哪里知道毒是出自谁之手,他满脸的焦急:“安大夫,你倒是赶紧想办法解啊!”

一屋子的大夫,个个急的焦头烂额。他们的医术便是去宫里头做御医都绰绰有余,可是今日面对这毒,他们全都束手无策。

一大夫上前说明情况:“我们诊断了很久,此毒虽然来势凶猛,但不会立即致命。安大夫,你来告诉我们该怎么做,你专心研究解药!”

北子靖此时躺在床上,疼的脸色煞白冷汗直下,可他眉头却始终没有皱一下。

可在场的人都知道,殿下必定是痛苦不堪,否则不会连一句话都不说。

他的衣服早就被解开,毒素无法解的时候,唯一的办法便是施针稳住毒素。他身上扎满了针,可似乎没有什么作用。可见此等施针方式,是错的。

这说话的大夫的意思便是,让安大夫告诉他们该如何施针,杂事他们来做,安大夫抓紧研究解药。

毕竟安大夫在这些人之中,是毒术造诣最高的。

可安大夫反复给北子靖诊脉,又查看他身体许久,更是取了北子靖的血在一边研究了许久,却依旧毫无头绪啊!

“只能先将这服药服着。”安大夫写了药方交给云峰。

总不可能没有头绪便什么都不做,这药方是他研制出来的,对许多毒素都有暂时的克制作用,只希望对殿下身上的毒也有用。

云峰现在只盼着能做点什么,不然干看着太着急了!

他拿着药方就跑出去,出去了才看见被侍卫拦在院子外头直跳脚的沈若溪!

 

第十六章

沈若溪快急死了!

她没及时给北子靖解毒确实是因为私心,但是她也不能看着北子靖死啊!

可上心院的护卫,任凭她说破了嘴,就是不让她进去!

“沈小姐,殿下现在不方便见你,你来做什么?”云峰心头着急,语气也不怎么客气。

主子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时刻盯着,特别是现在主子性命攸关,上心院上下的守卫比平时严谨数十倍!

殿下的事情不能被传出去一点风声,不然不知道会被有心人怎么利用!

“我看到你急匆匆的把安大夫带回来,是王爷出什么事情了吗?你让我进去看看,我一直研究医书,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沈若溪没有计较云峰的态度,她现在心里像猫爪似的!

“殿下什么事都没有,沈小姐请回吧。”云峰显然不相信沈若溪,她是国公府的女儿,白日对大夫人又是那样的态度。指不定她是来打探消息的。

云峰无意和沈若溪多说,说完就要走。他还急着去熬药呢!

沈若溪哪能就这么让云峰走,她一把抓住云峰:“我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庶女,还是在你们的地盘上,我能做什么?就算我对王爷有歹心,我的恶意也传达不出去!”

要是知道北子靖一出事,这些护卫就这么草木皆兵,把外人防的那么严,她真该早点给北子靖解毒的!

她不想北子靖死啊!

他对她有恩的!

“云峰,王爷的身体要紧,多一个人总要多一份力。你就让我进去看看,我耍不出什么手段来的!”

看着沈若溪那担忧的样子,云峰总算有些迟疑了。

“那你进去吧,清风,跟着她。”云峰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纠结沈若溪,吩咐了一声急急走了。

沈若溪这才得以进去,她不着痕迹扫了眼跟着她的名叫清风的护卫,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边的?

长得挺俊朗一护卫,沉敛着气息,存在感极低。

但她此时没有时间细想这个护卫,急匆匆到了北子靖屋里,这里还真的是乱成一锅粥!

北子靖躺在床榻上,闭着眸子,像是睡着了。可他粗重的呼吸可以看出来,他在忍着极大的痛苦。

屋子里五个大夫,其中安大夫在一张桌子前摆弄着一些东西,是在研究解药。

而其他四个大夫,不停的给北子靖把脉,或者取血,或者急的团团转。

沈若溪一进来,北子靖这个忍受着痛苦的最先发现她。

“你来做什么,滚出去!”及其不耐烦的语气,显然他把沈若溪当成了碍事的人。

沈若溪匆匆朝他走去的脚步顿了下,这个家伙凶起来,真有两分吓人。

随着他的出声,安大夫最先看了过来。同样是非常不满的眼神:“沈小姐?上心院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地方,你别来添乱。”

殿下的情况很不乐观,不管是他此时的身体状况,还是他所处的位置。

就比如,今日殿下危在旦夕的事情一传出去,传到了北疆,将士们的军心顿时就会乱了,到时候北燕大举进攻,这仗要怎么打?

所有人防贼似的防着沈若溪,沈若溪明白他们的处境,但心头总归有点不舒服。只不过她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

她脚下顿了一下,便坦然的上前给北子靖把脉。

此时,皇宫。

“朕便全仰仗七十三公子了,能帮朕除掉北子靖,以后天机阁在东秦的生意畅通无阻!”皇上亲自命公公为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斟酒,他笑意满面的举杯相敬。

七十三公子,他便是那个天下第一毒师!

他一身天蓝色绸缎,也不知这绸缎是如何织就的,光芒下看着流光溢彩的,十分好看。

他淡淡将酒杯推开,浅笑优雅:“喝酒误事。”

若非亲眼所见,谁能想到一个整日窝在小黑屋里专研毒物的毒师,竟然会是这般高贵优雅又温和的人。

他的笑容温文儒雅,瞧着都醉,还喝什么酒?

皇上笑容保持着,“听说七十三公子从来不喝酒,没想到果真滴酒不沾。”话是这么说,可竟然连他亲自敬的酒都拒绝,一个江湖人而已,也敢不给他面子!

皇上心头不满意,但现在他需要七十三帮他铲除北子靖,不至于计较。

“天机阁竟然会站在朕这边,朕着实意外。不知是不是北子靖连你们也得罪了?”七十三没有开口的意思,皇上继续。

身为帝王,他也有他的心机和城府。天机阁无缘无故帮他,他可得留个心眼。

而且这话说的也有意思,天机阁不过是从中传递个消息,然后七十三只是顺手给北子靖下个毒而已,什么时候站在他这边了?

“是在下和秦王的私怨。”七十三端起手边的茶喝,笑意温和,皇上那点心思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哦?”皇上看起来很有兴趣,“他什么地方得罪了公子?”

他一步步都想打探点消息,却没有发现,自己对七十三的称呼,可恭敬着呢!

七十三只是浅浅一笑,笑容好儒雅!连皇上这个男人看着都心头一动,脑海中瞬间互相出:公子一笑倾天下!

那般如沐春风的笑意,谁看了不醉?

可却没人看的透他眼底浓浓的嘲讽。

北子靖得罪他的地方,可大了去了。天下只有他一人可以制作出断魂,北子靖重视之人尽数死于断魂,于是便追着他调查!

查的他烦死了,若能办到的话,他真想直接用断魂把北子靖给毒死!

偏生北子靖对这毒警惕的很。不但没有下手的机会,而且一些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他暂时不想杀北子靖。

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皇上有些自讨无趣,但好不容易能和天机阁搭上线,他也不想就这么各自散去。

又开口道:“七十三公子,你可知晓北子靖招揽了无数毒师在府上?你有把握你的毒能毒死北子靖吗?”

把握?

他本来就没打算毒死北子靖。

“没有把握。但他府上的毒师也没本事将在下的毒解干净。”

听到此,皇上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对七十三这么恭敬,他却连把握都没有。

皇上不高兴了!

本王不是妻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本王不是妻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本王不是妻奴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