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徘徊逃不掉的爱》(木清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徘徊逃不掉的爱》(木清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9-13 17:43:15作者:蓝枫

小说主人公是木清影的小说叫做《徘徊逃不掉的爱》,是作者蓝枫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木清影一个只有美貌学习倒数的学生,拥有表哥于飞的守护,本应平静的生活,因她骑车撞了同班级的混世魔王任星辰而改变,一吻便注定了她们之间的爱情要擦起了火花,那冰冷的眼神为什么会让她心动,可是他是别人的王子,面对白马王子尚落尘的抛弃,面对哥哥于飞的不离不弃,小魔头任星辰的爱情告白,他们的徘徊到底换来的是相濡以沫,还是相忘于江湖……

《徘徊逃不掉的爱》(木清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徘徊逃不掉的爱免费试读章节

今天的天空灰蒙蒙的,像墨汁一样,仿佛不小心就要倒下来了,在高速公路上,木君卓和于梦龙坐的劳斯莱斯银魅正在静静地行驶着…

到了警察局门口的时候,司机熟练地下车打开车门,等着老板下车,于梦龙一身黑色西装,看上去是那么的威严,木军卓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走在于梦龙的后面,他们一起去了局长办公室,局长正在看安宗,于梦龙敲了敲门,局长头也不抬的说:“请进”。

于梦龙和木君卓走到办公室内,局长这才抬起头看了看他们,问:“你们是于飞的家属吧,我刚看了案卷,你们怎么教育孩子的,怎么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只会打架呢”。

木君卓本来想要说些什么,可于梦龙抢先了一步说:“对不起,都是我们做父母的不好,没有好好教育他,局长你看这件事情要怎么解决,能否私了,毕竟孩子还小,如果有过打架斗殴的案例,这一定会对他的人生有影响的,这些礼物是给你的”。于梦龙说着让司机拿过来两条雪茄烟。

局长笑着说:“这件事,好说,只是关键还是看被打人家是什么态度,如果他们愿意私了,那只要你愿意花点钱就可以解决了”。

于梦龙说:“不管多少钱,我们出,那我们能否见见我儿子”?

局长:“可以,可以,你们去吧,我打个电话给监狱长”。

监狱长:“于飞,你家人来看你了”。

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儿子,于梦龙的眼睛湿润了,他是那么的低迷,没有一点少年应该有的活泼,君卓也很心痛,这才几天,孩子在这里面竟成了这个样子,看来真的要快点把他弄出去。

于梦龙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说:“儿子,我的飞儿,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接你了,你等着爸爸,爸爸会救你出来的”。

于飞看到于梦龙的时候开始是震惊,高兴,可这样的表情一瞬间便没有了,它消失的是如此的快,听着于梦龙的话,他的心竟没有一点的高兴,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怎么来了”。

于梦龙说:“爸爸听说你做错了事情,你姑姑家没有办法解决,爸爸就回来帮我的飞儿,飞儿,你不要害怕,爸爸会马上救你出去,不管花多少钱,我都会做的”。

于飞笑着说:“害怕,害怕,这个词我早已经忘了,五年前,你们抛弃我,悄悄地去美国的时候,可想过我会害怕,多少钱你都愿意解决,可多少钱能买来我这五年来早已冰封的心,你走,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们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是你们趁我睡着的时候抛弃了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忘的”。

于梦龙感到很内疚,这几年来他确实一直忙着工作,没有抽出一点时间回来看过飞儿,他说:“飞儿,你听爸爸解释,爸爸妈妈当年留下你是有苦衷的,我们并不是不要你,你原谅爸爸妈妈吧”。

于飞:“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我恨你,你走”。

这样的结局是谁也没想到的,君卓试着安抚飞儿,说:“飞儿,怎么能这样和你爸爸说话,你这样他们会多心痛,你爸爸真的是有苦衷的,听姑父的话,快给你爸爸道歉”。

于梦龙:“算了,妹夫,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吧”。哥哥都这么说了,君卓也只好和他一起出去,回来的路上,大家一句话也没有。

天空中雷声阵阵,闪电也不时出现,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黑色的天幕中,路两边的树在车的后视镜中不断的后退,一棵棵消失了,又有另一些补上来。

这天下午,尚家院内,一位中年妇女正在忙着把院子里的菜往室内搬,于梦龙就和君卓来到了这里,门是开着的,大家也直接进去了,看着院子里来了陌生人,张玉玲说:“你们是谁啊,怎么到我家了,这位老板你们走错地方了吧”。

司机心平气和的说:“这位夫人,请问这里是尚家吧,您是尚落尘的妈妈吧”。

张玉玲感到很奇怪,说:“对啊,这里是尚家,我是尚落尘的母亲,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于梦龙和颜悦色的说:“这位夫人,我是于飞的父亲,也是木清影的舅舅,飞儿和影影和你家尚落尘是同班同学”。

张玉玲感到很奇怪,最近怎么老是听到木清影这个名字,这次又和落儿有什么关系吗?

张玉玲开口:“请问你们我家落儿又出什么事了吗?都是我管教不严,对不起,对不起”。

于梦龙:“夫人,你误会了,你家儿子很好,我是来为半月前我儿子打你儿子道歉的,希望我们能够用比较好的方式解决,毕竟我的飞儿还是一个孩子”。

张玉玲听后他们的叙述,情绪就变得很激动说:“原来是你儿子,是他打伤了我的落儿,我可怜的落儿,整个寒假都是躺在那里,你现在才来道歉,不觉得晚了吗?被打的是我的儿子,就这样算了吗?那我儿子的伤就白挨了吗?”

司机小陈说:“夫人,你误会了,我家老板不是这个意思,你家少爷受得伤,我们会赔偿的”。于梦龙做了个手势,小陈就带着牛皮纸包着的十万元纸币放到了桌子上。

于梦龙:“嫂子,请你点点,这是十万元现金,你收着,如果没什么事,我还有事,我们先走了”。

说完,小陈就打开车门,等着于总和木君卓上车。于梦龙就和妹夫转身离开了。

看着桌子上的钱,张玉玲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去追的时候,留给她的就只有那越行越远的银白色车影。

这天晚上,于飞在监狱里睡的很不好,他一直在做梦,梦到妈妈和他一起在玩变形金刚,妈妈还答应带他去迪斯尼乐园,好多好多的变形金刚,有擎天柱,威震天,霸天虎,还有红蜘蛛,他玩的好高兴,他笑着给妈妈说:“谢谢妈妈,好好玩啊,妈妈你怎么突然给我买这么多变形金刚啊”。

文静笑着说:“因为我的飞儿乖啊,妈妈知道飞儿最喜欢这些了,妈妈就把它们全买回来陪你一起玩啊”。

飞儿蹦着跳着吻了文静,谢谢妈妈,谢谢妈妈,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他玩的好累啊,飞儿:“妈妈,我好困啊,妈妈我好想睡啊,妈妈,我可不可以不一个人睡啊,飞儿好想好想和妈妈睡在一起,妈妈从来都没有抱过飞儿,飞儿好想好想……”。

文静笑着说:“好好,飞儿今天和妈妈一起睡,妈妈抱着我的飞儿睡,飞儿乖,睡吧,睡吧,亲爱的宝贝,睡吧睡吧…”。

好冷好冷,妈妈…妈妈…妈妈你不要走啊,妈妈…妈妈…于飞猛的惊醒,原来是梦啊,他的脸上全是冷汗,他就抱着薄薄的被子坐在监狱里的墙角里,月光透过窗户射了进来,好亮,好美,它是那么的柔和,像一位含情脉脉的少女,正在静静地陪着他。

于飞:伸出手,接触到月光,说:“影影,你还好吧,我不在的时候,还有人欺负你吗?你等我,等我,我会出来的,影影,等我”。

木清影:“不要,不要,不要…哥哥,哥哥不要走”。

米雅雅被木清影的叫喊声惊醒,她跑过来,她坐到木清影的床上,着急的说:“小影,小影,你醒醒”。

木清影猛的坐起来抱着米雅雅,她不停的哭着说:“雅雅,我做了个梦,我梦到我哥哥离开我了,我怎么叫他,他都不回来”。

米雅雅拍拍木清影的背,说:“小影,乖,这都是梦,你哥哥会回来的,他知道你还在等他,我妈妈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小影乖,我们一起睡,我陪着你”。

米雅雅扶着木清影躺下,她说:“小影,乖啊,我去把我的盒子抱过来,我们再一起睡啊”。米雅雅穿着拖鞋又去抱她的盒子,她看了看盒子,才抱着她回到木清影的床上。

木清影一直都想问,她一直很好奇,这到底是什么盒子,米雅雅会这么爱它,一刻也舍不得离开它。

木清影躺在那里,问:“雅雅,这个盒子是干什么用的,你为什么总是抱着它睡,有时候看着它笑啊,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啊,我可以知道吗?”

米雅雅:“啊,没什么,只是我的童年记忆,算了,我们还是快点睡吧,再过几个小时我们就该上早自习了”。

木清影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渐渐地睡着了,米雅雅也抱着那个盒子睡着了。

清晨,伴着丝丝花香,七一班教室里,书声朗朗,这天早上是语文辅导,杨老师的丈夫出差去了,她又要做饭,又要照顾自己两岁的女儿,她只匆匆在教室里查看了一遍,确定人都到齐了,就安排了背诵任务离开了。

昨天晚上做梦,弄得木清影也有些许的疲惫,读着读着:兼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就不知不觉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任星辰看了看她,感觉不可思议,他都没睡,她居然睡着了,这可是老杨的课啊,这姑娘是不要命了……算了,我就发发善心,我做回好人,帮你看着老杨吧,可是我只是帮你看着哦,你可别误会,我是看你看起来你真是累了,这么吵的读书声你都能睡着,我才勉为其难的帮你的,说着指着她的鼻子,看着她睡的好沉,堪称睡美人了。

任星辰手里拿着书,眼睛看着木清影,淡淡一笑说:“你安安静静睡着了,还挺好看的,干嘛总和我斗啊,你的小脸粉粉的,你可睡的真香啊”。

木清影应该是感觉睡的不舒服吧,头动了动,吓得任星尘赶紧扭过去,又开始:兼葭苍苍,白露…,任星辰又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嘀咕着:“没醒啊,吓死我了,睡觉也不乖”。

木清影刚才一动,她的头发有一缕被风吹到任星辰的胳膊上,任星辰就用手轻轻地拿起来想把它弄到一边去,只是在闻到她的发香的时候有点痴迷,这个味道是那么的好闻…

下课的铃声响起,大家都陆续地走出教室,米雅雅过来叫木清影和她一起出吃饭,看到任星辰正低着头拿着木清影的头发,她生气地说:“爱哭鬼,大segui,你给我放开,你做什么”。

任星辰也很生气,说:“男人婆,你吵什么吵,我耳朵又不聋,你没看见她睡着了,头发弄我胳膊上了,我不舒服就把它放一边了,切,我有必要给你解释吗,落尘,你好了没有,我们去吃饭了,再不走,没的吃了”。

米雅雅大声说:“任星辰,你有种给老姐站住,你给我说清楚,谁是男人婆,你个死爱哭鬼,臭爱哭鬼”。

木清影被她们的吵闹声给弄醒了,揉着眼睛说:“雅雅,怎么了,我怎么会睡着了,你在和谁说话”。

米雅雅:“小影,你怎么在魔鬼身边睡着了,你应该打起十二分精神,我刚才看见他拿着你的头发,他好像在吻你的头发”。

木清影:“雅雅,你是不是也很困啊,你看错了吧,他怎么可能吻我的头发,他恨不得把我赶出紫云,好了,我们快去吃饭吧”。

米雅雅:“小影,是真的,你怎么不相信我呢”。

木清影:“好了,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我总不能因为这把他暴打一顿吧,你觉得我们谁可能会赢啊,好了,我们吃饭了”。

这顿饭吃的真不爽,米雅雅一直在为刚才的事生气,用筷子一直在碗里挑来挑去,一下也没吃,木清影一直在想那个奇怪的梦,饭都凉了,也没发觉,尚落尘在想为什么她不理我了呢,任星辰在想米雅雅她怎么老跟我过不去呢,这土豆丝长得和她真像,都是那么难吃。

这天9:00左右,一辆劳斯莱斯银魅驶向紫云一中,校长接待室,校长和于梦龙,君卓,若蓝一起谈论于飞的问题。

若蓝:“校长,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吧,这孩子本性善良,我保证他以后不会这样了”。

校长:“对不起,我们已经开了校领导会,我们已经决定开除于飞同学了,真的很抱歉,你们还是送他到其他学校吧,我们紫云太小,真的没办法这么折腾了”。

于梦龙:“王校长,我于梦龙一生在商界打拼,从来没有开口求过人,这次我求你,来学校的都是受教育的,我儿子真的会改的,希望你们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校长说:“那好吧,我们再商量商量,如果她能过了留校观察期,那我们再把他转为正规生”。

监狱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于梦龙请了好多的朋友出面,花了几十万才把飞儿保释出来,终于没有留下什么档案,这件事情算是了了吧,他看到儿子出来,于梦龙第一次自己打开车门下车,他真的想和他好好谈谈话,可这一切的话都被于飞那句我累了,给堵了回去,他只好扶着飞儿上车,小陈:“大少爷,小心”。

又是一个漫长的行程,没有人主动打破这沉寂,于飞一直闭着眼睛假寐,直到车子驶向木家院中,他下了车,若蓝赶快给他端出早上就炖上的鸡汤让他喝。飞儿淡淡一句:“谢谢姑姑,我不饿,我先回房间了”。

于梦龙进来后,跟在飞儿身后上楼,迎接他的只是那彭一声关上的门。

 

第十五章

于飞的打架斗殴事件在于梦龙的努力下,终于无痕解决了,天空也晴朗了,白云朵朵轻盈,给人虚无缥缈之感,阳光明媚,缕缕阳光,舒人心结,清晨,于梦龙亲自送飞儿去上学,依然是那么的冰冷,依然是那么的死寂,仿佛整个车厢的空气都是静止的。

听到哥哥今天回校的消息,木清影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是于飞入狱后她第一次真心的笑,这种笑没有一点伪装和杂质,下课时,收拾好书桌,她满面笑容的朝教室门口走去,等了这么多天,哥哥终于回来了。

经过尚落尘的时候,尚落尘正站在过道里和米雅雅,姚梦蝶讨论这道数学题应该怎么做,才能更简单,更省时间,木清影:“尚落尘同学,麻烦你让一下,我要出去,要讨论,就和她们坐到一起啊,站在这里碍事”。

看着平时文气的女孩,尚落尘很迷茫,她为什么这么说我,我又没做错什么,无奈,只好给她让路,尚落尘:我应该体谅她,她哥哥入狱,她能安安稳稳的待在学校学习已经很不容易了。

木清影笑着说了声:“谢谢你,尚落尘同学”。她继续她的方向,她的心全是她的哥哥回来了,我一定要是哥哥回学校见到的第一个人,走到教室门口,任星辰刚刚从外面回来。

…砰…

木清影:“对不起,我走神了,没有看路,真是对不起”。

任星辰:“木清影又是你,你一生要撞我几次啊”。

木清影尴尬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着见我哥,就没注意到周围的东西”。

任星辰:“你敢骂我是东西”。

木清影:“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说你是东西”。

任星辰:“你又骂我,我怎么不是东西了,我招你惹你了”。

木清影急的满头是汗,真是对牛弹琴,木清影:”我不是那个意思,……任星辰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我真的有事,等我回来,要怎么样随便你”说完就三十六计走为上。

任星辰胳膊一伸,木清影就撞到他怀里了。

木清影气的脸红,说:“任星辰,你流氓,你……”。

任星辰:“你什么你,你撞了我就想跑,上一次就逃跑,这一次还想逃,谁让你不乖,我只能这样了,再说是你主动倒我怀里的,我可没接哦”。

木清影:“你放开我”。

任星辰:“真的要放,你不后悔”?

木清影小脸一仰,说:“我让你放开你就放”。

任星辰:“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好意思不满足你呢,这么多人看着,我也不想让那些美眉们以为我任星辰对你一个没有脑袋学习倒数的人有兴趣”。

伴随着任星辰的松手,木清影没了支撑就倒了下来,天啊,教学楼的地板可都是质量超好,超硬的,这摔下去,怎一个惨字了得。

木清影在倒地的那一刹那紧紧地抱住了任星辰,木清影惊魂未定,木清影:“好险,差一点就摔了”。

被木清影抱的喘不过气了的任星辰说:“木…清…影…你…要…谋杀我……啊”。

木清影看了看被自己抱的喘不过气的任星辰,站好后,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放开我的,你不知道我胆小”。

任星辰:“好了,我错了,我以后保证不惹你了,我实在是伤不起了,你说你要干什么去?”

看到木清影刚才即将摔倒的那一幕,尚落尘的眉头紧紧锁着,他的脚步也动了动,只是看到她用手抱着任星辰的时候,他便停在了那里,他的眸子很冷很冷,像要冰封一切的样子。

木清影:“我要去见我哥”。

任星辰也很高兴的说:“你说的是真的,你哥要回来了,我真替你高兴,也替我自己高兴”。

木清影不解的问:“任星辰,我哥回来了,你高兴什么,什么你也替你自己高兴啊”。

任星辰把胳膊搭在木清影的肩膀上说:“喂,你是不知道,你哥不在的这段日子,你的脸多臭,每天早上我上早自习,我看见你那张干萝卜脸都特精神,上课都不用老师叫我起床了,还有我都不用去饭堂吃饭的,因为看到你的脸…我就饱了”。

木清影:“有吗?我怎么不知道,任星辰你怎么说我的脸像干萝卜,你…任星辰,人呢,你给我站住”。

任星辰:“来啊,你只要能抓到我,萝卜干,我们学校门口见”。任星辰说着坐在楼梯扶手上一下就滑到一楼了,拍了拍黑色牛仔裤大步像校门口走去。

木清影跑的很快,当任星辰跑到楼下的时候,她也从台阶上跑到二楼了,站着喘了口气,继续努力跑。

看着追着任星辰跑的木清影,尚落尘的手紧紧握着,他的眸子冰的让人觉得冷嗖嗖,米雅雅:“落尘,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和你一起去医务室吧”。

尚落尘:“没事,只是有点累,你们讨论吧,我出去走走,讨论的结果让我看看就行了”。说完尚落尘就留下大家一人去清净了。

米雅雅:“落尘,我陪你吧,我也会这道题了”。说着米雅雅就追上来了。

尚落尘:“谢谢你,雅雅,我只想自己走走”。

米雅雅有点失落:“那好吧,快点回来,我等你一起去吃饭”。

尚落尘走着走着就来到了白玉兰树下,玉兰花已经含苞欲放了,好香,好美的花,多像一位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子啊,刚刚下过雨,这女孩还有点点泪光呢。

尚落尘:“很少见你这么快乐,快乐的跑起来,你哥哥回来了,你一定很高兴吧,我也希望你快乐”。看着玉兰花说着这些话,可是泪眼问花花不语啊,回应他的只有这校园的欢声笑语而已。

走到校长办公室,于梦龙和校长商量让于飞回学校的事情,这件事情在他们的一个多小时的商量中有了结果,校长答应让于飞重返学校。

于梦龙:“飞儿,你快去上学吧,这一切爸爸都给你打点好了,你的事情对你的将来没有影响”。

于飞淡然地说:“谢谢,但是我不想去学校上学”。

小陈:“少爷,你知不知道先生用了多少办法才解决了这个问题,尤其是先生在商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低过头,今天他因为你他竟向一个初中校长低声下气的说话,少爷,你太让先生失望了”。

于梦龙:“小陈,你别说了”。

小陈也只好住嘴,小陈是从小看着飞儿少爷长大的,看着于飞变成这样,小陈也很无耐和吃惊,这一切都是影影那丫头害得,若兰小姐也不知道怎么教育她的。

于飞的脾气很倔,他要做的事,他一定做过深思熟虑的,而且他一定要去做。于梦龙也不好阻挡,也只要先把他弄到美国再说学业的事了。

于梦龙:“那好,我们走吧”。

于飞没想到爸爸会答应的这么爽快,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想这也对,听姑姑说这几年妈妈他们在美国也有一个孩子,难怪会这么多年不回来。

于飞淡淡一笑说:“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我去和我的朋友们告个别”。

于梦龙:“那好,早去早回,我和小陈在这里等你”。

…………………

好久没有认真看看学校的景色了,原来学校的景色也很美,白玉兰有的已经开了,好香啊,莲池边的垂柳也开始在风中起舞了,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玩,今天的天空也比平时美,淡淡的云层,碧蓝色的天空,燕子也从南方飞回来了……,好羡慕他们自由自在的翱翔。

任星辰:“于飞哥好,好久不见”。

于飞:“是你啊,影影呢?我昨天不是找人告诉她,我会在这儿等她吗?确实好久不见了,没想到送我进去的,不是你堂堂阔少,而是尚落尘那穷光蛋,看来事我小看他了,他胆子挺大的”。

任星辰:“你想如果不是她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呢,她走的慢,我替她先来接你”。

于飞:“看来,你和我妹妹相处的不错,如果我不在了,让我选择,我倒宁愿她和你这个阔少在一起,因为尚落尘他太有心机了,他一定会伤害影影的”。

任星辰:“你多虑了,落尘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你为什么会不在呢,事情不是都解决了吗”?

于飞:“事情表面是解决了,但这件事它会留在人们心中,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让影影在学校被人家指指点点,我曾许诺,这辈子都要让她快乐,我要走了,你能帮我好好照顾她吗?”

任星辰:“我?你凭什么相信我”。

于飞:“就凭你和我一样爱她”。

任星辰:“可是我……”他的话被从不远处跑来的木清影给打断了。

奥,终于跑到了,还好,哥哥还在等我,都是任星辰那家伙害的,每次都是这样。

木清影:“哥哥”!

木清影脚步都没站稳,就被于飞抱在怀里了,他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那么安全,那么让人留恋,木清影从于飞的怀抱里露出一个小脑袋,她的眸子是那么的清澈,好像天山的雪,没有一点复杂的感觉。

她用那双大大的黑宝石般的眼睛看着于飞说:“哥,怎么了,你抱的我好痒啊,但是我还是很喜欢被你抱着,好暖哦,嘿嘿,哥,你终于回来了,哥,我最近学习很努力哦,哥,你看我是不是又长高了,哥,我感觉你瘦了,你别担心,这周回家,让妈妈给我们多煮点你喜欢的大龙虾,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的,但可不可以给我留一点点…哥,你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影影在学校不乖啊,你生我气了,对不起,对不起,哥哥,我以后乖乖的,我不再和男生说话了,你不要生气”。

于飞紧紧的抱着木清影,他的眼神好复杂,又有点点泪光在眼眶中。于飞:“没有了,哥哥怎么会生影影的气呢,影影很好,很好,真的,影影真的很好,我们影影最善良,最乖,影影?”

木清影:“嗯,干嘛?是不是又有什么惊喜啊,我猜猜,是小熊维尼吗?还是彼得兔”。

于飞:“不是,都不是,影影,哥哥要说的是,任星辰他人很好的,以后哥哥不在的时候,由他来守护你,好吗?”

木清影:“哥哥,你开玩笑吧,任星辰,你让他照顾我,他说不定怎么孽待我呢,我只要哥哥,任星辰,我不要,哥哥,你怎么会离开我呢?是不是在里面,他们打你了,还是你气我没去看你,哥哥,不是这样的,我本来想去,可是……”

于飞用手指挡住她的樱桃小嘴说:“别说话,你看,这里的玉兰花都开了,虽然不及我们家的漂亮,但也好美,就这样,让哥哥就这样抱着你,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任星辰实在不忍心打扰他们,他不忍心让木清影流泪,他悄悄地退到一边,希望可以把往这里来的人给挡回去。

玉兰花在风中摇曳,偶尔有几片叶子凋零下来,在空中打个转,悄无声息的落入水中,惊起圈圈涟漪,涟漪在微风中扩散,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消失不见了…”还有两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飞儿还没有回来,时间是不等人的,怎么办啊,先生,少爷还没回来”小陈说,

于梦龙再等等吧,给他点时间,这一别可能就是永别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梦龙也有点不安了,从这里到飞机场要一个多小时,飞儿啊,你可不要误了时间。

看着远方来回度步的小陈,于飞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必须要狠心的告诉影影,不然的话,他不会轻易走的。

尚落尘从桥上走过来,透过玉兰花隐隐约约看见于飞正抱着木清影,他大步向前走希望可以说句恭喜他回来的话,毕竟两人有太多的误会,任星辰从玉兰树后跳出来拦着他的去路。

尚落尘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说:“星辰,你让开,我只是想给他说句恭喜,你为什么拦着我”。

任星辰:“落尘,你放了她吧,你明白,米雅雅从小就喜欢你,你如果抛弃了她,她会受不了的”。

尚落尘:“星辰,我和雅雅的事情,我不想和你多解释,你让开”。尚落尘推开任星辰的手就要往前走。

任星辰:“落尘,你不要过去了,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让小影再快乐会吧,她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你已经夺了她的快乐了”。

正在向前走的尚落尘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脚步止在那里了,这么说:“她又要伤心了”想起第一次见她流泪的样子,尚落尘的心隐隐作疼。

正在于飞怀里甜蜜微笑的小影,她回忆着第一次见到于飞时他是个正坐在那里哭泣的小男孩,因为自己学习不好,大家总是欺负她,是他,第一次打跑了那些欺负她的小孩子,他还因此弄的手上流血了,这个疤一直都在他的左手上……”影影,影影,你睡着了吗?”于飞说,

木清影:“没有,哥,我在想我们小时候,那个时候你好勇敢啊”。

于飞:“影影”

木清影:“干嘛?”

于飞:“影影,我要走了,时间来不及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你要乖乖的听话,不许不吃早饭,不许挑食,不许让自己伤心,不要和尚落尘有太多接触,他会伤害你的”。

木清影:“哥,你要去哪里啊,我们还要去上课呢,我们还要一起回家让妈妈做大龙虾啊,我们还要一起看星星,我们还有好多好多事没做”。她的泪水像没了水闸的水般下落,一行一行的顺着她的面颊下落。

于飞闭着眼睛说:“对不起,影影,我要去美国了,我不能留在这里,这样我的声誉会影响你的生活”。

木清影:“什么美国,你怎么会回美国,哥,不要,哥,我听你的,我不理尚落尘了,你别走,哥,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要许的第一个愿望就是你别走,我求你,你别走,我以后所有的生日礼物都不要了,我只换你留下来”。

于飞:“对不起,影影,原谅我,我会回来的,你等我”。说完于飞头也不回看着天空向劳斯莱斯银魅走去……

木清影拼命的去追赶,她摔倒在地,她的膝盖流了好多血,血像水般止不住。

于飞拉开车门直接说:“开车”。于梦龙点了点头,劳斯莱斯银魅缓缓地启动,越走越远…

木清影倒在血泊里努力地向前爬:“哥,不要啊,哥,你等我,哥,你不要走,不要走,我真的知道错了,哥,哥,你回来……哥…”车子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远方。

空中杨絮漫天飞舞,平时大家很讨厌它们的,因为它们落得到处都是,但这次,它们好像雪,是有感情的雪,它们飞到木清影的身上,落到了血中,和血溶在了一起,零落成血也无痕,木清影:“哥,哥,你等我……”

尚落尘和任星辰看见倒在血泊里的木清影,尚落尘和任星辰几乎是同时跑过去的,尚落尘抱着木清影一直在叫她,任星辰推开尚落尘说:“你害得她还不够惨吗?你不要再刺激她了,我警告你,你离她远点,于飞已经把她托付给我了,我不允许谁再伤害她,如若不然,休怪我不念兄弟情份”。看着抱着木清影往医务室跑的任星辰,尚落尘真的很心痛,也很茫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木清影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第十六章

清晨,鸟儿在窗外已经开始啼鸣,木清影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床单,白色的窗帘,连房间都是白色的,窗帘在微风中轻轻飞舞,阳光透过窗子的缝隙射过来,这是什么时候,阳光好刺眼。

木清影用了点力气想要站起来,木清影:哥哥?哥哥呢,我怎么梦到哥哥走了,这是什么地方?

任星辰从食堂买了点早点回来,打开门就看到正在拔针乱动的木清影,任星辰快步走过去,把早点放到桌子上,用手指敲了敲木清影的脑袋。

任星辰生气地说:“你啊,就不能安静会儿,我就出去买个早点,就这会儿功夫,你就自己在拔针了,你怎么不多睡会儿,刚才你流了那么多血,可吓死我了,不过现在好了,你终于醒了”。

木清影用她那双大大的眼泪汪汪的眼睛看着任星辰,她的眼神是那样的急切和无助,她的手紧紧拉着任星辰的衣角。

任星辰把她那输液的手放到自己的手里,认真地把粘贴布给她贴好,又扶着她躺下,木清影的眼睛一直看着他的眼睛,那眼神让任星辰的心慌的很。

任星辰:“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医生说你的身体很虚弱,你需要好好休息,你放心吧,你哥哥没事,他在美国会有新的开始,他会回来的”。

木清影静静地躺在那里,看着窗子,听着外面学生们正在嬉戏的声音,曾几何时,她和哥哥也有很多这样的机会,可是她一心都在落尘身上,想到哥哥已经离开了自己,她的眼泪无声地下落,顺着她的耳朵流到病床上,她静静地抽泣着。

任星辰从她的背面走到床的另一边,用手拭去她的眼泪,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带着木兰香味的长发。

任星辰:“怎么了?是不是很难受,还是肚子饿了,起来吃点东西吧,睡了这么久,你一定饿了”。

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鸟缩成一团,她是那么的静默,任凭任星辰说什么,她就是没有一句话,任星辰叹了口气离开了,希望时间可以抚平她的伤痛,让她能够自己站起来。

站在医务室不远处的拿着紫色风铃的尚落尘看着远去的任星辰,他很想明白木清影到底怎么样了,他脚步很沉重,走到木清影病房的时候,他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里面正在熟睡的她,她看上去是那么的瘦弱,仿佛风轻轻一吹,她就飘走了,他的手紧紧地握着门把手,看了许久,他竟不忍心进去问她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他怎忍心让她流泪,每一次她流泪,他的心便如万箭穿心般痛。正准备转身离开时,风铃和门把手相碰,发出悦耳的响声。

木清影背对着门闭着眼睛说:“星辰,你怎么又回来了,你去上课吧,饭我不想吃”。

本来想离开,但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脚步就是不听使唤,他终究还是推开了那扇门,木清影还是背对着门,看着窗外。

尚落尘看了看桌子上的小米粥和灌汤包,这些都是她平时最爱吃的,看来任星辰也了解这些。

尚落尘的脚步声在这个安静的病房里是那么的清脆,他的语气还是那么温柔:“生病了,怎么能不吃饭,不吃饭怎么能快点好起来呢”。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她知道是他来了,这不是梦,他真的来了,木清影缓缓地转过身来。

木清影看着他的眼睛说:“是你,你真的来了”。

尚落尘端起桌子上的小米粥走过来,说:“是的,我来了,我说过,不要怕,我会一直都在,所以我来了”。

尚落尘把床摇到适当的高度,给她垫了个枕头,让她坐的舒服点。尚落尘喝了一勺粥试了试它的温度说:“味道还不错,已经不热了,来,张嘴我喂你”。

木清影看着尚落尘的眼睛,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喜欢看那像湖水般美丽的眼睛,虽然它很冰,但是当木清影看它的时侯,她感觉它是那么的温柔,她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听话,乖乖地喝粥,乖乖地张开口,一口一口地把粥咽下去,她的手不小心触到了那串风铃,她轻轻地拿起它问:“落尘,这是?”

尚落尘笑了笑说:“差点忘了,这是送给你的,等你乖乖吃完粥,我就把它挂在你的床户边,好不好”?

木清影有点不敢置信,她又问了一遍:“尚落尘,你确定你要把它送给我吗”?

尚落尘:“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上一次,我说你考好了,我就送你木兰手链,但是结果……就那样了,这次我可是认真给你挑的,紫色的夕颜花风铃,你看好不好看”。

听着紫色风铃在微风中在微风中叮叮当当的声音,木清影:尚落尘你是不懂还是装的,风铃是分手的意思啊!

吃完饭,尚落尘想用纸巾给小影擦擦嘴角的饭,当他的手快要触到她的脸时,她条件反射似的把脸扭到一边,把尚落尘修长的手空落落地留在了空中。

木清影勉强笑了笑说:“我自己来吧”。

尚落尘的眼中有一丝失落,也许是惆怅吧。他停顿了一下把纸巾递给她。

尚落尘:“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走了”。

尚落尘起身离开,木清影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他一直没有回头,他的背影越来越远,渐渐地消失在那关上的门旁。

病房的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木清影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缓缓地下落。

木清影流着眼泪说:“对不起,尚落尘,我真的不能原谅你,我的心中无法忘记,是你,是你带走了我的快乐,也是你害得我和哥哥天涯两隔,都是你,我恨你”。

听到女儿住院的消息,木君卓就和若蓝一起急忙赶来学校,他们进来的时侯,在医务室的走廊里和从病房出来的尚落尘相撞。

若蓝:“对不起,同学,我们急着看我们的女儿,我们…真的对不起,撞到了你”。

尚落尘:“没事,再见”。他的语气让若蓝感到很冰。

君卓:“若蓝,我们快去吧,影影也不知道病的严不严重”。

已经走出几步的尚落尘转过身来问:“请问一下,叔叔阿姨,你们说的影影可是初一一班的木清影”?

听到女儿名字的时侯,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转过身来,他们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这个刚刚从不知哪个病房出来的学生。

木君卓:刚才没有仔细地看,眼前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和其他同龄孩子有些许不同,一般这个年纪的孩子,他们看上去是那么的阳光快乐,充满活力,而这个孩子看上去是那么冷酷深沉,给人不容走近的感觉,但她提起影影的时侯,语气里那种温柔却是那么的温暖。

若蓝急忙说:“对,对对,我女儿就叫木清影,只是我们习惯叫她影影,你认识她吗?你知道她在哪个病房吗?你叫什么名字?”

尚落尘感觉到那个叔叔一直盯着他看,他只淡淡说了句:“一直向前走,倒数第二间病房就是了”。说完就大步向教学楼走去。

若蓝拉着木君卓就往他说的地方走去,她推开病房后真的看到了女儿正呆呆地坐在那里,于若蓝害怕地跑过去,把女儿搂在怀里。

被人突然一抱,木清影用她那眼泪还没干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木清影趴在她的肩膀上,像失踪了很久的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人,她第一次这么大声的哭泣。

木清影:”妈,对不起,我没有好好照顾哥哥,哥哥他走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妈,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要是拦着他的话,他就不会打人,也就不会坐牢,更不会离开学校远走他乡去美国,妈,真的很对不起,我总是不乖,总是惹你们生气”。

若蓝:“影影乖哦,没有人责怪你,你哥哥的事情是个意外,要怪只能怪尚落尘他们家,影影不哭了,你看看这眼睛肿的像核桃一样,脸也哭成小花脸了”。若蓝用她的木兰手绢给她擦了擦眼泪。

君卓:“孩子,这件事情没有谁对谁错,这件事情也给了你一个教训,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用鲁莽拳头可以解决的,遇事要学会理智应对,事情已经解决了,你就不要怪自己了,你哥不是已经回学校了吗”?

木清影:“爸爸,哥哥已经走了,我看到他被一辆银白色轿车接走了”。

木君卓想了会儿说:“那应该是你舅爸把你哥接走了”。

于若蓝:“可是昨晚哥哥并没有提起这件事啊,是不是飞儿自己临时地决定,飞儿这孩子怎么也不……唉!看来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融入我们的家庭,他始终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

木清影:“原来是舅爸回来了,他没有来看我,他是不是怪我没有照顾好……哥…哥”咳咳……咳咳…木清影不停地咳嗽,白玉般的脸庞憋的红红的,若蓝赶紧过来给她拍拍后背。

若蓝看着有气无力的孩子躺在病床上咳嗽不止,她的心像针扎一般难受。

若蓝:“影影,这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突然生病啊,你的身体一向很好啊”。

君卓:“影影,医生怎么说,我还是去问问医生,要不行我们就回家休息几天”。

木清影:“爸,你不要去啊”。

看着爸爸妈妈紧张地样子,哥哥的事情刚刚让他们缓过来,爸爸的脸色看起来是那么的憔悴,她怎么忍心让他们再难过,犹豫了一下,木清影还是决定先瞒着他们吧,或许医生的诊断是错误的呢。

木清影平静地说:“爸妈我没事,医生说我有点贫血,今天追哥哥的时侯又不小心摔倒了,我没事啦,下午就可以去上课了”。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是那么的淡然,可她的神色看起来还是那么疲惫,她真怕自己支撑不下去。

木清影笑着说:“爸,你家居店一定很忙吧,妈,你的刺绣还没做完吧,你们快回去吧,再说,一会儿就要放学了,我可不想让同学们以为我得了什么大病,让你们这么急着赶来”。

君卓:“是啊,最近一直在忙飞儿的事,家具店的事情都交给你小枫叔叔了,若蓝,我看影影没事,你看桌子上的粥,她一定吃了不少,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要不然,你的宝贝女儿又要嫌我啰嗦了”。

若蓝笑了笑,和君卓一起离开了,看着爸爸贴心地给妈妈拿包,小影真的感觉他们好和谐,好恩爱。

木清影:“爸爸妈妈,再见”。

路上轿车来回穿梭,红绿灯闪烁不停,去飞机场的路是那么的漫长无奈,小陈显然有点紧张了,时间是越来越紧,偏偏路上又遇到堵车,于梦龙还在处理通过电脑传过来的文件,外界的喇叭声丝毫没有影响他,于飞只是在贪婪地看着窗外的一切,他想再看看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这里有她的欢声笑语,这里有她的气息,这里也许就有她刚刚呼吸过的空气吧,以后到了美国,没有他陪伴的她会习惯吗?他暗暗发誓: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他会回到她的身边。

木清影看了看手腕上带着的那个她最爱的手表,它不漂亮,它不值钱,可这是哥哥花了一个暑假的时间去餐馆帮老板刷盘子的钱换来的,她轻轻地吻了它,看着指针的转动,她在心里说:于飞哥哥已经离开我一个小时零三分四秒了,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他应该已经坐上飞机了吧,他见到他的爸爸妈妈一定很开心吧,也许那里更适合他。

米雅雅看了看木清影的位置空荡荡的,今天上午第一节课上完小影出去后一直都没回来,可真担心啊,老班可千万不要来查班啊,她的眼镜余光扫过任星辰的时侯,她停留了几秒,她斜视着他,看到任星辰那家伙居然奇迹般的没有在玩游戏机,他拿着笔在那里转来转去,不像是耍杂技,看上去是那么的百无聊赖,她想:也许他会知道小影在哪里吧。

老师激情四射地在讲台上讲课,米雅雅在心里嘀咕着:“唉!又是这些图形题,也不嫌累,出过来出过去,就这六种题型”

看看周围的同学,真可喂是:台上激情飞扬,学生呼呼校堂。这睡觉的可真是千姿百态啊,有用书理挡着睡的,可能是怕老师看见了发威吧,有用一只手支着头,另一只手拿着笔在本子上假装写字的,有的索性直接面对窗外五星红旗,趴在桌子上已经和周翁聊了好一会了。尚落尘还是那样,拿着笔在写老师也许下年可能要讲的代数题,他的头发在风中微微翻动,白色的褂子,洗的发白的牛仔裤把他衬托的更迷离,乌黑的眸子盯着书本,他是那么心无旁骛……

终于熬到放学了,看到走在鹅卵石上的任星辰,他走的是那么急,他也是第一次没有和尚落尘一起吃饭,他的手中掂着从食堂买的两份饭,一份还是茄汁面。

米雅雅:“奇怪,认识那家伙那么多年,什么时候他喜欢吃茄汁面的我怎么不知道,他不在食堂吃,也不和落尘一起,这是要去……从这里一直向前走,走走…貌似是…医务室,对,就是医务室,茄汁面,医务室…医务室,茄汁面,茄汁面,这好像是小影每天中午要吃的啊,记得我问过她,她说她胃不好,尤其对蒜过敏,那家伙,一定知道小影在哪”。

米雅雅从饭堂围栏直接翻了出去,米雅雅:”这样就快多了,嘿嘿…哦,重要的是追上任星辰,逼问他小影去哪里了?”

米雅雅一个箭步外加轻功地追上任星辰,米雅雅:“自大狂,爱哭鬼,任星辰…你给我定在那里”。随着米雅雅的呼喊,树上的叶子刷刷的摇动,任星辰用那掂着面条的两只手捂住耳朵。

米雅雅稳住脚步,她看着任星辰那两手捂住耳朵,只露两袋面条在耳朵的位置晃来晃去,眼睛瞪的大大的定在那里。

任星辰痛不欲生地说:“男人婆,你可不可以温柔,女人那么一点点啊,你看人家小影,一颦一语多么美,你简直就是和她没法比,不对,是根本就不用比……哈哈…”

米雅雅的拳头紧紧的握着,脸红红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用那不咬死他不罢休的口吻说:“自大狂,我…雅雅美女…给你一个悔过的…机会,你给我…收回你刚刚……说过的话”。

任星辰:“哈哈,你开什么玩笑,我…任星辰说过的话觉对不会收回滴,除非你求我哦”。

米雅雅强忍着最后一丝耐心说:“你不后悔?”

任星辰嬉皮笑脸斩钉截铁地说:“我任星辰绝不后悔”。

米雅雅实在是hold不住了,笑对任星辰,左踹一脚,右踢一脚,最后用手又在他的胸前补了一掌,这次第怎一个惨字了得。

等等还没完,米雅雅用手指着任星辰说:“说,小影在哪?不说我再把我刚才的精彩演出重复一遍”。

任星辰:“男人…不,是美丽的雅雅小姐,我说,小影病了,她在医务室,这饭就是给她…”买的二字还没说出,米雅雅就又给任星辰补了一脚离开找木清影去了,任星辰在后面嗲嗲的一句:“等等我吗?”

米雅雅和任星辰一起进了病房,木清影正在回忆她和哥哥的甜蜜生活,记得第一次见到于飞的时侯,她是那么的幼稚,对着比自己大几岁的哥哥说了那么傻的话:要记得,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

米雅雅进来看到木清影正在发呆,她愣了一下想:“真的差很多吗?”不想那么多了,用力摇了摇脑袋,走到木清影面前说:“小影,你怎么了,没事吧”。

任星辰抢先一句说:“当然没事了,有事还能听你唧唧歪歪阿”。

木清影苦笑了一下,唉!这两人一见面就掐,前世一定是冤家阿。

米雅雅:“自大狂,看见没有,我们小影看见我来笑的多美,哼!你有这魅力吗?”

任星辰:“哼!就你,还魅力,我看是霉里吧”

米雅雅:“任星辰,你又想吃本小姐的香香拳头了吗”?

这时木清影才注意到任星辰走路一瘸一拐的,想必又被雅雅打了,这可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木清影无奈地皱了皱眉说:“星辰,要不要紧啊,你去医务室,拿点药来,我给你涂上”。

任星辰心里美滋滋地说:“小影,你的关心就是世上最好的金创药,谢谢你关心我,来!我们吃我亲自去买的而且只买了两份的最美味养颜茄汁面”。

米雅雅看了看木清影,又看了看任星辰,然后笑着说:“小影,快吃吧,我吃过了,我先走了,我看见某人我不吃饭就饱了”。

徘徊逃不掉的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徘徊逃不掉的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徘徊逃不掉的爱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